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866 大结局:她要的是爱情,不是披着爱情袈裟的婚姻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866 大结局:她要的是爱情,不是披着爱情袈裟的婚姻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四川人喜欢麻将,苏成济除了在花花草草方面的技能点颇高之外,在麻将上也自诩稍有造诣。

    打麻将可能真的跟天赋有关系,苏成济倒是没那么喜欢打,但是打起来倒也是挺顺手的,殷时修坐在苏成济的上家,看着父亲总是能轻易吃着殷时修的上家牌,心里着急的很,这都恨不得把脖子伸长了偷看一下苏成济的牌,而后让殷时修小心点。

    苏成济牌打的是越来越溜,却不料这一桌子上脸越来越黑的人是白丰茂。

    白丰茂输的是真心惨,白思弦看的都有心有不忍,嘀咕着让苏成济稍微放一点水,这就让苏成济头疼了,他凑到白思弦耳朵边小声嘀咕了一句,道,“我不会放水啊怎么放?”

    这说的白思弦那个焦急啊

    基本上能给白丰茂防水的也就是他们这个上家,做对家的白思东夫妇手气特别好,这个手气,那就真的没法控制了,就算白思东有心给白丰茂放水,这中间还隔着殷时修和苏成济两家。

    偏偏白丰茂也没想过要下面的人放水,从政生涯都正直了一辈子,搓个麻将得到让小辈们放水的地步,这万一传出去得笑话死多少人!

    殷时修呢,不是麻将老手,但是摸两圈也会,反正一直都是不赢不输的状态,苏小萌看着也觉得挺神奇,还夸赞了一下殷时修,“不错啊,大总裁。”

    “要不换你摸两圈?”

    苏小萌冲殷时修龇牙一笑,“我就算了啊。”

    殷时修抿了抿唇,继续陪着几个长辈摸圈儿。

    苏小萌这一开始还没有看太明白,但人站在边上站了半个多小时,无论如何也看出名堂来了。

    这殷时修打麻将是新手,但这脑子却不是榆木脑子,在算计上面那绝对是老手中的老手。

    麻将这个东西吧,手气很重要,但是麻将高手绝不是靠手气赢到最后的,说来说去靠的还是“算计”。

    好在殷时修对待家人,始终都很温柔,不是表面上的温柔,是内心的温柔。

    他给苏成济放水了。

    这女婿和丈人同坐一桌麻将,当然可以一视同仁,就像苏成济和白丰茂这样,但也可以像殷时修这样,用一点点算计讨得长辈的欢心。

    他做的应该算是滴水不漏了吧。

    反正小萌是看不太出他做手脚的。

    结果搓完麻将,白思东倒是悠悠走到殷时修跟前,“输了多少?”

    “不多,三百不到。”

    “渍渍,放水放掉了多少?”

    “小舅,说什么呢,万一被我岳父听到了,多尴尬。”

    白思东抬手拍拍殷时修的肩膀,轻笑,“你殷时修打麻将赢不了多少钱我信,但输钱不至于吧,这有时候生意场上的买卖不比这麻将复杂的多?”

    “不能相提并论。”

    殷时修谦虚道。

    苏小萌凑了个脑袋过来,“小舅,你看表哥一个人坐在那儿干哈呢?”

    白思东目光看过去,真就见那白瞬远一个人坐在落地窗边,像失了魂一样

    “咦?小锦呢?”白思东问。

    小萌眨眨眼,几个人下楼之后问了白瞬远才知道小锦已经回去了。

    苏锦一个人在市区租了个小间公寓,打理整齐又干净,当小萌问道白思弦小锦现在工作找好了没有的时候,白思弦也表示不知道,因为看苏锦的打算,似乎还没有想要定下来找个工作的样子。

    小萌离开苏家前就一直盯着白瞬远,想要从他嘴里扒出来一点关乎他和苏锦的八卦内容,只可惜好像不是很顺利,白瞬远比她走的还早。

    下午回去的时候,苏小萌就向殷时修提议,

    “让小锦去你公司吧,小锦这么优秀的人才,你们公司不会不缺吧?”

    “恩”

    苏小萌看殷时修还在犹豫考量,不由得眯起眼,“你什么意思啊?我记得你说过啊,一流的精英,殷氏永远都缺,所以才每年都举办校招不是么”

    殷时修蓦地笑了一下。

    “笑什么啊?”

    “我想起那时候你为了让我赞助你们舞蹈社团的校内舞台表演,就把任懿轩卖给我的事情了。”

    苏小萌冷眼看着他,见他沉浸回忆不可自拔,小萌抬手就重重拍了他一下,

    “我在说正经的,别笑了!小锦这样的还不优秀么?你还是说你对小锦有什么成见么?”

    “成见不敢有,她的确很优秀,但是她和白瞬远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出了什么问题,这个最好得了解清楚,不然你让他们两个在同一个公司他们是不是就都愿意?”

    殷时修道。

    苏小萌一想,好像也有一定的道理,于是小萌只好摸着自己的下巴,兀自揣测着,

    “交往过,又分手了,现在又碰头了,然后又不欢而散了依照我对苏锦的了解以及几年前苏锦和白瞬远相识的情况来讲,小锦应该是不会喜欢上白瞬远这种类型的啊白瞬远霸道又幼稚的”

    “咝难道说白瞬远真的是个情种?在我们不知道的情况下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软化了我们家六根清净的小锦的心?”

    “不对不对,那怎么就又关系不好了呢咱们小锦绝对不是那种朝三暮四的人啊”

    “哦!哦哦哦哦哦!我知道了!”苏小萌连忙对殷时修说,“肯定是白瞬远又干了坏事!我这表哥是个朝三暮四的主呀!什么情种可能——”

    “打住打住打住!”

    殷时修忙叫停了苏小萌的胡思乱想,深吸口气,“你说话就说话,不要晃我,我在开车。”

    “哦哦,sorry。”

    苏小萌摸着下巴,回家后小萌也是在手机上追问苏锦问个不停,然苏锦的嘴哪里是一般人能撬开的,她几句话就说的你自个儿都不好意思再开口多问了。

    就这两人的事可是让苏小萌抓心挠肺的好奇了很久。

    她以为这世上大多数的爱情就是像她和殷时修这样,在机缘巧合之下碰撞出的火花,一盆狗血洒的人猝不及防。

    殊不知,也有一种爱情,它是充满理性和智慧的,是在精打细算的时间里慢慢成长,在一次又一次惨烈的撞击中塑造出属于它的形状,那就是苏锦的爱情

    她要的是爱情,不是披着爱情袈裟的婚姻。

    ————

    元旦小长假过去,到春节来临之际,大多数的企业都开始一年当中最忙碌的一段时日,偏偏大学不一样,这时候应该是老师比较轻松的时候。

    把期末考的范围给大家一划,看起来是非常严肃的一件事,可是照着年级组给的考试范围给学生们一划,苏小萌自己先笑了。

    “老师,你这划的什么重点啊!这不就是全本书么!”

    苏小萌摸摸鼻子,清了清嗓子,认真对他们道,“恩!所以大家加油啊!”

    “”

    可想而知,整个教室里,学生们的哀叹声是一浪高过一浪。

    苏小萌心里觉得好笑也是想到了自己还在a大当学生时候,一到期末,老师给的范围也基本上就等于没给,自己开始复习准备迎考,又悲催的发现这哪里是复习,根本就是预习加自学。

    两个礼拜的考试周,苏小萌就落得个清闲,除了被安排监考,其余时间基本就是在办公室里插科打诨。

    池纶却是恰好和她不一样,这到了期末,春节前,教授是有开不完的研讨会,说句不夸张的,苏小萌已经有整整一个礼拜没有见到池纶了

    其实苏小萌打心底里还真的是挺羡慕其他的助教,教授基本都会在自己忙碌之前就把接下来助教该做的事情安排好

    她这个教授倒好,人一忙起来完全就不记得有她的存在了,给他发信息问工作,他是大半天才回,好不容易等来了这个大教授的回复,回复内容两个字:随便。

    随便?随便!

    随便是个什么鬼!

    苏小萌人回到家,跑到殷时修跟前就诉苦,“我觉得我不受我们教授重视,以后会不会就没有机会晋升了啊?”

    殷时修悠悠道,

    “那我想个办法把池纶从你头上调走可好?”

    “你有办法?”

    殷时修微微笑的看着她,这神情

    “我早就想把他从你头上调走了。”

    “咳咳”小萌顿时觉得后背一阵恶寒,连忙摆手道,“得,得,我觉得他只是一时忙,在他手下干活还是挺悠闲的,恩。”

    “渍渍,可我看你这么想在他手下做助教,我这心里头就更加不是滋味了,还是换了他吧。”

    苏小萌立刻凶狠的瞪着他,“殷时修,你动他试试!”

    殷时修听了这话,眉头立刻便高高扬了起来。

    “嘿嘿,开玩笑开玩笑。”

    小萌忙费力讨好着殷时修,好好的一个周末,逞一时嘴上之快弄得夫妻间闹得不愉快就不太划算了。

    人坐在殷时修边上,正打算享受一下这午后的暖阳,小萌的手机不适时的响了起来,小萌这一看——肖言。

    接起电话,

    “肖言?什么事儿啊?”

    小萌这一开口,殷时修心下立刻就警惕起来了,只是面上不动声色,耳朵竖的可高咧。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