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667 浮笙如明旭 九千字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667 浮笙如明旭 九千字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蔺新鸿轻咳了一声,

    “她是我招的本来她的条件是都不太符合,但这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

    “蔺新鸿!”

    单明旭一听这话,顿时就恍然了。

    当兵是要经过层层考察的,说起来这门槛不算高,但以他对浮笙的了解,光是身体素质和身份背景这两个条件难以符合。

    但门槛是人定的,这招募士兵那也是人来招募。

    尤其是北京区域。

    单明旭刚才就应该想到的。

    蔺新鸿被单明旭这一呵,也是呵的懵了一下,

    “之前在部队里,你去执行任务就让我一定要好好照顾她,她说她要当兵,我是有些犹豫,但一想到你和她的关系,我不就”

    殷梦忙伸手拉了一下蔺新鸿的衣袖。

    蔺新鸿忙噤口。

    果然,桌前的单慕南和殷时桦脸色都难看了起来。

    “什么关系?我和她有什么关系!你这么自作主张?!”

    单明旭顿时就恼了!

    恼的究竟是蔺新鸿说他们之间的某种关系还是他的自作主张,亦或是蔺新鸿这种自作主张带来的他并不乐见的结果

    只怕单明旭自个儿都有点糊涂了。

    “明旭,你干嘛?”

    殷梦拢起眉头,“你大部分时间都在部队里,浮笙的情况,你了解多少?浮笙的想法,浮笙的将来,你又想过没有?”

    “”

    “你在这发什么臭脾气,发给谁看?”

    “姐,她这么柔弱的样子,哪里是当兵的料!蔺少将手里的权利就是这么用的?让一个根本没办法当兵的人去当兵?”

    单明旭看向蔺新鸿,眼里神情里都还是满满的质疑。

    殷梦起身,撑着餐桌台面,俯身看着单明旭,

    “那亲爱的弟弟,姐姐倒是想问问你,你打算让浮笙在家里住到什么时候?”

    “我”

    单明旭明显噎了一下。

    住到什么时候

    就这么一直住下去啊

    明旭的心里有这么一个小小的声音,这么嘀咕着说道。

    “又是以什么样的身份住着?恩?”

    以什么样的身份

    她在家里住着就好,哪里还需要有什么样的身份呢?

    “还是说明旭你其实是打算把她当成一只金丝雀给豢养在家里,恩?”

    “我没有。”

    “呵。”

    殷梦轻嗤了一声,瞥了久久无言的单明旭一眼,而后目光落在叶晗身上,

    “叶小姐,明旭喜欢浮笙也好,不喜欢浮笙也好,其实还轮不到你来问。”

    “”

    叶晗眸子微微一惊,对上殷梦略显严厉的目光。

    “梦梦”

    “妈。”

    殷梦又转而看向殷时桦,

    “您和爸心里是怎么想的,担心什么,只怕除了明朗还没看明白外,其余人都看的明白,包括这位叶小姐。”

    句末,话音还是落在叶晗的身上,这让叶晗心里像被扎了根刺般不舒服。

    “明旭现在才二十三岁,谈个恋爱什么的,我觉得无所谓,正常,但若是以明旭现在年纪以及他的工作性质,谈婚论嫁恐怕是误人误己。”

    殷梦浅吸口气,

    “妈,我们殷家的人,难道就真的全一个样儿?”

    “别的我不多说,您就看一看小萌”

    “当时整个殷家,上上下下都反对彻底的苏小萌,如今在殷家是个什么地位。”

    “现在外公外婆有多后悔他们当初对苏小萌的种种偏见”

    “你们现在做的,和当初外公外婆对小萌做的,有什么区别?”

    “那怎么能一样?”

    殷时桦忙反驳道,

    “小萌怎么样也是a大的高材生,和你是好朋友,你也比较了解小萌,而且小萌还是白家外公的外孙女儿,浮笙她——”

    “妈!”

    “”

    殷梦咬了咬唇,

    “爸您也和妈一样的想法?”

    单慕南用勺子搅着自己手边的那碗汤,而后道,

    “具体事情具体分析,浮笙不是小萌,自然也不能拿小萌来做例子。小梦,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

    “”

    “况且明旭也已经同意和叶晗试试看,这是好事,至于浮笙她既然有自己的想法,我们当然支持她。”

    单慕南说完,殷时桦忙接过话,附和道,

    “是啊,小梦,你自己的事情都还没解决完,弟弟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话说新鸿,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来娶我们家梦梦啊?”

    “”

    殷梦这仿佛就是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上。

    蔺新鸿摸了摸自己的头,忙道,

    “这个只要梦梦愿意,那一准儿是马上,立刻!恨不得就今天!”

    殷梦心下情绪复杂,听了蔺新鸿这话,顿时就更复杂了。

    瞥了他一眼,

    “能不能正经点?”

    蔺新鸿忙点头,“能!一准儿能!明天,明天怎么样?我这就回去,还能有点时间准备!”

    “”

    殷梦伸手就去拧蔺新鸿的大腿!

    “哇!好痛,幸福的好痛”

    “”

    热恋中的人,眼底仿佛就只有彼此,一不小心便能沉浸在两人世界里,放空周遭的一切。

    见蔺新鸿与殷梦的感情好,单慕南和殷时桦自然是高兴的。

    只是再一看另一边相对很是沉默的单明旭和叶晗

    明旭看着餐盘里咬了一口的虾饺,不自觉的便出了神。

    叶晗见明旭愣神,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小手拉了拉明旭的衣角

    明旭看向她

    叶晗的眼睛往楼梯的方向瞄了瞄,小声道,

    “你去吧,去关心一下也是好的。”

    “”

    叶晗话说的轻,但爸妈就坐在这边上,听的也是清楚

    一时间,殷时桦只觉得叶晗这孩子实在太傻,心眼儿也太单纯。

    单明旭这心被浮笙方才的言语举动牵的太紧,这一桌子的餐食,他是真没胃口吃。

    再看一眼单慕南和殷时桦,两人没再开口,明旭便不再犹豫,起身上了楼。

    “小晗哪”

    殷时桦很是爱怜的喊了她一声

    叶晗冲殷时桦笑笑,

    “伯母,我觉得吧,明旭哥和浮笙姐姐之间应该有些话要说就像梦梦姐说的,即便现在明旭应了和我试试看,我也还没有资格管到他的感情生活。”

    殷梦看了眼叶晗,她脸上的笑容有些尴尬,搞得殷梦也有点愧疚,

    “叶晗,我刚才说那话说的是重了,不好意思。只是”

    “”

    “这种情况下,你不开口比开口要来的得体。”

    叶晗目光一动不动的紧紧看着殷梦,在听殷梦说完,便立刻点头,一脸受教的样子,

    “梦梦姐,我知道了,下次不会了。”

    叶晗这般谦和的接受殷梦的建议,做法是没的挑了。

    殷梦也微微笑了一下,表达自己的善意,眼前这个年纪不大的女生到底是父亲好友的女儿。

    “啊,对了,梦梦姐和蔺少将将来结婚以后,也是军嫂了呀。”

    “对啊!”

    蔺新鸿忙抢着应道。

    殷梦又瞥了他一眼。

    叶晗撑着自己的下巴,很是羡慕的看着对面的这对恋人,喃喃问道,

    “梦梦姐对军嫂是怎么看的呢?”

    叶晗这么一问,蔺新鸿倒也跟着噤了声,竟是神情认真了起来,

    殷梦只是用筷子夹着餐盘里仅有的几根青菜来回的拨弄着,一时间倒是让人看不出她的心绪。

    叶晗见殷梦不吭声,不由得眨眨眼,脸颊不自觉的就红了起来,看向殷时桦,尴尬的小声问,

    “我是不是又说错话了?”

    结果这边殷时桦还没回应,那边殷梦抬起了头,忙解释道,

    “没有没有。”

    “那”

    殷梦忙看向蔺新鸿,皱着眉,

    “这个问题,你怎么不回了?”

    “叶晗不是在问你么?”

    “她问我的问题,你不都抢着回答么?赶紧的,快回。”

    蔺新鸿抿了抿唇,半天还是没吭声,殷梦失了耐心瞪着他,

    “支吾什么?不吭声是什么意思?不要我当军嫂?”

    “不不,不是!”

    “那还不快回?”

    蔺新鸿咽了咽口水,只能硬着头皮道,

    “她还能有什么看法不就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了嘛”

    “”

    “哈哈!哈哈哈!”

    叶晗带头大笑出声,单慕南和殷时桦也互相看了一眼,面露欣慰。

    殷梦低着头继续捣腾着那几根青菜,唇角微微勾起。

    军嫂

    一个简单的词汇里所代表的身份下,是常人难以想象到的酸甜苦辣。

    常年累月的见不到面,即便见了面恐怕也只是非常短暂的相处,若是丈夫出了任务,妻子留在家里便是整夜整夜的惴惴不安。

    甚至有人给军嫂贴上了“活*”的标签。

    可那又能怎么办呢?

    不就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嘛

    ————

    “浮笙嫂子,你当兵就当兵,干嘛说要离开家啊。”

    单明朗见浮笙回了屋后便开始收拾东西,赶忙上前阻拦道。

    “进了部队,本来也就很难回来,新兵前两年是没有假期的,那天你带我一块儿去见蔺少将的时候,蔺少将不就已经说过了嘛?”

    浮笙转身靠在桌子上,看着单明朗,脸上是浅浅的从容的笑。

    “浮笙,你别这么笑,我知道你心里难受。”

    单明朗抓了抓自己的头,嘀咕了句。

    浮笙看着单明朗,眼前的这个大男孩儿和她心里早早惦记上的男人有着一模一样的面孔,多神奇

    可是一模一样的面孔下,却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性子。

    截然不同到他们并排站在一起,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她也能一眼就辨别出哪一个是明朗,哪一个是明旭。

    浮笙抿了抿唇,脸上这浅浅的笑容却并没有褪去,她沉吟片刻,而后道,

    “你说的对,我心里的确难受,可是我面前的人是你,不是单明旭,我为什么不能笑呢?”

    “”

    浮笙的话,明朗一时间没听明白。

    “我和明朗你在一起,不管做什么,我都觉得很轻松。”

    “”

    “我们一起在院子里种花弄草,你带我看书,看你喜欢的电影,还带我听我想听的音乐会每每想到这些,我都会觉得很开心。”

    “所以看到你,我就觉得开心,轻松,愉悦,自然也就会笑。”

    “可你其实是想和我哥一起种花弄草,一起看书看电影,一起”

    “明朗,你有魔力。”

    “啊?”

    “你可以让内心没有阳光的人也明朗起来。我会有这个冲动去当兵,并不是因为你哥,而是因为你。”

    “”

    单明朗眨眨眼,又是愣了半晌。

    “你说我长得好看,应该要多笑,笑的多的人,会有好运气的。对吧?”

    “你说我们年轻的时候吃点苦,以后老了才有福气,对吧?”

    “你说人活着总得找点自己喜欢做的事情,然后让之成为自己擅长的事情”

    “你还说人越是害怕什么,就越要去面对什么”

    单明朗抓着自己的头发,

    “我有说过这么多?”

    浮笙点头,

    “有,很多,每次都是玩笑似的说着,可这一句句玩笑却是透着大大的道理。”

    单明朗鼓起腮帮子,“嘿嘿”笑了笑。

    “明朗,你的情商高,很多大道理你都懂,但是啊男女之间的感情这回事儿,你却是个门外汉。”

    “啊?是么?”

    浮笙的目光扫了眼站在门外露出半个身影的曾笑承,轻笑,

    “是。”

    “我不觉得啊”

    单明朗摇头,“我看的出我哥就是喜欢你,也看得出你喜欢我哥。”

    “那你看得出谁喜欢你么?”

    浮笙头一歪,笑着看着他,余光里却是那个在门外明显僵硬的身影

    “看的出啊!”

    谁知单明朗回答的很是爽朗。

    于是乎,那门外的身影便更加僵硬了起来。

    曾笑承攥紧着拳头,耳朵竖的极高,全神贯注的等着单明朗的回答

    “谁?”

    浮笙问。

    单明朗道,

    “曾笑承啊!”

    “哦?”

    浮笙两道漂亮的柳眉抬了抬,眼底也是满满的趣味和惊讶。

    单明朗答的理所当然,殊不知门外的曾笑承这一瞬间,心脏几乎是停的。

    “不然他为什么总跟我在一块儿?”

    单明朗很是理所当然的说道。

    曾笑承在心脏骤停之后又猛的急促的跳动着,感觉下一秒就能跳出胸腔似得!

    他知道!单明朗他知道!他竟然知道!

    “其实曾笑承的性格我也蛮喜欢,笨的有点可爱,只可惜他是男的,我也是男的,不然,娶他做媳妇儿应该会很不错。”

    “”

    “男的和男的也可以在一起吧?”

    浮笙试探的问

    曾笑承的心也跟着这一问给提了起来。

    单明朗看着浮笙,

    “干嘛?你还真觉得我和曾笑承会”

    “唔,不是你自己说曾笑承喜欢你嘛?”

    “哈哈!说的是兄弟之间的喜欢嘛!这辈子是兄弟,也许下辈子性别变一变就成夫妻啦!”

    “”

    浮笙看到门口的那半个身形露出来的肩膀明显就是往下一降,心下觉得好笑。

    “再说了,曾笑承不是gay,他有很多女朋友的,是个典型的花花公子,花边新闻可多了。我也不是gay。”

    “哦?”

    浮笙意味深长的哼了一声

    门外的曾笑承终于是待不住了,赶紧的跑了进来,

    “明朗,你哥上来了,我们先撤。”

    “啊?别拉我,我还有话没和我嫂子说呢!”

    曾笑承拽着单明朗的手臂,目光不经意对上浮笙意味深长的美眸,曾笑承的耳根子略红,眼底有被人看穿了心事的促狭。

    他只顾着自己的心情,以至于没有看到浮笙眼底蕴含着的那丝羡慕。

    “回头有机会说的!”

    “曾笑承!”

    “浮笙嫂子,只要你喜欢我哥,你就能得到我哥!”

    明旭进来前就听到明朗这么大声的说着,也不知道这小子是哪儿来的自信在这胡言乱语!

    曾笑承把明朗拖出去之前,看了浮笙一眼,那眼神仿佛在说

    没什么好怕的,我都不怕

    浮笙仿佛是看懂了,竟是喃喃出了声,

    “你们再难也不会有我难我知道的”

    曾笑承把单明朗拖出了屋子,明旭这一进房间,曾笑承就把房门给带上了。

    梁浮笙靠在桌子前,窗户半开着,风吹进来,吹翻开她桌子上放着的新兵入营手册

    也吹起她的长发。

    脸上的浅笑褪去,目光与单明旭相对

    单明旭眉头拢着,眉间有一个醒目的“川”字,浓眉大眼的俊俏模样儿,实在是讨人喜欢。

    “你当不了兵,我会和蔺新鸿说,让他抹掉你的名额。”

    “”

    “你先在家住着,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你年纪还小,你可以学个专业继续念书,学费什么的,我都会帮你解决,你只要做你这个年纪该做的事情就可以了,和其他的同龄人一样。”

    “单明旭,你把我领回家,但是真正给我恩情的人却是你的父母,你的弟弟,你的姐姐。”

    浮笙淡淡说着,

    “你的家人的恩情,我会铭记,有机会一定会报答。”

    “既然你知道有这份恩情在,你就应该听我的话,不要让我闹心!”

    “我刚才说的话,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听?我说这份恩情是你的家人给我的,至于你”

    浮笙的手撑着桌子,一双漂亮的眸子静静的落在单明旭脸上,

    “你欠我一条命。”

    “”

    “单明旭,你救过我不假,但你应该记得,是我先用身体给你挡子弹,才让你有机会把我带回来,严格来说,是我救了你的命。”

    单明旭咬紧唇,

    “我没有忘记。”

    “所以该报恩的人是你救命之恩,这么大的恩情,你不会装失忆吧?”

    单明旭万万没有想到,这种时候,她竟然和自己提起了所谓的恩情

    “我入部队当女兵,你不要干涉。就当是还了这份恩情了。如何?”

    “”

    ————

    单明朗和曾笑承没有走远,人以群分,两人还真就是一个德行,不约而同的都在门外听着里头的动静。

    想象中的激烈言辞没有传出来,两人声音都不大,单明朗和曾笑承听得也是断断续续。

    面面相觑着,都是一脸的不明所以。

    “能和好么?”

    明朗小声问。

    曾笑承想了想,而后点头,

    “应该能,这里头都没声了,也许”

    说着,曾笑承猥琐的笑了笑,然后两只手的大拇指碰到一块儿,配合着“嘿嘿”两声,倒是很有意境。

    单明朗这赶紧把耳朵往门上贴的更紧了一点,想要试试能不能听到打啵的声音。

    就在这时,门从里面被拽开了。

    单明朗的脑袋失去了靠力,直接就踉跄着摔进了屋里。

    曾笑承忙上前去扶,正对上单明旭那阴沉着的一张脸,顿时浑身一个哆嗦。

    单明朗一咕噜便自个儿爬了起来,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冲单明旭嘻嘻笑着问道,

    “哥嘿嘿,浮笙嫂子不走了吧?”

    “我到底什么时候说过她是你嫂子了?!”

    单明旭暴怒的一声吼,吼得整幢房子都听的清清楚楚!

    楼下餐厅里,饭桌上的人都还没有散去。

    听到单明旭这一道怒声,互相看了看

    叶晗面露担忧,可桌子下的手却是紧紧捏住自己的裙摆,她就知道

    单明旭去找浮笙,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

    果然

    单明旭没有下楼,而是又上了三楼,进了自己的房间摔上了门。

    单明朗神情错愕,他看向浮笙,浮笙对上他的目光,又露出那浅浅的,仿佛一切都是浮云般的笑容,肩膀微微一耸,

    “结束了。”

    什么叫结束了

    ————

    叶晗在单家一直待到了晚上,晚饭也是在单家吃的。

    这晚饭倒是比午餐的气氛好上许多。

    单明旭和梁浮笙都像是没事人一样,有说有笑的。

    只是两人之间却是一句话都没有再说。

    叶晗的话也不多,她表现的更加温柔,更加小心翼翼,也更加的得体。

    这一时,在单明旭的心里,叶晗与梁浮笙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夹了菜无声的放在叶晗的餐盘里,就这么一个小小的举动足够说明太多的问题。

    吃完晚饭,单明旭主动把叶晗送回了家。

    一路上,两人都比较沉默,到了叶家门口,叶晗下车前才开口说话,

    “你是拿我气浮笙姐么?”

    “没有。”

    单明旭握紧方向盘,重重的吐了一句。

    叶晗笑道,

    “好,你说没有那就没有。不过”

    “什么?”

    “如果你有,那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叶晗下了车,绕到驾驶位的一边,她扶着自己的膝盖弯下腰,冲单明旭笑了笑,

    “回去路上小心些。”

    “好。”

    单明旭看着叶晗进了叶家,这才调转车头往回赶。

    入了夜的北京城依旧繁华,空气质量一日不如一日,白日里的雾霾到了夜晚便成了笼罩住夜晚的一层薄纱。

    总是能遮住人们的视线,让人难以看清一些东西

    “明旭,我一直都很喜欢你的名字,总想着,浮生如明旭,那该有多好”

    “没有希望的,有了希望,悲凉的,不再悲凉。”

    “”

    该死的!什么叫没有希望的,有了希望!什么叫悲凉的不再悲凉!

    这个女人就总是喜欢搞这种猜谜游戏,总是喜欢在自己脸上蒙上一层纱,让人看不到她的真面目!

    也不知道是情绪激动使然,还是心里头隐隐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车速越开越快,把这大马路当成了赛车场,生怕开的慢了就会错过什么

    焦急的心情没有缘由。

    车子终停到了家,窄巷子里的那座院落。

    下车,他进了大门,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抬头看,二楼的那扇窗户还亮着灯,不自觉的就这么松了一口气出来。

    沉着脸进了屋,厅里头单慕南和殷时桦坐着看电视,殷梦和蔺新鸿抬头看他

    神情看的人莫名感到别扭。

    “干嘛这样看着我?”

    殷梦和蔺新鸿移开眼神,什么都没说,一时间单明旭是真读不出他们的情绪。

    “我困了,先回房。”

    就这样,单明旭上了楼,人到了二楼的时候,本想掠过二楼靠里面的房间,还是忍不住停下脚步。

    走到房门前,房门虚掩着,透出屋子里微黄的光亮。

    他没进去,只是站在一边,手脚都好像卡着铅石似的沉重僵硬。

    已经没话好说了,可偏偏还是想说点什么

    能不能再好好的商量一下?好好的沟通一下?

    单明旭你就这么舍不得她么?

    她就是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而已,除了长得漂亮之外,什么优点也没有

    单明旭如果舍不得就不该让她走这一走,什么时候才能再遇到?

    再也不遇到才好不是吗?那女人总让人操心,根本就是个大麻烦

    单明旭

    “吱——”

    门突地被拉开,门轴不适时的带出一声怪叫。

    几乎条件反射的,单明旭转身就走。

    “别躲了,浮笙已经走了。”

    明朗淡淡说了句,听得出心情并不好。

    单明旭身影僵住,一颗心仿佛就这么“哐当”一下掉了下来。

    明朗从他身边走过,

    “哥,你一定会后悔的,因为你的冲动和坏脾气!”

    明旭看着明朗径自上楼的身影,第一次意识到明朗和自己也开始有了不和

    他重新转身,进了那间还散发着微黄光亮的房间。

    空落落的房间里,几乎没有少任何东西

    他以为她至少还要收拾行李,至少也要

    他忘了,她来的时候就什么都没有。

    桌子上有一封信,信封上写着四个字,很漂亮秀气的字——浮笙如梦。

    拆开,里头是空的。

    一如此时,单明旭的心,空了。

    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com

    ~~b~~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