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77:再叫一声老公听听(二更,求首订)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章节目录 077:再叫一声老公听听(二更,求首订)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尹父却没有再过多的表示,起身离开。

    这个席锦北的身份不尴不尬,他不好过多表态。现在席氏集团的掌舵人,还是席靳南。

    万一他对席锦北示好,得罪了席靳南,那就因小失大了。

    尹巧如和席锦北重新坐回车上。

    席锦北有些兴奋,得到了尹父的肯定,以后他的道路,肯定会更加顺风顺水。

    他不由得有些得意忘形:“巧如,我告诉你,席靳男得意不了多久了。”

    尹巧如白了他一眼:“这些时间,你看看你,做成了什么事?股份没你的事,我又得到消息,席氏要进军美容界,正在和做化妆护肤品的许氏接洽。”

    “席靳南受伤了,而且伤的不轻。估计现在还没出院。”

    “什么?没有听到他受伤的消息啊……你怎么知道?”

    “他中了一枪,”席锦北说,“我指使人去做的,干净利落,席靳南估计现在还发懵呢。”

    尹巧如大惊失色。

    ——―――――――――――――――――――――――——————

    三天后,席家。

    席老爷子换上了正装,拄着拐杖,站在门口,准备去参加席氏集团的董事会。

    他招过管家:“凉落那边的事儿,这段时间跟得怎么样了?”

    “老爷子,少爷似乎……察觉到了。”

    “哦?”

    管家回答:“少爷让少奶奶,搬去凉城别墅同住了。”

    席老爷子爽朗的笑了:“*好啊,不管他察没察觉,至少,目的达到了。我啊,就是想让两个人有更多的机会。总希望什么时候,我也抱个重孙。”

    “老爷子福寿双全,重孙是自然会抱到手上的。”

    席老爷子笑了:“人生在事,哪里有什么可以确定的事情。走吧,我这把老骨头,好久没有去公司了,溜达溜达,也好。”

    凉城别墅。

    凉落和往常一样,抢在席靳南下楼之前跑去上班,不和他正面交锋。

    她惹不起席靳南,还躲不起吗?

    可惜这一次,凉落失算了。

    她还在二楼楼梯口的时候,就看见席靳南悠闲的坐在大厅里,面前摆着黑咖啡,还在冒着腾腾的热气。

    大厅是朝东的,每天早上,和暖的阳光都会照进来,洒满整个空间。

    席靳南就坐在这样的环境里,低垂着头,穿着黑色的西装,手腕的表折射着阳光,不时的晃着凉落的眼睛,刺眼至极。

    其实上帝是很不公平的。

    席靳南这样的人,有钱有势又有家境也就算了,还有颜。

    难怪凉城的女人都往他身上扑,就这张妖孽的脸,都迷倒了不少。

    凉落傻眼,席靳南今天怎么会起的这么早,而且还好巧不巧的坐在必经的大厅里?

    她是不下楼呢还是下楼呢?

    就在她努力思考对策的时候,席靳南淡淡的声音传了过来:“还打算在哪里傻站多久?”

    凉落一惊,朝他的方向看过去。

    席靳南依旧是头也不抬,交叠着双腿,靠在沙发上,整好以暇的等着她。

    她这才明白过来,席靳南是特意在这里堵她!

    完!蛋!了!

    凉落硬着头皮走下楼,磨磨蹭蹭的挪到席靳南面前,故作轻松的说:“……早上好啊,席总。”

    “早上好。”

    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席靳南竟然回了她一句问候。

    凉落顿时有一种羊入虎口的感觉。

    席靳南对她的态度大转变,还不是为了睡她!

    “你……你慢慢喝咖啡,我……我我先去上班了。”一边说着,她一边就要溜。

    “站住。”

    席靳南站了起来,走到她面前,单手插在口袋,上下扫了她一眼:“去换身衣服。”

    凉落低头看着自己的白色雪纺衬衫和黑色九分裤,搭配了一双白色高跟鞋,很正常的职场白领范,哪里不行了?

    “挺好的啊,我为什么要换?”

    “我说换就换。”

    席靳南手一挥,有佣人拿着衣服走过来:“太太。”

    凉落看着佣人手里的衣服,其实和自己身上穿的差不多款式,没什么太大的风格转换啊!

    凉落疑惑的看着他,还是乖乖的接过了衣服,转身往试衣间走去。

    席靳南淡淡的看着她的背影,唇角微勾,眸光里意味深长。

    凉落换好衣服走了出来,席靳南已经不见了。

    难道是,因为她换衣服的时间太久,席靳南等的不耐烦,所以先走了?凉落心里一高兴,看来这是躲过了一劫!

    结果佣人说:“太太,先生在外面车上等您。”

    “……哦。”

    凉落走出别墅,席靳南照例坐在中间的车上,赵特助站在车门外,见她出来,弯腰侧身让到一边。

    凉落上车,侧头看着席靳南:“……有什么事?”

    “今天到公司后,来我办公室一趟。其余的事情,赵旭会替你打点好。”

    “席总,我是市场部的实习生,不是总裁办的实习生。所以……”凉落眼珠转了转,“没事我还是不要去打扰你为好。”

    席靳南眉尾一挑:“你要是想来总裁办当秘书,我可以满足你的要求。”

    “不不不,我没有想过……”凉落连忙否认。

    开什么玩笑,她要是被调到总裁办公室当秘书,天天这席靳南手下晃悠,她还不得被他吃干抹净,连渣渣都不剩。

    “总裁办的秘书最少是研究生毕业,你还不够格。”

    凉落:“……是,席总说的对。”

    “今天公司召开董事会,爷爷会出席。你最好注意一点,别忘记自己的身份。”席靳南慢慢的嘱咐她,“离许温江,越远越好。”

    凉落怔了一下,他怎么知道许温江昨天找过她。

    席靳南又说:“你做些什么,我都一清二楚,最好不要抱有侥幸心理。”

    凉落有些闷闷不乐。

    倒不是因为许温江的事情,而是她在席靳南面前,如同一个被监视的犯人,没有任何**和自由可言。

    “知道了。”她敷衍般的回答了一句。

    席靳南说完事情之后,也对她没有了耐心,挥了挥手:“滚下去。”

    凉落伸手去开车门。

    结果又听见席靳南意味深长的声音,在车厢里响起:“我给了你时间,但不会一直给你时间。想通了,晚上来卧室找我。”

    凉落背影僵直的下了车。

    席靳南很快离开,凉落慢慢的往公司里走去。

    是她太天真了,以为只要躲着席靳南,就可以装作在书房里的事情没发生过。

    席靳南不过是在享受猫抓老鼠的乐趣而已。

    他要她的身体,要得光明正大,要得理直气壮。

    主宰了她的人生还不够,还要强求她的身体。

    愿意的做他*的女人千千万,他就偏偏要她。

    席氏集团。

    上班时间和往常一样,来来往往,忙忙碌碌。

    凉落把东西放在自己的办公间后,按照席靳南的嘱咐,去了他的办公室。

    办公室只有她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沙发上。

    席靳南倒也真放心她,他的办公室里,存放了多少重要文件和档案,他也不怕她知道些什么商业机密。

    很快她又怪自己想太多。

    她这么个凡夫俗子,哪里斗得过站在金字塔尖的他?

    门忽然轻响一声,凉落回头看去。

    郁晚安往里面四处看,很快看见了她:“嗨,凉落。”

    “晚安?”

    “是我。”郁晚安走进来,“就你一个人在这,席总在董事会议上,还没有散会吗?”

    凉落摇了摇头:“还没有。”

    郁晚安在她身边坐了下来:“反正我也没事,陪你在这坐会。席老爷子来了,席总是要你在这里等着见老爷子吧?”

    “嗯。”凉落应道,“你来这里找他做什么?我看今天公司的人都挺忙的。”

    郁晚安满不在乎的说:“我来辞职。”

    凉落吓了一跳:“辞职?”

    “对啊,我不想在这里待了。”

    “是……因为乔慕宸吗?”

    出乎凉落的意料,郁晚安落落大方的点头:“对。”

    她话音刚落,手机响了起来,郁晚安看了一眼,然后说道:“凉落,我先走了。”

    “好。”

    凉落又等了半个小时,才等来赵特助:“太太,老爷子和席总,马上就要过来了。”

    她“噌”的一下站起来:“知道了!”

    席老爷子拄着拐杖走在前面,席靳南陪在旁边。

    “凉落那丫头呢?”席老爷子开口问道,“她不是在公司里上班吗?”

    “对,我让她在办公室等着。”

    席老爷子欣慰的点点头:“你啊,和凉落好好过日子,她是个好姑娘,我还等着抱重孙!”

    席靳南淡淡的笑了一下:“一定努力。”

    “那就好,那就好,这比什么都强啊……”席老爷子说着,顺手拍了怕席靳南的肩膀。

    席靳南面不改色的点点头。

    席老爷子这一拍,正好是在他未愈合的伤口上。

    凉落看着席靳南和席老爷子一齐走进来,乖巧的笑道:“爷爷,老公,你们来了,我都等你们好长一段时间了。”

    席靳南抬眼朝凉落看去,凉落笑靥如花的回望着他。

    他勾了勾唇:“落落,还不快过来扶着爷爷。”

    凉落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果然,席靳南能比她更恶心,还落落。长这么大,还没有人这么叫过她。

    她还是笑着点头应下,走到席老爷子身边:“爷爷,开会辛苦了吧?来,坐下休息,我让人去给你泡杯茶来。”

    席老爷子的目光在凉落和席靳南身上流连了一圈,摆摆手:“不用了,我来坐坐就走,顺便看看你。”

    “我很好呢,爷爷。”凉落回答,“老公安排我在公司上班,我学到了很多。以后,就可以在工作上帮助他了呢。”

    席老爷子笑米米的看着她:“在市场部,不觉得辛苦吗?”

    “不辛苦的,爷爷。这是我主动要求去的,市场部面向广大的顾客,能更了解消费者的需求我感觉受益匪浅。”

    “我还担心,你在公司吃苦。”

    凉落连忙摇头:“怎么会呢,老公很照顾我。而且,公司没有几个人知道我的身份,我也能公平的竞争,更加适应这份工作。”

    席老爷子不住的点头:“好,工作上的事情,你还是少操点心,让靳南去处理就好。我啊,还是希望,你什么时候怀个小宝宝!”

    “爷爷!”凉落娇羞的一笑,装似不好意思的看了席靳南一眼,“这种事……不能强求的嘛!”

    席靳南在一边插话:“顺其自然就好。”

    说完,他扫了一眼凉落。

    席老爷子爽朗的大笑:“两个人要一起努力,一起努力。”

    凉落干笑了两声,席靳南坐在对面,眼神似笑非笑:“是我还不够努力。”

    凉落的脸瞬间红到了耳根。

    “爷爷,”她岔开话题,“中午我们一起吃饭吧,我已经订好了餐厅,全是按照您的口味点的菜。”

    席老爷子站起来:“不用了,我等会,还约了老朋友一起去打高尔夫。现在看看时间,也差不多该过去了。”

    凉落也跟着站起来:“那我送您下楼吧。”

    “不用,你啊,和靳南赶快给我抱个重孙就行。”

    “爷爷,您不必要一直说这事嘛……我是女孩子,脸皮薄……”说着,她还拉席靳南进来,朝他看过去,“老公,是吧?”

    席靳南懒懒的回答:“你脸皮可不薄。”

    这话里有话,凉落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将席老爷子一送进电梯,凉落的笑容就消失了。她眼睛瞥着一边的员工电梯,想着怎么开溜才好。

    席靳南转过身来,目光玩味的看着她:“再叫一句老公听听?”

    凉落连忙解释:“席总,那是剧情需要……”

    他扫了她一眼,大步往办公室走去:“不要想着溜,跟我进来。”

    席靳南在前面脚步不停的走,凉落在后面不情不愿的跟上。

    等她走进总裁办公室的时候,发现席靳南正在解衬衫的扣子。

    她吓的立刻背过身去:“席靳南,你……你脱衣服干什么!”

    刚刚说什么生孩子,让爷爷抱重孙,完全是瞎说八道的,他不会……

    天呐!

    这里是公司,这里是办公室,他如果硬来的话,她简直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啊!

    “过来,”席靳南浑厚的声音里,夹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隐忍,“把门反锁。”

    凉落回头看去,只见席靳南的肩膀上,缠绕的白色纱布,已经被鲜血染红一片了,看起来触目惊心。

    她吓了一大跳,立刻按照他所说的,把门反锁,然后跑了过去。

    “这……这是怎么了?刚才不是还好好的,怎么会出血……”凉落慌慌张张的说着,“啊!裂开了,怎么办……”

    席靳南指着角落里,神色淡然,只是眉头微蹙:“那里有药箱,拿过来。”

    “哦……好,好……”

    凉落手忙脚乱的把药箱拿了过来,看着血一点一点的渗出,她突然觉得无比的恐慌:“席靳南,要不要叫救护车?我……我好害怕……”

    她总觉得,席靳南就会因此死去。

    虽然他算不上一个好人,欺负她,控制她,但是凉落从来没有想过,如果席靳南不在了,她要怎么办。

    从八岁开始,她的一切,都和席靳南有了密不可分的关联。

    “这点伤还死不了,”席靳南看了她一眼,语气渐渐的缓和下来,但说出来的话还是那么生硬,“上药,别在那里杵着。”

    凉落咬着下唇,看着他的伤口,手里拿着沾着药的棉签,一直抖,根本不敢下手。

    席靳南淡淡的看着她。

    她是真的害怕,和刚才在席老爷子面前古灵精怪,眼波流转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凉落的眼睛里掩藏不住的惊慌,死死的咬住纷嫩的下唇,眉头蹙着,紧张得连眼睫都在轻轻颤抖。

    席靳南的目光停留在她脸上。

    两个人隔得很近,这样的距离,如果是平常的话,凉落一定还想方设法的躲开。但是现在她却丝毫没有任何的察觉。

    凉落抬起头,有些紧张的对上他的目光:“席……席靳南,要不,我让赵特助进来帮你上药吧。我……我手忙脚乱的,不知轻重……”

    “不用,”他沉声打断她的话,“就你吧。”

    “可是……”

    “没有可是。”

    凉落又咬紧了下唇,手放在距离席靳南伤口两厘米处,还是在轻轻的颤抖。

    席靳南轻声问:“你很怕血?”

    “还……还好……”她回答,“我也不知道我今天是怎么了,可能是看到我才亲眼看到你的伤口,有点不习惯……”

    “这有什么不习惯的?”

    凉落舔了舔干涩的唇:“我总觉得,像你这样的人,怎么会受这么严重的伤。你不伤别人就算好的了。”

    席靳南突然心情大好,唇角扬起一抹笑容:“我也是人。”

    “那也是人上人。”凉落很自然的回答道,“这个敢指使别人开枪的主谋,我觉得,以你的性格,他的下场会很惨。”

    “的确。”

    就是因为他会让席锦北没有好下场,生不如死,所以他才对外隐瞒了这件事情,甚至连席老爷子也瞒住了。

    谁也不能替席锦北求情,也不能救他。

    凉落咽了咽口水,目光从席靳南脸上再次移到伤口:“我……我还是先替你上药吧。其余的事情,我也帮不了你什么。”

    “嗯。”

    凉落轻轻的把药点涂在席靳南的伤口上,深吸了好几口气。

    席靳南看着她的每一个表情,目光慢慢的柔和下来。

    凉落一边上药,一边轻声问道:“疼吗?”

    “嗯。”席靳南低低的应了一句,呼吸喷洒在她的头顶。

    “啊?”凉落听他这么说,连忙抬头看着他,停下了手里的动作,“那我轻点好不好?”

    “没事。”

    她一听,表情却有些怨怪:“都说了,我笨手笨脚的,你还要让我来……”

    说是这么说,说完之后,她又更加仔细的上好药,给他缠好纱布。

    席靳南一直看着她,没有移开目光。

    “好了,”凉落松了一大口气,“总算好了。”

    这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和席靳南的距离,隔得太近了。

    他的衬衫扣子全部解开了,露出古铜色的肌肤,结实的腹肌毫不掩饰的袒露在她面前。

    “看够了吗?”

    席靳南站了起来,一边系着扣子,一边问道。

    凉落窘迫了:“我……我才没有看你。”

    “刚刚一口一个老公,叫得很亲切,现在就跟我装不熟?”

    “那……那是因为……”她连忙解释,“在爷爷面前,要把戏做足啊!你不是说了嘛,要我记得自己的身份。”

    席靳南慢悠悠的回答:“我没有说,让你叫我老公。”

    “不这样叫,怎么显得我们两个很恩爱!”

    “不一定要用口头称呼的方式,来证明我们很恩爱。”席靳南说,“还有别的方式。”

    说话间,他已经系好扣子,穿上了西装外套,又恢复到了原先的样子。

    衣冠*。凉落心里默默的想。

    “那要怎么办啊?我已经很配合你了……喂,你靠过来干什么?”

    席靳南大步走到她面前,低头逼近,凑到她唇边,邪肆一笑:“你说,我能干什么?”

    他伸手揽住她的腰,吻上她的唇,近乎占有的噬咬。

    凉落下意识的就要去推开他,手伸到一半,又想起他肩上有伤。想了想,她的手又无可奈何的垂下。

    席靳南近乎得逞的睁眼一笑,更加肆无忌惮的吻她。

    他将她抵在墙上,上下其手,仗着凉落不能推开他,为所欲为。

    凉落试图偏头躲过他,结果他亲不到唇,就往下吻去,吓得凉落赶紧回过头来,主动碰上他的唇。

    “席靳南……你……不要……”凉落呢喃出几句,挣扎着说道。

    只换来席靳南的更加侵略。

    她只觉得自己快要呼吸不过来了,席靳南的吻技太高超了,她这样的新手菜鸟,哪里是他的对手。

    直到有人敲响总裁办公室的门,凉落才看到了希望。

    “有人……有人来了……”她好不容易,才断断续续的说出这句话,。

    “不管他。”

    “……呜……呜呜……”

    席靳南抵着她,薄唇移到她耳畔:“再叫一声老公听听?”

    他话音刚落,总裁办公室的门又被敲响。而且这次不像刚才,那人一直坚持不懈的在敲门,甚至伸手在转动门把,试图开闷。

    凉落傻傻的看着不停被人转动的门把,刚才她给席靳南上药之前,把门反锁了。

    还好反锁了,不然她和席靳南现在这个模样,被谁看到都不好。

    但是也是这个人这样的坚持不懈的敲门,丝毫不怕惹怒席靳南,才把她从席靳南手里……不,吻里给解救出来。

    凉落偏头不说话。

    席靳南挑眉看了看门的方向,慢条斯理的直起身,收回手,单手插在口袋里。

    他看了凉落一眼。

    门外突然传来一道声音:“席总哪里去了?办公室怎么是反锁的,他和谁在里面。赵特助,你不要拦着我,席老爷子已经走了,我知道他有空。”

    “郁总监,你等一等,不要激动,我现在就给你去联系席总。”

    郁晚安?

    凉落回过神来,惊讶郁晚安怎么会在外面吵闹的时候,顺带看了一眼席靳南的表情。

    他很平静,一直都很平静。

    郁晚安平日里都是优雅从容,今天却这么反常。凉落想,郁晚安不会是真的铁了心要辞职吧?

    凉落匆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眼睛一瞟整间办公室,就想找个地方躲起来。

    席靳南一眼就看穿了她的想法:“去那里坐着,我去开门。”

    “我不要。”

    “那你要什么?”席靳南淡然的看着她,“听话。”

    凉落还想说什么,想了想又算了,乖乖的走到沙发上坐着。

    席靳南打开办公室的门,赵旭一眼就看见了他:“席总。”

    郁晚安转过身来:“席总,终于肯见我了啊?”

    “进来吧。”席靳南看了她一眼,转身走回了办公室。

    郁晚安跟了进去,正想开门见山直接说出自己的来意,却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的凉落。

    凉落怎么还在这儿?

    席老爷子已经走了啊……而且,凉落刚才一直和席靳南在里面?

    那她刚刚敲门敲得震天响,办公室里没有人回应她。该不会两个人是在里面……郁晚安收回目光,不再去深想。

    凉落低着头,根本不敢去看郁晚安。她现在这鬼模样,一眼就能看出刚刚被席靳南*过。

    秘书端进来三杯咖啡,很快又退了出去。

    席靳南在凉落对面坐下,双腿交叠,悠闲自在:“郁晚安,又来我这里辞职?”

    凉落刚刚喝下去的一口咖啡差点喷出来,席靳南怎么会知道?郁晚安之前来找他的时候,只有她在这里啊!

    “一句话,你批不批?”郁晚安挨着凉落坐下,单刀直入,“反正我是再也待不下去了。”

    “全公司只有一个乔慕宸碍你的眼。”

    郁晚安语气一顿:“和他无关,是我自己的问题。”

    “那从我这里辞职后,你要去干什么?”席靳南不紧不慢的发问,“回去当你的郁家二小姐?”

    “这是我的事,我自己有安排。”

    席靳南皱眉:“这不是我认识的郁晚安。我知道你姐姐要结婚了,你心情受影响。”

    “我说了跟我姐姐无关,跟乔慕宸无关。”

    “你基本上,每个月都会来这里提出辞职,我的回答都一样,这次也不例外。”

    郁晚安有些气恼:“你把我强留在这里,到底有什么意思?席靳南,你当不当我是朋友?”

    凉落在一边默默的听着。

    看得出郁晚安和席靳南的关系是真的好,她还没见过,有谁在席靳南面前说话这么直接。

    “就是因为我当你是朋友,所以才让你留在席氏。”

    郁晚安沉默了,好一会儿,她才重新说道:“那我请假。”

    席靳南淡淡的说道:“说穿了,郁晚安,你就是想避开你姐姐和乔慕宸的婚期。但是你觉得,你能避开吗?”

    郁晚安依旧不肯松口:“我没有想要避开。”

    “那就去面对。”席靳南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以后,你就会明白,我为什么要把你留在席氏了。”

    说完之后,他走到办公室前,拨通内线电话:“赵旭,把今天的日程安排送进来。”

    郁晚安有些失魂落魄的离开。

    凉落看了一眼站在办公桌前的席靳南,也跟着起身,准备离开。

    还待在这里,等着被席靳南*啊!

    席靳南头也不回,凉落只听见他低沉的声音传来:“今晚到我房间来。”

    她一怔,正要回头说些什么,赵特助已经走进来了。

    她只好作罢,低头灰溜溜的离开。

    市场部里照样忙碌,凉落回到自己的办公间,一直反复的想着席靳南那句话。

    完蛋了,席靳南要来真格的了。

    凉落第一次这么希望时间慢点过,不要那么快下班。

    她走出席氏集团的大楼,有一个看起来像外地的陌生男子走了过来,像她问路。凉落知道这个地方怎么走,也耐心的给陌生男子指路。只是说着说着,她慢慢觉得头有些晕乎乎的,看东西也有重影,很快她就站都站不稳,眼前一黑,软软的往地上倒去。

    陌生男子接住她,很快一辆车停在了路边,接应陌生男子。凉落被抱上了车,车门一关,很快车子开走了。

    ————————————————————————————————————————

    席靳南参加完一个饭局回到家,径直回了房间。

    他左等右等,没有等来凉落。

    她翅膀硬了,还是胆子大了,他跟她说的话,她居然敢爽约?

    席靳南走出卧室,不由分说打开她的卧室房门,里面空无一人。他又下楼,客厅大厅甚至厨房里,也没有她的身影。

    难道她为了躲自己,没有回家吗?

    “太太今天回来过没有?”

    “席先生,太太还没有回家。”

    席靳南皱着眉头,私人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席靳南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他的私人号码,怎么会有陌生人打进来。而且又刚好是在凉落不见的这个时候。

    他接起电话:“喂。”

    “席靳南,你妻子现在在我手里。想要见她的话,立刻赶过来。不许带人,不许报警,只准你一个人来。”

    席靳南反而轻轻的笑了一声:“原来是你,席、锦、北。”

    “对,是我。”见席靳南猜出了自己的身份,席锦北大方承认,“席靳南,要是我发现你多带了人来,我就在凉落脸上划一刀。你多带了几个人,我就在她脸上划几刀。”

    “地址。”

    席锦北说出了见面的地方,席靳南把电话一挂,抓起钥匙就走了出去。

    席锦北回头看着被绑着的凉落,踢了她一脚:“席靳南要来换你了。”

    凉落看着他,目光平淡:“拿我去要挟席靳南,你觉得会成功吗?”

    “席靳南为了你,和尹巧如离婚,这还不足以说明,你在他心里的重要性吗?”席锦北得逞的笑着,“他现在受了伤,还是一个人过来,你又在我手里,他还不是任我宰割。”

    “你错了。”凉落淡淡的回了他一句。

    其实她心里害怕得要命,表面上还学着席靳南平时的样子,装作一副冷静自持的模样。也不知道平时席靳南天天揣着冰山脸,累不累。

    万一席靳南根本不顾她死活,带了人来,她这张脸就毁容了。

    席锦北背着手看着她:“不管怎么样,我把你带到这里,就是要从席靳南手里,得到我想到的东西。”

    凉落偏过头去,不想和这种恶心的人说话,却突然看见尹巧如从外面走进来。

    她瞪大了眼睛,尹巧如也看见了她,厌恶又嫉妒的看了她一眼:“贱.货!”

    然后尹巧如又走向席锦北:“席靳南怎么回答?”

    “他正往这里过来。”

    尹巧如还有些担心:“他那么聪明的一个人,你可得小心。万一……栽在他手里,可不是好玩的。”

    “放心,我自有部署。”

    “席锦北,我可是把全部赌注都押在你身上了啊,你这次要是还不能进入席家,得到席家承认,我爸是不会让我和你结婚的。”

    “你叫席锦北?”凉落惊叫出声,“你是席靳南的……”

    尹巧如回头,慢慢的朝她走了过来:“差点忘了你这个狐狸精还在这里。他啊,他是你大哥,你是他弟媳妇,还不快叫大哥?”

    凉落冷冷的扫了她一眼:“难怪席靳南要和你离婚,你居然偷人!”

    而且,还是席靳南的大哥。

    “啪”的一声,尹巧如一巴掌甩在凉落脸上,表情畅快:“嘴巴给我放干净点!这一耳光,我等了这么久,终于打到了。凉落,滋味怎么样啊?”

    凉落白希柔嫩的脸上,顿时出现了红红的印子。

    尹巧如似乎是打上了瘾,抬手又想给凉落另外一边脸一个耳光。

    席锦北抓住了她的手:“行了行了,别闹了。万一席靳南看到她脸上的耳光,我们不好办事。”

    “哼!打她又怎么了?”

    “以后你成了她大嫂,她是你弟妹,你想怎么对她就怎么对她,不要急。”

    凉落咬牙切齿,从小到大她就没受过这样的委屈:“呸!就你们,给席家提鞋都不配。”

    尹巧如一听,气急败坏,凉落反而扬起下巴:“你再打我一下,等会儿靳南来了,看你们怎么交代。他的脾气,你们比我清楚。我要是有个什么好歹,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她把席靳南搬出来,还是起到了作用。

    尹巧如恨恨的放下了手:“不就仗着席靳南喜欢你么?等他玩腻了你,我看你还怎么嚣张。”

    凉落没被尹巧如少欺负,但是她记得,席靳南特意为了这件事找过她,说了一句话——

    记住,我给你撑腰。

    屁!凉落心里恨恨的想,她所有的遭遇和噩运,都是从和他领了结婚证之后才开始的!

    万一席靳南不顾她死活,也管不管她毁容,直接动用他的势力,把席锦北和尹巧如一网打尽,那她就成了陪葬的。

    靠!

    谁说席靳南喜欢她,她对他很重要的?

    她的重要性,在他心里,说不定还不如赵特助呢!席锦北要绑人质作为谈判,也应该是要绑赵特助才是。至少,赵特助还知道公司的很多事情,还有席靳北的行踪啊!

    她凉落哪里知道什么,连自己为什么会嫁给他的原因,至今都还不知道。

    席靳南把车开得飞快,而且车里,确确实实只有他一个人。

    很快他就到了目的地,在一间阴暗的地下室里。

    他低头走进去。

    凉落被绑在一根柱子上,双手反剪,她情绪有些急躁,惴惴不安,头发也凌乱了不少。

    当她看见席靳南走进来的时候,眼睛一亮。

    不管怎么说,他是目前唯一能救她的人了。哪怕她被席锦北绑到这里来,是因为席靳南的缘故。

    地下室里灯光昏暗,布置简陋,席靳南一眼就看见了凉落,然后,若无其事的收回目光,看向席锦北:“现在我来了,你想要什么,说吧。”

    尹巧如早已经躲了起来,地下室里,只有席锦北,席靳南,还有凉落三个人。

    席靳南开口说出的第一句话,让凉落眼里的光亮暗了暗。

    但很快她又重新振作,席靳南话里的意思,还愿意和席锦北交换她,她就不至于没有希望。

    只是……有一点小小的失落,从心里泛起酸涩的味道。因为,席靳南并不在意她怎么样,他更在意席锦北的条件。

    席锦北慢慢的走上前:“我想要什么,席靳南,你其实很清楚。都这个时候了,我们明人不说暗话。”

    “股份?”席靳南嗤之以鼻,伸出修长白希的手,指了指凉落,“你就拿她的这张脸,来换席氏集团的股份?”

    凉落脸色一变。

    席锦北在他面前站定:“她可是你的新婚*。”

    “那又怎样。”

    那又怎样,那又怎样……

    席锦北显然没有料到席靳南会说出这样的话,也愣了好一会儿:“你觉得,她不配你拿股份来换吗?”

    席靳南冷冷的吐出两个字:“不配。”

    凉落突然挺佩服自己,有先见之明。她突然笑了两声,打断了他们的对话:“席锦北,我之前就跟你说过吧,你错了。现在,你明白了吧!”

    席靳南淡淡的目光落在她身上,眼睛里没有任何波动。

    凉落依然在笑。

    席锦北转过身来,疑惑的看了看凉落,又看向席靳南。

    然后发现凉落说的好像很对。

    很快,席锦北手一挥:“想玩这招来骗我?声东击西?席靳南,你越装作不在意,我就会放松警惕,误以为凉落没有任何价值,你就好救她是吧。没那么简单,我不会上当的。”

    “随便你怎么认为。”

    席锦北被席靳南闹的有些心神不宁:“行了,我的好弟弟,我们男人之间谈事,现在先不说这女人。”

    “我只有一句话,席家的任何东西,你连碰的机会都没有。”

    “话这么说,就没意思了,”席锦北干脆直接说出自己的目的,“我不要席氏的现有股份,最近,你和许氏的收购融资,谈得差不多了吧,董事会都公开讨论了。”

    席靳南微微的勾了勾唇。

    席锦北绕了这么久,终于绕到正题了。

    “对,进行的很顺利。”席靳南回答,“不过,和你无关。”

    席锦北也不在意,继续说道:“既然你不允许我碰席氏,那么,席氏收购许氏的那些股份,我要一半。”

    “你把主意打到许氏上面去,也的确费了一番心思。不过……收购融资的事情,并没有公开过,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哈哈哈哈哈哈,”席锦北有些得意的笑了起来,“这个,我自有办法,就不需要你关心了。”

    难怪凉落会总裁办公室,巧遇多年不见的许温江,原来是有合作。

    这个时候,她还有心情想别的。

    凉落一直听着他们的对话,因为席靳南的任意一句话,都直接影响到她的下场。

    “席靳南,我好歹是席家的长子,我控有席氏融资许氏股份的一半,董事会应该不会有太大意见。最重要的,就是我们兄弟俩之间的协商了。只要你点头答应,我立刻就放了她。”

    “不急。”

    席靳南懒懒的说出这两个字,缓缓走到凉落身边,上下打量了她一圈。然后,他又转过身去,双手抱臂看着席锦北。

    “怎么样,我的好弟弟。这样的话,我既不碰席氏,又能拿到股份,你也能够带她走。”

    “她先放到一边。席锦北,我们来算一算,之前的事情。”

    “之前有什么事情?”

    席靳南挑了挑眉:“当然是你派人送我的那一枪,正好打在我的右肩上。”

    那一枪……原来席锦北是主谋?

    席锦北也意想不到他这么快就查出来了,但是他很快镇定下来。

    席靳南抱着双臂,在狭小的地下室里来回的走:“在得知我和许氏的合作之后,你眼红妒忌,于是派人开枪,阻止我和许温江见面,想阻断我和他见面。谁知道后来我一直没有去找他,你也就没有了再下手的机会。一计不成,你又生一计,把凉落作为人质,想要挟我,从而得到这股份。”

    席靳南顿了一下,似笑非笑:“我说的对不对?”

    “……对。”见他都知道,席锦北也没有办法否认。

    席靳南连连摇头:“可惜啊,你算错了一点。她,对于我来说,什么都不是。”

    席锦北还是不信:“她是你的妻子,你带她去见席老爷子,给她买别墅……”

    “这点钱对我来说不算什么。结婚……我想结,就结了。或者说,她不过是我摆脱尹巧如的一个借口而已。”

    “既然这样,那你还来这里干什么,干脆,就任由我划烂她的脸算了。”

    “我是不想你影响席家的名誉,”席靳南说着,又看了凉落一眼,“故意伤人罪……判的可不轻。”

    见席靳南从头到尾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席锦北心里也急了。

    他这是背水一战,要是还没有任何收获和利益,他就一无所有了。虽然席家给他一个月五百万,但是这只是暂时的,股份才是永久的。要股份,比要那五百万强多了!

    席锦北不管不顾:“我丢的是席家的脸,席家的名誉,我如果真的入狱了,席家不会来保我?”

    “那一枪的伤口现在还没有痊愈,你觉得,我会是吃亏的人吗?”席靳南冷笑,“我向来讲究,有仇必报。”

    席锦北刚觉得有些不对劲,还没反应过来,席靳南已经掏出了枪,黑洞洞的枪口抵在他的太阳穴上。

    席靳南扣动扳机,只要他轻轻一按……

    凉落没有想到,形势会突然来了一个这么大的转变,席靳南轻而易举的就掌握了局势。

    可是远远没有这么简单。

    席锦北开始慌了一下,身体微抖:“外面都是我的人,席靳南,只要你一声枪响,他们都会冲进来。我死了,你也给我陪葬,我也不吃亏。”

    “是吗?”他轻轻巧巧的笑笑,“那你试着,现在就把他们叫进来。”

    席锦北迟疑的看了他一眼,很快明白过来:“你不是一个人来的!”

    “我当然是一个人来的,不然我怎么会站在这里。只不过你外面的那些人,在我来这里的时候,就已经被制服了。”

    “你真的不管这个女人的死活吗!”席锦北大叫,指着凉落,“她在我手里!”

    席靳南淡淡看了凉落一眼,收回目光:“我说了,随、便。如果牺牲一个她,能帮我铲除你这个潜伏在席家的心病,那也值了。”

    凉落知道,她一直都知道,席靳南是一个冰冷无情的人。

    可是她远远没有想到,他会这样绝情,他是……没有心的。

    明明之前,他还那么温情的抱着她,在她耳边说,做他的女人。在办公室里,他还吻过她。

    原来这一切,其实不过是他无聊闲暇时候的一个消遣而已。

    她,也不过是他的一个玩具而已。

    他席靳南想要便要,不想要,一脚踢了,也无妨。

    难怪郁晚安说,凉落,不要爱上席靳南。

    她凉落没有爱上他席靳南,却也被他伤得体无完肤。如果爱上,只怕会是万劫不复。

    凉落偏过头去。

    她的双手被绑得久了,勒出一条深深的痕迹,已经隐隐渗出血迹。

    其实这些痛都不算什么,真的不算什么。

    席锦北一动也不敢动,僵直的站在那里,却说道:“席靳南,你以为,你就这么容易的就赢了吗?有本事,你一枪打死我。”

    “你还不能死,因为……”席靳南微微一笑,这笑容凛冽得如同地狱里来的修罗,“我让你生不如死。”

    地下室门口突然跑进来一个人,尹巧如惨白着脸:“席锦北,我们的人,都被他带来的人钳制住了,现在……现在就我们两个了!”

    “不怕!”席靳北勉力稳住心神,“他的人和我们的人差不多,互相制约了。不然,他的人早就冲进来了。现在这里就他一个人。巧如,你到那女人身边去!”

    尹巧如点点头,跑到凉落身边,吧锋利的刀口架在凉落脖子上,白晃晃的,很是渗人。

    席锦北慢慢放松:“我在你手上,那女人在尹巧如手上。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不在乎这女人的死活!”

    尹巧如也是拼死一搏。反正她在尹家,已经是没有地位可言了,尹父把家族希望都寄托在了她的弟弟身上。她如果不和席锦北赌一把,她永远都没有了翻身之地!永远低人一等!

    “席靳南!”尹巧如喊道,“你不是很喜欢这个溅货吗?她不是你的人吗?你放了锦北,不然,我就在她脸上划一刀!”

    席靳南拿着枪的手岿然不动,依然指着席锦北的太阳穴,眼神扫向凉落,终于和她说了一句话:“怕吗,凉落。”

    刀就架在她的脖子上,尹巧如的手还在不停的抖,随时都有可能伤到她。

    “怕。”凉落点点头,迎上席靳南的目光,“我还不想死。”

    “那,如果你的脸被毁容了呢?”

    她想了想,回答:“女为悦己者容,我又没有喜欢的人,这张脸也不在乎。不过,你那么有钱,给我去整容,应该能复原,说不定更漂亮。”

    席靳南勾了勾唇:“你考虑得倒挺周全。”

    “你不救我,那么我只能自救,给自己留好后路。”凉落回答,瞥到尹巧如,咽了咽口水,“不然干巴巴的等死,会很痛苦的。只好……只好胡乱想点别的事情……”

    席靳南微微移动了脚步,拿着枪把席锦北往墙边顶去,一边说道:“我可以救你,也可以不救你。凉落,你怎么想。”

    “救我。”凉落很快回答,“你要救我。”

    命要紧,万一尹巧如真的发疯,失去理智来,她就完蛋了。

    她长这么大,恋爱没谈过,朋友没有过,人世间的很多美好,她还没有体会过,怎么舍得死。

    “不要说了!”尹巧如大喊一声,打断了两个人的对话,“席靳南,你和她说了这么久,你做好选择了没有?你真的舍得放弃她?”

    凉落吓得闭上了眼睛:“喂!尹巧如!你的手不要抖好不好啊……”

    “闭嘴。”尹巧如拿手肘狠狠的捅了她一下,“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儿。”

    席靳南眸光一暗,却只是一瞬间的事。再去细看的时候,他已经恢复了往常模样,没有任何情绪。

    “席靳南,我数三声,你把席锦北放开,我放了凉落,怎么样?”席锦北举起双手,说道。

    席靳南摇了摇头:“不怎么样。”

    尹巧如一听这话急了:“席靳南,你别以为我不敢动她!”

    <divstyle="background-color:#f2fddb;border:1pxsolid#adcd3c;padding:1px4px;font-size:16px;">

    题外话:

    第二更,一万五千字,总共三万字,更新完毕!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