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85:虽然我什么都是你的,但我还是有生气的权利的!!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章节目录 085:虽然我什么都是你的,但我还是有生气的权利的!!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席总,这件事,的确是我儿子的错,教子无方教子无方,”向父擦了擦额头上细密的汗珠,“我代他向凉小姐道歉……”

    “道歉?”席靳南挑眉反问,“一句道歉,就可以了么,向董事长,你可要想清楚了。”

    “席总,所有事情,我们一力承担,年轻人不懂事,没有眼力,不认识凉小姐,所以才冒犯了……”

    “爸!”向凯却不满的打断他的话,“你凭什么对他席靳南这样低声下气低三下四的啊,他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过是仗着席家……”

    “闭嘴!”向父狠狠的拍了向凯脑袋一巴掌,“别说话!我说什么你就照做!席靳南谁也惹不起!他已经给你那帮狐朋狗友一个人情了,就捡你这只出头鸟了,你还在这里不知死活!”

    “我们家也不是这么好欺负的,怕什么!”

    向父恨铁不成钢,又拍了他脑袋一下:“少说话!”

    席靳南慢条斯理的看着向凯:“你刚才……说什么?”

    向父正要拉住他,向凯年少气盛,已经冲口而出:“我说你凭什么把我扣在这里,有本事,跟我一对一单挑啊,仗势欺人算什么?”

    “一对一?”席靳南反问。

    “对!敢不敢?”

    “那要是……我下手重了,断了你的胳膊腿的,向董事长就你这么一个儿子,我怎么交代?”

    向凯一气:“话不要说得太满,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向你这样坐办公室只动嘴皮子的人,能有什么本事?”

    席靳南动作优雅的挽了挽袖子:“那就……来吧。”

    向父一直死命的拉着向凯,结果还是没拉住。

    向凯把外套一脱,扔在地上,走上前和席靳南正面对视。

    席靳南个头高,身上又有当权者的气势,哪里是向凯这样一个花花公子能比得了的。

    凉落有些目瞪口呆,没有想到会发展成这样的状况。

    席靳南和人打架?

    就席靳南?他看着高高大大的,举止优雅有教养,凭的不过是身上那股养尊处优的气质,最厉害的就是那张嘴,他还能动武,跟人打架?

    凉落不自觉的抓住郁晚安的手:“怎么办啊……”

    郁晚安也说:“怎么办啊……”

    “席靳南万一打不过怎么办啊,他右肩上还有枪伤,没完全好呢……”

    “啊?”郁晚安握紧了她的手,侧头看着她,“我说的是,万一席靳南当场把人给打残废了,那该怎么办……”

    “啊?”凉落错愕的和郁晚安对视,“席靳南这么会打架?”

    “他跆拳道黑带四段,还练过散打……”

    凉落张大了嘴:“什么?!”

    等凉落反应过来的时候,席靳南已经把向凯踩在脚底下了。

    只听见咔擦两声响,向凯惨叫出声,倒地不起,两只手无力的垂在身侧,一动不动,躺在地上直抽搐。

    “我没有见过你这么胆大的人,跟我硬碰硬?”席靳南微微一用力,向凯立刻大叫出声,“你这只手碰过她,对吧……”

    席靳南冷冷的起身,看也不看在地上翻滚的向凯。

    向父扑了过来,敢怒不敢言,只好一个劲儿的问:“向凯,你怎么了,怎么了……”

    赵特助在一旁说道:“向董事长,他只是一只手脱臼,去医院接上就好了。另外一只手……粉碎性骨折了。”

    向凯脸色惨白,向父也大惊。

    席靳南却淡淡的说:“道歉,去向她道歉。”

    凉落看着之前还气势汹汹的向凯,现在疲软无力的倒地不起,一时间也被吓到了:“这……”

    向父看了席靳南一眼,忍气吞声的说道:“凉小姐,今天的事情实在是对不起,非常抱歉,请你原谅。”

    “我是说,”席靳南突然开口,“他向凯,亲口道歉。”

    向凯在向父的劝说下,忍住剧痛,断断续续的把向父之前的一番话重复了一遍。

    凉落看着这样的场景,不自觉的抓紧了郁晚安的手。

    这,让她想起了那个晚上,席锦北和尹巧如,也是像这样一般,倒在她的脚底下,痛不欲生。

    这一件件事情,似乎都是在让她意识到,她嫁给的这个人,到底是如此的高不可攀。

    他在知道尹巧如欺负她之后,说,他给她撑腰。

    也是他,不由分说的夺去了她的清白。

    席靳南,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他……还有心吗?

    所有人都没有出声,酒吧里,第一次安静得如此诡异,目光都集中在中间的席靳南身上。

    好一会儿,他才淡然转身,侧头看向赵旭。

    “席总。”

    “和向氏集团的合作全部取消,投资全部撤回。另外,大肆的买入他们的股票,高价也无妨……”

    席靳南越说下去,向父的脸色就越白。

    凉落也听懵了,直到席靳南抬脚朝她走过来,不由分说的牵起她的手离开的时候,她才回过神来。

    “席靳南……”

    “嗯?”

    “我们……”

    “回家。”他说,头也不回,“很晚了。”

    凉落却回了头,看着狼藉的一幕,还有郁晚安看过来的目光,似乎……暗含了些什么。

    她脑袋已经是一片空白了,脚步无意识的跟着席靳南走。

    直到上车,她才嗫嚅着开口:“酒吧里……”

    “有赵旭和管家在,他们会处理。”

    “哦……”

    席靳南侧头看了她一眼,薄唇微动,想说什么,欲言又止,最后回过了头。

    回到凉城别墅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

    席靳南下车之后,也一直牵着她的手不放。他在前面脚步不停的走,她在后面亦步亦趋的跟。

    他径直把她带去了他的卧室。

    凉落愣愣的看着他:“我……我去客房睡就好了,等明天他们把老鼠捉住,我就回自己房间。”

    “去洗澡。”

    他没有转过身来,而是走到船边的柜子前,拉开抽屉,拿出香烟和打火机,牢牢的拿在手里。

    做完这一切,他才回过头来:“还愣在那里干什么?”

    “哦……好。”凉落点点头应下,指了指门外,“我……我去拿睡衣……”

    “不用,我叫人送来就好,浴室里干净的浴袍。”他有些不耐的说道,“赶紧去。”

    凉落看着他来来回回在房间里不停的走,撇了撇嘴,走进了浴室。

    席靳南抽出一根香烟,放在嘴边,拿起打火机准备点上,可是想了想,又全部都放下了。

    卧室里的灯开着,明亮得很,除了他来回不安走动的脚步声,几乎没有其他的声音。

    四处一片寂静。

    席靳南忽然转身,冲着浴室的方向,骂了一句“该死”。

    凉落也不是第一次占用席靳南的浴室了,轻车熟路的放水冲凉,头发挽在脑后,打开了蓬蓬头。

    今天晚上又是一个不眠之夜了,她想。

    最近怎么什么事都往她身上撞,运气不好,还总和席靳南挂上钩……

    想着想着,她突然听见浴室的门发出转动的响声,吓得她赶紧捂住身前回头看看是怎么回事。

    她明明反锁了门,怎么……这么怎么席靳南就这么的走进来了?

    “你……喂喂喂,你……你不要过来……”

    席靳南站在门口看着她,目光一扫她全身,十分淡定,继续往里面走来。

    凉落后背都贴上了冰凉的瓷砖了,席靳南还是脚步不停,她没有办法,只好取下蓬蓬头对着他,把他浑身也都弄湿了。

    席靳南走到她面前。

    凉落羞得都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你干什么啊……出去。”

    虽然和他做过了好几次那种事,但是这样光明正大的面对着,她一个女孩子,当然会害羞啊……

    水雾蒙蒙,她对上他的眼睛。

    席靳南伸手,拿过她手里的蓬蓬头,另外一只手触上她的肌肤。

    “你干嘛……哎哎哎,轻点……”

    席靳南不由分说,手里挤上满满的沐浴露,开始在她身上用力的搓:“洗干净点。”

    “……啊?”

    “我说,洗干净点。”他面无表情的继续用力的搓着她的肌肤,“身上那股酒味,统统洗掉。”

    一想起之前的场景,席靳南就总觉得,心烦意乱。

    他还是忍不住的走了进来,亲自帮她洗干净。手掌心里滑腻的肌肤,很奇怪,他没有丝毫的欲.望。

    他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洗掉,酒味也好,记忆也罢,统统都要抹掉,不留痕迹。

    他用的力道极大,凉落的肌肤都红了一大片,席靳南自己身上也湿了不少,他却不在意,只专心致志的盯着她。

    凉落脸都红透了,这人……怎么这么霸道不讲理啊!

    算了,也不是第一天认识他。凉落就在这样半推半就的情况下,把这个澡洗完了。

    席靳南身上也差不多湿透了。

    他却好像没有看到一样,凉落急急忙忙的扯过浴袍把自己围住:“好了……你,你出去……”

    她觉得在席靳南的世界里,是没有“不好意思”这个词语存在的。

    席靳南慢慢的放下手,垂在身侧:“……洗干净了?”

    凉落正要回答他,席靳南突然一拳砸在墙上,面色阴沉。

    凉落吓了一大跳。

    “你……喂,吃亏的是我,你在这发什么脾气啊……”

    席靳南侧头看了她一眼,凉落惊慌失措,完全被他的反应给搞懵了……

    这什么跟什么啊……

    席靳南收回手,淡淡的说:“没事。”

    凉落看得分明,他的手背红肿了一大片,那一拳力道之大,不用想都知道肯定很疼。

    席靳南这又是在抽哪门子疯……

    怎么说怎么看,今天晚上,她才是那个最该发脾气的人啊!

    凉落穿上佣人送来的睡衣,收拾妥当之后,才走出了浴室,去到了卧室。

    席靳南慵懒的坐在沙发上,湿了的衣服已经被他换掉,干爽的居家服,露出精壮的锁骨。他交叠着双腿,手搭在沙发扶手上,头发凌乱。

    凉落默默的收回目光。

    怎么算,席靳南也是三十好几的人了,大她整整十二岁。可是这副模样,怎么看怎么迷人啊……

    她刚走了几步,就看见席靳南头也不回的说道:“房间已经收拾好了,你可以回去了。”

    “哦。”她应着,点点头,改变了方向,往门口走去。

    房间里只有她走路的声音,哒哒的响。

    凉落走到门口,手伸出去,正要扶上门把,却又听见席靳南懊恼的声音:“回来!”

    她也怒了,气得一甩手:“席靳南,你到底要干什么!”

    他是更年期到了吗,大叔都有这么的怪脾气吗!真的是!

    莫名其妙!

    “到我身边来。”

    凉落一跺脚,三步并作两步,扑到他身边,手肘撑着沙发靠背上:“受委屈的是我,被欺负的是我,在浴室被你强行亲自洗澡的人是我,什么都是我,你怎么比我的脾气还大!”

    席靳南抿着薄唇,有碎发散落在他额前,性感又勾人。

    凉落恨恨的哼了一声,长得好看了不起啊!

    “席靳南,虽然我什么都是你的,但是……”凉落愤愤的握紧了粉拳,“但是我还有生气的权利的!”

    “你为什么要来酒吧找我?”

    就在凉落心里的委屈越来越多,快要积蓄到一个程度的时候,席靳南突然开口,问出了这么一句话。

    凉落懵了。

    席靳南微微转过了身体,靠近了她:“为什么?”

    凉落撇了撇嘴:“原来你还记得,你去酒吧之前,我们俩闹了什么事啊……”

    “记得。”

    凉落悻悻的,端端正正的在席靳南身边坐下,低声说道:“我……我想找你解释啊。”

    “解释什么?”

    凉落咬了咬下唇,又看了看席靳南,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她又不是席靳南,脸皮厚得能跟城墙去比。

    席靳南也没有再问,就这样看着她。

    两个人隔得极近,凉落都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清香味道。她踌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你愿意听我说吗?”

    “嗯。”

    席靳南低低的应了一声,忽然伸出了手,揽住她的肩头,将她抱在怀里,下巴抵着她的发心。

    “你说……我厌恶你,其实没有,真的没有……”凉落垂着眼,看着他的衣摆,又看着自己不知道往哪里放的双手,“我知道,我有很多理由和很多事情,都可以去恨你,讨厌你,更别说厌恶了。可是席靳南,我对你,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

    “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你有时候真的让我很生气很生气,但是转眼,我还是会软了心性。或许,这是缘分吧。八岁那年,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被你收养,不可否认,这就是我们俩之间命中注定的缘分……”

    他一动不动,维持着抱着她的姿势:“还有呢?”

    “还有?”凉落皱了皱眉头,想了想,“还有的话,就是许温江的事情了吧?他……既然我当年在学校拒绝了他,现在更不会和他有什么结果。”

    “那你之前,在我面前说那样的话?”

    “气话你不懂啊?”

    席靳南顿了一下,问道:“我要听实话。”

    “实话……”凉落悄悄的看了他的侧脸一眼,“你又会生气吗?”

    “你说。”

    他微微松开了她一点,下巴蹭着她的额头。

    “如果没有你,百分之九十五的可能,我会和许温江在一起。”

    凉落一说完,觉得气氛都不对了……

    她稍稍挣脱他,抬头去看他,正好和他低头的目光对上了。

    席靳南语气凉凉的:“剩下的那百分之五,有什么用吗?”

    “我要是说百分之百,你的语气就会比现在更冷……”

    没有席靳南,她当然会接受优秀又深情的许温江,她也只是一个渴望和需要被爱的女人而已。

    可是有了席靳南……

    他松开了她,站了起来,来回走了两步,欲言又止。

    凉落也站了起来:“我……我先出去了,我不打扰你休息了。”

    该说的话,她也都说了。

    她只是不知道,席靳南突然对她这么好,是因为没有在外人面前全力维护她而感到愧疚,还是因为她的态度没有以前那么强硬。

    但是凉落心里明白,温柔起来的席靳南,她根本没有招架之力。

    何况,这个时候的席靳南,还不能算得上是真正的温柔,她已经缴械投降了。

    凉落记得,席靳南牵着她的手离开酒吧的时候,郁晚安看着他和她的眼神,有疑惑,有不安,还有……担忧。

    三个小时过后,天亮了。

    郁晚安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眼下的黑眼圈,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

    这段时间,总是睡不好。

    昨天因为凉落的事情,更是凌晨五点才睡下。

    那家酒吧她是不会再去了,得找个另外的地方,能让她暂时躲避藏起来的地方,不至于被现实一点一点打败的地方。

    佣人来敲门:“郁二小姐,该吃早餐了,大小姐和太太都在等着您。”

    “知道了。”郁晚安应了一句。

    郁晚安换了一双红色漆皮高跟鞋,走出了房间。

    她和往常一样,径直走到餐厅,准备吃早餐。

    郁父有个习惯,吃饭的时候,必须要一家子来齐了,才能开吃。所以谁也不会在这个时间拖拖拉拉。

    “爸爸,早。”郁晚安笑着和正在看报纸的郁父打了个招呼,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郁宏平爱怜的看着女儿:“晚安,这几天是不是工作太辛苦了,你看你,精神一点也不好。”

    郁晚安摇摇头:“没什么,是晚上没睡好。爸爸不用担心。”

    “要是身体有什么不舒服,可别硬撑着,”郁宏平放下了手里的报纸,“实在不行,你就辞掉在席氏的工作。”

    “爸……”

    “女孩子,事业心不要那么强。爸爸还是养得起你的。如果席靳南还不肯放你的话,爸爸去和他说。”

    “是我自己的问题,爸爸,没关系的。”郁晚安笑道,“看您,就爱瞎操心。”

    郁宏平看着自己漂亮的女儿,最后还是妥协了:“好好好,随你,爸爸也管不着你。你妈妈去的早,我这心里啊……”

    郁晚安不知道要接什么话才好,只能一个劲儿的微微笑着,心里却慢慢的泛起了苦涩。

    好在没过一会儿,郁晚柔和晚安的继母,也相继坐在了餐桌前。

    刘玫是晚安的继母,也是郁晚柔的母亲,现任的郁家太太,晚安叫她郁阿姨。

    一家人开始吃早餐。

    郁晚柔看上去是精神百倍,她瞥了一眼郁晚安,故意问道:“怎么了,晚安,这黑眼圈,可比得上国宝了。昨天晚上,慕宸送我回来的时候,都很晚了,我却听说你还没有回家。那么晚了,你做什么去了?”

    郁晚安淡淡的回答:“有事。”

    郁晚柔舀了舀碗里的热粥,吹了吹,眼都不抬的说道:“那么晚了,你跟在外过夜有什么区别?女孩子,还是要洁身自好才好,别被人抛弃了,就开始自暴自弃。”

    刘玫看了一眼郁宏平的脸色,刻意打断:“行了行了,晚柔,你少说两句。”

    “妈,本来就是嘛!这常常夜不归宿的,传出去,对晚安名声也不好嘛,我这是在关心妹妹。”

    “晚安比你乖巧懂事多了,你知道什么,”刘玫低声斥道,然后看向郁晚安,“不过晚安啊,晚柔说的也没错,你这样天天很晚才回家,别的不说,对你的身体也不好,以后啊,还是早点回家,多休息休息。”

    “知道了,”郁晚安回答,“谢谢阿姨关心。”

    郁晚柔不满的看了刘玫一眼,刘玫立刻回了她一个眼色。

    郁家的一家之主还在这里坐着呢,这鬼丫头,也不知道收着点。

    这早餐晚安只吃了一点点,就觉得很饱了。她离开餐桌,上楼回房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背上包包准备去上班。

    再下楼的时候,她却在客厅里,看见了乔慕宸。

    她的脚步一下子缓了下来。

    乔慕宸正在和郁父说话,朝她的方向看了一眼。

    郁宏平回头,也看到了郁晚安,笑了笑,没说什么。

    郁晚柔坐在乔慕宸身边,小鸟依人,满面春风,乔慕宸一边和郁父说话,一边和郁晚柔十指紧扣。

    其乐融融的一家人画面,只有她好像是多余的一样。

    郁晚安抬脚继续往外走,郁宏平却叫住了她:“晚安,你是要去上班吧?”

    “是的,爸爸。”

    “不急,你等一会儿。今天你姐姐要去婚纱店,身边没个人陪着。你看看,能不能抽出时间,陪你姐姐去一趟?”

    郁晚柔接过郁父的话:“是啊,晚安,慕宸说他今天没有时间,可是婚纱店那边又耽误好久了。你看我在这里软磨硬泡这么久,他还是说工作第一,我真的是拿他没有办法……”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