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578武厅长,可梦到过我丈夫?(5000+)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578武厅长,可梦到过我丈夫?(5000+)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苏小萌放下手里的件,纤葱般的双手交叉着,黑珍珠般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武荣,

    “这年头连狗都没有忠心可言,又有谁会对谁忠诚到死?”

    武荣听着小萌的话,觉得话里有话,像是意有所指……

    “武厅长,你不这么觉得么?”

    “既然你觉得狗和人都没有忠诚可言,那你还让不相关的人留在这?”

    “武厅长,我的时间真的很宝贵,您有话快说,若你真的就是来喝茶的,那您慢慢喝,喝好我就不送了。”

    苏小萌下巴微微抬着,看着武荣的神情带着几分睥睨和强势。

    “我来找你是为了你丈夫的事情。”

    “哦?武厅长是打算终于放过我丈夫,肯松口替他澄清了?”

    苏小萌眉头扬起,面上笑容淡定。

    武荣双手环胸,双腿叠起,回看向苏小萌,与之视线相对,

    “我想知道,如果我一直不松口,就这么一直让你丈夫陷在舆论的质疑当中,你会怎么做?继续耐心的等么?你能耐心的等多久?”

    苏小萌听完武荣的问话,蓦地就笑了出来。

    武荣耸肩,

    “我问的问题有这么好笑么?”

    “武厅长,不对,很快您就要调到中央任职了吧?”

    “……”

    武荣眸子微微眯起。

    “你不用觉得奇怪,我会知道这么机密的内部消息,也很正常不是吗?我外公怎么说也是国家元老级的领导人物,武厅长纵然年轻有为,但……”

    苏小萌站了起来,摇了摇头,

    “比起我外公,你还差了一百个我公公。”

    “……”

    武荣面色一沉。

    “中央的调任令一下来,武厅长总算是熬出头了,只可惜,我看你的面相,渍渍……这一步恐怕就是你能迈的最后一步了。”

    “在我面前逞什么口舌之快?”

    武荣眉头微皱,“我和你丈夫是亲如手足的兄弟,你当我这么长时间不松口,公安厅不发布声明,我心里就好受么?”

    “……”

    “我知道小萌你对我的敌意很大,也知道你心里有诸多不满,可是在其位谋其政,这次的案件涉及的范围如此之广,警员受伤或是牺牲都是要进行层层调查确认的。”

    “时修曾经帮过我,我难道还要图他的不好吗?我不知道当时时修为什么要打伤我逃跑,我甚至都没搞清楚他是不是和施盛德一伙的。”

    “苏小萌,如果是你突然间被你的好朋友打了一枪,如果——”

    “武厅长,这次的缉毒案件,您居头等功,但是,即便有内部消息要把您往中央调,只怕也得等你把这整个案件处理完,处理得当,这个官才能好好的稳稳的升吧?”

    苏小萌走到总裁办公桌前,身体靠着桌沿,双手撑着桌子,好整以暇的看着他,

    “总不能您没干完的事,还要下一任来给你擦屁股吧?哦对,这个下一任还是我的小舅,这件事如果由他来善后,讲不定还会惹你一身腥味。”

    “……”

    武荣正色,看向苏小萌的神情也不自觉的严肃起来。

    在他来之前,这个女人就已经把他的情况都摸清楚了。

    即便都清楚了,她也依旧沉着气,按兵不动,就等着他送上门来……

    “武厅长,你不仁,我应当不义,你口口声声说你和我丈夫是好兄弟,好朋友,说我丈夫对你有过恩情,可关键时候,你却连一句证我丈夫清白的措辞都不肯说,并且在公安厅发布的声明里更是有意引导公众舆论。”

    “这大概就是恩将仇报吧?”

    武荣起身,整了整自己这一身警服,拿起台面上的帽子,他正对着苏小萌,

    “小萌,我觉得你对我有误会。”

    “是不是误会,武厅长心里头明镜儿似的,又哪里需要我多言?”

    苏小萌神情冷漠的看着武荣。

    “谁都可以把话说的很漂亮,如果武厅长想听,我也可以说很漂亮很好听的话给武厅长你听。但没有意义不是吗?”

    “我看到的是,我的丈夫死了,武厅长却节节高升,这样的结果,挺让人心寒的,不是吗?”

    武荣深吸一口气,

    “看来你不仅是怪我没有及时为你丈夫说话,我听你这话里的意思,你甚至是觉得你丈夫的死都和我有——”

    “停!这种话武厅长可不要乱说,我本没这么想,你这么一说,我还真觉得挺有嫌疑的,搞不好我会好好的去查一查……”

    苏小萌眉头轻轻蹙起,手摸着自己的下巴,

    “不过从哪儿开始查呢?啊!就从武厅长缉毒当日的行程安排开始查起?然后……不知道天津港有没有全方位的监控,这样就能以最直接的方式还原事情真相了!”

    “苏小萌,你不会觉得你用这样的言语试探我能试探出什么吧?”

    “啊呀!试探?!我有没有听错,武厅长你是用了试探二字?这武厅长心里难道真的有鬼?不然怎么会想到试探这个词?我可没想着要试探什么……”

    苏小萌叹气似的摇摇头,

    “我这个人,就是心直口快,心里头想什么,这不经大脑过滤的,就说了出来。”

    “我可都是无心的,不过方才武厅长既然提到了试探……我这不禁又多想了一下……”

    苏小萌抬眼,漆黑的眸子正直的对着武荣,

    “如果武厅长真的有问题……那能是什么问题呢?难道是和施盛德越狱?还是……”

    “苏小萌!你在血口喷人!”

    武荣是个手段非常多端的人,但这并不代表他有多沉的住气。

    苏小萌没再继续说,只是平静的看着武荣……

    他一张清俊的面孔涨的有些红。

    在一旁看着的陈澜,此时看的是异常的解气。

    “武厅长来这一趟,目的我知道。作为受害者家属,您多少也要表现出点慰问过的姿态,将来有人下来调查,您也好过关。”

    苏小萌微微耸肩,

    “武厅长对我丈夫究竟是心存感激还是恩将仇报,我一个妇人,哪里知道?”

    “我也没必要为一个半点根据都没有的猜测而陷武厅长于不义。”

    “我可以接受武厅长的慰问,也可以接受武厅长作为公安厅代表给我丈夫做的澄清证明,尽管晚了不止一点点。”

    “我甚至可以向武厅长保证,您升官也好,发财也罢,殷家老爷子不会出手干预,我外公白丰茂也不会出手干预,当然,我知道你心里想的肯定是……白丰茂这把年纪,还想伸手干预到中央的人事调动,未免太自以为是了。”

    “但,究竟我外公,我公公能不能把手伸到中央的人事问题上,我想武厅长也不愿意赌这一把吧?”

    苏小萌太聪明了。

    武荣仔细的看着这女人,想从这女人的神情里看出些局促,想从她的眼神里看出点伪装的痕迹,都没有。

    他基本可以确信,她现在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在面对他时想出来的。

    话语间的缜密和不留退路,几乎和殷时修与人谈判的风格如出一辙。

    “你有什么条件?”

    “麻烦武厅长不要再把狼爪伸向殷氏。”

    “……”

    “殷氏参与的政府相关项目,启动中的也好,没启动的也好,还请武厅长能手下留情,哦,还有……还有和武厅长关系相好的几个银行行长,麻烦武厅长别再和他们招呼着收紧殷氏的贷款以及资金调配问题。”

    “呵呵,苏小萌,你可真爱开玩笑,你说的这些,我怎么都有点听不明……”

    “如果武厅长听不明白我说的这些话,那么武厅长今天来这一趟的用意,我可能也不明白了。”

    “不如,我们就赌一赌,看看武厅长这官能不能升的成,如何?”

    579

    “不如,我们就赌一赌,看看武厅长这官能不能升的成,如何?”

    苏小萌眸子一冷,胸有成竹的霸气和魄力,让武荣思绪顿了顿。

    “其实有什么可考虑的呢?若是控制银行的贷款资金问题就能让殷氏受创也就算了,可偏偏你也看到了,并没用不是吗?”

    “既如此,我的这个要求就显得非常平易近人了。武厅长不做白用功,我也少走些冤枉路。”

    “武厅长,怎样?考虑好了么?”

    苏小萌眉头轻轻上挑一下,就这么一下,她眼底的自信和笃定,让武荣真切的意识到,用那样的方式来控制殷氏,的确是白费功夫。

    武荣虽是震惊于小萌的沉稳和心思周密,却也不是随随便便就会被一个女人给震慑住的人。

    苏小萌的每一句话,武荣都听进去了,也都认真思考过。

    他听出,苏小萌对他有怀疑,但她没有任何证据能够支撑她的怀疑。

    苏小萌对他有敌意,但她不是个笨蛋,在这种时候与他树敌。

    她终究是个女人,做任何事之前都会考虑到其中的风险,也正因此,她绝不会轻举妄动的做出些不利于殷氏发展的行径。

    她是聪明的,尽管国内银行对殷氏进行资金方面的限制没有阻拦殷氏的融资进展,但一味的跑国外借钱却不是长远之计。

    所以借着这个机会,她也不把话说的太难听。

    事情的真相面前就像披着一层纱,她只是装模作样的形容一下纱布后面的实物,他愿意听得懂,那就成交,若不想听得懂,想必苏小萌也有别的法子。

    “虽然你对我有误解,觉得我借助自己的人际关系,对殷氏的资金问题进行限制和影响。基于这样的误解,你提出了这个要求……”

    武荣微微扬唇,

    “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不会借用任何人际关系去影响殷氏的发展。”

    苏小萌冲武荣笑笑,

    “也许武厅长的信誓旦旦,也不过就是过眼云烟,不可当真,但我还是选择相信武厅长。毕竟……”

    “……”

    “人要是做多了亏心事,半夜恐怕不那么容易睡得着吧?”

    “呵呵,这是自然。”

    “对了,不知道武厅长这些时日以来,可有梦到过我丈夫?”

    苏小萌问的一脸纯真,话里也似乎是不夹带一星半点的恶意。

    然武荣却没有再说话,和苏小萌道了别就离开了办公室。

    总裁办公室的门开了又关上。

    苏小萌依旧靠在办公桌前,她看着这个穿着整齐警服的男人背影,眼底的恨意仿佛能具现出一把利刃,真想一剑刺穿这骨子里都透着虚伪的男人。

    陈澜真是佩服苏小萌的忍耐力。

    站在她面前与她相对的是真正的仇人,是有着血海深仇的仇人,她却忍下来了,不仅忍,还忍得很好。

    每句话都点的恰到好处,让武荣产生危机感却又不至于让武荣发现,他们已经把真相猜了个*不离十。

    “我现在只担心,武荣进了中央后,手会伸的更长。”

    苏小萌对此却是毫不担心,

    “高处不胜寒,不是所有人都能稳坐高位,多少人拼了命的往上爬,却坐不稳那张椅子而摔死?”

    “……”

    陈澜咽了下口水,心想方才武荣在这的时候,苏小萌要是把这话一说,那……武荣的表情一定会更精彩。

    “在没有时修的线索以前,任何打草惊蛇的举动,我都不会做。”

    要耐心,要沉得住气……

    苏小萌抿了抿唇,“不管怎样,公安厅方面总算是能松口,时修的清白得以证明后,一切都只会越来越顺利的。”

    “也是。”

    陈澜应道,“如果武荣知道殷总可能没死,估计就是不升职,他都不会松这个口。”

    苏小萌点了点头。

    回到位置上,她继续看之前没看完的件。

    殷氏之前出现的所有问题都已经得到有效的解决,苏小萌接任殷氏集团的一个大难关总算是有惊无险的过去。

    最忙碌的时候已经过去。

    苏小萌看完今天要处理的最后一份件后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看了眼时间,

    “才两点多……真不习惯。”

    小萌转了下皮椅,面朝落地窗,外头气温很高,得有三十五六度。

    “陈澜……”

    “恩?”

    “我们去天津港吧。”

    “……”

    苏小萌的目光飘的很远。

    天津港……

    “一直都没有消息……我已经坐不住了。人存在过,必定会留下痕迹……我想了很久,我觉得时修即便是留下了痕迹,和他不相熟的人也许也看不出来。”

    陈澜轻叹口气,

    “你就是想去看看呗。”

    “……恩,想去看看。”

    “那就去吧。”

    陈澜没有做任何阻扰。

    他想让苏小萌顺从她自己的心。

    他知道她早就想去了,干干的在这等消息于她而言就是如坐针毡……

    哪怕同样没有一个结果,她也想要自己去看看……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