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203 局势似乎转变(7000+ 求月票)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203 局势似乎转变(7000+ 求月票)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这殷家少奶奶的名分,你还想要么?萌萌。”

    容靖微扬唇角,漂亮到近乎妖娆的面孔,因着与神俱来的自信而更明艳。

    他和容乔长得很像,恐怕不仅是长得像。

    “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就惊讶的不得了,殷时修什么时候开始好你这口了……”

    轻哂溢出他的嘴角,

    “原来是奉子成婚。不过,我相信他很爱你,毕竟如果时修哥不想娶你,谁也逼不了他。”

    “可正因为他爱你,超乎他人想象的爱你……知道真相后,才会更愤怒,更痛苦吧?”

    “你们不说,他就不会知道。”

    苏小萌轻哼着,带着些讽刺。

    “对,我们不说,他就不会知道,苏小萌,我可以和你保证这一点。”

    “……”

    容靖捏住她的下巴,让她重新对上自己的视线,

    “你不想离开他,更不想因为这种事而离开他……所以即便艰难,即便痛苦,你也要藏着瞒着。你比谁都明白,像殷时修这样有严重洁癖的人,根本不可能容得下自己的女人被其他人染指。”

    “当然,哪怕他没有洁癖,自己的女人和其他男人春风一度……而且还是旧情人,恐怕这世上没有哪个男人能容忍吧?”

    “你的丈夫,接受不了,你丈夫身后的这个名望豪门,也接受不了,当然,不只是这个殷家……还有愿意替你出头的白家。”

    “……”

    “我听周姨说,她给白家老爷子送了请柬,就是不知道晚上会有几个白家人来。”

    苏小萌攥紧拳,容靖的话如山崩地裂之势向她袭来……

    为什么牵扯到白家?

    “真是不查不知道,谁能想得到你竟然是白家的外孙女儿。白丰茂老先生站出来,还真没几个人敢得罪他。”

    “容靖,可能容乔没有和你说明白,这件事自从发生以来,我就没盼过自己会有好下场。我不明白你在这和我扯这扯那,是要干嘛。”

    “你怎么会不明白?你心里明镜儿似得明白……”

    容靖松开她的下巴,正过身对着面前的小河,

    “如果你脸皮厚一些,如果殷家不是这样的名望豪门,其实就算你不桢洁,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可偏偏……”

    “殷叔和周姨都是把家族荣誉看的比什么都重的人……时修哥更是个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主。”

    “你明白这点,所以你知道事情发生了,你不会有好下场……”

    “从你今天进门看到我和容乔后,你就对我们充满了敌意。”

    “小萌……你就没有想过,我们是来帮你的?”

    “……”

    苏小萌轻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帮?她没有听出来,她只听出来一段冗长的“威胁前奏曲”。

    “这样不堪的事件曝光后,能对谁有好处呢?”

    “殷家受辱,你丈夫不再爱你,等你的孩子们长大,也会以你为耻,多年之后才与外孙女相认的白老先生,恐怕也会因太过不堪而被送进医院……你爸妈纵然宠爱你,但今后邻居亲戚又会在背后怎么说他们?”

    “是任懿轩他——”

    “懿轩只是个受害者。”

    容靖平静的打断她的话,苏小萌如置身冰窖。

    看着一张鲜红的唇在她眼前说着全然恶意的话……

    “他和你青梅竹马二十年,在你抛弃他攀上殷家后,他不仅没有怨恨你,还惦记着过去的情谊,在你参加同学会喝的烂醉如泥后,将你送到酒店,可你却借着醉意勾yin他……”

    “你胡说!我没有勾yin他!我为什么要勾yin他?!”

    “你勾引他了,事情暴露后,这就是真相,至于你的动机……谁知道呢?也许是看到他和小乔在一起,又心生嫉妒,想要蓄意破坏……又或者只是想证明自己在他面前还有魅力,却不料被小乔当场抓包……”

    “容靖!你觉得你这种话,谁会信?!”

    “小萌,人心比海深,比蜘蛛网还要复杂……信与不信,说了才能知道结果。”

    苏小萌气的浑身发颤,微红的眼睛里充着水光……

    “你不该拿白家人威胁小乔,因为他们不会成为你的挡箭牌,只会被你拖下水而已。你的表哥也不该威胁小乔,说与不说,从一开始主动权就在我们手上。”

    表哥……

    苏小萌眉头蹙了一下,不明所以。

    “哦,你应该不知道,那天小乔去学校找你,想让你给她认个错,但你很是彪悍的拒绝了,你似乎把你那可怜的自尊看的比啥都重要……”

    “你和小乔说的话,你表哥都听到了,你走后,他对小乔施bao,威胁她若是胆敢把你的事情说出去,就找人把她轮jian至死……”

    “渍渍,你这表哥……这么护你啊?”

    白瞬远……也知道了。

    苏小萌怔怔的站在那儿……她有些不相信容靖的话。

    她记得很清楚,白瞬远讨厌她,非常讨厌……

    “我一个人的事情……为什么要牵扯这么多?!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残忍?!我做错什么了?!为什么要这么逼我?!”

    苏小萌猛地伸手推容靖!

    眼泪仿佛都带着血,她的世界一片灰暗……

    “你这么聪明,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会不清楚?!是我勾引任懿轩还是任懿轩强迫我……你会不清楚?!容靖!”

    “……”

    容靖扣住她的手腕,神情冷漠……

    “是他毁了我!毁了我的家庭!这还不够么?!啊?!什么殷家少奶奶的名分?我从来都不稀罕!我只是想和我的丈夫在一起,只是想看着我的孩子长大……呜呜……”

    “什么名望豪门,什么殷家白家,关他们什么事!……为什么要把他们统统牵扯进来?!我的耻辱,我的孽……为什么要牵连他们……”

    “容靖,容乔……我没有害过你们,甚至没有得罪过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对一个已经掉进绝望深渊,还要这么残酷……”

    “我还有两个孩子……你们,于心何忍?啊?”

    容靖看着苏小萌绝望的面孔,他以为……她是做好了准备才跟着他们来的。

    至少前一刻的她那么平静,那么淡定……

    这大概是容靖活这么大,坚硬如石头的心,第一次为一个人的哭喊,为一个人的委屈感到些微动容。

    她没有害过他们,甚至没有得罪过他们……

    她已经坠入绝望深渊,她还有两个孩子……

    可这世道不就如此?最深刻的痛苦往往来自于这些善良而无辜的人。

    最大的冤屈,往往是由这些善良而无辜的人来承担。

    她在涉世未深,不经事的年纪……随着一桩婚姻踏进了这豪门深苑。

    她一边品尝着她深爱的男人给她的甜蜜禁果,一边无声无息的被引领进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

    纵然殷时修对她百般保护,可自古至今,哪有豪门不争斗,哪个豪门没有腥风血雨的历史……

    也许借这次的事情,苏小萌能意识到,她嫁的不只是一个爱他的男人,还有和这个男人有关的一切。

    容家和殷家百年交“好”,这“好”从何而来?

    在民国时期,两家无论是在财力人力各方面都势均力敌,到了战时,殷老爷子父辈转而参军救国打天下,容家继续经商,在最混乱的时代为国家出財出力。

    外战结束,便开始内战,容家本没有立场,却因为当时殷家老家主的一句话……

    容家全部资产被抄。

    那是个乱世,谈不上谁对谁错,大家都拼着命的自保,尽可能把自己摘干净。

    但……

    人心不长在正中间,所以永远不会平衡。

    好在容家不曾气馁,东山再起,花了几十年的时间走到如今这一步。

    而殷家……这几十年,风生水起,名望,敬重,成就……

    凡是他们想要的,唾手可得。

    现世安稳,容家也在崛起,可只要他们冠着“容”这个姓,半个世纪前隐忍的这口气就咽不下。

    容靖看着眼前的女孩儿,太过稚嫩的面庞,走到他面前之前那眸子里的坚定被他的几句话狠狠击溃。

    她是无辜,是可怜……

    可又怎样?她是殷时修的妻子……她就该事事小心!她就该不容自己出半点差错!

    从她嫁进殷家以来,多少双眼睛在盯着她?

    不说其他人,就单说殷家……殷家二老岁数摆在这,下一任家主由谁来继承?

    只要殷时修有任何马脚被殷时青抓住,这殷家就要大换血了。

    旁人只当这是殷时青和殷时修的战争,殊不知那老二殷时兰和入赘的女婿以及那女婿身后的一大家,同样虎视眈眈!

    成了家主,不说其他,首先入手的就是这堪比皇家园林的大宅子。

    在这里出生的,不是狼就是虎,谁会不觊觎?

    哦,殷家老三殷时桦倒的确是不争的性子,和她那个文人丈夫。

    可他们到底是不争,还是没有立场去争?

    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清楚。

    是苏小萌自己不当心,走失了这一步……

    如今抓到她走失的这一步的人,刚巧是他们容家,要他放弃这枚好棋,就好比让豺狼主动吐出嘴里那块新鲜的肥肉。

    “我说了,我是来帮你的,我不会让事情发展到这么可怕的地步……你“勾引”容乔未婚夫的事情,永远不会有人知道……”

    容靖伸手轻轻擦着苏小萌面颊上的眼泪,一边诱哄般道,

    “你依旧是你的殷家少奶奶,殷家,白家,你的婆家,你的丈夫你的孩子都不会受人诟病。”

    “……你有条件……”

    苏小萌哑着嗓子……

    “一个……很小很小的条件。”

    “……”

    苏小萌咬紧了唇,拍开他的手,她红着眼瞪他,

    “滚!”

    “你连听都不听?连听都不听就已经做了选择……盲目的看着事情走向最糟的那个方向?”

    苏小萌此刻又绝望又无助,她纵然知道这件事有多不光彩,可能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可当容靖将后果像一张巨网一样铺在了她面前,如此清晰而分明的让她看到后……

    她所想的远远够不上。

    她现在心里只有悔恨……

    悔恨着自己贪图着和丈夫孩子在一起的这一点点时间,而没有主动坦白。

    悔恨着自己的胆小懦弱!

    如果她主动坦白,那只是一个小家的事情……她离开就好了。

    可现在,面前站着两个有心人,他们手里紧紧攥着这个把柄,他们添油加醋,将事件滚成一个雪球,把所有能牵涉进来的都牵涉进来……

    如今放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大雪球,她根本承担不起。

    容靖见她沉默,悠悠开口,

    “你出事之前,殷氏和容氏正在争抢一个大的合作案,这个合作案关系到容氏能否以破竹之势进驻互联网经济。”

    “……”

    “对殷氏来说,这也许只是众多合作案中的一个。当然,我不是说这个合作案对殷氏不重要,只是要你明白,容氏比殷氏更需要这个合作案。”

    苏小萌静静的看着他……

    “你帮我把这个合作案拿回来,你“勾引”任懿轩的事情,从此不会有人再提。”

    “商场上的运作我不懂,我做不到。”

    “你不需要懂,我会给你一个U盘,你只需要把U盘插进殷时修工作用的笔记本电脑里,将U盘中的系统软件安装进去,就可以了。”

    “合作案,他已经和对方签了,已经签订的合作案,你要怎么抢到手?”

    苏小萌皱紧眉。

    一旁一直没有出声的容乔忍不住哼了声,

    “你问的再详细也没有用,商场的运作,你又不懂。”

    “小乔,怎么说她也是你时修哥的妻子,别没大没小。”

    容乔瞥了苏小萌一眼,不屑的哼了声。

    容靖看向苏小萌,

    “他的电脑里有合作案的详情,合同的有效期从签订之日便生效,但任何一份合同都或多或少有些附加条件,我要看的就是那个。”

    “……这个案子,他花费了很多心血……”

    苏小萌看着容靖,红着眼,

    “你是让我把他付出的心血给你?”

    “或者你可以选择让他以及这几大家陪你一起承担世人的诟病,以及本只属于你的耻辱。”

    容靖轻描淡写的说着。

    苏小萌低着头……攥紧了拳……

    “殷氏集团不会因为少这么一个合作案而有多大的损失,顶多些许违约金,可你的事情曝光……痛苦的不单单是你一个人,想想吧……”

    “殷时修不会爱你了……你的孩子们会不断被人提醒,他们的母亲在嫁给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以后,还出去吃野食——”

    “够了!”

    苏小萌捂住自己的耳朵,她的精神快崩溃了……

    容靖沉默着,他知道她的答案,他知道她会做何种选择……

    因为她只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女人。

    苏小萌朝他伸手,“U盘呢?”

    容靖扯起嘴角,苏小萌清晰的听到容乔不屑的哼声。

    他从那青花瓷瓶里摸出一个U盘,放到苏小萌手心,

    “只要把这个软件装上,我保证——”

    “时修他……”

    苏小萌看着手里的U盘,拳头收起,她微微抬头看向容靖,打断他的话,

    “常常会把他工作上遇到过的一些事情,当成笑话讲给我听……有的发生在他和朋友一起创业的时候,有的发生在公司上市的时候,有的发生在金融危机的时候……”

    “我确实不懂商场运作,而时修也从不和我说商场运作,但他会和我说一些……我没怎么听说过的趋势。”

    “比如……现在科技如此发达,有些商业间谍不需要亲自进入别人的公司去窃取机密,只需要将一种系统软件安装在某人重要管理者的电脑里……”

    “软件一旦安装,不会有任何的痕迹,但是已经和另一台电脑远程连接住了,对方电脑可以无痕浏览所有的机密文件……”

    容靖的眸子微微眯起。

    “如果有哪一份合作案并不是因为一方违约而失效,而是可以在合同有效期内能随便被第三方抢走……”

    “大大大大叔可一定要告诉我,如果有机会,我也想当成趣闻讲给别人听。”

    苏小萌浅吸口气,一旁的容乔神色愈发凝重起来,她盯着苏小萌……

    “你要的不是哪一桩合作案,而是殷氏集团的所有机密信息。如果我将这个软件安装到他的电脑上,呵……”

    她轻笑着,

    “开发这个软件的人是美国的一个黑客,就因为这个软件而做了好几年牢,出来后……受聘于殷氏。”

    “不知道这点,大大大大叔,你知不知道?”

    “呵……是么?这个我倒还真没听说过……”

    苏小萌深吸口气,而后缓缓吐出,她吸了下鼻子,看向他,

    “如果我照你说的去做,那不是将他大半个月的心血给你,而是整整十年的心血……”

    “我苏小萌的价值,还没有高到那地步。如果我和他分开是因为我和任懿轩发生了关系,起码我自己知道,我也算个受害者……”

    “可如果是因为我背叛他,将他所有的心血付诸东流,恐怕我就成了这世上最令人作呕的女人了。”

    容靖眯起的眼慢慢松回来,他的眸子里闪着浅笑的光。

    “大大大大叔……如果我把你给我的U盘上交给警察,不知道能不能构的成商业间谍的罪名?”

    “苏小萌,你未免想的也太多了点,你不会觉得就这么一个U盘就能让我哥进监狱吧?”

    容乔不由嗤之以鼻的哼了声。

    “又或者,在你将我的事情曝光的时候,我把这U盘拿出来,能不能也说上一句,你就是为了威胁我,和任懿轩联合起来设的这个局?”

    “苏小萌!我看你是脑子有病吧?谁会信?!”

    容乔从石凳上站起来,她没有想到苏小萌会来这一手。

    苏小萌看向容靖,

    “大大大大叔,你说呢?谁会信?容家和殷家看起来也不过是表面交好,你又天性狡猾,这也不是你做不出来的勾当吧?”

    “……你和时修是商场上的竞争对手,而任懿轩对我呢,又是抱着得不到就要毁掉的恶劣心理,所以你们设了个局……好让我受你们威胁。”

    “……”

    “而那天晚上在房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谁也说不清楚,说我和他发生了关系?谁能作证?谁亲眼看到了?我和他是怎么做的?用什么姿势?!你摄像摄下来了?”

    “但是我有证据,任懿轩给我下药,带我出酒吧进酒店!这些都可以查得到!”

    苏小萌往前走一步,微微扬头,看着容靖,

    “而且我会咬定咬死任懿轩没有和我发生任何关系……”

    “这是你们设的局,于情于理,容小姐也不会大度为了个局让自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睡吧?”

    “容大小姐,你说是不是?”

    “当然,如果容大小姐想毁掉的不只是我一个人,还有任懿轩……那就另当别乱。”

    “不过……划得来么?到头来你们能得到什么?”

    容靖听着苏小萌说的话,眸子重新眯起,看来……

    他不得不重新审视一下面前站着的这个女人。

    U盘是他刚拿出来的,也就是说……也就是半分钟的时间,她就已经借着这个U盘将整件事情推翻,重新塑造了一套说辞。

    是被逼急了,还是……她也没想象中这么简单?

    “容靖,如果我公公和婆婆知道你们处心积虑这样陷害我,会怎么做?表面上维持的那套“好”还能维持的住么?”

    苏小萌又靠近他一步,悠悠道,

    “如果我外公也知道了呢?”

    “……”

    局势似乎从一个容靖拿出这一个U盘开始发生转变。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