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656 参与绑架,陷害,谋杀未遂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656 参与绑架,陷害,谋杀未遂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656参与绑架,陷害,谋杀未遂“不好意思,手滑了。”

    精美的礼品盒落在地上,撞出的声音着实让在场的人都倒吸了口凉气。

    容靖那伸出去要接的手在空中僵住了。

    看向殷时修的眼睛仿佛都能滴出血一般,死死的瞪着他。

    偏偏,这肇事者却又说了如此不走心的借口。

    手滑了?

    殷时修面上没什么表情,除了那招牌式的,让容靖看了极为生厌的从容。

    他在有意羞辱容靖。

    不管在场的其他人是怎么想的,容靖和容司心下就是这么认为的!

    这个男人不出现则已,一出现便非得闹个惊天动地,刷的存在感爆棚!

    捡,还是不捡?

    在场这么多人,这么多双眼睛紧紧的盯着,弯腰捡了,他容靖今后还不得成为所有人的笑柄?

    私下里,这些个人会怎么传,他就是不用亲耳去听都能想的到。

    容氏集团规模再怎么大,容家少爷就是再怎么有地位,容家老爷子再怎么德高望重……

    到了殷时修跟前,也得自压一头。

    可不捡……

    “殷总送的这是……”

    礼品盒落在了地上,里头装的东西也掉了出来,容靖还沉浸在是否该忍辱折腰的问题上,旁人已经将好奇的目光落在这份“薄礼”之上。

    “是信件……”

    马奇骏不知何时又从后头钻了出来,容家少爷的难堪,他似乎看出来了。

    于是也没等容靖决定要不要弯下腰捡起这份有意折辱他们父子的“薄礼”,马奇骏已经伸手将礼品盒连同着这份信件拾了起来。

    容靖在听到周围人提到信件时,便立刻回了身,见马奇骏拾了起来,便立刻把那封信件拿回到自己手里。

    薄礼……

    祝寿……

    鬼才相信殷时修此番前来是真心为容老爷子祝寿,死而复生的殷时修会好心送上什么礼?

    睚眦必报,才是这个男人的性子,才是殷时修会做出来的事。

    不会送什么真的寿礼,怕送的是刀片。

    容靖手里拿着这封信件,只觉得手指都烫的厉害。

    “这是?”

    容司心下早已感到一抹不安,一封信件……谁写的?里头又写了些什么内容?

    送过来的人是殷时修……

    “武荣,托我给你们父子捎来的,我这也算是借花献佛了。不然,时修还真不知道该送什么给容叔当做寿礼……”

    “武荣……?他不是已经被……白局长给逮捕了么?”

    “为何武荣要给容老先生写信?”

    “是啊……容老先生和武荣原来有着不错的交情啊……”

    交头接耳的声音立刻传开来。

    容司已经攥紧了拳头,殷时修的目的达到了,他就是在引武荣的火,烧他们容家父子的身。

    容司算是比较了解武荣的,他也不是没有想办法去救武荣,可他们连武荣被逮捕具体是因为什么罪名都没摸清楚,多方周转,这些日子也没有得到一个好的线索。

    加上自家后院着了火,容氏面临危机,就更挪不出手照顾到武荣身上。

    容司相信武荣应该也能得知眼下他们的处境,不是他们容氏父子出卖的武荣,武荣应当不会无缘无故的拖他们下水。

    除非,武荣被逮捕的缘由,本身就和容氏有关。

    可武荣被逮捕这些日子,警方并没有对容氏做过任何的调查和举动。

    这就足以证明,武荣被逮捕的缘由和容氏无关,那么这封信……

    “容老爷子,拆开信看看吧,武荣部长被逮捕的事情,大家也一直都很好奇呢……”

    一个年轻商人提议道。

    这一提议倒是立刻得到众人的附和。

    容靖眉头皱的更紧,容司面上还带着笑容,只是这笑容已经很是僵硬了。

    “不好意思,既然是武荣部长托殷总给容某带来的私人信件,容某实在无法当着众人的面拆开来读。”

    容司的婉拒也是合情合理的。

    众人好奇,但是这一看便是私人信件……

    容老爷子这么说了之后,众人便也没再继续多问。

    毕竟年纪和阅历摆在这,到场的人多少都得给容老爷子一点面子。

    可即便如此,殷时修的目的却达到了,让这本装在精美礼品盒里的信件无意的落了出来,并且明白的告诉众人这是武荣写给容老爷子的信……

    光是这个举动所引发的猜测和遐想,便比拆开这个信件将其中内容大声读出来更危险。

    容司父子自是知道这个道理,但……还是没有这个胆量,把容氏赌在已经入狱并且似乎和殷时修也有了交集的武荣身上,太不明智。

    容司把信件放进自己精致的衣服内怀里。

    殷时修扬了下眉,忙问道,

    “容叔不好奇这信里头写的是什么内容?”

    “呵呵,我和武荣的关系也不算多深,只是私下里就一些当下的时政问题探讨过。不过,这都已经是很久远的事了,容某倒也没有想到,武荣部长被逮捕后,竟然会给容某写信……”

    “虽说好奇,但眼下这么多客人来参加容某的生日宴会,容某此时撇下众宾客去看信,也太不礼貌了。哈哈!”

    容司笑着,殷时修也笑了笑,

    “容叔说的也是,应当先过一个开心的生日宴会。一晃,容叔今年都六十三了……”

    “时修你……真的不打算在这里,趁这个机会和大家好好说一说,你是怎么会死了又活的?”

    “之前新闻上说你是因为走私贩毒,为了躲避警察的追捕,结果游艇爆炸……”

    “容叔糊涂了,我太太应该早已经向媒体解释过了,殷氏集团还有我殷某,绝对没有做任何见不得人的非法勾当。”

    “而这一点,也已经得到了首都公安局的回应。”

    殷时修不紧不慢道。

    “啊!是嘛?诶呀,容叔的脑子啊,真是生锈了,可能是容叔看到刚开始发布的出来的新闻就已经心痛不已,后续倒是并未怎么在意……”

    苏小萌心下冷冷笑着。

    看来这容司也不是个多高明的人。

    这周围听着的,看着的都是些什么人?容司这是在这一双双精明的眼睛跟头卖弄他那点不入眼的演技?

    “不过,今天见着容叔和阿靖,时修倒是真有一个问题很好奇。”

    殷时修眉头轻轻皱着,仿佛心下的疑惑真的让他很是困惑似得……

    容靖现在脑子还乱的“嗡嗡”作响,恨不得拿胶布把殷时修的嘴巴给封上,他一说话,他心就往下沉。

    “哦?”

    “天津港事件发生当晚,施盛德以我丈人性命要挟,让我签下一份殷氏集团股份所有权转让书……”

    容靖心猛地一提。

    这件事他一直没有忘,哪怕他早已经有先见之明的毁掉了那份股权转让书,可当时殷氏集团股东大会的召开是在诸多媒体面前进行的……

    提到那份股权转让书,只怕在场的大多数人都有印象。

    容司也愣了……

    “我当时只当是施盛德想要趁火打劫,只是没有料到施盛德命丧当晚,最后站出来在殷氏股东大会上与我太太苏小萌针锋相对,想要夺取殷氏集团的决策权的……竟是容靖。”

    “阿靖,你可否向时修哥好好的解释一下这个问题……当晚绑架我岳丈的事件策划中,难不成也有你的参与?”

    殷时修轻轻摸着自己手指上的婚戒……

    目光依旧从容,可神采里是不容人质疑的坚决。

    “小舅,您是公安局局长,天津港事件也是您全程跟的,您说,容氏父子参与策划绑架,与施盛德,武荣勾结做非法勾当,陷害殷某,谋杀殷某未遂的可能性……有多大?”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