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88:你说对了,我爱他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章节目录 088:你说对了,我爱他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凉落忽然觉得,与其说许温江是来找她的,还不如说,是冲着席靳南来的。

    前一天两个人还是合作人,今天一碰见,就火药味十足,针锋相对,分外眼红了。

    所以,到底是席靳南知道许温江会在这里,所以和她一起同行,还是许温江也料到席靳南会和她一起,干脆一箭双雕。

    聪明人的世界,总是兜兜转转,复杂又费脑。

    凉落夹在两个男人中间,不知所措。

    许温江也不废话,直接开门见山,直奔主题:“席总,我喜欢凉落这件事,你是知道的。”

    听得凉落后背一凉。

    “知道,”席靳南微一点头,“昨天晚上,我还和她提过这件事。”

    许温江也不在意席靳南话里的意思,接着说道:“我既然喜欢她,那么就势必要得到她。”

    席靳南似笑非笑的回答:“你这是要……跟我抢?”

    “你根本不是真心喜欢她,娶了她又怎样呢?给不了她幸福给不了她光明正大的婚姻。她在你身边,只会受更多的委屈。”

    “我委屈她?你就不会委屈她了?”席靳南低头思索,不经意的说着,“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许总,好像有婚约在身?”

    许温江脸色变了变:“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已经不存在,席总何必翻旧帐。”

    “这样啊……可是我有听说,女方对你,可是死心塌地,无怨无悔。”

    “可是凉落跟了我,没有任何人能欺负她。在酒吧她被向凯等那样欺负侮辱,我不会只是废了向凯的手而已!”

    这件事一直是席靳南的痛处,也是凉落心里的一根刺。

    果然,席靳南的脸色沉了下来:“话不要说都太满了,许温江。”

    凉落低着头,长发从肩膀上滑落下来,遮住了她大半张脸。

    没有想到有一天她也会被两个男人争来抢去。虽然两个人的对话,字字戳在她心尖上。

    他们……要是真喜欢她,怎么会这样不顾及她的感受。

    她只有沉默。

    许温江点点头:“好,不提这件事,那么我们来说说别的。比如……你的前妻尹巧如?”

    席靳南一蹙眉,神情寡淡,气势却如虹,丝毫不输。

    “我早就听说,你和尹巧如离婚的当天,就和你的第二任*领了结婚证。这一手离婚证一手结婚证,席总好手段。”

    许温江看了凉落一眼,收回目光继续说道:“本来我是不知道,外界盛传中,席总的第二任神秘妻子是谁。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你却亲口告诉了我,想以此让我放弃对凉落的追求。”

    席靳南淡淡的回答:“是我低估了……凉落的魅力。即使她已婚,没想到你仍然不放弃。还是说,你就好这口?”

    “是,”许温江承认,“从当年到现在,不管她是谁是什么身份,我很清楚的知道,我要她!”

    席靳南掷地有声的反击:“可是,在凉落八岁的时候,她就是我席家的大小姐。现如今,她是我席家的少奶奶。”

    “但,即便再怎么样,你不会爱她,也不会善待她!”

    “谁说的?”席靳南再次伸手揽过凉落的肩膀,“席太太的身份,还不够证明什么吗?”

    许温江忽然笑了笑:“这就是我要来找凉落的真正目的,我想和她说一说,她为什么会当上这个席太太。”

    凉落几乎要忍不住抬起头来,但是还是克制下来了。

    这个时候,她谁都不能看。

    沉默是金。

    席靳南却一点也不在乎许温江会说出点什么来,依然平平淡淡的说道:“那,洗耳恭听。”

    凉落为什么会当上席太太,许温江还会知道其中原因?

    那他倒要好好看看,好好听听了。

    “好了,”就在这个时候,凉落却突然开口,“我上班要迟到了,两位请便,我不打扰了。”

    说完,凉落就要绕过许温江,往前面走。

    许温江看着她,没有伸出手烂她,只是静静的望着。

    可是凉落却被席靳南伸手拉住,他的声音淡淡懒懒的响起:“既然许总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凉落,你就好好听听。”

    “我要去公司了,时间不……”

    “我允许你晚一个小时去公司,”席靳南打断她的话,“这样可以吗?”

    凉落回头看着他。

    席靳南却坦坦荡荡的收回目光,眉目间尽是自信。

    他赌,许温江说不出什么惊天秘密来。

    可是凉落却先怯场了,她怕自己承受不住。有的时候,真相太过于残忍,还不如装作不知道。

    许温江也开口了:“凉落,你为什么不敢听?”

    “我没有不敢听,”她几乎是迅速的否认反驳,“你们俩个,为什么要把我扯进来?用爱情以婚姻的名义?你们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许温江见她情绪激动,眼里也很自然的流露出了关切的神情:“凉落……”

    “本来就是因你而起,”席靳南在她旁边说道,“早知道许家的许少爷也在财经大学,我当初就不该让你进那所学校,以免现在生出这么多麻烦。”

    席靳南说着,走到凉落身前,单手悠闲的插在口袋里,看向许温江。

    凉落又低下头去,看了看席靳南的衣角,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席靳南凭什么这么淡然处之?他凭什么?反而是她这个当事人,在这里扭扭捏捏,心神不宁。

    只有一个原因,他不在乎。

    就算许温江要说的事情,和她和他都有很大的关系,他都不在乎。

    就算她会因此受到很大的伤害,知道他对她做了错事,他也统统不在乎。

    因为不爱,所以可以不在乎。

    可是席靳南,她在乎。

    席靳南抬手看了一眼手表:“时间的确不早了,许温江。”

    许温江欲言又止,看向凉落。他看她情绪波动很大,一时间心软了。

    “没关系,”凉落抬头看着许温江,甚至还笑了笑,“你说吧,我听着。席靳南为什么要一手和尹巧如离婚,转身又和我结婚。”

    许温江顿了顿,说了一句话:“很简单,他利用了你而已。”

    席靳南微微眯着眼睛,没有说话。

    凉落也没有出声。

    “他完全可以先和尹巧如离婚,另外选一个时间和你去办理结婚证。可是他没有,还偏偏让你和尹巧如碰面,连一个错开的时间都没有。这不是席靳南的作风,他不可能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就算他忙昏了头,他的私人助理也会考虑到这个问题。所以……”

    “所以,”凉落接过许温江的话,“他是刻意让我和尹巧如见面。”

    许温江点点头:“没错。既然他和你是隐婚,不想被其他人知道,为什么他又偏偏要让尹巧如认识你呢?这样不是自找麻烦么。女人的嫉妒心,可大可小,何况,尹巧如对离婚,本来就心里存着很大的怨气。这样一来,她就会直接把气都撒在你身上,因为她奈何不了席靳南。”

    凉落心里的疑惑也慢慢多了起来,这件事,她倒从来没有深入的去想过。可是心里越是百种情绪,她面上越是淡然的问道:“所以,为什么?”

    “因为尹巧如的嫉妒心是最好的情绪。尹巧如越是欺负你,席靳南他就越有充分的理由去对付尹巧如。而当时尹巧如和席锦北勾在一起,他可以借助对付尹巧如,然后再找机会慢慢的延伸到对付尹家,尹家一垮,席锦北自然也没有了靠山和退路。”

    许温江顿了顿,看向席靳南:“席总,这才是你的最终目的,对吧?”

    “好,精彩,”席靳南慢慢的鼓掌,“许温江,调查这些,花了你不少时间吧?”

    “还好。”

    “还有么?”席靳南勾了勾唇角,“一起说完,正好。”

    凉落面色微微有些发白。

    既然是这样,那为什么,席靳南当初还会对她说“有他撑腰,不要怕尹巧如”这样的话呢?

    凉落转头看着席靳南的侧脸,又忽然恍然大悟。

    她和尹巧如越是正面相交,两个人互相不退不让,这样子矛盾就会越大,也对他越有利,他也越有充分的理由。

    原来……是这样。

    凉落笑了笑,笑容里尽是讽刺。果然,她走的每一步,都是在席靳南精心设好的局里,没有踏出过。

    许温江看着凉落有些发白的脸色:“凉落,你还好吧?”

    “我没事。”她笑得眉眼弯弯,顺手挽了挽耳边垂落的头发,“被席靳南利用,这很正常,我……已经有心理准备了。不过……”

    “不过什么?”许温江连忙问。

    “也没什么。”凉落目不斜视的说,“既然按你这样说的话,那之后我被绑架一案……”

    许温江微微皱了皱眉:“这件事……是前面的种种累积起来,最后大爆发的。尤其是许氏和席氏合作,更加快了席锦北好利的贪婪心思,所以他才会对你下手。不过,这中了席靳南的下怀。”

    她这才明白过来:“是啊……因为这次绑架,尹家垮了,席锦北出国了,他的目的……也差不多都达到了。”

    虽然这次绑架,不是席靳南策划的,可却是他一手促成的结果。

    席靳南就站在她身边一步远的地方,可是凉落觉得,他离自己很远很远,远到遥不可及。

    身体离得再近再贴合,心隔得有那么远,又有什么意义?

    “分析得很对,”在一旁听完了正断后的席靳南说道,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淡然,“许温江,你说的都没错,我承认。”

    许温江看着他:“席总敢作敢当,很好。这样的手段和气魄,难怪能站在金字塔尖,从未落下。”

    席靳南挑了挑眉:“有些机会,是要自己去创造的。这样简单的道理,还有人不懂吗?”

    “可是你已经决定娶凉落,让她成为席太太,为什么连和她领证结婚都是一场利用?”许温江显得有些激动,声音也不自觉的扬高。

    “想要成大事,这些,又算得了什么?”

    席靳南的字字句句,如同刀尖扎在凉落心上,却不深入,只是在她心口上慢慢的划着,又痒又痛,挠的鲜血淋漓。

    原来,她还是会痛。

    席锦北绑架她,不在席靳南的意料之中,但是他很清楚的知道凉落的处境会很危险。可席靳南没有想到,最后席锦北会选择绑架凉落。虽然料想不到,但这正是他要促成的一个契机。

    那么,既然凉落已经被席锦北绑架了,那么接下来的事情,他要做的,也不过就是顺水推舟。

    从在民政局和凉落领结婚证开始,就布下的局,终于可以收网了。

    所以,他才会在得知凉落被绑架之后有些惊讶,然后短时间内做好各种部署,只身一人去到地下室,和席锦北碰见,去见被绑的凉落。

    这件事原本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现在被翻出来,对于凉落来说,完全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心境。

    凉落的指尖几乎要掐到手心里面去,她稳了稳情绪:“……许温江,你要说的,就是这些吗?”

    许温江点点头。

    “好,”她勉强的笑了笑,“我明白了。”

    她忍住想去看席靳南的冲动,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才有些决绝的抬脚离开。

    去看席靳南的神情,又能怎么样呢?凉落,他根本不在乎。

    否则,他也不会这么大方的承认,也不会让许温江这么把事情都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已经成定局的事情,席靳南根本不必要再去费任何多余的心思。

    哪怕知道她会伤心难过,那不在他需要关心在意的范围之内。

    席靳南看着凉落离开的背影,看得出她很落寞伤心,但是就这么走了。

    他站在原地没有动,许温江却追了上去。

    看来,许温江对她的喜欢,果然非同一般。

    席靳南忽然再次扬起了唇角,却不是自信又志得意满的笑容,而是……一丝黯然和自嘲。

    因为他看见,许温江很快就追上了凉落的步伐,神情紧张又带着明显的关心。

    席靳南就这样淡淡的看着。

    许温江试图把凉落拉住,但是他用力不够,怕伤着了她,凉落也走得又急又快,一时间僵持不下。

    “你难过了,”许温江说,“凉落,他不值得你难过。”

    “我不是为他难过。”

    “为你自己么?”

    凉落低着头,没有回答,快步往前面冲。

    “凉落!”许温江伸手,一把将她抱住,“你不要这样对自己,我会心疼。”

    这样的方法果然很凑效,凉落被许温江牢牢的圈在怀里,无法动弹。

    “凉落,”许温江又紧了紧手臂,小心翼翼却又很想用力,不能自已想要呵护她的冲动,“还有我在,你还有我。”

    凉落的眼睫轻轻的颤了颤,她眨了眨眼,慢慢的开口:“你说,我是不是……特别傻?”

    “你什么都不知道,你是无辜的。”许温江抱着她,一遍又一遍的说道,“都是席靳南太有手段了……”

    “他?”凉落笑了笑,满是凄凉,“是,这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他什么都知道……”

    “所以凉落,到我身边来吧,不要再继续留在席靳南身边了。他还会伤害你的,你明白吗?”

    许温江的声音轻言细语的在她耳边响起,带着无限的温柔。

    什么时候,她被人这样呵护疼爱过?

    凉落呆呆的看着前面,仿佛失了神,整个人麻木不仁。

    “到我身边,到我身边,凉落。”许温江不厌其烦在她耳边轻轻的呢喃,不断的抱紧她。

    凉落有些恍惚,接触不多的许温江,为什么会这样喜欢她?

    在席靳南身边太久,她已经不相信,世界上会有人对另外一个人,无条件的好无条件的爱这件事情了……

    可是这样温柔的话语,又一遍一遍的击打着她的内心,让她的心理防线慢慢的崩溃。

    凉落忽然推开许温江,睁大眼睛定定的看着他:“你爱我,是吗?”

    许温江很快的点头回答:“是。”

    “就算我和席靳南结过婚,你依然爱我?”

    许温江依然回答得毫不犹豫:“是。”

    “可是现在的我,怎么到你身边?”凉落问,“我是他的妻子,他不放我走,一切都是空谈,没有任何实际意义。”

    许温江沉默了一下:“我会处理,我会争取。”

    凉落定定的看了他好一会儿,再次用力的推开了许温江。

    由于用力过猛,她自己也往后踉跄了好几步,才站稳身体。

    刚才还难过又茫然的凉落,这个时候眼神突然坚毅了起来:“许温江,你走吧。我还是那句话,我们之间已经没有可能了,我配不上你。“

    “凉落……”

    “以你的身份,好女孩多的是,我根本不算什么。为了我而和席靳南为敌,这不值得,他是什么人什么性格,我比你更清楚。”

    “我不在乎。”

    “可是我在乎!”凉落突然大吼,“席靳南不是心甘情愿的放过我,我走到哪里都不会幸福快乐的!他控制了我整个人生,这种滋味你懂吗!而且我……而且……”

    最后一句话,凉落说了好久,也没能说出来,说完整。

    这句话,还是哽在喉间,埋在心里比较好。

    而且,而且她,还爱上了席靳南。

    这句话,要她怎么说出口!

    许温江看着她,目光复杂:“凉落,你不愿意相信我。只要我爱你,只要你爱我,其余的事情,不管多难多复杂,我都会处理!”

    凉落神情坚毅,几乎接近决绝:“我不爱你,许温江。一直以来,是你自作多情了。多余的话我也不想说,在学校我拒绝你的时候,都已经说完了。”

    “你不爱我,难道你爱席靳南吗!”许温江终于也忍不住,低声吼道,双手垂在身边,紧握成拳。

    凉落眸光一闪:“你说对了,我爱他……”

    许温江皱眉:“凉落,这种假话,就不要说了。他那样对你,利用你,你怎么还会爱他?”

    “爱情本来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情。”

    许温江的眼睛里,慢慢的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

    “你就当我有这么下溅吧。”凉落说完这句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席靳南只给了我一个小时,再不赶去公司,我这个月的全勤奖就扣完了。”

    她头也不回的走。

    这一次她把话说得这么决绝,果然,许温江没有再追上来。

    从她和许温江的对视中,她能感觉到,他是真的爱她。虽然,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爱她,甚至不惜和席靳南作对为敌。

    可是,就是因为许温江这么爱她,所以,她才不能陷许温江入两难的境地。

    对她好的人,她都铭记在心。

    凉落走得又急又快,一辆车从她身边缓缓开过去,速度不快。

    她下意识的侧头看过去,席靳南坐在后座上,神情淡然,目不斜视,侧脸刚毅俊美,一如既往的熟悉。

    凉落的脚步慢了下来。

    这就是席靳南,前一秒能和她坦诚相待,亲密无间,下一秒又能翻脸不认人,让她痛彻心扉。

    她痛的,恨的,不是他做的这些事,而是他的态度!

    伤透她的,也是他的态度,从头到尾,他根本没有一点的在乎过她!

    她知道,和席靳南结婚的那一天起,她的世界就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不管怎么样,她都认了。

    可是,席靳南,能不能不要……表现得这么的无所谓。

    ——————————————————————————————————————————

    整个楼层,都处在低气压的环境中,安静得没有一丝声响。

    总裁办里的人个个小心翼翼,大气都不敢出。

    谁都看到了,总裁从外面进去办公室的时候的神情,肃穆暴怒,那脾气随时都有可能会爆发。

    有位资历比较久的女秘书杨莹小心翼翼的问:“赵特助,总裁这是……怎么了啊?”

    “嘘,别瞎猜。”赵旭低斥道,“好好工作。”

    杨莹却不死心:“赵特助,我就是问一下,到时候也好注意。不然我去汇报工作的时候,一不小心成了那根倒霉的导火线怎么办?”

    赵旭想了想,回答:“很简单,不要提三个字就好。”

    “哪三个字?”

    “市场部。”

    杨莹很不解:“市场部出什么事了,惹席总这样不高兴?倒是连累了我们这些跟在席总身边的人,一不小心就成了出气筒。”

    “去,工作去!”赵旭挥了挥手,“问这问那的,告诉你别提市场部就行了。”

    总裁办公室里一片静谧,就连窗边的那个身影,也一动不动。

    凉落最终还是没有流一滴眼泪,她很清楚的知道,哭不会解决任何问题,任何。

    就算她得知了这件事,又能怎么样呢?

    最气最恼的,还不是她自己,她奈何不了席靳南半分。

    可是她刚刚坐下没多久,办公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凉落看也不看就接了起来:“喂?”

    <divstyle="background-color:#f2fddb;border:1pxsolid#adcd3c;padding:1px4px;font-size:16px;">

    题外话:

    推荐思思的完结文《你的旧爱,他的新欢》《宝贝儿,咱们再婚》《婚前婚后,陆少的暖心甜妻》,都是完结的,你们可以去看哟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