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145 入殷家族谱,问过我了么?(一更 7000+)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145 入殷家族谱,问过我了么?(一更 7000+)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144章节修改过,回头看一下,不然对不上——

    殷绍辉这么一说,殷绍槐也只能和三弟小妹互相看看。

    某人放下茶杯,

    “殷时修的两个孩子,名字是我和梦琴取的,孙子叫殷怀瑜,孙女叫殷瑾兮。和明朗明旭一样,都排在“明”字辈。”

    殷绍槐点了点头,

    “既然大哥这么决定了,那就这样吧。”

    “可大哥,孩子入了族谱,孩子母亲呢?”

    殷绍裙向来是个心软的,听大哥这话,好像都没有把孩子母亲考虑在内。

    这不管孩子母亲怎样不受大哥和嫂子结婚,可毕竟是为殷家生下了一双儿女。

    “孩子母亲暂时不入族谱。”

    殷绍辉这边还没有想好一个比较好的说辞,那边周梦琴已经斩钉截铁道。

    “嫂子,哪有这样的道理啊?”

    殷绍裙说道,“既然孩子入了族谱,母亲怎么能不入?”

    周梦琴看了眼殷绍裙,嘴角轻勾着,优雅的笑容挂在脸上,温着声音道,

    “小妹,这件事情呢,我和你大哥是深思熟虑过了的。”

    “……”

    周梦琴见殷绍裙面前的杯子,茶水少了近半,便抬手让佣人给添上茶。

    而后叹了口气,继续道,

    “对外,我总不好什么都详细的说。可对你们,我也不找托词。说白了,我确实是对这个儿媳妇不满意。”

    “正如绍辉所说,时修和个大学生结婚,想必你们也是查的清清楚楚。在这里,我和绍辉必须先感谢一下你们,没有把这件事情传的太开。”

    殷绍槐端起茶杯,抿了口茶,眉眼低着,顺着周梦琴的话道,

    “旁戚远亲不算,到头来最亲的还是我们自个儿家兄弟姐妹。即便其他人也姓殷,那也是不一样的。”

    “说起来是我这个做妈的惭愧,时修是我和你们大哥的老来子,我们宠他,他也从不做让我们操心的事情。三十岁了,突然来这么一下,说实话,我们一时实在有点接受不了。”

    “嫂子,这世界上哪会有不让人操心的子女?事已至此,你就把心放宽些,不然还能怎么办咧?”

    开口的是殷绍庭,兄弟中排第三,性情比较急躁,不大喜欢在无意义的事情上浪费时间。

    就比如殷时修和苏小萌的这事儿,从殷绍庭的角度,心里想的就是:

    结就结了呗,还硬生生拆散人家不成?

    况且这都啥年代了,还讲究门当户对啊?

    大哥大嫂也真是够封。建的。

    “三弟,若是其他孩子的妻子,我也倒没这么多要求,可偏偏是时修的,这将来……”

    “不就是家主之位的问题么?”

    殷绍庭抓了抓头发,“要是那小丫头不行,那就让时青继承,时青那老婆施海燕怎么说也是施政委的千金,为人处世都很得到,性子和大嫂您也像,这样的女人,您还不放心么?”

    “时青是好,大儿媳也好,但时青终究不是殷家的血脉。”

    “我说大嫂啊,这世上哪有两全的事情啊?如果不把大侄子当殷家血脉来看,当初你们捡他回来干嘛哟?”

    “绍庭。”

    殷绍辉见三弟这语气是越发不耐起来,不由出声喊他一声,给个眼神提醒。

    这殷绍庭今年虽说也六十出头了,但依旧带着点从生下来至今,不曾改过的那份不管不顾,一根筋的顽皮劲儿。

    殷绍庭靠回沙发上,嘟囔了句,

    “我这难道说错了嘛……”

    殷绍裙拍了拍殷绍庭的手,示意他别再争了。

    “大嫂的意思我明白,看来这件事确实急不来,那么今天就先给两个孩子上族谱。”

    殷绍槐道。

    殷绍辉点了点头,周梦琴也比较满意殷绍槐说的话。

    吩咐老林管家去把族谱以及文墨拿来。

    老林管家出去的同时,一个佣人走了进来,

    “大老爷,大夫人,白家老先生来了,让我进来问问,方不方便进来喝口茶?”

    周梦琴愣了一下,而殷绍辉一听是白丰茂,立马就站了起来,道,

    “白老哥来了!什么叫方不方便喝口茶?这老哥真是……”

    说着便自个儿拄着拐杖出了书房。

    周梦琴也站了起来,走到书房门口,便见殷绍辉领着白丰茂走了进来。

    一边走着一边笑的合不拢嘴,

    “白老哥,这以后你过来,就直接进来,还让佣人通报?你也真是矫情!”

    “哈哈!我怕我不受欢迎啊。”

    白丰茂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是“哼”了声:懂什么,这叫先礼后兵!

    殷绍辉压根没多想白丰茂过来的动机,十分热情的把这颗不定时炸弹请进了书房。

    “阿素,把早春的龙井再泡上一壶送过来。”

    “这殷家祭祖,年年都这么大动静……这殷家老祖宗都该乐了吧!子孙都这么孝顺!”

    “白老哥,如今这个时代,人的忘性是越来越大,要是不常领着子孙祭拜祭拜老祖宗,再过个十几年,殷家祖上干什么的,出自哪里,都给忘得差不多咯!”

    “……说的也是。”

    白丰茂双手背在身后,“看这样子,你们是在……商量家事?我好像来的不是时候啊!”

    “白老哥,你这话说的!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二弟殷绍槐,三弟殷绍庭还有小妹殷绍裙。”

    白丰茂笑呵呵的点头,而后视线在殷绍裙身上停了一下,

    “绍裙妹妹……莫不是国内外闻名的钢琴艺术家?”

    殷绍裙忙摆手,“老了老了,谈不上艺术家了!”

    “谦虚!”

    白丰茂指着殷绍裙,笑着重复道,“谦虚了啊,小妹!”

    殷绍裙笑了笑,忙让白丰茂坐,“白大哥,赶紧坐。”

    白丰茂倒没有立刻坐下来,而是再次看向殷绍辉,

    “绍辉老弟,你确定我没有打扰你们谈家事哦!”

    “没,没!赶紧赶紧坐!”

    殷绍辉这么说着,白丰茂才坐下。

    说不打扰,那也只是殷绍辉的一人之词,那边殷绍庭又抓了抓自己头上的短毛。

    他心里就不是这么想的……

    原本给俩孩子上完家谱就可以打道回府了,这下好了……不晓得得到什么时候才能回家睡觉了。

    “白老哥今天怎么想着过来玩啊?”

    “前段时间生病了,老了不中用,在医院待了好几天,今天才回来。吃完午饭散了个步,见殷家这么热闹,我又有点口渴了,就和正祥一块儿进来了。”

    “正祥是……白老哥的大儿子吧?”

    白丰茂点了点头。

    “就是那个在国内带头搞起新能源汽车产业的白正祥先生吧?”

    殷绍槐道。

    “孩子们在外头怎么发展,我知道的倒不细,他人在外头,晚些我让他过来拜见一下叔叔伯伯。”

    白丰茂说话的时候,阿素已经把新泡好的龙井端了上来。

    “那白老哥身体不要紧吧?”

    “不要紧不要紧!我这几天虽然待在医院里啊,但心情却好的不得了!”

    “哈哈哈,像白老哥这样豁达的人,确实难得。”

    “豁达?哈哈,绍辉老弟又奉承我了啊!”白丰茂拍拍殷绍辉的手,而后凑过头,神秘道,

    “是我闺女回来了。”

    “啊!就是你那个离家的小女儿?”

    “可不是嘛!那小丫头多狠心啊,一走就是二十年,我还以为她永远都不回来见我这个老父亲了呢!”

    “那真是恭喜白老哥了!说起来,我还没见过您那小女儿吧?”

    “以后有机会的。”

    白丰茂说着,看了眼周梦琴,“周妹,这操持一大家子,你可真不容易啊。”

    “这是应该的。”

    周梦琴笑道。

    对于白丰茂,她没有殷绍辉那么热情。

    也许是坎坷人生造就,也许是妇人之心使然,白丰茂突然造访,她就觉得他动机不纯。

    但从白丰茂和殷绍辉谈论的话题听来,又实在是听不出什么别有用心的目的。

    直到老林管家把族谱与文墨拿来。

    白丰茂见这情况,便作势起身,“这是……我不便在场吧!”

    殷绍辉忙把白丰茂重新摁坐在沙发上,

    “家谱原本就是要流传下去给人看的,不是什么私密的事情。白老哥坐着!”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凑个热闹,在这坐着了。”

    “坐着坐着。”

    老林管家在一边研墨。

    白丰茂见到那苍翠的砚台外壳,眼睛一亮,道,

    “这可是好砚啊!”

    “哈哈,白老哥这都看的出来?”

    “我就没别的爱好,平时就捣鼓捣鼓书墨和古董,这翡翠价值连城,这砚看起来历史悠久啊……”

    殷绍辉应了声,些许感叹道,

    “祖父那辈传下来,是有些年岁了。”

    “这是……要用这墨上族谱?”

    “恩。”

    “这是给谁上族谱呢?”

    白丰茂问着。

    殷绍辉顿了一下,白丰茂忙道,“哎呀!这个不该我问,不该我问,是我多嘴了!”

    “白老哥,不是不是,我只是有点意外你会问而已,不是不能问。”

    殷绍辉忙解释着。

    一边的周梦琴眸子微微眯了下,总觉得今天白丰茂有些不同寻常。

    特别的……特别的……闹腾!

    “时修的两个孩子,白老哥,你应该记得的,说起来还是应该多谢你,不然……这两个孩子……”

    “哦!我想起来了!是小萌生的那俩个孩子是吧?”

    白丰茂摸了下头,装的一手好“傻”。

    殷绍辉点了下头。

    周梦琴心里的鼓打的更厉害了。

    她是知道白丰茂很护苏小萌的,当时还说过要认苏小萌作孙女儿的……

    “这小萌丫头是真厉害,年纪小小的,给你们殷家添了俩娃,可把你们俩做爷爷做奶奶的乐坏了吧?”

    “……恩。”

    殷绍辉应了声。

    周梦琴倒是没有应出声,隐约听得出白丰茂这话主要是在夸赞苏小萌。

    白丰茂见回应不大,便又看向殷家那几个老兄弟姐妹,

    “我第一次见苏小萌的时候,人长的是特别可爱,那会儿挺着大肚子,就是模样儿狼狈的,年纪又小小的,就那么哭哭啼啼的和我说,‘爷爷……我快饿死了……呜呜’……诶哟,那模样儿,是个人都得心碎。”

    “哈哈,怎么就狼狈了呢?还和您说快饿死了?”

    殷绍裙听得觉得有趣,便忙问道。

    白丰茂笑了笑,摆了摆手,

    “这就不说了,之后你们自个儿问绍辉老弟和周妹妹吧,我不好说太多的!”

    周梦琴面上还带着笑,心里却不禁嘀咕,不好说太多……这说的还少么?

    殷绍辉略显尴尬的笑了笑,

    “过去的事了,都是过去的事了。”

    “是啊,都过去了,好在现在母子平安。”

    白丰茂笑道。

    心里却冷哼:是啊,他外孙女儿受的苦一件件的都过去,但刁难和欺负也没见停止!这老夫妻俩可真能打哈哈!当他白痴么?

    刻意用了“平安”二字,足以暗示之前母子可“不平安”。

    至于怎么个“不平安”法,就由着这几个老家伙想去吧。

    “话说俩娃娃叫啥名字呀?”

    白丰茂问着,继续装着自个儿啥都不知道的模样。

    “哦。”殷绍辉道,“这哥哥叫殷怀瑜,这妹妹叫殷瑾兮。”

    “名字倒是取的不错,怀瑾握瑜……不忘初心。”

    殷绍辉听着白丰茂的赞美,心里不由也有些得意,然而还是故作谦逊道,

    “老了,也只能借些典故给孙子孙女取个不差人意的名儿。”

    “啊?”

    谁知殷绍辉这一说完,白丰茂一脸震惊,“名字是你和周妹取的?”

    殷绍辉表情僵了一下,“不,不然呢?”

    白丰茂笑了一下,

    “不,不是……我就是有点惊讶,因为之前遇到过时修,说孩子是在成都出生的,我还以为孩子是小萌父母给取的呢。”

    “他们给取了乳名。”

    周梦琴道,语气有点生硬了。

    她其实真心不想在弟弟妹妹跟前提到苏小萌娘家。

    “这要是我,孩子在成都出生,我肯定要给孩子取名字!看来小萌的父母也是心胸宽广,很好相处的嘛。”

    “……呵呵,还行吧。她那母亲可是冲的很呢。”

    周梦琴冷不丁来了句,总听白丰茂说苏小萌的好,听得有些心烦意乱。

    提起苏小萌的父母,她能想到的便是那个年轻的四十来岁女人,闯进殷家,摆出趾高气昂,满脸不屑的表情。

    “哦?”

    白丰茂笑的眉眼都弯着,“脾气冲么?”

    “横冲直撞就闯进来,好像我们殷家欠了她什么似得,难怪女儿也教不好。”

    周梦琴说着。

    白丰茂那双浑浊老眼闪过一抹精光,随即便敛起光芒。

    殷绍辉拉了一下周梦琴,让她打住。

    周梦琴浅吸口气,

    “白大哥,我知道你很护小萌那丫头,但你和她接触的太少,她是不是值得你这么护她,可不一定。”

    白丰茂只是笑笑,没再就周梦琴的话说下去,而是问道,

    “话说时修呢?这孩子上族谱,他都不过来?”

    “他在哄孩子呢。”

    殷绍辉道。

    “哦……那小萌也不用出面?”

    “……给孩子上族谱,几个老辈做个见证就行了。”

    殷绍辉这会儿也觉得有点慌了……

    白丰茂虽说左一句不该问,右一句打扰了,可问的说的都不少,打扰的也不少啊。

    “这说来说去,给孩子上族谱,怎么就不提孩子妈妈呢?莫非这殷家的族谱只有流着殷家血的人才能上?咦,是我看错了吗?这边打头第一个是不是周妹的名字啊?”

    白丰茂眯着眼,指了指族谱正当中页面第一列和殷绍辉并列的名字。

    这话一出,周梦琴身体都跟着僵硬了。

    “白老先生,这决定,是我大哥和大嫂做的,他们这么做有他们的道理。”

    殷绍槐隐隐觉得这气氛有点怪了,忙开口道。

    周梦琴笑了笑,

    “白先生,您还是坐着吧。”

    白丰茂也笑笑,笑嘛,谁不会啊!

    “我就是觉着奇怪,随口问问罢了,我们白家没这么多规矩,族谱什么的也没。就是这作为一个外人,这么一看……还当是你们殷家当家家主和家母只要孙子孙女,而不要儿媳妇呢!让人误会了,总是不好。”

    “咯噔”!

    就连老林管家听了这话,研磨的手都僵了一下。

    殷绍辉和周梦琴互看了一眼,到底要不要和白老先生解释一下?

    如果解释,会不会显得欲盖弥彰?

    如果不解释……这白老先生的名望摆在这,万一将来某天,在外头无意说出殷家只要孙子孙女,而不要媳妇这种话……

    看重脸面的殷家可受不得外人这样议论。

    到这会儿,周梦琴就有点怨殷绍辉了。

    这原本就是殷家的家事,让一个外人进来参与,算什么?

    而殷绍辉自个儿其实也是有点后悔了。

    “白大哥,我以为这当中缘由,您应该比较清楚的。”

    周梦琴想了想,温声和气的说了句。

    白丰茂扬了下眉,“哦?”

    “当初您见着小萌,确实是小萌受了委屈,可我以为那天我和绍辉在你面前把我们的想法说的很清楚了。”

    “……”

    “苏小萌那丫头年纪太小,我和绍辉对时修的期望又一直很大,他们结婚是私自定的,短时间,我实在没法接受她。”

    “你没法接受……哈哈,可是小萌那丫头已经和殷时修结婚了不是吗?”

    “谁规定结婚了就一定可以上殷家的族谱?”

    周梦琴扬眉,像是和白丰茂对上了。

    “那丫头和殷时修结婚了,给他生了两个孩子,不上殷家的族谱……意思是将来还打算让殷时修和苏小萌分开?”

    周梦琴收起脸上的浅笑,

    “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准,如果苏小萌一直是这种德行,不排除这种可能。”

    她这么说,白丰茂心里就明白了。

    敢情这周梦琴做的是这打算。

    让他外孙女儿给他家生了俩娃,转身找个机会就想把他外孙女儿给踹掉!

    “小萌是哪种德行啊?周妹能不能说说看,我听听?”

    “一个为了出去联谊,把生病了的孩子扔家里不管!就这种人,能进我殷家的门?”

    这要是苏小萌之前没和他说,他倒也有点懵,好在这件事来龙去脉,小萌都和他说清楚了。

    “原来小萌是这种人……我竟是半点没看出来。”

    “原本她家庭背景单薄,父母都是普通老百姓,这些我也认了,但接触后,家境的不同所造成的差异实在太大,我确信她和时修不会长久的。”

    “说句难听的,我儿子就算一定要被别人高攀,也不能是这种乳臭未干的小丫头。”

    殷绍槐见这二人大有水火不容的仗势,忙道,

    “大哥,这墨已经磨好了,写吧。”

    殷绍辉应了声,起身把袖口上提了提,拿起小号毛笔,蘸了墨,刚要落笔——

    只见白丰茂的手突地伸过来,把族谱“啪”一合!

    众人惊呆。

    “白老哥……”

    白丰茂冷着张脸,中气十足,声音却低了八度,

    “上什么族谱?搞得像谁稀罕似的!我白丰茂的外孙女,不攀你们殷家高门!还有要让双双和煌煌入你们殷家的族谱……”

    冷冽的眸子扫过众人,“问过我了么?”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