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92 能看能吃还是能玩啊?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章节目录 092 能看能吃还是能玩啊?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叔……”

    “恩。”

    “叔?”

    “……恩。”

    “叔!?”

    “嗯哼。”

    “叔——!呜呜!”

    苏小萌眼睛瞬间就湿了,双手猛地圈住殷时修的腰,“我是不是疯了,你快捏捏我,我是不是傻了?你怎么可能在这呢?怎么可能呢?”

    她整个脑袋“嗡嗡”的,激动的全身都在发抖!

    闷在他怀里,不可置信的问了一遍又一遍!

    殷时修被她这傻样儿给逗乐了。

    苏小萌紧紧抱着他,这温度……她百分百确信,自己绝对没有做梦!

    抬头,脸上那一晚上的阴霾全部消散,冻的有些发红的小脸就这么乐呵呵的看着他,

    “你怎么不告诉我啊?你怎么会来啊?你不陪殷爸爸殷妈妈了啊?你——”

    殷时修低头在她喋喋不休的小嘴上亲了一下。

    她唇上的凉意让他心口微紧,可她满脸毫不掩饰的雀跃,又让他心满意足。

    “上车再说。手都这么凉。”

    “哦,好!叔,冷死我了都!”她搂着他的腰,被他用大衣裹在怀里。

    亲昵的举止她似乎已经习惯。

    “我站这好久都打不到车哩……”

    苏小萌委屈的嘀咕着。

    不知是不是何承泽的错觉,男人转身之际有意无意的看了自己一眼。

    他们刚下台阶,便看到黑色宾利的后面不知何时也停了辆豪车。

    苏小萌没印象,但何承泽却记得,那是刚才来接齐蕊的车子。

    车里,齐蕊拧着眉,她的围巾和手套落在了酒店,驱车回来取,却不料正巧看到一成熟男人跑到苏小萌面前,把她抱进怀里的场景……

    她拧了下眉。

    齐蕊的男朋友叫肖棋,他看着前边这辆新款宾利,倒是不自主多看了两眼那穿着黑色大衣的男人。

    “那是你同学吧?”

    肖棋问道,而后吹了下口哨,“那男人和你同学什么关系啊?”

    齐蕊皱眉,没回,下了车。

    几步便走到了苏小萌和殷时修面前。

    “哟,小萌,不介绍一下?这是谁啊?”

    苏小萌抱着殷时修,还一脸喜滋滋的,听到齐蕊的声音,当时脸就垮了!

    她不是早走了么?

    殷时修看了眼苏小萌,见她眉头微拧,心下判定这女生不受小萌待见。

    “小萌?”

    他把她的神思拉回来。

    谁知苏小萌抬眼冲着齐蕊就道,“关你什么事啊?干嘛介绍给你认识!”

    齐蕊的眼睛在苏小萌和殷时修身上来回扫着,微微眯起,突地笑了一下。

    这笑,笑的让人相当不舒服!

    “好好,我总算懂了……”齐蕊道。

    她懂什么了……?

    苏小萌皱眉,没来得及问,只见齐蕊有意无意的瞥向殷时修,阴阳怪气道,

    “什么帅破天际,忙于工作,年后准备和你结婚的北京大老板?也不过就是一有钱人的小情儿吧?苏小萌,你可真出息啊!”

    殷时修眉头微微挑了一下,就这么一下后,他看齐蕊的表情就变了。

    “哥,你要小心咯,她看起来单纯好骗的很,说不定就借着这肚子里的孩子狠狠敲你一笔!”

    殷时修听着,还觉得挺好笑,不由调侃苏小萌,“你要狠敲我一笔?”

    苏小萌一个白眼翻上去!

    原本的好心情都被弄糟了。

    “好了好了,我们回家,再不回去,爸妈要睡了吧?”

    爸妈?

    苏小萌愣了一下,看了殷时修一眼。

    殷时修这话就从齐蕊身边擦过,分不清是刻意还是随意。

    总之,齐蕊听了,愣了一下。

    他也好,苏小萌也好,似乎都没有打算和齐蕊计较,仿佛那是件太过浪费口水的事。

    殷时修拉开车门,正要把苏小萌塞进去的时候,酒店经理一路跑了出来!

    “等一下等一下!”

    苏小萌看着经理气喘吁吁的站在他们跟前,

    “你们是刚才在403包厢聚会的客人吧?”

    “是,怎么了?”

    苏小萌还没应,齐蕊便昂着头问道,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经理可能跑的太喘,脑子有点糊,看看苏小萌又看看齐蕊,只记得监控里好像是这两个人当中的一个……

    “有什么事么?”

    殷时修见经理不说话,便催促问了句。

    外边天太冷,他实在怕小萌冻着。

    “那个……包厢出了点问题,麻烦两位跟我进去商量着处理一下,行么?”

    包厢能出什么问题?

    苏小萌狐疑的眨巴着眼看向殷时修,只见殷时修道,“我跟着他去,你在车里等着,外边冷。”

    “没关系的!我不怕冷。”

    苏小萌拉过殷时修的手就要走,却见殷时修这会儿直接脱下外套给苏小萌裹着,这才搂着她重新进了酒店。

    身上裹着殷时修的大衣,而他只穿了件薄薄的羊毛衫,不感动……怎么可能?

    好在上了电梯就还算暖和了。

    苏小萌握着殷时修的手,放在嘴边揉了揉。

    殷时修轻笑,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发。

    齐蕊站在一边,眉头不由微微蹙起,因着苏小萌和殷时修之间的小动作。

    肖棋凑齐蕊耳边小声道,“这两人感情看起来还不错啊……”

    齐蕊白了肖棋一眼,一脸“你懂什么,这一看就知道是装的”的表情。

    而跟着他们一块儿的还有何承泽,也就苏小萌问了句“你怎么还在这”时,他吭了一声。之后就一直没再说话。

    酒店经理进了电梯后才解释道,“我们酒店凡是超大包厢都有个酒柜,酒柜里的红酒,客人不需要时其实就放在里面做装饰。”

    酒柜……?

    齐蕊心里“咯噔”了一下。

    “不过每个酒柜里面都有两三瓶比较上档次的好酒。你们走后,服务员去打扫包厢,发现酒柜里的酒……被人打开了好几瓶,最后都塞在了桌底下。所以结账的时候,服务员粗心,没发现。”

    “……”

    齐蕊脸色有些发白,那些酒……不能开的么?

    殷时修看向苏小萌,“你们还喝酒了?”

    “唔……就那些男生喝了点,我可没有啊!”苏小萌忙摇头摆手。

    “谅你也不敢。”

    苏小萌撇了撇嘴,她也就是和自己喜欢的人凑一块儿,很是尽兴的时候喝上两小口。

    像今晚这么憋闷,喝个大头鬼啊!更何况……她肚子里还有两个小宝宝呢!

    “……后来我打电话让通讯室的人调了一下监控,酒确实是一个女生开的。”

    酒店经理忙道。

    此刻齐蕊整个人都已经不好了,脸是一阵红一阵白的。

    她哪里知道那酒不能开?长的和他们桌子上摆的也差不多。

    既然不能开,为啥要放包厢里?

    苏小萌叹了口气,“好吧,先看一下是谁,然后我联系一下班长……不过那酒多少钱啊?搞得这么严肃?”

    酒店经理微微笑了笑,淡淡的吐出了个惊人数字。

    “你打劫啊?!”

    苏小萌正要惊呼,却没料到有人比她更激动!

    齐蕊出口后便有些后悔,忙拉住自己男朋友的袖子。

    六万七……

    就三瓶酒,她也就每一小瓶尝了一口而已……

    苏小萌瞥了齐蕊一眼,脑子难得灵活起来,“诶嘛!齐蕊同学,这蠢事不会是你干的吧?”

    齐蕊咬紧了唇,瞪了苏小萌一眼,一脸理所当然道,

    “同学聚餐,是AA的。”

    “噗——哈哈!”

    苏小萌很没形象的笑出声,而后好笑问,“那你现在敢在群里让大家平摊这六万七么?”

    “……”

    齐蕊确实不敢,她虽嚣张自傲,可基本智商还在。

    六万七,就是和今晚到场的这二十来个同学平摊,一个人也要两三千,大家又都只是学生,谁会愿意替她闯的祸买单?

    苏小萌虽然觉得齐蕊的说法可笑了点,但也觉得这事儿难不倒齐蕊。

    毕竟……

    “反正你男朋友有钱啊,有什么好怕的?”

    肖棋听了这话,突地笑了一下,立马就道,“我再有钱也不能充冤大头啊。”

    此话一出,齐蕊的脾气就收不住了!

    “肖棋,你什么意思?”

    肖棋轻笑着把她拽着自己衣服的手慢慢拉开,

    “一个连名酒和普通酒水都分不出的女人,却想让我为她花大钱,值得么?”

    他们一行走到接待室,肖棋便没再跟了,只丢了句,

    “齐蕊,我实在是有点累,我们好聚好散吧。”

    “肖棋!你给我站住!”

    齐蕊红着眼,上前一把扯住肖棋,“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什么叫好聚好散?你说过你爱我的!”

    “男人在床上说爱女人,不是很正常么?”

    肖棋扬了一下眉,一副花花公子的嘴脸。

    齐蕊抬手就想打他,巴掌还没落下,手腕已经被肖棋擒稳。

    “能不能别像个泼妇一样?难道……你当真以为我会和你这样的普通女孩儿在一起?”

    肖棋眸子眯起,“游戏而已,小女孩儿,别太当真了。”

    “……”

    齐蕊傻了眼,整个身体都虚软了下来。

    肖棋进了电梯,电梯门合上,他便长吁了口气。

    乖乖,还好他跟着老爸见过殷时修几面,不然……岂不是被那不知轻重的女人给害死都不知道?

    如此戏剧性的变化,谁能想到?

    那个在聚餐时把她说的一文不值的女生,如今自己却更像一文不值。

    酒店经理在一旁有些尴尬,这会儿,他是提赔偿好还是……缓缓再提好呢?

    一直没怎么吭声的何承泽属于性子比较淡然的。

    六万七不是小数目,但也绝没到他承受不起的地步。

    同学聚会嘛,图的就是维护一下彼此间的情谊。

    他伸手往怀里拿钱包——

    “叔?你干嘛啊?!”

    只是何承泽没想到他的钱包还没拿出来,殷时修已经递了张卡给酒店经理。

    苏小萌错愕不已的瞪大了眼睛!

    “早点处理完,我们可以早点回家。”

    “不是,你疯了啊,就算要处理,也是肇事者处理!你是不是钱多的没地方花啊!六万七诶!你放那,我要数好久的呢!”

    苏小萌是真急了!

    先别说祸是齐蕊闯的,就算是她闯的,也不能让殷时修就这样花一大笔钱!

    更何况齐蕊还那么说自己!那么不怀好意的坏女人,凭什么要她男朋友给她买单啊?

    酒店经理试探的问了句,“这个……到底——”

    “去刷。”

    殷时修淡淡道,并没有因为苏小萌说的话而改变主意。

    齐蕊怔楞的看向殷时修……

    他头发不算黑,偏古棕色,立体的五官看起来相当贵气,沉稳的眉眼透着成熟男人不可抵挡的魅力……

    帅破天际……这个形容词夸张却又不夸张。

    “叔!你——”

    “这次同学聚会就当我请了,这样,我也能有理由开口,让你那些同学在各个方面多护着你一点。”

    “……”

    苏小萌微愣。

    “起码不会在聚会结束后,让你一个人在下雪天打不到车回家,也不会让人对着你说些不着边的胡话。”

    殷时修说着,声音不大,但那双鹰般的眼,有意无意的扫了齐蕊一下。

    齐蕊咽了下口水,心虚了……

    苏小萌鼓着腮帮子,一直到离开酒店,心里都还是有点不平衡。

    上了车。

    看到齐蕊也坐进了后车座,心里更是说不出的郁闷。

    以德报怨要带她的是自己,但等她上来想把她踹下车的还是自己……

    ……

    他们回到小区已近十一点。

    苏小萌上车没多久就睡了过去,车停,也没转醒。

    “哥,我家就——”

    “嘘……”

    齐蕊才刚出声,殷时修便转头示意她噤口,又冲她摆了摆手,表示她可以下车了。

    “谢……”

    她还想说点什么,但……殷时修眉头蓦地蹙起,看向她的眼神带着明显的不耐烦。

    齐蕊下了车。

    她没有走多远又转了身,透过前车窗,她看到——

    殷时修再次把自己的大衣裹在苏小萌身上,自己仅穿着薄毛衣绕到另一侧,拉开车门,把苏小萌小心抱出来。

    她眼里有嫉妒,也有羡慕。

    每次肖棋来接自己,永远都是坐在驾驶位摇下车窗朝她招招手,无论下雨还是下雪……

    她从来没有在肖棋的车上睡着过,肖棋的车子开得永远都是又快又猛,耍帅一般……

    当她看到殷时修用围巾大衣把苏小萌紧紧一裹,再搂进怀里时,她就知道,那男人是真的疼苏小萌。

    这一路也是,原本车子开得还算快,但苏小萌睡着后,速度就明显降了下来,开得也稳。

    她是个得失心很重的人……

    不过一个晚上,她在苏小萌面前所有的优越感一下没了,不仅如此,两人似乎还倒了倒……

    她有点接受不了这落差。

    手机震动个不停,她打开……

    微信班群里已然炸开了锅。

    苏小萌依偎在殷时修身上,雪花飘落在其后,就这样一张两人的背影照片,足以证明很多。

    何承泽寡言归寡言,但该说的,一字未漏。

    齐蕊关掉手机,咬紧了牙,手攥着拳……

    凭什么得人宠爱的人永远是苏小萌?!

    ……

    “叔……”

    苏小萌双手绕过殷时修的脖子,她醒了。

    “恩?”

    “你……为什么会来啊?”

    苏小萌睁着大眼看着他的下巴,喃喃问。

    “……我听到有人说想我了。”

    苏小萌脸蓦的一红,双腿有些不好意思的晃荡了好几下。

    这害羞的小模样哦……怎么就能这么勾人?

    惹得殷时修是一阵口干舌燥。

    “好啦,叔,你放我下来吧,我现在肯定特别重……”

    殷时修眉头动了下,“……你以前轻?”

    “……”

    殷时修轻笑,亲了下她的嘴。

    “你别老偷袭我!”

    苏小萌嘟囔了两句。

    “既然醒了,那站这等我一下。”

    “……”

    苏小萌眨了眨眼,只见殷时修从车里拎了几个礼品袋,又走了过来。

    “这是啥?”

    她问。

    殷时修没回,只是示意她敲门。

    苏小萌瞥了他一眼,门是苏成济开的,见门外的人是殷时修,一脸惊喜,高兴的有点合不拢嘴!

    “小殷啊!你不是说忙,不能来么?”

    “骗骗小萌。”

    殷时修云淡风轻道,殊不知为了来这一趟,他说了多少谎。

    “来就来,怎么还拎东西啊!”

    殷时修换了鞋子,便把其中一个稍重些的礼盒递给苏成济,“伯父,这是给您的。”

    “哦哟哟哟!客气了客气了啊!”

    说完,苏成济就抱着自己收到的礼物坐到沙发上开拆。

    刚洗完澡的苏妈妈出来,见到殷时修,愣了一下,而后问,“怎么这个点来?”

    “恩,北京那边忙完有点晚了,飞机也延误了一个多小时。”

    苏妈妈瞥了殷时修一眼,淡淡道,“你到成都来过年,你爸妈都知道?没反对?”

    “这个伯母不用操心。本来应该陪小萌一起回来,实在是——”

    “别说废话。吃了没?”

    苏妈妈冷冷的问。

    “还没……”

    苏妈妈皱了下眉,瞪了他一眼,“别以为自己年轻,就拿身体不当回事!”

    “妈,叔不年轻了呀!”

    苏小萌冷不丁的凑了一句,被苏妈妈一个眼神瞪了回去。

    “我给你煮碗面。去坐吧。”

    “谢谢伯母。”

    殷时修和苏小萌做到苏成济边上,苏成济已经拆开了礼物,一整副没有一丝瑕疵的剔透白玉象棋平整的放在盒子里。

    苏妈妈趁着烧水的时间,出来瞄了一眼,而后便听丈夫无比感叹道,

    “这鹅卵石怎么这么漂亮?光滑剔透的……材质真不错。”

    苏妈妈当时就想拿手里的锅铲把苏成济的脑袋从脖子上削下来!

    鹅卵石?!

    这是一等一的上好白玉翡翠!他是白痴么?

    “我也不知道,我就看着这象棋做的挺精致的,想着伯父您一定喜欢,所以就买来送给您玩。”

    苏妈妈不自觉的看了眼殷时修。

    殷时修抬头,不经意对上苏妈妈的眼神,苏妈妈忙要别开视线时,殷时修把身边的另一个礼品袋放到茶几上,“伯母,这是给您的!”

    “我先给你把面煮了。”

    说着便又进了厨房,其实苏妈妈心里痒的要命,超想知道那礼品袋里装的啥!

    苏小萌见爸爸妈妈都有礼物,忙巴巴的望着殷时修,笑嘻嘻的伸手,

    “叔,还有我还有我!”

    “……”

    “我……没有?!”

    苏小萌吃惊的瞪着殷时修,看着他半点表示都没有,就这么静静的看着自己……

    内心有点崩溃。

    “你要什么礼物啊!”苏成济一边抚摸着自己心爱的象棋,一边乐呵呵道,

    “小殷能来,不就是给你最大的礼物么?”

    苏小萌皱眉,无法赞同这种说法,忙恨恨道,

    “他顶什么用啊?是能吃还是能看还是能玩儿啊?”

    说完就有点赌气的回了房间。

    苏成济笑了一下,“还不去哄哄?”

    “诶,好。”

    殷时修起身,跟着进了房间,见苏小萌双手环胸,不悦的杵那儿。

    他凑过去从身后环着她,幽幽道,

    “这取决于……你是想看,想吃,还是想玩……”

    这暧昧轰轰的语气是什么鬼?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