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87:今天晚上起,搬到我卧室里来(为青可可加更)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章节目录 087:今天晚上起,搬到我卧室里来(为青可可加更)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郁晚安忽然*的笑了笑,凑近了席靳南:“昨天晚上,我都看到了啊……”

    席靳南瞥了她一眼,依然一脸的淡定:“什么?”

    “你冲冠一怒为红颜的事儿,凉城可都传遍了。我昨天一直都在现场,最后你牵凉落离开的时候,似乎很不一般呐……”

    郁晚安越是这样揶揄,席靳南反而越是淡定。

    他懒懒的往后面座椅上一靠,领带随着他的动作微微晃动着,看向郁晚安,姿态闲适而慵懒。

    “晚安,如果是你,被向凯那样对待,我想乔慕宸,他也一定会这样做。”

    一提到乔慕宸,郁晚安的神情立刻就变了:“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席靳南一挑眉:“是吗?可是,今天早上你踢他的那一脚,我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那是他活该!”

    “不是没有关系么?”

    郁晚安挥了挥手:“好了好了,不要把话题扯到我身上来。席靳南,我的意思是,你昨天离开的时候,是牵、着、凉落的手,牵手,你明白吗?”

    席靳南的表情,似乎微微一僵,但并不明显。

    直到郁晚安这样明明白白的摊开讲第二遍,他才恍然意识到哪里不对。

    牵手。

    他最忌讳的,就是别人随便乱翻他的东西,和别人随意触碰他。

    可是,他却主动牵凉落的手,而且自己都一点也不觉得,这样做有什么不妥,反而被郁晚安一眼看穿,指了出来。

    席靳南微微抬眼:“昨天的事,你应该明白,我……有愧于她。”

    “可一个人的习惯,是不会因为愧疚而改变的。”郁晚安一针见血的指出,“连我和你这么些年的朋友,都很少碰你的衣角。”

    席靳南终于重重的皱起了眉头。

    郁晚安说着,声音也小了下去:“虽然我不知道,你当初为什么会把凉落扶上席太太的位置。但是我希望,你以后,能够把对她的伤害,降低到最小。”

    席靳南忽然推开椅子站了起来,单手撑在桌面上,沉声的打断她:“好了。”

    郁晚安也没再多说,拿起文件也站了起来,准备离开。

    席靳南侧身对着落地窗外,侧脸坚毅,不可捉摸。

    郁晚安转身,还是缓了缓:“你……爱上凉落了吧?”

    席靳南没有回答。

    郁晚安走了出去,顺手带上了门。

    中午的时候,凉落准备去公司食堂吃饭,却突然接到赵特助的电话:“太太,席总在公司侧对面的餐厅里等您,请马上过去吧。”

    “席……”凉落正要回答,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处境,连忙捂住了嘴,放低了声音,“他?”

    “是的,太太,席总已经定好位子了,请您务必赶过去。”

    “好吧。”凉落应道,“我现在过去。”

    凉落改变了方向,出了公司,直奔餐厅去了。

    她推门进去的时候,发现偌大个餐厅,居然一个人也没有。

    现在是中午,正是午休午饭的高峰期,怎么会没有客人。而且这里附近有很多办公大楼,上班的白领常常会来这里的啊……

    她还没来得及疑惑,已经有服务员带着她去见席靳南了:“这边请,席总就在里面。”

    简约又精致的雅座,席靳南站在窗前,双手插在口袋,穿着深蓝色的衬衫配同色系的领带,西装外套就随手放在一边。

    “席靳南,”她走了过去,轻轻的叫了他一声,“你……找我?”

    “坐,”他转过身来。

    凉落点点头坐下,席靳南也走过来坐下,很快就有服务员开始上菜,一道一道,都是凉落爱吃的。

    刚刚开始她还以为是巧合,后面端上来的每道菜,都是她爱吃的口味的菜的时候,她不由得连连看了席靳南好几眼。

    她想问又忍住,直到所有的菜全部上齐,她正要开口,席靳南却抢先她一步:“我问了之前的管家,所以点了这些,吃吧。”

    凉落却不动筷子:“呃……你为什么突然就请我吃饭?”

    席靳南会有这么好心?

    怕就怕,是一场鸿门宴啊……

    席靳南给她夹了一个蟹粉狮子头,然后慢慢的收回筷子:“想请就请了。”

    凉落看着碗里的狮子头,默默的拿起了筷子,咬了一口,有些满足的叹了一声。

    她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却发现席靳南正在盯着她。

    凉落瞬间就有些不好意思了,坐立不安:“……席靳南,你……你有话直说啊……”

    席靳南顿了一下,凉落心里一咯噔。

    他看着她:“为什么晚安叫你上来当面问我,你拒绝了?”

    凉落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我……我怕打扰你。而且,你做事有你的道理,我也就问问而已,没别的意思。”

    “嗯。”他淡淡的应了一声。

    凉落低头闷声吃着饭,不时的看他一眼。

    席靳南若无其事,动作斯文优雅的吃着饭,和平时在家里餐桌上没有什么两样。

    凉落觉得心里慌得很,席靳南越从容,她就越不安。

    她咬着筷子看着他,突然顺手就夹了一块肉放进他碗里:“你多吃点。”

    席靳南的手一顿,抬头看着她,然后又看了看自己碗里凭空多出来的肉。

    凉落有些无辜的看着他,目光清亮。

    看见席靳南吃了她夹的肉之后,凉落笑米米的,慢慢放松下来。

    他请她吃饭,还包下了整间餐厅,难道就只是为了问她,为什么不随郁晚安一起去他的办公室吗?

    没有这么简单。

    “好吃吗?”她刻意问了一句。

    席靳南摇摇头:“有点腻。”

    凉落咬着筷子:“可是我喜欢吃。”

    席靳南搁下筷子,拿起纸巾擦了擦嘴,骨节分明的手微微曲着,搁在桌面上,眉头微皱。

    凉落也放下筷子:“你不高兴?”

    席靳南却从放在旁边的外套里,拿出香烟和打火机,熟练的取出烟点上,正要往嘴边送的时候,才看了凉落一眼:“介意我抽烟吗?”

    凉落摇摇头。

    他这烟点都点上了,还问她介不介意,她要是介意,他还能把烟给灭了啊。

    不过凉落说:“你烟瘾挺大的,这个毛病得改改……”

    烟雾袅绕中,席靳南靠在座椅上,看上去有些慵懒,一口又一口的抽着烟,没有回答她的话。

    凉落也一下子没了食欲,鼻尖是香烟的味道,目光所及之处,都是席靳南干净俊美的侧脸,若隐若现。

    就凉落以为,要这样一直沉默下去的时候,席靳南突然问道:“你愿意待在我身边么?”

    她懵了。

    席靳南在烟灰缸里摁灭烟,微微直起身子,淡淡的看着她。

    凉落笑了一声,反问道:“我有离开你,获得自由的权利吗?”

    “有。”

    席靳南薄唇轻启,说出了这一个字。

    凉落一怔,定定的看着他。

    席靳南眉间微皱:“可是,我现在不想你离我太远了。”

    “什么意思?”

    “在那间地下室里,既然你答应了做我的女人,那么,”席靳南身体微微前倾,“除非我不要你,否则……”

    凉落被他弄得有些莫名其妙:“席靳南,你有话就直说好不好?我又没说要反悔,天天陪吃陪喝还给……陪睡的,我这段时间规规矩矩得很!”

    席靳南眉尾一挑:“这段时间我没有睡过你。”

    凉落在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那又怎样?”

    否则不睡也都睡过了,还在乎这一次两次的?

    席靳南又不说话了,微微收着下巴,低头皱眉思索,时不时的抬头看凉落一眼。

    看得凉落后背直冒冷汗。

    席靳南却突然间不耐烦了:“总之,我的意思就是,以后只能跟我,在我身边,乖乖待着。”

    凉落觉得,今天的席靳南很不正常,非常的不正常。

    先是突然停止和许氏的合作,又交待赵特助告知郁晚安,把她从实习员工升为正式员工。现在又请她吃饭,说一些不着边际,让她摸不着头脑的话。

    席靳南哪根筋搭错了?

    凉落稍稍一想,决定先顺着席靳南的意思,于是她随口答应道:“好好好,你说什么都好……”

    席靳南又补充了一句:“还有,以后不准跟许温江有任何的来往。”

    “这是我能控制的吗?”

    “绕着他走,”席靳南说,“不然就来找我。”

    “……我尽量。”

    席靳南的心情似乎好了那么一点点,有些懒洋洋的扯了扯领带,单手支着额角看向凉落:“还有最后一件事。”

    凉落根本没听他在说什么,只是一个劲儿的应道:“好好好,行行行,没问题,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席靳南忽然一笑:“好。”

    凉落这才反应过来:“你……刚刚说什么了?”

    “我说,”席靳南的眼眸里有了些许清淡的笑意,“今天晚上起,你就搬到我卧室里来。”

    “啊?!”

    赵特助在外面敲了敲门:“席总,您和杨总约的时间快到了。”

    席靳南站了起来,望了她一眼,顺手拿起一旁的外套,薄唇微扬,心情大好,一扫之前沉闷寡淡的情绪。

    反而是凉落,整个人都不好了。

    跟席靳南*也就算了,因为是为了做给席老爷子看,她没有拒绝的余地。可是现在这是要和席靳南同船共枕……

    难怪席靳南会突然请她吃饭,还给她夹菜,对她这么好,就是挖了这么一个坑给她,等着她跳进来!

    见席靳南抬脚就要往外面走,凉落连忙跳起来拦住他:“……等等。”

    席靳南低头看着她:“嗯?”

    “我……我在自己卧室里住得挺好的。”

    “搬过来。”

    凉落想了想,说道:“我睡姿和睡觉的习惯都很不好,会打扰到你的。”

    “没关系,我帮你改。”

    凉落急了,连连跺脚,声音也带了些撒娇无可奈何的意味:“席靳南!”

    要不要这么欺人太甚!

    他却很是受用一般,低下头来,离她更近了些:“我说什么就是什么,没得商量。”

    她咬唇看着他,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理由来拒绝他。

    和他同船共枕……凉落心里竟然泛起一丝期待,和隐隐的惶恐不安。

    唯独,万般复杂的情绪里,没有厌恶和抗拒。

    “没有什么要说的话,我要走了。”席靳南直起身体,一手挽着西装,一手插在口袋,表情依然冷硬,但是多了一点点柔软。

    凉落恨不得扯着他的领带把他勒死,但是手一伸出去,却改成了帮他整理起了领带:“……没什么了,你好好工作。”

    她在心里咬牙切齿的恨自己的没用,怎么这么没骨气。

    不过在席靳南面前,太有骨气也不是件什么好事。

    反正她从头到脚都是他的了,哪一寸他没看过。对于这种身体接触的事情,她早已经看轻看淡了。

    从被他用手指戳破那层膜的那一天起,她就是他的人了。

    腰间突然一紧,席靳南的身体压了过来,凉落连连后退几步,后背撞上了墙壁,他挽着外套的手却垫在她身后。

    下一秒,他的唇覆了上来。

    三分钟后,席靳南推开门走了出去,脸上扬起少有的笑容。

    凉落背靠着强,唇瓣红肿。

    身上似乎还有他靠过来的温度,唇瓣上口腔里也尽是他的味道,凉落摸着嘴唇,失了神。

    她竟然……有些怀念,意犹未尽。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凉落慌忙回神,她怎么可以迷失在席靳南的强吻里。

    她拿起包包,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餐厅,回到公司上班。

    赵旭看着后座上嘴角微扬的席靳南:“席总今天心情很好啊。”

    “嗯。”

    赵旭笑着说:“看来这和太太一起吃饭有很大关系。”

    太太……席靳南嘴边的笑意更大,却不再说话。

    她只能是他的女人,从身到心,任何人不能染指,除非……他不要她。

    他能做到的最大让步,就是让她靠近他的世界,但,绝对不能走近他的世界。

    他的凉落……这段时间,变乖了很多,很好。

    席靳南要的,也就是这些,就足够了。

    下班回家。

    凉落一进别墅,还没到大厅,突然惊喜的叫道:“周叔?”

    “小姐……不对不对,”周叔笑着说道,“该叫太太,太太了。”

    原本凉落住在郊外的房子的老管家,竟然到凉城别墅里来了。这位看着凉落长大的周叔,算得上是凉落半个亲人了。

    “周叔,你怎么在这儿?”凉落连忙询问道,“自从我来这里之后,听说那边的佣人全都辞退了。”

    周叔点点头:“但是太太,席先生把我留下了。”

    “席靳南?”

    “是的。”

    凉落有些诧异,也有些不解。

    周叔笑了笑:“太太,席先生的确辞退了所有人,但是唯独留下了我一个。我家里有点事,所以回去处理了一下。现在事情解决了,我自然也就回来了。”

    “真好。”凉落说。

    不知道是不是席靳南吩咐了,凉落的东西,都被搬去席靳南的房间里了,干净利落,整整齐齐。

    这下,她连想回旋一下的余地都没有了。

    不过今天晚上席靳南一直没有回来,凉落洗澡上船,准备关灯睡觉的时候,才看见席靳南突然推门走了进来。

    她的困意消散了一些,随口问了一句:“回来了?”

    “嗯。”他应了一句,边走边开始脱外套,扯领带,解扣子。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懒洋洋的半躺着,揉了揉眉心,闭着眼睛喊道:“凉落,过来。”

    她光着脚跑到沙发上,在他旁边坐下。

    “席靳南,你去喝酒了?”

    “应酬,”他回答道,“随便喝了一点。肩膀酸,你给我捶捶。”

    “啊?”凉落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我不会捶肩。”

    席靳南顿了一下,睁开眼睛看着她:“那就学着捶。”

    凉落小心翼翼的把手放在他肩膀上,感受到他精壮有力的肩膀力量,心里莫名的涌起一阵安稳。

    席靳南舒服的长叹了一声,调整了姿势,长腿交叠,慵懒闲适,骨节分明的手放在她的腿上。

    她忽然低低的笑了一下:“我以前听见过一句话。”

    席靳南低声问道:“什么话?”

    “有人说,男人的肩膀能扛起很多东西,却靠不住女人的浪漫。”

    “浪漫……”席靳南反复的说着这个词,侧头看了她一眼,“你觉得什么是浪漫?九百九十九朵玫瑰?烛光晚餐?”

    凉落摇了摇头。

    席靳南却追问道:“那你觉得是什么?”

    凉落想了想,又笑了笑:“没什么,浪不浪漫的,也就是那么回事儿。”

    “既然提到了,那就说。”

    席靳南又重新闭上了眼睛,身上清清淡淡的酒气,却不让人觉得难闻,反而想更靠近他一点。

    凉落显得有些笨拙的给他捏肩捶肩的,一边小声的嘟囔:“说和不说,又有什么分别……反正你也不会懂。”

    “你不说我又怎么会懂。”席靳南听见了她的自言自语,淡淡的反问,“我又没有看透人心的本事。”

    “席靳南你太谦虚了,”凉落用力的捏了他的肩膀一下,“你简直就是别人肚里的蛔虫。”

    “女人就是麻烦。”

    席靳南没有再和她继续纠结这个问题,一句话把凉落的后话全都堵死。

    女人不麻烦,还能叫做女人嘛?

    凉落的手臂有些酸麻,停了下来,把手从席靳南肩上收了回来,甩了甩又揉了揉,却突然被席靳南握住。

    他的手心覆在她的手背上,凉落一怔。

    席靳南有些懒懒的声音低低的响起:“从今天起,你和我同船共枕,难道不算是一种浪漫吗?”

    凉落无言以对。

    她回到船上,盖好被子侧躺下,脸朝外,轻轻的闭上眼睛。

    没多久,席靳南从浴室出来,凉落后背一僵,能感觉到他的视线往她这边看了一眼。

    很快,席靳南在她身边躺下,关灯睡觉。

    凉落闭着眼睛,却没有睡着,意识清醒得很。

    这是第一次,她和席靳南在一张船上,却没有任何的肢体接触和身体契合,也没有任何的争吵与别扭。

    只是安安静静的睡觉,和普通夫妻一样。

    她心里有些安稳,也有些踏实,但有隐隐的,有些失落,从心底溢了出来,不受控制。

    她在失落什么啊失落!

    凉落的手指只要稍微再往旁边挪一寸,就能够碰到席靳南。

    她翻了个身,仰面躺着,紧张得眼睫都在轻轻的颤动着。

    最后凉落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过去的。

    第二天醒来,阳光明媚,天气晴朗,凉落睁开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席靳南那双满是慵懒意味的眼睛。

    她慌忙坐起来。

    凉落揉了揉自己乱糟糟的头发,又掀开被子看了看自己穿得整整齐齐的睡衣,最后才重新看向席靳南。

    他显然也是刚睡醒,平日里一丝不苟的头发有些凌乱,却别有一种桀骜的俊美,看得凉落移开了目光。

    席靳南看了一眼时间,翻身起船,穿着拖鞋走到桌边,给自己倒了一大杯水,仰头喝下。

    凉落坐在船上歪着脑袋想了想,昨天晚上……昨天晚上就这么过去了。

    她和席靳南同住的第一个晚上,居然什么都没有发生。

    这个念头一闪过,凉落连忙甩头,她这胡思乱想些什么?难道,她还希望发生点什么不成?

    席靳南把水杯放下,看了她一眼:“抽疯了?”

    凉落瞪了他一眼,光脚进了洗漱间。

    餐桌上,凉落下楼的时候,看见席靳南坐在位置上,正在通电话。

    凉落不声不响的在他旁边坐下,端起手边的牛奶喝了一口,吃起了早餐。

    边吃早餐她边看了一眼时间,免得忘记了时间,上班别迟到了。

    今天的席靳南比起昨天来,明显是心情舒畅了不少。虽然还是那样冷冰冰硬邦邦的,脸板得像块石头,但时不时扬起的嘴角是最好的证明。

    想让席靳南笑,那比登天还难。

    凉落擦嘴擦手,咕噜噜的喝完杯子里的牛奶,起身准备离开。

    席靳南慢悠悠的叫住了她:“去上班?”

    她很奇怪的看着他:“不然我还能去哪?”

    “我他说,你天天走路去公司。”

    凉落拿起自己包包一边背上一边说道:“这里离公司很近,我走路也不需要多久啊。而且这地处市中心,白天晚上都很安全。”

    “嗯,”席靳南应了一声,“我和你一起去。”

    “啊?”凉落硬生生的收回了脚步,“你?”

    席靳南站了起来,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突兀的地方:“正好吃完了早餐,我也想走走。”

    说完他极其自然的走到了她身边,看了她一眼。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出了凉城别墅,凉落看着席靳南的背影,有些别扭,又有些说不上来的感觉。

    昨天晚上,他问她认为什么才是浪漫。

    其实,她觉得现在这样,就是一种可遇不可求的浪漫。

    喜欢的那个人,身边的那个人,一辈子走下去的那个人,不是高不可攀的,而是站在平等同样的地位上,互相爱着。

    显然,她和席靳南不可能。

    什么样的女人,才可以在席靳南面前谈爱情。

    “怎么走那么慢?”席靳南从前面回过头来,微微皱起眉,似乎有些不悦,“跟上来。”

    凉落点点头,小跑着走到他身边,和他并肩走着。

    平时伶牙俐齿,叽叽喳喳话很多的凉落,这个时候却突然什么都不知道说了,脑袋像打了结,一片空白。

    倒是席靳南悠闲得很,慢慢的走着,不时和她说两句话。

    平日里五分钟就能走完这座富人别墅区,今天凉落和席靳南一起,足足花了十分钟。

    两个人只是并肩,席靳南高她一个头,手习惯性的插在口袋里,微微弯着,身上还是有一种若有若无的距离感。

    “昨天晚上睡得好吗?”他问。

    “哦……”凉落点点头,“还好。”

    席靳南勾了勾唇:“那就继续睡下去吧。”

    凉落一懵,突然脑子灵光一现:“我要是睡得不好,你是不是就让我回自己卧室去了?”

    “你要是睡得不好,”席靳南顿了顿,才说道,“我就让家庭医生给你多开两粒安眠药。”

    “我才不要吃……”

    席靳南忽然伸手揽住她的肩膀,往自己怀里一带:“不吃就不吃,乖。”

    凉落浑身一僵,莫名其妙:“你干嘛?”

    “抱一抱你,不可以吗?”

    凉落被他整个人揽住,小鸟依人一般的靠在他肩膀上,和街上那些搂搂抱抱成连体婴走路的情侣,没有什么两样。

    “可是你这样我怎么……”

    凉落话还没有说完,却看见席靳南的唇角微微一扬,很快又抿平,眼尾一挑,兴致盎然的直视着前面。

    他这样的神色变化,让凉落瞬间心里一惊。

    她几乎是同时转头往前面看去。

    许温江穿着白色的衬衫,黑色长裤,没有系领带,看样子来得很匆忙。

    比起席靳南的邪魅俊美,许温江更为清俊一些。

    许温江倚在车头,微微垂着眼,双手抱臂,抬头望向这边,看见席靳南和凉落一起走来,眼里只有淡淡的惊讶,还有些……不悦。

    毕竟亲眼看到凉落和席靳南这样亲密,他心里有些疙瘩,也是正常的。

    两个都是喜怒不形于色的男人。

    凉落对于这样的情况,一下子怔在了原地。

    许温江看着她,微微一笑,丝毫不在意她身边的席靳南。

    凉落看了看许温江,又侧头看向席靳南,张了张嘴,却一句话都没有说。

    她能说什么?

    席靳南目视着前面,对她轻声说道:“遇见老同学,怎么,不上去打个招呼?”

    凉落眼珠转了转:“你昨天不是说,不准我见许温江么?就算遇见了,也要绕着走。不行的话,就去找你……”

    席靳南点了点头,有些赞许:“嗯,记性不错。”

    “那现在这样的情况,我绕着走是不可能了,”凉落说,“这里只有一条路。刚好你在这,那么就你去和他打招呼吧!”

    “你确定不要和他见见?”

    “不用。”

    席靳南唇角一扬,低头看着她:“现在是当着我的面,所以想避嫌?”

    “席靳南,”凉落有些恼怒的喊了一句他的名字,“我和他什么都没有,避哪门子的嫌啊!”

    “既然没有,那更应该落落大方,问心无愧。”

    凉落哼了一声:“你以为我不清楚吗?其实你早就知道到许温江在这里等着了。”

    席靳南一挑眉:“噢?”

    “你突然提出要和我一起走路去公司,难道不就是为了现在的这个局面吗?”凉落看了他一眼,发现他神色如常淡定得很,一点也没有被她识破的尴尬。

    也是,席靳南哪里知道尴尬两个字怎么写。

    他向来唯我独尊。

    “不错,”席靳南伸手,在她头顶拍了拍,“变聪明了。”

    凉落侧头避开他的手:“当然,跟在你身边久了,自然知道什么叫步步为营。”

    席靳南平时都是由赵特助开车到别墅门口来接,然后去公司,或者直接去见客户去开会,各种行程安排满满当当的。

    今天赵特助却没有来,而席靳南又主动提出和她一起走路去公司,当时她就有些怀疑了。

    不过凉落没有想到的是,居然会是许温江在这里等着她。

    许温江看着她和席靳南两个人之间的小动作,微微眯起眼睛,慢慢的走了过去。

    “凉落,”许温江一开口,就直接喊了她的名字,“到我身边来,我有话和你说。”

    “许总,”凉落也上前一步,看着许温江,“有什么话,你现在就说吧。”

    “现在说?”许温江笑了笑,“我是不介意,不过不知道,席总会不会介意我要说的这件事情了。”

    凉落回头看了席靳南一眼。

    席靳南言简意赅的回答:“说。”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