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797 殷怀瑜的弹奏,不堪入耳!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797 殷怀瑜的弹奏,不堪入耳!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煌太子看了眼肖言,却愣是没有开口喊叔叔……径自转向苏小萌,“妈妈,带我去吃饭。”

    “啊……哦……”

    小萌应了声,但煌太子却是明显不愿意搭理肖言父子,这让她感到尴尬。

    肖言倒是并没有觉得什么,只是冲苏小萌点了点头,“孩子饿了,殷太太就快带他去吃饭吧,今天谢谢殷太太帮小昂说话,改天我和小昂请你和你家公子吃饭。”

    “肖先生客气了,那我们就先走了。”苏小萌冲小昂摆了摆手,只见煌太子拽着她的衣角很是不耐烦的往前走。

    肖小昂原本目光是没有放在苏小萌身上的,等她们转身走了,这才移过视线落在苏小萌和煌太子身上……大眼星光璀璨,那是鲜少从这个自尊心极高的孩子脸上看到的钦羡神情。

    肖言摸了摸肖小昂的头,“咱们也回家吧?饿了么?”

    “……有点。”

    “中午吃什么?”

    “肖言,你真的很喜欢蒲杨么?”

    “……”

    肖小昂突然言不答题的问了一句……肖言迈着长腿,帮小昂提着他的小提琴……

    “蒲杨阿姨不是很好吗?对爸爸很好,对你也很好。”

    “那你喜欢她嘛?总不能因为她对你好,你就娶她吧?两个人不是要互相喜欢才能结婚的嘛!”肖小昂理直气壮道。

    “你这臭小子,哪儿听来的,啊?”

    肖言抬手轻轻拍了一下肖小昂的脑袋。

    “我就知道应该是这样的!电视上不都这么演的嘛!肖言,你还没有好好回答我呢……你喜欢蒲杨么?”

    “喜欢呀,不然我为什么和她订婚?”

    肖言轻笑道。

    “骗人!”肖小昂嘀咕了一句而后便迈开了步子,把肖言甩在了后面,肖言看着这孩子倔强的身影,会心一笑……

    人小鬼大!

    ————

    “煌煌啊,你刚才干嘛不叫那个叔叔啊?你一直都很有礼貌的呀。”

    两人坐在少儿中心附近的一个西餐馆里,苏小萌问着坐在自己对面,脖子上系着块方巾的小家伙,一手拿刀一手拿叉恨恨切着牛排的煌煌……

    “不喜欢他们。”

    煌煌给的理由也是直白的让人难以反驳。

    “怎么不喜欢?”苏小萌切了一小块鹅肝沾了酱汁后递到煌太子盘子里,“那叔叔看着多温雅呀,就跟古装电视剧里走出来似得……”

    “比爸爸还温雅么?”

    煌太子抬头瞅了一眼苏小萌。

    苏小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干嘛?帮你爸爸啊?”

    “……”

    “你爸爸当然是什么都好,所以咱不要都拿来和你爸爸比,成么?”

    煌太子低头扒着自己盘子里的牛排……

    “那那个小弟弟呢?挺可爱的呀,不觉得……和某个人很像么?”

    苏小萌意味深长的看向煌太子。

    煌太子冷着一张脸,那表情分明就是心里有了答案却就是不愿意承认。

    “我看到那小弟弟,就像是看到了两三年前的你一样……脾气很犟,从来也不愿意去讨任何人的喜欢,但是呢,学习却很努力。”

    “妈妈!食不言寝不语!”

    煌太子皱着眉,抬头看了苏小萌一眼,像是真的有些生气了……

    这倒是让苏小萌愣了一下,“不说就不说嘛,这么凶干嘛?”

    于是剩下的这半顿饭,母子俩就在这异常诡异的安静里吃完,小萌起身去了趟洗手间,煌太子放下自己的餐具,像个满怀心事的老者一般叹了口气,嘀咕了句,

    “不喜欢他们,总觉得他们会抢走我的东西……”

    苏小萌洗完手回来,煌太子已经把外套穿上,他看了眼自己的手表,“马上要开始了。”

    “恩,走吧,紧张么?”

    煌太子摇头,“还好,曲子都练完了,应该不会有问题的。”

    考试还算顺利,就见煌太子面色平静的进去,而后面色泰然的出来,和一众过来参加考试的考生大为不同,年龄是最小的,心态倒是最好的。

    苏小萌是在考场门口等的,和柯老师一起。

    “发挥正常么?”柯老师问。

    煌太子点了点头,“还可以,运气挺好,抽到的曲目也不是很难。”

    “怀瑜谦虚,这十级考试哪里能抽得到简单的曲目。”

    柯老师笑道,而苏小萌是打心底里为自己的儿子感到骄傲。

    “这段时间是真的很谢谢柯老师的耐心教导,不管你怎么夸怀瑜,他终究只是个孩子,再怎么有天赋,也是要不断的练习和老师教导的,怀瑜,快谢谢柯老师。”

    殷怀瑜冲柯老师露出浅浅一笑,“谢谢老师。”

    这一笑,可是让柯老师有些受宠若惊了,捧着自己的肚子,也是真心的感到欣慰。

    “柯老师晚上有空么?我们找个地方一起吃晚饭?”

    “不用了不用了,殷太太还是带怀瑜回家休息吧,这一天也是够累的了。”

    “成,那改天我和我先生一起请柯老师吃饭。”

    “殷太太实在是太客……”

    “等等等等!”

    这边柯老师话还没说完,从考场里跑出来了两个人,一前一后,一个年过中年,但步伐还算快,另一个走在后面,拄着根拐杖,头发有些乱糟糟的,匆匆的跟在后头往他们的方向过来,模样竟逗趣的像个唐老鸭。

    苏小萌略显诧异的回过身看向这匆匆跑过来的两个人,穿着棉麻布衫,中间一排竖扣。

    “周广仁老先生?”

    苏小萌不认识来人,但柯老师却是熟识。

    煌煌对苏小萌小声道,“是刚才考试的考官。”

    苏小萌“哦”了一声,了然。

    “是殷怀瑜小朋友吧?我是刚才考试时的考官关粟,这位是……您的母亲么?”

    殷怀瑜点头,“恩,我妈妈。”

    “幸会幸会,殷妈妈。”关粟忙伸出手于苏小萌握了握,此时那唐老鸭一样赶过来的周广仁老先生抚着自己胸口气喘吁吁道,“怀瑜小朋友啊!你这走的太快了呀……”

    “老师,这位就是殷怀瑜小朋友的妈妈,殷妈妈,怀瑜小朋友,这位是周广仁老先生,中国最资深的钢琴教育家,今年七十二。”

    “哇,周老先生这么高龄却这么精神!”

    苏小萌笑道。

    “关粟,你怎么上哪儿都暴露我年龄呢!我哪里看着像七十二了?”周老先生手一抬,把自己那头有些乱糟糟的头发往后一撂,虽然也没见头发被撂到后头,但这个动作还是做得很到位的,“渍渍,这臭小子的妈妈可真漂亮啊!看着人也亲切又温柔的……”

    这老头眼神一下子就变得色眯眯的了……看的苏小萌也是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不过……臭小子?!

    “你真是这臭小子的亲妈?”那老头又问了一句。

    “额……是。”

    “诶亚喂,那这臭小子怎么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来,给老师笑一个!”说罢,周广仁老先生丢了拐杖就拉扯着煌太子的脸。

    “呀呀呀……”

    煌太子拧着眉的拒绝。

    苏小萌在一旁都看傻了,见煌太子这脸色愈发的阴沉,小萌忙上前冲周广仁老先生笑呵呵道,“老先生,怀瑜的确是不喜言笑的……您就别为难他了……”

    “诶呀,这小孩子就是要有小孩子的样子,一天到晚冷着张脸,多没有朝气啊!”

    苏小萌干干的笑笑,忙问道老先生,“不过周老先生究竟是有什么事儿,这么匆匆的跑了出来……”

    “我嘛,也没啥事儿……就是刚才听你儿子弹钢琴……”周老先生说着便皱起眉来摇头……

    这举动倒是让煌太子也跟着把心提了起来……

    “渍渍,不堪入耳啊!”

    “……”

    “……”

    苏小萌愣了一下,倒是不自觉的看了一眼柯老师,毕竟煌太子的钢琴,柯老师一直都是赞不绝口的,只见柯老师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样子……

    再看向煌太子……这小家伙脸上的从容淡定倒是不见了,眉头轻轻蹙着,有些难堪……

    约莫从他接触钢琴开始,还没有人这么评价过他。

    “咝……看这小子的表情,不服啊?”

    周广仁眉头扬了扬,一手捋了捋自己下巴上的那一撮黑白相间的胡子……

    “我没有出错。”

    煌太子性子耐忍,心下虽有不服,但并非那种把心高气傲都表现在面上的孩子,在周广仁近乎挑衅的询问下,他也只是冷静而淡然的陈述了一个事实。

    没有出错。

    “没有出错?”周广仁头一歪,错愕不已的看着煌太子,“错成那样,你还说自己没有出错?这里的老师一个个的都说你是个钢琴天才……我怎么看你这个天才连自己犯了错都不知道?莫不是……天生的蠢材?”

    “周老先生,就算怀瑜弹奏的不尽人意,你这样出口辱人,怕也是有些为老不尊吧?”

    苏小萌的忍耐力还没有煌太子来的好,周广仁这措词一出,反正她这个当妈的是忍不了了。

    “怀瑜妈妈,我这个人呢,的确是不善言辞,这有时候也可能真的有点出口伤人,但是……我这人从不说假话滴!”

    “……”

    苏小萌眉头拢起,心想我儿子弹的钢琴,就你一个人说不堪入耳,还说自个儿从不说假话,依她看来,根本就是满口胡言乱语。

    一开口还说什么中国最资深的钢琴教育家……搞这么大牌子……连话都不会说,还教育家呢!

    “周老先生……怀瑜平时都是我在带,如果今天弹的不好的话,那可能是考试有点紧张,发挥的不好,怀瑜真的是个很有天赋的钢琴学生。”柯老师忙上前说道。

    “就这样?还有天赋?奇怪,这少儿艺术中心的老师一个个的都夸这孩子……我怎么就没听出来他弹的有多好?”

    周广仁摸摸自己的头,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嘟囔道,“莫不是真的是我老了?连最基本的天才和蠢材的判断力都没有了?”

    苏小萌心忖道,可能还真是。

    不过看着面前的两位长者,心知他们都是这次十级考试的考官,要真是把他们给气着了,就怕他们暗地里会给煌煌穿小鞋。

    “那个周老先生……唔……如果这次怀瑜真的表现不好,那我们回家就再多多练习,下次再来考,不管怎么样,也谢谢周老先生给予怀瑜鞭策,我想怀瑜一定会谨记周老先生的教诲的。”

    苏小萌忙打着圆场。

    然而周广仁似乎就是个完全不按套路出牌的老者,待苏小萌说话,他只是用食指摆了摆,目光落在殷怀瑜脸上,

    “这弹钢琴呢,是你小子自己的事情,有什么想法别像个闷葫芦一样闷在心里,自个儿不是有嘴吗?自个儿不会说?”

    煌太子睁着圆圆的眼睛就这么望着笑嘻嘻的周广仁,良久道,

    “我哪里错了?”

    “哈哈!哈哈哈!你要是承认你是蠢材,我就告诉你,你哪里错了,如何?”

    “……”

    苏小萌深吸口气,正想开口,一旁的柯老师却是及时的拉住了她,冲她摇了摇头。

    “如果你说明了我是哪里错了,并且让我心服口服,我就承认自己是蠢材!”

    煌太子严肃的很,一字一字都充满着小家伙不服气的劲头。

    苏小萌抿了抿唇,倒也没有再插嘴……

    “好,你跟我来。”

    说罢,周广仁老先生结果一旁关粟已经捡起来了的拐杖,而后晃荡晃荡着依旧像个唐老鸭似得往考场里走。

    殷怀瑜立刻跟上。

    苏小萌和柯老师紧随其后……

    此时考场里正有一个学生在考试,那学生抽了一个难度相对比较高的曲子,可能人本身也有点紧张,连着便弹错了好几个音节……

    起码在殷怀瑜眼里,这人的曲子弹的就跟车祸现场没什么区别。

    然……周广仁老先生却是扬着下巴,手都不自觉的抬起来打起了指挥,一副很是享受的样子……

    殷怀瑜这眉头又是跟着一皱,完全是看不明白这个老头。

    一首曲子弹毕,那人长出了一口气,而后从琴凳上起来向老师们鞠躬这才退场。

    周广仁斜眼睨了煌太子一眼,“你觉得刚才那人弹的和你相比怎么样?”

    “我好。”

    “屁!你差他远着哩!”

    周广仁瞅了他一眼,而后得意洋洋的走到钢琴前,坐在琴凳上,底下那几个考官见周广仁突然坐到考试用的钢琴前,都愣了一下,互相看看,不明所以。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