最新章节 第九百二十四章:24小时破案(一)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抗战之超级兵锋最新章节 第九百二十四章:24小时破案(一)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 标题上ad开始 --><!-- 标题上ad结束 -->

    <h1> 第一卷: 第九百二十四章:24小时破案(一)</h1>

    <div class="toplink">      <a style=" color:#00f;" href="./">下一章</a>

    <table align=center border='0'><tr>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d><table border='0' align='left'><tr><td>

    </tr></table>

    “戴老板,问过了,这顾锡朋在巫小云那儿碰了一鼻子灰,灰头土脸的回去了。”除了给巫小云打电话,毛齐五还动用军统在中统的内线调查了一下情况。

    “顾锡朋真以为巫小云仅仅仗着夫人的势,才有今天的地位和威名吗?”

    “戴老板的意思是,豫北的那位?”

    “如今,豫北的那位如日中天,对日作战,无一败绩,这一次归德之战,若是没有新38师和新一军的重炮旅和装甲大队帮忙,薛伯陵恐怕也得闹的一个灰头土脸。”戴雨农可是搞情报的。

    这归德一战中的内幕,他要比很多人知道的要多的多。

    何况军统跟新一军情报处的合作是最多的。

    “是呀,这冷国光真是厉害,不贪功,不抢功,义气当先,他这么帮薛伯陵,这薛伯陵跟他的关系……”

    “这不是最可怕的地方,最可怕的是,凡是跟冷国光合作过的将领,你听说过有几个说他坏话的?”戴雨农道。

    “这我还真没注意到。”毛齐五惊讶道。

    “这冷国光笼络人心的本事有一套,当然,恨他的,跟他不对付的人也不少,这也不能一概而论。”戴雨农道,“你帮我约一下侍从室六组的唐组长,看他在不在办公室,我一会儿过去。”

    “您不会是想把顾锡朋的事情给捅上去吧?”

    “为什么不呢?”

    “这件事我们完全可以当做不知道,当事人都没有任何动静,我们何必出这个头呢?”毛齐五惊讶道。

    “一方面,我们不能看中统这么肆无忌惮,他们这种随意插手别人的案件,是不是有一天也管到我们军统头上来,二来,我们也要给冷国光的面子,他人不在武汉,他的女人受欺负了,我要是袖手旁观的话,那就不太地道了。”

    “戴老板,这巫小云跟冷国光真有那关系?”

    “有没有那另说,但巫小云一个女人这样不计名分得失的跟着他,你觉得这个女人图啥?”

    “说的也是,不过,巫小云可不是一般的小女子,一般男人还真降不住。”毛齐五讪讪一笑。

    “能让孔二小姐铩羽而归的女人,能简单吗?”

    毛齐五笑了,当年还真是有这么一段往事,在高层的贵妇名媛至今沦为笑谈,独立特型的孔二小姐喜欢穿男装,经常装扮成男人去勾.引贵妇名媛,她的口味很奇葩,在一次就会上看到身穿军装,英姿飒飒的巫小云,当即展开了猛烈的追求。

    追人都追到鸡鹅巷军统老巢去了,结果,被巫小云胖揍一顿,为此差点儿破相。

    这事儿都闹到蒋夫人那儿去了。

    自那儿以后,孔二小姐看见巫小云都绕道走,还不敢报复,巫小云那个时候在军统,经常在外执行外勤任务,人都找不到,孔二小姐想报复也找不人,而且,她也知道,普通人或许害怕她的淫威,可巫小云是真有大能耐的,惹急了,她可不管她是什么行政院副院长的女儿。

    “雨农兄,有什么事情派人过来说一声就可以了,怎么还亲自过来了。”唐健在办公室亲自见了戴雨农。

    唐健是侍从室二处六组组长,主官情报,是侍从室内保密单位,唐健这个六组少将组长,沉默寡言,做事认真,很得老蒋的信任。

    唐健跟戴雨农都是当年特务处的老同事,关系很不错,他在侍从室六组组长的位置上,对戴雨农来说,非常关键。

    原来军统和中统的情报都是通过侍从室一处二组和侍从室二处四组再摘要转呈老蒋,是分开的,现在六组统一管理,军统和中统在情报上面你争我夺的,那谁的情报先送上去,六组组长的位置就很关键了。

    唐健跟戴雨农这层关系,给军统很多便利,而中统方面就不高兴了,这顾锡朋私下里可是对唐健多有抱怨,认为他偏心军统,将军统的情报优先呈送,这样一来,中统就落得一个办事不如军统的印象。

    “有个事儿,得跟你说一下,汉口警备司令部督察处的巫小云你认识吧?”

    “认识,怎么了?”唐健一头雾水,不明白戴雨农的来意。

    “枪击案就是由她主导侦破,这事儿是校长亲口.交代的,不过有人似乎不想让巫小云查这件案子。”

    “什么意思?”唐健脸色立刻就变了。

    “今天早上,有人拿着一封中央党部陈部长的手令,跑到汉口警备司令部,想要从巫小云的手中接管枪击案,乃健兄,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有这样的事情?”

    “我奉命派人协助巫小云调查枪击案,但我的人只查,不过问案情,但案情之外的事情,我总不能什么都不问,当不知道吧?”

    “你的意思是,我们内部有人想争功,还是阻挠办案?”

    “是争功,还是阻挠办案,这我就不好说了,起码我现在连案情调查的进展都不知道。”

    “你都不知道案情调查进展?”

    “我为什么要知道呢,他们随时对外公布的,今天上午九点,汉口警备司令部督察处和汉口警察局会直接对外公布的,以后每天都会公布新的进展,直到案件侦破为止!”戴雨农解释道。

    “这样办案方式倒是新鲜。”

    “起码那些浑水摸鱼的人,是没有机会了。”

    “这事儿也应该是巫小云那边向上反映呀,雨农兄怎么替人当起跑腿来了?”唐健虽然不苟言笑,那也是对人,对不熟悉的人,他从来都是惜字如金,对戴雨农这样共过事,关系又不错的人,还是偶尔会开一点儿小玩笑的。

    “人家传话过来了,我不跑不行呀!”

    “敢情是人家拿你当枪使,你还上赶着上呀,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贱骨头了?”唐健意外道。

    “没办法,得还人家的人情。”

    “矶谷廉介真逮住了?”

    “嗯,连同第10师团在内的数十名日军高级将佐,一网成擒,到现在我都没弄清楚人是怎么抓的。”戴雨农道。

    “你让康兆民的人白跑一趟,他能饶过你?”

    “那没办法,兆民兄的人太跋扈了,冷国光这个人吃软不吃硬,你摆着中央大员的谱儿下去,他根本就不理你,我跟他在南京的时候有点儿香火情,我们两个还挺聊得来的,他信任我,所以,我的人一过去,他就把人移交了。”戴雨农有些得意的说道。

    “雨农兄,你看人眼光高人一等,佩服,佩服。”

    “乃健兄,咱们党国,靠的就是冷国光这样能打仗的青年将领,靠那些半截入土的老头子惯用吗?”戴雨农道,“这天下总归是年轻人的。”

    “说的你好像很老似的,这事儿我可以帮你,但不能急,得找机会,老头子心情不太好,可不能在这个时候触霉头。”

    “我明白,乃健兄看着办就是了,巫小云那边,我先安抚着,这小女人脾气刚烈着呢,这一回算是明白了,懂的借力了。”

    “也许是那冷国光调.教的好呢?”

    “嗯,有道理,回见了。”

    6月19日上午九点,在汉口市政府市政厅调查专案组对外公布了调查进展,当然,具体的嫌疑人是谁没有说,公布了“枪手”的一些特征,并且还发布的悬赏令,若有人提供线索,确凿的话给予最高五百法币的奖励。

    五百法币虽然不多,但那只是提供线索,一条线索,就值这么多,那足以让人心动了,这自古历来就是财帛动人心。

    悬赏令发下去没多久,就有人汉口特别是的各个警察分局提供线索。

    经过警察局的初步甄别之后,确定是否有价值,再送到督察处,当然也有直接去督察处的。

    黄金时间一点一点儿的过去,陆续的有被怀疑的嫌疑人释放,但是线索也越来越少,有用的就更加不少了。

    案子陷入了僵局。

    “要不然,把白玉兰叫过来问话。”

    “这样会打草惊蛇的,我们手里没有证据证明她跟枪击案有关。”

    “可她明明出现在现场,可我们设在出口的检查和甄别的时候却没有发现她,怎么解释?”麻五动气道。

    “人家有时间提前离开,而我们关闭出口通道是在蒋委员长到达之后。”

    “吊带连体裤,戴鸭舌帽的人有线索吗?”

    “还没有,我们了解了一下,一般穿这种衣服的人,都是工人或者学生,但这两个群体太大了,实在不好找。”

    “昨天从出口离开的人当中就没有这一类装束的人吗?”

    “好像没有。”

    “没有,这就奇怪了,这个人既然出现在展馆,怎么会没有人呢,难不成他也换了衣服?”

    “展馆搜查了吗?”

    “搜查了,但是没有任何发现,除了我们之前在二楼公共厕所的发现,其他什么都没有。”负责搜查和取证的小组组长说道。

    “奇怪了,有没有什么是我们漏掉的地方,比如什么暗室之内?”

    “对了,展馆有一个地下室,很久没有人去过,大门的锁都锈蚀了,馆长说连钥匙都找不到,根本打不开,那间地下室我们就没有进去过。”

    “你们就没有注意到地下室门口有没有人活动的痕迹?”

    “没有发现。”

    “走,去万国展览馆。”巫小云立刻做出了决定。

    万国展览馆地下室前。

    “比德弗馆长,这个地下室是怎么回事儿?”

    “这个很早就存在了,原来是存放一些杂物的地方,后来很少有人来,巫处长你看,这锁孔都锈了,就算有钥匙也打不开了,而且这件地下室只有这一扇门,没有任何可疑通往外界的出口。

    “钥匙呢,能找到吗?”

    “这个……”

    “比德弗馆长,我想你明白轻重,我需要钥匙。”

    “好吧,我去找找看,希望能找到,这间地下室好多年没有人来过了。”比德弗嘟囔一声。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比德弗带着一把钥匙下来了。

    “我记得是这一把,但不能肯定,巫处长,我已经尽力了,要是打不开的话,你们可以尝试用一下暴力,但是请你们不好损坏里面的财物。”

    “几年都没人进来,这里面还能藏着什么金银珠宝不成?”麻五不屑的冷笑一声。

    比德弗耸耸肩。

    锁的孔都被锈满了,这跟这地下潮湿有关,通风也不是很好,日久之下,再好的锁也经受不住长久的锈蚀了。

    钥匙都塞不进去,只能先尝试用钢针先把里面的锈蚀清理出来。

    当然,暴力也许是最快的办法,但在搞不清楚里面藏着什么东西的时候,最好还是通过钥匙打开。

    “巫处,这种锁开起来不难,要不是里面锈蚀了,分分钟的事情。”

    “这好像不是自然锈蚀,像是人为的……”突然开锁的下属,眼神凝重起来。

    “你确定?”

    “以我多年开锁的经验,如果真是锈蚀的话,应该不会是这样,巫处,您看,这外面和开面的锈蚀几乎是一样的,这不符合常理。”

    “嗯,能打开吗?”

    “不知道,应该可以!”

    捣鼓十多分钟,再用钥匙试了一下,听到锁孔里面传来一声“咭”的声音,开锁的人一听这个就知道有门儿了。

    再清理出一些铜锈,给钥匙上涂上一层油,塞进锁孔,捣鼓了十几下,只听见“吧嗒”一声,锁开了。

    既然是认为的用锈堵住了锁孔,里面有什么就不好说了,所以必须小心了。

    “小心,有机关!”

    “巫处,你看!”

    铁门被轻轻的拉开一条缝隙,就看到一条崩直很细的铁丝线,顺着铁丝线,用手电照射过去。

    炸弹!

    这分明是一个陷进。

    开门的人顿时吓的一身冷汗,刚才如果他用力一拉的话,里面的炸弹瞬间就会爆炸,到那个时候,门口的人恐怕无一幸免。

    好歹毒的设计,是早就算好了,有人会打开这道门吗?

    这个陷进很简单,但是防不慎防。

    减断细铁丝,铁门从外面拉开。

    手电光往里面这么一照,所有人都惊呆了。

    这分明就是一座小型的军火库吗,轻重机枪,步枪,手枪,手雷,还有各种防护装备,还有防水纸包的十分严实的电台。

    比德弗馆长眼珠子瞪的老大,脑子一片空白,他大概没想到展馆下面还有一个小型的军火库吧,这些武器从哪儿来,怎么运进来,怎么藏在这里的,他是一无所知。

    dt>长风说/dt>

    四千字大章,求订阅,求月票!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抗战之超级兵锋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抗战之超级兵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抗战之超级兵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抗战之超级兵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