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833 大结局:蒲家唯一明事理,辨是非的人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833 大结局:蒲家唯一明事理,辨是非的人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苏小萌还是有些没听明白,看着池纶的表情里充满了疑惑和不解。

    “故事里,一个女人为了得到一个已婚男人不惜制造车祸,让自己被心心念的男人开的车子撞断了腿。以此给两人创造了认识和相遇的机会。女人不要求男人给予任何赔偿,只是要男人答应她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每周来她家看望她一次,能推着轮椅带她出去兜兜风。”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男人开的车子刚过保险期,撞了人之后无法得到保险公司的理赔,事故引发的高额赔偿面前,男人选择答应了女人的条件。”

    池纶向苏小萌叙述着他看的那个侦探作家笔下的故事。

    没几句话,苏小萌就已经听得很入神了。

    “就这么一个礼拜,两个礼拜男人的妻子一开始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妥,只一个礼拜去看一下那女人就能抵消高额的赔偿,男人的妻子也是愿意的,只是后来,男人的妻子渐渐发现了不对劲,每周一次的探望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一周两次,原本只是一个下午的时间,突然就变成了整天,甚至是整夜”

    “唔男人喜欢上那个女人了?”

    苏小萌忙猜测道。

    “不是,而是男人在和那女人相处过程中愧疚感愈发的深重,同情可怜那女人,同时也自责自己一时的莽撞毁了别人的一生。”

    “”

    “女人从未表现出自己怪罪这个男人,反而是一再感激他能抽出时间陪她这个残疾人。”

    “如果不是你一开始说这个车祸是这个女人自己制造的,我想我应该也会觉得这女人是个善良又大度的好人。”

    苏小萌嘀咕道,“然后呢?肯定还有下文吧”

    “下文就是男人越来越承受不住自己的愧疚,觉得一周只是一次两次的带女人出去兜风完全不足以弥补女人,所以男人就把女人带回了家。”

    “”苏小萌瞪大了眼睛,脸上写了大大的“荒唐”二字!

    “男人和他的妻子大吵了一架,他的妻子带着孩子回娘家,在回娘家的路上发生车祸,母子俩都死了。”

    池纶说完,耸耸肩膀。

    苏小萌忙看向池纶,“什么啊?这是真的倒霉遇到了车祸,还是那女人”

    她话都没敢说完,只觉得细思极恐,后背发凉。

    “那个故事就写到了这里,没有后续了。”

    “不是吧哪有故事是像这样有头没尾的?”

    “苏老师,这世上真的是有很多事情,有头没尾。有很多很多的案件是查不出真相的。高智商犯罪远比普通犯罪难解决的多。”

    池纶说了这么多之后,苏小萌这才隐约明白池纶究竟想表达什么。

    绕了这么大个圈子,池纶就是在向她暗示,蒲薇这一家人都是教授,按道理说都是高智商人群,如果真的能那么轻易的找到证据,解决案件,那也就谈不上高智商了。

    “故事里的那对母子最后惨死,可能是因为一场车祸,也可能只是因为男人放松的警惕和被女人骗到的同情心。”

    “”

    池纶的这个故事一直在苏小萌的脑海里围绕着,很久以后,苏小萌才真的相信,池纶看到的这个故事并非只是一个侦探的虚构。

    现实中发生的事情往往要比人们编造的故事还要来的精彩,戏剧性和颠覆。

    ————

    小萌上完今天的最后一节课后接到了殷时修的电话,说是蒲薇醒了。

    白思东已经派了两个警员去医院做蒲薇的口供和笔录,白思东自己有公务在身实在是走不开,殷时修正在殷氏召开董事会,会议还没有结束便让苏小萌去了解一下情况。

    小萌到了医院,人还没到蒲薇的病房便先碰到了肖言。

    因着昨天两人最后的不欢而散,苏小萌看到肖言都是一脸鄙视的神情,可偏偏她还是得开口问他,

    “蒲薇醒了?”

    “是,蒲薇醒了。”

    “你不是说她可能会有很严重的后遗症,也有可能会醒不过来么?”

    “蒲薇的双眼失明了。不知道这在殷太太的眼里看来,算不算是很严重的后遗症?”

    肖言依旧是那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样子,就连质问反驳一个人,也是不温不火的语气。

    苏小萌听完肖言说的话,这一时间还真的是有些相信不了这个结果。

    池纶早上和她讲的那个故事立刻就蹦进了她的脑海里

    一个女人为了得到一个男人的注意力,或者说一个人为了达成某一个目的,是可以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的。

    这很正常

    一边这么劝着自己,一边却还是觉得心慌。

    肖言见她脸色微变,也没有落井下石的去揶揄她,只是淡淡说了句,“跟我过来吧。”

    “”

    苏小萌好半天才回了个神,见肖言迈开着步子往前走,她忙跟了上去。

    两人一前一后的进了肖言的办公室,肖言的办公室已经恢复了整洁干净,没有半点昨日被“暴风雨”侵袭后的痕迹。

    肖言从自己的桌子上拿了一张片子以及一张文件纸递到小萌手里,

    “这是你要的东西,蒲薇脑部创伤的片子和鉴定报告。”

    “仰头九十度左右,后脑勺着地,自残自伤的可能性更大”苏小萌看着鉴定报告上写的内容,都有些不敢相信,她看向肖言,“你昨天明明咬死了说蒲薇头上的创伤就是别人用力推搡所致,你现在怎么又”

    “我是人,不是神,也有判断错误的时候。”

    肖言淡淡说了句,他径自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看向欣喜面容毫不掩饰的苏小萌。

    “有了这个就算蒲薇再也醒不过来,也不会去判我丈夫的罪。”

    苏小萌说道。

    肖言端起桌子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水,“这份鉴定报告,一会儿公安局来人,你就直接给他们。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我要去接我儿子放学了。”

    “啊?哦好,你去吧。”

    苏小萌忙出了办公室,给肖言让了一条道。

    肖言微微颔首,脱了白大褂,身上穿了件灰色的毛衣和黑色的休闲裤,踩着双擦得发亮的皮鞋。

    从苏小萌的角度来看这个面貌怎么看怎么年轻的男人真是喜欢把他自己穿的很成熟。

    “唔小昂是在哪里读幼儿园?”

    “牡丹幼儿园。”肖言抄起桌上的车钥匙便走了出来,带上办公室的门后回答苏小萌。

    “这么巧?以前我那两个孩子也是在牡丹幼儿园读了一阵子,那里的环境还是挺不错的。”苏小萌忙笑道。

    肖言点了点头,“恩。”

    小萌走在肖言边上,“那小昂喜欢这个幼儿园么?幼儿园的园长我还挺熟的,如果小昂他”

    “殷太太,这时间不早了,您有事忙的话就去忙吧。”

    肖言脚步顿了一下,对苏小萌说道,苏小萌人也跟着站住,对上肖言平静的视线,长吐了一口气,道,

    “肖医生,你不会这么记仇吧?昨晚我的确是有点激动了,可我一想到我先生要被人冤枉,我先生的名声会受到影响,我能不激动么?”

    “”

    “再说了,肖医生昨晚说的那些话也的确是够让人生气,你要是能回头听听自己昨天晚上说了什么,估计你这会儿就不会记我的仇了。”苏小萌嘀咕道。

    肖言定定的看着苏小萌,

    “我并没有记你的仇。”

    “”

    “我是真的要去接我儿子。”

    “哦。”

    小萌忙应了声,再抬头,肖言已经迈开长腿走进了电梯。

    电梯门慢慢合上,肖言温润如玉的柔和俊气面孔在对上苏小萌的视线时还露出了浅浅的一个和善笑容,直到电梯门缓缓的合上。

    肖言真的和他的父亲肖安和不一样。

    肖安和的性格在很多人看来是很古怪的,但她接触下来,却觉得被那么多人认为是认钱不认命的肖安和其实单纯的很。

    这肖言长的像个文弱的书生,说话和善,待人也是彬彬有礼,刚开始还好,就刚才他站在电梯里和她四目相对的瞬间,苏小萌觉得这个人很难捉摸,他那双温和含笑的眼里似是藏着某些不与人说的秘密。

    小萌定了定神,倒是不自觉的在电梯门口傻站了好一会儿,直到电梯门再次打开,从里头出来的正是白小舅的两个部下。

    小萌把手上的鉴定报告和片子都给了他们。

    而后他们便一起往蒲薇的病房方向走去。

    蒲薇的病房也是安排在了医院的vip病房区域,病房的环境相对于普通区域要来的更加安静舒适。

    然,小萌和两个警员走近蒲薇的病房时却听到里头传来剧烈的争吵声。

    三人面面相觑了一下,小萌本是要敲门,但目光首先是穿过门上的玻璃看到了里头争吵的景象。

    下意识的,苏小萌就收回了敲门的手,她转身对两个警员道,

    “蒲家的人似乎有点内讧,蒲薇双目失明,像是难以接受现实似的,所以你们还是改天再来找蒲薇吧。”

    两个警员也没多想便点了点头,和苏小萌道别之后就离开了。

    小萌人靠在门边上,门是虚掩着的里头争吵的内容小萌听得清清楚楚。

    “我是你姐!我现在眼睛都瞎了!你还让我收手?还让我算了,让我就那么便宜了殷时修那混蛋?!”

    “别说是瞎了,你就是半身不遂,那也是你自找的。”

    蒲杨的语气没有蒲薇那么的激动,相反的,蒲杨说话的语气听起来冷静而客观。

    “我自找的?蒲杨,你说这话你到底是不是我的亲妹妹?!”

    “姐,事情都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你突然这么怨气冲天的去找殷时修夫妇俩算账,意义在哪儿?殷时修这个人我没有接触过,但是殷时修的妻子,苏小萌人真的是挺不错的,之前小昂在艺术中心被其他孩子欺负的时候,苏小萌二话不说就出来帮小昂。”

    “当初你说你无意间得到了苏小萌的毕业论文,你急着要发表论文我能理解,可堂而皇之的抄袭她的稿件,我当初是不是就是一百个一千个反对?”

    “”

    蒲薇像个没了神的呆瓜一样坐在床边上,看不见东西的眼睛有眼泪涌出来,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

    “你不让我管你的事情,你说你已经有万全的法子,可是现在看来你这件事做的简直要多蠢就有多蠢。”

    蒲杨深吸口气,摇着头叹息道,穿着白大褂的蒲杨站在蒲薇的跟前,反而更像一个成熟的姐姐。

    “嫉妒让人丑陋,哪怕是单身一人,我也一直觉得姐姐你活的很潇洒很自在,你在北大多受人尊敬?可就因为你突然发现殷时修和苏小萌过的真的很幸福,你就心里不平衡,就想去搞破坏,姐,你难道是个孩子不成?只有孩子才这么任性,不对,连孩子都不会这样任性,这样的不分情况,不讲道理。”

    蒲杨苦口婆心的说着,蒲薇一直沉默着听,只是当蒲杨说,“你的眼睛暂时失明,可你相信我,我一定会让眼科最好的医生给你做手术,会想尽办法让你恢复视力,姐,你就稍微安分一些,别再拖我们家的后腿了,成么?”

    “出去。”

    “”

    “出去!”蒲薇在喊完一声后没有听到任何的动静,便连忙又大喊了一声!

    蒲杨眉头轻轻蹙起,她看着蒲薇此时怨天怨地,满腔愤怒的模样,一时间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蒲薇还是没有听到蒲杨出去的动静,双目失明的蒲薇蓦地崩溃了,她捂住脸,就见眼泪顺着她捂脸的指缝间流淌下来,

    “就是因为殷时修,我才会这个年纪都嫁不出去就是因为殷时修的薄情寡义,我才会过的这么空虚寂寞,你以为我潇洒,我那只是装的!呜呜”

    “可是你去找他,然后让自己受这么重的伤!如果不是抢救及时,你失去的岂止是一双眼?”

    “我就是豁出这条命,我也要让殷时修他这一辈子都难过!”蒲薇声音尖利!听得门外站着的苏小萌心都跟着一颤抖。

    “那你现在告诉我,你到底让谁难过了?殷时修是什么人物,你到底上哪儿来的自信,你能动的了他?而且还是用这么拙劣的演技!我没有看到殷时修夫妇难过,我就看到父亲母亲受你牵连!”

    “蒲杨,如果你今天就是纯粹为了来奚落我,你可以滚了!”

    “”

    “我知道你性子要强,从小你就喜欢和我竞争,可偏偏你又竞争不过我,现在好了我眼睛瞎了,你得意了,你终于不用担心会被别人说你蒲杨怎么努力也比不上你姐姐——”

    “啪”!

    蒲杨手起手落,清脆的一个巴掌声响在屋子里,乍的人耳朵都感到刺疼。

    蒲薇只觉得半边脸一阵火辣辣的疼,她捂着脸,失去光明的双眼此刻却是极目瞪大。

    她应该是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自己会被亲妹妹给狠狠掌掴上这么一巴掌。

    “蒲薇,你再这么执迷不悟下去,不会有人帮你的!我不会帮你,爸妈也不会帮你!”

    蒲杨说完就径自往门外走,门拉开愤怒的走出来,猛地带上了病房门。

    蒲杨和蒲薇的面貌还是很像的,只是蒲杨可能更瘦一点,面容也就看着更偏秀气一些,此时这张秀气的面孔涨红着,难掩她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心情。

    她深吸一口气吐出之后,似是猛然发现苏小萌就站在病房门口,此时面色异常平静的看着她

    蒲杨对上苏小萌的视线,一时间竟是不知该说什么,似乎说什么都不对,说什么都很尴尬。

    还是小萌先开的口,

    “我站这有一会儿了。”

    “”蒲杨嘴巴微张,因生气而涨红的面孔显然又添了一分不悦。

    “我要是说我并非有意偷听,你肯定也不信,这话也显得太过客套敷衍。”苏小萌知道她的不悦是因为什么,也就直说了,“我对你们蒲家的人没有好感,尤其是你姐姐竟然用自残的方式去陷害我先生,说句实话,我不怕有脑子的人,真的很怕没有脑子的人。”

    “”

    “显然,你姐姐过去虽然是北大的教授,但在我看来,依然是没有脑子的人。我想听听看,你们姐妹两会说些什么,会不会和这件事情有关。”

    蒲杨眉头微微蹙着,“偷听就是偷听,哪有那么多的理由,既然你都听到了,我也没什么话好说,我姐姐的确是用了非常极端的手段想要报复殷时修。”

    “你们家能主动承认,那对我们来说是再好不过的了。”

    苏小萌微微轻笑。

    蒲杨看了苏小萌一眼,良久,道,“当初我姐姐和殷时修也很好,只是她不是最幸运的那一个人,最幸运的那个人是你,所以你成了殷太太。”

    “蒲杨,男人女人成为夫妻,是志趣相投,志同道合,是彼此吸引,彼此爱慕,并不是像你口中说的这样,一方有幸被另一方选中。”

    苏小萌勾唇,俏皮的短发夹在耳朵后面。

    蒲杨的年纪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但是学识可能要比自己多多了。

    “我们换个地方聊一下吧。”

    “”蒲杨回头看了眼病房,没有吭声,只是径自往前走,小萌就跟在蒲杨后面。

    两人走到了一个相对较空当的走廊边,一张长凳,两人并肩坐下。

    “我挺明白你的心情,对于这么个姐姐,只能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你也知道你姐姐的行为很愚蠢,可是你阻止不了,眼下她自作孽,害的她自个儿双目失明,或许有复原的机会,但是也有可能就这么永远的失明了,她是你的亲姐姐,你不可能不心疼,不可能不难受”

    蒲杨双手交握在一起,唇抿紧着。

    “可能我这辈子没有被爱人抛弃过,所以我很难体会你姐姐嫉妒到发怒甚至失去理智的心情,但她抄袭我的论文不假,你的父母想要包庇她不假,她以自残的方式让我先生陷入舆论之中也不假”

    “你们想追究她的责任是吧?”

    “蒲杨,我有什么道理不追究?”

    苏小萌偏头问她。

    “你没有理由不追究,你和你丈夫平静的生活就因为我姐姐的嫉妒心和仇恨心作祟被搅和了。”

    “对,我的确是没有理由不追究。可是现在我有理由了。”

    苏小萌轻笑的看着蒲杨

    蒲杨眨巴着眼睛,有些茫然的看着苏小萌。

    “我以为蒲家全都是不明事理,滥用关系甚至是侮辱了教授这个称号的人,现在看来起码还有一个三观正的,能够明辨是非的。”

    “”

    “你真的不打算追究我姐姐了?”

    “论文抄袭事件,教育部门已经给出了处理结果,为人师表,你姐实在是不够格。而这次的事情,你姐也已经自食恶果,我唯一希望的就是你们蒲家能够发出一个声明,哪怕是说这全是一场误会也好,蒲薇是自己不小心摔倒的都好,总之不要让我先生来背这个锅。”

    苏小萌和蒲杨说道。

    从方才病房里,蒲杨和蒲薇说的那些里,小萌认为蒲杨起码是个三观比较正,脑子也比较清楚的人。

    她对她的印象不坏,况且

    蒲杨是肖言的未婚妻,也就是肖小昂未来的母亲。

    就是看在很合她眼缘的肖小昂那小家伙份上,她也该得饶人处且饶人。

    “你觉得这样好吗?”

    苏小萌问道,即便对蒲杨的印象不坏,但也不代表她就能百分百笃定蒲杨愿意接受这样的条件,毕竟蒲家也就这么一个正常人。

    蒲杨看向苏小萌,她眼睛睁的大大的,盯着苏小萌看了许久,慢慢的弯起了唇角,嘀咕道,“我姐姐真的是很愚蠢”

    “可不是。”

    蒲杨摇头,目光里带着一丝敬意望向苏小萌,

    “我说她蠢是因为她从不反思自己,她也没有好好的了解过你,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心中的烦闷和抑郁不断积累,化成嫉妒和愤怒,在你们身上爆发。我替我们家人向你道歉。”

    蒲杨话说的诚挚,苏小萌没有任何道理不接收这份道歉,当然,如果这份道歉是出自蒲薇的嘴,那苏小萌倒是会好好的怀疑一下这句道歉的含金量。

    如果事情能够和平解决,她是绝对不会选择“战争”的方式。

    “好。我接受。”

    苏小萌说完,眉眼微微一弯,和蒲杨相视一笑。

    “其实我真的很惭愧,从知道我姐姐抄袭了你的论文开始这一个多礼拜我真的是心思重重,她是我姐姐,爸妈也很气愤于姐姐脑子犯糊涂去做这种事,但我们家里人都很护家人,帮亲不帮理,听起来完全不像是一个全家都是“教授”的知识分子家庭说的话,对吧”

    小萌点头,“完全不像。”

    “可我家就是这样”

    “”苏小萌大概从蒲杨的话里听出了一丝无奈。

    “我们在少儿艺术中心见过面,肖言和我说过,你维护过小昂,所以我也是一直记在心里,昨天发生了那样的事,我和肖言心里真的不好受,肖言是个特别实诚的人,但是我父母就比较的圆滑了。”

    “这么说来,一开始肖言不肯告诉我你姐姐头上创口的事情是因为你父母和他打过招呼?”

    “不管怎样,肖言肯定也想尽可能的帮我姐姐不然,我爸妈那关真的不好过。”

    蒲杨说到这,苏小萌便想起了昨天晚上她去肖言的办公室,看到蒲今气冲冲的从他的办公室里出来,而肖言的办公室乱的一塌糊涂。

    这么一想,苏小萌就觉得自己想通了,看来那之后肖言之所以不肯说实话,也是有规可循的了。

    “如果不是我姐姐做了这些事情,让我们俩的立场都很尴尬,不然有机会认识你,我一定会和你做朋友。”

    蒲杨说道,话语里有着别样的坚定,苏小萌这一看她的面孔,只觉得秀气中还透着一股子英气。

    苏小萌心里头倒多了些触动

    她本就是个乐观而热情的人,她喜欢和人交朋友,尤其是和那些她看着有眼缘,有个性,志同道合的人做朋友。

    “那你现在的意思是不愿意和我做朋友了?”

    苏小萌这么一问,明显就表示出她的委屈,蒲杨眼睛一亮,蓦地朝苏小萌伸出手,“愿意!一百个愿意!”

    “”

    苏小萌握住她的手,这是一双救死扶伤医生的手。

    论文被抄袭也好,时修受人争议也好,这些不好的事情翻了页,她能交到一个让她觉得舒服的朋友,也算是没有白白折腾这些时日了。

    这一刻,苏小萌忘记了,她早已不是那个出生在成都,父母都很平凡的普通大学生她是殷家的家母,是殷氏集团的总裁夫人,朋友哪里是这么容易就交到的。

    “你们在干嘛?”奶声奶气的声音夹着百分百的好奇蓦地响在小萌身后,着实把小萌给吓了一跳,一回头就对上了肖小昂俊气的面孔。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