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144 劝离(修)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 144 劝离(修)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苏小萌在山路上正常行走,那辆法拉利就这么急速转弯,仿佛这是赛车的车道!

    若不是小萌这求生意志强烈,这种场面下还能猛然后退,而后又不巧摔倒。

    那他们所看到的景象便不是苏小萌的双腿被卡在前车引擎下!

    而会是双腿被直接撞到,从而导致整个人被撞飞出去。

    法拉利在雪地上划出的急刹车痕迹那么刺目,悬着的是苏小萌的命!

    一旁的白正祥看了后,很是后悔自己下车后不问青红皂白便理所当然对苏小萌说出的话……

    换了任何人,遇上如此惊险的意外,都没办法宽着心说上一声“没关系”,更别说是在肇事者表现出如此恶劣的态度后。

    白正祥板着一张脸,沉默了半晌后,猛地拍了下桌子,

    “就这样,还敢说出那番不要脸的话!是当白家没人了?”

    “外,外公……”

    见白丰茂气的老脸都红了,苏小萌咽了下口水。

    倒是有点后悔抓着这个意外不放。

    毕竟,她现在没什么事,可这监控录像一回放,倒是把妈妈和外公吓个不轻。

    算算,有点得不偿失。

    “我,我现在没事儿,您看!”

    说着她还站起来在外公跟前转了个圈。

    “得了,别耍宝!给我坐下来。”

    “……”

    白丰茂冷声一呵,苏小萌抓了抓头发,重新坐了下来。

    看向妈妈,想让妈妈冷静点,谁知妈妈的表情比外公的还要难看……

    “这人,大哥认识?”

    “恩,殷家老大的儿子,叫殷博文,他妻子叫祝岚,跟着殷时青在市政部门做了个财政部长。”

    “殷时青为人处世那么聪明得道,怎么生出这么个儿子!”

    白丰茂哼了声。

    “殷家老大进了中央以后,可能也没有太多时间管教儿子。”

    白正祥估量着。

    “没有时间管教儿子?看来是在等着我去给他儿子上一节课!”

    白丰茂说着起身,让佣人把外套拿过来,穿上外套,把U盘放进口袋里。

    “外公,您不会是打算挑这么个时间……”

    苏小萌看了眼时间,这殷家的祭祖也不确定结束了没有,这会儿要是他们兴冲冲跑去找人讨公道,怎么想都不太好吧?

    “那殷家老夫妻俩今天不肯让你参加祭祖,不让你上族谱,但你又愿意承担,那外公今天就不插手这件事。但是我亲外孙女的小命差点送在殷绍辉的孙子手上!这事今天得解决!”

    白丰茂双手背在身后,迈起步子就往门外走。

    苏小萌忙上前拉住白丰茂,

    “外公,我也觉得开法拉利的这夫妇很过分!我也不打算善罢甘休,但是外公,今天殷家祭祖,那边全都是殷家的人。现在过去凑这个热闹,不明智啊!”

    白丰茂深吸口气,

    “有什么不明智的?我又不是过去吵架。”

    “……”

    白丰茂看着苏小萌这一脸担心的模样,轻叹口气,

    “小丫头,你记住,有容乃大这样的态度对流。氓地痞不适用,哪怕他一袭高档定制西装,穿着上流。”

    苏小萌抿着唇。

    “今天即便不是你,而是白家的任何一个孩子,我也会走这么一趟,外公不会和他们吵架,更不是要让他们下不了台。”

    白丰茂知道苏小萌心里担心什么。

    “我只是很久没见殷家那老夫妻俩,趁着今天那俩人都在山上,我去喝杯茶,和他们聊聊天。”

    苏小萌看着白丰茂,他说是这么说……

    可这话怎么都让她听得后背发凉,不敢相信呢?

    喝杯茶,聊聊天……?

    “那我和您一块儿去。”

    苏小萌说着就要去拿外套——

    “别,你就待在这,思弦也待在这,我一个人过去。”

    “……”

    白丰茂这话一出,倒是让白思弦也愣了一下。

    “爸,我和您一块儿去吧?”

    白丰茂抬手,示意她打住,看了眼白正祥,

    “如果实在要人跟着,正祥跟我一块儿吧。”

    “……好。”

    父子俩出了别墅。

    苏小萌和白思弦面面相觑,没人知道白丰茂心里打的到底是什么算盘。

    小萌站门口,有些惴惴不安,看向妈妈,

    “外公……真的不是去闹事的?”

    “你以为你外公是什么人?”

    白思弦浅吸口气,

    “放心吧,至多也就是找殷博文那夫妻俩讨个说法。你差点被撞这件事儿,殷家人得知道,尤其是殷家二老。而时修最好也知道一下。”

    苏小萌挠了挠头。

    她其实不想让殷时修知道的……

    “啊,我先给时修打个电话,和他说一声!”

    她刚从口袋里把手机摸出来,就被白思弦拿了。

    “和他说什么?”

    “额,得告诉他一声,外公过去了呀,免得……”

    苏小萌说到这,自个儿打住了。

    白思弦轻叹口气,“他为什么不带我们去,其实你知道,对吧?”

    “……”

    白思弦摸了摸她的头,搂着她的肩膀回屋,终是没把手机给她。

    “突然多了个外公,会不会觉得不适应?”

    苏小萌看向白思弦,

    “你这些天总是外出,其实就是去陪外公的,对吧?”

    “恩。”

    “妈妈……当初不让你和爸爸在一块儿的人……其实是外公,对吧?”

    “……”

    苏小萌嘟了嘟嘴,道,

    “你别以为我傻,总是随便胡邹,而后就把我忽悠过去。”

    白思弦和苏小萌沿着山庄的小径一步步走着……

    “萌萌,妈妈从没有后悔过和你爸爸一起去成都,却很后悔,没有好好和爸爸沟通,没有为这段父女关系尽到自己最大的努力……”

    “二十年啊……你都这么大了。”

    “所以啊,萌萌……你要切记,哪怕有一天你的想法和爸爸妈妈完全背道而驰,哪怕我们不能理解你……”

    “你也不能和爸爸妈妈较劲儿,知道么?”

    苏小萌搂着白思弦的手,笑道,

    “妈妈,你说这世上有多少父母能像您和爸爸这样开明?”

    “我不会和你们较劲的啦!”

    “真的?”

    “反正从小到大和你们较劲,我也从没赢过啊……到最后下场都很惨。”

    白思弦瞥了她一眼,敲了下她的小脑袋瓜。

    地上是薄雪一层……

    留下母女两的脚印,还有那只一见到白思弦就喜欢的不得了的阿布的狗爪印……

    因着白丰茂反复强调自己不是去吵架,不会闹事。

    母女俩之后倒并没有太担心。

    以至于后来,白丰茂回来时,两人都傻了眼。

    ……

    殷家的祭祖是十二点在九灵山后山开始的。

    大家族上上下下近百号人,近戚远亲穿的都很是端庄严肃,色调都比较暗沉。

    黑压压的站成十来排,场面很大。

    双双还好,一开始不太乐意让奶奶抱,后来周梦琴逗了她好一会儿,她也倒是放开了。

    尤其后边还有一个单明朗。

    这双双和单明朗凑到一块儿,表兄妹俩都乐的不行。

    但煌煌就不成了,谁碰都不行,就只允许殷时修抱。

    祭祖人多,双双是人越多越兴奋的类型,煌煌就完全相反的越发沉默起来。

    窝在殷时修怀里,大眼珠子转了转,像是四下寻找着什么……

    似是没找到自己想要的,小脸就埋在殷时修怀里,小爪子攥着殷时修的衣服,一声也不吭。

    祭祖仪式持续了一个半小时,才结束。

    结束的时候,煌煌都睡着了。

    双双的两只爪子挂在单明朗脖子上。

    殷时修怕双双冷着,便让单明朗快些回屋。

    人群散开后,那么抱着孩子的殷时修以及殷家二老便成了众人簇拥的中心点了。

    三大姑六大姨,沾点亲带点故的都要好奇的过来凑一脑袋。

    来之前,心里存着的疑惑,也都纷纷问出口,想从殷家家主这得到个准确答案。

    “时修怎么说结婚就结婚,这婚礼仪式都没有,就出来了俩娃。”

    “孩子母亲呢?我们殷家的新媳,这第一次祭祖就不来,也太没规矩了吧?”

    周梦琴扫了眼围上来的众人,脸上依旧露出优雅的笑容,淡淡回道,

    “孩子母亲今天实在没空,没能过来。”

    “大妈,听说这孩子母亲还在念大学,是不是真的啊?在念什么大学啊?是哪家的千金小姐啊?”

    问话的是殷绍辉弟弟的媳妇儿,名叫薛薇。

    周梦琴继续笑着答,

    “以后见着了,就知道了。”

    “时修,您看大妈,都这会儿还要保密呢!”

    “堂嫂,这外边冷,我带孩子先进屋了。”

    殷时修这么说着,然而薛薇似乎还没打算结束,对他道,

    “孩子让我抱一下吧?这孩子可真可爱。”

    “不用了,煌煌认生,不让别人抱。”

    煌煌认生这点是没错,可更重要的是,他有洁癖。

    薛薇有一瞬的尴尬,不过很快也就笑笑而过,而后小声道,

    “我听二姐说……你那小妻子才二十啊?”

    殷时修倒是不语否认,只笑道,“恩。年轻吧?”

    “时修啊,我虽说也就比你大两岁,但好歹结婚比你早很多,你堂嫂我接触过的女孩子,数也数不尽。”

    “堂嫂想说什么?”

    殷时修眸子含笑,很是礼貌的姿态。

    然温文尔雅下,掩盖着的是一抹不耐。

    “听说现在的小姑娘,花头多的很,十**岁的年纪,就喜欢比自己大上个十来岁的男人。”

    “所以?”

    “你可不要被这种小丫头给迷huo了心智。”

    薛薇说着,竟也是一脸苦口婆心的表情。

    殷时修微微点头,“好,谢谢堂嫂提醒。”

    他说完便迈开步子直接和薛薇拉开距离。

    薛薇扬了下眉,这才重新晃到丈夫身边,有些阴阳怪气道,

    “哪里是什么孩子母亲没空啊,也就是大伯和大娘面子拉不下来给的托词,我看殷时修娶的媳妇儿就是个登不上台面的。”

    “说话小点声。”

    薛梅的丈夫殷子豪忙道。

    “呵,怕什么?你以为就我一个人这么想啊?大家心里都是这么想的!”

    薛薇耸了下肩,对于会不会让殷家二老和殷时修听见,她并不以为意。

    “这家里上上下下,谁不忙啊?可到了每年祭祖,有几个敢说自己忙,所以不来的?”

    “规矩是祖上传下来的,当初也是大伯和大妈说的,规矩绝对不能坏。现在自个儿媳妇,说不来就不来?”

    “好了,别说了。”

    殷子豪扯了下妻子的衣服。

    薛薇白了他一眼,

    “就你这胆子,难怪成不了气候!你以为我说这些话就是随口说着玩的么?”

    “……”

    “不是我胡说,这大伯的年纪摆在这,即便他还能再活个二十年,但家主的位置能坐二十年么?”

    薛薇扭着腰,一边走着一边老道的说着,

    “不出五年,这家主的位置肯定会让出来。按道理说,有殷时修在,这家主的位置就没有时青大哥什么事了。可如果殷时修娶了个登不上台面,什么都不懂的老婆呢?”

    “大妈看着好像很开明,但真要关系到整个家族问题上来,你以为她能容忍一个二十岁的小丫头做家母?”

    “绝对不可能的!”

    “今天这情况就是再好不过的证明了。但凡殷时修那老婆能让大妈满意,那小女人就绝对不可能缺席祭祖。”

    “照我看,兴许到了明年,这殷时修说不定就得换个老婆了。”

    “这殷家的家规摆在这,不能离婚……呵,到时候家主的地位不就是时青大哥的了么?”

    殷子豪听着,这些,他倒是没仔细想过……

    “如果将来时修不会成为家主,那我们就得好好巴结一下时青大哥。你说是不是?”

    殷子豪揉了揉妻子的头发,

    “你说的都对,行了吧?”

    “嘻嘻,那当然!你老婆我是谁啊,要是我也像你这么没用,咱家不得完蛋啊?”

    薛薇得意的很。

    一旁的殷子豪眸子里闪过一抹晦暗。

    ……

    “这些人说的话,你也是都听到的。”

    回了屋,周梦琴便对殷时修道。

    殷时修抱着煌煌进了厨房,拿出煌煌的小奶瓶给他冲泡着奶粉。

    煌煌这会儿睡着,殷时修也不敢撒手,怕一撒手小家伙就哭闹起来。

    周梦琴站他身边,帮他冲着奶粉,一边冲一边继续道,

    “虽说都是没当着我们的面,可议论起来,也不怕你听到。”

    “他们怎么说,是他们的事情。”

    殷时修淡淡道。

    “话是这么说,可妈只问你一句,他们说的就没道理么?”

    殷时修接过奶瓶,自己尝了尝温度,差不多了,这才放到一边。

    准备待会儿单明朗过来,给双双喂点。

    “一个刚满二十岁的丫头,要等多久,才能长大?”

    周梦琴深吸口气,

    “上次怀瑜生病,她人在哪儿?”

    “妈,上次的事情是个意外!萌萌她……”

    “我不管是不是意外,我只相信我自己亲眼看到,亲耳听到的。”

    “……”

    “殷家的家主眼下是你父亲,家规由他定。时修,你就让爸妈省点心,放弃那小丫头吧,行么?”

    “……”

    殷时修手一顿,看向周梦琴,

    “妈妈……心里还在存着这样的心思么……”

    “殷家规定是不能离婚,但如果你爸开口去改,那谁也不能多说什么。”

    周梦琴浅吸口气,说的很是理所当然。

    尽管殷时修整张脸都已经冷了下来。

    “孩子我们养,和那小丫头离了吧,那小丫头我实在是不喜欢。”

    “不可能。我说了家主位置我不惦记。”

    殷时修说完,拿着冲好奶的奶瓶便回了客厅。

    周梦琴跟了上来,

    “为什么就不可能?这世上比苏小萌好的女孩儿多了去了!”

    “妈,如果您接下来要不断的劝我们离,那我现在就带着孩子离开。”

    殷时修依旧冷着声音,

    “您让我带着孩子回来祭祖,把小萌排除在外,这个做法,我就实在不能认同。”

    “她难道有资格进殷家的门?有资格站在殷家列祖列宗跟前?”

    周梦琴冷哼着。

    “她为我生了一双儿女。就冲这点,殷家儿媳妇该拥有的,她就配拥有。”

    “殷家儿媳妇?我不是没给过这丫头机会,是她自己不要!这难道也怪我?”

    周梦琴同样不能认同殷时修的说法。

    殷时修看着周梦琴,

    “我不肯带孩子们过来,是小萌硬要我过来。会不会被你接受,是小事,但孩子能不能认祖归宗是大事,这是小萌说的话。”

    “……”

    “我不明白,这样懂事的儿媳妇,您都不要,呵,您还想要哪一种?”

    殷时修扯起嘴角,嘴角勾起的那抹戏虐,似是对母亲的嘲讽。

    周梦琴眯了眯眸子,

    “她所有的好都是从你嘴里说出来,我却从来没有见到过。”

    “……”

    殷时修深吸口气,知道母亲钻进了死胡同,一时半会儿也是出不来。

    好,他不和她在这里做无意义的争辩。

    只是抱着孩子离得远远地。

    周梦琴见殷时修不想和自己谈,皱了下眉,也没继续这个话题。

    毕竟接下来要给孩子上族谱,他和苏小萌的事可以滞后。

    但孙子孙女上族谱是大事……

    ……

    殷绍辉有三个弟弟,一个妹妹。这年纪相差的也不算太大,殷绍辉和小妹殷绍裙间,也就差十三岁。

    其中四弟前两年生了癌症去世。

    此刻兄弟姐妹四个围着大书房,坐在沙发上。

    一个个都不年轻,头发花白,只有殷绍裙还比较赶时髦的染了偏红色系的头发。

    “怀瑜和瑾兮是时修的孩子,上族谱没问题,只是大哥,这孩子母亲不出面,实在有点说不过去啊……”

    说话的是二弟殷绍槐。

    殷绍辉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悠悠道,“孩子上族谱的事,今天得做,至于孩子母亲……你们都心知肚明是个什么情况,这会儿就别装了。”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