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227 煌太子很孝顺(修)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227 煌太子很孝顺(修)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唔……恐怕得走个小小的后门。

    虽然不怎么光明磊落,但全靠苏小萌自个儿,想进巴斯大学,也的确是存在那一点儿困难。

    当然,这点,殷时修不会告诉苏小萌。

    在他看来,如今的小萌,自尊心是水涨船高,不仅如此,做事情还很有自己的想法。

    有的时候,偏偏还有点耿直过头。

    苏小萌轻叹了口气,好吧,那就等期末考试成绩出来以后再说吧。

    巴斯大学嘛,如果她有这个机会进去的话,她当然会很激动很激动……

    只是,希望有多渺茫,她也看的分明。

    “啊,对了。下下个礼拜,双双和煌煌周岁了诶……我们怎么弄?”

    一晃,孩子们都已经一岁了呢…

    “这事儿爸妈会想的,过不了这两天就该电话过来佯装着询问咱们意见了。”

    殷时修对父母太了解了,想也知道,这几个老人家对俩孩子的上心程度,兴许他和小萌都比不上。

    苏小萌笑笑,

    “也是哦。”

    这后来,他们俩还就真的没再想孩子周岁的事情。

    ……

    夫妻俩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趟超市,买了点果蔬和面粉。

    明天周六,殷时修已经连续好几个周末都加班,这周趁着小萌放假,也休息一下。

    两人商量着明天在家做点饺子小馄饨什么的。

    双双和煌煌长得快,这会儿处在断奶期,小萌也不能只靠阿素和王妈,俩小家伙的食谱,还得自个儿琢磨。

    小馄饨煮软了,馄饨皮很好下口,里面抹点肉沫,带点鲜味。

    之前小萌只是试着做了一下,没料到双双和煌煌竟都特别喜欢。

    买了做饺子馄饨的食材,两人转悠到儿童玩具区,殷时修看着那一排排的玩具就站定了。

    苏小萌忙扯过他,

    “家里都一麻袋了,他们才多大呢,玩不了这么多,别看了。”

    殷时修宠孩子,凡是出去出差,见着什么适合双双和煌煌的,就往回买,也不管实际用不用得着。

    “之前妈给双儿买的小电子琴不是被她玩坏了么?”

    殷时修径自说着,便伸手从货架上拿下一个五颜六色的电子琴。

    “她拿着电子琴,哪里是玩音乐啊,根本就是当成锤子在那儿敲,当然得坏,别买了,买回去一准儿还是被当成榔头使。”

    “先生,这款幼儿电子琴是最新款的幼儿早教玩具。”

    一旁的年轻导购员见殷时修和苏小萌在玩具货架前驻足已久,便走了过来,介绍道,

    “里面包含有十首儿歌,做工材料都很环保,无毒没有异味,您大可放心。”

    导购员很年轻,看着殷时修的眼睛都冒出粉泡泡了。

    苏小萌心里叹了口气,这都已经是常态了。

    殷时修淡淡应了声,而后朝苏小萌扬了扬玩具,询问着意见,

    “行么?”

    导购员一听这话,便知道拿主意的人是苏小萌,忙看向苏小萌,带些狐疑的问道,

    “是……这位先生的太太么?”

    苏小萌点了点头,尴尬道,“不像么?”

    “不不不,只是看着很年轻,像高中生似的呢!”

    “呵呵,你太会说话了,不买这玩具好像有点过意不去啊……”

    导购员也被苏小萌这话给逗乐了,一时间氛围轻松自然了许多。

    “这款玩具真的不错,先生太太的宝宝多大了?”

    “马上满周岁了。”

    苏小萌瞄了两眼殷时修捏在手上不肯松开的玩具,瞥了他一眼,

    “买就买吧,早点回家。”

    殷时修利落的将玩具放进了推车里。

    导购员心一喜,从头到尾,这两人连价格都不瞄一眼……

    “先生太太,宝宝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这边还有几款玩具——”

    “谢谢,够了。”

    苏小萌和善的打断了导购员的热情推销,拉着殷时修赶紧去结账。

    排队等结账时,苏小萌又把那玩具拿手上来回看看,无意间瞄了一下那商标——

    “我咧个去!抢啊!”

    殷时修被她吓了一跳,周围人也都因她的惊呼而频频侧目望过来。

    苏小萌很不好意思的颔首致歉。

    “怎么了?”

    殷时修问道。

    “这什么鬼东西,要三百多?!”

    苏小萌尽量压低了声音,却实在是压不住内心的无语。

    殷时修倒没觉得什么,顺手拿过来,瞄了眼那玩具制造商,而后便放到了结账台上。

    苏小萌咽了下口水,心里头觉得不值。

    出来口,殷时修说这是美国进口的玩具,那制造商还挺有名气等等……

    苏小萌是一个字儿也没听进去,只丢给殷时修四个字,“败家爷们!”

    等她和殷时修回到家后,才知道有其父,必有其子其女!

    这已经不单单是败家的问题!

    门一开,一股热气扑面而来,吓了苏小萌一跳。

    夏天的夜晚本来就闷得很,原以为进家后会是一阵凉意袭来,谁知道竟比屋外更热。

    苏小萌连鞋都没换就跑进屋子。

    傍晚阿素给她留过言,说是有点事儿得先走,俩孩子都吃饱了,也哄睡下了。

    双双和煌煌一睡通常都要睡上一两个小时。

    所以她和殷时修都没多担心,回来的也不着急,谁知道……

    “双儿,煌煌?”

    苏小萌看到客厅的地毯上,玩具铺了一地,散的到处都是,客厅空调热风呼呼的吹着……而空调遥控器就和那些玩具混在一起。

    殷时修跟了进来,调了一下模式和温度。

    只见苏小萌从卧室里出来,一脸惊慌,眼睛都红了,

    “时修,孩,孩子……不在屋里。”

    殷时修愣了一下,

    “去其他几个房间里看看。”

    而后自个儿进了卧室,看到几个枕头被扔在了地上,叠起来似的,有大半的床高。

    殷时修心想,这俩个小家伙不至于聪明到拿枕头在地上垫高,然后自个儿爬下床吧?

    “双儿!煌煌!”

    苏小萌真是有点儿着急了。

    殷时修四下里看看,见最后一个玩具落在厨房门口,厨房的门大开着……

    他迈开步子走过去,心下隐隐意识到什么……却还是在踏进厨房后,被眼前的一幕弄得啼笑皆非。

    “萌萌,别找了,在这呢!”

    苏小萌闻声跑了过来,

    “怎么在厨……”

    没人知道这两个小家伙是怎么折腾到厨房的。

    但,想也知道,必定是无意间开了热空调,热的难受,就开始找凉快的地儿……

    不过让夫妻两惊讶的是,到底是谁教这俩个小家伙开冰箱门的?

    只见冰箱门大开着,双双和煌煌都趴在地毯上,依偎在一块儿睡熟了。

    苏小萌长吁一口气,走过去把冰箱门关上。

    这动静让翻身想仰躺着的双双醒了过来,她缓缓睁开大眼,似是见到了小萌,眼里的亮光越聚越亮。

    “妈妈……咯咯……”

    苏小萌被她这一叫,叫的心都软了,赶忙把小丫头从地上抱起来。

    看来这家里是一时半会儿都不能没人。

    这一冷一热的,要是弄生病了,苏小萌得心疼个半死。

    偏偏这小丫头还一副玩的很高兴的样子。

    殷时修弯腰把儿子抱起来。

    摸了摸小肚子和额头,体温还算正常,见煌煌没有转醒的打算,便把儿子抱回卧室。

    双双醒了就开始折腾,一时不停的粘着苏小萌。

    黏糊着口水的小嘴就总在苏小萌脸上蹭,好似她这口水都宝贵似得。

    “爸爸!”

    卧室的门重新打开,双双的视线立马就投了过去,滴溜溜的盯着殷时修,小爪子一伸,要抱了。

    殷时修凑过去亲了下女儿,倒是没立刻就抱她,而是蹭蹭她的小额头,

    “爸爸给你买了玩具,等一下啊!”

    苏小萌扶了扶额头,看着满地的玩具……

    再看看殷时修特别得意的拆着他给双儿新买的电子钢琴。

    一大男人,连衣服都没换,就坐在沙发上,认真的拿酒精给玩具消毒。

    双双趴在苏小萌手臂上,伸长了脖子,盯着那五颜六色的小电子琴,就恨不得伸出舌头,像狗狗似的滴下两滴口水。

    “唔……啊……啊啊……”

    她知道那是给她的,一直伸着小爪子,就想把玩具捞到自个儿手里。

    苏小萌把双双递给殷时修抱着,便进厨房准备晚饭。

    天气热得很,人的食欲难免会有点下降。

    小萌也没打算做炒菜煲汤,就煮了点小米粥,放了点蔬菜和胡萝卜丁,又剁了点鸡肉丁。

    双双和煌煌喜欢吃,她和时修也能吃。

    殷时修抱着双双在客厅里玩着新玩具,摁一个键,就有一首儿歌。

    苏小萌不得不承认,三百多贵是贵了点,但质量也在。

    音乐的音质音感都很棒,不像十几二十块的,音乐放出来,给人一种特别吵的感觉。

    小孩子虽然喜欢,但大人挺受不了的。

    时不时转身看一眼客厅里的父女俩,瞧殷时修宠双双那样儿……

    真担心小丫头会被他给宠坏。

    晚饭做好都已经八点多了,煌太子醒了听到门外的动静,便大力扯过枕头拖到床沿,看着枕头掉地上。

    然后再转身去扯第二个枕头,拖到床沿,看着枕头叠在另一个枕头上面……

    煌太子翻过身慢慢爬到床沿,小脚试探性的往下碰,等碰到枕头时,才放下另一只脚,而后顺利的“滚”下了床。

    “屁颠屁颠”的走到门边,见门被关上了,趴在门上踮脚,见够不到那门把,这才认命的敲了敲门。

    殷时修闻声便过去开门,见枕头又重新叠在了地上,怔楞之际难掩骄傲。

    把煌太子往身上一抱,亲了又亲。

    苏小萌端着一锅粥出来的时候,便听殷时修在那儿很是得意的自语着,

    “我儿子就是聪明,像爸爸,自个儿下床都会了!”

    “得了吧,赶紧洗手吃饭了。”

    苏小萌笑着催促道。

    殷时修应了声,却还是没放下宝贝儿子,两人一块儿到厨房。

    “你知道他怎么下床么?把枕头一个一个的堆到地上,然后顺着枕头滚下来。”

    苏小萌听着,但有点儿不相信。

    直到后面两天,苏小萌亲眼见煌煌带着双双这样下床,才信。

    苏小萌放假后,便悉心在家照顾双双和煌煌。

    然后她算是明白了,看起来似乎更为调皮,更会闯祸的双双,并没有煌煌破坏力强。

    双双的玩具多半是被她给砸的,砸的时候还喜欢发出“砰砰”的响声。

    一般苏小萌一听到动静,立刻就能过来阻止并加以引导,比如,

    “这个很贵的,这个也很贵的,这个和这个也很贵的……贵知道是什么意思么?就是要很多很多钱的意思,就是——”

    然而苏小萌每次耐心的教导还没说完,双双就特别阳光灿烂的看着她笑,而后捧着一个什么玩具“砰”,当着她面又是一砸。

    苏小萌大概唯一能找到的欣慰之处,就是双双的破坏行为都是在她能看到的地方。

    总是给大家乖巧聪明,安静听话印象的煌太子……

    其实是个不折不扣的破坏狂!

    属于那种能闷声不响的给你把家拆了,你才恍然的那一类。

    就放茶几上的那电视遥控器,都被煌太子默默的拆了三个了,一开始她和时修还有阿素都认为,遥控器一准儿是双双拆的。

    要不是那天苏小萌亲眼见煌太子不知道从哪里把拆散了的遥控器默默放回原位,她恐怕还会一直冤枉双双。

    以至于现在,苏小萌再也不以煌煌不闹腾为容,为他安静乖巧感到心安了。

    因为谁也不晓得这聪明的小脑袋瓜子里,又想整出什么幺蛾子来。

    苏小萌觉得挺头疼,就为这事,还给爸妈打过电话。

    就怕自己和时修都太宠孩子,会把俩孩子给教坏。

    她问父母,像这种破坏性的行为,是不是代表着孩子的劣根性?

    结果苏爸爸相当给面子的说道,

    “双双和煌煌劣不劣根性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一岁那会儿差点把房子都烧了的苏小萌,长大后没见什么劣根性。”

    “……”

    这通电话持续了半个多小时,只有她问的第一句是和双双煌煌有关。

    之后全是苏爸爸对小萌小时候干的那些蠢事儿的回忆。

    听得苏小萌只想堵住爸爸的嘴。

    偏偏殷时修就贴在她耳边,一边听一边笑。

    挂了电话后,苏小萌便狠狠瞪了一眼殷时修,

    “笑什么笑!”

    殷时修把她往怀里一搂,

    “放心,有你这样的好妈妈,孩子不会差的。”

    苏小萌瞥了他一眼,

    “废话,这用得着你说嘛,我怕的就是有你这么不着调儿的爸爸,他们……唔!”

    殷时修张口就咬了下她的嘴。

    苏小萌白了他一眼,她算是明白了殷时修的套路。

    一言不合就上嘴。

    偏偏……她还受用,真是哔了狗狗。

    煌煌闷声不响的搞破坏这点虽然挺让苏小萌忧心,但……对于煌煌总是能把殷时修耍的团团转这一点。

    苏小萌又是十分欣赏的。

    煌煌出牙出的很快,而且还喜欢磨牙,常常就着苏小萌买回来的新鲜萝卜,抱着就啃,一啃就能啃一个多小时。

    有一次殷爸爸殷妈妈过来看孙子孙女,见煌煌抱着萝卜在啃,愣了好半晌,而后几乎是不约而同道,

    “这孩子好啊,不挑。”

    但苏小萌估摸着,就算煌煌不是抱着胡萝卜这类相当接地气的东西在啃,而是就喜欢折腾精贵的东西。

    两老人也会觉得好。

    说的大概就是,“这孩子好啊,从小就知道什么东西好。”之类的。

    出牙快意味着能吃的东西也越来越多。

    爷爷奶奶来的时候让管家拎了点新鲜的橘子,夏天的橘子还是有点儿偏酸。

    但煌煌和双双从小就不怕酸的。

    殷绍辉给煌煌剥了个橘子,塞了一小瓣给他,煌煌吃的也是口水直流。

    一个劲儿的在那死命嚼。

    模样儿看起来笑坏人。

    殷时修忙完公事,从书房里出来,煌太子见着殷时修立马招手,让爸爸坐自个儿身边。

    煌太子喜欢和殷时修亲近,殷时修自然也喜欢儿子。

    只见煌太子把那一瓣橘子都嚼干了,只剩下渣渣后又吐在了胖乎乎的小手上。

    紧接着,众人只见这胖乎乎的小手往殷时修面前一送,伴随着奶声奶气的话语,

    “爸爸,次桔桔!”

    “……”

    殷时修当时脸就黑了,把儿子往怀里一塞,

    “你可真孝顺啊!”

    “次桔桔,次桔桔。”

    煌太子见殷时修不张嘴,便有点儿不依不饶起来。

    爷爷奶奶在一边笑的都合不拢嘴。

    苏小萌坐在一边儿,也就是看好戏的份儿。

    仿佛也在等着看殷时修到底是张嘴还是不张嘴,毕竟是儿子的孝心嘛!

    最逗的是,殷老爷子的玩性也起来了,还在一旁怂恿着殷时修,

    “煌太子这么孝顺,你还不感动的吃了?”

    殷时修苦着脸看向老父亲,

    “爸,我小时候没把嚼干了的桔子给你吃吧?”

    “你当你小时候就乖啊?做的那些事都坏到头了!不信不你问你妈。”

    殷时修忙看向周梦琴,

    “妈……”

    周梦琴很利落的吐了六个字:反正煌煌像你。

    苏小萌终于忍不住,很不给面子的大笑出声。

    殷时修没那么笨,纵然不嫌弃儿子,但看着那小胖手心里的一团桔子渣,心里还是只蹦了四个字出来:怪恶心的。

    他让小萌进屋把他今天刚买回来的一辆小卡车拿了出来。

    煌煌见着小火车,特别乖巧的把桔子渣放茶几上,伸手在殷时修身上擦了擦,便去拿心爱的小卡车。

    殷家二老待在这都不想回去了。

    苏小萌还说要给他们收拾房间,让俩老人就在家里留宿。

    但二老还是在说完周岁宴的事情后,回了殷宅。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