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862 大结局:情敌名单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862 大结局:情敌名单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双双并未察觉到这个戴着长长的白色假胡子,红色帽子的人就是她心心念叨了好几个小时的父亲,只当那个存在于童话故事里并且每年都会给自己送圣诞礼物的圣诞老人终于出现了。

    小丫头错愕不已的瞪大了眼睛,小手紧紧的抓紧了苏小萌的衣服,另一只手则是捂住了嘴巴,她激动的已然说不出话来!

    圣诞老人朝她们走过来

    双双震惊过后,立刻就跳下了床,直接奔到了“圣诞老人”跟前,一把抱住他,

    “我抓到你了!圣诞老爷爷,你和我想象中一样的高大!”

    “”

    “我爸爸就是这么高的!圣诞老爷爷,谢谢你一直送礼物给我。”

    双双激动的眼泪都流了下来

    殷时修蹲下来,和小丫头目光直视,替她抹掉眼泪,压了下声音,认真的问她,“那你这会儿是比较想见到圣诞老人还是你爸爸呢?”

    双双愣了一下,这显然是个比较让人纠结的问题,但

    “圣诞老爷爷,我已经见到你了今年的圣诞礼物,我就想见到我爸爸,他已经出差一个多月没有回家了,我和妈妈都很想他。”

    “那你先转个身。”

    双双眨了眨闪着水光的眼,她到现在都还没有从见到圣诞老人的兴奋和惊喜中缓过来,

    “我转过身,你会消失么?”

    “你转过去就知道了。”

    双双吸了吸鼻子,还是特别期待的转过身来,她双手捧在心口,满心满脸的期待。

    苏小萌就坐在床边,看着殷时修在双双转过身之后摘下自己的白胡子四目相对,她早已认出了殷时修,而殷时修在看到苏小萌的表情的时候,便知道自己这小儿科的装扮逃不过枕边人的眼。

    他深吸口气,其实有些忐忑,怕双双转过身后看到的人是自己而不再是圣诞老人后会流露出失望的神情。

    也许他这个小惊喜设置的有点不够缜密。

    “好了,你转过来吧”

    双双转了个身,在看到戴着红帽子的殷时修的刹那

    “爸爸”

    殷时修道,“merry christmas! my baby。”

    “爸爸!圣诞老人真的把你变出来了!”

    双双兴奋的喊着,上前就扑进了殷时修怀里。

    殷时修支吾了一下,道,“唔其实爸爸是装成了圣诞老人”

    “哈哈,我知道啊!爸爸,我好爱你哦!”

    双双的神情里并没有流露出丝毫的失望,也许童话故事里那个会给小朋友们送圣诞礼物的圣诞老爷爷并没有出现,但这世上再惊奇的人,也比不上远在千里之外的父亲出现在自己面前。

    “爸爸,这真的是我收到的最好的圣诞节礼物!”

    双双完全无法抑制住自己狂喜的心情,抱住殷时修就凑上去狂亲了几下,亲的殷时修都有些回不过神。

    苏小萌拭去自己没忍住掉下来的眼泪

    殷时修是个合格的父亲,一直以来都是

    这个在旁人眼里异常冷情的殷家四少,是个给足子女温情的好父亲。

    小萌想,对于年幼的双双来说,殷时修装成圣诞老人的样子跃进她眼里的那一刹那,就是把她送进了童话里,亲手为她筑造了一个童话城堡。

    而若干年后,双双终是知道,西方圣经故事里的圣诞老人只是一个神话,一个童话,也知道,那是为人父母用善意的谎言守护着他们纯真而美丽的幻想。

    当双双为人父母时,她会想起自己的父亲用心为她做的这一切。

    会想起那一句父爱如山。

    双双不舍得殷时修脱下这身圣诞老人的衣服,就让殷时修穿成这样哄着她睡觉,苏小萌摸着殷时修的这一身衣服,衣服上沾着的全是外头的凉气。

    双双睡着着,嘴角都是上扬着笑着的

    小萌和殷时修去洗澡,偌大的浴缸里,堆着厚厚的一层泡泡,殷时修人靠在浴缸边,怀里搂着苏小萌,这是真正的温香软玉在怀,

    “我说怎么给你发信息你都不会呢,从上午给我留了信息说晚上会和双双视频之后就再找不到你人了。”

    “本来还有一个会议要开,时间是订在明天,我提前到今天一大早,算了一下,开完会上飞机来得及就回来了。”

    苏小萌撑着他的胸口,转过身趴在他身上,手里捧着泡沫轻轻点在他鼻子上,细细看着他的脸

    “皮肤都粗糙了好多。”

    “我又不是女人。”

    “可是以前你的皮肤比女人还好呢!算不上白白嫩嫩,但是肤色很好看,皮肤也很有弹性,毛孔也很细,摸起来滑溜溜的。”

    苏小萌手臂交叠着横在殷时修胸口上,她笑着看着殷时修。

    殷时修搂着她的腰,大掌在她光滑的背上来回摩挲着,看着她带着些湿意的短发沾在脸上,有些胖圆的面孔被岁月削尖了下巴,五官竟是愈发的精致。

    她的眼里不再只有那些青葱少年少女们记挂的吃喝玩乐,考试挂科。

    这些年,他亲眼看着她被困难鞭策,被生活锤炼,被岁月打磨,亲眼看着她这一步一步的走来

    七年

    她已然有了自己的一番作为。

    七年

    她成了一个毋庸置疑的优秀的人。

    七年

    只可惜,他这个做丈夫的却始终没有资格去判定她是否有过的比十九岁认识他之前更幸福快乐。

    许是他盯着她看的目光有些过于灼人,又许是她自己情难自禁,苏小萌这一低头就擒住他的唇

    ————

    隔天,圣诞节。

    君苑庭院里的所有装饰都还在,后半夜下起了雪,庭院里便又像是穿上了一层白色棉袄,梧桐树上挂着的铃铛饰品也都蒙上一层薄雪。

    殷时修起的早,锻炼完回来,正好碰到准备做早餐的阿素,阿素见到殷时修也是吓了一跳,

    “四少爷,您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晚到的。”

    阿素依旧眨巴着眼睛,惊讶的很,“没听少夫人说过您昨晚会回来呀。”

    “没告诉她们,我是提前回来的。”

    阿素听完,一脸了然的表情看了看殷时修,“那少爷早餐想吃什么,我这就去做。”

    “随意就好,阿素,我问你点事。”

    “恩?”

    “昨天有人来家里做客了?”

    “昂,是少夫人的一个朋友,拖家带口一家子一块儿来的,那一家有一个男孩儿,和双双似乎玩的很好,说是一起过圣诞,晚上吃了饭才离开的。”

    “一家三口来的?”

    “恩,一对夫妇还有一个孩子嘛,那位先生应该是姓肖。”阿素回想着说道。

    “我不在家的这段时间,他们经常来家里玩么?”

    “也不是,应该就昨天来玩过一次。”

    “来玩过一次,双儿就和那男孩儿玩的那么好么?”

    阿素又仔细的想了想,而后道,“之前每个周六,煌煌小少爷去学钢琴,少夫人都带着双双外出,双双小姐说是和什么小弟弟玩儿,应该也是那一家的孩子吧。”

    “每个礼拜”殷时修喃喃。

    阿素打趣道,“您又不在家,少夫人可不就得给双双小小姐找个伴儿。”

    “好了,你去忙你的吧。”

    “恩,好。”阿素并未多想,她在殷时修和苏小萌身边工作的时间实在是够长了,压根没想过殷时修会这么问可能时间存了什么疑心。

    而殷时修呢

    有些嘲弄的笑了笑自己。

    人家是一家三口一起来,你还担心这个突然和你妻子关系好起来的男人,能有什么匪心么?

    都说,人过四十而不惑,在事业上,他的确是没有可疑惑的,可在其他方面,他竟是有些患得患失起来。

    这该如何是好?

    双双吃完早饭,便和殷时修一起去了正苑,双双立刻就献宝一样和爷爷奶奶说起昨晚爸爸回来给她惊喜的事情。

    殷绍辉和周梦琴看向殷时修,

    “你想给孩子惊喜是好事,但是那么晚,你要回来也不先和家里人打招呼”

    殷时修笑笑,没有说话。

    苏小萌人还在君苑书房里备着下周的课,到吃午饭时间到了梦琴苑,从吃饭的时候双双就开始兴奋

    这个圣诞节对她来说似乎太美妙了些。

    她心心念的小小布今天下午就会被人送过来。

    午饭后,宠物医院的工作人员便拎了一个小笼子,笼子里装着一只毛茸茸,白白的小奶狗,眼睛已经完全睁开,也能摇着尾巴走来走去了。

    双双已经激动的说不出话来,笼子一开,就把小小布抱进了怀里。

    而此时笼子里另外一只黑白相间的小奶狗见小小布被人抱起来,他也有点嗨,狂摇着尾巴,似乎也想得到双双宠爱。

    小萌也受不了这么萌的小家伙,赶紧把黑白相间的小奶狗给抱了起来,

    “哇塞,看来医生真的是把你们兄弟姐妹几个照顾的好的不得了啊,一个个的,肚子都吃的这么圆滚滚的啊。”

    小萌感叹着对殷时修道,

    “你记不记得你走之前,这几只小狗都奄奄一息的样子,我还以为都活不过来呢!”

    殷时修看看双双,又看看苏小萌,母女俩的表情几乎是一模一样

    这殷绍辉和周梦琴看着这两只小奶狗似乎有点无从下手的感觉,迟疑了好一会而才问,“这个叫小小布,那这个呢?”

    “淘淘。”

    苏小萌忙道。

    “你取的?”

    “哪是我取的,是你那乖儿子取的,估计是因为人家给她那狗取了黄黄,他就要给这狗取名叫淘淘。”

    “”

    两只的狗的狗窝,上周,苏小萌就已经找人在君苑做好了,双双抱着小小布都不舍得松开,催促着小萌回君苑会看狗窝。

    她们带着狗走了以后,周梦琴才问殷时修,

    “双双和煌煌养狗他们还这么小,这狗”

    “宠物医院都把疫苗打全了才送过来的,之后年年做体检,打好针,没问题的。”

    “双双说这狗是从孤儿院里领养过来的哪个孤儿院?是煌煌跟着周老上课的孤儿院?”

    “恩。”

    “那小萌刚才嘴里念叨的那个淘淘是谁啊?”

    周梦琴一时间似乎有问不完的问题而殷绍辉也是紧紧的看着殷时修,眼神里全是好奇,殷时修都看乐了,“孤儿院里的一个小女孩儿,周老很喜欢的一个小丫头。”

    “这个煌煌经常和这些人在一块儿玩,会不会”

    “妈。”

    殷时修喊了周梦琴一声,打断了老人家接下去的话,“您老也八十了,不必操的心就不要操了,好么?”

    周梦琴瞥了殷时修一眼,

    “我就是八百岁,我也是你妈妈,是不是?什么叫不必操的心?你啊,实在是对小萌教育孩子这问题上太放心了”

    “小萌又怎么了?”

    殷时修人靠在一边,见二老露出一样隐忧的表情,颇有些无奈的问道。

    “我不是说小萌怎么了,我就是觉得在双双和煌煌交朋友的问题上,她实在是太不在意了。”

    殷时修听着二老说的话,他不是不明白二老话里的意思,只是

    “小萌有小萌的教育方式,我觉得至少到目前为止,双儿和煌儿都挺好的。”

    “现在挺好的,以后呢?双儿和煌儿是我殷家的孙子,总是和孤儿院里的一些孩子待在一起我不是说孤儿院里的孩子就不配和我殷绍辉的孙子孙女交朋友,只是孤儿到底是和普通人家的孩子有差别,他们在心性上就自卑敏感,性格上也会有问题,他们可怜是一回事,但也保不齐有一些孩子出于不纯的目的接近双双和煌煌,你作为父亲,是不是应该替你这一双儿女防备一下?”

    “”

    “他们本就是不同阶层的人,可能他们现在都是天真无邪,可这短暂的友谊对双双和煌煌来说,究竟是新鲜的体验还是为他们将来埋下的祸端?”

    周梦琴补充道。

    其实二老说的道理,殷时修也是认同的。

    阶层就是一堵实实在在的墙,很多人想要以感性的力量忽视这堵墙,最终都是撞得头破血流。

    “并不是小萌带他们去孤儿院,而是周老,煌煌跟着周老学钢琴,也是你们同意的。你们不能因为自己说服不了周老换一种教育方式,就把责任堆到小萌身上。”

    殷时修看着二老。

    婆媳关系,永远都是这世上极微妙的其中一种。

    她们有可能也会像亲母女一样处的来,彼此照应,但婆婆终究和亲生母亲不一样,而儿媳妇儿也始终无法和亲女儿一样。

    就好比现在,二老在教育双双和煌煌的问题上对小萌有所不满,但他们碍于身份,已经不适合再当着小萌的面直截了当的指出。

    “就算不是现在,长大以后他们也会遇上形形色色的人,双双和煌煌已经受到了太多的保护,现在你们能控制他们和什么人交朋友,以后呢?”

    “你这话摆明了就是向着苏小萌。”

    “妈,我说的是事实,给你举个实例好了。”殷时修唇角轻轻一勾,周梦琴看向殷时修,似乎在等殷时修的这个“实例”。

    殷时修蓦地一笑,指了下自己,而后就转身离开了,留下面面相觑的二老。

    显然,苏小萌和殷时修,殷家二老是无论如何也管不了了。

    ————

    关于肖言和肖言的儿子肖小昂,殷时修不是没有放在心上,他在美国出差的同时早已经派人去查了肖言的底细。

    一个二十五岁的单身父亲,怎么看都让人觉得很有故事。

    儿子肖小昂是他和一个叫沈唤的生物医学领域的年轻科学家,十九岁在美国生下肖小昂,回国不到一个月就因为实验室事故感染病毒死亡,后肖言又带着肖小昂回到美国,两年前回国在中心医院任外科医生。

    当殷时修得到这些调查资料的时候,唏嘘了好一番,这肖家是既出情种又出异类。

    肖安和首当其冲是一个,他的儿子肖言也不逞多让。

    陈澜问起殷时修为什么要调查肖家的人时,殷时修甚至都找不到一个好的借口。

    就因为肖言的儿子曾一通电话就把小萌从孤儿院叫走,就因小萌和肖言父子一起逛过一次夜市,殷时修就已经把肖言这两个字列入了自己的情敌名单里

    明明这中间的种种缘由,小萌已经向自己详细解释过。

    可他似乎已经习惯了把和小萌相关的人,事都了解个透彻,这是职业病,本不该用在自己最亲近的人身上,可他就是改不了。

    其实自己想想,都觉得幼稚又不自信,一点儿也不像他殷时修。

    自己都觉得这个理由牵强到有些可笑。

    他说到底也是好面子的人,假想着如实告诉陈澜,那他该会被这个单身主义者笑话上多久。

    陈澜刨根究底的问,殷时修也愣是没搭理他。

    也正是因为调查过肖言一番,这之后,殷时修也一直没有太把肖言父子当一回事。

    就如小萌所说,可能是因为小宝的缘故,她才会觉得肖小昂格外惹人怜爱

    殷时修心下忖着,或许找个空闲的日子和小萌去见一下那个叫肖小昂的孩子。

    只是在此之前,他和小萌先去看望了殷小宝只有一个刻着名字的牌位静静的立在殷家的祠堂里。

    他们实在没有多少话可以和这个孩子说起,谈起她的哥哥和姐姐,这孩子会不会觉得更难受?谈起爷爷奶奶谈起别的什么似乎都与这个孩子无关。

    他们夫妻俩唯一能和这个孩子说的也就是小萌怀胎的那九个月

    可是那九个月里能说的,这些年,他们已经说了太多次,以至于此时此刻再站在这里,殷时修和苏小萌似乎都显得有些沉默。

    他们站在“殷小宝”的牌位前,待了半个多小时,说的话却寥寥无几。

    小萌也是站在自己早夭的孩子面前,才恍然意识到她可能想错了。

    潜移默化里,她似乎已经把肖小昂当成了小宝的替身,似乎想要把那些没来得及对小宝的好,全部放到肖小昂的身上

    可是站在这里站定的这半个小时,小萌觉得小宝可能只是想借小昂来提醒一下她和时修,他们已经很久没来看她了而不是要她把那些本该属于小宝的好给别人。

    肖小昂似乎也是个可怜的孩子,可是,只要他愿意,他会有一个妈妈,会有一个完整的家庭,比起她的小宝,小昂已经幸福太多。

    活着就已经是一种幸福,更遑论还生在肖家,打小吃穿不愁,还有一个从未计较过他出身的爷爷。

    从祠堂出来的时候,苏小萌眼睛里还有些湿意。

    殷时修只是帮她把围巾给系好,搂着她的肩膀慢慢走下山

    本是想顺道去看一下外公,又想起一个多月前父母已经把外公给接下了山,不管外公如何不愿意,白思弦是无论如何也不肯把外公一个人放在山上。

    “那外公去市里住还习惯么?”

    殷时修问道。

    “和我妈妈一起住,他一准儿习惯,就是这一下山之后,也不知道那些政治官员是怎么得到这个消息的,常常就有人去拜访他老人家。”

    苏小萌挠挠头,“诶,外公在山上住的时候倒是没见他们拜访的这么勤快”

    殷时修轻笑,“上山下山的跑对于那些官员来说,总是麻烦,外加那么多双眼睛都是互相盯着的,往山上跑怎么都是一个显眼的动作,现在下了山到了市里,那自然就方便多了。”

    “外公都已经退下来那么久了,他们还找外公我也是想不明白。”

    殷时修揉揉她的头发,“你想不明白的还多着呢。”

    苏小萌睨了他一眼,殷时修转而握住她的手,轻问,“冷不冷?”

    小萌揉了揉鼻子,“唔,有一点儿。”

    殷时修牵着她的手塞进自己的大衣口袋里。

    煌煌今天从巴黎回来了,周老直接把人送到家就走了,等殷时修和苏小萌回来的时候,煌太子已经到家有一会儿了

    这本是一件挺高兴的事儿,可煌太子却是一脸的不高兴。

    苏小萌正准备凑过去好好问个原因,却被殷怀瑜反问了一句,“为什么带双双去见肖小昂?”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