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856 大结局:以心换心(求月票!)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856 大结局:以心换心(求月票!)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苏小萌的话让殷时修这一晚睡得有些辗转反侧。

    从来都不是只有小萌一个人对小宝念念不完,那个出生便夭折了的孩子在出生以前就已经得到了太多的期待和宠爱。

    他到现在都记得那年小萌发现自己可能又“有”了时的憋屈苦闷样儿。

    明明还没有确诊,她就已经闷闷不乐的把气都撒在了他身上。

    他答应过她,生完双儿煌儿就不生了的,却还是意外的有了一个孩子,他记得她心里的忧虑,焦急和一丝恐惧。

    可他全然只有兴奋,激动,难以抑制的高兴。

    他记得她一边鄙视着他说话不算话,一边又说,如果真的有了,我肯定会生下来,这是他们两个人的孩子,多少都会生

    其实哪怕他们没有孩子,只要苏小萌在他身边,就已经让他的人生完整了,后来双儿和煌儿出生,他才知道,完整之外还可以再完整。

    到小萌有些惴惴不安的告诉他可能还会有第三个孩子的时候,他激动的无法用言语表达他的心情,只是惊异于原来怎么完整都是不够完整,怎么完整都还可以更完整,只要是和这个他深爱的女人在一起。

    这个向来思虑周全,理智过人,善于规避风险的男人,完全没有想过那之后会是那么惨痛的经历。

    小萌险些难产而死,这些年过去,他时而还会想起那一天,她满身的鲜血,双儿和煌儿也是满身的鲜血,他们什么都不懂却清楚的感受到恐惧,失去母亲的恐惧,他们嚎啕大哭,把他心里的哭声都放了出来。

    那个孩子生出来就是个死婴,医生抱出来给他看的时候,他看到一张褶皱着的几乎没有血色的小脸,额头上却有一块鲜红的印迹,他隐约能看出那仿佛是一朵花儿的形状。

    褶皱的皮肤让那胎记显得诡谲而瘆人。

    无论那之后殷时修和苏小萌描绘的时候把那胎记描绘的多漂亮,多美好,只有他自己知道,那时,那个孩子额头上的胎记并不好看。

    那时,他看着那孩子,甚至曾心生出一丝妄加的恨意,如果不是这个孩子,也许小萌不会在生死边缘游走。

    那一天,是他的梦靥,比之后他自己所经历的一切都来的绝望痛苦。

    小萌度过了危险期,他也渐渐恢复了理智,到底是谁造成了这样的局面,他心里跟明镜儿似得。

    小宝死的无辜,所以不惜付出惨重的代价,他也一定要让殷时青一家子付出代价。

    只是殷时青一家真的付出了代价之后,小宝的事情也并没有让他和苏小萌释怀,两人不说,不代表他们忘记过。

    小萌这么突然的提出来,殷时修真的觉得胸口闷的很。

    他没法让小萌从小宝的阴影里走出来,因为就连他自己也难以走出来。

    第二天早晨,两人都起的很早,换上衣服晨跑,跑完步回来洗澡换上衣服,叫醒双双和煌煌去餐厅吃早餐。

    他们都没默契的没有再提昨天的事情。

    其实殷时修看着自己的太太,心里也是觉得挺好笑的他的那点小嫉妒到了苏小萌跟前竟是没有半点杀伤力,反而是她的一句话让他沉重了一个晚上。

    他实在是佩服苏小萌。

    午后,小萌又帮殷时修查看了一下行李箱,美国虽然有房产,但殷时修却基本不去住,大多数时候还是住酒店。

    “你又在往里面塞什么?”

    殷时修坐在一边瞅着苏小萌鬼鬼祟祟的往他箱子里塞东西,不由好笑的问道。

    “诶呀,你别管,反正不会害你就对了。”

    小萌摆摆手。

    殷时修双腿叠着,轻轻笑着看着苏小萌,问是这么问,其实她往里面塞了什么,他还是有数的——维生素,钙片,营养膏,压缩饼干

    每次到酒店,助理帮他开箱都要笑上一番。

    这是哪里都有的卖的东西,但她就非要塞箱子里让他带上。

    东西塞完了,苏小萌从浴室里把体重秤给搬了出来,往殷时修跟前一放,“鞋子脱了,称一下。”

    “”

    殷时修叹了口气,自己也知道自己没有说“不”的余地和权利。

    小萌用手机拍了一下体重留了个记录,对殷时修道,“哪!老规矩,瘦了一斤肉,就得在家休息一礼拜,两斤就是两礼拜!”

    “知道了。”

    殷时修说着把一本正经的苏小萌抱进怀里,“就你塞得那些东西,够我吃的了。”

    “我是告诉你,再忙你都得吃东西!你现在身体不比以前了!”

    “知道了知道了。”

    殷时修忙应道。

    箱子合上,双双和煌煌午觉睡醒了就过来找爸爸了,“几点的灰机啊?”

    “七点半。”

    “爸爸,你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啊?有我陪你,你肯定不会寂寞的。”双双往殷时修身边一坐,笑嘻嘻道。

    “你陪我去的话,妈妈和哥哥不就寂寞了么?”

    “哦,也对哦这真的是个好难选的题目呢!”双双摸着下巴已经开始思索了。

    煌太子翻了个白眼,“也把自己想的太重要了吧”

    双双这耳朵蓦地竖起来,瞥向煌太子,“哥哥,你知道你这叫什么么?”

    “”

    “你这叫嫉妒,嫉妒爸爸妈妈都需要我。”

    “”

    殷怀瑜忙四下里看看,实在是接受不了双双这没脸没皮的样子。

    “我看双儿就是不想去学校上课吧?”苏小萌挑了下眉,瞅了双双一眼,说道。

    双双忙瞪大了眼睛看向苏小萌,

    “嘘妈妈,人艰不拆!”

    “噗人艰不拆都会用了?”

    双双很是得意的笑了笑。

    殷时修摸摸双双的头,“反正有双儿在家陪这你妈妈和哥哥,爸爸出差工作是很放心的!”

    “爸爸,你放心,我会帮你看好哥哥的,不让他做坏事!”

    “”

    这话说完,殷时修都有点接不下去了,常常做坏事捣蛋的人不是这小丫头自个儿么?

    “对了,爸爸,圣诞节之前你会回来嘛?”

    双双问道。

    殷时修算了一下时间,对双双道,“圣诞节如果回不来的话,元旦肯定会回来的,爸爸肯定是要和你们在一起迎接新年的。”

    “哦好吧!”

    双双应了声。

    殷时修看向煌太子,“听说周老先生要带你去巴黎?”

    “恩。”

    殷怀瑜点头。

    “你想去么?”

    “恩,想。”

    “他当然想去了,马修莫尔也会去演出。”苏小萌说道,戳穿了殷怀瑜的小心思。

    殷怀瑜耳朵红了一下,不过也没有再掩饰。

    “怀瑜,跟着周老先生一定要听话,去国外更要听话,我知道你很聪明也很机灵,但该听长辈的时候就要听长辈的,不要给周老先生惹麻烦。”

    “我知道的,爸爸。”

    “我就是和你说一声,对你,爸爸一直都是很放心的。”

    殷时修看了眼时间,“时间差不多了。”

    司机也已经在君苑等着了,小萌跟车送殷时修去机场。

    这一天没有再提的话题,临到机场时,殷时修还是开了口,“说实话,我这次出差真的对你挺不放心的。”

    “啊?”

    苏小萌一愣。

    “你这招桃花的本事实在是有点强。”

    这么一说,苏小萌也就明白了,敢情他还没有从昨晚肖言送她回家的这个坎儿上跨过去。

    深吸一口气,

    “肖言是有未婚妻的!不管怎样,肖安和和我们也算是老交情了,对吧?”

    “我觉得我该担心的不是肖言。”

    “啊?”

    “听你昨晚那么一说,我还真挺担心肖言那儿子的。”

    “噗,那么小的孩子你还把他当情敌啊?”

    殷时修摸摸下巴,“其实细细想来,这孩子的手段可比一般的情敌要高的多。”

    “得了吧好么,别那么阴谋论,那就是个孩子。”

    苏小萌无语的瞥了他一眼,殷时修其实自己也觉得挺好笑的。伸手把她抱进怀里,

    “好了,和你开玩笑的”

    “在外出差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每天都会给你打电话。”

    “见着美国妞,不要乱动心思。”

    “如果遇上什么麻烦第一时间告诉我。”

    “家里头就交给我,在外面不要操心。”

    “等我回来,我们一起去看看小宝。”

    “”

    “买点玩具,买点好吃的,买点双双和煌煌喜欢的,也许小宝的喜好和哥哥姐姐差不多。”

    “恩。”

    苏小萌收紧殷时修的腰,重重点头。

    对她来说,这就已经够了。

    失去一个孩子很痛,但她拥有的远比她所失去的多多了。

    殷时修走后的第二天,是周一,孩子们上学,她上课,生活似乎依旧在原有的轨道上前进着。

    其实生活本应该是没有轨道的,若是有了轨道,那谁也很难保证自己这一生都会在轨道上安然前进而不脱轨。

    小萌的生活,其实真的没有轨道可循,她的生活仿佛就是一辆列车不断脱轨跑偏的纪录片。

    惊险又精彩。

    肖言送小萌回来的那天晚上,两个得体有分寸的成年人说的话似乎就只能约束成年人,对小孩子和那条一眼就喜欢上了苏小萌的牛头梗无关。

    那之后,肖小昂给苏小萌打电话的次数更频繁了,每回都是深更半夜,像是做贼似得。

    好在小萌睡得也晚,这肖小昂的电话接习惯了,每天到了十点多钟就不自觉的去瞄手机

    肖小昂和她通电话,电话的内容真的都挺无关紧要的,就是中午吃了什么,晚上吃了什么,今天小虎又做了什么坏事,肖言又干了什么

    这每次通电话的时间都不长,可能就那么几分钟,而后就很乖巧的和她说晚安。

    小萌没办法给予这孩子更多的回应。

    周五晚上,蒲杨主动约了小萌一起吃晚饭,苏小萌便让司机去接双双和煌煌。

    两人约的地点就是市中心一家颇有名的海鲜餐厅,蒲杨是早早的就到了。

    等苏小萌到了时候,蒲杨也没有兜转圈子,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小萌,你帮帮我吧,我现在真的很苦恼”

    “为小昂的事情?”

    “小昂好像真的不太喜欢我,这以后就算我和肖言结了婚,这孩子横在我们中间真的会让我对这段婚姻极其没信心”

    苏小萌一边点菜一边听着蒲杨的苦恼,这边点完菜撑着下巴若有所思的看着蒲杨,

    “其实我也挺纳闷儿的,小昂怎么会不喜欢你呢!我听肖言说了,你和肖言不打算要孩子,小昂会是你们唯一的孩子,你既然能为这孩子付出这么多,小昂怎么会感觉不到?”

    蒲杨抿了抿唇,似乎有些犹豫着该说还是不该说

    小萌见她表情犹疑,不由扬了下眉,“你既然约我出来,我觉得你应该是相信我的吧?”

    “我当然是因为相信你才约你出来。”

    “那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说吧,我不会说出去的。”苏小萌向蒲杨保证道。

    蒲杨握紧了自己手里的杯子,狠狠的吸了一口气,才微微抬眼看了小萌一眼,喃喃道,

    “其实小昂不喜欢我并不是完全没有原因的”

    “”

    苏小萌眉头扬了扬,静待她的下文。

    蒲杨的思绪有些飘远,神情也有些惆怅和懊恼,

    “只怪我那时候实在太年轻了我和肖言认识这么多年,是我先暗恋他的说出来你可能都不信,我和肖言刚认识那会儿,肖言完全就是把我当空气一样,我在他面前是没有半点存在感的。”

    “那后来肖言怎么喜欢你了?”

    “我只是个备胎而已,如果不是肖言的初恋女友死了,我怎么会有机会”

    “肖言的初恋女友?”

    “就是小昂的妈妈。”

    蒲杨淡淡道,眼里一闪而过的那份落寞和无奈,小萌看的分明。

    “那这和小昂不喜欢你又有什么关系?”

    蒲杨的攥紧了拳头,说道,“小昂的妈妈是在生物实验室事故中去世的,她当年研究的课题是一种生物病毒的传播问题,她在研究过程中操作不当感染了病毒,体内病毒抗原没有起效去世的。”

    “”

    小萌还是没有听明白,这和蒲杨有什么关系。

    “当时为小昂母亲提供病毒样本的就是我那之后有人传,小昂母亲会死是因为我。”

    蒲杨抬眼看向苏小萌。

    “可是小昂的母亲不是死于手术操作不当么?”

    “说是这么说,可我和小昂的母亲毕竟是情敌关系,受人诟病也无可厚非。”

    “小昂的母亲究竟多大?”

    “去世的时候十九岁。”

    “”

    “她是个科学狂热分子,十八岁那年去美国做了一年交流生,回来刚参加一个研发项目就出了事故,她至今都是老师们提起的一个非常优秀的医学生。”

    “那她什么时候生下的小昂?”

    “就是去美国的那一年吧呵,我是真没有想到肖言和她会那么大胆,两个人明明都没有到法定结婚年龄,却在美国偷偷生下了孩子。”

    “”

    “小昂和肖言再回国定下来的时候,有一次几个同学去他家聚会,小昂的母亲有一个特别好的闺蜜,她也是一直认定小昂母亲的死和我有关的一个人,那一天她就当着同学们的面说小昂母亲是我害死的”

    “小昂听见了?”

    蒲杨苦笑,点头。

    苏小萌抿了抿唇,还是觉得奇怪,“那肖言没有和他解释过么?如果你真的害死了小昂的妈妈,肖言怎么可能会和你结婚?”

    “话是这么说,可是小昂不听,可能他潜意识里就已经认定了是我害死了他妈妈吧。”

    苏小萌抓了抓头,只觉得这真的不是一件好解决的事情。

    肖小昂那小家伙的性格,苏小萌也算了解了,这已经认定了某件事,想让他把思想再给转变过来,绝对不是件容易的事。

    不管别人看待怎么看待肖小昂母亲的死,起码在肖言心里,小昂母亲的死是和蒲杨没有关系的。

    不然肖言怎么也不可能去娶一个谋害了小昂母亲的女人吧。

    “如果小昂一直都没有办法接受我,我和肖言可能真的没有办法结婚。”

    蒲杨说着,眼里竟闪出了泪花,足见这件事对蒲杨有多大的打击。

    原来是因为这个小萌心里想着。

    服务员把菜都送了上来,小萌吃着菜,但也是有些食不知味,她都如此,更遑论蒲杨了。

    “我知道小昂特别喜欢你,这种喜欢甚至是毫无道理的,所以我特别想知道我该怎么做,才能和你一样受到小昂的喜欢。”

    苏小萌听池纶说,这蒲杨其实性子比蒲薇还要要强,看着挺温柔的一个年轻女人,其实骨子里非常的倔强。

    能让这样倔强的女人低下头来求饶,可见她在小昂跟前真的是招数使尽却依旧拿那个小家伙无可奈何。

    苏小萌不知道该怎么说,这样费尽心思的去讨好一个人,或者说想尽办法的消磨掉旁人的偏见,从来就不是容易的事儿。

    现在的人大多都很有个性,他们主张自我,旁人的偏见就让旁人偏见去吧,不喜欢就不喜欢好了。

    可当这种偏见落到自己不得不与之相处的人身上,那就真的是一大难题。

    苏小萌其实有切身的体会。

    刚和殷时修在一起那会儿,殷家老爷子老太太,殷时修的姐姐们,多多少少对她有看法。

    姐姐们还好,最关键的就是殷家老爷子和老太太

    那是殷时修的父母,她要和殷时修在一起,就得和他们相处,就得让他们喜欢不然,她和殷时修过的再幸福,这心里头都会有个疙瘩。

    一是父母,二便是孩子。

    蒲杨遇到的问题便是孩子了。

    “小昂年纪很小。真的他心思敏感,但特别的单纯,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讨厌,似乎没有置喙的余地。”

    小萌喃喃道,“肖言喜欢你,肖叔也喜欢你,比起大人的偏见,其实小孩子的偏见更好解决。”

    蒲杨抹掉自己眼角溢出来的泪珠子,眨巴着眼看向苏小萌。

    苏小萌定睛看着蒲杨,薄唇轻启,蹦出四个字,“以心换心。”

    蒲杨听完后都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以心换心,什么叫以心换心她只觉得自己对肖小昂的好心换来的却是狼心。

    “蒲杨,你是不是特别特别的喜欢肖言?”

    “这么多年陪在他身边,就连他结婚的前提不生孩子,我也答应了,还需要怎么做,我才能证明我有多爱他?”

    蒲杨眉头微微蹙着,问小萌。

    “那你该知道这世界没有那么公平,不是所有人的爱情都那么一帆风顺,水到渠成有些人的爱情就像唐僧西天取经一样,不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是取不到真经的。”

    “”蒲杨看向苏小萌。

    “死在“西天取经”路上的人那么多,真的不差你和肖言这两个。”

    蒲杨又握紧了一分手里的杯子。

    “既然决定和他结婚,既然真的爱他,那你最好下定决心做好最坏的打算。”

    “什么打算?”

    “就是小昂永远都不接受你的打算。”

    “”

    蒲杨一脸怔楞,表情显得有些僵硬。

    “他一天不接受你,你就该努力一天,他一年不接受,你就该努力一年,如果十年不接受,就努力十年如果一辈子不接受,那就努力一辈子,起码你为此尽力了,那你不会后悔。”

    “可是这样拼了命的去努力,到头来我就真的不会后悔么?”

    “蒲杨,孩子的世界和成年人其实是完全不一样的。”苏小萌定睛看着面前的蒲杨,“在成年人的世界里,以心换心绝不是通用的法则,但在孩子的世界里,一定是。尤其是像小昂这样本性单纯,耿直又善良的孩子。”

    “以心换心么”

    蒲杨喃喃着念了一句。

    小萌点头。

    晚饭吃完,两人一同去了停车场,道别后各自上车。

    蒲杨坐在车里,看着苏小萌驱车离开,她双手搭在驾驶盘上

    “以心换心这女人还真的是傻的够可以!”车里传来一道阴森的声音

    蒲杨看向后视镜,镜子里蒲薇双手环胸,冷哼着不屑道。

    蒲杨轻笑,

    “姐,你这么说她好像不太好吧?你说她傻,可是被她弄到身败名裂的人可是你啊。”

    “这叫策略!懂么?”

    蒲薇哼笑道。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