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663 关于诸葛明,你知道多少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663 关于诸葛明,你知道多少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苏小萌心跟着一紧,

    “不会吧……他们到现在还想着用这些卑劣的手段?容靖都被抓了,容司是不想容靖被放出来?”

    殷时修用筷子夹了一筷子餐食放苏小萌碗里,淡淡解释道,

    “我这么猜不是没有原因。”

    “什么原因?”

    “前阵子中央纪检委打下了一只大老虎,爸和妈都不陌生吧?”

    殷绍辉点了点头。

    “这只打老虎落马后,这个不高不下的位置就空缺了,在这个敏感时期,能够顶上去的人选其实没有几个,而恰恰殷时青就是其中一个。”

    “……”

    苏小萌哪里懂政治场上的官位斗争,更别说这种斗争还得结合着实事。

    “以殷时青的这个年纪,再想往上爬是非常尴尬的,好巧不巧,现在就有这么个机会落到他面前,他就算是拼的头破血流也一定会上位。”

    殷时修说着,放下筷子,双手搭在轮椅上,目光落在苏成济和白思弦身上,

    “殷时青现在的处境就是……逆流行舟,不进则退。”

    “容氏父子如今受到武荣的牵连,殷时青可以不管么?好像是可以。但他不会不管,他是个大局观非常清楚的人,施家已经倒台,他的势力被削去一半,武荣被逮捕,容家若是也倒台,那么他能够利用起来的资源,人脉,就非常的有限了。”

    “现在撇开容氏父子不管,他倒是可以把自己摘的干净,天津港绑架案,本就和殷时青无关。”

    “但眼下不管,以后他就势单力薄了。”

    殷时修这么一说,苏小萌心下很是赞同,想想殷时青为人处世的风格,倒的确如此。

    “而殷时青这个人呢,很是谨慎,他要帮容家,但也不能在这个敏感时期威胁到自己的利益。”

    “想要容靖没事,那就得从我身上下手,可殷家和白家,北京城名声赫赫的两大家族,他不敢轻易得罪,动静大了,对他就不利。”

    “所以我能想到的……还是岳父那头。”

    “殷时青和容司如果想威胁我们,一定会从苏家村下手,苏家村的亲戚,终究是没什么大的权势背景。”

    苏成济听的脸是一阵白一阵红的。

    苏小萌听的也是心脏乱跳,不自觉的便咽了口口水,

    “那……那我们该怎么办?”

    苏家村……那人可就多了,从老到小……若容司真的派些手脚不干净的人去,他们还真的护不过来。

    “所以我才要给苏家爷爷打电话,苏爷爷是个明白人。”

    殷时修说道。

    苏成济点头,

    “好,我这就给爸打电话。”

    “有用么?”

    “提前给爷爷奶奶,大伯他们提个醒,总好过让他们都还稀里糊涂的来的好。”

    苏小萌应了声。

    “爷爷奶奶他们自己留个心眼,其余的,我会安排。”

    殷时修说道。

    “小舅,你别什么事情都自己去安排,你现在这身体吃得消么?有什么计划,你就让我去办。”

    单明旭说道。

    “明旭,你是个军人,就算你动用已经退伍的军人作为线人,那也是在胡乱使用你这“军人”的身份。”

    “……”

    单明旭抿唇,低头没再吭声。

    “苏家村那边,就这么定了,至于我们……二姐,三姐,殷时青算不得殷家人了,更是不值得我们叫他一声大哥。”

    “……”

    “他不会惦念着这么多年我们和他的手足之情,这人急了,什么事都能做,所以……”

    “呵!他要是敢把主意打到我们头上,我急了,也什么都能做!”

    殷时兰恨恨道。

    殷时修唇角轻轻勾着。

    这些事情,着实有些沉重了,搞得厅里氛围沉沉的。

    殷时兰这话倒是不错,急了,什么都能做。

    “好了,大家都赶紧吃吧,有什么话,我们吃完了再说,我这烧的一桌子菜,再不吃可就真的都浪费了。”

    白思弦招呼着大家。

    “是啊,我妈妈的手艺可是没话说的。话说,我们要不要开瓶酒庆祝一下?”

    苏小萌笑着提议道,

    “我记得酒柜里还有一瓶小拉菲。”

    说着,她已经起身去酒柜里拿酒。

    白思弦则去拿酒杯。

    一会儿不开车的人就都倒了一杯,殷时修受伤不能喝酒,苏小萌就给他倒了点柠檬水。

    双双见妈妈在给大家倒酒,很是主动的把自己的卡通杯递了过去。

    “双儿也要喝酒呀?”

    “喝呀!”

    双双点头,嘻嘻笑着,也不知道上哪儿学来的,“Cheers!”

    “哈哈!”

    众人被这个天生就会暖场的小丫头逗乐了。

    一顿饭,在各种情绪的起承转合下,吃了两个多小时。

    等大家终于是完全接受了殷时修活着回家的这个现实后,这才隐隐觉得饿,白思弦和小萌便把凉了的菜又给热了一番。

    殷家二老晚上就睡在客房,没有回去了,其余的人则是陆陆续续的离开了小萌家。

    这*,注定是个无眠的夜。

    就连实实在在累着了的兄妹俩,都睡的不是很安稳。

    殷时修回来,让人觉得踏实的同时也感到心慌,总觉得这一切发生的都像一场梦。

    那时,殷时修的死讯传回家,只希望那是一场梦,希望一觉醒来,殷时修能好好的出现在他们面前。

    如今,殷时修回来了,他们却怕这一闭眼,再一睁开眼,殷时修就又不见了……

    苏小萌给殷时修擦了个身后,便麻烦父亲把殷时修给抬到*上,她给兄妹俩洗漱。

    殷时修的身形几乎是被削减了一半,苏成济把他抱上.*,压根就不怎么费力……

    两个大男人单独在房间里,一时间氛围倒有些尴尬,苏成济本是有很多话想和殷时修说,此时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反倒是殷时修先开的口,

    “爸,您身上的伤,好些了么?”

    “啊?哦,好多了好多了!你看,我蹦啊跳啊的,完全没有问题!”

    殷时修笑笑,

    “爸,让您担心了。”

    一句话让感性的苏成济红了眼眶,坐在*边看着殷时修,良久,伸手拍了拍殷时修的肩膀,

    “小殷啊……我就是个农村人……其实什么大道理都不懂……”

    “您别这么说,在我眼里,您是有大智慧的人。”

    殷时修这话并非奉承苏成济,而是他真就这么认为。

    他也坚信,苏小萌如此的优秀,离不开苏成济的基因。

    “不不……”

    “爸,我知道你想跟我说什么,小萌去伦敦的时候就和我说了……您心里很愧疚,这一辈子,您恐怕从未像这几个月睡得不安稳过。”

    苏成济叹了口气。

    “我一生没什么作为,要真说有什么作为,那便是娶了个好媳妇儿……我已经老了,可是你还年轻,你对小萌,对双双煌煌都太重要了……”

    “不好这样比较的……”

    “好了,小殷,你别说了。”

    苏成济看着他,

    “爸压在心里头的这座大山,你一回来,就被移走了,但若是你不回来,爸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安稳。”

    “……”

    “不要多想,现在这样就对了……你送我的植物园,很快就要建成,到时让你好好看看我苏成济在捣腾花草方面的造诣。”

    苏成济说着,还挑了挑眉,有些眉飞色舞的样儿。

    殷时修点头,

    “好。”

    苏成济手搭在他肩膀上……

    “您……还有话要说?”

    殷时修感觉得到苏成济眼底还有言语。

    这么一问,苏成济红了的眼眶蓦地就充满了泪水……

    “怎么了?”

    “时修啊……”

    “恩?”

    苏成济这情绪突然有点失控,弄得殷时修也是有点慌张……

    “萌萌她……她真的……真的爱你……”

    殷时修还当他要说什么呢,勾起唇,

    “这个我知道,一直都知道。”

    苏成济摇头,抬手抹了一下眼泪,“不,你不知道……”

    殷时修脸上的笑容此时便有点儿僵,直觉还有些什么事,真的是他完全不知道的。

    “爸……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小萌她……”

    苏成济吸了下鼻子,

    “你不在的这段时间,她异常的坚强,殷氏集团是你一手创造的,所以她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殷氏倒下,再苦再累,她都撑住了。”

    “恩。”

    殷时修点头,这些他都知道。

    “萌萌啊……她把你活成了她自己的一部分……得知你死了,*之间,白了头发!呜呜……”

    “……”

    殷时修的表情彻底僵住,只觉得头皮都炸了,脑袋……也放空了。

    哪怕已经几个月过去,苏成济再提起这事,也觉得心痛不已。

    宝贝女儿白着头发参加丧礼的样子,历历在目,想忘都忘不了。

    “什,什么叫……白,白了头发?”

    殷时修问话都问的哆嗦,这字句有难懂的地方么?没有……

    可是……

    一,*之间……白,白了头发?

    苏成济吸了下鼻子,点头,

    “她现在的头发是后来染黑的,她从伦敦回来的时候便是满头的白发,真的吓坏了我们……所以……”

    “小殷啊……你们的人生还很长很长……”

    “爸爸心里其实很担心……你们过早的经历如此多的苦难,未来的几十年,你们是否真的还能熬得下去……”

    风雨同舟过后,自是该心心相惜……

    可若是过早的经历这样的大风大浪,之后平静的日复一日是否还能熬的住……

    “我明白你和小萌是真心相爱,可……我看到小萌为你白发,又为你染黑头发走进殷氏……爸却不确定你对她的感情,是否像她对你一样的热烈……”

    这些话,苏成济也是此情此景有感而发。

    然殷时修听得却很恍惚……

    他脑子里就只回荡这那一句“*之间,头发全白”……

    那不是只有电视剧里才会出现的情节?

    一直都知道他的死会对她造成很大的打击,一直都知道她很伤心,一定很伤心……

    他觉得这种伤心没法用词语形容,没法用度去衡量,只有当事人自己才知道。

    可……

    小萌把这份伤心给具象了。

    拳头……攥紧。

    “爸……如果不是因为心里实在舍不得小萌,我熬不过来……”

    “……”

    “如果不是因为太想见小萌一眼,我早就死了……”

    “又如果不是小萌跑去伦敦,让我见到了她,我也不知道拖着那样的残躯,我还能坚持几天……”

    “所以,您不用担心我和她之间的感情会产生不平衡……”

    “也不用担心,未来的几十年,我和她会熬不过去。”

    “有你这话,爸就放心了。”

    苏成济抿了抿唇,

    “好了,你早些休息,我也回房了。”

    “好。”

    殷时修应了声。

    苏成济离开了卧室,殷时修靠在*头,他可以隐约听到浴室里传来苏小萌和兄妹俩嬉闹的声音。

    说话的声音,笑啊闹啊的声音,花洒的水声,而后……浴室门被拉开的声音。

    “一只洗好了!”

    苏小萌先把煌太子给抱了出来,身上穿好睡衣的煌太子被放在*上,

    “记住,不能压着爸爸的腿,知道么?一会儿妹妹出来,稍微玩一会儿就得睡觉,好吗?爸爸需要休息。”

    “哦,好。”

    煌太子认真点头。

    苏小萌冲殷时修道,

    “还有一只。”

    说完便回了浴室,没一会儿便又把双双给抱了出来。

    双双一出来就见煌太子坐在殷时修跟前,嘀嘀咕咕的和殷时修说话,赶紧凑了上来,

    “你们又说什么悄悄话呀!”

    “双双好烦人!”

    煌太子忙道。

    双双眉头一拧,深吸了一口气,显然是打算好好反驳一下这血口喷人的哥哥,然而一口气吸足了,却愣是急的说不出话来,结巴了几下才顺利出口,

    “哥哥才烦人呢!”

    苏小萌一听这对话,忙摇头轻叹,

    “天天都这样吵……”

    殷时修看向苏小萌,见她虽是抱怨着,可眼底却是难以言说的满足。

    双双和煌煌虽然一直不肯睡,但倦了,也就迷迷糊糊的没了意识。

    小萌把双双和煌煌抱回他们的小*上,自个儿这才躺*上躺好。

    “明天再弄个*垫子放在卧室里,你不在医院回来睡的话,我就睡*垫……我睡相不好,万一压着你……”

    苏小萌嘀咕着,身体还真是离殷时修极远。

    殷时修自己挪动身体是很辛苦的事,但此时他却是费力的把身体往小萌身边挪过去。

    “你干嘛呀?”

    “这只手没事儿,枕着吧。”

    苏小萌眉头皱紧,

    “不用。离我远点儿……我也有点困了,我这一睡,这手打到你,这脚踢到你……”

    “我想抱抱你。”

    “……”

    “不然……牵着手也好。”

    苏小萌听殷时修这话说的……眉头不自觉的就皱的更紧了,

    “你咋了?搞这么肉麻?”

    “萌萌……”

    殷时修这么一喊,苏小萌只觉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咽了下口水,苏小萌伸手握住殷时修的,

    “这样行了吧?”

    殷时修侧着脑袋看着她,笑着点头。

    苏小萌伸出另一只手把*头的夜灯关了,正准备闭上眼,却听殷时修喃喃,

    “真怀念这张*。”

    “……”

    苏小萌眼睛睁着,看着漆黑的天花板,嘴角溢出浅浅的笑容。

    所有的苦难都会过去,只要心里有希望,就一定会有意想不到的好事发生。

    紧了紧殷时修的手,

    时修,多难我都陪你走,拜托你万千爱惜自己,别再让自己陷入这样的危险之中……

    苏小萌的呼吸渐趋平稳,殷时修挪着身体,终是和她依偎在一起。

    这样简单的一个亲密动作,此时对他而言都弥足珍贵。

    ————

    第二天,殷时修并未逝世的消息果然占据了各大新闻媒体的头版头条。

    这一步,自然是他们想得到的,与其让媒体自己去发挥想象,不如将所有的真相全都公之于众。

    新闻稿是他们自己拟好了发给媒体的,结合着武荣被逮捕的各项罪名以及十五年前武耀被诬陷的真相,这一则新闻的信息量绝对是够爆了!

    不少网友评论,这绝对堪比悬疑故事,充满着爱恨纠缠,权谋斗争……

    光脑补,就可以脑补出个一百万字。

    苏小萌看着这些评论,不自觉的就笑出声,哪怕此时的殷时修正在诊疗室里进行诊疗。

    肖安和的医术和态度让小萌感觉的到踏实,而苏小萌又是亲眼看着殷时修一天天的好转。

    虽然坐在轮椅上,却是以王者的姿态归来……

    小萌也是松了半口气。

    日子会越来越好的,一家人在一起,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

    与此同时,看守所里可算是热闹了。

    被关了好几天的武荣……

    还有昨天刚被送进来,因不肯配合警方调查和问话而被暂时关押的容靖……

    此外,还有已经被关在看守所里十来天的郭帅。

    三人关押的牢房离得还挺近。

    可偏偏看守所的监管对他们三个像是格外照顾一般,容靖在里头待了一整晚也没有找到机会和武荣说上一句话。

    容靖不是没脑子的人。

    这殷时修真要告自己参与绑架威胁,武荣说的话是非常有参考度的。

    加上邓炜那叛徒……

    容靖到现在还不知道邓炜就是武耀的事情,也不知道武荣在经过弟弟和殷时修两人的死而复生,这般双重打击之后,心里早已放弃了挣扎。

    现在的心理是非常消极。

    无论什么判罚,他都觉得无所谓……

    容靖不是没有给武荣暗示,然而武荣却是半点回应的意思都没有,这就让容靖很是心焦了。

    难不成自己真的要栽在这里?

    越想越糟心,就这时,看守所的监管打开了武荣的关押房,

    “武荣,出来。”

    然后武荣就出来了,跟着监管进了审讯室,审讯室里是谁,武荣压根不在乎。

    单明旭坐在椅子上,双腿叠着,双手环着胸,虽穿着一身军装,但此时这吊儿郎当的样儿,充满了痞气,

    “武荣。还记得我么?”

    武荣落座后,单明旭倒是直起了腰板,脸凑近武荣。

    武荣抬眼,看了眼单明旭……

    没说话。

    “我叫单明旭,我小舅妈是苏小萌,天津港事件当晚,咱们也算是打过照面吧……”

    单明旭说着,武荣的脑子倒也跟着转起来,仔细回想着那天晚上的事……

    哦……殷时修那个去了部队的外甥。

    “好吧,看武荣你没精打采的,我也就不和你多寒暄了,我过来找你也就是有几个问题想问你,你捡你知道的回答就行了。”

    “……”

    “我看了你的那份罪证记录,里头有不少金钱来往,有一个账户叫……诸葛明。”

    “……”

    武荣那没什么神采的目光蓦地亮了一下。

    只这么短短的一瞬,单明旭准确的捕捉到了他眼底这一闪而过的情绪。

    他知道……

    他来对了,问对了人。

    “这个人,是个雇佣兵集团的老大吧?”

    “……”

    武荣此时再看向单明旭的目光,多了几分戒备。

    单明旭身体又重新靠到椅子上,手指轻轻敲着桌子,

    “说说看,关于这个人,你了解多少。”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