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287 心怀嫉妒,心有不甘(已修)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287 心怀嫉妒,心有不甘(已修)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殷博文话这么一说,郭彤心下便了然了。

    比起她,施海燕和殷时青更看重的是她肚子里的孩子。

    想必,如果她没有怀孕,只怕今天根本没机会进这殷家的大门。

    “好了,我们睡吧,今天你也累了。”

    殷博文亲亲郭彤的额头,关了灯。

    屋外,一个小小的身影刚驻足在卧室门前,小手还未抬起,门缝里透出来的那抹细微光亮便暗淡了下去。

    殷俊杰睁着大眼看着紧闭的房门,也不知站了多久,小家伙突然抬手在脸上擦了一把,而后转身。

    收起噙在眼眶里的泪水,倔强离开。

    ————

    悲欢惆怅,聚散离合。

    纵然是在一个宅子里,也几乎是同时上演着。

    人聚的越多,各自怀的心思也就跟着多了。

    唯有那些心思目的单纯,心胸宽阔的人,才能将白天里遇到的不愉快,随着黑夜的到来而驱散。

    夜已经深了,可三楼的一间卧室,此刻却是嬉闹声不断!

    双双和煌煌刚洗完澡,这会儿都光着身体趴床上。

    屋里暖气开的足,小丫头不觉得冷,反而觉得很舒服。

    苏小萌拿着小背心过来给她穿,她死活不肯穿,小萌追到哪儿,她跑到哪儿。

    “双双,你过来,把衣服穿上!”

    苏小萌给俩小家伙洗澡洗的腰酸背痛的,只想赶紧给他们穿了衣服,哄睡着了她才能休息。

    再看一边的煌太子,就乖多了。

    苏小萌这衣服还没套上他的头,他就自己拽了过去,开始往脑袋上套,像是要学着自己穿衣服似的。

    小萌也就没管他,继续逮着双双。

    双双在床上蹿的和只兔子似得,一会儿在床头蹦,一会儿又到床尾。

    光着个身体,半点儿不知道害羞。

    小丫头最坏的是,见苏小萌冲她喊,她还觉得挺得意,笑的“咯咯”不停。

    殷时修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见这场面便不由轻笑了一声。

    苏小萌回头,衣服就扔他手上,

    “笑,你知道笑,你去给她穿,老娘不伺候了。”

    苏小萌说完便径自进了浴室,她都还没来得及洗澡呢,全给双双折腾的。

    殷时修看看手里的衣服,再看看那边赤条条,白嫩嫩的闺女……

    轻叹口气,

    “双儿,来,爸爸给你穿衣服。”

    “嘿嘿,不啊!”

    “双儿,你不乖?”

    “嘿嘿……”

    小丫头还在那笑,反正是打定了主意不肯穿衣服。

    另一边,煌太子已经穿好了衣服。

    殷时修也不知道煌太子是怎么做到的,一颗小脑袋愣是从短袖口钻了出来,衣服整个都是变形的拧在身上。

    但煌太子一脸淡定的看着殷时修,仿佛觉得自己穿的没什么问题。

    殷时修也没管他,伸手把双双逮到怀里,

    “双儿,穿衣服,不然会生病。”

    “巴会!”

    “你看哥哥多乖,都已经会自己穿衣服了。”

    双双看了一眼煌太子,结果眼睛都瞪直了,小手指着煌太子,突地回头对殷时修道,

    “蝈蝈,笨笨哦……”

    “你赶紧把衣服穿上!”

    说着,殷时修赶紧把衣服从她头上套下!

    没两下就给小丫头把衣服穿好了。

    煌太子是听见了双双说的话,但没理睬,爬到床中央,自个儿钻进了被子里。

    双双没闹腾完,这精神头还足着,殷时修刚给她穿的衣服,她就想着法子的要脱下来。

    殷时修见了,一把将双双揽进怀里,往被窝里头一塞人,

    “好了,睡觉。”

    然而双双愣是没有睡觉的打算,于是人钻在被窝里,还手脚并用的闹腾着。

    殷时修都被她踹了好几下肚子。

    “哦哟,被你个小祖宗踢死了快。”

    殷时修故意说道,谁知双双越踢越来劲儿,踢两下,小眼瞅瞅殷时修,再踢两下,再瞅瞅。

    后来,殷时修发现你越是给这小丫头反应,她就越是兴奋,索性,他就装死了,小丫头怎么踢他,他的不理会了。

    双双玩的没劲儿便不再踢了,只见身体像毛毛虫似得往上一拱一拱,小脸凑到殷时修眼前。

    小爪子“啪”一下打到殷时修脸上。

    殷时修这下还真没办法装死了,忙睁开眼睛,逮着双双的手就要咬,

    “小坏蛋,你连你爸都打?”

    “嘿嘿嘿!”

    双双一边缩着手,一边在那笑的不行。

    一大一小,几乎是把床变成了战场,苏小萌洗了个澡出来,见双双还没消停,不由瞥了殷时修一眼道,

    “你还陪她玩?晚上还要不要睡了?”

    “不能怪我啊,这小丫头像你,我有什么办法?”

    殷时修特别无辜的说着,却看都不看一眼苏小萌,只是径自挠双双的痒。

    双双“咯咯咯咯”笑的都要喘不过气来了。

    苏小萌听了这话,二话不说上前拿了枕头把殷时修头一捂,

    “你去死算了!每次都赖我,我一个人生得出来?你敢说没你的基因?”

    “哈哈哈哈!”

    苏小萌把殷时修这脑袋一蒙,双双可算是乐到了极点!

    又是拍手又是拍床,兴奋都快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了。

    殷时修忙搂过苏小萌,

    “好了好了,像我,像我,你这怀着孕呢,别乱动。”

    苏小萌瞥了他一眼,轻哼了一声,而后这才想起来,

    “煌煌呢?”

    “睡着了。”

    殷时修指了指一旁在被窝里安安静静躺着的煌太子。

    苏小萌绕到另一边,煌太子确实睡着了,这旁边都已经吵翻了天,他却还能睡得死死的。

    她都不知道该夸他省心,还是佩服他厉害。

    唔……

    苏小萌再一定睛,只觉得他的睡姿很是奇怪,被子拉开——

    殷时修探了个脑袋看了一眼,吓了一跳,而后忙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似得,挺绝望的看向苏小萌。

    果然,苏小萌一个眼神狠狠的瞪了过来!

    “他自己穿的……”

    “……”

    “下次一定检查好。”

    苏小萌话都不想跟他多说一句。

    好在这衣服还算宽松的,不然这袖口再紧一点,一直勒着脖子,想想就怪吓人的。

    偏偏这煌太子估计还是个特别要面子的主。

    这点,怕是随了他爷爷。

    自己穿的再怎么不舒服,也绝对不会吱声。

    给煌煌把衣服重新穿了一下,半途中煌太子半睁着眼,见苏小萌抱着自己……

    小爪子一身,抓着苏小萌的衣服,喃喃喊了一声:

    “妈妈……”

    苏小萌低头亲了亲煌太子的小脸,细声温柔道,

    “恩,妈妈在这呢,好了,继续睡吧,恩?”

    煌煌半睁着的眼一会儿便又闭上了。

    苏小萌想把煌太子重新塞进被窝,谁知煌太子拽着她的衣服不松手。

    小萌只好抱着他一块儿爬尚了床躺了下来。

    微微侧着身子,轻轻拍着煌太子的背。

    殷时修单手撑着头,也侧着身子……

    双双拿着殷时修的一只大手,在那数着手指头玩,玩着玩着也就安静了下来。

    苏小萌抬眼,对上殷时修深情脉脉的眼睛,拧起眉,

    “你干嘛这样看我,怪毛骨悚然的。”

    殷时修伏身凑过去,吻了下苏小萌的嘴。

    “……”

    苏小萌这心脏啊,蓦地就不按节奏的“突突”猛跳两下。

    说起来,也都是老夫老妻了,结果被亲一下就这么的……心动不止。

    搞得她自己都怪难为情的。

    “又一年过去了,小萌。”

    “啊?”

    殷时修抱着双双往苏小萌那边靠了靠,关掉了床头的灯。

    手一伸,横过一双儿女,牵住苏小萌的手,搭在她的小腹上。

    “以前不觉得日子过的快,现在觉得一年一年的……特别快。”

    殷时修淡淡道。

    苏小萌打了个哈欠,反手扣住殷时修的手,闭上眼睛,

    “好像是蛮快的……”

    三年了……

    “有没有哪里特别想去?”

    “什么?”

    “威尼斯?荷兰?或者……日本?有没有想去看看的,玩玩的地方?”

    “干嘛突然想带我去旅行啊?”

    “下周不是我们结婚纪念日么?”

    “……”

    “这都能忘?”

    借着窗外的清冷月光,殷时修能看的清苏小萌脸上的那两粒黑珍珠似的眼睛。

    苏小萌这就有点内疚了……

    结婚纪念日,她是不会忘的,前段时间一个人的时候,还在想着今年的结婚纪念日,要怎么和殷时修一起庆祝……

    可最近事情一多。

    从殷时修出车祸,到两人小吵一番,参加考试,再到回国发现怀孕,转眼又是春节,各种准备……

    眼下不说别的,除了下个月中旬的二轮面试,苏小萌是什么都没法放在心上。

    其实殷时修也是忙的。

    因着庾家彻底被拉出殷氏集团,公司内部的职位调整,包括股权变动一系列的事情,也让殷时修操了不少心。

    可再忙,他还是牢牢记得。

    他是在苏小萌生日这天,把她骗去民政局领了结婚证。

    “唔……我听你的,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苏小萌笑道,不过想了一下又忙道,

    “不过就别去国外了,出去打玩一趟回来,二轮面试肯定是一脸懵。”

    殷时修就知道,她一直都很紧张,因着二轮面试的事情。

    伸手摸摸她的头发,

    “或者……等你面试结束,我们再出去?”

    苏小萌忙点头,

    “好,好。”

    殷时修轻笑摇头,

    “成。好了,睡吧。”

    苏小萌又打了个哈欠,没一会儿便睡着了。

    殷时修把被子盖盖好,双双仰面躺着,睡姿很是狂野,煌太子睡得就踏实多了。

    把双双抱到自己的另一侧。

    怕这丫头晚上没个轻重,踹着苏小萌哪里,就不大好了。

    ————

    早晨,殷时修一如往常的早起,尽管晚上被双双和煌煌给折腾起来了两次。

    小萌还在睡,双双和煌煌暂时还没有转醒的迹象。

    殷时修出门晨练前,叮嘱了一下佣人去屋里看着点。

    果然殷时修走后没多久,双双和煌煌似是要醒了。

    两个佣人把俩孩子抱开,洗脸刷小牙,喂奶,换衣服。

    等小萌醒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多了。

    殷时修端了早餐上来,

    “正好,还以为你要一觉睡到中午呢。”

    苏小萌靠床头,睡眼惺忪,迷糊的看着殷时修,困得不行……

    殷时修见她这眼睛睁开了,但脑袋还沉睡着,不由觉得好笑,放下餐盘坐到床边。

    抬手撩了一下她的下巴,

    “先吃点东西再睡。”

    苏小萌看着殷时修,突地手一伸,撒气了娇,“抱……”

    “……”

    殷时修伸手搂过她的腰,让她靠自个儿肩膀上。

    低头亲亲她的小嘴。

    苏小萌抬眼,

    “牙没刷。”

    “我不嫌弃。”

    苏小萌笑了一下,打了个打哈欠,懒懒的靠他身上,

    “不想动……就觉得好累哦……”

    “成,我伺候你。”

    苏小萌“嘻嘻”笑了两下。

    殷时修端了粥,吹了两下,递到她嘴里,又夹了点小菜。

    “卤蛋。”

    苏小萌指着盘子里的五香卤蛋。

    殷时修拿过盘子里的湿毛巾擦了擦手,剥了蛋壳,

    “蛋黄你吃哦。”

    苏小萌叮嘱了句。

    “……恩。”

    殷时修看她这会儿一副“慈禧太后”的小样儿,觉得怪好笑的。

    “好吃。”

    苏小萌塞了一嘴的鸡蛋,砸吧砸吧的,一脸惬意。

    “唔……双双煌煌呢?”

    “在楼下和俊杰,绮阳他们一块儿玩呢。”

    “你说,要是双双煌煌知道他们还要有一个小地弟或者小妹妹……会是什么反应啊?”

    “不知道。”

    苏小萌想了想,

    “双双这么喜欢热闹,应该会很高兴的吧?至于煌太子……真是猜不透小家伙的心思。”

    “想多了没用,反正他们会有个小地弟或者小妹妹,已经成了既定事实。”

    苏小萌看了殷时修一眼,眉头皱了一下,而后突地松开,

    “你说的对哦!哈哈!”

    “再多吃几口粥。”

    “哦。”

    “咚咚”,敲门声响起。

    佣人手里拿了两个大礼盒进来,见着苏小萌靠殷时修怀里被喂饭这情景,吓了一跳。

    “什么东西啊?”

    苏小萌看着那两个大礼盒,不由问道。

    “少奶奶,这是先生年前定制的时装,晚了两天,今天送到了。”

    “放这,你们出去吧。”

    殷时修眼都没抬,在那小心吹着粥,而后往苏小萌嘴里送。

    佣人也知趣,忙退了出去。

    结果,没多大一会儿,四少爷喂四少奶奶吃早餐的事情,便在佣人当中传了开来。

    “你们就没见过四少爷那温柔的样子,好像躺他怀里的不是一个人,完全就是个易碎的稀世珍宝!”

    “啊,四少奶奶真好运气……”

    “我从没见过四少爷这样伺候人……”

    “光听你这样说,我整个人都酥掉了……”

    “你们是没亲眼见着,要是亲眼见着,还要羡慕!”

    虽说话是在佣人间传着,但传着传着肯定会传到主人的耳朵里。

    别人听了没什么,只说殷家老四和自己太太夫妻恩爱。

    可有心人听了,心中便有侧重。

    郭彤就怎么都想不明白,这苏小萌是有哪点好,能值得殷时修那样的男人,为她做到这地步。

    巴厘岛的盛世婚礼,那样的浪漫梦幻,那样的气派奢华。

    一掷千金怕也不过是为了换苏小萌一个高兴。

    论长相,论身材,论气质,郭彤自认自己不输给苏小萌分毫。

    可当她向殷时修示好时,却得不到殷时修的半点青睐。

    她心怀嫉妒,又心有不甘。

    午饭时,苏小萌才缓缓下楼,她一直在屋里,倒是不知道早上殷时修喂她吃早餐的事情已经传开了。

    所以看到佣人们一个个向她投以钦羡的目光时,她是云里雾里的。

    “四少奶奶,您想喝点什么热饮?待会儿就开饭了,我好让厨房准备。”

    佣人忙到苏小萌跟前,献着殷勤。

    这些佣人都是常年在殷家山庄值班,和殷时修苏小萌接触的都少。

    给殷家人做事,福利很好,工资也高,如果是像老林管家这样一直跟随到老的,受人敬重不说,在养老方面更是不用愁。

    所以即便是在山庄里做事的佣人,也都是勤勤恳恳。

    如果能调到殷家老宅做事,能得到的好处更是数之不尽。

    这殷家的事情,佣人了解的只是皮毛,但大少爷并非殷家二老亲生,却是众所周知。

    也正因此,他们也几乎都认定,将来殷时修会成为殷家的家主。

    而殷时修又对苏小萌百般宠爱,做佣人的,自然在各个方面都想要献点殷勤。

    “哦,不用麻烦了,我喝点水就成。”

    苏小萌说道。

    “少奶奶,您怎么没穿少爷给您做的新衣服啊?听说是服装巧匠精心设计的呢!”

    “你们……”

    苏小萌眸子眯了一下,佣人一个个立马闭上了嘴,似是意识到自己有些失言。

    谁知小萌眉眼突地又是一扬,嘴角翘起,

    “这么想看啊?那吃完饭我穿给你们看!”

    “好啊好啊!”

    苏小萌轻笑,显然,她的心情也很好。

    这些佣人有的只比她大两三岁,有的大七八岁,都是年轻人,和她们相处起来,可比和这殷家长辈们自在多了。

    郭彤早已在二桌坐下,看着苏小萌这得意嚣张的样子,只觉得恶心的很。

    “从没见过这么喜欢炫耀的……”

    郭彤小声嘀咕了句。

    一旁的殷博文听了后,小声对她道,

    “那衣服早上送过来的时候,我看了,就一国内的普通品牌,等明儿,我找意大利的设计师给你也量身设计一套,好么?”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