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69 其他情绪再多,比不上欣喜(一万一)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章节目录 069 其他情绪再多,比不上欣喜(一万一)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时间滴答滴答的走。

    苏小萌坐在床边,窗外有一颗很高的树,干秃的树干透着冬日的萧瑟。

    她新奇的发现,在那秃枝上竟还挂着几片零星树叶,摇摇欲坠着却又怎么都掉不下来。

    病房区相对于就诊区已经安静许多,可嘈杂的人声却也不曾断过,惹得人有些心烦意乱。

    这里靠近妇产科,苏小萌断断续续已经来过好几次了。

    三个月前的她怎么都想不到,十九岁的自己有一天会坐在医院的病床上,等待着可怕的引产手术。

    她重重叹一口气。

    咚!咚!咚……

    医院的对面是一座大教堂,此刻教堂钟声响起……

    十二声,她跟着数完了这十二声。

    随即,护士进来了,“是苏小萌么?”

    苏小萌心一紧,连忙起身,应了声,“恩,我是。”

    护士很漂亮,但神情很漠然,她手里拿了个类似登记表一样的东西,见她应了声,便低头做了个记号,而后道,“不要走动了,马上轮到你做手术了。”

    “……哦。”

    苏小萌应了声,深吸口气,努力让自己显得不那么紧张。

    然而这样的深呼吸似乎并没起到什么作用。

    护士看了她一眼,“你还年轻,也不是什么大事,平常心就好。”

    “……谢谢。”

    护士看了眼苏小萌,没再说什么,走出去关上了门。

    外界的嘈杂在一瞬间被隔绝掉,苏小萌能听到自己胸腔里这又快又猛的心跳声,仿佛一个控制不住,它就会炸裂似得!

    扑通扑通扑通……

    ————

    殷时修赶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半了。

    疯了一样的跑进妇产科大楼,问了好几个人才确定了手术室的位置。

    站定在手术室前,他喘着粗气,有多久不曾这样跑过了,他不记得了。

    随着年纪的增长,年轻的冲动慢慢消退,能触动他情绪的事情越来越少……

    冷静而沉稳,一直是他的特性……

    可此刻手术室门上映出来的这个男人,领带半扯,衣服皱着,头发乱了,布着满额头的汗珠,神情焦灼而不安。

    手术室的门被拉开,殷时修忙抓住医生,“请问……里面做手术的人是叫……苏小萌么?”

    殷时修心里隐隐期待着,期待着他并没有来迟!

    “不是。张玉的家属在么?”

    殷时修长吁一口气。

    这时,早就站在殷时修身后的几个人凑了上来,“医生,手术怎么样?还顺利么?”

    “孩子已经拿掉了,大人也平安。”

    “那就好……”

    那就好……不是苏小萌就好,应该还来的及——

    “您找苏小萌么?”

    一个护士走到殷时修身边问道。

    殷时修忙应了声,“我想问一下,她在哪个病房?还有!她的引产手术不做了。”

    护士翻了下自己手里的表格,扬了下眉,而后看向殷时修,“可是苏小萌的引产手术已经做完了。”

    “……”

    护士又看了遍手里的登记表,而后确定道,“那小姑娘一大早来的,再三请求要把手术安排在今天,所以下午的第一个手术就是她的。不过是另一个医生执的刀。”

    殷时修刚松掉的那一口气此刻又堵回到心口,堵的他有点闷,丝丝泛疼。

    “你可以去楼上的手术室看看,手术是十二点一刻开始的,这个点也应该刚结束没多久。”

    护士说完便走了。

    殷时修在原地站了很久,一时间脑子里划过很多场景……

    “你不许动哟!不许动……”

    “我啊?我叫苏、小、萌!苏就是那个苏!小就是小小的小!萌就是萌萌哒的萌!萌哒哒萌哒哒……”

    “叔,你想吃什么呢?炸鸡,烧烤,打卤面,麻辣烫,哦,前面还有吉祥馄饨,那一家的吉祥馄饨汤料特别好!”

    “我?勾引你?!我就算要勾引也是勾引个年纪差不多的!你比我大那么多,我勾引你?!

    “可爱?!可爱你就能老牛吃嫩草!你就能霸王硬上弓!你就能强那什么我?!”

    “啊?您不会真要娶我吧?不行不行啊,叔,您年纪太大了!比我大了一轮呢!而且你也不是我喜欢的款啊!”

    “苏小萌,你跑什么!”

    “那你追什么啊!”

    “你不跑我用的着追?”

    “你不追我会跑嘛!”

    “否则我就把你伤害祖国幼苗的事情告诉梦梦,再上网上报上电台上电视,弄到举国皆知,不把你弄的身败名裂绝不罢休!”

    “我想过了,你要是真想对我做啥,我压根没的反抗,但我死,叔你也别想活!”

    “我想吃……麻辣火锅!”

    “好吧,那就清汤火锅!”

    “叔,鱼丸多买点儿,还有虾滑和八爪鱼!”

    “……牛肉要两盒……”

    “叔,你都记住了么?”

    殷时修站在楼梯口,回想起和苏小萌认识以来的点点滴滴,他像个傻瓜一样时不时的笑出声,可笑有多少,痛就会连带着泛起。

    那天,他去给她买火锅材料,她站在门口露出一张谄媚的小脸,冲他摆手,“叔……你要快点回来啊!”

    那个场景,那个笑脸,那道在他心口产生强烈震动的声音……让他第一次有冲动快点,早点回去。

    因为有人在等,因为他不舍得让那人等。

    也就是到了现在这一时刻,殷时修才恍然想起,他所忽视掉的那个小插曲……

    她被噩梦惊醒时喊出的那句……“鬼想生啊!”

    此刻想来,真是有够刺耳。

    从来只当她是个可爱有趣而又无害的小女人,长着一双鬼精灵般的大眼。

    可这丫头,却不如他想象中聪明……

    如果不是她怀孕的事被人曝露到网上,如果不是殷梦想开口让他帮忙……他会不会永远不知道,苏小萌曾有过他的孩子?

    单纯?好骗?

    呵……

    可到头来,却是他这个身经百战的大男人被她那样不经世事的小丫头骗的团团转。

    少说也有一个月吧,她就揣着他的孩子在他眼皮子底下晃,而他……一无所知。

    之前罗菲亚过来和她起争执,她摔倒还磕破了额头,现在再回想,竟是一阵后怕……

    她怎么就胆子那么大?

    怀着孕却还死活不肯认输,竟拼了命般的和人动手!那丫头……究竟有没有分寸?

    又难怪那天她会那么生气,原以为她只是性子偏犟一点,其实也不是什么善茬,就是个受不得委屈的主。

    怎能料到,原是他对她心里委屈一无所知。

    那丫头……

    怎么就有这种本事,让人的心都快为她疼死?

    经过楼梯口的人一个个都不自觉的多看了两眼如雕塑般杵在这的殷时修。

    几个护士上楼下楼了几趟,见殷时修还站在这,倒是和同事小声议论了一番……

    殷时修没走神,他只是觉得心疼……

    每多想起一些有关苏小萌的点滴,心就被收绞一寸。

    他……有点不敢面对那个因为自己而受到伤害的小丫头……

    可,他又那么想见她,又那么迫切的想把她抱进怀里,说一声,“有我在,没人能欺负你。”

    “先生,您怎么还站在这啊?”

    出声的是方才手术门口和他说话的护士。

    殷时修抬眼,淡淡点了点头。

    “刚才听楼上的同事在骂,好像是叫苏小萌吧……跑出病房了。”

    殷时修拧眉,“什么?”

    “我也不太清楚,外边这么冷,刚做完手术就往外跑,这对身体可是真的很不好!”

    殷时修低声骂了句什么,便赶紧四下找了起来!

    今天的北京,天气很晴朗,无风,但并不代表有多暖和,手露在外面还是瑟瑟的冷。

    那不让人省心的丫头,是想怎样?

    怀孕瞒着他,拿掉孩子也瞒着他,好……他都认了。

    可她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又是怎么回事?!

    他印象中的苏小萌……是个很积极的女孩儿,哪怕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和恐惧时,也依旧能开朗的笑。

    他突然有点怕……

    怕那个积极而乐观的丫头,会就此不见。

    而肇事者,是他。

    “苏小萌!”

    殷时修已经顾不得其他,在急诊大楼,住院楼,就诊大厅里喊着苏小萌的名字,一遍一遍……

    每多喊一遍,心里就多生出一种可怕的想法……

    怕她会想不开,怕她会陷入忧郁,怕她其实一点也不坚强……

    脑中此刻能想到的,竟是苏小萌躲在某个无人发觉的角落,拿刀片割着那不盈一握的手腕。

    很荒唐,可他却一遍遍这样想着。

    殷时修长到这个岁数,恐怕是第一次,被自己的假想吓的心惊胆战,吓得手脚冰凉。

    “苏——”

    殷时修的喊声突然停住了,那焦灼而慌乱的视线终于捕捉到了那小丫头的身影。

    远远的……

    她一个人坐在亭子里,瘦小的身体靠在亭柱子上。

    她依旧像一只精灵,只不过这只精灵因为受了伤而变得有些沉寂。

    亭子周围绕着光秃秃的枝干。

    阳光透过这些枝干的缝隙洒落在女孩儿身上,还折射的出一丝丝明媚。

    如果到了春天,这里应该会开出绚丽的花儿,到了夏天,应该会开出繁盛的茂叶。

    可偏偏,现在是冬天。

    苏小萌她穿着病服,外面套着她来医院时穿的白色羽绒服。

    可即便这样,冰凉的空气还是把她的鼻子冻的通红……

    她吸了吸鼻子,缩了下肩膀,

    接下来……该怎么办呢?苏小萌……

    她那两道原本秀气的眉毛苦恼的拢着。

    学校还能回去么?爸妈……是不是也已经知道了呢?

    一想到这个,苏小萌就一个脑袋两个大,怎么也想不出一个解决方法,最可恨的是她竟然——

    突地,一道阴影从她身侧投了下来,苏小萌回过神侧首望去,这一眼……可又把她给着实的吓了一跳!

    “……叔?!”

    她一脸错愕的看着殷时修,如看鬼魅般。

    殷时修沉着脸坐在她边上,一双鹰般的眼,就这么直直的看着苏小萌。

    她的脸白的可怕……白的让人心尖儿都跟着颤。

    苏小萌眨了眨眼,不懂殷时修为什么用这样诡异的眼神看自己……

    “叔,您怎么……”

    苏小萌话还没问完,只见殷时修脱下了自己的大衣!

    他看了眼她,便把大衣套了上来!紧接着扯下脖子上的围巾绕到了她脖子上,绕的有点乱,那一张小脸都被遮住了大半。

    苏小萌心头一动,这样的举动……有些熟悉。

    叔……

    殷时修浅浅吸一口气,“其实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没告诉我?”

    “……”

    苏小萌身体一怔,这才了然……原来他知道了。

    也是,闹得那么大,稍微有心一点的人都会知道吧?

    她怀孕这件事……已经不再是个能偷偷掩盖然后再偷偷消除的秘密了。

    “告诉你,然后呢?”

    苏小萌看向殷时修,那双圆瞪瞪的眼睛直视着他,见殷时修微微皱眉,她又收回视线。

    喃喃着,“还不是一样让我拿掉孩子……”

    “你为什么觉得我一定会拿掉这个孩子?”

    殷时修问出这话的时候,心里是带着些孩子气般的怨愤。

    为什么她从来不愿意用正面的眼光看待自己,为什么她从来就不肯把自己往好的那一面去想?

    他在她眼里……就这么不堪么?

    “没有为什么,就是知道你会。”苏小萌看着自己的脚,嘀咕了句,像赌气般。

    殷时修微微攥紧拳,冷气扑在自己的脸上,让他向来温和的脸变得肃然!

    “那我现在告诉你。”

    他扯过她冰冷的手,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道……

    “当我得知你怀孕后,我很惊讶,惊讶又错愕,错愕又慌乱,当然,也有犹豫和茫然。”

    苏小萌抿了抿唇,实在有点适应不了这过于严肃的对话氛围,笑了笑,

    “这是肯定的啊!我知道的时候,那心情可比你复杂多了!当时只觉得原子弹直接炸我脑袋上了呢!真吓死宝宝了!”

    “其他情绪再多,比不上欣喜。”

    “……”

    苏小萌脸上那为了调节气氛露出的轻快笑容,在殷时修淡淡的一句话后,僵在了嘴角。

    叔……说了什么?

    她只觉得心脏“扑通扑通”狂躁不安的跳动着,像怀里揣着只脱了缰绳的兔子般,不能控制。

    其他情绪再多,比不上欣喜……

    殷时修记得很清楚,那一刻,当纷繁错乱的情绪几乎将他淹没时,他立刻就能辨别出来并且承认的……是满心的雀跃。

    他没有什么父性情怀,对苏小萌肚子里的孩子,也没什么感情,硬说的话,孩子其实可有可无。

    可“苏小萌怀孕”这几个字还代表着另一层意思——

    他……或许不用再为了想见她一面而找出各种各样的借口。

    照顾她?补偿她?喜欢她?

    要么牵强,要么俗套,要么不得她信任……

    现在好了,孩子会成为最好的理由。

    是的,那一瞬他的认知就是这么简单而违背常理,孩子背后所需要承担的种种,都不在他考虑范围内。

    “我今年三十二,长这么大……”

    殷时修有些自嘲的笑了一下,“我可没犯过什么错,可对你,这个错大的有点离谱……”

    “叔,我没有怪您的意思……”

    苏小萌低头,别开视线淡淡说道。

    “是么?”

    “……”

    苏小萌没再吭声了,谎言,并没有那么容易。

    之前可以不怪,可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她却有点不够坦然了……

    殷时修深吸口气,把她冰凉的小手握紧,“你刚做完手术,就跑出来……你知道我绕着这医院来来回回跑了几遍么?”

    做完……手术?

    苏小萌眨了两下眼睛,有些狐疑的看着殷时修。

    “还有手机,怎么不接电话?你要手机到底有什么用?”

    “我……”

    苏小萌鼓了鼓腮帮子,黑亮的眼睛打了个转……

    唔,叔……以为她已经做完手术了?以为她……把孩子拿了?

    所以……才露出这么一副……唔,哭丧的面孔?

    所以……才画风一转,搞得既苦情又悲情的在这像个老太婆似的碎碎念?

    所以……才把外套和围巾给自己,而他穿着个薄毛衣与冷空气斗争?

    唔……那她要不要老实告诉他呢?

    殷时修见她盯着自己发呆,以为她神思恍惚,一想到她这段时间精神和柔体上都饱受摧残,他更是心疼的紧。

    双手一伸,把裹着羽绒服和大衣的苏小萌圈进自己怀里,像抱着一个大肉粽般,抱得实实在在。

    “小丫头,让你受委屈了……”

    苏小萌一张脸被压在他心口,一时间因这一句话,心头肉被触动。

    “别害怕……我在呢。”

    虽然来得晚了,虽然他可以肆意见她的那个借口没了,但还好,还好这丫头还在,还好这丫头还能笑的出来。

    他会补偿她的,她受的委屈,他都会补偿还她。

    苏小萌想说什么,喉头却被堵住了似的。

    鼻尖充斥着殷时修身上的味道,一如那天睡梦里所闻到的那股好闻的味道。

    一时间……她的鼻子酸了起来。

    原来她坐在病床前数着秒数等待的……并不是所谓的引产手术,而是这样一个拥抱,而是这样一句“不要怕,我在呢”。

    其实那次也是一样……

    当任懿轩告诉她,她怀孕了的时候,她想要的不是质问,不是争吵,而是一句……不要怕,我在呢。

    因为……她真的很害怕。

    仿佛一脚踏进了一个无人区,周围充满了未知的危险,可身边却一个人都没有。

    她害怕那间充满药水味的手术室,害怕那会沾满她和孩子鲜血的手术刀……

    怕的浑身都在发抖,怕的双腿发软,站也站不起来,怕的眼泪汩汩往外流,可是,没人站在她身边,所以……

    她逃了。

    不是因为她对自己肚子里的小生命有什么感情,只是因为纯粹的害怕,纯粹的逃避。

    其实很愚蠢不是吗?

    逃得了今天,逃得了明天么?

    可她仿佛就是这样缩头龟般的性子,遇上了事儿,如果没人替她挡,她或许就只会拖一天,是一天……

    没想过要生下这个孩子,却又畏惧于拿掉这个孩子。

    “叔……”

    “恩?”

    “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啊?”

    “……问吧。”

    殷时修低头吻了下她的头发,把她抱得很紧。

    “你……喜欢小孩么?”

    “……”

    “喜欢么?”

    苏小萌见他不说话,不由又催促的问了遍。

    “如果是你生下来的,我会喜欢。”

    唔……苏小萌咀嚼了一下他这话里的意思,那就是说……他其实并不喜欢小孩!

    “为啥捏?”

    可为啥她生下来的,他就会喜欢呢?

    “因为我喜欢你。”

    殷时修说着,没有丝毫犹豫,是他的真心。

    闷在殷时修怀里的苏小萌又鼓了鼓腮帮子,犹豫了一会儿,支吾问道,“那……你有多喜欢我啊?”

    “……很喜欢。”

    “很喜欢是多喜欢啊?”

    “就是很喜欢。”

    “可我不喜欢小孩诶,那……你还喜欢小孩么?”苏小萌试探着的问。

    “如果你不喜欢,那我也不喜欢。”

    殷时修只要一想到怀里的人刚做完引产手术,身体虚弱的和什么似得,心就软的一塌糊涂。

    她说什么,他都顺着她。

    别说只是坦诚的回答几个问题,现在哪怕她让自己去摘月亮,他都会真的去研究怎么摘!

    像往常一样在言语上欺负她两句?那是怎么都不舍得的。

    而苏小萌呢?

    她就是个鬼灵精怪投胎的,发现殷时修这会儿完全是任她捏圆揉扁的姿态!

    再一想到她这段时间受的委屈,又想到平时他又是怎么把她气到胸闷郁结的,这会儿是无论如何都得讨点本回来!

    “叔……我冷……”

    殷时修拧眉,“先回病房。”

    说着他就要松开她,苏小萌忙道,“可我不想回去……病房里全是酒精药水味儿,我闻得难受……”

    “我们去办个手续,然后回家。”

    “可我就想坐在这……”

    苏小萌可怜兮兮的嘀咕着。

    可心里那邪恶小人却叫嚣着:哼哼哼哼!冻死你个老男人!冻死你冻死你!

    殷时修哪里管的了那么多,叹了口气,握住苏小萌依旧冰凉的小手,拉开毛衣下摆,把她的小手塞了进去。

    拂上热源的这一瞬,苏小萌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心脏漏跳了一拍。

    贴着他皮肤的手,战栗感直达指尖,酥酥麻麻的就像过电了一般。

    她真切感觉得到当她手上刺骨的凉意贴上他温烫的皮肤时,他隐隐吸了口凉气。

    叔……

    “还冷么?”

    他问,低沉醇厚的嗓音,带着能迷惑人的温柔。

    苏小萌心里那只邪恶小人,此刻低着头,慢慢把脑袋缩进了脖子里,好像有点……内疚。

    她想抽回手,可殷时修却把她箍紧,让她贴的更紧密。

    “又不是第一次抱着我,还害羞?”

    苏小萌闷着头,“怎么不是第一次?……唔,那晚不算!我喝醉了,什么都不能算!”

    “我说的不是那一晚……”

    “啊?”苏小萌忙抬头,而后拧眉,“你趁我没意识还占过我便宜?”

    “看电影看到睡着,稀里糊涂的把我当熊抱……差点把我掐死,这也能算我占你便宜?”

    “……”

    看电影?

    苏小萌很难忘记那天,因为那天,她睡得那么踏实,那么安稳。

    原来……是因为抱着叔睡的……

    “想起来了?”

    “没有!”苏小萌头一低,坚决不承认!

    殷时修没逼她,只是抱着她。

    “叔……你能不能无条件的答应我一件事情啊?”

    “恩?你说……”

    别说一件事,就算一百件,殷时修现在都能眼睛不眨一下的全应下!

    “明天……”苏小萌咽了下口水,缓缓道,“明天……你能不能也来医院陪我啊?”

    “当然。”

    “那……你明天能不能也这么抱抱我,然后和我说一声……不要怕?”

    “……”殷时修顿了一下。

    苏小萌忙道,“唔,只要抱我一下,然后说完,你就可以走了!”

    稍微给她一点勇气,明天她一定不逃了!

    “……”

    殷时修隐约感觉出一些不对劲。

    “算了,你不来就算了!反正也没对你抱什么期——”

    “可以,我会陪你,我会抱你!”

    殷时修现在根本听不得苏小萌受委屈的样儿,连忙应下。

    苏小萌心里那邪恶小人露出一双弯成月牙的眼儿,默默的比了个V手势!

    “苏小萌?”

    突地,一个陌生的女声传了过来。

    对殷时修来说,这女声是陌生的,但对苏小萌来说,这女声就不那么陌生了……

    心里“咯噔”一下!

    暗叫一声不妙!

    忙把脑袋钻进殷时修怀里,小声对殷时修道,“别让那护士发现我!”

    “……”

    话是这么说,可那护士转眼就已经站在了他们跟前。

    那护士原本就长着一张神情冷漠的脸,此刻微微露出凶意,便让人觉得异常瘆人!

    “你是她的男朋友?”

    护士看了殷时修一眼,扬眉问道,那表情……有种挑衅的味道。

    苏小萌忙捏了一下殷时修腰上的肉,示意他别乱说话!

    可这暗示到了殷时修这边就有点背道而驰了!

    他看着护士,点头,“我是。”

    哦买噶……

    苏小萌想死的心都有了。

    果然……

    “你是她男朋友?!”

    “……我是。”殷时修不解,这护士语气怎么这么凶?

    “我就问一句,苏小萌这引产手术到底做不做?!”

    “……”

    殷时修愣了一下,一时间没回过神。

    苏小萌暗暗咬牙!

    这护士早不来晚不来,怎么偏偏这时候来啊!

    “怎么不说话?你们当医院是你们家开的游乐场么?这位苏小萌小姐,你一大早来医院哭着喊着说要做手术!医生见你哭的伤心,一时心软,特意推迟了别的手术,把你放下午第一个!”

    “呵呵!结果倒好,我当护士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你这样!竟然敢放医生鸽子的!”

    “……我不是故意的……”

    苏小萌依旧闷在殷时修胸口,发出闷闷的声音。

    “你不是故意的?我看你就是故意的!”

    “……真不是故意的。”苏小萌又闷声嘀咕了声。

    “你把头抬起来!”

    护士深吸一口气,此刻像是化身成了严厉的老师一般。

    “……我不。”

    抬起来对上那张凶巴巴的脸,再被骂一顿,她可不干。

    “这位先生,你确定这是你女朋友?而不是个无赖?!”

    护士气结,一时间连白衣天使的偶像包袱都不要了,只想狠狠抽这让人无语的丫头一顿!

    殷时修突地笑了!

    察觉到小丫头的心思,说不气是假的,可……这恍若失而复得的喜悦又实在太满!

    护士原本被苏小萌气到涨红的脸,此刻又转成了青色,她单眉扬起,看向殷时修,冷冷问,“这位先生,请问……好笑么?”

    “咳咳!”

    殷时修忙清了清嗓子,而后道,“她就是个小无赖,护士小姐,你不要和她一般见识。”

    苏小萌用脑袋蹭了一下殷时修的胸口,抗议他所用的措辞!

    殷时修没理她,对护士道,“这个小无赖给您带来的困扰,我替她给您道歉。”

    护士拧着眉,“所以……这引产手术到底做还是不做?”

    “不做。”

    “要做!”

    “……”

    “……”

    “……”

    一直埋着头的苏小萌终于抬起了那颗乌龟脑袋!

    然而一抬眼,却是两双凶狠的视线直瞪着她!

    殷时修那神情危险的……苏小萌冷不丁打了个寒颤,连忙转头看向护士,只见护士一双眼更加凶狠!活像个母夜叉!

    “你刚说什么,我没听太清。”

    殷时修沉着眼,淡淡道。

    苏小萌舔了下唇,眼睛往上偷偷瞄了他一眼,而后又赶忙缩了回来,小声嘀咕了句,“手术……还是要做的哦……”

    “你们到底有没有个谱?!”

    这个护士明显是个急性子,被苏小萌和殷时修这么一搞,整个人都站到了崩溃边缘!

    “要做的,明天就做!”苏小萌大着胆子望向护士,认真道!

    殷时修扯了下嘴角,“她是个无赖,她说的话,护士小姐,你信么?”

    “……你才是无赖呢!我——”

    “不信。”

    “……”

    苏小萌一懵。

    只见护士丢下这么一句话,转身便走了!

    “护……”

    她想开口叫住护士,然而眼前这一道狠厉的视线却又实在太灼人。

    “咳咳……”

    她有点心虚的别开眼。

    “你骗我……”

    “我没!”苏小萌忙道,下巴抬得高高的!

    然而在和殷时修对视一秒,两秒后……

    她又别开眼小声嘀咕了句,“我从头到尾就没说过……我做过手术了……”

    “为什么没做?”

    “我……”

    苏小萌眼珠子转了一下,怎么想都觉得说自己害怕实在是太丢人了!

    “因为害怕?”

    “……才不是呢!我……”

    还是一样的视线,苏小萌嘟着嘴,嘟囔了两下,“……一点点而已。”

    “刚才故意不说……是想报复我?”

    “我没有故意不说!”

    “……”

    “……我只是……忘记说了……”

    “……”

    “好吧!我就是报复你,怎样啊!我落得现在这下场,是你害的吧!我让你离我远点儿,你非要靠过来!上次在你家被你那相好欺负我还没找你算账呢!报复你一下,不可……”

    话还没说完,人又被他抱紧了,两只小手又被塞进了他衣服里。

    她听到殷时修说,“可以,继续报复吧!”

    “……”苏小萌眨了眨眼,她怎么从殷时修的话里听出了……“爽”的意味呢?

    她忙抽回自己的手,推开他,“叔,有些话,我们得说说清楚!”

    殷时修看着她,“你说,我听着。”

    “孩子不能要,虽然今天我很没种的临阵脱逃了……但我毕竟是十九岁一祖国幼苗!遇到这种事,临阵脱逃也没什么可丢人的!”

    “恩,有道理!继续!”

    苏小萌双手环胸,下巴重新抬得高高的。

    “你不知道我怀孕也就算了,可你偏偏就知道了!”

    “恩。”

    “那你得负责。”苏小萌瞥他一眼道。

    殷时修眸子里含着浅笑,“你要我怎么负责?”

    负责?他巴不得。

    “唔……明天陪我来医院。”

    “……拿掉孩子?”殷时修眸子又是一眯。

    “当然!”

    “好。”

    殷时修的干脆让苏小萌的眉头下意识的蹙了一下,然而在对上殷时修那近乎戏虐般的玩味儿神情后,又立马舒展开!

    那什么眼神啊,一副能把人看透了似的!

    “明天我陪你来,然后呢,你想办法找个医生帮你拿掉肚子里的孩子……”

    “……恩。”

    这话怎么听着有点别扭啊?

    “我们就看看……到底是哪个伟大的医生敢拿掉我殷时修的孩子。”

    殷时修一双鹰眸弯出漂亮的弧度,露出一个明明看起来无害却让人由心发颤的笑容!

    “你,你……你个老男人!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啊!”

    殷时修耸了下肩,依旧一副无辜的样子,“我不是听你的,明天陪你来医院了么?”

    “混蛋老男人!你威胁人!”

    “威胁谁了?”

    “你威胁——”

    “小萌啊,那些可都是救死扶伤的再世华佗,你觉得他们会因为威逼利诱就放弃自己的医德,丢下自己的职业操守么?不管自己的病人?你怎么能侮辱医生?”

    “你——”

    苏小萌气的脸颊通红!

    “你个老男人,你欺负我,还想让我给你生孩子?!”

    “恩。”

    殷时修老实点头。

    “殷时修,你不要脸!”

    苏小萌愤怒的指着他!

    “我有没有说过,我真喜欢你叫我名字。”

    “……”

    “我告诉你,臭老男人,你脑子里那些龌龊的想法,赶紧抹掉!”

    “可怎么办呢?抹掉这个龌龊的想法,又生出别的龌龊想法……”

    殷时修一副和她卯上了的模样,会显得有些幼稚,可是……很愉快。

    苏小萌是个没心肺的,可殷时修却细致敏锐的多。

    这会儿冲他又喊又叫的苏小萌,要比方才一个人坐在这发呆的苏小萌来的有精神多了。

    孩子……

    或许是来的早一点。

    苏小萌没到准备好的年纪,而他,也根本没有准备。

    他……是不是能对这小女人负起一生的责任,他还没能想好。

    只是眼下,比起拿掉这个孩子,他更希望能留下这个孩子。

    “叔,你是个成年人!”

    “你也是。”

    “就算你很喜欢很喜欢很喜欢我!我也不能给你生孩子!”

    “为什么?”

    “我又不喜欢你!”

    苏小萌一脸理所当然道!

    “真的?”

    “废话!”

    “可我觉得……你挺喜欢我的。”

    “叔,你是不是脑子进水啦?话说……你好像是有相好的吧!那天仗着自己会跆拳道打我的那个丑女人!”

    “哦哟……还在意这茬啊?吃醋是吧?”

    苏小萌双手叉腰,“叔,你这自恋的毛病怎么这么严重?!”

    殷时修深吸口气,尽管这满满的一口气都凉的很,可他却觉得浑身舒服!

    他站起来。

    “走吧,回去。”

    “我不走,你不答应我我就不走!”

    苏小萌头一别,一副顽强抗争到底的姿态,她自己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模样有多孩子气。

    殷时修看着她……

    良久,他道,“这不是小事,你总得让我仔细考虑考虑。”

    “我不管!”

    “你真的要让我冻死在这里?”

    “……”

    苏小萌斜眼偷瞄了一眼他,看他一张脸都冻的发紫了……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还是说……你想再感冒一次?”

    一句感冒戳中了苏小萌的死穴,她是真不敢再生病了。

    殷时修见她还不肯动弹,伸手扯过她的手……

    那几乎冻成了冰块般的大手,在触碰到她的刹那,竟让她心口蓦地一抽。

    抿紧了唇,她默默的把殷时修的手塞进他套在自己身上的那件大衣口袋,低着头跟在他身边钻进了车子。

    苏小萌刚坐定,手机便响了。

    她并没太在意的拿过来,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这一看,她忙屏住了呼吸,露出一脸惊恐的表情。

    “谁的电话?”

    殷时修问了句。

    苏小萌狂咽一口口水,没回答殷时修,而是在自己的内心世界里独自挣扎着,接还是不接?接还是不接……

    仔细权衡之后,苏小萌还是觉得罪加一等的后果,她更承受不起。

    默默按下接听键——

    “妈……”

    “苏小萌,怎么回事?你们辅导员一大早给我打电话,说什么……你怀孕了?”

    “……”

    ——————

    好了,苏妈妈要上场了!!哈哈,然后亲们看完这一章就可以睡了~~君君继续忙第二更去!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暖婚契约,大叔,笑一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