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177 叔,我一定好好孝顺爸爸妈妈(7000+ 补)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177 叔,我一定好好孝顺爸爸妈妈(7000+ 补)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苏小萌抱着双双坐在电瓶车上,往君苑开去。

    夜幕下的殷宅,静的很,但小路两边的那些古树被冷风吹得嗖嗖作响,好在路灯还算明亮。

    怀里的双双睡得很憨实,时不时的砸了砸小嘴,吸着鼻子。

    殷妈妈说的话在她心口回荡着……

    此刻的她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从来不曾真正的讨厌过殷爸爸和殷妈妈……

    一个人一辈子不知道要和多少人相处,不知道会建立多少种关系。

    婆媳关系向来是诸多关系中比较复杂的那一类,常常让人望而生畏,畏怕到结婚挑男人,要先看对方的家长。

    周梦琴对她的一次次施压,几乎要将她压垮,将她原有的自信击溃。

    让她以为她有可能拥有了一个全世界最难应付的婆婆,偶尔在情绪极端时也会用“恶婆婆”这三个字去形容她。

    然此时的苏小萌,正在为曾经的某个点用“恶婆婆”三个字去形容这样一个老人而感到惭愧。

    人只有一副五官,却有千张面孔,那些对你和颜悦色的,并不一定真的盼你好,那些对你恶言相向,也许是真的在给你灌良药。

    很多年以后,苏小萌带着孩子们站在老人长眠的墓碑前,对她的孩子们说,

    “是这个人改变了我。不然……妈妈这一辈子可能就只是个花店小老板,也可能是个在幼儿园教小孩子跳舞的老师。”

    职业不分贵贱,遂就自己不长远不高大的理想,这一生也许过的舒舒服服,安逸自在。

    可这一生,也永远尝不到那种在某个领域里拼尽全力,走到令人仰望的境界的成就感。

    而后,你因为没有尝过那种成就感,到了人生的最后,还在沾沾自喜于自己这一生的无忧,这一生的舒服安逸……

    或许也不错,但……总觉得缺了点什么,不是吗?

    ……

    回到君苑,殷时修刚洗完澡,见苏小萌抱着孩子进来的时候挺沉默的,心里不由升起一抹担心……

    “回来了?找你说什么了?”

    苏小萌把睡着了的双双放在一旁的小婴儿床里,给小双双脱了外套,盖上被子。

    而后低着头走到殷时修面前,头很低很低,低到看不到她眉目下的眼睛,看不到她的情绪。

    这让殷时修有点着急了。

    刚弯下腰想看她的脸,只见苏小萌扯过他手上的毛巾,撑着他的胸膛往后推,推到床边让他坐下。

    苏小萌拿着毛巾沉默的给他擦头发……

    殷时修这会儿是真意识到不对劲了。

    “他们和你说什么了?”

    殷时修沉着声又问了一遍,然而依旧没有得到苏小萌的回答。

    他抿紧了唇,长臂抄过床头柜的手机就要给正苑打电话。

    苏小萌忙拿过他的手机,“干嘛啊你?”

    她不说话还好,这一说话,殷时修是真急了,怎么还哭了?

    他看着她泛红的眼眶,鼻子也有点红通通的,心都揪住了。

    他原本有信心父母不会为难她,可现在……

    这一瞬,脑子里跳出来的全是之前的几次争执,一想到父母有可能像原来一样说出来的那些话,他就心慌。

    殷时修沉默了好一会儿,而后道,

    “没关系,他们说什么都不用在意,你很好,恩?”

    “……”

    殷时修这话一说,苏小萌眼泪根本就止不住了……

    “我穿衣服,你去给小双小煌把衣服穿好,我们回家,不待这了。”

    他说着就要站起来。

    苏小萌闭上眼睛,把殷时修的脖子一箍,脸就贴他颈窝里了。

    这小脸还有屋外微凉的温度,相比之下,眼泪就变得烫了。

    “叔……”

    殷时修这会儿满脑子就在想,她到底受了多少委屈,这一想,心就跟着悬起来,有点后悔听周梦琴的话先带着煌太子回来而把她一个人留那儿。

    苏小萌不是不想说,只是喉咙有点涩,说不出来。

    “我在呢。”

    殷时修轻轻拍着她的背,把她抱紧。

    “叔……我一定,一定孝顺爸爸妈……妈……相,相信我……”

    “……”

    殷时修愣了一下,而后一口气松了出去,侧首吻了吻她的耳朵,叹了声,

    “你可吓着我了。”

    “嘿嘿……嘿嘿嘿……”

    苏小萌这边还眼泪汪汪的,却又闷笑出声,根本止不住心里的喜悦。

    然而这还不算完,隔天中午,一大家子人都聚齐后,殷绍辉竟是轻描淡写的宣布了苏小萌和两个孩子已经入了族谱的事。

    苏小萌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饭桌上有那么片刻,是完全的沉默,谁都没出声。

    只是各人脸色不一,有人欢喜有人忧,有人毫不在意便有人在意到暗恨咬牙。

    而殷绍辉与周梦琴显然也只是打算随口说一句,并没有任何多余的话,好似这是件理所当然的事,不存疑。

    以至于让那些心里抱着很多疑惑和不满的人,也无从开口。

    午饭后,殷时青一家子人最先离开的殷宅。

    下午单慕南要去参加个文学座谈会,殷时桦便和他一块儿走了。

    此刻围着茶几坐着的几个人是二老和殷时兰夫妇以及时修小萌。

    殷时兰也忙,但愣是拖到了现在没肯走,别说殷时修心知肚明,殷绍辉和周梦琴也是了然明白。

    “宏光也是想做点实事,他也没想到会亏损到这地步。”

    殷时兰这话是对周梦琴说的,这目的很明显就是希望周梦琴能够劝殷时修帮一帮丈夫。

    殷时修听着,苏小萌碰了碰他的手,小声问,

    “这是什么意思啊?”

    殷时修非常简单明了的解释给了苏小萌听,

    “要我们贴钱。”

    苏小萌眨了眨眼看着面前装扮端庄,穿着也算有品的夫妻,就算这二姐夫在外面做生意做失败了,应该也不至于亏损到没法填补吧?

    至少殷时修是和她说,这庾宏光也算是殷氏的股东,就算什么都不干,年底分红至少也有七位数。

    殷时修见苏小萌眼珠子在那儿转啊转的,心里不由觉得好笑,小声凑过去问,

    “怎样?贴不贴?听你的。”

    苏小萌几乎是毫不犹豫的下意识摇头,而后一本正经道,

    “我们也没钱的。”

    “……”

    她这话太过不假思索,以至于出口时都没控制住音量,一下子便吸引了二老和殷时兰夫妇的注意。

    殷时兰听了苏小萌这话,脸都绿了。

    苏小萌哑然,忙捂住嘴,然这时已经来不及了……

    对上殷妈妈的视线,苏小萌心“哐当”掉地上!

    “我,我是说……”

    这苏小萌刚想找点借口来掩饰一下,那边殷时兰就愤然开口了,

    “我在和我爸妈还有弟弟说话,怎么轮到你开口了?”

    殷时兰正气势凌人,以为苏小萌不敢还嘴时……

    谁知苏小萌在噎了一下后,嘀咕了句,“我没掺和你们的事啊,我自言自语而已……”

    殷时兰的年纪比苏妈妈还要大上几岁,但整体看起来,要比苏妈妈老上二十来岁。

    “你说你们没钱是什么意思?殷时修可是殷氏集团的最高决策人,你和我说你们没钱?”

    苏小萌看了眼一旁还在偷笑的殷时修,顿时杀了他的心都有了!

    “二姐,事情是这样的。”

    殷时修缓缓开口,“小萌现在还在念书,这学费虽然不贵,但我每个月也只给她两万块的家用。小萌也不挥霍,不喜欢奢侈品,这全身上下最贵的恐怕就这临时起意买的戒指。”

    “从我开始给她家用后,她就开了个我和她两个人的账户,家里钱都扔那儿,我每个月给她两万,她还要存一半起来,到今天……小萌,我们家账户里有多少?”

    “十来万。”

    苏小萌老实说着。

    殷时修耸了下肩,

    “二姐,我老婆可从来没惦记过我的钱,我这有多少收入,她连猜都没猜过。对她来讲,我和她共通的这个账户里有钱那就是有钱,没钱那就是没钱。所以你不用和她计较。”

    苏小萌怎么听这话,都觉得这话里有点其他让她摸不透的意思在里面。

    果然,殷时兰看向她的目光完全就像是在看一个白痴!

    苏小萌蓦地被眼神捅了一刀!很想骂人。

    “老四,你也别和姐绕圈子,宏光在广州做的这个项目,如果不是实在棘手,我也不会这么死皮赖脸的在这和你商量。”

    “行,那二姐和二姐夫也别在爸妈跟前绕圈子了,你也知道,殷氏的最高决策人是我,不是爸妈。”

    “……”

    “你需要我出多少?还是说……二姐夫这烂摊子,由我全部接收?”

    殷时修话锋一转,突然如此干脆,反而让殷时兰和庾宏光有些难开口……

    见他们有些迟疑,殷时修轻笑一下,

    “好,二姐夫的这个烂摊子,我全收。”

    庾宏光忙抬头,有点不大相信。

    “但我有条件。”

    “……”

    “二姐夫手上现在应该还有百分之十的集团股份,这是当时收购庾氏科技分的。我不要多,二姐夫拿百分之二出来就行。”

    “时修,整个庾氏科技你都吃了!现在还不满足?”

    庾宏光当场就发飙了!

    殷时修神色平静,

    “爸妈都在这,当初庾氏科技早已被你们家族产业的经营模式推向末路,是看在爸妈和我二姐的面子上,我才硬吞了这块腐坏的烂肉。”

    “你会这么好?如果庾氏科技没有好处,你会因为这些人情而吃掉?”

    “瞧姐夫您说的这是什么话,当然是因为还有那么一丁点价值,我才愿意接手,不然……二姐夫真把我当收破烂的了?”

    “……”

    庾宏光话被堵,脸瞬间就涨红。

    “庾氏科技被我收购后,你们庾家的人,我也是做到仁至义尽,可这些年,原庾氏科技带过来的人为殷氏做出了多少利润?二姐夫你心知肚明。”

    殷时修眸色黯下,

    “二姐总说我夺你实权,可我不夺怎行?你们庾家的人偷税漏税,在各个管理部门做手脚牟取利润,拿到手的项目,挣的利润虚报,赔了钱的再加倍上报,最后用屯起来的资金在外头开小灶……”

    “时,时修!当着爸妈的面,你别胡说八道!”

    庾宏光当时就急眼了,拍了下桌子就站起来。

    他这一拍把苏小萌吓了一跳,这啥情况?

    殷时修不急不缓,

    “不说远的,光去年你到手的分红利润就是一千二百万,你这个项目亏死了也就五六百万,况且现在还没严重到这地步。”

    “殷时修,你要是不愿意接收这烂摊子,我自己能解决,不需要你在这阴阳怪气的!”

    苏小萌心想,殷时修说话也能叫阴阳怪气?那这二姐夫莽夫一样的语气算啥?

    “您要是自个儿能解决,当然最好,毕竟二姐夫也不是没本事的人。”

    殷时兰深知自己丈夫的斤两,和老四对着干,绝不是对手。

    “老四,你这话说的没凭没据的,可不恰当。”

    殷时兰深吸口气,平静道。

    “二姐,还有些话,一定要我当着爸妈的面说的那么明白么?”

    “……”

    殷时兰心荡了一下,不经意间对上父母的眼神……忙道,

    “爸妈,老四刚才说的,我回家后一定会找宏光谈个清楚,你们知道我平时也忙的很……”

    殷绍辉看了眼女儿,又瞥了眼庾宏光,只语重心长的说了句,

    “都是一家人,如果自家人还要在背后捅自家人的刀,到时候就别怪我这老头子出面,翻脸不认亲。”

    “爸妈,我哪敢啊!”

    庾宏光在那狡辩,殷时修一句话也没多说,他知道二姐是个何等聪明的女人。

    恐怕在二姐的心里,说到底,这殷家最后不是由殷时青做主,就是由他这个老四做主,怎么也轮不到她。

    而偏偏二姐是个喜欢掌权的人。

    如果这殷家她做不了主,这庾家倒还是有点希望,毕竟二姐夫这性子摆在这,没有二姐在背后,什么都不是。

    庾宏光在殷氏做的这点小动作,要说她不知道?

    他也就只能笑笑了。

    “二姐,这个项目你既然都拿到家里来说了,我也给了解决方案。我可以接手,但二姐夫能划两个点给我。”

    “这还不是个烂摊子呢!就被你贬的这么一文不值!我自己能解决!”

    庾宏光愤愤道!

    殷时兰心口也堵了口气,既然丈夫已经说了出去,殷时兰自然也不能让丈夫没面子。

    “爸妈,老四,既然宏光这么说了……那就不麻烦你了。”

    殷时修耸了下肩,“我就说嘛,二姐夫不是这么没本事的人,几百万的小项目怎么可能摆不平?”

    “……”

    庾宏光被殷时修这前一句往上捧,下一句往脚下踩,弄得心浮气躁,火大的不行。

    殷时兰见状,拉着庾宏光和父母道了别便离开了殷宅。

    两大家子人一走,客厅里一下子就冷清了不少,好在阿素和佣人抱着两个睡醒了的孩子过来。

    两老人家一人抱了一个。

    殷绍辉见煌煌扒着他胸口面无表情的往上爬,乐的不行,

    “煌煌难不成已经会爬了么?”

    苏小萌点头,“恩,能爬了。”

    “那小双双呢?”

    周梦琴这边问着,只见双双抱着奶奶的脖子,嘟着小嘴在她脸上蹭了又蹭……

    心都化了。

    “双双协调能力差一点儿……”

    “你看这小丫头多精神哪,怎么和个小猴子似得?”

    周梦琴喜欢极了这小丫头,一旁的苏小萌心里也甜丝丝的,看了眼殷时修,窃笑着。

    “对了,你刚才说你二姐夫那一家子干的的那事儿,真的还是假的?”

    殷绍辉状作不经意的问了句。

    “公司的事情,你们就不用操心了。”

    殷时修说了句,殷绍辉瞪了他一眼,“怎么?嫌你老爹老了?帮不上你了?”

    “这个……您还真帮不上。”

    “你个混小子!”

    殷时修笑了笑,“二姐夫原本就不是什么中规中矩的人,有点小动作也很正常,在我能处理的范围内。”

    殷绍辉吸了口气,没再就这个问题多说了。

    其实殷时修知道的,这殷绍辉不是在替他担心,而是在替时兰夫妇担心。

    “昨晚小萌说年后亲家母就不来北京了,我和你爸想了想,在学校旁边租个公寓也不是事儿。等到年后,让老林和阿素去帮你们。”

    “妈,真不用。”

    殷时修拒绝道,这林管家跟着父母这么长时间,没人比他更能照顾父母,而阿素又是难得的伶俐。

    “这个家你说了算,我说了算?”

    周梦琴瞥了他一眼。

    殷时修眉头轻蹙,而此刻苏小萌不经意看到殷绍辉拍了拍周梦琴的手,用嘴型道,

    “我,我做主。”

    紧接着便狠遭了周梦琴一个白眼。

    苏小萌闷笑了一声。

    二老看了她一眼,不约而同的清了清嗓子。

    “妈妈,真的不用麻烦,您昨天不是说了么,年轻的时候吃点苦,没有坏处的。”

    周梦琴白了她一眼,

    “说是这么说,但人的精力总是有限,你这才二十岁,万一身体给弄垮了怎么办?这学习和带孩子,没一件是轻松的。”

    “……”

    苏小萌再次被噎住,然而心里暖的不行。

    最终他们也没能拗过两个老人,便同意了。

    “老四说,你们在成都已经买好了房子?”

    “唔……时修买的,我没钱……”

    苏小萌低头,学生党真心很无奈……

    周梦琴有时候觉得苏小萌实诚的有点蠢。

    “近期就算了,等到来年开春,带我们这俩老家伙去成都转转,怎样?”

    苏小萌点头,“好好!”

    说到这,殷绍辉又不由想起来件事儿,叮嘱起了殷时修,

    “春节回成都,你们两个别忘了去拜访一下钱叔叔。”

    “钱叔叔?”

    苏小萌完全不知道钱国良这么个人。

    “你钱叔叔是成都市市政委的委员,你们苏家村那烂泥地就是你钱叔叔让人去修的,怎么?你爸爸没和你说你爷爷奶奶那路好走不少?”

    “说了,难怪呢……”苏小萌抓了抓头发,有些脸红……

    “怎么了?”

    苏小萌面露尴尬,“因为我大伯和家里人说是他上报的,然后申请让人去修的这个路……”

    “你大伯又是哪个?”

    当初殷时修虽然没有明说让钱国良驳掉苏建义的升职申请,但他要表达的意思,确实是要压下苏建义。

    殷时修说的委婉,那钱国良便知他有顾忌,自然不会把这事儿说出来。

    所以殷绍辉可能知道苏家村修路的事,但不知道苏建义这么个人。

    “都在市里工作。放心吧,到成都之后,我就带着小萌去拜访他。”

    “恩。”

    两点后,俩老人回房间休息了,殷时修这边正打算和小萌带着孩子回去,那边殷梦和单明朗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小叔,外公外婆呢?”

    “在楼上休息,怎么了?这么火急火燎的?”

    单明朗眼睛通红,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小舅,我哥,我哥他疯了……呜呜……”

    殷时修皱眉,

    “胡说什么?”

    “我没有胡说,他真的疯了……”单明朗哭的伤心,殷时修懒得听他讲,便看向殷梦,

    “梦梦,到底怎么回事?”

    殷梦的情绪其实也没比单明朗好多少,但语言表达能力还在,

    “叔,明旭他——”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