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598我知道,他没死(4000+求月票)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598我知道,他没死(4000+求月票)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妈妈,我觉得自己很幸运……”

    “……”

    白思弦心情复杂,以前,她也会觉得小萌是个运气很好的小丫头。哦亲

    现在看来,她真的看不到这丫头哪里幸运了。

    苏小萌唇角轻轻勾起,

    “你说……我从小到大就是一个成都的乡野丫头,虽说咱们也是生活在城市里,但想来想去,也就是一个普通家庭长大的孩子对不对?”

    “……”

    “谁知道,到了北京念大学,和司令的儿子相爱。而后知道妈妈竟是总理的女儿……”

    苏小萌说着都不禁笑了出来,

    “我一下子就不普通了……但是家庭背景带来的这份光环,我得用切实的努力和成就去匹配。”

    “如若不然,我怎么会去巴斯?我怎么会热衷于读书?怎么会认识那么多优秀的,有个性的人?”

    白思弦不得不承认小萌说得对。

    也许如今这个内心无比强大,品质坚毅的女儿,正是由这三年多时间接触到的人,事,物。

    这些点点滴滴的影响慢慢堆积出一个光芒四射的女人。

    “我认识了那么多人,听过了那么多的故事……”

    “有的人终其一生都不可能去遇上一个对的人,终其一生都无法好好的去爱一个人。”

    “妈妈,我已经找到了,甚至和那个人一起走过了一千多个日夜,回首一看,我都不敢想,竟是一千多个日夜过去了……”

    “我和他经历的这一切,便是我毕生的珍宝。不会再有第二个人了……”

    “好在双双和煌煌在,不然……”

    苏小萌轻笑。

    白思弦心一紧,握着苏小萌的手都出了汗。

    女儿没说出的话,她在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那天,梦梦和我说……她不要像我这样,拼了命的去爱一个人,爱到把自己燃成了灰烬,最后什么也不剩。”

    说着,小萌看向白思弦,

    “妈妈,你说梦梦多傻,她说出这样的话,不正是证明了她已经在拼命的爱着一个人么?”

    “……”

    “一边很爱很爱,一边很怕很怕……”

    因着白思弦是真的爱过,所以苏小萌此时说的话,她无法反驳。

    句句戳入她的心肺,让她想起年少轻狂的那个岁月,爱了,就不肯回头的那个倔强岁月。

    得到了些什么后,也终是失去了些东西。

    “时修他……不就是把他自己燃烧成了灰烬么?为此,若真要用余下的半生为他守寡,又有什么难的呢?”

    “……”

    “妈,旁人劝我,我都可以听,唯独你,我不听。”

    苏小萌定定的看着白思弦,

    “他不在,再多的热闹,再厚重的殷勤,也不过是寂寞。”

    看着小萌抱着双双和煌煌回了屋,房门关上,白思弦一个人呆呆的坐在客厅沙发上。

    她是真的没有想到……

    当时她写下的那份遗书竟是被苏小萌给看到了。

    双手捂着脸……

    幸运?

    白思弦抿着唇,笑容苦涩,这哪里是幸运……呢……

    ————

    苏小萌回了屋。

    双双和煌煌的床都搬到了她房里,偌大一间主卧室,因着兄妹俩的强势入住而显得充实。

    兄妹俩睡得相熟。

    苏小萌坐在床上,头微微侧着,看着窗外幽深的深蓝色夜空。

    竟是满天繁星闪烁……

    眼泪顺着她的眼睛往下落,手里握着的手机,至此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她……猜错了么?

    Er的到来……真的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么?

    她要和别人结婚了,他都还不肯出现么?

    时修……

    你怎么能对我这么狠心?

    这样无眠的夜,她已经记不清有多少个。

    他不在身边的这两个多月,时间把她的心都熬老了。

    “pp……”

    夜沉寂着,突地,一声奶气的呓语在房间里响起。

    苏小萌看向孩子的床……

    煌太子把双双抱得紧紧的,微弱的夜灯下,煌太子的嘴巴动了动,喃喃的喊了声。

    苏小萌捂着嘴巴,眼泪决了堤似得往下淌,模糊她所有的视线。

    你听见了没有?

    不要总出现在他们的梦里,不要让小小年纪的他们就失去了父亲……不要让我……一个人。

    ————

    隔日,苏小萌顶着又红又肿的眼睛去了公司,哪怕用厚重的眼妆想遮掩住,也还是被陈澜眼尖的发现了。

    “夫人,你这……”

    “没事。”

    苏小萌坐到总裁椅上,看了眼时间,时针刚过九点,她对陈澜道,

    “下午一点前,能不能召开记者发布会?”

    “夫人,您要做什么?”

    “澄清容氏和殷氏联姻的传闻。”

    苏小萌几乎是头也不抬的就说道,仿佛这是一个多么随意简单的事情。

    陈澜眉头皱起,

    “夫人,您是说真的?”

    “对,去准备吧。”

    既然Er的到来和时修没关,她也没有必要利用这样的舆论去试探他什么。

    至于容靖那边……

    如果Er没有时修的消息,那么容靖自然也没有任何证据。

    陈澜心知一定是昨晚发生了些什么,看苏小萌这坚决的样子,他也没再多问,想来……这样澄清也好。

    “好。”

    他应了声,正要出去,罗秘书的内线电话却拨了进来,苏小萌接起来,

    “苏总,ErWndr先生又来了,说是一定要见您。”

    “……”

    苏小萌愣住,罗秘书说的话,陈澜自然也是听见了。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他们心里想的是同一件事情。

    苏小萌抿紧了唇,沉默了良久,而后道,

    “让他进来。”

    陈澜忙对苏小萌道,“会不会是……”

    苏小萌双手交叉着,坐在总裁皮椅上的身体都有些忍不住的颤抖。

    等了一天……

    难道真的让她给等到了?

    罗秘书领着Er进来,这边罗秘书都还没有退出去,只听Er道,

    “苏小萌,如果你真的要走联姻这步棋,那就和我联姻!”

    “……”

    罗秘书穿着高跟鞋的脚险些就崴了出去。

    陈澜眼睛一瞪,也以为自己的听力出了问题。

    苏小萌眸子眯了一下……她看着Er,

    “和你联姻?”

    “对,和我联姻,你想要的不就是利益和一个能够帮你的人么?我可以帮你,也有足够的实力帮你!”

    “……”

    “容靖能给你的,我统统都能给你。苏小萌,你要是真想找个人嫁,就嫁给我!”

    Er水蓝色的漂亮眸子里头满是坚定的光。

    这是他想了一整晚才想出来的方法,既能阻止苏小萌和别人联姻,又能解决苏小萌所需求的利益。

    他不能……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时修的妻子这么嫁给别人。

    至少在时修好起来前,他得帮他守着这个女人。

    他娶了苏小萌,也可以瞒住苏小萌殷时修还活着的消息。

    Er是这么想的。

    小萌从皮椅上站起来,绕到了总裁办公桌前,罗秘书还一脸吃惊的站在门口。

    苏小萌对罗秘书到,

    “你先出去,把门关上,没有我的允许,不能让任何人靠近。”

    罗秘书忙点头。

    这办公室里的气氛突然就严肃的吓人起来。

    陈澜在Er说完后几乎是瞠目结舌……

    Er见苏小萌走近自己,他继续道,

    “你说过你不会爱别人,那么是谁又有什么区别?和Wndr家族联姻,我会帮你对付容氏,苏小萌,你相信我,你不会后悔的。”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不惜做到这地步,Er。”

    “我就是不想看到你出卖自己,我就是不想看到——”

    “还在编!!”

    苏小萌蓦地冲他吼了出来,这一吼,咽了也跟着涌出。

    她脸上如汹涌海浪扑过来的悲伤和痛苦,吓到了Er。

    “我……”

    “你还在编!Er,你当我是白痴么?!是谁教你的?”

    Er被苏小萌带着愤怒的质问问的一愣一愣……

    “是……殷时修么?”

    “……”

    Er的表情只能用僵硬形容。

    苏小萌看的明明白白,她根本不需要他再多说什么,神情凛然,几乎是用命令的语气,

    “带我去见他。”

    “……”

    Er水蓝色的瞳孔蓦地收缩,显然不可置信……

    苏小萌压低了声音,几乎是用气音道,

    “我知道……他没死。Er,我知道。”

    “……”

    小萌充满笃定语气的两句话和此时坚定不移的神情,足足震慑的Er难以动弹……

    Er活了三十五个年头,还未曾撞过这样让他在一瞬间惊惧到极点的眼神。

    她……

    这一刻,Er心下了然了,从来没有什么联姻。

    昨天,这个女人信誓旦旦说的每一句都是试探,都是逼他露出尾巴。

    她……从来没想过要嫁给容靖。

    这是一个局,一个昨天他急吼吼出现在她面前时,她设下的一个局。

    ……

    飞往伦敦的航班上。

    特等舱里,苏小萌坐在靠窗的位置上,她身边的座位空着,Er和她隔了一条走道,愣是不敢坐在她身边。

    Er心下有无数的疑虑。

    苏小萌到底是从什么时候知道殷时修没死?又是怎么知道的?

    他不是没有开口问,只是这嘴一张,话都还没出口,苏小萌就已经侧过头,凶狠的瞪着他,不发音的吐出一个“滚”字。

    Er也想和她说一下殷时修的情况,可她却不肯听。

    眼见为实,她不差这点时间。

    苏小萌满心的愤恨,怒气几乎都要冲到头顶。

    既然活着……既然还有一口气在,他怎么能,怎么能对她隐瞒至此?

    殷时修……

    你当真是好狠的心,好残忍的一个人……

    你这样的人,还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出的?

    十个小时的行程,苏小萌的心情几乎是走过了这天底下所有的滋味儿。

    可让她难以接受的是……

    当她站在重症监护室门外,透着玻璃窗看着躺在病床上,那活着几乎也等同于死了般的人儿时……

    她才发现,那十个小时的千般滋味,抵不上此刻酸苦的分毫。

    手指轻触着那冰冷的没有温度的玻璃窗……

    “他不是不想告诉你,他是没想到你会猜到他没死,他以为你已经接受了他的死亡……”

    “他……瘦的只剩骨头了……他怎么瘦的只剩这一副骨架了?啊啊……”

    苏小萌哭倒在地上,紧紧捂着自己的胸口,痛的不能呼吸了。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