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863 大结局:男子汉与男子汉间的对话(求月票)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863 大结局:男子汉与男子汉间的对话(求月票)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这问题问的真的是突如其来。

    殷时修人就站在旁边,也是挺奇怪煌太子会突然这么问。

    一旁的双双一边吃着煌太子从巴黎带回来的手工糖果,一边嘻嘻道,“哥哥吃醋了呗。”

    “吃醋?”

    “对啊,我和哥哥说,肖叔叔带着肖小昂来我家和我一起过了圣诞节,然后哥哥的脸一下子就板起来了。”双双说着,自个儿还挺美。

    “是么”小萌狐疑的看向殷怀瑜。

    殷怀瑜深吸口气,抬头就冲苏小萌大声道,“我不喜欢肖小昂!我也不喜欢肖小昂他爸爸!我和你说过,你为什么还要带双双去和他们凑在一块儿玩儿!”

    “怀瑜,怎么对妈妈说话呢?”

    很少见殷怀瑜用这种语气和长辈说话,更遑论是苏小萌了,殷时修向来是挺纵容双双和煌煌的,但那也是因为两个孩子不常做出格的事。

    被父亲一呵斥,殷怀瑜也意识到自己语气不善,抿着唇低着头,黑着半张脸倒是不再说话了。

    一礼拜没见着儿子,小萌自然是不想和自己的亲儿子闹不愉快,而且仔细想来,煌煌虽然独立又有个性,但却从来不在父母跟前叛逆,任谁看到煌煌这个冷面小少爷对待他自己亲人时的态度都会不由自主的羡慕他的亲人。

    眼下竟然就因为她带着双双认识了一个新朋友,带着双双去和肖言一家人一起玩了几次就对她生气,这真的是小萌万万没有想到的。

    “妈妈,这是哥哥给你买的礼物。”

    双双扬着手里的礼品盒就冲苏小萌喊道,苏小萌眼睛跟着就是一亮,然而——她还没来得及接到手就被煌太子半路截下来了,声音低低的道,

    “不是给妈妈的!”

    说罢就兀自把包装精美的一个礼品塞回了自己包里。

    “上面明明就写着妈妈,圣诞节快乐呀!我都看到了!你还说不是给妈妈的”双双的这份耿直可着实让煌太子恨透了,当即就冲双双道,“你怎么这么烦!我说了不是给妈妈的就不是给妈妈的!”

    双双原本那有些嗨的情绪瞬间就down了下来,她眨巴着眼睛看向煌太子,显然也是有点懵,懵了一下后哼唧了一声,

    “凶什么凶嘛不讲道理就可以凶哦!”

    双双这话说的还真的是挺戳心的。

    煌太子涨红着一张俊俏的脸,径自背起自己的书包就往屋外走,显然是打算回自己房间了。

    双双摸了摸脸,看向殷时修,“爸爸,哥哥怎么脾气这么坏啊?是不是我的双胞胎哥哥啊?”

    殷时修伸手摸了摸双双的头,笑道,

    “哥哥可能心情不好,你要学会安慰他,可不能总是在人家火头上浇油啊。”

    “可是他不讲道理啊!”双双认真道,一副她就特别的讲道理的样子。

    其实全家上下蛮横起来最不讲道理的人就是双双这小丫头。

    殷怀瑜也是被双双逮着机会了。

    “我看小昂弟弟就特别好相处,比哥哥好玩儿多了。”双双抬着头认真道,似乎就是有意说给带着蕴怒出房间的殷怀瑜听得,而殷怀瑜也听了个实在,可想而知,心里头的火气又得蹿高几寸。

    苏小萌这下可真是要喊双双一声小祖宗了

    瞥了双双一眼也跟着殷怀瑜到了他的房间,殷怀瑜见苏小萌跟了过来,也是眼睛都不看她就兀自没好气的问,

    “你过来干嘛。”

    “儿子,你这是在和妈妈闹别扭,妈妈能不过来么?”

    殷怀瑜抿着薄唇,反正就是整理着自己的东西,不太愿意搭理苏小萌,苏小萌浅吸了一口气拉过一旁的椅子坐在他的书桌边,看着他有条不紊的把书包里的东西拿出来样样分类。

    “煌煌,你为什么就这么不喜欢肖小昂呢?他还比你小两岁,你能那么喜欢孤儿院里的小朋友们,你那么有爱心,为什么独独对肖小昂这么别扭?”

    殷怀瑜没有停下自己手里的动作。

    “你看你妹妹,她和你一样,接触小昂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妹妹就很喜欢小昂啊。况且就算你和小昂合不来,你也没有这个权利不让我带着妹妹去和小昂交朋友啊?”

    苏小萌对自己爸妈都没有这么温柔过。

    如此耐着性子向殷怀瑜解释,可是却还是得不到殷怀瑜的回应。

    “煌煌,这次跟着周老去巴黎都见识了什么呀?有没有见到马修莫尔?周老给出极高赞誉的这场演奏会,你有没有听尽兴?”

    苏小萌换了个话题。

    “妈妈,你出去吧,我不想和你说话。”

    殷怀瑜冷漠的说道。

    苏小萌觉得自己的耐性因着这一句话一下子降到了负值,深吸一口气道,“这么说来,你是铁了心的不和妈妈交流是不是?”

    “”

    “殷怀瑜,我问你话!长辈问你话,你就要回答!这点礼貌都没有?我养你这么大就是让你莫名其妙的来和置气?”

    苏小萌拳头攥紧,火气也蹿上来了!

    哪知她这一凶,不仅没有威慑到殷怀瑜,反而让殷怀瑜心下更加憋闷,他看向苏小萌,反问道,

    “那你为什么那么喜欢肖小昂?他有什么好?除了额头上有一个跟妖怪似得胎记!他还有什么特别——”

    “啪”!

    清脆的一声,让屋子里的空气都凝结住了!

    苏小萌没有用多大的力,却觉得自己的手掌麻的厉害。

    她打了殷怀瑜一巴掌。

    殷怀瑜就这么站着,被小萌打完这一巴掌,整个人充满戾气

    苏小萌的手还在抖,可是这一巴掌已经打了,可能成为他们母子之间一道嫌隙的巴掌已经打了,那么苏小萌便要让这一巴掌“打”得其所,

    “我就是这么教你的?教你随随便便的去叫一个孩子小妖怪?!就因为他额头间有一个红色胎记,他就该被你们这些生来双亲俱在,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少爷千金说成是小妖怪!殷怀瑜,你哪儿来的资本!”

    殷怀瑜定定的看着她,苏小萌的这巴掌没用多少力,但于殷怀瑜来说,却是实实在在的疼进了心里。

    “我和你爸没有要求过你和双双什么,别人家的孩子这个年纪就已经被迫开始参加五花八门的课外班,被迫去学习一些父母寄予众望,家族寄予众望却不受他们自己喜欢的东西!”

    “你和双双呢?你们想学什么就学什么,对什么感兴趣就做什么!但不管你们做什么,学什么,将来从事什么职业,起码你们得成为一个善良正直的人!这是底线!”

    “你刚才说的话,和那些没有教养,带着有色眼镜看人的父母孩子有什么区别?”

    苏小萌心知自己再火不该伸手打他,可听到刺耳的“小妖怪”一词是从自己的亲儿子嘴里冒出来,手就这么不由自主的抬了起来,说落就落,完全没有一点思考的缝隙。

    殷怀瑜依旧定睛看着苏小萌,这眼神苏小萌看不出,但若是殷家二老站在这,就能清晰的感受到。

    这眼神和殷时修是一模一样充满戾气,没有被打磨过的天生王者般的高傲。

    这眼神绝不会招人喜欢

    苏小萌也是一样,只觉得自己那一番话说完之后,殷怀瑜还是这样的眼神,说实话,小萌觉得有些失望。

    “你问我为什么肖小昂,现在知道原因了吧?”

    殷怀瑜淡淡开口,那声音冷情的一点儿也不像一个孩子。

    一时间母子对峙,谁也不遑多让,气氛极为僵持,好在殷时修及时过来了,这一进屋也是有点愣,本想着小萌是个性子软的,儿子又是个讲道理的,两人坐下来好好谈一下,母子间的问题很快就会解决。

    现在看来

    “小萌,你先回屋。”

    苏小萌也不愿意在这多待一秒钟,临走前,她看着殷怀瑜,道,

    “如果小宝妹妹没有那么不幸早早夭折,她的额头上也有红色的胎记你忘了么。”

    说完便走出了房间,从殷时修身边擦过时还迁怒了一下殷时修,“都是你惯出来的!”

    殷时修顿时就觉得这个锅背的实在是太冤枉了,这怎么就是他惯出来的了?

    小萌走后,殷怀瑜坐了下来,他背对着殷时修,道,“爸爸,你也出去吧,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一会儿双儿也得回房睡觉,你怎么一个人待会儿?”

    “”殷怀瑜抿唇顿了一下,起身道,“那我去书房待一会儿。”

    殷时修手搭上殷怀瑜的肩,把他按坐在椅子上,殷时修人坐在方才苏小萌坐过的那张椅子上,人靠在椅背上,看着恨不得把头都给低的埋进地底下的殷怀瑜,道,

    “男子汉,把头抬起来。”

    殷怀瑜有些倔强的抬起头,殷时修看到怀瑜脸上挂着的眼泪,眼睛也是红的厉害。

    一时,心下多有不忍和心疼。

    他真的是很久没有见到殷怀瑜哭了,想来苏小萌这个当妈的还是挺有本事的。

    “你是男子汉对吧,爸爸也是,男子汉和男子汉之间的对话,不要拐弯抹角,有什么说什么才像样儿,对吧?”

    殷怀瑜吸了下鼻子,抽过桌子上的纸巾抹了下眼泪。

    “怎么还哭了?”

    “妈妈打我”

    殷怀瑜本不想说,可是人在父亲面前,似乎就是有软弱的**。

    殷时修跟着过来就进屋了,还真不知道苏小萌动手打殷怀瑜了

    “打了我一巴掌从下到大,她都没有打过我,就为了肖小昂,她就打我了。”殷怀瑜说着,那话里头对肖小昂的厌恶愤恨感是愈加的深厚。

    听得殷时修也是跟着觉得头疼

    “你说什么了,妈妈打你?”

    “我说”殷怀瑜当时也是一时情急口不择言,并不是真的把肖小昂当成小妖怪,他对旁人向来都是事不关己的态度,若不是因为回家后,双双和他说了肖言和肖小昂到他们家来过圣诞节的事情,他也不会说出这种话。

    之前一段时间,他周六去上课,小萌带着双双出去玩儿,双双故作神秘不告诉他,他也觉得没什么稀奇,哪里知道双双已经和肖小昂出去玩了好几次!

    “我说肖小昂是小妖怪”

    “”

    殷时修眸子眯了一下。

    早年的殷时修并没有那么多的道德感,良善感,没有那么多的同情心,没有那么多的正义

    只是后来和苏小萌在一起后,潜移默化间就把苏小萌看待事物的标准拉到自己身上了

    一听殷怀瑜说这话,他便猜到苏小萌下手时的心情,她显然不能接受从自己的孩子嘴里说出这么侮辱人的话。

    “那你觉得你说这话有没有说错?”

    殷时修淡淡问。

    殷怀瑜内心很是挣扎,可一抬头对上殷时修的眼睛,他不敢说谎,点头

    “妈妈打你肯定是不对的,但你说出这种话在先,她作为你的母亲,一定要采取某些方式来给你纠错,对吧?”

    “”

    “她现在打你一巴掌,是为了将来你不会因为说出这种没有教养,侮辱人的话被别人打更重更大的一巴掌。”

    殷时修紧紧的看着殷怀瑜,他相信他的儿子能明白他说的话,即便现在不能全明白,之后也会慢慢明白。

    “爸爸,你就不怕么?”

    殷怀瑜抹着眼泪,很是不能理解的看着殷时修。

    殷时修被殷怀瑜这疑惑的表情弄得他心里也是怪怪的,跟着疑惑道,“怕什么?”

    “肖小昂会把妈妈抢走的!”

    殷怀瑜看着殷时修说着,眼泪一下子就夺出了眼眶,这个冷冷的,酷酷的小家伙从认识肖小昂之后就在心里埋下了隐隐不安的种子,这颗种子随着苏小萌和肖小昂认识,相熟,再到现在双双也很喜欢肖小昂发了芽。

    “肖小昂会把你妈妈抢走?”

    殷时修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重复的反问了一遍。

    殷怀瑜连连点头。

    “煌煌,你怎么会有这种瞎担心?”

    “我没有瞎担心!”

    “煌煌,你觉得你妈妈会不要你,不要双双,也不要爸爸,然后去要一个别人家的孩子?”

    说实话,殷时修现在完全就是打趣的语气,却听得殷怀瑜真着急。

    “那小家伙有那么大的魅力?”

    “还有他爸爸呢嘛!”

    殷怀瑜这一激动,也不知道冒了句那个地儿的方言!

    “他爸爸?他爸爸是有未婚妻的,他很快就会和他的未婚妻结婚,和你妈妈是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

    殷时修笃定的对殷怀瑜说道。

    殷怀瑜扬了下眉,看向殷时修,“你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啊?”

    “因为你妈妈都和我说了。”

    “”殷怀瑜又抿了下唇,似乎有些犹疑。

    殷时修深吸口气,他认真的看着殷怀瑜,“我和你妈妈不会分开,在你们长大成人成家之前,也不会和你们分开,除了死亡,没有什么事,没有什么人能把我们一家人分开。”

    “”

    “煌儿,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担心,但爸爸搁这儿向你保证,你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殷时修以为自己说的已经很清楚了,然而——

    殷怀瑜冲殷时修摆摆手,叹道,“爸爸,我觉得你的危机感太小了!我就是觉得他们接近妈妈不单纯!妈妈就是善良好骗!那肖小昂才那么点儿大,就算他有贼心他没贼胆,但他爸爸不一样啊!”

    “哦?他爸爸怎么不一样了?”

    殷时修算是看出来了,儿子现在的表现就是活脱脱一个“护食的狼崽子”。

    真要形容的话

    他对肖小昂现在的态度应该就和当年他对任懿轩的防范态度差不多

    说实话,这种“护食”的防范心态,他是没有资格去教育或者纠正殷怀瑜的。

    不过就这样坐在殷怀瑜对面,听着他把心里话说出来,许是一个比较好的突破口。

    “他爸爸又年轻,长得又帅,虽说看起来跟个小白脸似得,但是他是个医生啊!我就知道我们班里好多女孩子可喜欢电视剧里穿白大褂的小白脸了!”

    “那爸爸你虽然是很帅!但你是不是没有人家年轻?”

    殷怀瑜正儿八经的瞅着殷时修,一副“我来好好帮你分析分析,我来帮你增加点危机感”的架势。

    分析的殷时修是脸一圈儿跟着一圈儿的黑。

    “那你和妈妈都结婚这么多年了,是不是早没新鲜感了?”

    “”

    “你要是一点儿错不犯还好,你这要是万一犯点什么错,那肖家那父子肯定得钻空子!”

    “咝,殷怀瑜,你哪儿来的这么多臆想?”

    “爸,你没见着肖小昂他爸!我是你儿子,我说良心话,反正就是女孩子一准儿会喜欢的类型!”

    “你妈妈不是女孩子了。”

    殷时修沉声提醒他。

    殷怀瑜连忙摇头,“爸爸,你有这个想法,我这危机感就更重了。”

    “”

    殷时修被殷怀瑜这一惊一乍的样子搞的也是莫名的心虚。

    “人都说一个好的丈夫,是会把他的妻子宠成女孩儿的!而且绝对不能因为女生上了年纪就不把她当女孩儿了的!”

    “停停停,打住,殷怀瑜,你这些话都从哪儿听来的?”

    “老师说的。”

    “哪个老师?”

    “还有哪个老师?周广仁。”

    “”殷时修浅吸一口气,想来,他是该好好找个机会和周广仁老先生坐下来喝喝茶了。

    “爸,你先不要打断我,你听我说完!那个肖小昂一点儿也不喜欢他那个继母,他完全就是把我妈妈当他妈妈!你没跟他们在一起吃过饭,你感觉不出来!”

    “”

    殷怀瑜看着殷时修,见他似乎有被他说动的迹象,立刻添油加醋道,

    “再说了,你看我妈妈,貌美肤白对吧,性格善良可爱对吧!真特别好骗!虽然说她刚才打了我一巴掌,我也很难受,但她还是我妈对吧!”

    “你能有这种想法就很好了。”

    殷时修忙道,因为话说到现在的重点不就是这个么。

    “行了,你说的,爸爸都知道了,爸爸会妥善处理的好吗?”殷时修摸摸他的头。

    殷怀瑜一见殷时修这表情,就知道他是敷衍他,小家伙现在心里心急如焚,偏偏有人还在这故作淡定深沉!

    “爸爸,我把话和你说清楚啊,如果以后肖言和肖小昂把妈妈给抢走了,我是要跟妈妈走的。”

    “”

    殷时修这眉头一扬,看向已经抹干净了眼泪,继续有条不紊收拾着东西的儿子

    他定了定,刚才殷怀瑜的意思是不是妈妈在他心里的地位比他这个当老子的高出很多?

    为,为什么?

    殷时修这就不能理解了。

    父子俩的交谈算是告一段落,房间里也安静了下来,这才听到屋外传来轻微的偷笑声

    这一大一小的耳朵都竖了起来,视线看向屋外而后就见苏小萌走了进来。

    殷怀瑜一惊,心下忖着,妈妈该不会一直都站在门外偷听吧?

    “咳咳”

    苏小萌清了清嗓子,趾高气昂的对殷时修道,“看来我这后半辈子是有保障了啊。”

    “”

    “你要是不好好对我,我这一走人,儿子闺女可都愿意跟我啊。”

    小萌靠在门边上,惬意的打量着自己新做的淡粉色指甲。

    殷时修走到她边上,“得了吧你,回屋,我们好好谈谈。”

    “谈什么啊?”苏小萌刚问完,这手就已经被殷时修给拽着往外走了。

    “诶诶我还没和儿子说话呢!煌儿,你说的话我都听到了啊”

    苏小萌语气里的尾音颤动在风中,殷怀瑜站在自己书桌前,活像是受了什么打击似得

    他话少是出了名儿的,难得推心置腹的和殷时修面对面的交谈,结果全给妈妈听了去

    而且他说的还都是

    双双进来的时候就见哥哥一张脸一直红到了脖子

    “哇塞,哥哥,你脸好红啊,发烧了么?”

    “”

    “渍渍,唔,一定是心虚的!”

    双双说着往一旁的榻榻米上一靠,有意无意的说了句,“肖小昂只是个很可爱的小弟弟而已,他抢不走妈妈。”

    “”

    “全世界,妈妈最爱哥哥和我,还有爸爸了。”

    殷怀瑜听完,鼻子有些泛酸,沉默的坐下,沉默的继续收拾自己的东西。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