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230 你要什么,我都会替你抢(6000+ 已修)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230 你要什么,我都会替你抢(6000+ 已修)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纵然殷时修现在不说,回家后苏小萌也是要开口问他的。

    说试探她二舅,搞得神叨叨的,到底试的哪门子探?

    苏小萌拉过一旁的椅子坐着,手臂撑在椅背上看着他,

    “说吧。”

    殷时修没坐,就这么站着,

    “如果将来,你二舅一家,有任何一个人要单独和你见面,你都不要同意,我必须在场。”

    “……虽说我也不会和他们单独见面,但……”

    苏小萌眉头动了动,

    “他好像说的没错,他确实是得罪你了呀!哈哈!”

    “他没得罪我,他得罪的人是你妈妈。”

    “……”

    苏小萌愣了一下。

    “不止是白正翰一家,还有白正祥一家也是一样,如果他们要单独见你,你要毫不犹豫的拒绝。”

    话说到这地步,苏小萌又不是真的傻,也不是完全没意识到……

    “当初我妈妈会离家出走,和外公分开二十年之久……是因为他们,对吗?”

    殷时修蹲下身,握着她的手,

    “白家和殷家一样,血亲之间,表面的平和相亲,谁都能装,但究竟谁真心,谁假意,没几个人能看透。”

    “你觉得……他们会伤害我?”

    “他们伤不到你,只要你把我的话听进去。”

    “……”

    “你不是不理解我今天对白正翰的态度么?”

    “唔,冲动的都有点儿不像你了。”

    “虽然举动幼稚了点,但目的达到了,我要清楚,在白正翰的心里,对我,有几分忌惮,不是对爸妈,不是对殷家,而是对我。”

    苏小萌看着他的眼睛,仿佛也就是这一瞬的事情,她便看通透了。

    伸手主动环住殷时修的脖子,

    “那亲爱的老公,你看出他对你到底有几分忌惮了么?”

    “十分。”

    “……”

    “当年的事情,我们不在场,说不清楚,但我能肯定,是这两个一脸正人君子像的男人在背后推动。”

    “白思弦认祖归宗,你跟着叫白老先生一声外公,你是多了份疼爱,可对白正祥,白正翰两家而言,没有利,只有想象不到的威胁和弊处。”

    “对自己的亲妹妹,都能使得出手段,更何况是你。”

    “他们……是怕我进入白家,会损坏他们的利益?可我没想从外公那得到什么呀……”

    殷时修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

    “如果你只是苏小萌,只是多年未见的妹妹带回来的小外甥女,他们不会怕……但你现在有我了。”

    “我……有你了,又怎样?”

    “有了我,那么你想要什么,我都会替你抢。”

    “……”

    ……

    周岁宴后没多久,白正翰竟真的私下里联系过苏小萌,想要邀她去他家吃饭。

    而苏小萌也很听殷时修的话,没有去。

    白正翰也好,白正祥也好,这两个她称为舅舅的人,对她究竟存的什么心思,她并不会妄断。

    即便是殷时修说的话,她也不认为就全对。

    人心比海深,比乱麻更杂。

    即便是她崇拜的丈夫,她也不觉得他就能揣测并透析出白正祥和白正翰对她的不轨图谋。

    但……

    她知道,有一点殷时修说对了。

    当年爸妈受的那些折磨,她们纵然不在场,也不难猜出,有人在其中使手段。

    妈妈有一个把她当珍宝捧在怀里的父亲,有三个兄长。

    最后竟因为爱上一个平凡的男人,而被逐出家门?

    很多事情,不是不说就没法知道真相,只要哪怕多想那么一丢丢,便能看的透彻而分明。

    白正翰吃了闭门羹后,短期内便没再自讨没趣的找苏小萌。

    而苏小萌也没太把这个二舅放在心上,说起来……谁让她嫁进了殷家这样的大家族。

    亲戚真的是够多了。

    ——七月福利(226章车镇),已粗。有需要的亲,可以带上【全本订阅截图】和【七月月票投票记录截图】入群找管理员换取。

    此外,之前的三月月票福利和四月月票福利,群里不再提供,有需要的亲,关注一下君君的微博,这几天会在微博里放出来。具体等通知。微博账号,评论区置顶和作者公告都有写——

    酷暑的八月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熬,起码对苏小萌而言没那么难熬。

    放暑假嘛,在家吹吹空调,带带孩子,每天背两个小时英文单词,练习一小时的口语。

    空下来的时候就多研究一下孩子的食谱。

    殷时修没她这么舒服,公司三天两头开会,今天是这个企划,明天又是那个标书策划……

    总之,闲不下来。

    双双和煌煌现在长得很快,一个礼拜似乎就是一个样子。

    小孩子的衣服也换的勤。

    周末,殷时修得了空,苏小萌便把孩子丢给他照顾,自己则和阿素一块儿出门,打算给双双煌煌添置点衣服。

    走进大商场,头仰到九十度,都看不到顶,但偏偏大成这样,冷气还是开的很足。

    阿素比苏小萌大不了几岁,苏小萌又没有少奶奶的架子,两人就和闺蜜一般,手挽着手在商场的婴儿装店里来回逛着。

    小孩子的衣服,都很好看,但比起外观,小萌更看重面料。

    现在是夏天,双双和煌煌在家也就只穿一件衣服,都贴着皮肤。

    “把那两套拿下来我看看。”

    苏小萌指着墙面上挂着的两套婴儿童装,店员热情的拿了下来。

    阿素凑过来也仔细的摸了摸,就在两人讨论之际,苏小萌的余光里划过一抹窈窕身影。

    目光不由抬起,视线循着那抹窈窕婀娜的身影……

    苏小萌眨了眨眼,似是以为自己看错了,还站在那盯了许久……

    “少奶奶,您再看什么哪?”

    阿素忙问道。

    “没什么……”

    苏小萌说着,她确定那个女人是郭彤,她的表姑。

    毕竟那样的长相,气质,在她看来,在人群中怎么都是出挑的。

    心里疑惑的紧……

    看着她手上挂着的那一个个标着名LOGO的购物袋……

    哪一个品牌下面的物件不得四位数朝上?

    她……怎么会在北京?又怎么会在这里?

    而且……她是发财了么?买这么多东西……

    苏小萌不敢妄加猜测。

    那时候在巴厘岛,殷时修最终还是没有让她进殷氏的事情,其实惹得表姑一家都不太开心。

    其实他们不开心是不占理的,就算殷时修是她的丈夫,也不代表就一定得买这个账,做这个不是太必要的顺水人情。

    那之后,表姑一家也没再和他们家联系。

    如今在这大商厦里遇到,小萌真的有种恍然见鬼的错觉。

    “小姐,您这衣服是要还是不要啊?”

    店员温声问道,拉回了苏小萌游离在外的注意力。

    “哦,可以,帮我装起来吧。”

    苏小萌说着,便拿卡让阿素去刷。

    那店员眼睛都笑弯了,拿过一旁的小玩具一起塞进购物袋里,

    “这个是送的,一岁多点儿的孩子,正适合玩。”

    “哦,谢谢。”

    苏小萌忙笑着谢道。

    “小姐,下次再来,我们家的衣服,质量都是一流的。”

    “恩,好。”

    苏小萌和阿素离开这店没多久,苏小萌还在那感叹,

    “现在的店员,服务态度和热情真是都没话说。”

    当即阿素就拧眉,

    “少奶奶,你也不想想这么大的婴儿装品牌店,就这么两块布料,比成年人的衣服还要贵,你一买就买了四五件,她能不客客气气的么?”

    苏小萌笑笑,正想和阿素商量着下两层找家好餐馆吃上一顿……

    “小萌,这么巧啊?”

    苏小萌抬眼,只见手里拎着七八个购物袋的郭彤,冲她微微笑着,很是“和善”的打招呼。

    “表姑……”

    苏小萌喊了她一声,但话语里没有太多的惊讶,这点倒是让郭彤愣了一小下。

    之前小萌看到她的时候,她并没有看到小萌。

    “在这干嘛呢?”

    郭彤看了眼她手里的购物袋,又瞄了一下她身后不远处标着同样LOGO的婴儿服装店。

    “给宝宝买衣服啊……”

    “恩,小孩子身体长得快,换衣服也换的快。”

    “这几件衣服不少钱吧?”

    “啊?哦……唔,小孩子,还是用好点的比较好。”

    苏小萌淡声道。

    “是么?贵也不代表就一定质量好吧?现在到底是豪门太太,出手很是阔绰啊。”

    苏小萌听出表姑这话里有话的讽刺,并没有和她杠上。

    这人比自己大三岁,但到底是长辈。

    她也能猜得出,郭彤这语带不善大概还是记着殷时修最终没让她进殷氏工作的事情。

    “表姑来北京玩么?”

    苏小萌主动跳开了话题,随口问道。

    “这么热的天,谁会因为玩而来北京?”

    一旁的阿素挺不喜欢这女人的,尽管这女人长得是真挺好看,但这人说话那调调……

    搞什么嘛,她家少奶奶欠了她还是咋滴?

    这么热的天就不能来北京城玩了?

    那每天故宫十来万人的人流量摆在那,都是鬼来充数的啊?

    大约是阿素瞄向郭彤的视线太不屑,以至于郭彤感觉到了,便看了过去,

    “这是……”

    “哦,我朋友阿素。”

    苏小萌忙介绍道。

    “你朋友?哦,我还以为是你的跟班呢!”

    “……”

    阿素抿了抿唇,心里对这郭彤就更加没好感了!

    “是我的朋友,那表姑不是来北京玩的?那是来……”

    “工作。”

    郭彤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眼里明显带着一股“就算不靠你,我一样可以在北京得到好的发展机会”的表情。

    “哦,表姑还是来北京工作了呀!唔……你中饭吃了么?我和阿素正准备去下面一层吃饭,要不要一起?”

    “不必了。你们去吃吧,我先走了。”

    “那个……表姑,你在北京有住的地方么?”

    郭彤的步子停下,好笑的看着苏小萌,

    “你问的问题也太可笑了,没住的地方,我睡大街么?”

    “……我就是关心一下你,怕你还介意之前——”

    “打住,小萌,我也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这年头,也不是沾点亲带点故的就能讨到什么好处,我明白,好了,不和你多说了,再见。”

    郭彤说完便没再留步。

    “这女人什么德行啊?少奶奶,她是你表姑?”

    苏小萌看了眼郭彤,眼见着她进了一家名牌手表店……

    “哇,那里面的手表,五位数打底,少奶奶,你这表姑这么有钱啊?”

    苏小萌耸了下肩,没多说。

    她对表姑家不是特别了解,有钱也好,没钱也好,都和她没什么关系。

    之所以说上那么几句,也不过是看在姑奶奶的面子上。

    “我饿死了,走了,吃饭去。”

    苏小萌拉着阿素,便下了楼,找餐馆吃饭。

    ————

    小萌回家后,把在商厦遇到郭彤的事情和殷时修说了。

    殷时修在那看合同书,听了后也没太当一回事。

    “她一心想来北京发展,有合适的机会了,大概就自己来了吧。”

    “哦。”

    苏小萌见殷时修都没什么想法,自个儿就更不当一回事了。

    这之后,她也没在北京城里遇到过郭彤,这件事后来大家也都忘了。

    九月初,苏小萌听了殷时修的话,申请了巴斯大学的翻译专业本科留学生。

    但未免巴斯大学的申请不能通过,她有申请了英国另外两所大学的翻译专业。

    殷时修也没阻拦,随着她去了。

    留学申请通过之前,A大的课,她还是得上。

    可是谁也想到,就在新学期开学前一天晚上,苏小萌在案前备课时,接到了苏爸爸的电话。

    三爷爷,去世了。

    小萌说不出当时自己听到这消息时的感受,她没有眼泪。

    只是心口一下子空了,这个消息来得很突然,却又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三爷爷今年也七十多了,他丧妻多年,年轻时的精壮身躯早已成了瘦柴。

    人老了,总会迎来向世界道别的这一时刻。

    三爷爷到底不是自己的亲爷爷,尽管她小时候也受尽了三爷爷的疼爱,但相处的时光毕竟少。

    而三爷爷又和其他的弟弟妹妹们更亲。

    要说感情,深不到哪儿去。

    但小萌承认,自己在听到三爷爷去世的消息的那一瞬,她心里是有些害怕的。

    因为自己的亲爷爷亲奶奶也是一把岁数了,就连外公也是一把年纪。

    她会害怕,不久后的某一天,接到这样一通电话,电话那边传来的噩耗是关于自己的爷爷奶奶,还有外公……

    自己在长大,自己的孩子也在长大,伴随着这种喜悦的,是不是爷爷奶奶的不断老去,与外公相处的时间不断减少……

    殷时修见她在那儿发傻,不由得将其收进怀里,喃喃道,

    “收拾东西,我带你回成都。”

    “爸说你工作忙……我们不回去也可……”

    “回去吧,三爷爷也是爷爷,该祭奠一下。况且……你也想见见爷爷奶奶,不是么?”

    苏小萌心口一暖,握着殷时修的手,浅吸一口气,

    “你总是知道我在想什么。”

    殷时修吻了吻她的额头,“我去订机票,你去收拾东西。”

    小萌拉住殷时修,

    “我自己回去,你别去了。”

    “……”

    “这几天你连着在开会加班,公司事情忙不过来吧?我把双双和煌煌送到爸妈那儿,让爸妈帮着照顾几天,我参加完葬礼就回来。”

    苏小萌说着站了起来,这话里可没有征询殷时修意见的意思。

    全然一副就这么定了的样子。

    殷时修看着她的身影,轻笑一下。

    他很想装出一副模范丈夫的样子,推掉工作,坚持陪她回成都。

    但说实话,公司最近确实在忙一项重要的系统开发,他也的确是走不开。

    即便能陪她回成都,估摸着全程通讯也断不掉。

    起身把小萌揽进怀里,他碰着她的脸颊,

    “老婆人真好……”

    小萌瞥了他一眼,而后蓦地笑了出来,觉得他说这话的语气,很逗。

    晚上订好机票,收拾好了行李,第二天一早,司机便载着小萌把双双和煌煌送去殷宅,而后自个儿再去机场。

    抵达成都是当天晚上九点半。

    苏爸爸和苏妈妈一起来接的机。

    苏爸爸的状态显然不好,三爷爷和爸爸还是很亲的。

    “爸爸,别难过了,我陪你呢。”

    小萌见着一反往常很是沉默的苏爸爸,便上前轻轻拍了拍父亲的背,像哄孩子似的。

    一旁的苏妈妈看着只觉得这场面还蛮好笑的。

    “好了,回家。”

    ————

    小萌到家后便给殷时修打了电话报平安,又给殷宅打了通电话。

    苏妈妈下厨房给她做了碗面。

    小萌饿得很,废话也不多说,坐下便开吃。

    “慢点儿,飞机上不是也又餐点的么?”

    “那个不好吃,哪有妈妈做的好吃。”

    苏小萌鼓着腮帮子,笑道。

    苏妈妈撑着下巴,看着三个多月未见的女儿,目光很是温柔,

    “双双煌煌现在长得好吧?”

    “恩!给你看照片!”

    说着苏小萌拿了手机递给妈妈。

    面吃了大半,苏小萌才在那问,

    “三爷爷是怎么去世的啊?敬老院打来电话,是怎么说的?”

    苏成济叹了口气,又趴到了桌子上,无精打采的样子。

    苏小萌咽了下口水,看向妈妈。

    苏妈妈道,

    “你三爷爷原本身体就差,之前那些年你大伯照顾着还好”

    “一年去医院做一次体检,该配的药该做的检查,从来没落下来过,自从苏建辉把三爷爷接到敬老院之后,老人家身体是每况愈下,你大伯要去看,苏建辉便说,敬老院有医生给老人做检查。”

    “事实上呢……即便敬老院打电话给苏建辉,说老人家身体越来越差,神志也开始不清楚,他也根本不放在心上。”

    “你三爷爷在屋子里摔了一跤,摔倒就再没爬起来过。”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