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86:亲爱的姐夫,你可以放开我吗?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章节目录 086:亲爱的姐夫,你可以放开我吗?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郁晚安低声说道:“不知道……姐夫有什么重要的事?”

    “有个很重要的客户要见,一直都是我在接待的,这一次也必须是我。”乔慕宸看着她,慢慢的说道,“你如果可以的话,陪晚柔去吧。”

    郁晚安看了一眼手表:“不好意思,姐夫,今天我恐怕没有时间。席总那边,我还有事情要处理。”

    郁晚柔抱着乔慕宸的手臂娇嗔道:“你看这怎么办嘛……”

    郁晚安淡淡的说:“那就改天,反正也不急在这一时。等姐夫有空了,再陪你去婚纱店,不是更好么。”

    说完,她看了郁父一眼:“爸,我先去上班了,拜拜。”

    她目不斜视的背着包包往外走,刚走了两步,忽然眼前一黑,身体晃了一下,还好旁边端茶过来的佣人扶了她一把,才没让她摔着:“二小姐,您没事吧?”

    “没事。”她甩了甩头,“谢谢。”

    郁晚柔略有些尖酸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晚安啊,看你这精神状态,还是在家好好休息吧,能有什么工作比你的身体更重要。你天天那么晚回家,昨天更是凌晨五点才回,铁打的身体也受不住啊……”

    郁晚安转过身去,才看见乔慕宸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然后又缓缓坐下:“没摔着就好。”

    “谢谢姐姐姐夫关心了,我没事。”

    “晚安,你就别嘴硬了……”

    乔慕宸侧头和晚柔说着话,两个人隔得很近,他说话的时候,大拇指一直不停的摩挲着郁晚柔的手背。

    郁晚安看得眼睛有些酸。

    这个小动作,是他以前经常会对她做的。

    可是现在,她要站在这里,眼睁睁的看着他对别人做这样亲密的小动作。

    郁晚安垂下眼,准备离开。

    “等一等,”乔慕宸忽然出声,“我来这里,也只是为了能跟晚柔说一声抱歉,让她失望了。现在事情说完了,晚柔也理解我了,我也要去公司了。晚安,我载你去吧。”

    “不用了,我自己开车就行。”

    “你这个精神状态,哪能开车,还是我送你吧。”乔慕宸说,“反正,我们都要去同一个地方。”

    “是啊,”郁晚安喃喃的说道,“我们都是要去席氏集团……”

    郁晚柔和郁宏平,也在劝说晚安。

    郁晚安只能点头答应。

    乔慕宸又站了起来,在郁晚柔额头上亲了一下:“我先走了,拜。这次真的是抱歉,下次,我一定陪你去。”

    “好啦好啦,我知道的,你去公司吧。”郁晚柔攀着他的脖子,娇声说道,“我又不是无理取闹的人。”

    郁晚安抬眼看着门外,不过是早上的阳光,就已经照耀了整个大地,怎么亮得那么刺眼。

    乔慕宸迈着脚步走到她身边:“走吧,晚安。”

    她点点头。

    郁晚安上车的时候,才发现郁晚柔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门口,往这边看过来。

    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乔慕宸。

    他却好像没有看到一样,低头上了车,见她还站在外面,沉声说道:“晚安,还在磨蹭什么?”

    郁晚安低头,打开后座的车门上了车。

    乔慕宸发动车子驶出郁家,郁晚安坐在后面看着车窗外。

    看上去两不打扰。

    乔慕宸却说道:“昨天晚上在酒吧,你没有事吧?”

    “我没事。”

    “晚柔说,你这段时间天天很晚才回来,你去哪里了?”

    郁晚安把目光从窗外收回来,看了乔慕宸一眼:“与你无关。”

    是啊,与他无关。

    她做什么,是她的自由,他凭什么来说她?

    “你一个人那么晚了,还在外面,很危险,你难道不知道吗?”乔慕宸微微加重了语气,“你现在的脸色很不好,再这样下去,你会吃不消的。”

    “姐夫费心了,我自己会调养的。”

    乔慕宸眉头一皱:“你一定要这么对待你自己的身体吗?晚安,以前你不是这样的。”

    郁晚安也皱了皱眉:“我没有虐待自己,你想多了。”

    “那你能解释,为什么昨天晚上凉落在酒吧被欺负的事情,那个时候你会在场?赵特助告诉我说,事情发生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一点多钟了。”

    “泡吧,不都是这个时间段吗?”

    “郁晚安!”

    她有些头疼,低下头去,揉了揉额角:“我们别两看生厌了,乔慕宸。你在前面放我下车吧,我打车回家。”

    乔慕宸一口否决:“不可能。”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你安安静静开车,我安安静静坐车,如果做不到,那我们还是分开比较好。”

    乔慕宸握紧了方向盘,郁晚安看了他一眼,靠在座位上闭上眼睛。

    既然他不肯放她下车,又不两看生厌,那她干脆闭上眼睛,眼不见为净好了。

    就这样,一路到了公司。

    车一停稳,郁晚安就迅速下了车,甩上车门,大步的往公司走去。

    乔慕宸解开安全带,也迅速下车,追上了她,一把抓住她的手腕:“郁晚安!”

    “乔总,”她冷静的看着他,“这里是公司,你想做什么?”

    “以后酒吧那种地方,你不许去,还有,酒也别喝了!”乔慕宸强势的命令道,“如果昨天凉落的事情发生在你身上,你要我这么想?”

    郁晚安抬起美眸,和他直视。

    许久,她才轻轻开口:“自然有郁家为我处理。乔慕宸,不是离开了你,我就一无是处了!没有了你,我照样好好的!”

    “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叫做好好的?早出晚归,酗酒体弱,还时不时的想辞职……”乔慕宸说着,捏紧了她的手,“你辞职了,想去哪?我告诉你,郁晚安,你哪里都不许去!”

    “我去哪里也不关你的事!”郁晚安毫不示弱的反驳他,“你管不着!”

    “我是你姐夫!”

    乔慕宸吼出这句话的时候,两个人之间的气氛,一下子就变了。

    上班时候,周围来来往往的人,只有他和她在这里纠缠不清。

    郁晚安冷冷的看着他,忽然嗤笑出声:“是啊,你是我姐夫。那么,我亲爱的姐夫,你可以放开我吗?”

    乔慕宸眼底有着明显的怒火,用力的握了握她的手腕,最后,还是缓缓的松开了她。

    郁晚安收回自己的手:“你说的没错,乔慕宸,你是我姐夫。但是我的私事,还轮不着你来指手画脚。我不是郁晚柔!没有让你一见钟情死心塌地的资本!”

    他的眼底,明显的划过一抹伤痛,但很快若无其事。

    “再见!”郁晚安再次冷冷的说了一句,直直的看着乔慕宸。

    “我只是希望,你能好好照顾自己。”乔慕宸顿了顿,慢慢的放缓了语气,整个人也颓了下来,气势也瞬间削弱。刚才的气愤激昂,在他身上再也看不到了。如同被人戳中了命门,毫无还手之力。

    “现在说这话,没有任何意义,乔慕宸。”

    “身体是你自己的,未来也是你自己的,晚安,你不能因为我,而开始自暴自弃……你会过得更好的。”

    郁晚安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看着乔慕宸:“因为你?呵呵呵,还真有自信。我从来不会因为一个始乱终弃的你,而不爱惜自己!因为根本不值得!”

    “那你就快快乐乐的给我看啊!”乔慕宸说,双手在身侧紧握成拳,努力的控制住自己不要再去碰她,“不要再一个人去公司的天台上吹风,不要再一个人深夜才回家,不要总想着辞职离开这里,不要精神疲惫状态不佳,你以更好更美的姿态在我面前出现啊!”

    “我当然会有最好最美的姿态,不过不会是在你的面前出现!”

    乔慕宸似乎身体有些站不稳,往后仰了仰,不受控制的后退了一步。

    郁晚安别过脸去,情绪也有些激动。发丝凌乱的散落下来,吹拂在她白希的脸颊上。

    “晚安,”乔慕宸的态度终于完完全全的软了下来,“即使……我们分手了,你就不能对我,友善一点点吗?”

    “抱歉,”郁晚安回答,“那样容易让我姐姐误会。”

    “你姐姐……是啊,晚柔是你的姐姐……”

    乔慕宸喃喃的说着,低垂着眼,一副失魂落魄,被她打败的模样。

    郁晚安看着这样的乔慕宸,却没有丝毫的成就感。

    她心里一气,抬脚用高跟鞋的鞋尖狠狠的踢了他一脚:“不要在我面前有这样的表情。对不起我的人,对不起这段感情的人,是你!”

    郁晚安踢了一脚,心里还不解恨,准备踢第二脚,看乔慕宸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就只是用淡淡的眼神看着她,她跺跺脚,转身走了。

    剩下乔慕宸站在清晨的阳光里,看着她走远。

    凉落在不远处,看到郁晚安踢向乔慕宸的时候,结结实实的吓了一大跳。

    见郁晚安走远了,她才回过神来,连忙追上郁晚安。

    “你和乔慕宸……”

    郁晚安头也不回:“没什么。”

    凉落又问:“你干嘛动手。”

    “我没动手,动的是脚。”

    “他做什么事了,你这么生气。”凉落看了一眼郁晚安的脸色,“看把你气成这样。”

    “没什么,”郁晚安放缓了步子,终于侧头看着凉落,“你还好吧?昨天晚上,席靳南回家后没对你怎么样吧?”

    “呃……没有怎么样。”

    凉落哪里能说什么啊,难道跟郁晚安说,她回去以后,席靳南亲自给她上沐浴露洗澡?

    看着郁晚安脚步匆匆的进了公司,凉落在她后面不远,慢慢的也走进了公司。

    席靳南从一边走了出来,看上去有些闲散:“这一脚的滋味,怎么样?”

    乔慕宸瞟了他一眼:“不怎么样。”

    席靳南望了望郁晚安离开的方向,然后说道:“你现在,有没有为当初自己的选择,觉得很后悔?”

    “不后悔。”乔慕宸很快回答。

    “嘴硬可不是什么好事,”席靳南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有多爱晚安,你自己心里清楚。”

    乔慕宸弯腰,轻轻的扫去裤子上的鞋印,默不作声。

    席靳南说的对,

    席氏大楼的最高处已经被阳光照耀,整座城市车水马龙,新的一天已经开始。

    “别说我了,闹心。”乔慕宸抱着双臂,转身对着席靳南,“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听说了,怎么回事。”

    席靳南云淡风轻的说道:“已经处理了。”

    “那么晚了,晚安怎么还在酒吧里?”

    “我怎么知道?你的人,你不管我,倒来问我了。”

    乔慕宸斜了他一眼:“说的好像凉落你管得很好一样。”

    席靳南皱了皱眉。

    乔慕宸见他这副模样,看出了一点什么:“昨天晚上的事放在一边,席靳南,对于凉落,你是不是……嗯?”

    “什么?”

    “别装了,”乔慕宸撞了撞他的肩膀,“你是不是,再也没有办法像当初那样对待凉落了?是不是……无法控制了?”

    “你觉得,什么才叫做控制?”席靳南侧身和他拉开距离,淡淡的问道。

    “第一,能控制自己的心。第二,能坚持当初的计划。”

    席靳南顿了一会儿,若有所思,最后抬脚就走:“上班了,走。”

    乔慕宸揉了揉额角。

    郁晚安和郁晚柔已经闹得够他头疼了,而席靳南那里,看来,也有些不同寻常了。

    刚才他问席靳南的时候,席靳南竟然迟疑了。

    这不是席靳南的作风,一点也不是。

    看来这个凉落……也不一般啊。

    凉落到市场部上班,和往常一样,不过部门例会的时候,郁晚安来了。

    和凉落早上在公司门口看到的不同,现在的郁晚安已经完全调整好了状态,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当中去了。

    凉落在心里感叹,女人啊,在事业上能做到郁晚安这个份上,已经是很了不起了。

    可是再怎么样,晚安也是一个柔软的女人,没有败在步步维艰的事业上,却输给了乔慕宸。

    男人,果然就是世界上最不可靠的生物。

    郁晚安踩着高跟鞋走进会议室,径直走向最前面,单手撑在桌面上,鲜红的指甲颜色和她的高跟鞋相互呼应,声音不大却掷地有声:“刚刚接到紧急通知,关于许氏的一切工作,立刻停止。”

    这话一说出来,下面立刻议论纷纷。

    尤其是凉落。她才和组长林深杭去线下专柜做了市场调查,怎么说停止就停止?

    郁晚安扫了下面一圈,视线在凉落身上微微停留了一下,然后若无其事的移开。

    林深杭也不解,看了凉落一眼:“你和许总认识,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知道,”凉落回答,“我和许总,只是普通朋友而已,还没有熟到这种商业事情都会告诉我。”

    林深杭的目光里有些深意,但是没有再说什么。

    许温江当面亲自开口请凉落去喝咖啡,这会是普通朋友?

    他出差回来,就时不时的有听说关于凉落的各种传言。看来,这个新来的实习生,还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啊……

    市场部的主管首先按捺不住了:“郁总监,这突然说停就停,总得给个说法吧?我们市场部,为了这合作案,跑前跑后的,现在统统停掉,那之前的工作,不是都白费了?”

    “这是席总的意思,我们只能执行。”郁晚安回答,“或者说,你可以去找席总问问。”

    “我只是提出疑问而已,没有别的意思。”

    郁晚安点点头:“我来就是说这件事的,对了,我们部门新来的那个实习生呢?”

    顿时所有人都把目光齐刷刷的往凉落这里投来。

    凉落还在低着头纳闷,席靳南为什么突然决定要和许氏停止合作,为了这件事,席锦北费尽心思不择手段的想要从中获利,这说明利益是非常可观的,前途无限。

    “凉落,”旁边的同事推了推她,“郁总监叫你呢!”

    “啊?”凉落茫然的抬起头,见大家都望着她,慢慢的站了起来,“郁……郁总监,什么事?”

    “凉落是吧。”郁晚安非常平和的看着她,如同从来没有接触过一样,公事化的说道,“你的实习期结束了,公司决定录用你,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席氏集团市场部的正式员工了。”

    郁晚安这话一说完,下面又是一片哗然。

    席氏集团的用人标准非常严格,招进来的员工也是要经过层层选拔,而是实习期为一个月到三个月不等。可是这凉落……

    来公司不过二十天而已。

    二十天,破格录取。就实习了二十天,这期间还请了假。

    别说其他人了,凉落也懵了:“我……我实习期结束了?”

    “是的,恭喜你。”郁晚安简单的说了两句,然后收回目光,继续讲其他的工作安排了。

    凉落浑浑噩噩的坐下,这难道……也是席靳南的意思?席氏停止与许氏的合作,和她成为正式员工,这两件事,有什么必然联系吗?

    凉落往郁晚安的方向看了一眼,郁晚安没有再给她任何的提示了。

    旁边有人不时的过来跟她说话,她随意的应付着,根本没有听进去。

    散会后,郁晚安先走,其余人陆陆续续的离开。

    凉落心里一思索,当即就去追上郁晚安的步伐:“郁总监,我……有点事跟你说。”

    郁晚安正在和主管说话,随意的瞥了她一眼:“好,等会儿来我办公室吧。”

    凉落等的就是这句话,她连忙点头应下:“好的,总监,那我现在就不打扰你了。”

    二十分钟后,凉落敲响了郁晚安办公室的门。

    郁晚安笑笑看着她:“让你破格录取,留在公司了,怎么看来对你好像是件坏事?”

    “我被录用和停止与许氏的合作,都是席靳南的意思吗?”

    郁晚安点点头:“是,席总拥有一票否决权。任何事,他都可以做主。你转为正式员工的事,是赵特助跟我打了声招呼。”

    “我的事还算是小事而已,”凉落摆摆手应道,“不过这和许氏合作,关系到日后席氏集团进军美容护肤行业,席靳南……为什么突然停止?”

    “这我就不清楚了。”

    凉落皱了皱眉:“席锦北和尹巧如费了那么大的心思和周折,想从席氏得到点什么利益。他倒好,说停止就停止……”

    郁晚安笑着看向凉落:“你直接去找席总啊,总裁办的那些人,绝对不会拦你。”

    凉落面上有些挂不住:“我……我去找他干什么?”

    郁晚安也不点破:“行行行,你不去找他,我去。我有工作得找席总汇报,你考虑考虑,要不要现在和我一起上去?”

    凉落偏过头:“不去。”

    郁晚安去了总裁办公室,凉落回了市场部。

    总裁办公室里,郁晚安汇报完工作之后,不经意的提起说:“凉落很不解,你为什么要和许氏停止合作,她看上去比你还激动。”

    “她?”席靳南微微挑眉,“这和她无关。”

    “她是关心你,关心公司嘛,”郁晚安笑笑,“别说她,我也不解。这好端端的,怎么就这样停了?”

    席靳南屈指敲了敲桌面:“只是暂时停止而已,没有说取消。”

    郁晚安有些不解:“可是现在,我们和许氏的进展都很好啊……”

    席靳南却轻轻的摇了摇头:“现在不行。”

    见他面色突然凝重,郁晚安也收敛了说笑的神情:“难道这里面,还牵涉到其他的事情?”

    郁晚安是相信席靳南的,他的眼光独到,判断精准,很少有失误的时候,不然董事会也不可能这么服他。

    “其他的倒没有,”席靳南淡淡的说,“旧账罢了。”

    “旧账?”郁晚安有些疑惑,忽然又明白过来,“你是说……席锦北?”

    “嗯。”

    “听说,席伯父不是把他带走了,然后出国了吗?难道他回来了?”

    席靳南微微的勾了勾唇,似笑非笑:“没有这么快回来。俗话说的好,家贼,难防。”

    席锦北之所以能让席靳南处处防守着,自然也有他的道理。

    毕竟比起旁人,席锦北确实比较棘手。

    上次席锦北派人开枪打伤他,又绑架凉落威胁他,做出这样的事情来,都还是被席老爷子保了下来,然后席伯父又出面,把人带走。

    不过是因为姓“席”而已。

    席老爷子再怎么不待见席锦北,再怎么偏心席靳南,也不可能完全倾斜。

    提到席家内部的事,郁晚安自觉的岔开话题:“我刚刚来这里之前,凉落来找我。我问她要不要一起来,有什么疑惑的当面问你,她倒是拗,不来。”

    席靳南面无表情:“不来就不来。”

    “不过……”郁晚安想了想,“她好歹是你娶的妻子,你就真打算,让她待在市场部,朝九晚五的上班啊?”

    “不然呢?”他反问。

    <divstyle="background-color:#f2fddb;border:1pxsolid#adcd3c;padding:1px4px;font-size:16px;">

    题外话:

    求月票!!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