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89:才这么一点事,你就承受不住了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章节目录 089:才这么一点事,你就承受不住了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是我。”郁晚安的声音在话筒那头响起,“凉落,你现在马上来我办公室一趟。”

    “好的,郁总监。”

    凉落挂了电话,径直往郁晚安的办公室走去。

    林深杭看了一眼凉落桌上的电话,又看着凉落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

    这段时间,凉落往总监办公室那边,去得似乎比较勤?

    郁晚安的秘书替她推开了总监办公室的门,凉落轻声说道:“谢谢。”

    她低头走了进去,然后反手掩上门:“晚安,你找我有什么……”

    她一边说着一边抬起头,话一下子堵在嘴边,说不出来了。

    郁晚安看了一眼面色不善的席靳南,然后看着凉落笑了笑:“我先出去,你们慢慢聊,慢慢聊……”

    席靳南不方便直接找凉落去他的办公室,太过显眼张扬。所以就通过郁晚安,和凉落见上了一面。

    “不用,”凉落说,“既然席总在这里,我怎么好打扰。晚安,我和你一起出去吧。”

    “你还是在这里吧……”

    凉落却坚持的说道:“我和你出去。”

    郁晚安轻轻的冲她摇了摇头。

    这个时候的席靳南,光看着就让人退避三舍了,最好不要再逆着他的意思。

    席靳南发起火来,整个席氏上上下下都要抖三抖。

    凉落仍然还是坚持要离开,并且头也不回的往门外走去。

    “站住。”

    凉落仿佛没听到一样,郁晚安倒是又看了她一眼。

    “我不喜欢说第二遍。”

    凉落还要走,郁晚安伸手拉住了她,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凉落,你忘了吗,不要在他面前倔。”

    凉落瞬间浑身一僵,然后才慢慢放松下来。

    郁晚安握了握她的手,推门走出了办公室,还细心的把门给关上了。

    凉落闭上眼睛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才转过身来:“早上才见过,席靳南,你现在找我做什么?”

    他站在沙发前面看着她:“早上有外人,现在只有我们两个。”

    “所以……你想要和我说什么?”

    “过来。”

    凉落心里拗着一口气:“不。”

    “难道需要我向许温江那样,哄着你抱着你?”席靳南声音和脸色同时一沉,“凉落!别忘记你的身份!”

    她反驳道:“许温江哄我抱我是他的事,你吼我凶我是你的事,这跟我是谁没有一点关系!”

    “许温江告诉你这些,你就对他感激涕零了吗?”

    “不是每个人都和你一样的!”凉落吼道,“不要你的想法来揣测我!我说过和许温江什么都没有,就是什么都没有!”

    “那你让他抱你?”

    凉落冷笑:“他抱着我的时候,席靳南,你不也在场吗?那你在做什么?你是我的名义上的丈夫啊,你怎么不过来抱我?何况,手长在他身上,不是我能够左右和控制的!”

    席靳南回想了一下,后来,凉落的确推开过许温江,并且是狠狠的,毫不留情的。

    他的脸色才稍微有些缓和:“才这么一点事,凉落,你就承受不住了?”

    凉落咬着下唇,瞪大眼睛看着他,说出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席靳南,我看我是瞎了眼!”

    他眉头一皱:“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你利用我,我早就知道,从你收养我的那一天起,这利用就已经开始了。我很清楚,不过是我不知道原因而已。”

    凉落一字一句的说着,心里的委屈越发的大。偏偏看着席靳南还站在原地,一脸不解和烦躁的看着她,她就更不爽了。

    席靳南看着她:“既然清楚,那就不要闹脾气,过来。”

    “我不是闹脾气,我是在气自己瞎了眼!”

    席靳南又听见她说这句话,终于忍不住抬脚,主动的朝她走了过来,在她面前停下,微微低头看着她:“瞎什么眼?”

    凉落往后退。

    他往前走近。

    凉落倔强的回望着他,却不说话,目光清亮,仿佛蓄了一层淡淡的水雾。

    席靳南伸出手,捏住她的下巴:“不回答我?”

    他骨节分明的手指在她滑腻的肌肤上轻轻摩挲,声音低沉而魅惑。

    凉落负气没有看他。

    下巴的力道越来越大,席靳南的手慢慢收紧,凉落不得不对上他的目光。

    他的薄唇蹭到她的唇边:“眼睛明明很美,瞎什么眼?嗯?”

    “不,我刚刚说错了,”凉落摇摇头,“眼睛没有瞎,是心瞎了,分不清什么是……爱。”

    席靳南微微挑眉:“爱?你爱谁?”

    最后三个字说得不轻不重,却让凉落心里咯噔了一声。

    席靳南的眉头慢慢皱起:“说话!”

    “我不说,你又能拿我怎么样?”凉落忽然笑了笑,笑靥如花,“我的人随你处置,反正……我已经不是我了。”

    “不要一次又一次的挑战我的底线。”

    凉落不回答他,眼睛一垂,看着他捏着她下巴的手,轻轻的搭上他的手腕。

    席靳南的手一松。

    凉落趁机拉开他的手,没有往后退也没有试图逃跑,而是一头扎进了席靳南的怀里。

    他身体微微一僵。

    凉落得逞的在他怀里笑了。

    她不想和席靳南直视,他的眼神太有压迫感了。再这样下去,她就会全盘崩溃,守不住自己的心的!

    既然她逃不掉也躲不掉席靳南,还不如用这样的方式。

    其实……席靳南的怀抱,很暖很宽厚。但是,他的怀抱这个位置,不是一般人能享受得起的。

    总监办公室外。

    郁晚安一个人坐在旁边的会议室,看着窗外,神游天外。

    秘书站在她身后:“总监,这席总在办公室里,你怎么就让市场部的凉落进去了?”

    “你有看见席总来我的办公室?”郁晚安头也不回的说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秘书立刻明白过来她话里的意思:“是,总监,我什么也没有看到。”

    “有些事就埋在心底不要说出来,多做事,少说话。就像席总身边的赵特助一样,你看看,”郁晚安侧头,透过会议室的玻璃看着外面的赵旭,“你看看赵特助,从开始到现在,他有离开过那个位置吗?”

    秘书点点头,不再说话。

    郁晚安隐约听见隔壁传来声响,眼里隐约露出担忧的神情。

    在凉落一声不吭的扎进席靳南怀里之后,席靳南有过短暂的措手不及,但是很快就单手扣住了她的腰。

    “别用这种方式,”他懒懒的说,“抬起头来,看着我。”

    凉落一动不动。

    “今天不把话说清楚,就别想离开。”

    凉落闷闷的说道:“席靳南!”

    “我可以在这里和你耗,”他的声音在头顶不紧不慢的响起,“让赵旭把我今天的行程都延后。”

    他的手扣着凉落的腰,她心尖一颤。

    “我那句话,就是气话。”凉落慢慢的抬起头来,做好了万全的心理准备,才敢看他的眼睛,“口不择言,气头上了,我说话都不经过大脑了……”

    谁知道席靳南薄唇一抿:“我指的不是之前那句瞎了眼,而是刚才这句,你爱谁?嗯?”

    “我……”凉落的眼睛闪了一下,“我爱谁谁……”

    “这种文字游戏我不想再玩下去了,凉落。”

    “难道我就很想玩吗?”她终于忍不住反问了,“我爱谁和你无关!”

    席靳南眸光一厉,轻轻说出一个名字:“许温江?”

    凉落立刻否认:“不是。”

    “那是谁?”席靳南追问道。

    “……没有谁。”

    他勾了勾唇:“除了许温江,凉落,你还有其他的,我不知道的情债?”

    席靳南藏住了心里的疑惑,不让情绪外漏出来。

    对于凉落,他是知根知底的。

    她身边有什么人,经历过什么事,他都一清二楚。

    许温江倒是个意外,她和许温江的事情,在学校当时应该不是很大,不然他不会不知道。

    “有又怎么样,没有又怎么样。”

    “有的话……”席靳南眯了眯眼,唇角一扬,“我让他消失,别搅乱了你的心思。”

    凉落也笑靥如花:“席总,这件事,恐怕你办不到。”

    “那就……试试。”

    凉落看着他,脸上在笑,心里却涩然。

    她和席靳南的关系,就和雾里看花一样,说不清,摸不着,看不透。

    “席靳南,”她低声说道,“你利用我,然后把我置于那么危险的情况,现在被许温江当面一一揭露出来,你对于我,就没有一句要说的吗?”

    “我做事从来不喜欢解释。”

    “是啊,你有你的原则,你的喜恶,我对你来说,又算了什么?”凉落看着他,“你说,席靳南,在你心里,我算得了什么?”

    席靳南眉头一蹙。

    他很少看到凉落这个样子,平日的她,总是朝气蓬勃精灵古怪的,就算是争吵,她也是眼睛亮亮的,说话的声音丝毫不输给他,理直气壮。

    可是现在……

    她真的,伤心了?

    “你自然有你的位置。”席靳南说,给了她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然后,他慢慢抬脚,往她这边走近了一步,几乎要和她贴上。

    凉落却牙一咬,狠狠的推开了他:“我的位置?我的位置在哪?席靳南!在你的心里,我根本什么都不是!你挥之即来,呼之则去,高兴的时候就给个好脸色,不高兴的时候你是怎么对我的!”

    她一边说着,一边往后退。

    可是她明明一直暗暗的告诉自己,不要哭,不要哭,凉落千万不要哭。

    但在说出这些话之后,眼泪不受控制的从眼眶里汹涌而出,一颗一颗的掉落。

    视线也模糊了,她看不清席靳南的表情。

    但是她知道,席靳南没有动,站在原地,就这样看着她。

    凉落也顾不得这么多了,抬手随便的擦了擦脸上的泪珠:“我是先瞎了眼,然后再瞎了心。许温江对我好,我却对你,一个强取豪夺,什么都瞒着我,浑身都是秘密的你,我居然会喜欢你!我凉落绝对是疯了!脑子进水了!”

    “哐当”一声门响,办公室里,一片寂静。

    凉落跑出去了。

    席靳南的身形微动,看着门口,目光深不可测。

    她……刚才说什么?

    赵旭只看见凉落捂着嘴,脸颊上挂着两行泪就跑了出来,眼睛红红的,脚步不停,径直从他身边过去。

    而办公室里没有任何动静。

    赵旭看了看门内,原本准备伸出去拦住她的手,默默的收了回来,看着凉落离开。

    这动静也惊动了郁晚安。

    等她走出来的时候,凉落已经进电梯了,她只来得及看见慢慢闭合的电梯门,还有低着头,双手捂着脸,看不清神情的凉落。

    “怎么回事?”她问赵旭,“这是怎么了?”

    赵旭摇摇头:“郁总监,我也不知道。办公室的门突然打开,她就这样跑出来了……”

    郁晚安又问:“那席总呢?”

    “还在办公室里面。”

    郁晚安跺了跺脚:“我进去看看。”

    赵旭欲言又止,郁晚安看了他一眼:“怎么?有什么就直说吧!”

    “太太出来的时候……在哭。”赵旭附在郁晚安耳边,低声说道。

    哭?

    就算郁晚安再怎么置身事外,这个时候也不能冷静了。

    她知道凉落是什么性格,不会轻易外露情绪,更何况是哭。

    席靳南到底做了什么,会让凉落哭成这样,从办公室里跑了出去?

    “我知道了。”郁晚安匆匆说了一句,正要去找席靳南,却看见他慢步走了出来。

    “席总。”赵旭连忙走了过去。

    席靳南单手插在口袋里,神情有些恍惚,薄唇微动,最后还是只说了一句:“走吧。”

    “是。”

    他走了几步,忽然在郁晚安身旁停下:“你……”

    席靳南说了这一个字,顿了顿,好半天都没再说下去。

    郁晚安直视着他,开口就问:“你和凉落说了些什么?”

    “……私事。”

    “她是哭着离开的。”

    “我知道。”席靳南回答,“她没事吧。”

    “你都把她弄哭了,你说她有没有事?”郁晚安忍不住提高了声音,“认识凉落以来,我从来没有看见过她哭。”

    席靳南目光沉了沉。

    “被尹巧如当街欺负,被你当着同事的面羞辱,被绑架的时候,席靳南,你有看见过她流一滴眼泪吗!”

    没有,的确没有。

    席靳南不动声色,只是淡淡的看了郁晚安一眼。

    郁晚安也看着他,好一会儿,叹了口气,压低了声音:“席靳南,有些时候,不要刻意去忽略自己心里最真实的感受。人最藏不住的两件事情,是咳嗽和爱。”

    席靳南低低的“嗯”了一声。

    “作为朋友,我能说的也就这么多了。凉落……是个好姑娘,如果你不能给她幸福,那就让她幸福。”

    郁晚安知道,多说无益。席靳南有他自己的思考和行事作风。

    但是,她还是忍不住心疼凉落。

    凉落和她……有些经历,真的太像了。

    电梯里,只有凉落一个人。

    她止不住的抽泣,眼泪不断的往下掉。哭泣的声音在狭小的空间里不断回荡。

    凉落抬头,看着镜子里双眼红肿的自己,不争气的又觉得委屈,还有后悔。

    怎么到了最后关头,她还是没有忍住心里的那股冲动,把话都挑明了说。

    现在在席靳南的心里,她肯定就是一个笑话。

    他席靳南是谁啊,她怎么配喜欢他。如果不是因为有利用的价值,他根本不会多看她一眼。

    是她妄自菲薄了。

    果然,有时候,人还是要看清自己的位置。

    凉落把额头轻轻的贴在冰凉的镜子上,闭上了眼睛。

    就把眼泪流进心里去吧……

    她已经想好了,如果席靳南晚上回家后,还问起这件事情来的话,她就……死不承认。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她收不回也得硬着头皮收。

    说不定……席靳南也不会问,他哪里在意她的荒唐话。

    打好主意,凉落轻轻的睁开眼睛,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又搓热双手捂了捂红肿的眼睛。

    可是凉落的动作突然就一瞬间停了下来。

    按往常来说的话,电梯这个时候,早就到了市场部所在的楼层了啊……怎么今天这么慢?

    凉落顿时立刻转头,看着本来应该是不断往下降的数字。

    可是……数字却精准的停在了21楼。凉落盯了将近有一分钟,数字还是在21,没有变化。

    凉落后背一凉,现在电梯里只有她一个人,这不会是……电梯坏了吧?

    这个念头刚从脑海里飘过,头顶的灯闪了闪,忽明忽暗,就这样熄灭了。

    凉落眼前陷入了一片漆黑。

    席靳南生平第一次觉得,心情能够糟糕到这样的一个地步。

    像是生气,又像是烦闷,透不过气来一样,心里压着一块石头,怎么也不能够舒坦,复杂难懂。

    他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

    郁晚安已经进办公室了,秘书也在工作,只有他还在这里。

    赵旭上前一步按下了专用电梯的按钮:“席总……”

    席靳南收回目光,转身进了电梯。

    一进总裁办公室,席靳南头也不回的吩咐道:“马上让人去市场部一趟,看看……她怎么样了。”

    赵旭心领神会:“席总,我去一趟吧。”

    席靳南顿了顿,点点头:“……也好。”

    赵旭应下了,立刻转身出去了。

    席靳南扫了一眼办公桌上的文件,拉开抽屉,拿出打火机和烟。

    很快赵旭就回来了:“席总……”

    他眉尾微微抬起:“怎么样了?”

    “太太……没有在市场部。”

    席靳南猛地推开转椅站了起来:“什么?”

    “的确不在,市场部的人说,太太去了郁总监的办公室之后,就一直没有回来过。”

    “那她会去哪儿!”席靳南突然烦躁极了,把烟重重的摁灭,随手一扔,扯了扯领带。

    赵旭也不知道了,席靳南左右来回转了几圈,抬脚就往外走去。

    刚刚出去,就听见总裁办一个抱着文件的秘书在和另外一个秘书抱怨道:“杨莹姐,员工电梯怎么坏了啊,害得我走楼梯,脚都酸死了……”

    席靳南眉头一皱:“你说什么?”

    “席总……员工电梯坏了,总务科已经打电话让人来修了。”秘书一看是他,连忙说道。

    “坏了?”赵旭问道,“那里面有没有人?什么时候坏的?”

    “就在十分钟前,里面……我也不清楚有没有人。”

    赵旭侧头一看,席靳南已经走远了。

    凉落坐在地上,抱着膝盖,有一下没一下的咬着嘴唇。

    这样的感觉很不好,像是她被席锦北绑走的那天,眼前也是这样的,突然一黑。

    她知道,公司的电梯坏了,现在是白天上班时间,很快就会有其他的人发现,也很快就会有人来维修,所以她不着急。

    但是,她怕黑。

    尤其,是她一个人在这黑漆漆的环境里。

    伸手不见五指不说,她本来心情就糟糕透了。

    凉落动了动,忽然听见外面传来声音:“有人在里面吗?有人吗?听到请回答一下,我是电梯的维修工人。”

    “有。”凉落大声应道,顺手重重的拍了拍电梯门,“我在里面。”

    “你不要怕,这只是小故障,很快就……”

    维修工人说话的声音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凉落最熟悉不过的声音:“凉落是不是在里面?!”

    “是的,席总。”

    席靳南的声音顿了顿,才重新响起,没有了刚才的焦急和担忧,反而冷静了很多:“什么时候能修好?”

    “半个小时就可以了,席总。”

    “能不能快点。”

    “席总……我们还在排斥故障……”

    席靳南的声音又夹杂了私人情绪:“能还是不能!”

    “能能能,席总,我们马上……”

    外面这才慢慢的安静下来。

    凉落一惊,席靳南居然来了?

    他来干什么?怕她出事,会乱了他的计划,坏了他的事情吗?

    凉落一声不吭的继续在地上坐着,等待电梯修好。

    如果席靳南没有来就好了,她还能和外面的维修工人说会儿话,聊会儿天,不至于这么无聊。

    外面响起清晰的脚步声,是皮鞋踩在光滑的地板上的声音,然后,她听见席靳南说:“凉落。”

    “……”

    “回答我一句。”

    她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的稳住自己的情绪,把音调也放得和他一样的平缓淡然:“席总,我在里面。”

    “……没事吧。”他说。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