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864 大结局:打个招呼,仿佛他们淡如止水(猜,谁回来了!)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864 大结局:打个招呼,仿佛他们淡如止水(猜,谁回来了!)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殷时修拽着苏小萌正准备回屋,那头楼下的阿素倒是拎了个ems文件袋从君苑门口的方向过来,看到楼上的殷时修便喊了他一声,

    “四少爷,你的快递邮件。”

    “诶呀,你有快递邮件,去拿你的邮件去,我先回去和煌煌说两句话。”

    苏小萌扯开殷时修的手,顺势就又溜掉了。

    殷时修深吸口气,有些无奈,只好顺着小萌,阿素从旁边的楼梯走了上来,殷时修过去接过邮件。

    看了下邮件外的寄件信息,上面并没有写寄件人的相关信息,殷时修拿着邮件就进了书房,心想可能是工作上的文件。

    可是进书房拆开一看,这邮件可把殷时修看的有点懵

    十几张照片,拍摄的日期和时间都在照片的右下角标着,全是他出差的这些日子。

    有几张是苏小萌和肖言在一起的照片,餐厅里坐在一起吃饭聊天的,并排走在林**上的,肖言为苏小萌掸去肩膀上落雪的有几张是同行四人的背影,小萌和双双,肖言父子,从背影看起来俨然就是阖家欢乐的一家四口,还有几张,拍摄的时间是在夜晚,肖家别墅的门口,肖言送苏小萌母子出来

    一切好像都被人算好了似得,就在方才煌太子和自己说的那一番话之后,这突如其来的一封ems又给他打了一剂强心针。

    他似乎真的危机感不够强,似乎真的小瞧了肖言父子。

    殷时修一个人坐在书房里待了好一会儿,而后拿着这一沓照片回了屋。

    小萌也已经回屋了,此时人在浴室里洗澡,殷时修随手把照片放在了床头,自个儿也去浴室洗了澡换了身衣服。

    京城的天是一日寒过一日,地暖开着,屋子里是很暖的,洗了个热水澡出来,浑身上下就更舒坦了,殷时修也就下身裹了件浴巾就从浴室里出来了。

    小萌穿着睡衣盘腿坐在床上,手里正在翻看着的可不就是殷时修带进来的那一沓子照片。

    还没走近苏小萌,但殷时修已经隐约感觉到了小萌的怒气这一走近,苏小萌甩手就把照片砸他身上,皱着眉瞪着他,“殷时修!你敢监视我!”

    “”殷时修忙兜住了几张照片,一脸冤枉的看着苏小萌,“我监视你做什么?”

    “这话你问我?难道不该我问你?”苏小萌现在满脑子就只有殷时修不放心她在出差期间专门找了人监视他这一种可能!

    殷时修见苏小萌这怒火蹿的,那一头还湿着的短发都恨不得根根竖起来。

    炸毛的小母狮形容此时的苏小萌,可算是一点儿也不过分。

    殷时修把地上的照片也都捡起来,人还没坐上床就被苏小萌踢了一脚!

    殷时修“哦哟”一声后顺势抓住她的脚脖子,苏小萌这腿蹬啊蹬的也没蹬到殷时修。

    “你放手!”

    “夫人,您现在怎么动不动就动手呢!”

    “你敢派人监视我,我不打你我是不是还要谢谢你啊?”

    “不是我派人监视你的,是有人拍了这些照片特意寄给我,就是刚才阿素拿给我的那封邮件。”

    “那你把邮件给我看!我看看上面的寄件人是谁!”

    苏小萌冲殷时修手一伸。

    殷时修又顺势握住她的手,把她往床内侧推了一下,自己也爬上了床,照片就放在一边,“那人没些寄件信息,是匿名寄的。”

    “呵呵,这倒有趣了,你跟我说是人家匿名寄的信我看就是你搞的把戏!你就怕我查到所以特意让人寄匿名信!”

    苏小萌怎么想都觉得不会有人这么无聊来跟踪她监视她然后寄件给殷时修,这么做的目的未免也太显而易见了,无非就是挑拨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而已

    再单看殷时修现在这个态度,也不像是受了挑拨的样子。

    他知道这些照片无伤大雅,因着她和肖言父子认识并且带双双去肖家做客的事情,早就和殷时修说过

    “别用这样的眼神看我,我真的没有派人监视过你,小萌,如果我们俩的关系已经到了要彼此互相监视的地步,那也就没有必要再走下去了是不是?”

    “”

    苏小萌还是有点不相信,但殷时修的话又多少说服了她一些。

    的确,如果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到互相监视这一步,彼此间的信任显然已经没有了力度。

    “再说,如果真是我监视你,我还把我监视你的证据拿到你面前好让你来数落我?”

    殷时修伸手把她搂进怀里,亲昵的一把抱紧,直接用两条大长腿把她给紧紧箍住,“话说你不解释一些这些照片?”

    他贴着她的脸,磨蹭着她的脸,喃喃问道。

    “解释什么啊?”

    苏小萌哼道。

    “咝”

    殷时修信手拈来一张照片,看着面前的这张照片,“你看,殷氏总裁异国头戴绿帽,豪门主母深夜私会情人渍渍,配着这图,标题就出来了,你不给我解释一下,万一明天一大早头条出来了,我怎么公关啊?”

    “你怎么公关?我想想啊”苏小萌摸摸自己的下巴,“有了!找顶绿帽子戴着呗,我看你说这话心里也是挺想把绿帽子给戴实了,对吧?”

    苏小萌一边说着一边拧着殷时修手背上的肉,眯着眼睛,压低着声音威胁道。

    “怎么可能,但是既然有人把照片寄给我,就说明你已经被人盯上了,你觉得是什么人盯上了你?”

    殷时修把照片一张一张推开

    苏小萌看着这些照片,其实不是半点心虚都没有的,她不知道殷时修此时心里可有些许妒意和怀疑,只是看着这些照片,稍微转换一下位置思考,如果此时是殷时修带着双双在深夜从一个单身母亲的家里出来

    估摸着,她有的和殷时修闹腾的了。

    “这三张晚上的照片是圣诞节前几天,肖安和过寿,一开始我也不知道,是小昂电话里和双双提了,双双就和我提了,既然知道了就没法装作不知道,况且肖安和怎么算都是你的救命恩人,我就带双双去了肖家,给肖院长带了份寿礼,吃了晚饭和蛋糕,我和双儿就回来了。”

    “恩。”

    殷时修应了声,唇角微微勾起了一个浅浅的弧度。

    “然后这五张照片是在欢乐谷,肖言手里拿的包是我的,但当时蒲杨也是在场,蒲杨说要补个妆这才把她的包拿走了。”

    “所以去游乐场是有五个人,不是只有你们四个?”

    殷时修问。

    苏小萌点头,“况且那次还不是约好的,是双双临时起意让我带她去,然后正好在游乐场和肖言他们一家碰上的,算个巧合吧。”

    殷时修思量着从这个拍摄照片的角度来看,偷拍的人应该离他们不远,不把蒲杨拍进去的做法,殷时修也算理解,拍进去基本上就和挑拨他们夫妻关系的目的无缘了。

    殷时修思考的同时,苏小萌也没有放空大脑,她盯着这些照片仔仔细细看了很久,有一个念头在脑子里冒了出来

    这冒出来的念头有那么一瞬间让苏小萌的脸色大变。

    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她依偎在殷时修怀里,凭着这么几张照片,俨然撼动不了他们两人之间的感情,那是鲜少有旁人能够体会,了解的感情

    照片不再是他们谈论的重点,小萌扣着殷时修的一只手,顺着他的无根手指指节轻轻的掰动着,喃喃道,

    “其实我真的没有想到我和肖言父子认识,和肖小昂那孩子走的稍近一些的后果竟是让煌煌产生这么大的危机感。”

    “我也没有想到。”

    “时修,你不会也有这么大的危机感吧?”

    “没有,我这么相信你,是吧?”殷时修忙凑近她的脸,两人脸颊相互贴着,摩挲着

    苏小萌轻笑起来,打了个哈欠转过身,人靠在他胸口,一只手竟是掐住了他的乳首,“不过你要敢怀疑我哼!”

    她这一副作势要把他的乳首给拧下来的举动,让殷时修笑开了,反手握住她的手,

    “不劳夫人动手,到时我自己来”

    说罢拉着苏小萌就倒在床上,两人都侧着身,带着笑意的目光彼此相对,这对着对着

    苏小萌皮笑肉不笑,“手摸哪儿!”

    殷时修一个翻身压着她,

    “你说摸哪儿!”

    紧接着就是苏小萌的连连尖叫,屋内温度不断上升。

    ————

    元旦,辞旧迎新的那日。

    苏小萌和殷时修已经答应了白外公过去和他一起吃饭,因着晚上殷家有家宴,殷时修和苏小萌走不开,便选择中午回去和爸妈还有外公一起吃。

    这一大早,小萌和殷时修就领着两个孩子动身了,毕竟殷宅和苏家相隔的路程实在不算近。

    九点刚过,小萌就到了爸妈家。

    苏成济今天没有去他的植物园,小萌心想,看来自己和孩子们在老爸心里还是有些分量的,然而后来白思弦告诉她,就这样还是被拧着耳朵才肯留在家里,不然吃完午饭一准儿就溜了。

    他们这车子在别墅门口刚停下,苏成济就悻悻然的凑上来了,把双儿煌儿一抱!

    “爸!别闪着腰!两个都不轻呢!”

    苏小萌忙惊叫了一声。

    苏成济哪里管小萌怎么说,反正就是卯足了劲儿把两个小家伙扛着就回屋。

    双儿和煌儿在苏成济肩膀上也是乐呵呵的笑个不停。

    白思弦出来的时候,旁边倒是跟着一个很新鲜的人

    远了没看不出来,这走近,苏小萌眨眨眼,“小锦?”

    苏锦抬手,冲苏小萌摆了摆,“小萌姐,我回来了。”

    苏小萌真的是愣了好一会儿,此刻见到小锦竟是有些泪目,二话不说就冲上去把小锦好好的抱了一抱,“什么时候回国的?竟然一点消息不给我?”

    “知道今天你会过来,所以给你个惊喜啊。”

    苏锦也紧紧回抱了一下小萌,这对堂姐妹从小就在一起玩,苏家那么多的孩子,真正心意相通的却寥寥无几,尤其是小萌一家定居在北京以后,和苏家村的亲戚来往也就少了。

    其实这一点挺受苏家部分亲戚诟病的,他们认为他们一家是发达了就忘本。

    小萌心里是知道的,这么多年,爸妈从未忘记过爷爷奶奶,一年少说也会回去探望两个老人四五次。

    只是爸妈行事低调,即便回家也不会大张旗鼓的告知那些亲戚,想老人家了就回去探望,他们不张扬,两个老人也不是大喇叭,周遭亲戚只看苏成济和白思弦在逢年过节的时候不露面,便加以诟病。

    苏家的两个老人说了也没用,人只当两个老人是要面子,怕被人说自己养了个不孝顺的儿子所以刻意维护。

    父母倒是觉得无所谓,孝心这种东西,只要老人家能感受得到就够了,毕竟他们要孝顺的人就是苏家的两个老人,而非所有的亲戚。

    苏锦近几年和小萌也偶有邮件往来,不过大多在贺新年的时候。

    大家都忙,很多很多的情谊都在这种忙碌中被消磨掉了,这无可厚非,但是若有哪一份情谊是时间和忙碌消磨不掉的,那一定无比珍贵。

    小萌今年二十七,苏锦也二十六了。

    “在悉尼一呆就是三年,可把你爸妈愁死了吧?”

    苏锦摸摸鼻子,扶了扶她的眼镜,她似乎还是喜欢这种金属细框比较有质感的眼镜样式,只见旧换新,不见样式有变。

    “都怪小萌姐你实在是结婚太早了,我一给他们打电话就是催婚,然后就是拿你举例子。”

    苏锦说着头都疼了。

    “不好意思啦!”

    两人这么有说有笑的进了屋,白思弦本也想跟着进屋,这才发现殷时修还在车后备箱里拿东西,连忙掉了头回来,一见这满满一后备箱的东西,白思弦连忙道,

    “不用每次来都带这么多东西,家里什么都不缺!”

    白思弦帮着提了两提酒,殷时修只是笑笑,各种高级营养品,有些只能在商场锁着的玻璃柜里看到,有些上面写的是哪一国语言白思弦都分辨不出。

    反正这殷家的人也都是全世界各地的跑,就没有什么好东西是他们带不回来的。

    这一带回来还不都往殷宅送?

    “苏成济!!”

    白思弦见着一后备箱的东西,她和殷时修这么搬进去也得来来回回的搬个三四趟,顿时拔高嗓子冲着里屋一喊!

    而后就见苏成济狗腿子似的小跑了出来,“小的来咯”

    “拎东西!”

    “女婿又拎这么多东西来?上次拎过来的东西都还没吃完用完呢!”

    “这不是怕你管理个植物园弄得自己太辛苦,特意送来给你补补的么。”

    白思弦对苏成济道,苏成济这一听就摸了摸自己的头,“其实也还好啦,也没那么辛苦”

    “什么送给你的!全是送给我爸吃的好么!还不快拎进去!”

    “”

    ————

    白丰茂见着小萌一家,就开始乐呵了,屋子里暖气开的足,外公身体看起来还是很健朗,整个人也很精神。

    双双一到太姥爷这而就说起了自己家的那只小小布。

    煌煌也说自己也有一只狗叫淘淘。

    老人和孩子凑在一块儿就是欢天喜地的,苏成济拖着殷时修去后院看他种的植物,白思弦和佣人在厨房里准备午餐,小萌便和小锦坐在一块儿聊起了天。

    小萌现在在大学也是个助教了,但比起苏锦,她还是只能算个学渣。

    人家本硕连读,每年都是全额奖学金,四年拿了五本学位证书,it的计算机编程,软件设计,金融系的工商管理和财务投资还有西班牙语言

    小萌就主修一门学科辅修一门都够她受的了。

    “那你八月份就已经毕业了,这段时间在干嘛?”小萌好奇道。

    “就四处走走,把欧洲大概走了个遍。”

    “哇你可真是潇洒。”苏小萌羡慕不已。

    苏锦只是笑笑。

    “那你在国外,没有找个男朋友啊?”小萌的八卦之心开启了。

    “小萌姐,我是人又不是机器,全部精力都放在了学业上,哪里有时间去谈恋爱啊。”

    “这么乖啊,我怎么不信呢?”

    苏小萌瞅着苏锦,“你虽然不是机器,是人,可你是凡人,不是圣人,凡人就有凡心”

    “还没到时候。”

    “这话要是被大伯和大妈听着,估计能急疯咯。”

    “那你就不要让他们听见嘛。”

    苏锦笑道。

    苏小萌看着苏锦,看着她也不像是有所隐瞒的样子,但还是觉得不可置信,苏锦竟然六根清净到了这个地步?

    这时,大门的门铃又响了,小萌起身看了一下电子屏幕,见来人是小舅一家,忙惊喜的开了门,转身对白丰茂道,“外公,小舅和小舅妈来了。”

    “哦!思东好像是说过今天中午要过来。”

    小萌这边开了大门,白思东穿了件咖啡色的大衣搂着太太花沐雨进来了,小萌一时间也是兴奋的很,正要关门,后头是急急忙忙的一声,“等一下,还有人呢!”

    苏小萌这一听,心忖,这下热闹了!

    “表哥?”

    白瞬远两手拎着满满的东西走了进来,瞅苏小萌一眼,“你是故意的吧?”

    “我故意什么呀,真没看到你。”

    苏小萌忙道,而后拍拍他手臂,讨好道,“迎接你都来不及呢。”

    白瞬远已经习惯了苏小萌冲家里人撒娇的这劲儿,淡淡瞥了她一眼,把带来的东西放在一旁的台子上,喘着气脱了外套,问,“殷时修呢?”

    “哦,在后院跟我爸一块儿呢。干嘛?你有事找他?”

    “没,就问一下。”

    白瞬远把外套丢给苏小萌,“去挂着吧。”

    苏小萌接着衣服,嘟囔道,“要不是看在难得和你碰上一面的份上,我早把你这衣服给扔出去了!”

    白瞬远再一回头看苏小萌,苏小萌立马闭嘴了,不过

    “话说我妹妹也回来了。”

    小萌随口说了句,白瞬远压根没放在心上,跟着漫不经心的回,“你妹妹?你哪门子的妹妹,回不回来管我什么——”

    白瞬远刚绕过玄关,嘴里还犯着嘀咕便看到了坐在客厅沙发里淡定从容的苏锦。

    她和以前没什么太大的差别,只是长的更精致了,脸上有没有化妆,白瞬远也看不出来,但他想她应该是不屑化妆的吧。

    短发齐耳,没有任何刻意的发型痕迹,头发没那么黑,还是隐隐泛着点营养不良似的黄很瘦,捧着茶杯的手,指节修长而分明,裸露在单色毛衣外的手腕纤细,基本把骨头的形状描绘的清晰可见。

    他看到她的时候,她已经在看着他了,微微抬手,礼貌而得体的打招呼方式,仿佛他们之间淡如止水。

    “你回来了。”

    “恩!回来了。”

    他问人话永远都带着点质问和盘问的语气,苏锦回答人的问题永远都是淡淡的,理智的,得体的。

    “呵,怎么舍得回来了我还以为你要在国外待上十年八年呢!”

    白瞬远这话明显就是压着某些情绪在说的,一双精明的眼睛里跳跃着火苗,然苏锦与他目光相视,却是极其的自然又平淡,

    “待不了那么久,我没那么喜欢国外,尤其是国外的食物,怎么吃都吃不惯。”

    “呵,吃不惯你竟然还能有吃不惯的东西我还当你在哪儿都能习惯呢”

    “嘿!”

    突地,沉声一呵的声音打断了白瞬远冲苏锦说的那些夹带着隐隐怒气的话。

    白瞬远这一转头就对上白丰茂蕴怒的目光,“你至少两年没回来看过你爷爷了!现在我就在你跟前,你都不喊我一声?”

    “”

    白瞬远顿时就成了龟孙子,方才因看到苏锦而涌上心头的情绪一下子就被白丰茂这宣示存在感的行径弄没了。

    “我哪敢啊!”

    “可你就在这么干!眼里还有我这个爷爷么!我看你眼里就只有小锦!”

    “”

    “你这么盯着人小锦看,是琢磨着要把人娶回家么?”

    苏小萌走过来的时候就听外公在这说叨着,嘴上都没个把门的在这乱点什么鸳鸯谱呢!

    小萌心里这么想着,可再一看白瞬远和苏锦的表情不对啊!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