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71 从你叫什么名字开始,后来,有了一切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章节目录 071 从你叫什么名字开始,后来,有了一切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我天!

    不是吧?

    苏小萌此刻的心情就是老鼠见了猫,兔子见了大灰狼!

    她老妈这速度也太迅猛了吧?!

    苏小萌狂咽一口口水,昨天才判的死刑,怎么也不能第二天就行刑吧……

    她闭上眼,身体紧贴着门,双腿都软了。

    怎么办……连个电话都没给她,就直接来了叔这……

    话说,叔呢?刚才好像只看到爸爸和妈妈……

    是出门了么?

    苏小萌眼珠子飞快转着,别提有多清醒,忙拿出手机,翻着通话记录给殷时修打电话!

    叔看起来是有点本事,但这不代表他就能是老妈的对手啊!

    “小萌?”

    “叔啊!我爸妈来了!!”苏小萌刻意压低了声音,但话里依旧夹着受到的惊吓。

    “……恩。”

    “恩是个什么鬼啊!他们找到你家来了,而且不知怎么就进来了!现在就坐在客厅里呢!”苏小萌急忙道!

    “……恩。”

    “还恩?”苏小萌扶额,“叔,不管怎样你出去了就暂时别回来,晚点我把我爸妈带走了,你再回来,知道不?”

    “……”

    “怎么不说话啊?听到没有啊!这事我可以处理,我想了想,你还是别掺和了。”

    苏小萌心里是又急又怕。

    虽然昨天和殷时修商量过了,装一对恩爱的情侣兴许能让爸妈放心一点,但直面老母的恐惧瞬间打消了她的念头!

    这方法绝对绝对行不通!坦白从宽坦白从宽……

    “小萌,你……”

    “叔,你不了解我妈,她长得是慈爱温良,但其实本质就是个悍妇!是个悍妇啊!”

    “咔嚓”!

    苏小萌心下一个“咯噔”。

    紧接着门被推开,一容貌端庄的中年妇女双手环胸,“你刚才说……谁是悍妇?”

    “……”

    苏小萌握着手机的手僵住,五官都快拧成了一团!

    “……妈……”

    苏小萌收起情绪,转身已是露出一颗小虎牙的可爱面孔,冲老妈笑。

    “妈,虽说我爸以前当过锁匠,但这样不经主人同意就撬人家门的举动……是不是不太好啊?”

    她直觉认为老妈能一个晚上飞到自己面前,直捣龙穴,撬门实在是小CASE。

    苏妈妈年近四十,和苏小萌站一块儿,很有姐妹相。

    她就这么定定的看着苏小萌,久久不说话。

    苏小萌这心慢慢沉下去,脸上强挂着的笑也收了,慢慢低头,站直身体,一副做错了事等着受死的认命样儿。

    兴许也是心里真的知道自己错了,她眼角红了。

    苏妈妈抬起了手。

    苏小萌忙闭上眼睛,这下来狠的了!

    可原本该晴天霹雳落下来的打骂,久久没落下,替代的是一个温柔的掌心覆上了自己的额头。

    苏小萌一愣……

    “殷时修说你之前一直反复发热,现在还有么?”

    “……”

    苏小萌抬头,一双大眼里,噙满眼泪,水汪汪的看着她。

    只消苏妈妈一句话,她就能大坝决堤,哭个惊天动地!

    苏妈妈心里怨啊,小皮鞭都往包里塞好了,只等着把这丫头抽个皮开肉绽,让她长教训。

    可看到这丫头的时候,心就软了。

    “胖是胖了点,可这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苏妈妈皱眉,刚问完,苏小萌便扑进她怀里,紧紧搂着她,“妈……呜呜……对不起……”

    “……”

    天塌下来,她都给她顶着,更何况,这事儿比起天塌下来,还差远了。

    苏小萌这一哭,苏妈妈心里更不好受。

    或许最让她又气又恨的不是这丫头做了出格的事,而是在她遇上事后,竟没想过要找父母……

    听着殷时修把来龙去脉说清楚,她已经不知道该把火往哪里发才好。

    再一想到这丫头发现自己怀孕的时候,有多惊慌,生病的时候,有多难受,一个人傻乎乎跑到医院准备做引产手术的时候,有多害怕……

    她这一拳头,就像打在了棉花上,无力的很。

    “好了好了,哭个什么劲儿?我是打你了还是骂你了?”

    苏小萌脸就埋在她怀里,像个稚气的孩子,带着浓浓的哭音,吸着鼻涕哼唧道,“你说让我等死来着……”

    “所以没把你打个半死,你觉得皮痒是不是?”

    苏小萌头顶着苏妈妈,闷声摇头。

    “你自己说说你到底几岁?还这样哭?”

    “妈……”

    “干嘛?”

    “就想叫叫你。”

    “该叫的时候不叫,不该叫的时候像傻子一样叫!如果不是辅导员老师给我打电话,你打算怎么着?一路瞒到底?”

    苏小萌抹了把眼泪,抠着自己的手指,诡辩道,

    “我不是不想让你们担心嘛……诶哟!”

    苏妈妈拍了下她脑袋,瞥了她一眼,“去刷牙洗脸,像什么样子!”

    “……哦。”苏小萌应了声往洗手间钻。

    洗漱完毕,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如释重负的吐了一口气。

    最在意的,一直都是爸爸和妈妈,怕他们受到伤害,怕他们会比自己更难受……

    话说……她是亲生女儿,老妈当然不舍得对她下狠手,可殷时修,长得就一副让人很想凌虐一番的面孔。

    她要是不护着点,肯定能被老妈折磨死!恩!

    这样想着,她出了房间,而后——

    她傻了眼。

    母亲靠在沙发里看着电视,已经像个没事人一样,还会被综艺逗的笑上两声。

    副厅更好,有些许福态的爸爸此刻拢着两道粗眉,仔细斟酌着眼前的象棋棋局,他的对面坐着……殷时修?!

    他竟没出门,那她爸和她妈难道是被殷时修领进来的?

    可,现在好像不应该是这么一副其乐融融的景象吧……

    难道不是老妈带块搓衣板,让殷时修跪在上面,少说也要跪上十二个小时吧?

    “嘿,将军!”

    苏爸爸突地兴奋道,只见坐在他对面的殷时修一脸认输的折服表情。

    “伯父,好棋。”

    苏爸爸扬眉,笑了笑,“小殷啊,你当我看不出来你在让我?”

    殷时修但笑不语,抬眼,这才看到苏小萌站在客厅里,正张着嘴呆呆的看着他,也不知保持这个动作多久了。

    他冲她一笑,“小萌。”

    “……”

    苏小萌背脊一阵恶寒,殷时修这一声叫的怪恶心的。

    “爸爸……”

    她没理殷时修,视线落在父亲身上。

    “萌萌啊,过来,醒啦?”

    苏小萌走到苏成济身边,苏成济拉过她的小手,把她往怀里抱了抱,“比你妈怀你那会儿还能睡!”

    “……”

    苏小萌好囧。

    紧接着便看到老爸十分坦然的摸了摸她只稍稍凸出来一点点的肚子。

    “恩,我猜是个男孩儿!”

    “噗——”

    苏小萌这一口老血没忍住,喷了苏成济一脸。

    苏成济抹了把脸,“马上就当妈妈了,你能不能稳重点?”

    “爸,你,你……”

    老爸也太快进入角色了吧?

    苏妈妈远远的瞪了眼丈夫,冷冷道,“孩子生不生还没定,你别瞎掺和!”

    “怀了,就生呗,现在不生,以后还不是得生?”

    苏小萌鼓着腮帮子,看着这个比自己更没心没肺的中年男人,心里觉得堵的慌。

    这话说的……

    老爸的长相谈不上英俊,但气质很儒雅,脸上的笑总给人一种亲切感。

    和对面这千年老妖不一样!

    “这小殷要是不要这孩子,我们就自己养,当二胎呗?反正我们也还年轻的很呢!”

    “苏成济,当着孩子的面,你说这话要不要脸?”

    苏妈妈声音又冷了一度。

    殷时修忙适时的凑上来,不紧不慢道。

    “伯父,孩子我要的。”

    苏小萌一个眼神立马甩了过去,“你别见缝插针啊!有你什么事儿啊?”

    殷时修笑了一下,而后起身道,“伯父伯母,换个衣服,我在餐厅订好了位置,去吃饭吧。”

    苏妈妈看了眼殷时修,神情冷冷的,没什么动作。

    苏成济见老婆板着张脸,忙过去把她拉起来,“好了,先去吃饭。”

    “这世上有几个人像你这样当父亲的?闺女被个男人欺负成这样,你还真当没事儿?”

    “可闺女喜欢啊,能怎么办?”

    闺女……喜欢?

    苏小萌眼睛一下就瞪大了,刚想上去解释,手被拉住,转身对上殷时修含笑的眸子。

    他小声道,“别忘了,要装。”

    “……”

    苏小萌心里“咯噔”一下,直觉,自己好像一脚踏进了个坑!

    “你到底和我爸妈说了些什么?”

    苏小萌跟在殷时修身边,扯着他的衣服,咬牙切齿的小声问道。

    “该说的都说了。”

    苏小萌愣了一下,“什么叫……该说的都说了?”

    殷时修手一伸搂着她的肩膀,“你信我就好,其他什么都不用管。”

    苏小萌皱眉,刚想推开他,走在前面的苏爸爸和苏妈妈正转过头来,殷时修一个眼神,苏小萌只好任他搂着。

    苏成济笑了一下,对苏妈妈道,“小殷长得真是一表人才。配的上我家萌萌。”

    苏妈妈深吸一口气,无语的白了丈夫一眼,“你懂个屁!”

    “诶诶!萌萌这么粗鲁都是跟你学的!”

    苏妈妈又白了他一眼。

    配的上你家萌萌?

    殷氏豪门,这个国家真正的权贵,网罗整个中国,也找不出几个这样显赫的名望豪门。

    而殷时修……

    如果她没记错,而又不出意外,他应该就是下一任殷家家主。

    这身份,能配不上你家萌萌?这个白痴老公!

    殷时修定的餐厅离他的公寓并不远,开了十来分钟便到了。

    今天外边下着小雪,殷时修把车钥匙给泊车小哥,而后给苏妈妈拉开车门。

    苏妈妈依旧是冷着张脸,苏成济下来的时候拍了拍殷时修的肩膀,“真是好小伙子!”

    “应该的。”

    苏小萌就没见殷时修为自己开过车门,此刻见他向自己父母献殷勤的样,说不出的感觉。

    “哇,进这么高级的餐厅啊?”

    苏爸爸感慨道。

    苏妈妈瞪了他一眼,“你是没来过还是怎样?敢给我丢脸,待会儿我就把你从窗口扔出去!”

    “哈哈!”苏爸爸摸了摸头,小声道,“太久远了嘛!”

    殷时修虽然和苏小萌走在一块儿,但该在意的地方,他也没有漏掉。

    比如苏妈妈说她是成都人,虽说口音上确实偏成都,但……话尾带着的那一点点京味儿,可疑。

    “叔,就算是为了讨好我爸妈,也不用来这么……这么高档的餐厅吧?”

    苏小萌小声道。

    每个电梯门口都站着一个接待生,这一声声“您好,慢走,祝用餐愉快”,听着是舒服,可也代表着昂贵的服务费。

    进了电梯,殷时修不紧不慢道,“听说这家酒店餐厅有一个地道的四川厨师,这里的四川菜很正宗。”

    “小殷啊,不用这么麻烦的,入乡随俗,北方菜我们也吃的惯!”

    苏妈妈一言不发,一时间电梯里的气氛就有点怪了,

    苏小萌心里打着鼓,出了电梯,突然想到什么似得勾了下嘴角,扯过殷时修小声道,“知道我妈妈为什么这么不待见你么?”

    “……为什么?”

    “我妈和我一样,喜欢年轻的!”苏小萌得意的晃了晃脑袋,而后便径自往前走。

    殷时修轻笑了声,悠悠踱步跟上。

    显然,苏小萌的没心没肺是随她的父亲。

    托苏妈妈的福,这顿饭吃的也挺诡异。

    苏成济倒是一张嘴没怎么停过,一会儿和小萌聊聊大学生活,一会儿和殷时修聊聊近期股市和政治,一会儿又和苏妈妈聊聊这菜的味道……

    吃到一半,殷时修叫来了一个唱川剧的戏子,在他们的包厢里唱了一段川剧,表演了经典的变脸手艺。

    看的苏成济连连拍手叫好!

    苏小萌也看呆了,跟着老爸一块儿拍手!

    殷时修把鱼剔了刺,放进苏小萌碗里。

    苏妈妈有一双和苏小萌如出一撤的大眼,此时此刻,就这么紧紧盯着殷时修。

    殷时修察觉到苏妈妈的视线,倒是毫不避讳的看了过去。

    “伯母,这里的辣子鸡很有名,您吃吃看,和成都的有差别么。”

    苏妈妈没应,只是拿起筷子夹了一小块鸡肉。

    苏成济虽然看着戏子表演着川剧,但苏妈妈的动作也收进了余光里。

    他笑了一下,继续拍手道,“好!变得好!”

    伴着戏子唱的川剧,这诡异的饭也吃完了。

    下午,殷时修又带苏妈妈和苏爸爸到颐和园兜了一圈。

    刚下完雪的颐和园,处处都是景。

    殷时修则和苏成济走在一块儿。

    两个男人能聊的东西就太多了,从慈禧太后讲到整个清朝的衰败,又从民国时期聊到如今的政治格局。

    苏成济是越看殷时修越是喜欢,越看越是欣赏。

    苏小萌虽然勾着苏妈妈的手臂走在前面,可一双耳朵却竖的高高的,相当在意后面两人的谈话。

    她就担心殷时修又会说些有的没的!

    “你爸爸不会吃了他。”

    “啊?”

    苏小萌眨巴着眼,意识到苏妈妈话里的意思,忙摇头,“我没有……”

    “就这么喜欢他?”

    苏妈妈淡淡问。

    苏小萌原本该脱口而出一句“鬼才喜欢那老男人”!

    可又想起了“别忘了,要装”这句话,于是有些别扭的小声道,“还,还行……”

    谁知她说的虽然小声,可走在她身后也就离一米左右远的殷时修却听得清楚,唇角勾起一抹弧度。

    苏成济手肘碰了碰他,努嘴努向自家女儿,小声问,“就这么喜欢我闺女?”

    同样的,即便苏成济压低了声音,苏小萌和苏妈妈也都听到苏爸爸的问话……

    苏小萌想不在意,可耳朵却竖的更高,连踩在雪上的脚步都轻了,生怕会错过殷时修的回答。

    苏妈妈依旧一副高冷样,但她竟不能否人,或许她比起女儿更焦急。

    殷时修走在苏小萌踩下的脚印上,用大脚印覆盖掉她的小脚印。

    “梵高说过一段似诗般的话……”殷时修不紧不慢道……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看到烟,但总有一个人,总有那么一个人能看到这团火,然后向我走过来,而我,带着我的热情,我的冷漠狂暴,我的温和以及对爱情毫无理由的相信,走得上气不接下气,结结巴巴的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哇……小殷啊,看不出你还是个文艺青年啊!哈哈!”

    苏成济打趣道。

    殷时修露出浅浅淡淡的笑容,比雪中的阳光更加温柔的,是他此刻的眼,静静落在前面的女孩儿身上。

    苏小萌低着头,看着白色的雪地。

    殷时修对她说过喜欢,不止一次,每一次都是不同的口吻,或试探性的,或焦急的,或认真的……

    无一例外的是,她不信。

    也不能说完全不信,可能更多的是不敢信,不想信。

    可是苏小萌不得不承认,她喜欢梵高的这段话,从他嘴里说出来的梵高的这段话。

    像个优雅的绅士,一步一步,带着最真诚而美好的笑,一步一步……走进她心里。

    然后默默等待。

    等待有一天,她的心会随着他的声音,他的动作,他的浅笑或快或慢或紧或急的跳动。

    “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还扯什么梵高……”

    苏妈妈和苏小萌相反,实在是对这首诗不感冒,不由小声嘀咕了句。

    苏小萌这会儿已经彻底醉了,反反复复在心里默念着这首像诗一样的话,生怕过会儿就忘了。

    原本踏实的步子,突然就没了节奏。

    苏妈妈眉头微拧,瞥了眼身边的女儿,瞧这耳朵红的……

    也就十九岁这如花年纪摆在这,才会被段情诗绕的晕头转向,摸不着北。

    诶……

    苏妈妈不自觉叹了口气。

    苏小萌一个人沉浸在着,整颗心都酥的痒痒的!

    突地,走神的某人一脚踩进了雪坑!

    “啊!”

    被苏小萌勾着的苏妈妈都没能及时反应过来,可殷时修却已经一把撑住她的手臂,把她拉到一边,这才没摔跤。

    苏妈妈真的愣了好半晌。

    这不是反应能力的问题……

    他的视线难道一直在小萌身上,没有移开过……?还是只是碰巧?

    殷时修眉头微蹙,掸了掸她腿上的雪,“扭着脚了么?”

    苏小萌摇头,“没,没……”

    殷时修这才松开她,而后提议道,“我们往回走吧,颐和园外有一家下午茶店还不错。”

    “行啊!”

    苏成济附和!

    于是苏小萌和苏妈妈便掉头继续走在前面。

    殷时修依旧静静的看着苏小萌……

    “你叫什么名字?”

    “我啊?我叫苏、小、萌!苏就是那个苏!小就是小小的小!萌就是萌萌哒的萌!萌哒哒萌哒哒……”

    其实梵高的那段话,最后还有一句。

    从你叫什么名字开始,后来,有了一切。

    ————

    本来说好一点,又晚了点儿~~唔,sorry啦~~于是人家赶紧闪人继续码啦~!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