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604并非所有知道真相的都死了(4000+)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604并非所有知道真相的都死了(4000+)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哥哥也要上学,哪怕哥哥不喜欢,不想去,因为外公外婆,爸爸妈妈都是这么过来的。移动网”

    “……”

    煌太子眉头扬了一下,嘟着嘴巴道,

    “爸爸……也去幼儿园了啊?”

    “恩啊,肯定的啊,每个人都会去幼儿园的。”

    苏小萌一脸认真道。

    煌太子没再说话了,只是看着苏小萌的嘴巴,而后像是陷入了沉思一般。

    不知过了多久,白思弦切好了水果,从厨房里端出来。

    “来,吃点水……”果。

    “嘘……”

    苏成济忙看向白思弦,示意她不要出声。

    白思弦看着这客厅里偌大的沙发上,小萌靠在苏成济肩膀上,像个孩子一样,滑稽的是,还有一个小丫头挂在苏小萌身上睡得“呼哧呼哧”,而苏成济身上还趴着一个小家伙。

    她安静的走过来,把水果盘放在茶几上。

    “把他们弄去房间睡吧?”

    白思弦小声道,苏成济忙挤眉弄眼的拒绝,仿佛让这母子三人回房间睡对他多不利似的。

    苏成济的肩膀都酸了,兜着煌太子的手也有点僵,但就是舍不得放弃这美好的时刻。

    有多久没好好抱抱他这女儿了,苏成济也不记得了。

    这丫头结婚的时候,苏成济也没觉得多可怕,小萌还是小萌,还是个孩子。

    这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闺女,一夜之间就长大了。

    就算偶有冲着父亲撒娇,那也不像以前那样真的对他这个做父亲的有依赖。

    白思弦哪里不懂丈夫的心思,就让他这么抱着吧,反正等他真觉得手酸了,也会主动松手的。

    戳了俩片橙子递到苏成济嘴边。

    苏成济张嘴咬了一下,

    “甜。”

    甜,甜的岂止这两片血橙。

    ————

    睡了一个好觉,第二天一早,小萌就去了殷氏。

    第一件事,便是让宣传部的人对外发布声明,有关殷氏和容氏联姻的传闻,全不属实。

    苏小萌这一趟伦敦之行,并没有人知道,当时说走就走,后头有陈澜收尾,回来的也是很低调。

    期间,容靖倒是来找过苏小萌两次,然都被拒绝在殷氏集团大门之外。

    声明一出,五天前,容靖发布的微博仿佛成了个笑话。

    容氏大楼总裁办公室里,办公桌上的雕塑被容靖直接砸碎在地上!

    “这姓苏的女人到底玩的什么花样!”

    容靖就算再闲,再自在也是一个集团的总裁,总不至于日夜跟在苏小萌的屁股后头转。

    期间派邓炜去跟踪了一下苏小萌近两日的行踪。

    并没有得到什么有意义的结果。

    上班下班而已。

    苏小萌去了伦敦,他无从得知。

    容靖更不可能想到,他还这揣测着这女人这么几天不露面又想要玩什么名堂的时候,苏小萌已经飞到了一千多公里外的英国海岸。

    邓炜站在一边,沉默着。

    容靖攥紧了拳头,又看向邓炜,

    “你确定这几天她真的什么地方都没去?!只是躲着我而已?”

    “我只是确定她这几天都是照常去了殷氏,晚些时候又回了家。”

    邓炜淡淡的说着。

    容靖深吸口气,跟在自己四年多的助理,邓炜已然算是他比较信任的下属,他说的话,容靖并未怀疑。

    “这女人……真的是够不知好歹,把我耍的团团转!”

    容靖的怒气难消,漂亮的俊脸,这会儿五官都有些扭曲的拧在了一起。

    “走!我就不信今天她还要把我拦在外头!去开车!”

    “是。”

    邓炜应了声,便去开车。

    ————

    容靖和邓炜到了殷氏集团,没人拦着,他们在秘书的带领下顺利的在贵宾室见到了苏小萌。

    苏小萌没让人拦着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前台的工作人员报告上来时,说了容靖和他的助理一起来的。

    她没多问,只是心想着这个助理应该就是邓炜。

    所以便放他们上来了。

    “请坐,需要喝点什么么?”

    “苏小萌,殷氏早上发布的声明是个什么意思,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

    苏小萌眉头扬了一下,

    “我记得容大少爷不是盲吧?这么直白简单的意思,你看不懂?”

    “实在是苏小萌你态度变得太快,以至于我已经被你弄糊涂了。说愿意接受容氏和殷氏联姻的人是你!现在说不可能的也是你!”

    容靖走到苏小萌跟前,以着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她,

    “你把我当猴子耍?”

    “容大少爷,我觉得……你未免太大惊小怪了。”

    “……”

    “我当时说愿意接受容氏和殷氏联姻,没假,但我现在说不愿意了,也没假。”

    “那么你这是……出尔反尔了?”

    “要光是口头上说上一句,就必须得兑现……容大少爷,你把这世界想的太简单了吧?”

    “苏小萌……”

    苏小萌身体微微靠在身后的椅子上,双手环胸,蓦地笑了出声,

    “好了,我承认,那日说愿意接受联姻,就是在……耍你。”

    她眸子一寒,

    “耍你,又怎样呢?”

    “……”

    容靖的眼睛这一瞬蓦地就充着几条血丝。

    “我见容大少爷这一辈子耍过的人也不在少数吧?你对人说人话,对鬼说鬼话,把人命当儿戏,把人当猴耍的时候,可没见你心里有这么大的怨气。”

    “怎么到了容大少爷自己身上,就气急败坏至此?”

    “这辈子,还没人敢这样戏弄我容靖!”

    “不是的吧?”

    苏小萌眨眨眼,“我丈夫活着的时候,也挺不把你当一回事的……他要是没戏弄过你,你怎么会这么恨他?”

    容靖眸子眯起……

    “苏小萌,到了现在,你还是在想着法子报复我……”

    “你害死时修,还妄想我能嫁给你,你们容家怂恿着殷时青,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要拆散整个殷家,想要毁掉殷家,到头来还没脸没皮的说什么联姻。”

    “容靖,树要皮,人总得要脸吧!”

    苏小萌伸手就猛地推了一下容靖,这猝不及防的一下,倒是真让容靖后退了好几步。

    容靖拳头攥的咯咯作响,上前一步,猛地擒住苏小萌的手腕,直接将苏小萌勒到了墙上,

    “苏小萌,你懂个屁!”

    “……”

    “容家的殷家之间的恩怨,你懂个什么?啊?!我恨殷时修什么?我容靖要什么有什么,我需要嫉恨他什么?”

    容靖目光灼灼的瞪着苏小萌,擒着苏小萌手腕的手不自觉的加大了力道,

    “我说了要娶你,是真的想娶你啊!”

    容靖冲苏小萌恼怒的吼了这么一声!

    对这个女人……

    他的思想已经彻底乱了。

    殷氏和容氏联姻能够带来的诸多好处,听起来是全然的充斥着功利性。

    可只有容靖自己知道,他有无数条充斥着利益性的原因去娶苏小萌,甚至还有一个相对而言很是卑劣的原因……

    苏小萌曾经是殷时修的女人……

    可所有的根源还是因为……他对这个女人愈发着迷。

    苏小萌看着容靖,显然……她并不为容靖的话所动,手腕吃痛,却并没有让她动一下眉头,

    “你承不承认,我丈夫的死和你有关?”

    “……”

    “那纸殷氏集团股权转让书,你是怎么得到的?你从不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可容靖……人命关天,你当我会轻易让我丈夫的死因就这样销声匿迹?”

    “在你整日拿殷氏做章,整日拿我这个寡妇做章?”

    “凭什么他死了,你却还能逍遥度日?容靖……”

    殷氏集团的股权转让书,在六月份的股东大会召开后,苏小萌已经没再提过。

    容靖自然不会忘了这个漏洞。

    如今苏小萌再次提起……

    “你和死去的施盛德之间有着什么样的交易?”

    “你和武荣之间有什么样的勾当?”

    苏小萌定定的看着他,

    “容靖,你真当这一切没人知道?你真当你的嚣张放肆,你的目中无人是你与生俱来的权利?”

    “我告诉你,你最好安分些,并不是所有知道天津港事件真相的人……都死了。”

    “……”

    容靖整个心脏都提了起来。

    这句话一瞬间是真的让人毛骨悚然。

    原本就怀疑过殷时修生死的容靖,此刻脑中闪过的念头,更是加深了他的怀疑。

    是……殷时修么?

    看到容靖闪烁不定的瞳孔,那眼里分明就有惧意。

    苏小萌知道他想到了什么。

    这一刻,苏小萌心头真的是产生报复的快意。

    容靖对上苏小萌的眼,

    “他……还活着?”

    “……”

    “殷时修……是不是还活着?!”

    容靖捏着苏小萌的手腕,力道大的几乎要将这手腕给捏碎似得!

    邓炜站在一边,眉头紧锁,显然,他并不希望容靖知道殷时修还活着的事情。

    他不知道这位殷太太做的是什么打算……

    苏小萌眸子一冷,

    “如果时修还活着,你觉得你还能站在这里?”

    “……”

    “武荣恐怕也不知道吧?当晚那个贩毒组织里,有三个人被军队的人生擒。”

    “……”

    容靖一愣。

    “施盛德死了,时修死了,就只有当时被当成人质的我父亲知道这件事。”

    “……是单家那小子!”

    “对,回去告诉武荣,他弄死施盛德,弄死的太早了。”

    “……”

    容靖紧紧的看着这女人……

    她……知道的太多了。

    比他们想象中要多太多了。

    一旁的邓炜对这件事也不知情,当晚天津港事件,没有人是从头到尾全部都了解的。

    大多数人都死了。

    活着的,也只是侥幸。

    贵宾室的门推开,陈澜忙道,

    “容靖!松手!”

    容靖手松开……不是陈澜拽的,而是他自己松的。

    “呵,容靖,你怕了。”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