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73 暖婚契约(下)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章节目录 073 暖婚契约(下)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苏小萌被占了个大便宜后,不出殷时修所料,立马主动与他拉开距离。

    回到小区,殷时修停好车子。

    两人一前一后,至少相距一米以上,一同往停车场的电梯走。

    也就四五平方大小的电梯空间,只有他们两人,苏小萌戒备的紧贴角落,尽可能拉大他们之间的距离!

    殷时修看着电梯门里映出来的她,轻笑,“等你搬过来和我一起住后,还能一直保持这么远的距离?”

    “我为什么要搬过来?”

    苏小萌忙瞪过去!

    “叮!”

    电梯门开。

    “和我结婚,难道还分开住?”

    殷时修缓声说着,走了出去。

    苏小萌愣了一下,她是早晨才知道殷时修已经和她父母决定好结婚的事。

    之后帮着爸妈收拾行李,中午去前门大街吃的午餐,又陪爸妈买了点特产零食,再送二老去机场。

    以至于她一直都没空去细想和殷时修假结婚的事情。

    此刻被殷时修一提,她惊觉……一双大眼眯起。

    有些事情,必须和这老男人说清楚!

    “还不出来?”

    电梯门又要合上,殷时修伸手挡了一下。

    苏小萌走了出来,她瞥了眼殷时修,继续远远的避开。

    殷时修开了门,苏小萌进去后便一头钻进了卧室,锁上门!

    殷时修还杵在门口,看了眼那扇紧闭的房门,嘴角勾起无声的浅笑。

    没去叨扰苏小萌,而是径自去了书房。

    手头上还有很多事没有处理。

    拿出手机,一通通打着红色感叹号的未接来电列了一排。

    他扫了眼,很快就在脑中生成一个列表,随即一边开电脑,一边回电话……

    “秦助理,我要的文件整理好了么?”

    “殷总,都发您邮箱了,今天您不在,会议是副总主持的,会议记录我也发您邮箱了。”

    “……好。”

    “殷总,明天您来公司么?”

    “来。需要我处理的文件,你放我桌上就行。”

    “好的,那殷总您忙。”

    结束了秦助理的电话,他打开邮箱看了一下秦助理发过来的文件和会议记录,而后又拨了个电话……

    等了许久,电话才被人接起。

    “时修啊……”

    “二姐。”

    殷时修一双鹰眸定在那份会议记录上,眸色略沉,“麻烦你和二姐夫说一声,广东那块的系统开发方案,我不同意。具体的明天我去公司再说。”

    “时修!”

    似是担心他会就这么挂了,电话对面的女声忙急促的喊了声。

    “还有什么事?”

    “广东那块一直是你二姐夫负责,他今天刚做的决定,明天你去就推翻,这样……”

    “公司的利益大于他个人的脸面,二姐,没其他事,我先挂了。”

    “时修你——”

    殷时修挂断电话,没多久便又陆陆续续拨了几通电话,多是在处理这两天公司的事。

    等回过神来,已经忙到了快六点。

    想到苏小萌……他忙放下手里的事情出了书房。

    没想到苏小萌不在卧室,而是窝在了沙发里缩着个身体在睡,好在客厅暖气开着,热的她脸颊红红的。

    叹口气,走近这丫头,突地听到一声“咕噜噜”的叫唤从她腹部传来。

    殷时修不自觉的扯起嘴角,不小心笑出了声。

    原本就因为饿了而没睡踏实的苏小萌醒了,一睁开眼,便见殷时修就站在沙发背后看着自己,眉头皱了一下立马坐起来。

    她清了清嗓子,没什么好气的问,“你,你忙完啦?”

    殷时修愣了一下,看着这似乎是在生闷气的丫头,笑了,“书房你可以进,不用敲门。”

    苏小萌撇了撇嘴,嘀咕了句,“谁稀罕!”

    其实四点半的时候,她没敲门就推开了书房门,只是见殷时修一边讲电话一边看文件,忙于工作的样子,便没打扰,默默关上了门。

    想在客厅里等他出来,结果……什么鬼工作,要忙那么长时间!

    “晚饭我们是出去吃还是随便做点什么?”

    “我不饿!”

    苏小萌忙挺直腰板,记起正事,下巴朝对面的沙发榻努了努,“你坐那儿,我有重要的事情和你说。”

    “……”

    殷时修扬了下眉,“确定不先吃饭?”

    “不说完,我吃不下!”

    “……”

    殷时修没再问,听她指挥坐在离她两三米远的沙发塌上。

    苏小萌把茶几上准备的A4空白纸递到他面前,双手环胸,一脸认真。

    “我们之所以假结婚,是不是纯粹因为我怀孕的事情在学校闹开,而您要帮我妥善处理?”

    “……恩。”

    “好,那孩子出生后,归谁?”

    “殷家。”

    苏小萌动了动唇,沉默两秒钟后,应下,“可以,孩子归您后,就要和我划清所有关系,这点您可以保证么?”

    “……”

    殷时修的眸子沉下。

    苏小萌浅吸口气,“我们得明确结婚的目的,如果叔,您和我的目的不一致,那我宁愿用退学的方式解决这件事。”

    “……我可以保证。”

    殷时修的心情又开始变差了,说话的声音低了好几度。

    “可是我到二月份生日才满二十……”

    “去登记就定在你生日那天,校方那边我也会这么说。”

    “……哦。”

    苏小萌应了下,而后继续道,“一直到我生下孩子离婚,那我的所有花费,你会报销吧?”

    “我什么时候让你花过钱?”

    殷时修有些无语,这女人能不能在意点有水准的点?

    “有啊!”

    苏小萌忙理直气壮道,这倒让殷时修愣了一下,“什么时候?”

    “就,就我们第二次见面,您让我请你吃饭……东,东大街……那儿……”

    “……”

    “虽然没花多少,但也是我花的!”

    殷时修现在后悔当初让你掏钱包的事了。

    “你这是在干嘛?”

    见她趴在茶几上在A4纸上写着什么,他不由问了句。

    “虽然是假结婚,却是要真的领证的,有些事情,还是写清楚的好,大家都看的明白!”

    殷时修眯起眼,“你在……拟契约?”

    “恩!您是大老板,这其实应该是您比较擅长的,但介于您太忙了,所以我来考虑。”

    苏小萌这明显带着些许讽刺的语气,听得殷时修有点想笑。

    他看着她娟秀的一行行字落在纸上。

    “好了,这是我们刚才说的几项内容,包括我的花费,假结婚的起止时间,孩子的归属,您看看,有没有问题?”

    殷时修扫了一眼,虽然有些措辞全是的漏洞,不过……

    “没问题,就这些?”

    苏小萌忙拿回纸,很有腔调道,“这些是基本条约!”

    “基本条约……还有特殊条约?”

    殷时修扬眉,看着她如此一本正经的模样,像这契约真能管用似得。

    “恩!”然后只见苏小萌掰着手指,嘴里默念了些什么,道,“我一共有五项特殊条约,您必须全部答应,不然没得谈。”

    “那我呢?有几项可以提?”

    殷时修身体靠着,十指交叉在胸前,幽幽问。

    “……”

    苏小萌正在另一张纸上手抄着方才拟好的几项条约,听到殷时修这么问,心里暗暗想:果然是歼商,一点亏都不肯吃。

    “不会没有吧?”

    “最多三项,不然还是没得谈!”

    “三项……你也必须答应是不是?”

    苏小萌抬眼,忙看向殷时修,“你提的和我提的如果起冲突,必须以我的为主!”

    “……好。”

    他轻松应下。

    “我先说第一条!”苏小萌眯起眼,“我们只是假结婚,也就是假夫妻,殷时修不能对苏小萌有任何非分之想!”

    “怎样算非分之想?”

    “就是……就是不能那个我!”

    “不能……那个你……”

    殷时修意味深长的看着苏小萌转而通红的耳根,“好。”

    “说说看你的第一条。”

    殷时修拿过笔,在契约上一边写一边念道,“契约期间,苏小萌必须和殷时修睡同一张床。”

    “我刚说了你不能那个我!”

    苏小萌瞬间炸毛跳了起来!

    殷时修不紧不慢的抬头,一脸平静道,“我说的是睡同一张床,没说要睡你。”

    “你……”

    苏小萌面红耳赤的看着他,这老男人果然涩域熏心,还好她有所防备!第一条就把他所有的邪念扼杀在了摇篮里!

    睡就睡!反正他什么都不能做!

    她愤愤的把这条条约加上,而后道,“我的第二条,不能让我打扫卫生!”

    “……”

    “怎么?”

    “你也就这点追求了。”

    殷时修轻叹了口气写了上去。

    苏小萌虽然听出自己被鄙视的意思,但也没纠结,毕竟他们之间有着很深很长很宽的代沟!

    “你的第二条呢?”

    殷时修顿了一下,看了眼纸上那最刺眼的一行:殷时修不能对苏小萌有非分之想,起不轨之心,简而言之,殷时修不可以“那个”苏小萌!

    顿了下笔尖,他起笔:“苏小萌可以对殷时修有非分之想,起不轨之心,简而言之,苏小萌可以“那个”殷时修。”

    “……”

    苏小萌手脚僵住,忙扯过殷时修手上的纸,看着实实在在落在纸上的这一行行云流水般的大气字体。

    他……真写了。

    “怎么了?”

    苏小萌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白,“你这算什么条款啊?”

    “不然……我把可以两个字改成……必须?会不会更像条款一点?”

    苏小萌把纸扔给他,“不用!谁会对你有非分之想啊!”

    殷时修故作认真,继续道,“来,你的第三条。”

    “殷时修不能干涉苏小萌的私生活!”

    “苏小萌出门必须要向殷时修汇报。”

    “我说了不能干涉我的私生活!”

    “我只是要你汇报,没有要干涉。”

    “……”苏小萌堵的说不出话来,愤愤的写上后提醒道,“你已经没有条约可以提了!”

    “这三条够了。说说看你还有哪两个要求。”

    “怀孕期间,殷时修要善待苏小萌,要温柔,要耐心,不能欺负苏小萌。”

    “……”

    “最后一条……”

    苏小萌突地顿了一下,似是有些支吾……

    殷时修抬头,“怎么了?”

    “那,那个……”

    殷时修抬头,等她的下文。

    苏小萌清了清嗓子,“就是……你不能……不能……不能出轨!”

    “……”

    殷时修眉头微扬,眸子眯了一下。

    “那个我不是要干涉你私生活,也不是……也不是因为吃醋什么的!”

    “那你会吃醋么?”

    “……当然不会!”苏小萌红着脸,忙大声道。

    “有人说……叫的越大声,其实心里越虚……”

    “叔!您能不能不自恋?”苏小萌也不管殷时修回答,飞快的把这一条写在纸上!

    “我只是想杜绝之前那丑阿姨跑过来欺负我那样类似的事而已。”

    殷时修看她的头几乎都要埋进了那张轻薄的A4纸里,那耳朵根,红透了……

    这什么契约,殷时修自然不会放在心上,但她提出的那一项项条约,确实让他胸口堵得慌。

    只是……

    当这契约添了最后一项条约,殷时修竟觉得这所谓的契约也没那么刺眼。

    “好了,所有的条约都列完了!”

    苏小萌瞥了眼殷时修。

    明明想这一条的时候很顺理成章,但当着殷时修的面说出来,怎么就,就虚了呢?

    “如果殷时修违反条款,必须给苏小萌高达一千万的赔偿金!”

    “一千万?”

    殷时修笑了下,“胃口不小啊?”

    “你不要违反不就成了?”

    苏小萌当然没惦记着那一千万,只是纯粹起个威慑作用,以防万一罢了。

    除了钱,她也想不到其他能让殷时修赔偿的东西。

    “好。”

    殷时修应下后,眉眼又是一抬,“那你呢?”

    “什么?”

    “如果你违反了条约,你有什么可以赔给我?”

    “……”

    苏小萌咽了下口水,眼珠子转了转,她当然不敢提一千万,万一她真违反了,岂不是得赔的倾家荡产?

    见她想了半天没开口。

    殷时修拾笔就在纸上写着。

    苏小萌忙警惕的凑了个脑袋过去,“你写什么呢?”

    殷时修没说话,苏小萌一颗脑袋转着不同的角度,想看清楚。

    手顿住,他放下笔,抬眼,正对上近在咫尺的脸……

    苏小萌眨了眨眼,看着他薄唇轻轻启动,那极富磁性的嗓音从她眼前绕进耳朵,再流进心坎儿……

    “如有违背,契约无效。”

    “……”

    苏小萌心蓦地一紧。

    殷时修把签好自己名字的“契约”塞到她手里,勾起唇,“怕么?”

    她咽了口口水,看着殷时修从自己身边走过,进了厨房,背对着她,淡淡说了句,“晚上煮面吃。”

    如有违背,契约无效……

    那就是说……

    苏小萌怔怔的看着自己手里已经签好了名的两张薄纸——

    不!离!婚?!

    “叔!这什么意思?”

    她忙跟了进去,“什么叫无效?难道生完孩子不离婚?”

    “对啊,这张契约书虽然可能无效,但结婚证不可能无效。”殷时修冲她微微一笑,“也就是说,离不离婚由我说了算。”

    “……”

    “怎么?难道你是抱着一定会违背条款的心态来签这个协议?”

    苏小萌深吸口气,鼻孔收缩了两下,“叔!我绝对绝对不会违背!”

    “那最好。”

    苏小萌愤愤的走出厨房。

    这老男人果然是个千年老妖!

    哼!想真娶她?门都没有,她才不会和一个如此狡猾的狐狸结婚呢!

    契约签完,一式两份。

    苏小萌小心翼翼的把契约书藏好,再出来的时候,殷时修已经做好了晚饭。

    唔……好香!

    “今天就吃面吧,明天再带你去吃好吃的。”

    苏小萌嘟着嘴,吹了吹面,塞进嘴里,嘀咕了句,“就算你故意讨好我,今天你占我便宜的事儿,我也不会忘了的。”

    殷时修夹了个荷包蛋放进她碗里。

    “我自己会夹……”

    苏小萌有些不好意思道。

    殷时修没说话,吃着碗里的面,一时间两人都沉默了下来。

    苏小萌不经意看到他拿筷子的手有一处明显的红肿……

    “叔,那儿……怎么了?”

    她嘴里塞着荷包蛋,指了一下他的手,随口问了下。

    “烫了一下。”

    “……”

    苏小萌愣了一下,看了看盘子里的荷包蛋还有自己碗里的面。

    她若无其事的继续吃面……

    状作随意的问道,“叔……您以前也自己做饭么?”

    “不做,在伦敦或者回家,佣人会做,平时在外面吃。……怎么了?”

    “……没,没什么。”

    苏小萌大口吃面……

    努力忽视心间凸凸跳出来的那一点点异样情绪。

    吃完饭,苏小萌主动收碗,卷起袖子就要洗碗,但袖子才卷一半,人就被殷时修从厨房拎了出来。

    “别添乱。”

    “我……”

    苏小萌想说自己没有那么金贵,虽然还有点生叔的气,但一直让别人伺候着……还是让殷时修这样的人伺候……

    她真担心自己会折寿!

    苏小萌没事干就只能躺沙发上玩手机。

    可能是实在太无聊了,她竟然默默的爬上了学校论坛……

    那天晚上造成一时轰动的帖子已经被删的没了影。

    可这个网络时代,供学生消遣的地方可不只是论坛,还有朋友圈,空间,博客,微博等……

    殷时修收拾完从厨房出来的时候,只见苏小萌坐在沙发里抱着膝盖看手机。

    及肩的黑发在她的侧脸上蒙上了一层阴影。

    殷时修抿了抿唇,走过去,随手抽掉了她手里的手机。

    苏小萌从沮丧中抬头,“还我!”

    殷时修坐在她身边,一边躲着她的争抢,一边扫着她正看得页面……

    “叔!你还我!”

    苏小萌拧眉,双手一扑,殷时修抬起手,让苏小萌扑了个空,落进他怀里。

    她忙挣脱着,殷时修搂着她的肩膀,厉声道,

    “别乱动,肚里有孩子呢!”

    苏小萌皱眉,抬眼瞪他,“叔,你不吃我豆腐,是不是会死?”

    “这也算吃你豆腐?”

    “凡是不经过我允许而产生的任何肢体接触都叫吃豆腐!”

    “小萌。”

    “……干嘛?”

    他突然看着她喊了一声,让她有点不自在。

    “这些……明天会全部消失。”

    “……”

    “信我,我会处理干净。”

    苏小萌心里一暖,从殷时修怀里钻出来,不自在的撇了撇嘴……

    殷时修把手机递给她,“洗洗睡吧。”

    “……恩。”

    苏小萌拿着手机,默默地回了房间。

    拿了衣服进了浴室。

    一颗心吧,有点恍恍惚惚的。

    对殷时修,她真说不出个想法来,有时候把你欺负的想哭,有的时候占尽你便宜,可偏偏……更多的时候,他让你安心。

    算了。

    叔毕竟是个饥渴的老男人了,偶尔让他占一下便宜也不会死人。

    她可是心胸堪比海洋般宽广的苏小萌!怎么能和个老男人计较这些?

    如果他能把持的住,当初也不会把她吃了!

    苏小萌就这么一边想着,一边洗完了澡。

    可从浴室出来,看到已经靠在自己床上的殷时修时——

    ————

    还有一更,十点~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