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916 大结局:父子缘分,到此为止了(求月票)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916 大结局:父子缘分,到此为止了(求月票)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上了车,殷时修便握住了苏小萌冰冷的手,

    “对不起啊”

    苏小萌看着他

    “你知道我最看不得这么虚弱的样子时修,你记住,儿孙自有儿孙命!可你就是我的命”

    “”

    苏小萌伸手搂过他的脖子,让他横卧在自己腿上,手轻轻搭在他滚烫的额头上

    仅仅因为昨晚在那样的境况下答应了肖小昂,答应了他今天会送他回来,所以哪怕高烧不退,也要带他来见肖言

    若是对成年人如此,姑且还能算作个苦肉计,起码能惹人心疼,可是对小昂这点儿大的孩子,又何须做到这地步。

    殷时修靠在她的腿上,阖上眼,他自个儿都觉得眼皮烫的厉害。

    把苏小萌的手握到自己手心里,他喃喃,

    “再给我点时间咱们的儿子,怎么也不可能送给别人。”

    别说五年,就是五十年,他也要认祖归宗。

    “恩,我知道,不着急我们慢慢来,什么都不要想,我们得先治病,等烧退了,身体恢复了,我们再想别的,恩?”

    苏小萌轻声说着

    殷时修靠在她怀里,躺的安稳,其实整个脑袋已经被烧的七荤八素,只觉得天旋地转。

    ————

    肖言带着肖小昂回到家,肖安和正坐在客厅里打电话,茶几上放着一本小本子,上面记了不少的电话。

    他正在调用自己人脉关系,想要多方打听,找熟人能在殷时修跟前说上话的。

    然后这联系人已经找了两三天,依旧没有找到一个在殷时修跟前能脸大到说上话的

    更遑论,一听说他的儿子得罪了殷时修,那就更没有人敢说话了。

    肖安和好几次都想把电话给砸了,想他安和医院也开了好些个年头,结交的也都是一些豪门贵胄,结果到了关键时刻,一个都派不上用场!

    正当他一筹莫展之际,肖言竟带着肖小昂回来了

    他蓦地站了起来,看着大手牵着小手,一并走进来的肖言和肖小昂——

    “汪!”

    “汪汪!”

    小虎不知道从哪个角落突然就蹿了出来,兴奋直摇尾巴,顶着那个长长圆圆的脑袋就往肖小昂身上凑

    仿佛在说:你们这两天去哪儿了!怎么不带本汪一起啊!

    肖小昂蹲下来,一把抱住小虎,很是亲昵的和小虎蹭在一起,这里是他的家,一踏进来,小家伙心里就有了深深的归属感。

    “我进屋洗个澡换身衣服,身上都臭了。”

    肖言对小昂说道,小昂摆摆手,“去吧去吧。”

    肖安和赶忙凑了上来,“等会儿去洗澡!你们怎么一起回来了?这什么情况?”

    肖言拍了拍肖安和的肩膀,“我身上真的臭的不行了,洗个澡,很快,一刻钟,行么?”

    肖安和这一凑近,还真是闻到肖言身上十分不好闻的气味,颇有些嫌弃的晃了晃手,“去吧去吧,快点儿啊!”

    “好。”

    肖言淡淡笑着应了一声,便兀自回了房间,钻进了浴室。

    整个人身上的力气都像是被卸光了一样,他靠在墙面上,开着淋浴,热水放着,热气冒着

    耳边是殷时修说的话,眼前是殷时修和苏小萌的神情

    他是个贼。

    以前不是没有过这种认知

    但他总是把沈唤的话记在心里,孩子是他们救得,这条命是他们给这孩子的,把他当做自己的儿子,有什么不对?

    如果没有他们,这个孩子也是死路一条,殷时修和苏小萌又哪来的机会为这个孩子来控告他?

    可是真的两眼对上殷时修和苏小萌的眼神时

    沈唤说的话,一点儿说服力都没有了。

    他就是个贼,偷了别人孩子的贼,一个穿着白大褂,衣冠楚楚,冠冕堂皇的贼!

    热水淋头而下,这几日在拘留所里,没少受伤,热水烫在身体上,倒是连痛感都麻木掉了。

    事已至此,无非就是把小昂留在身边,或是送还到殷家这两个选择。

    殷时修对小昂说,自此以后他有两个爸爸,话说的好听可那是殷家!

    不说殷时修和苏小萌,就是殷家历任家主,也绝对不可能有一个会让殷家的儿孙流落在外。

    这是肖言一早就知道的事情。

    所以选择题的题干并非是他把小昂留下还是还回去。

    选择题的题干是他是主动把小昂送回去还是被动的由他们把小昂接回去。

    肖言也才二十五岁,他也很年轻,年轻人向来不舍得,什么都不舍得

    他养育了肖小昂五年,就是一闭眼就能清晰的回想起这五年来的种种,一闭眼,肖小昂趴在他身上牙牙学语的样子就浮现在眼睑上。

    他第一次开口叫他爸爸

    第一次对着他数数

    第一次啃披萨

    第一次埋怨他没有按时回家

    第一次因为自己没有妈妈而感到失落自卑

    第一次被别人喊小妖怪而对着镜子捶着自己的小额头

    第一次去游乐场,高兴的叫喊到嗓子哑掉。

    五年,别人的二十岁,忙着恋爱旅游,他忙着喂奶看娃儿。

    也有过埋怨,甚至感到绝望过,也有过生气,怒不可遏到想把小家伙丢掉过。

    每当他觉得辛苦的时候,沈唤就又从脑子里蹦出来,鼓励他,支撑着他。

    就这么一天一天的熬过来,熬着熬着也就变成了享受。

    肖小昂是他见过最好的孩子,也许在父母眼里,自己的孩子就是全天下最好的。

    小昂调皮捣蛋喜欢恶作剧,常常把他折腾到一个头两个大,可这些不过是这个孩子吸引他注意力的手段而已。

    别人家的孩子找不着爸爸,还有妈妈,妈妈不陪他玩儿,那还有爸爸。

    他就只有他,满心满眼就只有他。

    父子相依为命的感觉并不差,这何尝不是一种好的体验,不是一种享受?

    蒲杨早知道小昂并不是沈唤的孩子,便以此要挟了他五年,为了小昂,他甘愿像个木偶一样被蒲杨要挟着。

    他自认,他付出的不比任何一个孩子的父母来的少。

    他百倍千倍的对小昂好,又何尝没有夹杂着那一点点的愧疚?

    可他总是想着,他对小昂这么好,这么疼爱他珍惜他,给他最好的环境最好的教育,为他放弃职业深造,为他放弃新的感情,新的生活

    能不能也算是一种赎罪?

    他赎罪,能不能就原谅他的自私,原谅他和沈唤的一时兴起,原谅两个年轻人的无知,单纯和善良

    而后就按照这样的生活轨迹延续下去?

    肖言靠在墙上,捂着脸,眼泪混在花洒的水流里,被冲下来,他隐忍的哭声被水声掩盖。

    苏小萌那痛恨的眼神,殷时修无奈下的势在必得

    他和肖小昂之间的父子缘分,到此为止了。

    ————

    肖言去洗澡,肖安和心里头焦急难安,视线下意识的就落在了一旁和小虎亲昵玩耍的肖小昂身上。

    肖安和摩拳擦掌的凑到小昂跟前,

    “小昂啊,你怎么和肖言一起回来啦?”

    “爷爷,你骗了我,我决定接下来三天都不和你说话,以示惩罚!”

    “”

    肖安和瞪大了眼睛,就见那小家伙似乎是真的不打算理他,屁股坐在地上,小虎就卧躺在肖小昂的怀里,舌头沓着,撒着娇。

    “爷爷爷爷骗你什么了啊?”

    肖安和不敢贸然说话,怕本来不该这小家伙知道的被他说漏了嘴。

    肖小昂抬起头,白了肖安和一眼后,哼了一声,“五天!”

    “你——”

    肖安和想了想还是不要再多问了,这小家伙五天不和他说话已经够他受的了,这要是再多加上个几天

    “小虎,如果你有两个爸爸的话你是会高兴呢?还是会苦恼呢?”

    肖小昂喃喃的和小虎说着,肖安和这耳朵蓦地就竖了起来。

    “你说既然他们是我的爸爸妈妈,那我怎么会和肖言一直在一起呢?肖言对我这么好,他才不是人贩子咧!”

    他自言自语的嘟囔着

    肖安和在一旁听着,没多会儿,肖言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出来了

    “小昂他知道了?”

    “恩。”

    肖言一边擦着湿头发,一边应了声。

    “是殷时修放你们回来的?”

    “恩。”

    “那他们什么打算?让小昂跟你?”

    肖安和听小昂的嘟囔是这个意思,但问出来连他自己都不信

    肖言看了眼小昂,对小昂道,

    “你是不是该去把书包放下来?屋里热,把外套脱了去。”

    “哦!好!”

    小昂应了声便钻进了自己的卧室。

    肖言这才坐在肖安和边上,

    “他和小萌的儿子,你觉得他可能大方到这地步么?”

    “那”

    “缓兵之计,以退为进而已。”

    肖言喃喃。

    “那那要不你赶紧收拾东西,直接带小昂走!走到他们找不到你们的地方!这样——”

    “爸,小昂已经知道了。”

    “”

    “他知道了,就不可能装作他不知道一样”

    “那你什么打算?”

    “还能什么打算?”肖言看向肖安和,握了握肖安和的手,“好好珍惜和你这个孙子在一起的每一天吧。”、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