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662 爸爸,你良心不会痛嘛?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662 爸爸,你良心不会痛嘛?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好了好了,都坐下来吃饭吧,明朗,你哥刚从部队里回来,累着呢。”

    一旁的殷时桦忙打圆场。

    单明旭赶忙捡着这个台阶下,点头道,

    “累,真的累死了!”

    明朗却还是死死的瞪着单明旭。

    明旭和明朗向来都是坐一块儿的,这会儿明旭正准备落座在明朗身边,才发现曾笑承的屁股牢牢的粘在单明朗旁边的椅子上,半点儿移开的意思都没有。

    不仅如此,曾笑承还把自己的椅子往单明朗身边挪了挪,愣是在他和殷时桦之间挤出来个空当给单明旭。

    单明旭也不是多敏感的人,只是……

    这曾笑承跟在单明朗身边的时间未免也太长了些,这段时间明旭待在部队里的时间不算长,心牵着家里的事,加上又托了不少人在追踪小舅的情况,所以回家的频率相较于之前要高的多。

    凡是见到明朗……身边必有曾笑承,就是回家都不例外。

    是他想多了么?

    “哥,你坐啊。”

    “……”

    单明旭心下还狐疑着,结果曾笑承冷不丁来上这么一句,整个人都打了个哆嗦,

    “我和明朗同岁。”

    “哦,我知道,明朗喊你哥嘛,我跟着他喊。”

    曾笑承说的理所当然,单明旭听得浑身别扭。

    “哈哈,笑承和明朗关系是真好啊!这明旭不在家,笑承和明朗倒是像双胞胎似得。”

    殷时桦笑道。

    这厅里的人没人多想,除了单明旭。

    大家只当曾笑承和单明朗关系好,谁都知道曾笑承是曾老爷子的孙子,殷老爷子和曾老先生是多年前的生死之交,这层关系,双方都希望能够世代的延续下去。

    明朗和笑承关系自然是越亲越好。

    单明旭若不是近期碰上了件糟心的事,也不至于会想偏。

    这个开放,讲究科学的社会,性取向自由,同性恋不再被认为是一种疾病。

    事实是这样,理论知识是这样,但这个开放而自由的社会到底比不得西方,真正接受的人,并没有那么多。

    又或许有的人嘴上说着没什么,能接受这种同性之间的感情,可一旦发生在自己身边,就立刻抗拒起来。

    单明旭身在部队,而部队里清一色的男人,单明旭压根没想过就在他眼皮子底下能出那么一对。

    偏偏,还就只有自己发现了,这事儿,是上报还是不上报?

    这边正纠结着,回家又见着曾笑承对明朗这殷勤的样儿,真的是很难不多想。

    “明朗性子和善,又很活泼,我和他又有相同的爱好,志趣相投。”

    曾笑承非常得意的说着。

    明旭听在耳朵里,有点扎刺,坐下来,颇带嘲讽道,

    “我倒是不知道曾少爷也喜欢作诗写文,弄那些文绉绉的东西啊。”

    要说明朗的爱好,可不就是读书写作,像父亲一样、

    “他说的不是这个。”

    明朗忙解释了句。

    明旭瞥了他一眼,“那是什么?”

    明朗用嘴型冲明旭描绘道,

    “打……游……戏……”

    然后曾笑承附和着点头,依旧很是得意的样子,下巴抬着,露出两个鼻孔。

    明旭恨不得把手里的筷子插进曾笑承的鼻孔里!

    这TM也能叫志趣相投?!

    单明旭是真长见识了。

    “好了,你们三个,赶紧吃东西。”

    殷时桦一旁叮嘱了句。

    单明旭也没辙,只好闷声吃东西。

    另一边,殷时修大致说了一下天津港事件当晚发生的事情,轻描淡写的说着武耀救了自己,而后自己联系到Eric去了英国秘密接受治疗的事。

    听得一桌子的人都沉默了下来。

    他说的实在太简单,可有的时候,并非说的轻描淡写,就能让旁人好受一些。

    脑补的想象要比实际可能来的更夸张。

    见殷家二老听得面色苍白便知道了。

    “爸,妈,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么?武荣已经被逮捕,不日检察官就会对他犯下的罪行进行公诉,容家这会儿也不好过,容靖也已经被带去问话。”

    “……”

    “局里有白小舅亲自把关,武荣也好,容家也好,接下来都不会好过的。”

    “好了,别说了。”

    殷绍辉抬手,他和妻子眼下哪里在乎武荣和容家人是否会的到惩罚,二老心下惦念的不过是殷时修的身体罢了。

    轻描淡写的几句话怎么可能抹消掉孩子这段时日里受的苦?

    夹了点菜放殷时修碗里,

    “吃,吃点儿……你岳母的手艺,相当不错的……”

    殷时修看着碗里的菜,笑着应道,

    “恩,在外头就惦记着家里的饭菜。”

    “我们……再买个大院子吧……”

    许久没有说话的周梦琴,突然开了口。

    在座的倒是都愣了一下,目光无一不落在周梦琴身上,只听周梦琴哑着声音,带着浓浓的哽咽声,勉强的说着,

    “老四能回来,我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老四打小就不让人操心,一个人在国外念书,后来念完了书就开始创业,国内国外的跑,却是鲜少回家,后来娶了小萌,性子倒是定了不少……”

    “但……时间还是太少了……”

    “老四现在这样儿,需要人照顾,我虽一把年纪,但……给老四做点吃的,熬点药还是行的。”

    周梦琴说到这,其实大家也都明白了老太太话里的意思。

    儿子死而复生,老夫妻俩只想能在这剩下的生命里能多看看这个儿子。

    这个房子虽然大,但到底住不下这么多人。

    “哪怕是个破院子,只要够大,咱们再把房子盖起来,就像老宅一样,挑个地段好的,时兰时桦要是想一起住,就多盖两间……”

    “妈,不用。”

    殷时修轻笑道。

    然而声音刚落,老太太就重重的驳了一声!

    “用!”

    一个字,饱含老太太心里过多的悲痛。

    “妈活不了几年了,你就不能让妈妈多看看你……”

    “……”

    殷时修表情略僵,顿时心痛不已。

    “你出事之前,可有考虑到我和你父亲?你最后一次来看我和你父亲是什么时候?你走后,我和你爸连哪一次见面是诀别都不知道!说的是什么话,你穿的是什么衣服……”

    周梦琴这么一说,气氛顿时便又沉重了下来。

    好在苏小萌和殷时修也压根没抱希望于,这个夜晚真的就能充满着他死而复生的喜悦而不带有沉重的悲痛。

    “妈……别哭了,医生说了,您这眼睛要是再哭,真的会哭坏的,到时,您可真就看不着老四了。”

    殷时桦忙安慰道。

    周梦琴一手抹着眼泪,一手捶着自己的心口,哽咽道,

    “我儿受苦,娘……心痛啊……”

    一句话,让多少人红了眼眶。

    优雅从容的殷老夫人,一辈子倔强坚韧的老太太,年岁垂暮之时,终于还是被小儿子所受的苦难打击到认输,打击到软弱。

    殷时修身体直起,微微向前,伸手越过一旁的煌煌和苏小萌,握住周梦琴的手,

    “妈,我是说不用再买院子,不是说不用住在一起。”

    “……”

    “再住回殷宅就好了嘛!君苑,桦南苑,兰苑,还有爸妈的殷家正苑,后院闲置的二哥的那一幢也可以打扫起来,等梦梦成了家,如果不想去蔺家住,就住原来二哥的那一幢。”

    “小叔!”

    殷梦脸蓦地一红,殷时修话里的信息量其实特别大,听者各有心思,听到的信息也就各有侧重了。

    “怎么?你还不好意思?你能拖,人蔺少将不得急疯了?”

    “小叔!!”

    被殷时修这么一调侃,殷梦一张脸红的更厉害了。

    “小叔人在外,这耳朵可是留在家里的。”

    殷梦低着头,也不回话了,只怕是话回的越多,小叔的话也就跟着多起来,到时……

    不过……

    虽低着头,但殷梦那双精明的眼睛还是一眼就瞥准了苏小萌,满满的怨气。

    这不用想,也知道她和蔺新鸿那点儿事,都是从小萌这漏给小叔听得!

    小萌忙避开殷梦的视线,而后搁哪儿偷笑。

    “再住回殷宅……是什么意思?”

    殷绍辉楞了一下,殷宅被殷时青拿去拍卖,而后便落入不知名的买者手中……

    二老几乎已经对收回殷宅失去了信心。

    也没再抱着活着的时候还能住回殷宅这个期望。

    “殷宅的下落,你是打听到了?”

    殷时兰问道。

    白天的时候,任懿轩便和自己谈及到这件事,这会儿再听殷时修这么说,心下也就了然了。

    ArthurWindsor。

    也亏他能用这么个名字。

    “是朋友帮我拍下来的,花了点钱,但……这点钱很是值得。”

    “时修……”

    殷时兰看着殷时修,喃喃的念了遍他的名字,这一声念叨里包含了太多的不可思议。

    和庾宏光离婚后,殷时兰在家里的时间变长了,这时间越长,越发意识到这么多年,父母一心只想让老四继承家主,不是没有原因的。

    他的确是所有的兄弟姐妹里最优秀的那一个。

    不能因为他比自己年纪小上十几岁就看轻了他……

    “等搬回殷宅,我想没有什么比亲眼看看大哥会是个什么表情更令人期待吧?”

    殷时修这么说,也就是想活跃一下气氛。

    买回殷宅,搬回殷宅,目的从来不是为了打殷时青的脸,而是因为……那是父亲一生戎装换来的荣誉。

    那是殷家这近百年的厚重和辉煌。

    几百年的家族历史,造就了殷家如今的这一代人。

    老宅再老,也定要成为殷家子孙世代承袭的家族根本。

    哪怕有朝一日,政aa府收回宅基地,时代的快速发展让许多老的建筑都要改头换面……

    只要殷家老宅在一天,里头就该住着殷家人,里头就该有殷家子孙对这个宅子的惦念。

    依旧是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可在座的人,尤其是苏小萌,殷时兰,甚至是殷绍辉,心里头明白,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从殷时青手上把殷宅给重新拿回来,有多困难。

    那几天,他们也都尝试着用各种方式,哪怕用大笔资金去把殷宅给拍下来。

    最后却都以失败告终。

    时修当时是个什么样的境况?

    重伤昏迷不醒,几番休克……可他依旧有这个能力把殷宅收回来。

    “别都不说话,这不是好事儿么?”

    殷时修轻笑着说道。

    “当然是好事,我们尽快搬!明天就搬!”

    苏小萌忙附和着丈夫,这一桌子的人此时都心思沉沉的,心下无不诸多感慨。

    “搬哪里啊?”

    大概这一桌子人,就只有双双和煌煌在埋头苦吃着,见大人们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加上话说的那么快,已经超出了两个小家伙的理解能力。

    索性两人先填饱肚子再说。

    双双这会儿吃饱了,听着妈妈激动地说着什么,立马就插嘴来了一句。

    “就是爷爷奶奶的家呀!”

    “啊!好多大树树!”

    双双急忙说道。

    “唔……恩,好多大树树!”

    “还有大大的草地!漂亮的房房……”

    双双忙挥舞着双手,像是要描绘出那殷宅的样子,

    “头顶上有鸟……还有独木桥,只能走一个人!”

    双双说的是宅子后院的一座人工池塘,池塘上横着一座不长的小桥。

    “恩!就是那儿,双双好记性!”

    苏小萌忙夸道。

    殷家二老原本沉重的心情,蓦地,情绪就全被双双这夸张的形容给勾过去了,脑子里也都描绘出了殷宅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还有那个小池塘,那座小桥……

    双双这说上两句话,所有人都笑盈盈的看着她,小丫头得到了众人瞩目,顿时就更加,眉飞色舞的继续说道,

    “恩,香香的花花……踩烂了好多哟!”

    “……”

    谁……踩烂了好多?

    双双压根没自觉,自己无意间暴露了自己犯下的错事,但煌太子意识到了。

    踩烂了花花的事情,他也有印象。

    顿时就瞥了双双一眼,眼底分明写着:傻瓜,你自己暴露就好了,不要连累我。

    “哦,哥哥还踩到过狗便便!”

    “……没有!”

    顿时,煌太子就急了!

    只见俊俏的一张小脸,涨的通红。

    “有哦!”

    双双赶忙一脸憨厚,很是认真道。

    “没有!是你自个儿踩的!”

    “不是哦!”

    依旧一脸憨厚,极为认真,眼底写满了严谨二字。

    “哈哈!煌儿踩着了?”

    殷时修笑着问道。

    被爸爸这么一问,煌太子一时间就觉得更没面子了,头一低,手一抬,儿童餐椅的小桌子上的塑料碗筷就被打翻了。

    阿素赶忙过来帮他收拾。

    殷时修伸手摸摸他的头,凑到煌太子耳边,小声说了句什么。

    只见煌太子极其丢人的表情一下子就变了,星星眨眼般看着殷时修。

    而后就乐了,也不和双双呛声了,神色飞舞。

    双双一看,就觉得不对劲啊!

    哥哥踩了狗便便,他怎么还乐呢?

    “爸爸……”

    双双就是个心里头藏不住事儿的,赶忙侧首看向殷时修。

    “啊?”

    “你和哥哥说什么啊?”

    多纯真的好奇表情,这么巴巴的望着殷时修,搞得殷时修不老实回答都有点儿不好意思。

    “不告诉你。”

    煌太子立马就反将双双一局。

    “哥哥,你怎么这么小气啊?”

    “……”

    “爸爸,你不能偏心的呀!”

    双双大大的眼睛,圆圆的就这么看着殷时修,而后小手摸摸心口,

    “你不告诉双双,良心不会痛痛嘛?”

    “噗……”

    曾笑承一口汤水直接喷了出来!

    单明旭眉头一皱,顿时便一脸嫌弃的看了曾笑承一眼。

    “啊哈哈哈!小舅,你良心不会痛吗?”

    殷时修也没想到小丫头会陡然来这么一句,不由问苏小萌,

    “这丫头平时都看什么呢?”

    “额……我也不知道。”

    苏小萌只能摸摸头,闷笑着。

    “咳咳……”

    殷时修又凑到双双耳边说了句什么。

    只见双双眼睛也跟着亮了一下,而后就心满意足的摇头晃脑起来,冲哥哥吐了吐舌头。

    煌太子的眉头又蹙了起来,一双巴巴的带着好奇的眼神,慢慢的往殷时修身上移……

    殷时修不傻,很是机智的避开了煌煌投来的眼神,夹菜吃饭。

    而后主动把话题跳开,

    “哦,晚些时候,关于我的新闻应该就会曝出来了,估摸着……二姐三姐,你们可能会被不少人叨扰……”

    “你放心,我和你三姐什么都不会说的。所有的事情,你就按照你自己的计划去做。”

    殷时修点了点头,

    “恩,好。”

    “啊,对了,爸,晚些时候,麻烦你打个电话到苏家村。”

    “怎么打电话到苏家村?”

    殷时修浅吸口气,眸光沉着,

    “这种时候,大概容老爷子和殷时青已经商量好了吧……这次的目标,多半是在苏家爷爷奶奶身上。”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