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79 好不容易主动踏入他领地的兔子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章节目录 079 好不容易主动踏入他领地的兔子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把二老送上了车,他站在门外站了一会儿,直到车子开远了,他才又进来。

    刚推开大楼底下的玻璃门,便看到苏小萌站在眼前,手里拿着他的大衣。

    苏小萌见殷时修看到了自己,忙道,“叔,我看你没穿外套,就帮你把外套送下来了。”

    “……”

    殷时修愣了一下。

    苏小萌吸了吸鼻子,见殷时修一声不吭,不禁眨了眨眼。

    “叔……?”

    殷时修沉着一张脸走到她跟前,眉头微蹙,抬手就往她脑门上狠敲了一下!

    苏小萌被敲的有点愣,紧接着一双大眼就瞪圆了,“老男人,你打——”

    话还没有说完,只见殷时修一把扯过她手上的大衣,而后往她身上一裹。

    想骂出口的话……骂不出口了。

    殷时修搂过她的肩膀赶紧进了电梯。

    给他送大衣,然后自己却穿着毛衣和拖鞋就出来了……

    这丫头的脑子是怎么长的?

    苏小萌一时间也是窘迫到了极点,衣服裹到了身上才后知后觉的感受到冷。

    “我……忘了。”

    殷时修看了她一眼,没说话,只是在电梯门开后,搂着她赶紧回了屋子。

    “早点睡吧。”

    殷时修把外套重新挂在了衣架上,而后对苏小萌道。

    苏小萌还想开口说什么,见了殷时修并不太友好的表情后,闭上了嘴,低着头回了卧室,轻轻把门关上。

    殷家二老的突然到来,打乱了殷时修原本的计划。

    再加上父母见到苏小萌后那不出意料的反应。

    他不禁也有些心烦意乱,一时间倒是没有注意到苏小萌异样的情绪变化。

    见她乖巧的回了房间,更是没多想便也回了自己房间。

    A大的校长和他关系甚笃,在处理苏小萌这件事上,他也没有费多少神。

    只是校长也叫殷绍辉一声叔叔,为了让校长把这件事对老爷子保密,他倒是费了不少功夫。

    学校里传的再怎么沸沸扬扬,短时间内也不可能传到老爷子耳朵里。

    可现在倒好,殷绍辉是直接见到了苏小萌这个人。

    不仅老爷子见到了,老太太也接触了!

    这样一来……就离知道一切不远了。

    想到这,他不禁有点头疼。

    ……

    苏小萌原本是困极了的,可给殷时修送了趟大衣把自己冻着了不说,还被两个老人刺激的自尊心严重受创。

    “那女孩一整晚,没有一个地方是我能看得上的,时修,这样的女孩儿,配不上你。”

    那“漂亮奶奶”略显冷硬的话就徘徊在她耳边,惹得她心烦意乱。

    翻来覆去的在床上打滚,却怎么也睡不着。

    胸口闷闷的,难受的很。

    是“漂亮奶奶”的话让她这么难受的么?

    恩,看起来似乎是这样。

    可只有她自己心里明白,她的难受在于……殷时修的态度。

    一句话,一个字……他都没有维护她。

    这是不是意味着,在叔的心里,其实也是一样的觉得自己很无知,也是一样的看不上自己。

    其实何必在意呢?

    苏小萌问自己,叔怎么想她,叔的爸爸妈妈怎么想她,重要么?

    她早先便知道她和叔之间,沟壑又长又深。

    孩子生下,他们就会离婚的,以后还会是两条不会相交的平行线……

    她这么想着,努力说服着自己不要去在意,也不要去揣测殷时修的想法!

    然后——

    苏小萌重重叹了口气,她抱着个枕头站在了殷时修的房门前。

    不知道叔的想法,她就睡不着啊!

    明明他的想法并不重要,可她却还是想知道。

    “咚咚”……

    她轻轻敲了两下门,里面许久都没有回应。

    苏小萌大着胆子推开了房门,而后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脑袋探了进去。

    一双大眼四处望望,房里没有殷时修的影子,只有房内浴室传来“哗哗”的水声……

    苏小萌走了进去,每一步都很小心,这是殷时修的卧室,可于她而言,这是一块儿禁地。

    即便在这里住了好些天,她却再从没踏进过这扇门。

    兴许是只要一进来,脑中不由自主便会浮出那一晚的画面……

    鼻尖仿佛都能嗅到那一场”惷梦“里羞人的迷乱气味。

    苏小萌咽了咽口水,她摇了摇头,她来这可是找殷时修谈正事的,不是来胡思乱想的!

    深吸了好几口气,苏小萌这才努力平复下躁动的心。

    也不知道殷时修要洗多久,苏小萌抱着个枕头便在这间卧室里来回观摩着。

    干净,整洁,一如她以前和殷梦过来借助看到过的那样。

    但又有些不同……

    恩,是味道,不再是死气沉沉甚至带着些发闷的空荡寂寥味,空气中夹杂着一点点叔身上的淡淡烟草和薄荷味。

    这种感觉……很微妙。

    卧室里有一张很大很大的床,铺着深灰色的被子。

    床边有一个不大的书架,有那么几本书倾倒着。

    不过是几本没有放置整齐的书籍,苏小萌却仿佛能看到殷时修临睡前靠在这床头翻阅的样子。

    随意却专注,慵懒却认真。

    很久很久以后,苏小萌曾问自己,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喜欢上殷时修的?

    她没能找到答案。

    但另一个人是这样对她说的……

    男人吸引女人,有很多的方式,或是看对了眼的颜,或是沾了蜜的嘴,或是充满磁性的嗓音……

    然而这些也就是能吸引女人一时,却吸引不了女人一世。

    唯有一种,足以让女人慢慢深陷,自此往后,再也拔不出来。

    那是男人的本质。

    或许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

    闻着夹杂着属于殷时修味道的空气,翻着他放在床边的书……看着床头柜上那只与他格格不入的维尼熊开始……

    心蓦地一动。

    她刚要伸手去拿那只似曾相识的维尼熊,殷时修便洗好澡出来了。

    见苏小萌在自己卧室里,愣了一下,“有事?”

    “没,没有!”

    她下意识回到,像只被抓包了贼。可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偷。

    殷时修鹰般的眼顺着她收回来的手,扫了眼床头的维尼熊,而后又落在了她自己手上抱着的枕头。

    他兀自擦着头发,随口道,“怎么?睡不着?”

    “……唔。”

    苏小萌不是个能藏得住心事的人,她支支吾吾的应了声。

    殷时修又看了她一眼。

    苏小萌有点忐忑,也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送完殷家二老后回来的叔,异常高冷和沉默。

    刚回来那会儿,确实是的,他心思杂乱,可此刻,却完全是两个样。

    他沉默是因为……怕情不自禁说了些不恰当的,让这只冒然却带着忐忑和不安……好不容易主动踏入他领地的兔子……给溜了!

    尽量温和,尽量平静,尽量随意……

    “为什么?”

    把头发擦的半干,毛巾扔一边,他坐到床上,拿过手机状作不甚在意她的样子。

    苏小萌舔了舔唇,“……就是睡不着。”

    殷时修抬眼,瞥了她一眼,没吭声,继续用着手机,那样子像是在回短信,也像在使用聊天工具……

    苏小萌眉头微微皱紧,不由往床靠近两步,

    “叔!我说我睡不着!”

    “……恩,那去客厅看电视。”

    殷时修依旧是头也不抬。

    苏小萌这下心里是真不乐意了,爪子一伸,便将他手里的手机给拿走,以此来获得殷时修的注意力!

    殷时修手一空,心里却是一喜,然表情却极淡。

    如她所愿,他看着她了。

    苏小萌动了动唇,有些哀怨道,“能不玩手机么,难得想和你聊一会儿的……”

    殷时修朝她伸手,“先让我把几条留言回了。”

    苏小萌重重叹口气,鼓起了腮帮子,把手机塞还给他,而后便盯着这只手机,怨念颇深!

    怎么有种,她在和手机争宠的错觉?

    赶紧把这神经错乱的想法甩出脑子,殷时修一脸煞有其事的回着留言。

    如果此时苏小萌凑个脑袋过来看,会发现……手机的短信箱根本就是空的!

    见他几条留言回了许久,她抱着个枕头默默的绕到床的另一边,刚想上来却被殷时修拦住……

    “你干嘛?”

    他一脸的戒备,让苏小萌觉得自己像个采花贼!

    “我,我就靠一会儿,聊一会儿我就回去。”

    苏小萌忙解释道。

    “不行,你就坐那椅子上说。”

    殷时修一副男女授受不亲的嘴脸,让苏小萌心下一阵错乱!

    这错乱还没理清,她已经冲他喊了出来,“这床我怎么就不能躺了?!你忘了是你要求我们睡一张床的了?”

    “……契约是从领完结婚证后开——”

    “早睡晚睡不一样是睡啊?”

    说着苏小萌把枕头重重放好,掀开被子便躺了上去!

    被子一盖,愤愤的看着天花板!

    两只眼睛干瞪着天花板,心里突然就不好受起来。

    原本只是有点怀疑……现在,她却是有七八分笃定。

    那毕竟是叔的爸爸和妈妈,有什么样的父母就有什么样子女……

    漂亮奶奶看不上她,叔又怎么可能会真的看上她呢?

    虽说本也没觉得叔真的能有多喜欢她,但……她不懂,既然看不上她,为什么要时不时的对她那么好……

    害的她以为……以为……

    啊——!

    不想理他了!

    她最烦殷时修的就是这一点,让她一边觉得他其实真的是个好大叔,一边却又觉得他不过是在寻自己开心。

    三十二岁的殷时修在苏小萌的眼里,其实一直是个非常厉害的人。

    这样厉害的人,仿佛什么都能掌握似得,做任何事,对任何人,都那么游刃有余。

    而十九岁的自己,就像只待宰的羊羔,只能任人处置。

    翻了个身,苏小萌背对着殷时修。

    原本想问他的那个问题,她已经自己得到了答案。

    可显然,这个答案……让她很不甘心,不甘心又无奈,无奈又伤心……

    活了十九年,从来都是得过且过,从来都是被别人拿鞭子抽着走。

    这是第一次,第一次自己意识到,原来不优秀是一件这么糟糕的事。

    第一次感到后悔……为什么没有让自己变得更加优秀一些。

    也是从认识殷时修以来,第一次觉得他们之间的那条深沟,主要问题不在殷时修,而在于她。

    她缩着小小的身体,靠着床沿。

    睁着眼睛,眼里有纷杂的情绪。

    灯突地暗了下来,苏小萌愣了一下,却并没多想什么。

    直到——

    殷时修伸手搂过她的腰,把她收进自己怀里。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耳边,“到底怎么了?”

    “……”苏小萌身体微僵。

    “不是来找我聊天的么?”殷时修轻声问,他低沉的嗓音浮在她耳廓处,轻轻搔刮着她脆弱却敏感的嫩肤。

    “我……”

    苏小萌咽了下口水,“叔……我们会不会靠的太近了?”

    她背对着他,殷时修脸上勾出的那抹掩藏不住的笑容,她是断然看不到的。

    只听到他略清冷的声音……

    “早睡晚睡,不是一样的么?”

    “……但不是睡这么近……”

    “你到底是不是来聊天的?不聊的话就回去。”

    “……”

    苏小萌鼓起了腮帮子,良久良久,才默默道,“……聊。”

    殷时修闻着她头发的味道,心满意足。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