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81:进了席家的门,就不要想着过安生日子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章节目录 081:进了席家的门,就不要想着过安生日子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下班时刻。

    凉落走出公司,席靳南的车就停在了她的面前。

    他什么也没说,她也什么都没有问。两个人就这样坐在车里,气氛压抑。像极了吵架闹别扭的夫妻。

    直到席靳南的车进了席家,凉落才问道:“来席家做什么?不是才见过爷爷吗?”

    “来这里,就一定是来见爷爷吗?”

    凉落回答:“不然呢?”

    席靳南挑了挑眉,说:“你特意跑去问乔慕宸的事情,我带你来找答案。”

    凉落也不惊讶,下巴微扬,露出浅浅的笑意:“果然啊,席靳南,我做什么你都一清二楚。”

    “知道就好。”

    席靳南和凉落两个人同时下车,并肩走进席家。

    管家脚步匆匆的上前:“老爷子,少爷和少夫人来了。”

    席老爷子点点头:“知道,备茶吧。”

    “是,老爷子。”

    “什……什么?席靳南来了,那我……我要不要避一避……”坐在旁侧的席锦北有些不安的说道。

    席老爷子没有说话,倒是旁边的中年男子低声训斥:“你为什么要躲他?给我好好在这里坐着!”

    席锦北畏畏缩缩的不再说话,半边身子僵直的坐在原地。

    凉落走进大厅的时候,根本没有想到席家会来了客人,也压根没有想到,席锦北就在席家。

    她偷偷的低声问道:“那位中年大叔是……”

    话还没问完,就听见席老爷子说道:“靳南,凉落,来了啊,坐,来,一家人坐下,和和气气的聊会儿天。”

    一家人?

    凉落跟在席靳南身边,反正他在哪,她就跟到哪,准不会错。

    席靳南长腿交叠,面容在大厅明亮的灯光下,微微有些肃穆,薄唇微微抿着,眼里情绪流转,看不真切。

    凉落不比他这样肆无忌惮,哪怕她再讨厌席锦北,还是不能这样直接无视。她看了席锦北一眼,算作招呼,然后再转向席老爷子,乖乖的叫道:“爷爷。”

    “凉落就是嘴甜。”席老爷子连连点头,“不过这里,还有一个人,你还没有叫他。来,爷爷给你介绍介绍。”

    这个时候,席靳南却突然按住凉落的手,然后冷冷的打断:“不必了。”

    中年大叔表情有些凝重。

    席老爷子也皱了皱眉:“靳南,你爸难得回来一次,你一定要是这样的态度吗?”

    凉落的脑子这个时候却在飞快的运转。

    原来现在坐在这大厅里的人,都是席家人!

    席靳南的目光扫了席锦北一眼,然后落在席父身上,冷厉而不屑。

    席父倒没有像他这样冷淡,看了凉落一眼,然后说道:“靳南,你的任何事我都不管,但是锦北好歹是你的大哥,你怎么能这样手足残害?”

    席靳南收回按在凉落手上的手,搭在膝盖上,语气有些嘲讽:“你从国外赶回来,就是为了他?”

    “你们两个是兄弟,他是你的大哥,你们不能……”

    “大哥?”席靳南说着,眼底闪过一丝厌恶,“我记得我母亲,只生了我一个。”

    说起席母,席父本来准备再说些什么的,顿时欲言又止。

    席父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是我的错。但是再怎么说……唉……”

    席靳南别过了脸,侧脸冷峻刚毅。许久,他才说道:“你要是想把席锦北带走,那就带走,永远不要再出现。”

    “靳南!”席父有些激动,“他是你大哥!大哥!”

    席靳南摇摇头:“我不会认他。以前不会,现在更不会。席家的东西,如今都在我名下,他拿不走一丝一毫。”

    席靳南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席锦北可以安全无恙的离开,但是什么也不会得到。

    席老爷子也不说话,在一边悠闲的喝着茶。

    凉落更是尴尬,眼睛都不知道往哪里看,只好低着头,不时的拿余光看一下席靳南的表情,揣摩一下他的心情。

    “如果你肯让他拥有席氏的股份,他还会想出这样的邪门歪道吗?”席父有些气愤,终于开始替席锦北说话了,“都是你给逼的!”

    席靳南淡淡的反击,却如同一把利刃插进别人最薄弱的地方:“他做了这样的蠢事,需要你从国外飞回来替他收拾烂摊子,现在又在这里跟我蹙着脖子红着脸要席氏股份。这样一个扶不起的蠢货,你能帮他到几时?”

    “席靳南,你……你不要欺人太甚!”一直在旁边不说话的席锦北终于说话了,仗着席父和席老爷子都在,席靳南不能拿他怎么样,他也大了几分胆子。

    席靳南看着他:“也只有尹巧如那样的榆木脑袋,会跟了你。”

    “你……”

    “好了!”席老爷子把茶杯一放,“吵什么吵,像什么话!”

    席父站了起来,指着席锦北:“爸,今天在这把话说明了,您认不认这个孙子?”

    席靳南微微垂下了头,勾了勾唇。

    凉落看得清清楚楚,他在笑,眼里都是笑意。不过……看得她毛骨悚然。

    席靳南眼梢一抬,看见了她,那笑容就越发大了。他忽然伸出手来,再次覆上她的手背:“这戏,好看吗?”

    凉落点点头,又意识到不对,猛地摇头。

    “你想知道的,还不知道的,今天都在这里了,自己看。”

    “你……”她有些犹豫的指了指席父的方向,又很快把手指收回来,“你和……伯父的关系,很不好?”

    席靳南微微倾过身来,薄唇微动。凉落以为他要说什么话,连忙凑了过去,张开耳朵全神贯注的听着。接着,席靳南低声说了五个字:“你瞎还是傻?”

    凉落扭头就离开了他,端端正正的坐好。

    席父等着席老爷子的回复,席锦北也看到了些许希望,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席老爷子。

    “明天,”席老爷子慢悠悠的开了口,“你就把锦北带走吧。”

    “爸!”席父喊道,“锦北也是我的儿子,你不能这样。”

    席老爷子慢慢的严肃起来,拄着拐杖重重的在地上敲了敲:“他的行为让我太失望,还擅自伤害了靳南。这样的人,不配进我们席家的门。我的孙子,只有靳南一个,我的孙媳妇,只有凉落一个。”

    席老爷子这话一出,是连尹巧如翻盘的机会都否定了。

    “凉落?”席父这才看向坐在席靳南旁边的凉落,“这是哪家的千金?凉城里,好像没有凉姓的名门……凉落,凉落,凉……”

    席父猛然一惊,看了凉落一眼,匆忙的收回目光。

    凉落亲眼目睹这一切,原本以为是席家的家务事,她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可是说到她的时候,她分明看到席父的反应……

    似乎触及到了什么避讳的事情。

    凉落几乎就要站起来了,可最后还是硬生生的,将心理要汹涌而出的情绪,给压了下来。

    不行,她不能冲动。

    她有很多的谜团,很多未知的事情,她都在找一个答案。或许,从她被席靳南收养的那一天起,她就踏入了一个设好的局里。

    现在她什么都没有,什么凭借也没有,这样贸然去问去调查,只会一无所获,还会让她在席家的地位变得更加难堪。

    肩上一暖,却是席靳南揽住了她的肩膀:“她不需要是哪家的名门,我娶的,我喜欢就好。”

    席父难得的,没有反驳。席锦北眼看没有希望,有些嗫嚅的叫了一声:“爸……”

    席父起身离开,带着席锦北离开了席家,再没有回来。

    席老爷子扫了一眼茶几:“凉落,我让人给你泡的茶,你怎么一口都没有动啊?”

    “爷爷,我……我不爱喝茶。”

    “茶道……可是门大学问啊,”席老爷子笑道,放下茶杯,拄着拐杖站了起来,“好了,时候不早了,我这把老骨头要休息了。你们俩,回去吧。”

    席老爷子跟个没事人一样,仿佛刚才的事情都与他无关。

    果然……一入豪门深似海,亲情比钱薄。

    席靳南点点头,起身往外走,凉落连忙跟上。

    她才不相信,因为她之前去找乔慕宸问席锦北的事情,席靳南才会带她来席家。这一切,席靳南一定有他的道理。

    走出大厅,步入长长的走廊,凉落跟上席靳南的脚步,问道:“席锦北,就这么走了吗?和尹巧如一样,去国外,再不回来了?”

    席靳南放缓了脚步,单手插在口袋里,神情似笑非笑:“回不回来,那是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准。”

    “哦……”

    “你这么在意这个干什么。”

    凉落回答:“我不想每天都在害怕,哪天上班下班路上遇到尹巧如刁难我,也不想每天担心会有人把我绑架……席靳南,我想过安生日子。”

    他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样:“进了席家的门,就不要想着安生。”

    “又不是我想嫁给你……”

    席靳南眉尾一挑:“你说什么?”

    “没什么,”凉落连连摇头,“我是在想,席锦北是活该。”

    席靳南眼神冷了一下,什么都没有再说。

    走出席家别墅,外面一片静寂,抬头看的话,还能看见夏夜里的满天繁星。郊区就是好,空气好风景好连夜景都美得不像话。

    凉落突然问道:“席靳南,你为什么……这么不喜欢席伯父?”

    “多嘴。”

    席靳南回了她一句,加快脚步上了车。

    凉落坐在副驾驶上,一边系安全带一边还在絮絮叨叨的说:“我知道,刚刚坐在那里,我都听得差不多了。再怎么样,伯父……还是你的父亲。”

    席靳南转动着方向盘,调转车头驶出席家,专心致志的开着车,根本不搭理凉落。

    凉落知道他听着,也不在意他回不回应自己,反正在席靳南面前,她已经习惯了自说自话了。如果席靳南对她有问必答,那样的情况一定是……他和她吵起来了。

    否则,正常情况下,席靳南多半是懒得理她的。

    她有些疲倦的靠在车上,看着前面:“席伯父和席伯母离婚,伯父在外面和别的女人有了孩子,导致伯母长居国外,不愿意回来,而伯父又想给席锦北在席家占据一个位置,这是一个做父亲的正常想法。但是呢……钱多就会惹祸,席锦北这个人,说好听点,是扶不起的阿斗,说难听点,就是个草包。”

    席靳南单手把住方向盘,一只手支着额头,眼睛里映着外面的点点的灯光,有些亮,但是深不见底,薄唇微微抿着,侧脸十分迷人。

    “尹巧如也是,放着大好的尹家小姐不做,跑去和席锦北为伍,果然啊,验证了一句话,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凉落絮絮叨叨的说着,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

    说着说着,凉落话锋一转,往席靳南那边靠了靠:“其实再怎么样,亲情才是最重要的。不像我,连父母亲的面都没有见过,想让他们骂骂我,都是一种奢侈……”

    席靳南终于有了些许反应,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凉落心里暗暗高兴,面上还是一副忧伤无奈的模样:“也不知道你能不能明白,像我这样的孤儿,多么渴望父母的疼爱,哪怕能看一眼,多看一眼……”

    “说完了吗?”席靳南终于受不了她的碎碎念了,“别拐着弯试探我,从我这里想打听什么消息,凉落。”

    “既然你懂我的意思,那我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凉落坐直了身体,“我八岁的那一年,你是怎样在孤儿院找到我的?”

    席靳南很快回答:“我第一次带你去席家的时候,爷爷不是都说得很清楚了么。”

    “可是我想你告诉我真相。”

    “真相?”他挑了挑眉,“你想多了。”

    凉落咬咬唇,席靳南依然咬得很紧,半点不肯透露她的情况。

    她不傻,有席老爷子在先,席伯父在后,知道她姓凉之后,两个人的第一反应几乎是一样。

    第一反应骗不了人。

    回到凉城别墅,席靳南下车准备进屋,凉落却匆匆跑来,拉住了他:“别走,我想……听听你的故事。”

    席靳南拂开她的手:“我?”

    “对,你。”凉落说,“我想……我想更多的了解你。但是,我不想从别人那里听你的事情,我想你亲口说。不然,你又要生气了。”

    “我生什么气。”

    “我今天跑去问乔慕宸,你不是不高兴么?”

    “管好你自己就行。”席靳南说完这句话,脚尖一转,再不停留,径直走进了别墅里,背影高大,遥不可及。

    凉落呆呆的站在夜色里,就看着他离开。

    他不说,她也能猜到了。

    席父和席母离婚,多半是因为席锦北的母亲插足了这段婚姻。而席锦北,却是席靳南的大哥,所以说明,席父的这段婚外恋时间很长。席母离婚后一个人长居国外,席靳南则和席老爷子生活在一起,席父则和席锦北母子一起生活。这样的变故,自然会给席靳南带来很大的阴影。

    这也是席靳南不接受席父,厌恶席锦北的主要原因。

    凉落笑了笑,夜色如墨,风也很大,她挽了挽耳边散落的发丝,低低说道:“席靳南,其实你也很不容易……”

    说起来,她该恨席靳南入骨的,可是她恨不起来。她有一万个理由去恨他,就有一万个理由原谅他。

    既然命运无法改变,那就只有顺从。

    席靳南,席靳南……这三个字,仿佛正在一笔一划的刻进凉落心里。

    席靳南挑开窗帘,看着还站在外面的凉落,眼底越来越幽深,如墨般的眸子在她身边,不曾移开。

    “凉落……”他轻轻呢喃,收回手,嘴角露出神秘的微笑。

    这个二任妻子,他是娶对了,还是失手了,慢慢就会明白了。

    ——————————————————————————————————————————

    席锦北和尹巧如彻底淡出了凉落的世界。

    而这些天,席靳南和凉落的交流几乎为零。上班的时候她走路他开车,下班回家各回各房,饭桌上两个人各吃各的。

    偶尔,许温江会给她发个短信,问候她最近的情况,凉落也统一回复,都是四个字——谢谢关心。

    许温江锲而不舍的发,凉落也还是这样千篇一律的回。

    她有些纳闷,她都说自己已经有了男朋友,许温江还这么坚持不懈……他哪来的自信?

    而且凉落想不明白,许温江为什么会这么喜欢她。

    她在学校的时候就声名狼藉,外貌性格方面也没有什么过人之处,反倒是许温江,一直都是女生心目里的白马王子。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爱情,爱一个人,没有任何的理由,想爱就爱了?

    凉落坐在办公桌前,撑着脑袋,看着电脑屏幕,长吁短叹。

    其实,没有任何事情,就是最好的现状。

    忽然有人重重的拍了拍手:“我有事情要宣布,大家把手里的工作停一下。”

    凉落抬头望去,组长林深杭站在工作区中间,手里拿着一份文件在翻阅,然后合上:“我们公司和许氏有合作,这是席氏员工都知道的事情。关于美容护肤行业,大家都知道,线上线下都是需要去了解的。我们市场部,更加要了解并熟知这一方面。”

    有同事问道:“难道要我们去线下专柜,做调查?”

    “差不多。公司很重视这件事。”

    大家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外面,烈日炎炎,太阳毒辣,谁也不想离开凉爽舒适的办公室。

    做调查很辛苦,跑来跑去,都没个停歇的,谁也不愿意去。

    林深杭扫了一圈,最后看向凉落:“那,就凉落跟我一起去吧。”

    第二小组的人松了一口气,有人惋惜的说道:“原来是和林组长一起去啊,这么好的机会,早知道我自告奋勇了。”

    大家哄笑,把目光投向坐在办公区中间的刘语语身上。

    “瞎说八道什么呢,”刘语语笑着辩解道,“该工作的工作,乱起哄什么呢……”

    这种事情,点到为止,大家也都心知肚明。

    凉落站了起来,跟在林深杭身后,离开了市场部,出了公司。

    林深杭倒是一个很随和的人,一路上和凉落说说笑笑的,也没架子,还告诉凉落待会儿要怎么做。

    两个人站在凉城最大的百货大楼门口。

    <divstyle="background-color:#f2fddb;border:1pxsolid#adcd3c;padding:1px4px;font-size:16px;">

    题外话:

    月票月票月票~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