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237 重复章节,不要订(十二点前修)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237 重复章节,不要订(十二点前修)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筒子们,重复的章节定了也没有关系的,之后是在原章节基础上修改,同样的字数不会重复扣费或者多扣费。

    借着这里,和大家说一下,客户端是比较麻烦。

    之后凡是有修改章节,亲们需要去下载管理,把下载的章节全部删除,再回头看,就可以了(这种删除,也是不会多扣费的)

    这两天会有重复章节,是因为君君时间没调整过来,白天被其他事情耽搁,加上天热,一到晚上,脑袋就晕乎,不敢多写,怕写出一团浆糊。

    之后尽量不会干这种蠢事,辛苦麻烦亲们了!

    ————

    殷时修看着小家伙可怜的样子,心里也不忍心,双手伸向后座,打算抱她。

    小丫头看着殷时修的手,盯了一会儿,而后便开始摇头……

    转身就去拍打着车窗,泪汪汪的眼,心神不定的看着医院大门,眼泪是止不住的往下掉。

    “哥哥一会儿就来,真的。”

    殷时修也没辙了,有点后悔自己骗她的事情。

    “蝈蝈啊……”

    她在那念叨着,殷时修下了车打开后座车门,小丫头这时候就伸手要殷时修抱了。

    殷时修这才刚把她抱起来,双双趴在他肩膀上,便看到不远处妈妈抱着哭哭啼啼的蝈蝈过来了。

    “蝈蝈啊……”

    双双又念了句,殷时修关上车门,轻拍她的背,

    “咱们这就去找哥哥。”

    说着转身,正好看到同样一脸后悔的苏小萌抱着煌太子出来。

    煌太子哭的次数真是屈指可数,像这样哭的这么吓人,还真是头一次。

    跟着小萌出来,看到不远处爸爸抱着双双,哭声一下就止住了,但抽噎还没停,小肩膀抽动了一下又一下。

    但见着双双后……

    煌太子却又把头别进了妈妈的颈窝子。

    小爪子绕在苏小萌的颈后,在那玩着小萌的头发。

    苏小萌这就搞不懂了,

    “煌煌,你不是要妹妹嘛?妹妹——”

    “不要。”

    煌煌闷声在小萌颈窝里喃道。

    “……”

    苏小萌心里叹了口气,要不要这样啊?

    这么小的小孩子,竟然还这么傲娇不诚实?

    哭的这么厉害,转眼见着妹妹还在,放下心来后,就跳过这一小节,继续接着和妹妹闹别扭……

    “蝈蝈啊……蝈蝈啊……”

    比起煌太子,双双就没心没肺,没皮没脸多了,直接就尖着嗓子冲他喊。

    殷时修见小萌抱着双双回来了,便把小丫头重新固定在婴儿座椅上。

    抽了湿纸巾给小丫头擦了擦脸。

    小丫头的大眼就盯着煌太子。

    苏小萌把煌太子也固定好,坐到两人中间,手里还捧着那一杯关东煮。

    “呶,这是哥哥要给你买的圆圆。”

    双双伸长脑袋,看了眼杯子里的几串关东煮,立刻破涕为笑,小手捧过关东煮,

    “谢啊!”

    “……”

    煌太子坐在位置上后,就很“高冷”的看着窗外,这会儿见双双捧着关东煮,不由偷偷斜眼瞄了一下她。

    只见双双直接上手从棍签上扯了个圆圆下来,往嘴里塞,吃的满手满嘴都是汤水。

    苏小萌一手给她拿着杯子,一边给她擦着嘴。

    煌太子突然重重叹了口气,苏小萌被这一声叹气引的转头,只见煌太子心思颇为深沉的看着窗外……

    小萌闷笑出声。

    双双继续在那儿没心没肺的啃着哥哥给买的圆圆。

    一口气吃了三个!

    小萌给她擦干净手,又擦干净嘴。

    双双拍拍自己肚皮,然后听到“咚咚”的声音……

    似乎是自己也觉得这声音太响了,眼睛偷偷往上瞄,对上冲着她笑的小萌……

    小耳朵红彤彤的,然后自己大概也觉得好好笑,就“咯咯咯”的笑出声!

    煌太子脸上的心思更为深沉了,小手攥着拳,又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这口气成功的吸引到了双双的注意,她伸长脖子,绕过苏小萌,去看煌太子……

    小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然后又低头玩玩自己的手指,似乎在酝酿着什么……

    殷时修一边开车,一边不自觉的透过后视镜看一眼车后座的情况,对上苏小萌很是“心累”的表情……

    “你看,我就说吧,兄妹俩关系好着呢。”

    “你什么时候说过?”

    苏小萌当即白了一眼过去。

    殷时修忙道,

    “你看,这一分开,两个都哭的厉害,小孩子之间闹点别扭,很正常的。”

    “你得了,开你的车。”

    苏小萌又白了他一眼,这男人也根本就不懂怎么教育孩子,马后炮谁不会放呀?

    “妈妈啊……”

    突然,双双拽了一下苏小萌的衣服,而后很小声的喊她。

    苏小萌看向她,双双偷偷招手,让小萌低头,然后自个儿凑到她耳边……

    小家伙叽里呱啦说了一长串,眼珠子还时不时的瞄向那边“深沉难测”的煌太子。

    双双说完以后,眨巴着大眼看向苏小萌,似是在问,妈妈听明白了么?

    苏小萌冲她笑笑……

    深吸口气,求救似的看向殷时修,龇牙问道,

    “她说的啥……?”

    双双虽然是和她咬耳朵,但音量其实和平时的没有区别,说了些什么,车子里可以听得很清楚。

    也就她自个儿以为,只要是在人家耳边说的话,别人就听不到。

    殷时修清了清嗓子,而后状作没听见似的放了音乐……

    “殷时修,你——”

    苏小萌这会儿弄死他的心都有了!

    这什么丈夫,这什么父亲!

    双双又忙扯了一下苏小萌的衣服,用手比划着两人的位置……

    小萌只能猜了……

    “唔,双双是要和哥哥一起坐?”

    双双忙伸手放在嘴边,示意她小声点儿,然后很是乖张的点头。

    苏小萌觉得在车上把双双松开太危险了,但是见双双又很是着急的样子,还是给她松了安全座椅的带子。

    把她抱到和双双同一边。

    煌太子见双双凑了过来,立马一个嫌弃的眼神丢了过去,而后继续盯着车窗。

    双双坐在煌太子身边,小脚在皮椅上来回晃着,把自个儿的十根小脚趾全都蜷曲起来,而后用手碰了碰煌太子,

    “蝈蝈啊……臭丫丫……”

    “……”

    一旁的小萌小心护着双双,看着女儿这古灵精怪的样子,实在是啼笑皆非。

    煌太子没理她。

    那双双是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主,见哥哥故意冷漠她,更是上杆子的往上蹭。

    一会儿摸一下煌太子的手,一会儿拽一下煌太子的头发,一会儿又把小嘴凑过去亲亲……

    反正没一会儿,双双就已经成功的打入地方阵营,整个人都黏糊在哥哥身上。

    小萌怕她摔着,一只手搂着她的小腰。

    “蝈蝈,香香……”

    双双拉着煌煌的手蹭在嘴边,特别眷恋的样子。

    煌太子终于绷不住脸了,指着那边的婴儿座椅对双双说,

    “坐!”

    “啊!”

    双双见煌煌终于吭声了,激动的咋呼着。

    “坐!”

    “啊!”

    “坐!”

    “啊!”

    “……”

    “啊啊!”

    “……”

    后面一路,就是双双丫头时不时蹦出来的咋呼声,直到车子停在家门口,小丫头才有了些许困意。

    煌太子也是被双双折腾的够呛!

    但苏小萌很明显的感觉到,煌太子也慢慢放下了别扭。

    两人回家后便大睡了一觉,等到晚饭时候醒来的时候,两个人好的和一个人似得。

    晚上睡觉时,苏小萌靠在殷时修怀里,搂着他腰,嘀咕着,

    “煌太子这性格就跟你一样,喜欢闷在肚子里,真坏。”

    殷时修扣着她的手,

    “我以为你就爱我坏。”

    苏小萌抬头,睁眼,蓦地笑了出来,瞥他一眼,

    “但愿怀瑜以后不会像你这么自恋。”

    殷时修低头亲亲她的鼻子,又亲亲小嘴,慢慢的,情到深处没能收,卧室的温度持续升高,呢喃爱语,难耐喘声,渲染一夜。

    ……

    小萌从成都回北京不过一个礼拜。

    便在电视上的地方新闻中看到成都市市政aa府官员贪污受贿被拘的消息。

    主要责任人是两个,一个是副市长,另一个便是前秘书长苏建义。

    看到这则消息的时候,小萌的第一反应是活该,其次才想到……

    自己曾经和殷时修说过,让他替自己“报仇”来着……

    殷时修回来的时候,这则新闻刚播完,小萌上前就问,

    “苏建义那边,是你搞的鬼么?”

    殷时修看了她一眼,“什么鬼?”

    苏小萌见他不知道……不由狐疑,

    “苏建义和之前那个一直很护他的副市长都落马了,你不知道?”

    “哦。”

    殷时修应了声,苏小萌眨眨眼,

    “你就“恩”一下?没其他的了?”

    殷时修扯过她的手,往自己衬衣扣子上带,低笑着,

    “帮我脱一下衣服,我去洗澡。”

    “自个儿去。”

    苏小萌说完便要抽回手,然而没能抽动,殷时修的劲儿贼大。

    “那我帮你脱,你告诉我,这事儿是不是你搞得?”

    苏小萌这么一说,他立马点头。

    她一粒粒的解着衬衫扣子,露出他结实火热的胸膛。

    小萌柔嫩的指尖有意无意的擦过他的皮肤,她是没想法,但殷时修盯着她的目光却愈发火热。

    “说吧。”

    小萌把他的衬衣脱了下来,光着膀子的某男人,别提多性感。

    殷时修指了指自己的西装裤,挑了下眉。

    苏小萌深吸口气,解开他的皮带,拉下拉链,大眼瞪着他,咬牙切齿道,

    “你要是再敢卖关子,你就死定了!”

    结果话音刚落,殷时修便把她整个扛起,

    “想了想,还是一起洗吧。”

    “殷时修!你还没回答我呢!”

    就这样,声音消失在浴室里,一个多小时以后,两人从浴室里出来了,小萌靠在墙上,只觉得腿软。

    殷时修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漫不经心道,

    “我哪有这个本事,副市长这样人物要是落了马,那背后必定是结了伙的要弄他。”

    “……”

    “不过要把一个市长级人物弄下马,也是很有难度,如果我要弄掉一个政敌,必然从和他关系比较亲密的人下手……”

    “什么意思?”

    “苏建义曾是副市长跟前的大红人,他两面三刀的性格,大体上和他接触久了就都能知道,现在他的职位不断往下降,也都是被人看在眼里。”

    “他心存不满,对人生感到犹疑,副市长不再庇佑他,那么就很容易被其他人盯上了。”

    “像苏建义这样目光短浅的人,只要稍给他一点眼前看得到利益,他大概就什么都能说出来。”

    苏小萌看着他,微微蹙眉,

    “真的和你没什么关系?”

    “唔……”

    苏小萌就知道!

    她走到他跟前,把他扯到床边上坐下来,殷时修冲她一笑,

    “我只是和那些想要副市长下马的人,提了一下“苏建义”这号人而已。”

    小萌白了他一眼,

    “我就知道,你简直坏到没底!杀人不见血!”

    “怎么?你觉得苏建义不应该去坐牢?”

    “他当然应该!”

    苏小萌忙道,“像他这种人,就应该去坐牢,我一想到三爷爷在养老院受的那苦,就觉得心疼。”

    殷时修摸摸她的头。

    “但是我总觉得政治斗争是件很可怕的事情,我不希望你为了让苏建义没有好下场,把自己卷进那些意义不大的事情里。”

    “放心,我有分寸。”

    “你做什么都有分寸,全是我在那多想。”

    苏小萌往后一倒。

    殷时修低头吻吻她的嘴,

    “副市长一直很袒护苏建义,而苏建义又并非良民,显而易见,副市长暗地里肯定做了不少不正当的勾当。”

    “我什么都没有做,只是说了两句,稍微有点智商就能说出来的话。”

    “行行,反正你总是能把自己摘干净。”

    苏小萌笑笑。

    这世上有太多像苏建义这样的人,人品其差,却又有权有势,多少人看不惯他,却又干不掉他。

    所以无论殷时修有没有插手,她都觉得苏建义是罪有应得。

    只是苏小萌万万没有想到……

    就在她在这为苏建义被拘捕的事情感到解气,两天后,成都发生了两起血案。

    其中一起,是被拘捕的副市长在看守所里,被毒死,目前到底是被他人毒杀,还是自杀性行为,尚在调查中。

    而另外一起,却是让苏小萌后怕到浑身发抖。

    苏建义被关进监狱两天后的一个下午,苏爸爸如往常一样在花店里忙。

    突然近十个带着砍刀的莽汉就直冲苏爸爸的花店,当时就把苏爸爸的花店砸的不成样。

    苏爸爸纵然有力抵挡,也挡不过这些大砍刀,好在当时巡逻的警察正好经过……

    那些暴徒见势态就分散溜走了。

    店里那个叫宏树的店员被砍死,苏爸爸被砍伤,伤到大腿动脉,目前还在医院抢救。

    小萌得到消息,当时就吓得浑身发软,瘫倒在地,说话都说不完整。

    殷时修直接调了老爷子的私人飞机,孩子送到殷家,殷老爷子二话没说,带着老林管家,跟着殷时修和小萌一道去了成都。

    当天晚上七点,他们就抵达了成都。

    八点不到,小萌就到了苏爸爸所在的医院,老远她就听到凄厉的哭喊声。

    她听到那些人嘴里喊着“宏树”,“宏树”……

    听得苏小萌心口疼的受不住,而她现在根本无暇去为别人伤心,跑到手术室门口,苏妈妈就坐在旁边的长凳上。

    她身板挺的很直,脸上没有丝毫颓丧的表情,没有哭喊,没有出声,只是坐在那,紧紧的盯着手术室的门。

    苏小萌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

    就算妈妈掩饰的再好,身为女儿的苏小萌,还是能一眼看出……

    妈妈的心在痛,妈妈的这条命,仿佛跟着手术室里的父亲一样,悬在那悬着。

    “妈,妈妈……”

    小萌喊了她一声,

    苏妈妈回神,见小萌来了,坚强的面孔似是怎么都绷不住了,她朝苏小萌伸手,却一个字也说不出。

    小萌忙过去把妈妈抱住,

    “妈妈,没事的,爸爸会没事的。”

    苏妈妈闭上眼,挺直的身躯,一下子就全依附在了女儿身上,仿佛有了依靠似得。

    苏小萌真切的感受到妈妈的颤抖。

    小萌没敢大声哭,尽管她心里已经担心到不行。

    他们在北京接到电话时,苏爸爸就已经被送进医院,如今他们都到了这里,五个多小时过去……

    苏爸爸还没有出来……

    “萌萌……”

    苏妈妈终于开了口,声音破碎的让人心疼。

    “我离不开他……”

    “……”

    苏小萌难过的抱紧妈妈,

    “爸爸不会有事,不会有事的,我向你保证,妈妈,你别自己吓自己,呜呜……”

    殷时修站在一边,他还并不清楚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他隐隐的……有不好的预感。

    他已经派人去查,去花店砍人的都是些什么人,受谁指使,原因是什么。

    警察那边已经通过监控将肇事的嫌犯都锁定并开始进行抓捕。

    于苏家人来说,这仿佛就是飞来横祸。

    没多久,医生出来了一趟,满手的血,满头的汗,他告诉他们。

    苏成济不仅大腿动脉被砍伤,还有一处伤在腹部,部分器官受损,伤患已经出现过两次休克现象,所以让他们做好心理准备……

    医生叹了口气正要转身进去,苏妈妈站起来,走到医生面前,

    “让我进去。”

    “苏太太,手术室是不允许外人进去的。”

    白思弦盯着他,

    “我不会打扰你们,你们让我进去,我是他的命,他要听到我的声音,你相信我,医生,他听到我的声音,不会死的。”

    “……”

    苏小萌忙捂住自己的嘴,不想哭出声……

    可是心里太难受,太害怕,又太无措……

    殷时修拉过她的手,把她搂进自己怀里,低声安慰,

    “没事没事,萌萌,没事……”

    “呜呜……时修……我会不会没有爸爸了?呜呜呜……”

    殷时修心脏被她这么一喊,喊的生疼。

    “求你,求你让我进去,好不好?”

    苏妈妈也挺不住了,在医生面前苦苦哀求。

    “你让她进去。”

    殷绍辉拄着拐杖对医生道。

    “老先生——”

    “让她进去。”

    说这话的是走过来的院长。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