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668 针对容氏的收购战,一定会打响! 一万字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668 针对容氏的收购战,一定会打响! 一万字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人老了,真的像极了孩子。

    殷时修回了家,殷家二老便再不肯去单家的院落里住。

    小区里的房子虽然也不小,但实实在在的住着八个人,倒也显得有些拥挤。

    “没关系,我和你爸保证不会打扰你们,你们就管我们吃和睡就成了。”

    殷时修坐在轮椅上,正要出门去安和私人医院,听母亲这么说,一时间都有些哭笑不得。

    时间不用多,就是回到四个月前,周梦琴的嘴里是断然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妈,实在是挤啊,我今天就找人去把殷宅打扫好,最快下个礼拜我们就能搬回去,也就一个礼拜的时间”

    “对啊,就一个礼拜,挤一挤就挤一挤呗!嘿嘿。”

    殷绍辉忙道。

    殷时修扶额,看了眼身后也在无奈发笑的苏小萌。

    苏小萌哪里不知道殷家二老的心思,人心都是一样的,殷时修好不容易回来了,这就是心尖儿上掉下去的肉又长了回来,最好是能整天捧着呵护着

    “那就挤一挤吧,反正也就一个礼拜。”

    苏小萌笑道。

    殷家二老一听儿媳妇应下了,不由自主的都松了一口气。

    但殷时修还是显得有些迟疑,

    “岳父岳母那边会不会觉得不舒服?”

    苏小萌伏下身,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脸颊凑到他的颊边,轻笑道,

    “四少爷,我和我父母以前住的也就是一百平左右的房子里,你这个房子这么大也就是和殷宅相比,才显得挤,和我们这些普通老百姓的住房比,已经相当宽敞了好吗?”

    殷时修轻笑。

    苏小萌抬头看着殷家二老,

    “爸妈,没事的,我爸我妈就喜欢热闹,人多就热闹,而且真的也算不上挤,就是怕你们会觉得烦,毕竟双儿煌儿闹腾的很。”

    “我们喜欢双双和煌煌都来不及呢!”

    殷绍辉忙道。

    “那就好,回头我和三姐说,然后让人去把你们的生活用品拿过来一点。”

    “好,好,辛苦小萌你了。”

    殷绍辉忙点头应着。

    “那,我和时修出去了,他下午做药物治疗,也不知道具体得到什么时间结束,如果不回来吃晚饭,我会联系你们的。”

    “好,路上小心点。”

    拉开房门,司机已经在门口等着了,接手苏小萌推着轮椅。

    进了电梯,殷时修才开口道,

    “我不在的这几个月,你把两个老人家收的服服帖帖的嘛!”

    “你这什么话?什么叫收”

    苏小萌嘀咕着,但面上还是流露出一丝小得意。

    殷时修握着她的手,看着正前方,

    “这殷家的族谱是时候拿出来了”

    “啊?”

    苏小萌愣了一下,低眉对上殷时修微微抬起的头,

    “你还想装到什么时候?”

    “”

    “被殷时青撕掉的那份殷家族谱是假的吧?”

    “”

    苏小萌神情错愕

    他怎么会知道?殷家族谱被殷时青撕毁的事情,殷家上上下下都知道的,她以假乱真的事情却是真的只有她一个人知道

    顿时,苏小萌背后恶寒

    “放心,我没有千里眼。”

    “那,那你”

    “我只是觉得以你对殷时青的恨意,是不会把真的族谱给他撕,让他产生那一时的快意。”

    苏小萌眉头蹙起,瞥了他一眼,“什么嘛”

    殷时修笑了起来

    “这只是一个原因,最主要的殷家几百年的血脉传承都寄托在那本厚重的族谱上。你是殷家人,不会舍得让族谱真的落入殷时青的手里。”

    “”

    苏小萌看着他

    “我说的对吗?殷太太。”

    殷时修眼里的那份自信和笃定,可真是让人觉得好气哦

    她还想着什么时候能给他一点惊喜,谁知就连族谱的事情都被他看穿了。

    电梯门开了,司机推着轮椅进了停车场,殷时修还牵着苏小萌的手。

    小萌没打算陪着殷时修去安和医院,她得去公司开会。

    司机见这两人应是有话要说,主动的绕开。

    殷时修把轮椅转到正面对着苏小萌的方向,双手握着她的双手,

    “若不是梦梦和明旭和我说上好一番话,我哪里能切实的感受到你对这个大家族的尽心尽力用心良苦。”

    “”

    “这世上,能说服并且有胆量去说服两个老人把殷家族谱和象牙杖拿出来的人,大概就只有你。”

    “你这是要夸我呀?”

    苏小萌的表情带着一丝扭捏劲儿

    “嗯哼,要夸,一定要夸。”

    殷时修认真的看着她,笃定的点了点头。

    “你这么夸我我会不好意思的咧”

    苏小萌这一嘀咕,脸就跟着红了,吸了吸鼻子,“好吧,你夸吧,我做好准备了。”

    殷时修被她这搞怪的模样儿给逗乐了,低声笑了两下,再抬眼,深刻的剑眉舒展着,眼底实实在在充满着对这个女人的爱意和欣赏。

    他看着她,这不够明亮的停车场里,空气里甚至飘着一股湿气和又闷又燥的味道。

    两人对视着的深情却让这成了十里桃源的圣地

    “不过那根象牙杖我倒是不确定你有没有也换掉。”

    苏小萌轻轻凑到他耳边,嘴唇动了动,

    “假的。”

    “哈哈!”

    殷时修蓦地笑开了,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

    “你可真坏。”

    苏小萌得意洋洋的笑,“夫唱妇随嘛,跟你在一起这么长时间,多少也学会了留一手嘛!”

    殷时修拉过她的手臂,另一只手搂着她的腰,

    “趁着二叔三叔两家子还没开始折腾,族谱和象牙杖都得拿出来了,殷家不能在我们这一代散了。”

    苏小萌点头,

    “恩,等搬回了殷宅,我就把东西拿出来还给爸妈。”

    殷时修松开小萌,

    “好了,你抓紧去公司吧,路上慢点开。”

    苏小萌弯着腰,凑到他唇边吻了一下,

    “下午接了双儿和煌儿就去接你。乖乖的听肖院长的话,不要闹别扭哦!”

    殷时修笑着摇摇头,

    “等我站起来了,看你还敢把我当孩子一样哄。”

    “恩,等你站起来我们再说。”

    说着,苏小萌还伸手去捏了捏殷时修的脸颊,这一动作纯粹就是用来挑衅这个青年男人的男性尊严。

    一辆车开去安和医院,一辆车开往殷氏集团。

    ————

    殷时修死而复生的消息一经传开,有人欢喜有人忧。

    苏小萌一踏进殷氏集团的大楼,前台的职员便大着胆子凑上来问苏小萌消息的真假。

    这年头即便是经过正规媒体渠道发布出去的言论也不见得就是百分之百真实有效。

    一个人上前问,紧接着两个三个便都凑了上来,这苏小萌都还没来得及回答一个人的问题,接二连三带着焦急口吻的问话便蜂拥而至。

    下至集团门口的保安和前台,上至刚上班正要打卡的高级管理层

    没多久,苏小萌就被围到了圈子中央。

    “苏总,你倒是吱个声啊,殷总裁真的没死么?”

    “是啊,苏总,网上现在好多人都说殷总简直就是神人了!”

    “苏总”

    “你们在搞什么呢!”

    突地,一道男声喊出来,声音大的都显得有些嘶哑。

    “这是苏总!没大没小的!”

    陈澜挤进圈子里把苏小萌给护住,

    “万一挤伤了苏总,小心殷总回来撤你们的职,扒你们的皮!”

    “啊!陈总!你这么说消息是真的了?网上发布的新闻真的是真的?”

    “废话!没看到新闻报道里的消息来源就是苏总和殷总?”

    陈澜扶了扶额头,只觉得这些人真是没什么见识,这么大惊小怪的,完全忘了自己那会儿得知殷时修可能没死和确认殷时修真的没死时的激动情绪。

    “大家都安静一下。”

    七嘴八舌的哄闹中,苏小萌并未觉得多头疼,反而觉得很是欣慰

    集团董事长,集团总裁自然是一个集团的领军人物,这个领军人物的决策会决定着整个集团未来的发展。

    而处在这个职位上的人,也会决定着底下职工的职业发展。

    总裁秘书助理,高级管理层,董事会成员,各个地区的分公司高管,和这个领军人物的牵系尤为紧密。

    这些人躁动,激动,苏小萌了解,因为这些人都是经常与殷时修在一块儿相处的人。

    可下至集团大楼的保安和前台都如此的激动在意,则是让苏小萌心下再一次对丈夫生出一分敬畏。

    丈夫并非为人亲和,和这些底层的工作人员更是鲜少有接触,即便有了接触,只怕这些人也不会对丈夫生出多少好感。

    多半的评价还是生人勿进的高贵姿态。

    但丈夫依旧很得民心凭的就是他的本领。

    小萌开了口,这哄闹声便消停了众人眨巴着眼睛看着苏小萌。

    “消息是真的,新闻是真的。殷总没死,但是因为之前受的重伤,至今还未伤愈,暂时不能回公司,殷总托我给大家说声谢谢,谢谢大家在殷氏兢兢业业的工作。”

    “也谢谢大家对我们夫妻的关心。这个月,殷氏集团员工,奖金双倍。”

    “哇——!”

    这一大早的,集团大楼的大厅就跟炸开了锅似的热闹,以至于错过了前情,后进来的员工都摸不着头脑。

    苏小萌进了专用电梯,陈澜紧随其后,电梯门关上了,陈澜才开口道,

    “奖金双倍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呢”

    “哦,对,那你就不要双倍了。”

    “”

    陈澜这下巴一抬,忙鄙视的看着苏小萌。

    苏小萌只是笑。

    “殷总回来了,大家都兴奋的不行,这新闻一爆出来,公司各部门的员工群里是各种撒红包拉礼炮的”

    “就是年会的时候,也没见群里这么热闹过。”

    陈澜说着,唇角勾着。

    苏小萌看了他一眼,

    “时修回来了,大家的心也就安了你也是吧?”

    陈澜愣了一下。

    “我在这个位置,能支撑到什么时候,我根本就不知道,公司里头上上下下都紧着一颗心,虽说大家都很挺公司,也挺我,但心下多少也有担忧吧”

    苏小萌喃喃说着,听着多少也有点落寞的意味。

    陈澜听了这话,不由笑了一下,

    “担忧是肯定的,但是,你在位也好,殷总在位也好,这个时候还留在殷氏的,那便不会再轻易离开殷氏。”

    “”

    “哪怕苏总担任殷氏总裁也只有三个多月,但是你的人格,品性,已经让员工们折服了。”

    “这可不是随便哪一个上位者都能做到的。”

    苏小萌咬着唇,笑了起来,

    “时修也夸我,你也夸我,我现在觉得整个人都轻的能飘起来了。”

    电梯门开,苏小萌又蹦又跳的哼着小曲儿便走了出去,陈澜在后头跟着,很是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

    总裁夫人啊

    上午一个董事会,主要是近段时间企业的利润总结,顺带着向各董事说明一下殷时修的事情。

    下午一个公司内部高层管理会议,针对下一个阶段的工作安排。

    两个大会开完,苏小萌也是感到有些头昏脑涨,回到办公室还让秘书把会议内容给她重新看了一遍

    “容氏现在股票大跌,容靖被警方暂扣陈澜,你觉得这是个机会么?”

    “肯定是个机会啊。”

    陈澜立马点头,“不过我建议苏总,你还是去问一下殷总的意见比较好。”

    苏小萌忙瞪了他一眼,

    “看来我很快就要成为傀儡皇帝了”

    “咦?你不一直都是?”

    “陈澜,你给我出去!”

    “哈哈!”陈澜大笑两声,和苏小萌相处的时间长了,也就随意些了。

    “我觉得殷总不会放弃这个机会的。”

    陈澜话语笃定,唇角勾起,勾出一抹势在必得的狡黠,就这一抹狡黠,泄露了这个男人对容氏的野心

    “针对容氏的收购战,一定会打响!”

    “”

    苏小萌的总裁椅转向殷氏集团大楼的玻璃外,这百米高空之上,企业家们拼的是脑力,财力,还有运气。

    就在三个多月前,殷时修出了事故,仅凭这一点,多少人打起了殷氏的主意。

    此时再回想起来,苏小萌竟觉得有些恍惚,那么艰难的时候,四面楚歌,多方刁难,他们也熬了过来。

    而如今也就三个多月。

    那个带头想要吞并整个殷氏集团的容氏,此时却又即将沦为刀板上的鱼肉。

    这还真是风水轮流转。

    “话说五点了诶,你是不是该去接一下小少爷和小公主啦?”

    陈澜看了眼时间,不由得提醒道。

    这声音刚落,苏小萌的屁股像是着了火似得,立马从椅子上蹿了起来,抄起桌子上的椅子,拿过一旁的手机,看到上面已然有数十个未接来

    电

    来电方正是幼儿园园长的。

    “我先走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说完,紧接着就是门被关上的声音。

    陈澜抓了抓头,忍不住嘀咕道,

    “这殷总一回来,最先放松的人应该是她自己吧”

    之前的严谨呢?有条不紊呢?镇定自若呢?

    ————

    牡丹幼儿园,随着夕阳西下,幼儿园的孩子们已经一个接着一个的被接走了。

    园里也就剩下了三四个孩子。

    “园长,我妈妈什么时候来?”

    双双第n次仰着脖子眨巴着大眼睛望着园长,奶声奶气的问道。

    园长此时已经接到了苏小萌的回电,再回答双双的时候,不免多了点底气,笑道,

    “你妈妈已经在路上了,很快就来了。”

    “诶”

    双双重重叹了口气。

    “怎么了?”

    “园长,你都说好多遍了哦”

    “这次是真的!”

    园长忙认真道。

    双双眨着大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园长,看的园长心里头直发怵,

    “这次是真的那之前不是真的”

    “”

    园长大感不妙。

    “园长,你骗小孩哦为什么你说不可以骗大人但你骗小孩呢?”

    那得问你妈啊!是她把你给忘了,没来接你,能怪我么?

    “呵呵园长阿姨没有骗你,是真的快来了。”

    “好吧,我再给你一个机会唔”

    “”

    “你说我妈妈还有多少分钟到?”

    “二十分钟吧。”

    园长心下估计着。

    双双往墙面上的挂钟瞄了一眼,园长心下一个咯噔,这小家伙已经会看时间了?不会吧

    “好吧,那双双再等二十分钟。”

    说完,双双转身就跑到煌太子边上,

    “哥哥,园长阿姨缩妈妈还有二十个一分钟就来接我们。”

    煌太子堆着眼前的堡垒,头也不抬的说了句,

    “园长就会哄小孩儿,不要相信她。”

    噗

    园长只觉得自己的心脏被利剑给戳穿了!

    “那妈妈怎么还不来接我们?”

    双双问着,但是不似其他没有被接走的小孩儿那般焦急慌张,反而像是在打发时间一样的无聊问着。

    “她忙啊”

    煌太子说了句,把手里的三角形积木稳稳的放到堡垒的最高处。

    “诶”

    双双又重重的叹了口气,

    “妈妈真让人操心啊一忙就把我们忘掉了”

    “对啊,妈妈的脑子没有爸爸好,忘掉也很正常的。”

    煌太子一边端详着自己堆的这个堡垒,一边嘀咕的说着,园长在不远处听着这两个孩子的对话,觉得好笑,但心里也是真复杂啊。

    要是将来的入园的孩子都像这兄妹俩一样,只怕以后招幼儿园老师的时候都得先测一下智商。

    智商低了,在这兄妹俩跟前都得自卑。

    煌太子兀自用积木堆着自己的堡垒,双双就在边上看着,这看着看着目光就转开了,突地

    零食包装袋被撕开的声音蹿进了双双的耳朵里。

    于是乎,循着声音,双双一个转头,目光牢牢的锁定了某包已经被开了封的薯片上。

    那个缩在角落里刚拆开薯片的男孩子,蓦地对上双双的目光,一时间吓的都不敢动了

    这种感觉大概就是吃东西时被狗狗给盯上了似得

    双双舔了下唇,而后看了眼那男孩儿

    再然后,双双便收回了视线,转过了头。

    那男孩儿松了口气,那着薯片便往嘴里塞。

    “卡兹卡兹”

    男孩儿吃东西的声音根本就是对双双的酷刑。

    “哥哥”

    “恩?”

    “肚子饿了哦”

    双双摸着自己的肚子,很可怜的看着煌太子。

    “回家次饭。”

    “妈妈啥时候来?”

    “唔”

    煌太子沉吟了一下,之前一直专注于手上的积木堡垒,此时被双双分散了注意力,也就听到了一旁男孩儿吃薯片的声音。

    目光看过去

    双双也跟着煌太子的目光看过去

    “哥哥你去帮双双要一点来次双双会很喜欢你的。”

    双双说着,这目光却是牢牢的锁在人家手上的薯片上。

    煌太子听着双双的话,两道小眉毛拢起来,瞥了妹妹一眼,

    “一会儿妈妈妈妈就来了。”

    煌太子是拉不下这个脸去问别人要吃的的,嘀咕着说了句,想让双双打消这个念头。

    谁知这边话刚说完,那边煌太子的肚子就跟着咕噜噜的叫了起来,非常的不合时宜。

    双双这耳朵尖的

    忙嘿嘿笑的看着煌太子,

    “哥哥,你也饿了”

    煌太子忙捂住自己的肚子,重重叹了口气,用充满期望的目光看了眼门口,只期盼这会儿妈妈能来。

    在角落里吃薯片的男孩儿叫马思远。

    和煌太子一样,沉默的很,一句话能说超过五个字就很不得了了。

    但马思远胆子小,像个小姑娘似的,是个会受欺负的类型。

    自己吃着薯片,一抬头就见俩双相似的眼睛都看着他

    原本吃的起劲儿,一下子手就顿住了,嘴上沾着的全是薯片碎屑。

    一时间,三个人就这么僵持着。

    双双眨巴着一双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马思远的薯片,满心的希望马思远能够察觉到他想要吃薯片的迫切愿望。

    煌太子也饿,但没有双双那么迫切,只是听着马思远“卡兹卡兹”的声音,口水分泌的有点旺盛,他馋了馋归馋,要让他开口要东西吃,那实在是太难了。

    而马思远呢

    被双双和煌煌这么一盯,盯的心下越来越虚。

    着实就像是被两只狼给盯上了的小白兔。

    这小白兔咽了下口水,心里头害怕是害怕,但也没被吓哭,把手里的薯片往前一伸,

    “你们要吗?”

    “要!”

    双双就在这等着呢!

    马思远小心的开口一问,双双便立刻蹿了起来跑到马思远边上,往马思远身边一坐,凑过去就重重的亲了一下马思远,

    “谢谢你!”

    然后就很不客气的伸手去拿薯片吃。

    马思远被双双这么亲了一下,可能是亲的实在太过突然,马思远脸都红了。

    坐在一边抱着自己的膝盖,就见双双“卡兹卡兹”的吃着薯片。

    “好吃吗?”

    马思远怯生生的问。

    双双点头,

    “好吃啊!你还要嘛?”

    这薯片本就是马思远的,被双双这么一问,搞得好像这薯片是双双的一样

    但是马思远没有这个疑惑,只是下意识的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摇了摇头,

    “我次好了。”

    “啊!那我给我哥哥也吃点儿!”

    说着,双双带着薯片就跑回到哥哥身边,递给哥哥。

    煌太子总觉得哪里有点怪怪的,这手怎么有种伸不下去的感觉。

    双双没脸没皮的,见哥哥温吞吞的,便主动拿了一片递到哥哥嘴边。

    递到嘴边了,煌太子也就没有犹豫的“卡兹”起来。

    于是乎,就听教室里兄妹俩“卡兹卡兹”的吃着薯片。

    马思远还缩在角落里抱着自个儿的膝盖,傻乎乎的看着双双

    园长不过是出去张望一下这几个孩子的家长有没有来,再一回来,便看到这原本在马思远手上的薯片,竟是落在了双双和煌煌手上

    “园长阿姨,次不次?”

    双双高高的举着薯片,想要递给园长阿姨。

    “谢谢双双,园长不吃了,你自己吃吧。”

    这么说着,园长想了想,还是多问了一句,

    “双双,这个薯片是谁的啊?”

    双双忙回头,指向马思远,

    “是他的。”

    园长心下一惊,和孩子们相处了一段时间,班里的孩子们大概是个什么性格,园长也都有所了解。

    这马思远就是典型的那种在班里会受欺负的类型。

    而殷怀瑾呢

    就是典型会欺负班里弱势群里的类型!

    此时见马思远缩在角落里抱着膝盖,园长当时心下就有了推断。

    她忙蹲下对双双道,

    “双双,那是思远小朋友的东西,你怎么可以拿思远小朋友的东西吃呢?这是不好的行为。”

    “卡兹卡兹”

    双双一只手抱着薯片,一只手不断的把薯片往嘴里塞,大眼直勾勾的看着园长。

    双双这举动,就跟挑衅园长没什么两样

    分明就是一副,你说不可以,我就偏要这么做的样子。

    园长是最怕班里有小朋友受欺负的,万一孩子回家里和家长说上两句,倒霉的又是她这个园长。

    “双双,好孩子真的不可以这样的,快把零食还给马思远小朋友。”

    “卡兹卡兹”

    “双双?”

    “卡兹卡兹”

    “双双!”

    “卡兹卡兹”

    园长顿时便有些怒了,伸手就要拿双双手里的拿包薯片,谁想双双此时就像只护食的小狗,见园长伸手意欲抢她的东西,抱着薯片起身就要跑。

    园长一看,这小丫头不得了!

    这是什么德行!

    不是她的东西,她还抢,抢了还不还,竟然还跑!

    “双双,你不可以这样,你再这样我就告诉你妈妈了!”

    双双其实并不明白园长那些话是什么意思,甚至是有些糊涂了。

    园长说不可以,是不可以什么?

    “我饿啊”

    双双忙大声说道。

    “园长有东西给你吃,但是你不可以抢马思远的东西吃。”

    “不要,这个好吃。”

    说完

    “卡兹卡兹”

    双双一边吃一边跑,结果一个不小心,摔倒在地上,手里的一袋子薯片就这么洒在了地上。

    煌太子忙爬起来,把双双给扶了起来,很是担心的问她,

    “摔痛了啊?”

    “掉地上了”

    双双摔的不痛,这教室里本来就垫着一层软垫子,但是看着自己手里的薯片就这么洒了一地

    双双心都跟着碎了,而后就见向来笑容明媚的双双委屈了拉下了脸,开始哭鼻子了。

    “园长好坏园长阿姨好坏”

    园长这一时间真的是被双双哭的有些手足无措,赶忙蹲下来哄双双,

    “园长阿姨不是故意——”

    这边园长阿姨的话还没说完,那边怯生生的声音响起

    “呶要不要啊?”

    “”

    双双睁开朦胧泪眼,模糊的视线里竟是另一包薯片。

    马思远蹲下来,拉过双双的手便把这一包薯片递给她,“不要哭了啊”

    双双抽噎了一下,睁着大眼看着马思远。

    情绪来得快走的也快的小丫头立刻就笑了,伸手就抱住马思远,

    “你真好!我稀饭你,不稀饭园长阿姨了。”

    “”

    苏小萌急匆匆的赶过来,这一进教室便见到这场景,一时间也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是怎么了?小丫头哭鼻子了?”

    “”

    双双一听是妈妈的声音,一个回头,顶着两个红肿的眼圈儿,阳光明媚的冲苏小萌一笑,

    “没有啊!”

    “”

    “啊,妈妈,我们回家吧。”

    “哦。”

    苏小萌应了声,就见双双寻着自个儿的书包,然后一直拉着人马思远的手,就这么要带人家回家了

    “双双啊马思远的爸爸妈妈会来接他的,我们先回家好吗?”

    “他的妈妈也是糊涂蛋呀,不记得他了,妈妈,我们带他回家吧。”

    也是糊涂蛋是什么意思?

    苏小萌听得心里怎么觉得不大舒服

    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com

    ~~b~~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