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498让他深深为之折服(一更,五千)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498让他深深为之折服(一更,五千)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先更改一个设定上的小bug,施盛德今年应该在五十左右,而不是四十五哈,谢谢我家心思细腻的吧主善意指出~么么哒!】

    苏小萌这边的叫唤也多有撒娇之意。

    屋外天色已经黑了,客厅外传来开门的声音。

    “是不是时修回来了?”

    苏小萌忙问。

    “应该是吧。”

    “那我要去迎接!”

    说着苏小萌掀开薄被,脚穿上棉拖鞋就已经跳出了卧室,这哪里还像是个脚受过伤还未痊愈的伤者?

    苏妈妈把方才小萌喝过的汤盅放托盘里,端了出去。

    玄关处,小夫妻俩抱在一块儿,闺女是整个人几乎都挂在了殷时修的脖子上。

    殷时修心里惦记着她受伤的脚,手上的公文包直接被松开落在脚边,赶紧兜住她的腰。

    “累不累啊?妈妈今天又做了一桌子好菜,我说的吧,跟着我,你可能享福了!”

    她扬着下巴,乖张而得意,话里的骄傲不亚于那一桌子菜是她自己做的。

    殷时修低头碰了下她的鼻子,

    “好了,慢点儿……”

    殷时修要弯腰抱她,苏小萌忙拒绝道,

    “我可以自己走的,伤口已经开始结痂了,没事的!”

    说着就已经松开殷时修,然后一跳一跳的往前走。

    殷时修只能在后面小心盯着,双双煌煌听到客厅里传来的声音,爬起来就要往客厅跑。

    这边正在教他们英文单词的莉莉,只得无奈起身替兄妹俩开门。

    “谢谢莉莉阿姨!”

    双双甜甜的说了声,而后便箭一般冲了出去,

    “Daddy!Ihearedyou!”(爸爸,我听到你的声音了!)

    殷时修闻声蹲下来便接了双双一个满怀。

    这句英文是莉莉今天刚教的,双双现学便活用上了!

    “Whotaughtyou?”(谁教你的?)

    “Lily!”

    殷时修蹭蹭双双的鼻子,显然是对女儿语言学习能力的赞赏。

    相较于双双喜欢献宝讨表扬,煌太子就低调含蓄多了,但孩子心性,又难免有些争强好胜,煌太子摸摸自己的鼻子,嘀咕了句,

    “Whatsogoodaboutthat?”

    (有什么了不起的嘛……)

    谁知这小小的一声嘀咕,却被“跳”在前面的苏小萌听见了,她回头看了眼站一旁打了个哈欠的煌煌,不禁暗笑。

    苏妈妈说是要照顾这两个小家伙,其实多数时候根本轮不到她伸手。

    白思弦看着这一家子,从居住的环境到佣人的素质,小夫妻俩的习惯,孩子们对国外生活的适应程度……

    只有亲眼看到,亲身体察过,之后回了北京,当她想起女儿一家时,也能想得到大致的情景,而不是模糊的想象。

    原本她挺担心双双和煌煌从小就在伦敦生活,双语环境会不会对他们有不好的影响。

    毕竟不是每个孩子都能轻松容易的接受双语环境。

    现在看双双和煌煌,白思弦倒是明显感觉到双语环境对他们产生的好处。

    苏妈妈坐在沙发上,身体挪了一下,让苏小萌坐在她身边,待她落座,苏妈妈问,

    “双双和煌煌眼看着到上幼儿园的年纪,你们是还打算请私人家教?”

    这个问题,小萌和殷时修很早就已经商量过并达成了一致。

    “时修已经找了家不错的幼儿园,也给双双和煌煌报了名。”

    “念伦敦的幼儿园,兄妹俩能适应吗?”

    苏小萌看着天性活泼乐观的双双,喃喃,

    “我也不确定,但我想她们俩应该也没什么不适应的。一个本就性格外向,这栋楼里差不多大的当地孩子,也都和她挺合得来。煌煌嘛,性格沉静些,但也不是多害羞怯弱,相较于双双,他的性子还要稳的多。”

    “先试试吧,不到万不得已,我和时修都不会刻意请私人家教。人是社会动物,我和时修都不想让他们从小就觉得和别人不一样。”

    白思弦看着走过来的殷时修,道,

    “倒看不出你还有这样的想法。”

    殷时修脱了外套,克莱尔接过挂好,双双坐他腿上不肯挪屁股,煌煌爬到沙发上在殷时修背上蹭啊蹭的,用自己的方式来刷存在感。

    “我们兄妹几个,从小念得也是公立学校,老爷子老太太也从不主张让孩子念什么私立贵族学校之类的。”

    “伦敦这边念公立幼儿园,需要的手续也都办齐了。想来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公立幼儿园有公立幼儿园的好处,但是在对孩子的看护照顾方面,会不会还是私立的更好一些?”

    白思弦问道。

    “护的那么周全,也就失去了让他们念公立学校,和其他孩子一样的意义了。”

    殷时修淡淡道。

    白思弦不可置否,不过忽而又笑了一下,

    “妈,你笑什么?”

    “纵然你们想让他们和其他孩子一样,他们也到底是不一样的,不过……父亲母亲品性如此,想必双双和煌煌也不会差到哪儿去。”

    苏小萌又得意了,

    “可不是嘛!也不看看是谁生的!”

    白思弦瞥了她一眼,“你是真不害臊啊?”

    “妈……”

    苏小萌把白思弦一抱,凑她身边道,

    “那你有没有觉得,你生了我,很了不起啊?”

    “……”

    白思弦又瞥她一眼,眉头都皱起来了!

    “我觉得妈妈你很了不起。”

    “你这是在夸我,还是在夸你?”

    “一起夸!”

    苏小萌往白思弦怀里一躺,也不管丈夫孩子在场,是铁了心的要把这娇撒完!

    “丢不丢人?”

    白思弦问,这问话里竟夹着一抹呜咽……

    “我不管,人家还是个宝宝!”

    “……”

    “……”

    白思弦是真替苏小萌丢人啊,殷时修静静看着,笑而不语。

    双双这短手指指着自己,

    “宝宝才是宝宝啊!”

    然后又指了一下此时把殷时修当成树爬的煌煌,道,

    “哥哥也是宝宝,妈妈不是的啊!”

    苏小萌从白思弦怀里钻出来,把双双抱过来就开始争,

    “谁说的?”

    “双双……”

    “妈妈说妈妈是个宝宝,妈妈就是!”

    双双眨巴着大眼,摸摸苏小萌的脸,忙道,

    “妈妈的脸有这么大!宝宝的脸小小的啊……”

    “殷时修,别笑,看看你闺女!”

    “咳咳……双儿,顺着点你妈妈,你比妈妈懂事,多让着她点儿。”

    “……”

    “哦!好!我比妈妈乖,我要让着点妈妈!”

    双双点头,然后看向苏小萌,一脸“妈妈,你说什么都对,你高兴就好”的表情。

    苏小萌是真的,真的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白思弦看着双双,越看越像苏小萌小时候……

    双双和煌煌在沙发上蹦跶着,几个大人的视线几乎就围着这两个孩子了。

    苏小萌念叨着:“宝贝儿,快快长大啊!”

    白思弦看着苏小萌,心却忖道——

    宝贝儿,若你还没有长大,该多好……

    ————

    夜幕拉下,苏小萌靠在床上,床上架着个懒人桌子,她在用笔记本写稿。

    殷时修进来的时候,她目光沉静,比窗外的夜黑,漆黑中泛着点点水光。

    修长白希的指节在键盘上敲着,神情无比专注。

    殷时修进来,她也没意识到。

    等到她意识到时,是她敲完最后一个标点长舒一口气时。

    殷时修已然洗漱完毕,爬尚了床,靠在她身边,对上她侧首投过来的视线,他温柔探问,

    “写的什么?我能看吗?”

    苏小萌的眼里有水光,有超乎年纪的怅然,然而,在殷时修轻声询问后,这抹怅然被笑意取代。

    “我说不可以,你就不看么?”

    殷时修眉头佯装着蹙了一下,而后把她往怀里一收,

    “我想让你说可以。”

    苏小萌很爱他,爱他无时无刻展现出来的,属于他的体贴和风度,再亲密的夫妻间,也需要彼此的尊重。

    她靠他怀里,把懒人桌上的电脑转了个角度,让他能看到屏幕。

    “语法上问题不大,你就帮着看看有些用词是不是合适,好吗?”

    她微微仰头,几乎是贴着他的下巴问道。

    殷时修收紧她一分,低头亲了下她的额头,

    “好。”

    ——Thelastmomentinmylife

    (我生命的最后一刻)

    殷时修细细看着这篇长达两千字的英文演讲稿,屏幕上的每一句都仿佛能具现出一幅画面,让人心血翻涌。

    “口译大赛有一个演讲环节,占分比例不算大,我想用这篇稿子,你觉得好吗?”

    此时的苏小萌完全不知道……

    她敲打在屏幕上的这篇演讲稿,字字句句有多让殷时修震撼。

    她完全不知道……

    从这一刻开始,她和殷时修之间,再不只是她单方面的去欣赏,去敬仰,去崇拜她的丈夫。

    从这一刻开始,在她的丈夫心里,她俨然是一个才华横溢,有思想有深度,让他深深为之折服的女人。

    殷时修唯一不想承认的是,这篇稿子来自她的亲身经历。

    “看看,有没有想过不用“disaster”,而用“catastrophe”这个单词?”

    殷时修喃喃问,给出自己的建议。

    “catastrophe比disaster好么?”

    “都是灾难的意思,但catastrophe更隐含了意外出现的灾难,结局难以补偿的意思。”

    “结局难以补偿……可不是么?逝去的一百多条人命……谁也无法补偿。”

    苏小萌说着,而后动手将单词替换掉。

    “这样?”

    她轻笑着扬脸看向殷时修。

    “恩。”

    “还有其他地方要改么?”

    “写的很好。”

    “真的?”

    “恩。”

    殷时修点头。

    苏小萌舒了口气,多点了两下保存,这才关了电脑。

    殷时修倒是颇主动的帮她把小桌子收起,把电脑也放好。

    爬回床上,又把她往怀里一抱,

    “你怎么这么腻歪啊?”

    殷时修唇贴着她的脸颊,他问,

    “我不知楚姣死前曾对你说过那样的话。”

    苏小萌微微扬起唇角,“是啊,她说遇到我是件特别幸运的事情。”

    “……”

    “她还说比遇到你要幸运的多。”

    这话没有出现在稿子里。

    殷时修扬了下眉,而后也不可置否,点头道,

    “是,遇到你比遇到我要幸运的多。”

    “你说……Eric什么时候会来找我?”

    苏小萌看着天花板,突然问道。

    殷时修的眼睫刷过她的脸颊,气息喷洒在她皮肤上,温热的气息搔弄的她痒痒的。

    “喂,我问你话呢!”

    “该来的时候,他总会来。”

    殷时修不想把多余的时间浪费在去揣测别人心思身上。

    “……时修。”

    “恩?”

    “你说……Eric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一个普通人,普通男人。”

    殷时修说完,掰过苏小萌的脸,身体伏上去,

    “这种时候,能不能不想别的?”

    “这种时候?什么时候?”

    苏小萌眨眼间,殷时修的大手已经从她的后腰绕了过去,从睡衣里摸上了细腻温热的皮肤。

    “唔……想要?”

    苏小萌问。

    殷时修认真点头,

    “想。”

    苏小萌嘟了下嘴,“想要就说嘛,我当你能忍几天呢……”

    “……”

    她环住殷时修的脖子,拉低他的头,唇碰上他的唇。

    这甘柴猎火,这么一触即发。

    两人都小心翼翼的,却又都有压不住的浴火,尽兴时还要顾及苏小萌受伤的脚。

    “抬起来撘在我腰上。”

    “慢点儿,等我放好……先别进……”

    夫妻俩也是久旱逢甘露,摸索着调整着一个双方都适宜的姿势。

    殷时修这箭是绷在弦上,感觉再忍下去就要原地爆炸了。

    偏偏苏小萌还在小心翼翼的调整她那只受伤的脚怎么放才不会影响动作……

    “搭着,别使力,放松点……行了么?”

    他几乎是咬着她的耳朵问的。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