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82:我是有夫之妇(第一更)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章节目录 082:我是有夫之妇(第一更)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林深杭说:“你第一次做市场调查,跟着我就好,不用担心。”

    “好,”凉落点点头,“林组长,我会努力学习的。”

    两个人进了百货大楼,凉落平时很少来这种地方,方向感也比较差,亦步亦趋的跟在林深杭身后。

    在许氏旗下的第一个品牌专柜前,凉落和林深杭开始进入工作。

    凉落也不知道到底去了第几个专柜了,晕头转向的,突然听见有人喊她的名字:“凉落。”

    “啊,在呢。”她头也不抬的应道,“什么事?”

    许久没有人回答。

    凉落这才抬头看向林深杭:“你叫我?”

    站在她身边的林深杭摇摇头:“我没有啊,凉落,你是不是忙晕了,出现幻听了啊?”

    见林深杭打趣她,凉落也开起了玩笑:“我是忙晕乎了,但是还不至于到幻听的地步。刚才我可是真听见有人叫我了,是不是啊,柜台姐姐……”

    凉落说着,准备向柜员求证,却看见柜员离开了站在柜台最前面,点头笑道:“许总好。”

    凉落傻了。

    怎么在这里,她也能遇到许温江啊!

    林深杭听柜员小姐这么一叫,立刻来了精神:“许总来了,凉落,你看,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许总本人,气度不凡啊!”

    “嗯,是啊……”凉落随口附和着。

    她已经可以确定,刚才那一声,就是许温江在叫她。

    许温江抬眼看了她一下,然后朝身边的人说了句什么,朝她走过来。

    “凉落。”他又喊了她的名字,“有段时间没有见面了,没有想到在这里碰见了。”

    她连忙应道:“还好,忙着工作,时间一下就过去了。”

    “你在这里干什么?”

    凉落扬了扬手里的调查报告表:“工作。”

    许温江抬手看了一眼时间:“如果我现在请你喝一杯咖啡,你会拒绝我吗?”

    这句话把她的退路完全堵死。

    凉落一下子不知道要怎么回答,答应也不是,拒绝也不是。

    她这段时间和席靳南井水不犯河水,过得好好的,这一和许温江去喝杯咖啡,只怕她和席靳南又要闹开了。

    她做什么事,席靳南都一清二楚。何况,他最讨厌她和许温江牵扯不清,毕竟,他是一个占有欲极强的人。

    林深杭有些迟疑的开口:“……凉落,你和许总,认识?”

    许温江点点头:“是,我和凉落,认识很久了。你是……”

    “哦,许总好,我是席氏集团市场部的林深杭,因为席氏和许氏最近合作的缘故,所以今天我和凉落在这里来做市场调查。”

    许温江笑了笑,问道:“我请凉落喝杯咖啡,你要不要一起?”

    林深杭哪里会是这么没有眼力的人,他摆摆手:“不用不用,我还有其他的事情。”

    凉落在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她的组长,就这么的把她给卖了。

    要是林深杭不这么快的把她推到许温江身边去,她还能周旋周旋,这下午茶说不准能不喝。

    林深杭侧身看向凉落:“既然许总邀请,凉落,你就和许总去吧。这也是工作之一,许总是许氏集团的掌舵人,还有谁,能比他能了解市场呢?”

    “可是林组长……”

    “就这么决定了,”林深杭笑着说,“许总,我先走了。”

    凉落看着林深杭就这么离开,再看看许温江有些得意的笑容,挠了挠头:“许总,我……我和你,真的是不方便……不方便,我上次已经跟你说得很明白……”

    许温江问道:“上次你说,有男朋友了,是吗?”

    凉落点点头,心想,他明白就好。

    “凉落,说谎可不是一个什么好习惯。”许温江忽然慢慢的走近她,看着她的眼睛,“你并没有男朋友。”

    凉落微微一笑,对上他的眼睛:“这种事情我怎么会骗你,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

    “席靳南都承认了,你却还在这里不肯松口?”

    凉落一震。

    咖啡厅里。

    从外面炙热的环境里,一下子走入咖啡厅清净凉爽又优雅的地方,凉落整个人都是懵的。

    席靳南为什么要告诉许温江,她和他是夫妻?

    他就这么不想她和许温江有什么牵扯来往吗?可是,这不像是席靳南的作风。这件事还没有到,值得他亲自出马的地步。

    否则,她上次和许温江在西餐厅的时候,他就该出现,而不是只给她打了一个电话,以示警告而已。

    许温江看上去悠然自得,面前的黑咖啡已经喝了一小半。他修长的手指交叠在一起,不停的摩挲着。

    相反凉落有些坐立不安,咖啡的苦涩更是让她眉头直皱。

    她不知道为什么席靳南在她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把她和他结婚的事情告诉了许温江,她猜不透他的心思,所以才觉得惶恐,他又想做什么?

    而许温江,既然都知道了,为什么还要来找她?

    席靳南和许温江,这两个男人,十个凉落也斗不过啊!

    所以凉落一直不敢先开口,拿着勺子不停的搅拌咖啡,不时的看坐在对面的许温江一眼。

    许温江察觉到了她的目光,慢慢的咖啡放下,眉眼低垂。他果然是人如其名,温润清俊。

    “我还在想,你为什么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我。如果一个女孩子,在一座不属于自己的城市里上班,是很需要一个人能够陪伴在身边的。而且,我比其他人,更为优秀,你却不为所动。”

    凉落看着他,手慢慢的握紧。

    “原来,”许温江笑了笑,抬起头和她对视,“你就是传说中,席靳南神秘的第二任妻子。”

    “我……”凉落抿了抿唇,欲言又止,“这件事,说来话长。”

    “难怪那天,我会在席氏的总裁办公室前看到你。其实当时我就应该想,一个普通的实习生,怎么会来总裁办公室等候。”

    凉落沉默了一下,无力辩解。

    她要怎么解释,这件事,她三言两语怎么和旁人说得清楚?

    “对,没错,我是和席靳南结了婚。”凉落点点头,“所以,许温江,你的喜欢,我承受不起。”

    “我只问你一件事,”许温江看上去没有多大的情绪波动,平平静静的开口,“如果,现在的你,没有和席靳南结婚,你会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凉落看着他。

    许温江又问了一句:“愿意还是不愿意?”

    凉落轻轻的笑了一下,眉眼弯弯,那笑容虽然明媚,却尽是苦涩。

    她现在,有多痛恨“如果”这个词。

    许温江手指微曲,有些沉不住气:“这个问题,需要想这么久吗?”

    凉落摇了摇头:“我不是在想这个问题。我是在想,如果我就是我,你就是你的话,未来会很美好。”

    “什么意思?”

    “我愿意。”凉落回答,“没有席靳南,我一百个愿意和你在一起。”

    许温江也笑了一下,这个答案从凉落嘴里说出来,他没有多大的惊喜,反而很平静。

    “那为什么之前,在学校,你却拒绝了我。那个时候,没有席靳南的存在吧?”

    凉落只说了五个字:“他无处不在。”

    许温江勾起唇角,不知道是在嘲笑自己,还是在嘲笑凉落:“现在你说愿意,是真心,还是为了安慰我?”

    “真心。”凉落很快回答,“我没有骗你。”

    许温江没有再回答,端起咖啡轻喝了一口,又缓缓放下,不疾不徐,动作优雅。

    “如你所说,”凉落直直的看着他,眼睛清亮,没有躲避,“我们两个能走到一起的前提,是如、果、没、有、席、靳、南……我可能现在没有办法说喜欢你,但是我不讨厌你。你很优秀,很吸引人,没有哪个女孩子能拒绝你。我有我的苦衷和缘由,许温江。”

    许温江低头思索:“我想,你和席靳南之间,一定有故事,但是我不介意。凉落,只要你心里,是不抗拒我,那就好办。”

    凉落皱了皱眉:“我是有夫之妇,我们已经……没有可能了。刚才说的,都是建立在如果的基础上。”

    “我说了我不介意,你可以和席靳南离婚,和我在一起。”

    离婚?说得轻巧。

    凉落干脆坦白了自己全部的心思,许温江对于她,就是那水井里的月亮,只能看,不能摸:“就算我和席靳南以后离婚,我也不会再和你在一起。先不说那个时候,你还喜不喜欢我,我接受不了那样的我,站在你身边,我不配了。”

    许温江听完她的话之后,扬眉一笑:“凉落,你刚才说了,你以后会和席靳南离婚。”

    凉落一愣,他怎么会在意这句话?

    “这说明,在你心里,你其实很明白,你早晚有一天,会和席靳南离婚。”最后两个字,许温江咬得极重,嘴边的笑意,也逐渐蔓延到了眼底。

    凉落心底突然有了一丝警觉:“……你请我来,不仅仅只是喝咖啡聊天这么简单吧?”

    “就是聊天。”许温江说,“顺便告诉你,我不会放弃你。”

    “我不明白,我哪一点值得你喜欢了。”

    许温江反问:“喜欢一个人需要理由吗?”

    “可是天上不会平白无故的掉下这么大的馅饼。”

    “女孩子,猜疑心不要这么重。有些事情,让男人来想就好了。你只管躲在身后,保护好自己就行。”许温江的手忽然间伸了过来,搭在她的手背上,“你,我和席靳南,争定了。”

    手背的触感让凉落一颤,立刻把手抽了出来。

    许温江倒是不介意,也慢慢的收回了手。见她有些惶恐不安,他有些心疼,低声开口:“你不要害怕,凉落。我不会伤害你,我只是……爱上了你。”

    她几乎在他说话的时候,就别开了目光。听他说完,心尖一颤,努力把情绪压了下去:“许温江,席靳南他到底跟你说了什么?”

    “该知道的,你总会知道的。”

    凉落走出咖啡厅,打车回了凉城别墅,正好赶上晚饭时间。

    席靳南坐在餐桌前,穿着衬衫,领带还没有解,看样子是刚回来。凉落把包递给佣人,洗了手,坐上了餐桌。

    席靳南慢条斯理的吃着饭,一眼都不看她。

    “我和许温江聊过了,”凉落率先开口打破了沉默,“我不明白,你怎么会把我们俩的事情告诉他。”

    席靳南眉眼都不抬一下,淡声回答:“让他死心。”

    “不只有这么简单吧?”

    “不然呢?”席靳南反问。

    凉落咬着筷子,看着席靳南的侧脸:“你做一件事情,目的绝不会是这么简单。你明明知道,就算你不说,我也不会和许温江有什么来往。”

    席靳南放下筷子,动作优雅的擦了擦嘴,然后抬眼正式的看了她一眼:“你是在担心,许温江知道了我们俩的事,而将来有一天你和我离婚,许温江这条后路,就没有了。”

    “我没有这样想过,我只是想知道你又在谋划什么。”

    席靳南推开椅子站了起来:“真话往往你不信,随口扯的假话,你倒是和教条一般信奉。”

    “我分不清你什么是假话,什么是真话。”

    席靳南要离开的脚步顿了一下:“比如说,我爱你,是假话。我爱‘上’你,是真话。”

    凉落特别想把桌上的那碗热汤泼他头上,这样想一想都觉得痛快。

    凉落冲着他的背影大声说道:“可是你低估了许温江,他今天告诉我,他不介意,不介意我和结过婚。”

    席靳南的脚步停下,背影高大,立在那里。

    “他不介意,你还想背着我,搞婚外情?”席靳南转过身来,淡淡的看着她,“你现在从身体到心,都是我的所有物。”

    “可是我们总有离婚的那一天。”

    他眉尾一扬,颇有些趣味的看着她:“凉落,你似乎对离婚,很有把握。”

    “当然。”凉落应道,“席太太这个位置,你怎么可能让我占据一生一世。”

    席靳南似笑非笑,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

    其实刚才,他不应该停下脚步的。

    无论她说什么,他应该都不在意。因为她的一切,都牢牢掌握在他手上,他没有必要理会她。

    但是席靳南自己都没有想到,凉落每次在他面前提起许温江,他心底就无比的烦躁不安。

    这样的情绪,他极少出现,可是最近频率越来越高,而且在凉落面前,他尤其克制不住自己。

    他告诉许温江,凉落早就是他的人了,新闻八卦里沸沸扬扬的神秘席太太,就是她。

    席靳南坐在书房里,没有开灯,手指间的烟忽明忽暗,长长的一截烟灰掉落下来,无声无息。

    凉落。

    席靳南抬眼看着外面的夜色,把烟重重的按灭,站了起来。

    他怎么会对她这样上心……

    “啊――!”

    突然一声女人的惨叫声响起,划破凉城别墅里的寂静,几乎要穿透夜色,分贝之大,声音又尖又细,一听就可以判断,在惊恐害怕情况下,不由自主发出的尖叫声。

    席靳南侧头一听,抬腿就往外面跑去。书房漆黑,他跑得急,哐哐铛铛的一阵乱响,也不知道撞翻了什么东西。

    这声音,他听得出,是凉落的。

    “啊啊啊啊――!”尖叫声还在此起彼伏的响着,凉落房间里也是兵荒马乱,一团糟。

    她慌不择路的跑出衣帽间,膝盖撞在柜子上,疼得她龇牙咧嘴,手指也在刚刚的慌乱间被什么东西划伤,不断的冒出鲜血。

    卧室的门突然被推开,席靳南的手紧紧的握着门把,冲了进来。

    他还没有看清什么情况,一道白色的身影已经飞快的扑进了他的怀里,双手圈住他的腰,把脑袋不住的往他怀里蹭去,嘴里还在惊叫着。

    见她没事,安然无恙,席靳南才稍稍松了一口气,但是很快他的眉头又拧了起来:“凉落!你在做什么!”

    “有老鼠啊!席靳南,你的别墅里居然有老鼠!”凉落吓得不停的跺脚,边说还边往后面看,生怕老鼠又从哪里窜了过来,“我刚刚去衣帽间拿睡衣,刚刚打开衣柜,一只大老鼠就从里面钻了出来,然后摔在我脚背上!”

    席靳南忍住想掐死她的冲动,问道:“刚才你尖叫,就是因为这个?”

    “不然呢!老鼠居然摔落在我脚背上,那个触感……天呐……”

    凉落还在惊魂未定,席靳南抿着唇没有说话,低头看着怀里娇小的她。

    他皱了皱眉,心尖上一软,慢慢抬起双手,往她的腰上放去,准备抱一下,安抚她……

    凉落却突然一把就推开他,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不妥,连连后退了好几步。

    席靳南的手顿在半空中,很快收了回来。

    凉落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干笑了两声:“那个……打扰到你了,不好意思啊……”

    她嘻嘻哈哈的说着,想缓和一下气氛,清亮动人的眼睛不时的扫一眼微微敞开的门。

    凉落的用意不言而喻。

    她这是暗示席靳南快点离开。

    凉落原本是打算去拿睡衣洗澡,衣衫不整的,穿着拖鞋,头发也散落下来乱七八糟,这副鬼模样和席靳南对视,她越来越觉得自己邋遢不修边幅。

    席靳南皱眉眉头,双手垂在身侧,淡淡的看着她:“闹够了吗?”

    凉落左看右看,就是不和他对视:“我又不是故意的,谁知道这里会有老鼠……再怎么样,我也是个女孩子啊,我当然会害怕。”

    席靳南只觉得,心里抑郁得很,压着一股气。他很清楚的知道,如果再继续这样下去,他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

    以前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他一向是个自控力很好的人。

    他忽然往凉落那边走了一步。

    凉落下意识的就后退了一步。

    席靳南微微扬起唇角,笑容忽明忽暗:“你不怕我,凉落,你是厌恶我。”

    他用的是陈述句,不是反问。

    她在厌恶他,很明显的。即使她住在这里,即使她在他身下承欢,她的心里,实实在在的在抗拒厌恶着他。

    或许,在凉落的心里,别说许温江,他或许还不如乔慕宸。

    凉落一怔,不明白他怎么突然说这样的话。

    等下还有一更,今天两更。

    <divstyle="background-color:#f2fddb;border:1pxsolid#adcd3c;padding:1px4px;font-size:16px;">

    题外话:

    么么哒!看文愉快!求月票!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