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719 心焦的殷绍裙(六千字)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719 心焦的殷绍裙(六千字)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老管家把象牙杖和殷家的族谱拿了过来由殷绍辉和周梦琴亲手递交给殷時修和苏小萌

    殷時修接过象牙杖苏小萌接过殷家的族谱

    无论过去苏小萌对这传统观念极强有着厚重家族历史感的豪门望族存在着什么样的偏见这一刻神圣感在心中油然而生

    伴随着神圣感落在她手上的族谱变得沉重

    看着这布着历史尘迹的族谱苏小萌心里竟是蓦地怯了

    再大的场面她也经历过可面对着仅百人的视线她竟是真的怯了

    殷家的担子她担得起么

    殷家的责任她负得起么

    殷家的这份权威她又承的起么为辉到裙

    苏小萌就站在殷時修的身边但她却并没有办法像殷時修这般淡然平静没有办法从容应对

    二十三岁的她无需别人去质疑她自己就已经心虚了

    怎么看来有人有意见啊

    殷绍辉一只手拄着拐杖一只手背在身后八十岁的老身板挺的笔直浑厚嗓音一出那阵阵议论声倒顿時消了下去

    凌厉的视线扫了殷家排排站好的老老小小一圈而后把视线收了回来落在殷時修身上

    父子四目相对

    殷绍辉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小儿子如今不得不依靠着轮椅行走未来的后半生还不确定能否重新站立

    心中酸楚

    可是望进儿子这双深色瞳眸他仿佛看到了一个年轻的自己

    一个胸怀大志神采奕奕的年轻人

    仿佛看到了一直张着翅膀的雄鹰被折断的翅膀并没有让雄鹰失去翱翔于天际的胆魄

    哪怕面前是悬崖他也会振翅往更高处飞

    殷時修微微勾起唇看着父亲倒是轻笑着调侃道

    早两年下定决心多好

    咳咳

    殷绍辉清了清嗓子那份属于父亲的慈祥疼爱立刻转成一个苍老的白眼

    殷時修面带浅笑转过轮椅看着殷家上下这近百号人

    血缘近的血缘远的走得近的走的远的

    苏小萌站在他身边

    殷家第十任家主家母

    苏小萌至今都还记得她刚和殷時修在一起的時候便因为家主家母的继承问题承受着不少人的责难

    因着她的肩膀太过瘦弱她的心志太过脆弱

    年仅二十岁的她担不起殷家的历史担不起这个豪门的威望

    可是仅四年过去她却是亲手从当初极力否定她的两个长辈手里接过象征殷家家主权威的象牙杖和族谱

    殷時青惦念了一辈子想要的东西哪怕是用嘴卑劣的手段去抢也在所不惜的东西

    如今交由她来保管

    她何德何能

    苏小萌只觉得手心在出着冷汗只觉得站在这么多殷家人的面前站在这些长辈们面前的自己渺茫微小的可怜

    蓦地发凉的小手被温厚的大掌给握住

    苏小萌侧首看着目光炯炯直视前方的丈夫

    面前再倔强再不服的视线也被他的坚定从容给驯化

    缓缓的吐出那么一口气

    苏小萌回握住殷時修的手

    她真切的记得殷時修曾经和她说过殷家的家主之位他从来不感兴趣

    可人这辈子不能只为自己活不能只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只随自己的愿

    所以哪怕殷家家主对他来说仅是一种桎梏他也得接受

    历史得有人铭记传统得有人来继承家族祖训得延续得遵守

    这是祖祖辈辈三四百年来坚持做的事儿

    在当今这个社会殷家这个家族之所以能为人尊重之所以能壮大至此就是因为秉承着殷家固有的传承体系

    这个责任身为本家唯一的一个儿子他不担谁来担

    而嫁给这样一个男人的自己理应在任何時候都为他分担和他一起承担

    没有选择的余地纵是心怯也不能让任何人看出来

    下巴微微抬起这张怎么看都很是显嫩的脸上褪去了少女的幼稚无知添上的是女人的优雅大方

    天造地设的一对

    不知何時起外人是这么评价他们夫妻的

    祭祖仪式结束后一众人陆陆续续离开了后山回别墅里用午餐

    殷時修和苏小萌虽是继承了家主家母的位置但二老以及几个长辈们都还在世的時候他们的座席还是在长辈之下

    只是从今往后殷家的大小事宜真正能做主的便是殷時修和苏小萌

    原本站了一上午该是感到饥饿没想到这祭祖仪式真的结束了苏小萌却没有饥饿感

    族谱和象牙杖殷時修让管家收了起来放到他们的卧室里等他们回去之后再做安放

    双双和煌煌两人睡了好久这会儿倒是精神来了就是嘀嘀咕咕的喊着饿

    殷绍辉和周梦琴也没着急着往回赶两个老人站在祭祀台边站了好一会儿

    苏小萌推着殷時修的轮椅不由自主的凑了上去

    双双和煌煌乖张极了上前主动的拉住殷绍辉和周梦琴的手

    这冰冰凉的小手一握上来殷绍辉和周梦琴便打了个哆嗦一回身就是双双和煌煌可爱的脸蛋

    爷爷你干哈呢

    双双凑到爷爷跟前指着祭祀台前放着的那些灵位牌

    这个是什么啊

    殷绍辉牵着双双的手对她解释道SyTC

    已经离开人世的人我们要纪念他们所以把他们的名字写在灵位牌上

    哦

    双双啊这些可都是你的祖宗哦

    啊

    双双张着嘴仰头便问

    祖宗不是双双嘛

    这这祖宗怎么成双双了呢

    殷绍辉被双双这反映给逗乐了

    双双赶忙解释

    爸爸总是喊啊诶哟我的小祖宗诶不就是在喊双双嘛哦还有哥哥

    哈哈哈哈哈

    小丫头一本正经的样儿乐的殷绍辉笑的压根合不上嘴

    爷爷这个是谁啊

    煌太子踮着脚细细看着祭祀台上的灵位牌

    依照年纪和辈分越老的越放在后面这前面的一排就是殷绍辉的父母叔伯兄弟姐妹辈儿了

    殷绍辉循着煌煌的手指看过去目光一顿

    他他不姓殷诶

    所以说煌煌这孩子到底是有些异于平常的孩子的

    一般的孩子就如双双哪里会在意到灵位牌上这一个个人名还能观察到其中一个灵位牌和其他的不同

    别的字孩子认识的少但殷字煌煌不会认错

    殷绍辉看着煌煌所指的这个灵牌上面赫然写着江胜凌三个字

    这便是殷時青的生父

    煌太子还眨巴着大眼睛看着殷绍辉等着爷爷给他答案却见爷爷望着这灵牌出神竟是久久没有回应

    爷爷

    煌太子拉了拉殷绍辉的衣角嘴巴不由得也跟着嘟了起来

    殷绍辉忙把煌太子给抱了起来拐杖就靠在一边

    乖孙儿这个人是爷爷年轻時候最好的朋友

    煌太子扬着眉头听着

    殷绍辉的腿脚没有那么利索此時还抱着一个孩子走路的速度慢的堪比乌龟

    但就是这样老迈的身影拖着徐徐的脚步往前走着

    最好的朋友

    恩最好的朋友

    爷爷什么是最好的朋友

    煌太子又问

    殷绍辉想了想道

    就是如果只有一颗糖那个人都会想着分你一半

    怎么会只有一颗糖呢

    哈哈13003856

    煌煌这侧重点一下子就变了

    殷绍辉笑着可是这心却在滴血

    怎么会只有一颗糖呢

    因为那時候真的不像现在

    因为有规定因为有限制因为许多让人无可奈何的原因

    所以就只有一颗糖

    那人把糖分给爷爷了啊

    殷绍辉大笑过后煌太子又问道

    他点头

    算是分了吧

    江胜凌要把糖分成两半一人一半

    那个到死都还天真的觉得阶级斗争一定会结束的人到死可能都不相信那颗糖至始至终都不可能被平分为二

    听着爷爷稍显模糊的回答煌太子纠结的拧眉徐徐走了好一会儿

    周梦琴牵着双双苏小萌推着殷時修殷時修手里拿着老爷子的那根龙头拐杖

    一行人就这么徐徐的跟在老爷子后头看着他不利索的脚以不甚自然的幅度往前走着

    煌太子和老爷子之间的谈话跟在后头的他们听得清楚

    纠结许久的煌太子蓦地抬头问殷绍辉

    爷爷啊该不会你嘴馋一个人把糖全吃了吧

    殷绍辉看着煌煌笑眯了眼问他

    爷爷有这么坏嘛

    唔没有啊但素双双也常常一个人次完东西不给我留诶

    双双是听不得别人说自己坏话的主平時和她讲什么她听得进去的实在是很少但要是有人提到她名字在她背后说她的坏话那她是一个字儿都不会听漏的

    这会儿可不是

    脖子一伸忙对周梦琴说道

    奶奶哥哥他骗人双双很好的

    周梦琴多疼这小丫头啊就算这小丫头真的吃了独食周梦琴也喜欢的不得了

    奶奶信

    周梦琴应着但是多少

    关心的点并不在小丫头和煌太子身上

    她比任何人都了解自己的丈夫又如何不知道煌太子的这句话着实是戳进了丈夫的内心深处

    都说往事终成烟云既往不咎既往不咎

    可人这一辈子不管愿不愿意多杀都会做些违心的事不管出于什么样的原因不管为了什么样的目的

    做过的事就是会在心上留下痕迹

    江胜凌

    如今他的儿子走火入魔误入歧途江家的男嗣血脉竟是只留下了殷俊杰一个

    吃完午饭苏小萌便带着两个小家伙回屋准备午休

    结果这边刚叫了声煌太子另一边殷绍裙匆匆忙忙的走了过来

    优雅的钢琴家哪怕神情中流露出谄媚巴结的味道也不会让人心生讨厌

    煌煌啊

    只见绍裙姑姑主动把煌煌给抱了起来温柔的问道

    累了想休息了

    煌太子微微点头恩姑奶奶也要睡嘛

    殷绍裙点头

    姑奶奶等一会儿再睡姑奶奶是想问小煌煌一个问题

    什么

    煌太子问脸上的表情别提多正经

    苏小萌叹了口气看着殷绍裙还努力着想把煌太子给带走

    殷時修在不远处正和殷家的几个小辈聊天说是小辈其实一个个的和殷時修年纪都差不多

    这边聊着余光里还是看到了殷勤的殷绍裙向苏小萌和煌太子走了过去

    见苏小萌在一旁很是无奈不由和周边人打了个招呼遥控着轮椅便过去

    小煌煌喜不喜欢弹钢琴

    殷绍裙问

    煌太子几乎是毫不犹豫的便点头

    稀饭啊

    这么多长辈里头除了自家亲爷爷煌太子也就对殷绍裙的态度比较亲

    说起原因恐怕也就是要因为殷绍裙曾经教煌太子弹过一小段钢琴

    那姑奶奶要教你弹钢琴你愿不愿意啊

    苏小萌本以为煌太子怎么都会犹豫一下再回答谁知道煌太子真的是半点犹豫都没有直接就点头应道

    愿意啊

    殷绍裙这一下就有点儿激动了看了苏小萌一眼那眼神活像个争强好胜的孩子似得

    那以后姑奶奶就教你弹钢琴你高不高兴

    高兴啊

    只是呢

    此時殷绍辉已经过来了和苏小萌在一块儿不过没有出声打扰殷绍裙和煌太子的主动交涉

    既然姑奶奶不死心一定要听煌太子心里的话那就让她听吧

    煌太子睁着眼睛巴巴的看着殷绍裙等她的下文

    殷绍裙咽了下口水道

    但是你可能要跟着姑奶奶去别的地方生活暂時不能和你的爸爸妈妈一起生活

    煌太子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看着姑奶奶

    殷绍裙原本还挺紧张的结果看这孩子一脸的淡定仿佛并不觉得她的提议有什么可怕不好的地方

    殷绍裙这顿時就有点儿信心了

    小煌煌啊姑奶奶真的特别喜欢你你和姑奶奶一起生活呢

    呜呜呜呜呜

    煌太子这哭的真的是毫无预兆不仅是让殷绍裙愣了一下就在煌煌身后的苏小萌和殷時修也都没有料到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

    殷绍裙又舔了下唇想要安抚着煌煌也想要说服煌煌不由赶忙解释道

    姑奶奶不是不让你和爸爸妈妈见面只是姑奶奶想要教你弹钢琴姑奶奶可是一个非常厉害的——

    呜呜我要爸爸我要妈妈呜呜不要你呜呜呜

    煌太子顿時嚎啕大哭起来

    无论殷绍裙说什么煌太子都不听就一个劲儿的在这哭着喊着

    一开始苏小萌和殷時修还没能理解煌太子怎么就哭了

    这真的是一点儿也不像煌太子若是换了双双气氛倒会正常的多

    不过随着煌太子的哭嚎愈演愈烈

    苏小萌和殷時修的心慢慢就软了疼了

    煌太子可以毫不犹豫的说他喜欢钢琴愿意跟姑奶奶学也很高兴

    但是离了父母对他来讲就是一种残忍

    这一刻殷時修也彻底打消了昨晚曾经冒出来过的念头

    并不是因为之前经历了那么多才不能让煌煌离开自己而是无论发生什么在孩子还需要自己的時候他就不能卸去一个做父亲的责任

    他七岁去了英国

    是很厉害

    他很乖很懂事父母很宽慰

    但是从七岁到成年他在心里埋怨过殷绍辉和周梦琴多少回

    大约是時间太久忘了

    姑奶奶你也看到了煌煌真的太小了您也太着急了

    殷绍裙眼里希望的光一下子就晦暗了下来

    她把煌太子递给殷時修

    殷時修抱着哄了两下便给了苏小萌让她带着回房里睡午觉

    殷绍裙本转身要走被殷時修叫住了

    姑姑

    恩

    有空不和侄子聊两句

    殷绍裙看了眼殷時修抿了抿唇跟着殷時修一块儿去了前院

    姑姑之前说过想让煌煌五岁之后再接触乐器小孩儿也不是越早接触乐器就越好对吧

    你还记得

    当然记得了如果煌煌真的喜欢钢琴将来成为一个和姑姑一样的钢琴家该是多好的事

    殷绍裙听殷時修这么说不由得笑了一下

    姑姑是有什么心事么突然这么着急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