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236 我是他的命(已修)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236 我是他的命(已修)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殷时修看着小家伙可怜的样子,心里也不忍心,双手伸向后座,打算抱她。

    小丫头看着殷时修的手,盯了一会儿,而后便开始摇头……

    转身就去拍打着车窗,泪汪汪的眼,心神不定的看着医院大门,眼泪是止不住的往下掉。

    “哥哥一会儿就来,真的。”

    殷时修也没辙了,有点后悔自己骗她的事情。

    “蝈蝈啊……”

    她在那念叨着,殷时修下了车打开后座车门,小丫头这时候就伸手要殷时修抱了。

    殷时修这才刚把她抱起来,双双趴在他肩膀上,便看到不远处妈妈抱着哭哭啼啼的蝈蝈过来了。

    “蝈蝈啊……”

    双双又念了句,殷时修关上车门,轻拍她的背,

    “咱们这就去找哥哥。”

    说着转身,正好看到同样一脸后悔的苏小萌抱着煌太子出来。

    煌太子哭的次数真是屈指可数,像这样哭的这么吓人,还真是头一次。

    跟着小萌出来,看到不远处爸爸抱着双双,哭声一下就止住了,但抽噎还没停,小肩膀抽动了一下又一下。

    但见着双双后……

    煌太子却又把头别进了妈妈的颈窝子。

    小爪子绕在苏小萌的颈后,在那玩着小萌的头发。

    苏小萌这就搞不懂了,

    “煌煌,你不是要妹妹嘛?妹妹——”

    “不要。”

    煌煌闷声在小萌颈窝里喃道。

    “……”

    苏小萌心里叹了口气,要不要这样啊?

    这么小的小孩子,竟然还这么傲娇不诚实?

    哭的这么厉害,转眼见着妹妹还在,放下心来后,就跳过这一小节,继续接着和妹妹闹别扭……

    “蝈蝈啊……蝈蝈啊……”

    比起煌太子,双双就没心没肺,没皮没脸多了,直接就尖着嗓子冲他喊。

    殷时修见小萌抱着双双回来了,便把小丫头重新固定在婴儿座椅上。

    抽了湿纸巾给小丫头擦了擦脸。

    小丫头的大眼就盯着煌太子。

    苏小萌把煌太子也固定好,坐到两人中间,手里还捧着那一杯关东煮。

    “呶,这是哥哥要给你买的圆圆。”

    双双伸长脑袋,看了眼杯子里的几串关东煮,立刻破涕为笑,小手捧过关东煮,

    “谢啊!”

    “……”

    煌太子坐在位置上后,就很“高冷”的看着窗外,这会儿见双双捧着关东煮,不由偷偷斜眼瞄了一下她。

    只见双双直接上手从棍签上扯了个圆圆下来,往嘴里塞,吃的满手满嘴都是汤水。

    苏小萌一手给她拿着杯子,一边给她擦着嘴。

    煌太子突然重重叹了口气,苏小萌被这一声叹气引的转头,只见煌太子心思颇为深沉的看着窗外……

    小萌闷笑出声。

    双双继续在那儿没心没肺的啃着哥哥给买的圆圆。

    一口气吃了三个!

    小萌给她擦干净手,又擦干净嘴。

    双双拍拍自己肚皮,然后听到“咚咚”的声音……

    似乎是自己也觉得这声音太响了,眼睛偷偷往上瞄,对上冲着她笑的小萌……

    小耳朵红彤彤的,然后自己大概也觉得好好笑,就“咯咯咯”的笑出声!

    煌太子脸上的心思更为深沉了,小手攥着拳,又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这口气成功的吸引到了双双的注意,她伸长脖子,绕过苏小萌,去看煌太子……

    小手摸了摸自己的脸,然后又低头玩玩自己的手指,似乎在酝酿着什么……

    殷时修一边开车,一边不自觉的透过后视镜看一眼车后座的情况,对上苏小萌很是“心累”的表情……

    “你看,我就说吧,兄妹俩关系好着呢。”

    “你什么时候说过?”

    苏小萌当即白了一眼过去。

    殷时修忙道,

    “你看,这一分开,两个都哭的厉害,小孩子之间闹点别扭,很正常的。”

    “你得了,开你的车。”

    苏小萌又白了他一眼,这男人也根本就不懂怎么教育孩子,马后炮谁不会放呀?

    “妈妈啊……”

    突然,双双拽了一下苏小萌的衣服,而后很小声的喊她。

    苏小萌看向她,双双偷偷招手,让小萌低头,然后自个儿凑到她耳边……

    小家伙叽里呱啦说了一长串,眼珠子还时不时的瞄向那边“深沉难测”的煌太子。

    双双说完以后,眨巴着大眼看向苏小萌,似是在问,妈妈听明白了么?

    苏小萌冲她笑笑……

    深吸口气,求救似的看向殷时修,龇牙问道,

    “她说的啥……?”

    双双虽然是和她咬耳朵,但音量其实和平时的没有区别,说了些什么,车子里可以听得很清楚。

    也就她自个儿以为,只要是在人家耳边说的话,别人就听不到。

    殷时修清了清嗓子,而后状作没听见似的放了音乐……

    “殷时修,你——”

    苏小萌这会儿弄死他的心都有了!

    这什么丈夫,这什么父亲!

    双双又忙扯了一下苏小萌的衣服,用手比划着两人的位置……

    小萌只能猜了……

    “唔,双双是要和哥哥一起坐?”

    双双忙伸手放在嘴边,示意她小声点儿,然后很是乖张的点头。

    苏小萌觉得在车上把双双松开太危险了,但是见双双又很是着急的样子,还是给她松了安全座椅的带子。

    把她抱到和双双同一边。

    煌太子见双双凑了过来,立马一个嫌弃的眼神丢了过去,而后继续盯着车窗。

    双双坐在煌太子身边,小脚在皮椅上来回晃着,把自个儿的十根小脚趾全都蜷曲起来,而后用手碰了碰煌太子,

    “蝈蝈啊……臭丫丫……”

    “……”

    一旁的小萌小心护着双双,看着女儿这古灵精怪的样子,实在是啼笑皆非。

    煌太子没理她。

    那双双是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主,见哥哥故意冷漠她,更是上杆子的往上蹭。

    一会儿摸一下煌太子的手,一会儿拽一下煌太子的头发,一会儿又把小嘴凑过去亲亲……

    反正没一会儿,双双就已经成功的打入地方阵营,整个人都黏糊在哥哥身上。

    小萌怕她摔着,一只手搂着她的小腰。

    “蝈蝈,香香……”

    双双拉着煌煌的手蹭在嘴边,特别眷恋的样子。

    煌太子终于绷不住脸了,指着那边的婴儿座椅对双双说,

    “坐!”

    “啊!”

    双双见煌煌终于吭声了,激动的咋呼着。

    “坐!”

    “啊!”

    “坐!”

    “啊!”

    “……”

    “啊啊!”

    “……”

    后面一路,就是双双丫头时不时蹦出来的咋呼声,直到车子停在家门口,小丫头才有了些许困意。

    煌太子也是被双双折腾的够呛!

    但苏小萌很明显的感觉到,煌太子也慢慢放下了别扭。

    两人回家后便大睡了一觉,等到晚饭时候醒来的时候,两个人好的和一个人似得。

    晚上睡觉时,苏小萌靠在殷时修怀里,搂着他腰,嘀咕着,

    “煌太子这性格就跟你一样,喜欢闷在肚子里,真坏。”

    殷时修扣着她的手,

    “我以为你就爱我坏。”

    苏小萌抬头,睁眼,蓦地笑了出来,瞥他一眼,

    “但愿怀瑜以后不会像你这么自恋。”

    殷时修低头亲亲她的鼻子,又亲亲小嘴,慢慢的,情到深处没能收,卧室的温度持续升高,呢喃爱语,难耐喘声,渲染一夜。

    ……

    小萌从成都回北京不过一个礼拜。

    便在电视上的地方新闻中看到成都市市政aa府官员贪污受贿被拘的消息。

    主要责任人是两个,一个是副市长,另一个便是前秘书长苏建义。

    看到这则消息的时候,小萌的第一反应是活该,其次才想到……

    自己曾经和殷时修说过,让他替自己“报仇”来着……

    殷时修回来的时候,这则新闻刚播完,小萌上前就问,

    “苏建义那边,是你搞的鬼么?”

    殷时修看了她一眼,“什么鬼?”

    苏小萌见他不知道……不由狐疑,

    “苏建义和之前那个一直很护他的副市长都落马了,你不知道?”

    “哦。”

    殷时修应了声,苏小萌眨眨眼,

    “你就“恩”一下?没其他的了?”

    殷时修扯过她的手,往自己衬衣扣子上带,低笑着,

    “帮我脱一下衣服,我去洗澡。”

    “自个儿去。”

    苏小萌说完便要抽回手,然而没能抽动,殷时修的劲儿贼大。

    “那我帮你脱,你告诉我,这事儿是不是你搞得?”

    苏小萌这么一说,他立马点头。

    她一粒粒的解着衬衫扣子,露出他结实火热的胸膛。

    小萌柔嫩的指尖有意无意的擦过他的皮肤,她是没想法,但殷时修盯着她的目光却愈发火热。

    “说吧。”

    小萌把他的衬衣脱了下来,光着膀子的某男人,别提多性感。

    殷时修指了指自己的西装裤,挑了下眉。

    苏小萌深吸口气,解开他的皮带,拉下拉链,大眼瞪着他,咬牙切齿道,

    “你要是再敢卖关子,你就死定了!”

    结果话音刚落,殷时修便把她整个扛起,

    “想了想,还是一起洗吧。”

    “殷时修!你还没回答我呢!”

    就这样,声音消失在浴室里,一个多小时以后,两人从浴室里出来了,小萌靠在墙上,只觉得腿软。

    殷时修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漫不经心道,

    “我哪有这个本事,副市长这样人物要是落了马,那背后必定是结了伙的要弄他。”

    “……”

    “不过要把一个市长级人物弄下马,也是很有难度,如果我要弄掉一个政敌,必然从和他关系比较亲密的人下手……”

    “什么意思?”

    “苏建义曾是副市长跟前的大红人,他两面三刀的性格,大体上和他接触久了就都能知道,现在他的职位不断往下降,也都是被人看在眼里。”

    “他心存不满,对人生感到犹疑,副市长不再庇佑他,那么就很容易被其他人盯上了。”

    “像苏建义这样目光短浅的人,只要稍给他一点眼前看得到利益,他大概就什么都能说出来。”

    苏小萌看着他,微微蹙眉,

    “真的和你没什么关系?”

    “唔……”

    苏小萌就知道!

    她走到他跟前,把他扯到床边上坐下来,殷时修冲她一笑,

    “我只是和那些想要副市长下马的人,提了一下“苏建义”这号人而已。”

    小萌白了他一眼,

    “我就知道,你简直坏到没底!杀人不见血!”

    “怎么?你觉得苏建义不应该去坐牢?”

    “他当然应该!”

    苏小萌忙道,“像他这种人,就应该去坐牢,我一想到三爷爷在养老院受的那苦,就觉得心疼。”

    殷时修摸摸她的头。

    “但是我总觉得政治斗争是件很可怕的事情,我不希望你为了让苏建义没有好下场,把自己卷进那些意义不大的事情里。”

    “放心,我有分寸。”

    “你做什么都有分寸,全是我在那多想。”

    苏小萌往后一倒。

    殷时修低头吻吻她的嘴,

    “副市长一直很袒护苏建义,而苏建义又并非良民,显而易见,副市长暗地里肯定做了不少不正当的勾当。”

    “我什么都没有做,只是说了两句,稍微有点智商就能说出来的话。”

    “行行,反正你总是能把自己摘干净。”

    苏小萌笑笑。

    这世上有太多像苏建义这样的人,人品其差,却又有权有势,多少人看不惯他,却又干不掉他。

    所以无论殷时修有没有插手,她都觉得苏建义是罪有应得。

    只是苏小萌万万没有想到……

    就在她在这为苏建义被拘捕的事情感到解气,两天后,成都发生了两起血案。

    其中一起,是被拘捕的副市长在看守所里,被毒死,目前到底是被他人毒杀,还是自杀性行为,尚在调查中。

    而另外一起,却是让苏小萌后怕到浑身发抖。

    苏建义被关进监狱两天后的一个下午,苏爸爸如往常一样在花店里忙。

    突然近十个带着砍刀的莽汉就直冲苏爸爸的花店,当时就把苏爸爸的花店砸的不成样。

    苏爸爸纵然有力抵挡,也挡不过这些大砍刀,好在当时巡逻的警察正好经过……

    那些暴徒见势态就分散溜走了。

    店里那个叫宏树的店员被砍死,苏爸爸被砍伤,伤到大腿动脉,目前还在医院抢救。

    小萌得到消息,当时就吓得浑身发软,瘫倒在地,说话都说不完整。

    殷时修直接调了老爷子的私人飞机,孩子送到殷家,殷老爷子二话没说,带着老林管家,跟着殷时修和小萌一道去了成都。

    当天晚上七点,他们就抵达了成都。

    八点不到,小萌就到了苏爸爸所在的医院,老远她就听到凄厉的哭喊声。

    她听到那些人嘴里喊着“宏树”,“宏树”……

    听得苏小萌心口疼的受不住,而她现在根本无暇去为别人伤心,跑到手术室门口,苏妈妈就坐在旁边的长凳上。

    她身板挺的很直,脸上没有丝毫颓丧的表情,没有哭喊,没有出声,只是坐在那,紧紧的盯着手术室的门。

    苏小萌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

    就算妈妈掩饰的再好,身为女儿的苏小萌,还是能一眼看出……

    妈妈的心在痛,妈妈的这条命,仿佛跟着手术室里的父亲一样,悬在那悬着。

    “妈,妈妈……”

    小萌喊了她一声,

    苏妈妈回神,见小萌来了,坚强的面孔似是怎么都绷不住了,她朝苏小萌伸手,却一个字也说不出。

    小萌忙过去把妈妈抱住,

    “妈妈,没事的,爸爸会没事的。”

    苏妈妈闭上眼,挺直的身躯,一下子就全依附在了女儿身上,仿佛有了依靠似得。

    苏小萌真切的感受到妈妈的颤抖。

    小萌没敢大声哭,尽管她心里已经担心到不行。

    他们在北京接到电话时,苏爸爸就已经被送进医院,如今他们都到了这里,五个多小时过去……

    苏爸爸还没有出来……

    “萌萌……”

    苏妈妈终于开了口,声音破碎的让人心疼。

    “我离不开他……”

    “……”

    苏小萌难过的抱紧妈妈,

    “爸爸不会有事,不会有事的,我向你保证,妈妈,你别自己吓自己,呜呜……”

    殷时修站在一边,他还并不清楚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他隐隐的……有不好的预感。

    他已经派人去查,去花店砍人的都是些什么人,受谁指使,原因是什么。

    警察那边已经通过监控将肇事的嫌犯都锁定并开始进行抓捕。

    于苏家人来说,这仿佛就是飞来横祸。

    没多久,医生出来了一趟,满手的血,满头的汗,他告诉他们。

    苏成济不仅大腿动脉被砍伤,还有一处伤在腹部,部分器官受损,伤患已经出现过两次休克现象,所以让他们做好心理准备……

    医生叹了口气正要转身进去,苏妈妈站起来,走到医生面前,

    “让我进去。”

    “苏太太,手术室是不允许外人进去的。”

    白思弦盯着他,

    “我不会打扰你们,你们让我进去,我是他的命,他要听到我的声音,你相信我,医生,他听到我的声音,不会死的。”

    “……”

    苏小萌忙捂住自己的嘴,不想哭出声……

    可是心里太难受,太害怕,又太无措……

    殷时修拉过她的手,把她搂进自己怀里,低声安慰,

    “没事没事,萌萌,没事……”

    “呜呜……时修……我会不会没有爸爸了?呜呜呜……”

    殷时修心脏被她这么一喊,喊的生疼。

    “求你,求你让我进去,好不好?”

    苏妈妈也挺不住了,在医生面前苦苦哀求。

    “你让她进去。”

    殷绍辉拄着拐杖对医生道。

    “老先生——”

    “让她进去。”

    说这话的是走过来的院长。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