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193 高中校友聚会(下)9000+求月票!!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193 高中校友聚会(下)9000+求月票!!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193

    她原以为任懿轩会主动否认,结果任懿轩只是径自走到一个位置坐了下来。

    他身边的一个女生见苏小萌还站着,立刻移了位置,好让她和任懿轩坐一起。

    苏小萌没过去,只就近坐了下来,对方愣了一下,她解释道,

    “坐哪儿都一样。”

    黄新觉笑着拍拍苏小萌的背,

    “这苏小萌啊,从以前开始就这样,看着鬼灵的很,其实又迟钝的不行!”

    “哈哈,这才可爱嘛!”

    那个让了位置的女生又坐了回去,笑侃道。

    苏小萌只能干干的笑笑,也许她是真的迟钝,所以在来之前没有问清楚都有谁会来。

    如果知道任懿轩会来……

    她还会来么?

    生日会之前,她可能会来,可是生日会之后,在他说了那句话后,她可能就不会来了。

    近二十年的青梅竹马,情谊早已经变质。

    当他把自己怀孕的事情告诉别人的时候,她对他就没了信任。

    可是三百多天过去,曾经的狂风骤雨,如今只剩下平静,对他,她已然没了怨恨。

    原以为他们之间的心结在她,原以为是他对不起她,原以为受到最大伤害的人也是她……

    “可我不幸福。”

    这样的一句话,究竟包含了任懿轩的多少心思,多少经历,多少情绪……

    任懿轩带着容乔回成都的时候,她曾心存侥幸……

    她已不再怨恨他,那以后的以后,他们是否还能继续这楼上楼下的“革命友谊”?

    然而,她想的太简单……

    也许被怨恨的人,从来都不是任懿轩,也许,一直被怨恨的人,是她。

    每每回想起他的那句“可我不幸福”,她就像中了魔咒一般,有太多的问题想问……

    为什么不幸福?

    怎么会不幸福?

    有什么可感到不幸福的?

    父母健在,女友漂亮又温柔,对你死心塌地,事业更是风生水起,你还想要什么?

    可,没有一个问题,她是敢问出口的。

    因为答案,就在她自己的嘴边,呼之欲出。

    而这个答案,如果真的再从任懿轩的嘴里说出来,再一个字一个字的落进她的耳朵。

    真的会承受不起。

    宁愿一辈子不再相见,宁愿一直这样掩耳盗铃下去,也不想让自己这颗无风起再起任何涟漪。

    然,世事不遂人愿,大概你越想逃避,越想躲,反而越是避不开,躲不掉。

    服务员上了几扎啤酒和两大瓶果汁。

    一个透明的桶里装了满满的冰块。

    黄新觉给苏小萌倒了一杯果汁,正要夹冰块,苏小萌忙小声提醒道,

    “师哥,我还病着呢……”

    黄新觉忙拍了下自己的脑门,招来服务员,

    “再来一壶热的水果茶。”

    苏小萌点头,冲黄新觉笑了一下,“谢谢师哥。”

    黄新觉揉了揉她的头发,小声道,“你这么给师哥面子,我当然要罩着你的。”

    苏小萌心里甜丝丝的,只觉得,人这一辈子能遇到那么多的人,绝大多少都只是匆匆而过的过客。

    最后能在你人生里真正留下脚印的人少之又少。

    苏小萌是个热情积极的人,但这不代表她多擅长交际。

    毕业后,基本不会主动去联系同学校友,总觉得大家都有各自的圈子,忙碌于各自的生活。

    所以当黄新觉不止一次的联系她,她心里是高兴又愧疚的。

    “小萌现在真是漂亮了好多!”

    一旁的学姐,正是苏小萌嘴里说的那个最喜欢的学姐,她如是说着。

    被学姐夸,苏小萌不由有点害羞了,即便是昏暗的灯光下,也能看出脸颊的晕红。

    “学姐,你现在在做什么工作啊?”

    “一家外贸公司做HR……没劲的很。”

    “得了吧,有几个人像你这样,一出校门,月收入就过万的?还没劲!”

    黄新觉立马拆台道。

    “本姑娘有多累你知道么?我加班加到天昏地暗的时候你看到了么?”

    学姐立马驳道。

    “我倒是也想累,但没人肯招我啊。”

    黄新觉耸了下肩,很是无奈。

    学姐拿起一扎啤酒把黄新觉面前的杯子倒满,“闭嘴!”

    “哈哈!”

    黄新觉笑的合不拢嘴。

    苏小萌是知道黄新觉情况的,自己创业,搞了个外卖网站,苦了两年,但现在收益也是不得了。

    这些师哥学姐们,看起来都很光鲜,但私下里,为了能在北京占住脚跟,谋得一席之地,付出了无数汗水和泪水。

    她是由衷敬佩他们的。

    “话说任学长的公司需不需要HR啊?任学长开口,我立刻跳槽!”

    学姐开着玩笑道。

    他们都知道任懿轩自己名下有一个公司,而他本人又在赫赫有名的容氏集团工作。

    于这些校友来说,任懿轩就像是一个传奇,他毕业以后,学校里的老师还总是拿他举例,给底下的学弟学妹做榜样。

    “好啊,但我可开不出五位数的工资。”

    任懿轩淡淡道,“还愿意来么?”

    “唔……我还是考虑考虑吧!”

    “做人要不要这么现实?”

    任懿轩笑道。

    学姐立马驳回,“这年头女孩子不现实点能行么?男人又不靠谱,不多给自己挣点面包,将来怎么办?”

    这话一出,其他女生纷纷点头赞成。

    这里面只有苏小萌和另一个女生还是大学生,其他人都已经毕业,面临这社会生存的巨大压力,恐怕都深有感触。

    “男人又不靠谱……你这可一竿子把人都给打死了!”

    “哦,任学长不在内!”

    学姐忙道,而后搂着小萌,

    “我们小萌有福气!有学长这样的男人守着,自然不必像学姐们这样拼,一个个都弄得像爷们儿似得。”

    苏小萌抬头看向任懿轩……

    他依旧没有开口否认的意思。

    这会儿苏小萌已经看不懂任懿轩。

    未婚先孕,奉子成婚……就算他认为不光彩,那也是她不光彩。

    就这样让他们误会下去……?

    任懿轩举起酒杯,冲苏小萌抬了抬,

    “听到你学姐说的了么?他们说你有福气。”

    “……”

    苏小萌抿着唇,酒吧的灯光又暗了些,她脸上的苍白,没人发现。

    任懿轩沉着的眼,静静的看着她,四面喧嚣,灯红酒绿,可他的眼里就只有她而已……

    这么多年……

    他很怨,真的怨,怨天道不公。

    既然她不属于他,那为什么要安排她出生于自家楼上,为什么要安排这二十年的朝暮相处,为什么又要安排他们彼此喜欢?

    这样的精心安排,精心到让他毫不怀疑的以为这辈子就是她了,结果却告诉他,这样的安排其实和他无关。

    他想知道苏小萌在听到这些人对她说“有福气”的时候,她心里在想些什么。

    心里有没有后悔?有没有愧疚?有没有发现她有多残忍……

    怀了别的男人的孩子的人是她,却在最后因为他醉后失意将她怀孕的事情泄露,而直接给他判了死刑。

    她让他惭愧,让他内疚,让他痛苦,让他觉得自己是这世上最混的混蛋的同时,却和那个让她怀孕的男人……喜结连理。

    让他就像个白痴,像个傻瓜一样,独自陷落在绝望深渊。

    这世上哪有这样的道理?哪有……

    “小萌,学姐不管怎样也比你大个两岁,想要出社会再找一个像任学长这样实实在在对你好多人,太难了……”

    “这社会上的男人啊,老实巴交的呢,没成就,这特么有成就的呢,压根不把你当一回事!”

    “真正愿意把你放心底里,一辈子对你好的,那是千金难求……都得从石头缝里去找!”

    学姐叹着气说着,又喝了一杯酒。

    “学姐,我已经找着了。”

    小萌深吸口气,而后微微笑着说道。

    任懿轩眸子眯了一下。

    见她抽过桌子上的纸巾,擦了擦鼻子。

    小萌感冒还没好全,鼻子一只不通气,一只还在流鼻水。

    “是啊,你找着了!”学姐笑笑,“你可一定要抓紧任学长,别让他跑了,知道嘛?学长,小萌她可是好——”

    “学姐,不是任懿轩。”

    “……”

    苏小萌这话说的太快,以至于身边的学姐以及在座的其他人没能立即反应过来,话在脑子里打了个转,才通过瞪大的眸子显现出他们的震愕和惊讶。

    见他们回过神都看向自己,她缓缓道,

    “师哥学姐们,我已经结婚了。”

    小萌说完还伸出自己的右手,无名指上套着一枚闪亮的戒指。

    不是没有人发现她手上的这枚戒指,只是尽管某些人看到了,有的只当是装饰品,有的只当是她和任懿轩之间的爱情信物。

    学姐搭在苏小萌肩膀的手都有些不自然……

    结结巴巴道,

    “结,结婚?!”

    小萌点头,而后看向任懿轩,继续道,“我和我丈夫还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七月出生的。”

    “……”

    酒吧那么嘈杂,此刻的音乐虽然舒缓,但沉浸在玩乐中的人们依旧闹腾,疯狂。

    唯有这一方小天地,突然沉默的极不协调。

    任懿轩定定的看着苏小萌,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

    “他很好,作为一个男人,作为一个丈夫,作为一个父亲,我挑不出他什么毛病,只觉得他完美的不像话,我就像所有俗人一样,不可自拔的爱上他……”

    “他比我大十三岁,当长得还算年轻。他喜欢我单纯,我喜欢他成熟,他引导我生活,我带他玩耍……我们很般配。”

    一字一句,她说的那么仔细,那么认真,眼神没有半刻从任懿轩身上移开。

    任懿轩的一双眼慢慢变得狠戾……

    苏小萌没有躲闪,尽管她觉得有点心痛。

    “我知道你们有很多问题想问,别急,我都会告诉你们……”

    “……”

    任懿轩就这么看着她毫无忌惮的将她和殷时修的相遇,结合坦白说出。

    “未婚先孕,奉子成婚,可能的确不光彩,但我觉得幸福,为他,我觉得值。”

    她觉得幸福,她觉得值?!

    当初她怀孕,闹的学校上下沸沸扬扬,她无地自然,嚎啕大哭,气愤不已……

    那时候,怎么没有站出来说上一句她觉得幸福?!怎么没有说一句她觉得值?!

    那时候,怎么就能用最残忍的方式把他枪毙?!

    黄新觉也没想到苏小萌已经结婚并且还有了两个孩子,更没想到这小妞结婚了都没有告诉他!

    此刻再看向任懿轩,再想想方才说的话……

    只觉……天啦撸!

    一边的学姐,基本上也是同样的感受……一个字,虐!

    “咳咳……你,你应该早说的嘛……”

    “懿轩说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怕你们会把我往不好的地方想,所以让我不要说。”

    “学长,你这可是太坏了哦!”

    学姐忙把责任推到任懿轩身上,一边推,一边还是觉得尴尬,直到小萌继续开口……

    “他就是想逗你们玩儿,懿轩也有一个超级漂亮的女朋友,他们也很相爱。”

    “……”

    任懿轩的眸子彻底冷掉,冰蓝的光横在瞳子里。

    让他没想到的是,苏小萌这还不算完……

    “感情的事情说不准,更没有对错,只有遇到了对的那个人,才能发现以前的都是错的。哪怕是青梅竹马二十年。任懿轩学长,我说的对不对?”

    任懿轩神情森冷的有点骇人了。

    苏小萌不知道他此刻会想些什么,只知道……

    她好像没有办法再逃避了,当人们继续赤luo裸的把她和任懿轩凑成一对,当人们继续误以为她和任懿轩会在一起……

    她也不喜欢现在的任懿轩,做的事情,说的话,都让她心里不舒服。

    感情再深,哪怕敌得过物是人非,哪怕敌得过物非人是……可怎么也敌不过物非人也非。

    彻底点,干脆点,她不想让任懿轩成为自己心里的疙瘩,也不想让自己成为他的留恋,哪怕一丝一毫。

    既然他已经讨厌她了,那就讨厌的彻底点好了。

    “你说得对。”

    任懿轩应了声,错的人……原来他于她而言,是一个错的人!

    呵……

    任懿轩啊任懿轩,你得有多可悲,才能守着一个女人守了二十年,结果只换来她一句……错的人?

    在他听来,苏小萌这话纯粹是针对他,可在旁人听来,就觉得没那么大敌意了。

    青梅竹马二十年,彼此都不是对方的那个对的人,彼此都是错的人,如今各自又都寻到了对的人。

    这是值得高兴的事情,所以……

    “对!说得对!”

    黄新觉举杯附和道!

    这大概是小萌长这么大,第一次感觉到什么是……悲凉。

    到底是什么,让他们走到了今天这地步?

    曾经多美好,可惜用了“曾经”这个词。

    她倒了杯水果茶,也凑上去碰了一下,庆祝她为这段两小无猜的感情划上句号。

    “那小萌,你现在还在念书?家里两个孩子谁带啊?”

    “你丈夫是做什么的啊?”

    “有没有照片啊,让大家伙看看呗。”

    小萌轻笑,面对大家伙的问题,也不逃避,“等一下。”

    说着划开手机,正要翻他们一家人的照片,此时,殷时修的电话进来了……

    她起身,

    “我先去接个电话。”

    说着苏小萌便起身往卫生间走去。

    卫生间的门没能把这些熙攘嘈杂全部隔绝……

    “刚才你给我打电话了?”

    对面殷时修问道,语气里有淡淡的疲惫。

    苏小萌抿了抿唇,而后道,“恩,是罗菲亚接的电话,她说你在睡觉,不方便接电话。”

    那边殷时修吐了一口气,似是有些不耐烦。

    “唔……是怎么回事啊?”

    苏小萌问道。

    “在参加酒会,和别人拿错了手机,罗菲亚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女人,你不要多想。”

    殷时修认真的和她解释道。

    苏小萌心里的一块石头放下,她靠在一边的墙壁上,轻轻笑,

    “那……我要是多想了怎么办?”

    “可能我立刻飞回来,把你吃的渣都不剩,你应该就会相信我了。”

    那边殷时修听苏小萌的语气轻松,自己也松了口气。

    好在他下意识的翻了下通话记录。

    “这你飞回来怎么也得十几个小时吧……你不是向来以你自个儿的体力回复速度感到自豪么?”

    “渍渍……我突然觉得你还是笨一点,傻一点比较可爱。”

    “……”

    “想我了么?”

    殷时修轻声问,声音哑着,从手机贴着苏小萌的耳朵传进来,挠的她心痒痒的……

    “……恩。”

    她淡淡应了声。

    “明天要和合作方谈一些最后的细节,谈完就结束,后天回来。”

    “恩!”

    “今天感冒好点了么?”

    “唔……我觉得你不回来,恐怕是好不了了……”

    苏小萌软软的说道……带着浓浓的撒娇意味。

    撒娇成分虽大,但殷时修还是能听得出她明显的鼻音。

    “看来是真的想我了……”

    殷时修颇为得意的说道。

    苏小萌没再反驳,也没再调侃,她确实很想念他。

    这一次出差,时间真的是有点长。

    “刚才打电话给我,是有其他事么?”殷时修问了一下。

    “恩,我现在在酒吧呢,我高中师哥搞了个高中校友会,之前都请过我好几次,我都没去,所以这次不好再驳师哥面子,然后我就来了……”

    “酒吧?”

    “唔……算是比较正规的酒吧吧应该,我师哥学姐他们人都很好,你放心。”

    “别喝酒,早点回去,你还病着呢。”

    “恩,我和师哥说过了,会早点回去的,我学姐都很罩我的。我在高中也是很受欢迎的!”

    “是是,你最受欢迎了!”

    “那我不和你说了,我再和他们聊一会儿天,就回家。”

    “恩。到家给我发个短信。”

    苏小萌挂了电话,用了下洗手间,看着镜子里面脸色并不太好的自己。

    果然生病了还是不该来参加聚会,脑袋发热……

    从洗手间出去,倒是没想到任懿轩会在洗手间外面,他靠在墙壁上,在她出来后,微微侧首对上她……

    苏小萌怔楞了一下,而后吸了口气,

    “你怎么站在这?”

    “等你。”

    “……”

    “电话是殷时修打来的?”

    “和你没关系。”

    “也是。”任懿轩看着她,“我现在很庆幸,我有来参加这个校友聚会。”

    “是么?这么巧,我也很庆幸。”

    苏小萌视线与他相对。

    任懿轩轻扯了下嘴角,“回去吧。”

    说着,他进了洗手间。

    苏小萌点了点头,而后便往回走,脚步未做任何停留。

    任懿轩进了洗手间,当即就一脚踹向了垃圾桶,惊的里面正在上厕所的男人抖了一下。

    察觉到他人的视线,任懿轩寒着眸子瞪过去,

    “看什么!?”

    上完厕所的男人瞥了他一眼,嘀咕了句,“神经病。”

    而后便出去了。

    任懿轩双手撑着洗手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他的心在流血,血充进眸子,把眼泪都染红了。

    ……

    苏小萌回到座位上,其他人的话题都已经跳开了。

    谈就业,谈感情,谈婚姻,谈人生……

    小萌听着,偶尔插上一两句。

    她没有发现在不远处的角落里,还有两双眼睛时不时的往她的方向看……

    从她进门的时候,白瞬远便看到她了。

    惊讶之余只觉得心烦……

    江珊珊带他出来和她几个小姊妹一块儿玩,美名其曰是玩,实际上也就是供这个女人在她的朋友们里炫耀罢了。

    酒是一杯接着一杯的喝……

    没多久,江珊珊也看到了苏小萌,当她见白瞬远看到苏小萌的神情后……

    心里欣喜的同时也觉得可悲。

    但慢慢的,依旧是欣喜大于可悲……

    “想过去打个招呼么?”

    她轻声在白瞬远耳边问,白瞬远收回视线,冷漠的瞥了她一眼,只说了句,

    “你烦不烦?”

    江珊珊笑了笑,把酒递到白瞬远手上,她压低着声音问,

    “白少爷……你这段时间是不是一直在想着怎么弄死我?”

    白瞬远扯了下嘴角,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在外人看来是宠溺,但只有江珊珊知道,这种捏法……疼。

    “你知道就好……”

    江珊珊定定的看着他,在他松手后,喃喃道,“其实你有办法不这么难受的……”

    “呵,还有办法么?”

    “有,爱上我,比爱她更爱一点。”

    白瞬远眸子微微眯着,看着她,下一秒,笑了出来。

    他长得帅,笑起来便能摄人心魄……可江珊珊知道,这么好看的笑,不过是在嘲笑她而已。

    浅吸口气,她举起酒杯碰了下他手里的酒杯,

    “别再看了,再怎么看,她也不是你的。”

    白瞬远冷眼瞪她。

    江珊珊只是耸了耸肩,她觉得这样也很好,哪怕把白瞬远像个提线木偶似的吊着,她也觉得很满足。

    至于苏小萌……

    日子还长,慢慢来……她不可能让这个偷走她男人心的女人好过。

    ……

    任懿轩从洗手间出来后,神情已经恢复了正常。

    他嘴上说不后悔来参加这个聚会,其实悔的肠子都青了……

    他不是圣人,要他在待在这里,面对着一个没心肺的女人,若无其事的和旁人聊天,他做不到。

    这对他太残忍。

    所以他并没有往回走,而是直接往后门出口的方向走……

    拿出手机准备给学弟发个短信,吱一声他先走了,不料刚出门,便听到有人窸窸窣窣的在说着些什么……

    这酒吧有三个出入门,后门通往的地方是偏僻的弄堂,所以人特别少。

    “少点儿没什么副作用,但能让她兴奋到不行,保管在你身下叫个不停。”

    “是嘛?万一半途清醒了,不会……”

    “这个是好东西,能让人产生幻觉,一准儿能把你想象成世界上最英俊最威猛的男人!”

    “……行吧,给我一小包……”

    任懿轩不知道自己脚步为什么会停下,为什么会靠在这安安静静的把整个交易过程都听完……

    只知道那做完一桩生意的人从暗黑角落走出来后,自己站到了他跟前。

    那男人显然吓了一跳,手一缩,转身就跑。

    任懿轩拉住他,用了大力把他扯到自己跟前,冷着声音问,

    “你刚才卖给那人的东西……给我一点。”

    那男人听任懿轩说完,更害怕了,这男人穿着得体……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嗑药份子。

    “你,你要干嘛?”

    “卖给我就是了。”

    “……”

    他要一个女人臣服在他身下,他要一样原本就该属于他的东西。

    ……

    任懿轩回了酒吧,去吧台点了几杯奶茶,而后走回座位上……

    在他将奶茶一杯一杯的放在几个女生面前时,黄新觉打趣道,

    “我们还当学长你偷偷走了呢!”

    “怎么会?那果茶凉了,女生别喝太多酒,喝点暖的。”

    “哇,难怪懿轩学长会这么成功,你们其他人真的该学学。”

    学姐说着,便举杯喝了一口,“这奶茶味道做的还不错……”

    苏小萌看着面前的奶茶,心里闷闷的……

    “你不是最喜欢喝奶茶么?”

    任懿轩笑道,声音不轻,大家都听到了。

    “哇哦,学长,小萌可是结婚了哦!”

    “结了还能离嘛,是不是?”

    任懿轩玩笑着说道,一众人都在那笑。

    苏小萌觉得尴尬,捧着奶茶大口喝着……

    最喜欢奶茶,热量很高,所以也很讨厌……

    任懿轩的余光里,苏小萌喝掉了大半杯。

    她放下杯子,对黄新觉道,“师哥,时间不早了,我要走了。学姐……你们继续玩。下次我们再聚。”

    “那我先送你回去。”

    黄新觉正要起身,任懿轩站了起来,他看了苏小萌一眼,淡淡道,

    “我也要走了,我来送。”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