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076:我身边缺这么一个干净又方便的女人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章节目录 076:我身边缺这么一个干净又方便的女人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凉落对上了他的目光,心里一颤。

    “席靳南……”她轻声的开口,语气里夹杂了哀求,“你给我留一点尊严……”

    他握住她的下颚,手腕用力收紧:“凉落,我告诉你,这是你自找的。”

    她被迫仰头看着他,被他紧紧的压着,她几乎要透不过气来。

    “如果刚才,你选择让我帮你,或许我还会温柔一点。可是你偏偏不,偏偏要逆我而行!”

    “你不爱我!我也不爱你!”凉落说,“我的身子,只给爱我的人。”

    “爱?”席靳南冷笑一声,“你也配?”

    凉落眼眶里蓄满了泪水,却被她生生憋了回去。

    她突然笑了起来:“是,我不配。可是席靳南,像你这样的人,你以为你就配得到爱情?”

    凉落的话似乎是踩到了他的痛处,席靳南的眼睛里突然变得血红,更加用力的捏住她的下颚。

    她痛得下巴几乎要脱臼,可是没有再求他一句。

    她刚刚求过他,可是依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那就不求吧,不仅降低了自己的身份,还被他厌恶。

    席靳南突然松手,凉落提着的一口气还没有松下来,就感觉到,身上一凉。

    紧接着,卧室里陷入了无边的黑暗,只有窗外,透进来朦胧的路灯投影。

    席靳南直接撕掉了她的衣服,就这样直接进来,没有任何预兆和前戏,更别说温柔。

    粗暴得让凉落的手狠狠的揪住身下的被单,手背青筋暴起。

    凉落痛得直冒冷汗,可是她死死的咬住嘴唇,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席靳南很快退了出去,然后起身,掉头就走,背影孤傲冷绝。

    一切发生得这样快,又结束得这样快。

    凉落只剩下麻木。

    如他所说,他的目的,不过是想要破掉这层膜而已。

    撕裂般的疼痛如潮水袭来,她动弹不得。好一会儿,才慢慢缓了过来。

    凉落艰难的翻起身,打开旁边的台灯。

    “啪”的一声,卧室里这才有了光亮,橘黄色的灯光柔柔暖暖的,可凉落却觉得那么冰冷。

    她无力的倒了下来,眼角的余光,不经意的瞥见了那一抹鲜红。

    席靳南,如你所愿。

    凉落一个人走去了浴室,把浴缸放满了水,整整泡了一个小时。

    哪怕当着席靳南的面,她自己把这层膜破掉,她都愿意。但是,就不能让他碰,怎么能让席靳南碰。

    他是魔鬼。

    ————————————————————————————————————————

    凉落这一觉睡到日上三竿才起,今天是周末,她终于不要去上班,可以在家休息了。

    下楼的时候,没有看见席靳南的身影。

    凉城别墅里的佣人似乎都受了席靳南的影响,沉默寡言,不多话,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只会说“是”“好”“太太”……

    席靳南不在,正好,她落得个自在。

    就算她昨天晚上再怎么恨席靳南入骨,今天早上一起来,她还是要和席靳南见面,生活在一起。

    但是至少现在不用面对面,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凉落喝了一杯牛奶,吃了半块吐司,就再没有胃口。

    “请问……”她擦了擦嘴,问旁边来收拾餐桌的佣人,“这里有书房吗?我想去看书。”

    “有,但是先生的东西,他……不允许别人碰。”

    凉落无语,想了想:“那我去图书馆好了,反正离得不远。”

    “太太,先生出去的时候吩咐过,您今天只能在家。”

    还限制她人身自由?

    凉落干脆一挥手:“他还嘱咐了什么事情,你一起说完。”

    “先生出去的时候,只说了让您在家待着。”

    书也不能看,门也不能出,那她在家里,还能干什么?

    凉落无聊的把整幢别墅都逛了一圈,然后不得不鄙夷席靳南的奢侈。他除了有钱,还有什么?

    没人性没爱心,自大得要命。

    如果哪天他终于松口提出离婚,凉落想,她绝对会高兴得晕过去!

    她站在花园里,拨弄着花圃里开得正盛的花,突然车子的急刹响起,发出尖锐的刺耳声音。

    凉落疑惑的转过头去,只看见赵特助一脸凝重的走下车,步履匆忙。

    这是来找席靳南的?

    可是看着不像,因为赵特助的车在中间,前后都有一辆黑色的越野车,里面似乎坐满了人。

    凉落转身看着赵特助:“席总不在家,赵特助,你是不是来错地方……”

    “太太,”赵特助迅速打断她的话,“我是来找您的,请马上跟我走。”

    她不解的问道:“我?你不是来找席靳南的?”

    “席总在医院。”

    凉城最大的私人医院里。

    凉落跟在赵特助身后,匆匆的穿过回廊,把她带到了一间高级病房前:“太太,席总就在里面。”

    凉落看了病房的门一眼:“他怎么会住院?”

    昨天席靳南在她面前,还气势汹汹,居高临下,一副谁能奈何得了他的模样。怎么转眼就躺在医院,而且还是刚刚从手术室里出来。

    赵特助迟疑了一下:“太太,席总就在里面,有什么问题……您还是当面问席总比较好。我只是按席总的吩咐,将您带到这里。”

    凉落点点头:“……好吧。”

    赵特助退到一边,伸手请她进去。

    凉落低头推门,走进病房,一眼就看到了病*上的席靳南。

    他半垂着眼,修成的手指落在洁白的被子上,嘴唇苍白,平日里一丝不苟的头发,也松散了,散落在他额前,却更加平添了一份性感。

    即便是这样,席靳南依然气势不输,浑身冷冷的气息,隔着这么远还是能感受到。

    听见开门的声音,他抬起头来,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又收回目光,毫无波澜。

    “赵特助说,你让我来这里。”凉落站在离他还有两米远的地方,停下脚步,率先开了口。

    “嗯。”

    “我……我来干什么?”她轻声问,“我和你两看生厌。”

    席靳南依旧是低着头,说出来的话却让凉落又气得半死不活:“不想死,就好好待在这里。”

    说完,他靠在病*上,拿起一旁的电脑,放在腿上,手指还是灵活的敲动起来。

    病房里有沙发有茶几有隔间,凉落绕过病*,在沙发上坐着。

    从她这个角度,差不多可以将席靳南的正面尽收眼底。凉落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愣是没有看出,席靳南哪里需要住院了。

    除了脸色苍白一点之外,嘴唇没有什么血色之外,还是那副狂拽酷炫吊炸天的总裁范。

    席靳南不理她,她也不想主动理他。刚好茶几上摆着一份凉城的娱乐杂志,她随意的翻看起来。

    凉落正好看见了关于席靳南离婚又再婚的报道。

    郁晚安跟她说过这事,她听听也就过去了,没有放在心上。现在完完整整的看了通篇报道,也就这么回事。

    八卦里对她的身份进行了各种各样的猜测,有说她是哪家的名媛千金,说她是席靳南的初恋*,甚至还说席靳南是为了她才和尹巧如离婚等等……最后,给她打上了一个标志——神秘。

    凉落看得直冷笑。

    她放下杂志,抬眼去看席靳南,他正好合上电脑,然后一只手将电脑放回原处,眉头微皱,似乎有些疼痛难忍。

    凉落这才想起,斟酌了一下,开口问道:“你……是哪里受伤了,需要住院?”

    其实她在心里想,遭报应了吧!

    席靳南冷冷的扫了她一眼:“与你无关。”

    “那我……先回家?”她试探性的问,她才不想在这里和席靳南待在一起。

    “好好在这里待着,你现在还不能死。”

    这话说的……凉落撇撇嘴,和他在一起,她才会死好吗!

    正好这个时候,护士敲门,端着托盘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席先生,您该换药了。”

    席靳南揉了揉眉心,点点头。

    护士走过去,放下托盘,轻轻的将席靳南的肩膀的衣服拉开。

    凉落这才发现,席靳南的右肩膀上,缠了一大圈白色的纱布,而且还透出了点点血迹。

    这是……怎么回事?不过才一个晚上加一个早上的时间,席靳南就受了这么严重的伤?

    当护士把纱布层层拆开,露出席靳南的伤口的时候,起身在一边看着的凉落,瞳孔猛然间缩紧。

    这是枪伤!

    她不会认错,这样的伤口,分明是子弹所独有的。

    席靳南竟然受了枪伤!

    护士在换药的时候,一边的凉落看着都觉得疼。席靳南只是皱着眉头,偏过头去,一言不发。

    就连一声痛哼都没有。

    重新换上干净的纱布,护士拿着托盘又走了出去。席靳南扣好扣子,淡淡的扫了她一眼:“是不是觉得我罪有应得?”

    凉落干笑了两声:“没有。”

    这人的眼睛还真是利,她在想什么都能精准的猜到。

    席靳南冷哼了一声。

    凉落想了想,问道:“这伤……怎么来的?”

    “你刚刚不是都知道了吗?”席靳南说,“明知故问干什么?”

    凉落又干笑了两声:“我看着是像枪伤,但是你……这凉城,还有谁敢拿枪指着你。”

    席靳南看着她,薄唇轻启:“不只是我,还有你。”

    “我?”凉落指了指自己,“关我什么事啊……”

    “你现在,大可以走出医院试试。”

    席靳南说着,又重新靠在病*上,动作略显僵硬,怕牵扯到伤口。他看了一眼凉落变化的脸色,好心情的勾了勾唇。

    凉落不再像刚才那样,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了,她关切的上前一步,站在席靳南的身边:“席靳南,你到底得罪了谁啊?”

    他不疾不徐的回答:“还在调查。”

    “明明昨天晚上……”凉落顿了顿,“还挺那啥的,怎么才一个晚上,就躺在这里了,你今天早上什么时候出门……”

    席靳南被她问的有点烦,拉下了脸:“滚回去坐着。”

    “就你这脾气这态度,得罪的人应该不少……”凉落絮絮叨叨的说着,闪身出了病房。

    席靳南直接闭上了眼睛,落了个清净,闭目养神。

    这丫头精着,现在知道怎么回事了,肯定不会离开医院,惜命得很。她这出去,十有**是找赵旭。

    至于这个敢开枪伤他的人,如果揪出来……席靳南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必定让其生不如死。

    凉落走出病房,这才发现,这一层楼到处走动着保镖,统一的黑色西装黑色墨镜,四处巡查,定时换岗。

    她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难怪席靳南吩咐凉城别墅里的佣人,不准她出去。又让赵特助匆匆赶来,将她从家里接到医院,原来是为了防止她遭受同样的暗算……

    凉落站在窗边,看着下面来来往往的车辆,抿紧了唇。

    她知道待在席靳南身边不简单,但是万万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还好这一枪只打在席靳南的肩膀处,没有生命危险,可是席靳南也说过,暗杀人的目标,也有她。

    背后响起脚步声,凉落转过身去,赵旭提着饭盒出现在走廊上。

    凉落连忙迎了上去:“赵特助。”

    “太太。”赵旭一看是她,停下了脚步。

    凉落看了一眼他手里的饭盒:“你手里拿的是?”

    “席总的午餐。”赵旭回答,“既然太太在这里,那就太太拿进去好了。席总需要静养,我总进进出出也不太方便。太太……也要照顾好自己。”

    听完赵旭这么说了,凉落也就打开了话题:“他的枪伤是什么时候的事?”

    赵旭顿了顿,还是开了口:“今天早上,席总出门去见一个很重要的人,半路上,被人拦截,开了两枪。”

    一场惊心动魄的枪案,就被赵旭三言两语叙述完毕。

    “那歹徒抓到没有?报警了吗?”

    “太太,席总自有安排。”

    见赵旭不愿意详说,凉落也没有再刨根究底,反而问道:“他去见谁?”

    “许温江许总。”

    凉落提着饭盒,轻手轻脚的再次走进了病房,席靳南立刻警觉的醒了过来,飞快的侧头朝她看来。

    “是我。”凉落说,“我给你把午餐拿进来了。”

    他眼底有明显的青黑,略显疲惫。

    子弹那么深,又刚刚做完手术,他能强撑着没有睡,也是需要意志的。

    凉落看他这个模样,一下子就心软了。

    她拉过椅子在他身边坐下,打开饭盒,菜式很简单,番茄炒西兰花,冬瓜盅,清炖狮子头,白米饭粒粒饱满,晶莹剔透。

    凉落把菜一一摆好,突然想到什么:“你刚刚做完手术,打了麻醉,应该不能进餐吧?”

    “我没有打麻醉。”

    凉落手一抖,不可置信的看向席靳南。

    子弹穿肩,手术过程中需要把子弹取出来。这样的疼痛是常人难以想象的,不打麻醉……

    “席靳南,其实你也活得挺累的……”

    他抬起眼看着她,又移开目光。

    凉落舀了一勺饭递到他嘴边:“吃吧,你的手不方便,等下伤口又裂开了。”

    席靳南沉默的张嘴,凉落会心一笑。

    这顿饭吃得不声不响,安安静静的,在凉落坚持不懈的一勺又一勺的喂饭中,席靳南全部都吃完了。

    凉落满意的提着饭盒去找赵特助了。

    等她回来的时候,发现病房里多了两个人——乔慕宸和郁晚安。

    看郁晚安的神色,凉落就猜到,她显然是没有想到乔慕宸会在这里,略显尴尬和懊恼。

    见她进来,席靳南看了她一眼,又很快移开。

    倒是乔慕宸打趣的说道:“哟,席太太来了。”

    凉落不好意思的笑笑:“乔总,郁总监。”

    自从知道乔慕宸实际上是晚安的准姐夫之后,凉落看着他们两个站在一起,就觉得十分别扭。

    乔慕宸挥挥手:“在这私下里,你就不用那么客气了。凉落,你没事儿吧?”

    凉落摇摇头:“我没事。”

    郁晚安走了过来,朝她使了个眼色,然后转身说道:“席总和乔总就在这里谈事吧,我和凉落出去,不打扰你们。”

    席靳南点了点头。

    看着两个人走出病房,乔慕宸的神色顿时凝重起来:“调查结果怎么样?谁这么大胆子?”

    “还在进行中。”

    “你和许总的这一次见面,极其隐秘低调,只有身边最亲近的人知道,怎么还会泄露出去?”

    “我这边的人没有任何问题。”席靳南的手指一点一点,“应该是,许温江那边的人走漏风声了。”

    乔慕宸想了想:“凭你的直觉,你觉得会是谁指使策划的?”

    “席锦北。”

    郁晚安和凉落坐在走廊的椅子上。

    “你和席靳南住了一个晚上,感觉怎么样?”郁晚安打趣她。

    凉落的脸色一僵,很快一笑:“还好,就是……其实也没什么。”

    她要怎么说昨天晚上发生的事。

    “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你跟在席靳南身边反而更安全。他会保护你的,放心,没有人还能伤他第二次。”

    凉落叹了一口气:“我不担心他,我担心我自己……”

    席靳南有的是势力和权力,呼风唤雨,为所欲为。她可以依靠席靳南一时,但绝不可能依靠他一世。

    一旦离婚,出了席家,她什么都没有。

    所以,凉落只希望,她的身份,永远都不要被曝光,就让她做那个席靳南传说中神秘的第二任妻子。

    很快乔慕宸走了出来,看着郁晚安:“回去吧。”

    “乔总回乔总的,我回我的。”郁晚安站起来,拍了拍凉落的肩膀,“好好照顾自己,我先走了。”

    “嗯。”

    郁晚安率先离开,乔慕宸跟上。

    凉落看着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电梯。

    郁晚安抱臂站在左边,乔慕宸站在她身边,低声喊了一句:“晚安。”

    郁晚安装作没有听见,电梯里安静得只有两个人浅浅的呼吸。

    “如果有一天,我和席靳南一样,受伤住院,你会来看我吗?就像……朋友一样。”

    她转过头来:“乔总身边,可不缺我这么一个人。”

    “可是我希望你关心我。”

    郁晚安转过身来,手指戳着乔慕宸的心脏:“你这里,到底装的人是我,还是我姐姐?我最亲爱的姐夫。”

    乔慕宸眸光一沉:“晚安。”

    她冷冷的收回手:“以后不要说这种话,姐夫,听着怪恶心人的。”

    他低头看着被她指尖碰过的地方,伸手放在上面。

    乔慕宸顿了顿,又说道:“我听说,郁家安排你去相亲。”

    “是啊,”郁晚安大方承认,“男未婚女未嫁,为什么不可以?”

    她吐气如兰,眼睛里光华流转,乔慕宸突然伸手,把她抵在电梯上,低头就吻了下来。

    这一吻,他差点把持不住。

    她的味道太过熟悉,熟悉到他不受控制的轻轻在颤抖,爱怜不已。

    “晚安,郁晚安……”他含糊不清的一遍又一遍的念着她的名字,低沉魅惑,如同深夜里的呢喃。

    郁晚安狠狠的推开他,不假思索的扬起手,甩在乔慕宸脸上:“混蛋,你别忘了,你是我姐夫!”

    她气喘吁吁,眼睛有些发红,冲着乔慕宸咆哮。

    可是她的心里,隐隐的,却在期待些什么,期待他的解释……期待他能像以前一样,期待他能抱住她,一遍又一遍的说,晚安,我爱的人是你……

    但,乔慕宸看着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默认了她的话。

    他和她的姐姐要结婚了,他是她的姐夫。

    电梯门开,郁晚安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高跟鞋敲击在医院的地砖上,噔噔作响。

    乔慕宸低头,自嘲的笑了笑。

    郁晚安,她没变,一点都没变,这样很好。

    变的那个人,是他,是他狼心狗肺,辜负了她。但是郁晚安,你愿意,最后信一次吗?一次就好。

    凉落走进病房的时候,席靳南已经睡下了。

    他强撑着清醒的做完手术,又处理了太多的事情。现在,应该是交代清楚乔慕宸之后,终于松下了精神,好好的睡一觉了。

    凉落走过去,替他掖了掖被子。

    即使是熟睡,席靳南依然眉头神皱。

    一时间,凉落说不清楚,她对眼前这个名义上的丈夫,还恨不恨。

    她该恨他的,恨之入骨才对。

    他一手操控她的人生,从婚姻到学校到工作,甚至那层膜……可是,他又是她的恩人。

    席靳南,凉落怎么会遇上你。

    ————————————————————————————————————————

    周日的下午,席靳南就出院了。

    凉落劝也没用,而且她也说不上话,就只好默默的跟在席靳南身前身后,戴着一个大大的口罩,遮去了大半边脸。

    医院后门处,早已停好了车。在正中间的,就是席靳南要坐的车。

    席靳南换上了衬衫长裤,戴着黑色的墨镜,看上去和平常并没有不同。凉落跟在他身后,和赵特助并排走着。

    三个人同时上了车。

    席靳南摘下墨镜,瞥了凉落一眼,然后开始闭目养神。

    回到家之后,席靳南匆匆上楼,再也没有出来过。

    直到晚上。

    佣人端来一杯黑咖啡,放在她面前:“太太,先生让您把咖啡,送到他书房去。”

    “他不是不喜欢别人进他的地方吗?”

    “这是先生刚才吩咐的。”

    凉落看了一眼楼上,认命的端着咖啡上楼去书房。

    站在书房门口,她敲了敲门:“是我,凉落。”

    里面传来他低沉的声音:“进来。”

    凉落推开门走了进去,房间里烟雾袅绕。她掩了掩鼻子:“你在抽烟?你的伤口还上着药,在消炎,你怎么可以抽烟。还有这咖啡……你不能喝,换一杯牛奶吧。”

    “啰嗦。”席靳南掐灭了手里的烟,“过来。”

    凉落撇撇嘴,好心还当成驴肝肺了。

    她把咖啡放在他旁边,准备离开,却听见席靳南说道:“到我身边来。”

    啊?

    凉落转过身去,席靳南直直的看着她,目光毫不掩饰,

    她脚步略显迟疑的挪到他身边,规规矩矩的站好:“席……席靳南,你要做什么?”

    席靳南坐在真皮转椅上,微微抬眼看着她:“记得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问你怕不怕我。你还记得自己当时是怎么回答的吗?”

    记得,当然记得。

    就算再过几十年,就算是老死的时候,她依然会记得,她和席靳南第一次见面的每一个细节。

    “不怕。”凉落回答,“我回答的是,不怕。”

    “那现在呢?”

    席靳南轻描淡写的问道,指尖在桌上不停的敲着,等待着看凉落的反应。

    果然,凉落迟疑了。

    和席靳南这个人接触得越久,她就越觉得惶恐,想要迅速逃离。

    他太强大,身上也背负着太多不为人知的事情。她和席靳南接触到现在,也不过是看到他的冰山一角。

    可是已经足以让她无力承受。

    席靳南突然轻轻的笑起来:“既然这么难回答,那就不用勉强了。”

    凉落很少看见席靳南笑,别说笑,愉悦的表情都很少有,基本上是冷淡或者不屑一顾。

    她不自觉的想要往后退,席靳南却突然伸手,将她一把拉入自己怀里。

    凉落完全措手不及,跌进席靳南的臂弯里,他牢牢的将她搂住。

    她微微张着嘴,一偏头就是席靳南冰凉的薄唇。

    他抚摸着她的脸:“很怕,是不是?”

    凉落咬着唇:“你一定要我回答?”

    “也不是。”席靳南懒懒的收回手,“就是想看看你慌张的模样。”

    *!凉落在心里低低的骂了一句。

    “不用在心里骂我,凉落,你的眼睛会出卖你。”

    有一双这样纯净清澈的眼睛,怎么能掩盖得了心里的情绪。

    凉落想站起身,席靳南却眼疾手快的一把按住她:“别动。”

    凉落有些僵硬的坐在他身上,他的温度透过布料源源不断的传到她身上,让她浑身不自在。

    席靳南不再逗她,双手径直穿过她的两侧,放在书桌上的笔记本电脑上:“开枪的人,已经确定了。”

    凉落惊讶的侧头看着他:“这么快就查到了?”

    “是。”

    席靳南说话的时候,热气直接喷洒在她的脸上,凉落这才意识到自己离他太近了。

    他敲动键盘的时候,双臂摩擦着她的身体。

    这样的姿势,有点亲密了……

    “是……是谁?”凉落重新看着电脑屏幕,故作镇定的问道。

    席靳南调出一张照片:“这是开那两枪的人,不过是一个收钱办事的。真正的主谋,另有其人。”

    “还有主谋?”

    席靳南合上电脑:“当然。”

    “他是你的仇人?”

    “仇人倒不算,”席靳南回答,“现在还不告诉你,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了。”

    凉落在心里直翻白眼。

    “你不告诉我,万一下次他让人朝我开两枪怎么办?”

    “不会。”

    凉落一副不相信的模样:“你怎么这么肯定?”

    席靳南瞥了她一眼:“我说不会就不会。”

    说完,他双手握着凉落的腰,将她的身子掰过来,面对着自己。

    凉落浑身都起了细细的鸡皮疙瘩。

    昨晚的事情,还历历在目。

    她也没反抗,更加没有说什么,保持着沉默。

    在席靳南面前,沉默或许不是金,但是比她开口说话,要强一百倍。

    书房里的灯光不是那么明亮,挂在正中间的吊灯亮着昏黄的灯光,只有书桌上的台灯明亮依旧,将她和他的表情照得一清二楚。

    席靳南淡淡的开口:“在公司上班这一个星期,感觉怎么样?”

    “……还好。”

    “恨我踢你的那一脚吗?”

    “还好。”

    “恨我昨天晚上要了你的身子吗?”

    “……”

    凉落无论如何也说不出“还好”这两个字。

    席靳南的手慢慢上移,流连在她光滑的脸颊上:“如果说,昨晚之后,我还想要呢?”

    凉落浑身僵硬,抑制不住的浑身颤抖。

    席靳南直起身,慢慢靠近她的耳畔:“正好,我身边缺这么一个干净又方便的女人。”

    “你是把我当成缓解生理需求的工具吗?”

    席靳南挑眉点头:“是。”

    凉落不可置信的和他对视:“如果我拒绝呢?”

    “你没有拒绝的权利。”

    凉落冷笑:“那你为什么还问我,直接像昨天一样上,不就行了?”

    席靳南偏头,薄唇轻轻的擦过她的眼角:“你不知道,做这种事情,需要你情我愿,才有意思。”

    “无耻!”

    凉落再也受不了,情绪一下子爆发出来。

    席靳南微微一挑眉,也没有生气,只是更加用力的按住她,圈住她的腰:“乖,不要在我面前生气。”

    虽然是说着腻人的话,但是没有丝毫哄她的意思。

    席靳南愿意说这样的话,说白了,不过是想要为他自己打算。

    “外面女人那么多,我算什么,你还是慢慢挑顺眼的吧。”凉落努力平复着自己的情绪,“席总的身份,要什么样的有什么样的。”

    “我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凉落一笑,试图从他身上起来,但是又被他压了下去:“抱歉,我也不是这样随便的人。”

    “可是,你没有资格随便。”

    席靳南凑了近来,鼻尖捧着她的鼻尖,薄唇不时的擦过她的下唇瓣,却迟迟不下手。

    “你刚刚也说,这种事,你情我愿才好。席靳南,我、不、愿、意!”

    席靳南咬住她的唇瓣:“可是,我好像看上你了,怎么办。”

    他一边说话,一边分开她的腿,让她坐在自己身上,不住的啄着她的唇瓣。

    他的手规规矩矩的放在她的腰上,扶着她,可是凉落却浑身不自在。现在被迫让他摆成了这样的姿势,更是心慌意乱。

    “昨天晚上,不过是进去又退出来,凉落,你怎么就让我忘不掉呢?”席靳南捏住她的下巴,轻声问道。

    这样无耻的话,从他嘴里这样轻描淡写的说出来,凉落恨不得立刻冲出书房。

    原来他哪里是让她来送咖啡,分明是另有打算!

    见她走神,席靳南狠狠的咬了一下她的唇瓣:“给你时间,好好考虑。我不希望,到时候我身下躺着的女人,和充气娃娃没有什么两样。”

    说完之后,他松开了手。

    凉落立马离开他,往外面跑去。

    “不要把我的话当耳边风,”坐在原位上的席靳南慢悠悠的声音传来,“还有,如果有机会的话,会安排你见一见所谓的主谋。”

    凉落脚步顿了一下,然后飞快的拉开书房的门离开。

    席靳南微微一笑。

    凉落回到自己的房间,“砰”的一声关上门,还不放心的又反锁了门,靠在门后,大口的喘着气。

    就在刚刚席靳南放她离开之前,她能明显的感觉到,席靳南下身的变化。她以为自己今天晚上会重蹈覆辙。

    但是万万没有想到,下一秒席靳南就放她离开。所以她才会不要命的跑,使出平生最快的速度。

    就怕席靳南反悔,立刻要了她。

    不过……

    凉落冷静下来,慢慢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

    席靳南还愿意问她的意愿,说明,他是动真格的了。如果他根本不在意这件事,他大可以和昨天晚上一样。

    席靳南这不仅是要她的身子,还要她心甘情愿。

    可是没有爱,哪里来的心甘情愿。

    对男人来说,性或许就是爱,可以和任何女人做。

    但是对女人来说,爱才是性,没有爱,就没有性。

    凉落慢慢的蹲下身来,埋首在自己的臂完里——她做不到。

    她根本做不到。

    嫁给席靳南,她现在才能慢慢接受,而且,她还寄托希望在离婚上面。而做他的女人……她要怎么去说服自己?

    还要在他身下曲意奉承……

    原以为昨晚的事,这一辈子都不会再发生了,可是,席靳南却突然说对她感兴趣了!

    见鬼的兴趣!

    ————————————————————————————————————————

    搬来和席靳南*的好处就是,凉落早上可以多睡一个小时了。

    从凉城别墅到席氏集团,走路二十分钟就到了,方便得很。

    凉落梳洗完毕,打开房门,正好和同样出房间的席靳南撞了个正着。

    他的房间就在她对面。

    凉落匆匆的瞥了他一眼,习惯性的打了声招呼:“早啊。”

    然后落荒而逃。

    席靳南下楼的时候,已经没有看见凉落的身影了。

    他在餐桌前坐下,随意问道:“太太呢?”

    “席先生,太太已经去上班了。”

    席靳南抬手看了一眼时间,冷哼一声。

    早餐都没吃,凉落就往公司里跑,是不想和他待在一起吧。

    凉落抱臂走在路上,身边不时的开过几辆豪车,她步行在这片寸土寸金的富人区,反而显得格外突兀。凉落摸了摸肚子,哎,先去找个地方把早餐解决了吧!

    上班时间。

    凉落已经和同事慢慢熟悉起来了,虽然说不上交情有多好,但至少能混个脸熟,毕竟天天在一起工作,表面功夫,大家还是做得很好的。

    正好验证了一句话——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要不是那次在茶水间,她偶然撞破了同事的谈话,她还以为每个人都是善良的。

    工作到一半,凉落放在一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是一个陌生号码。凉落疑惑的看着,犹豫着要不要接。她能有谁找啊,会不会是打错了。

    可是手机坚持不懈的一直响,已经有旁边的同事往这边看过来了,凉落只好接通:“喂,你好,请问哪位?”

    “凉落,是我,许温江。”

    她显然没有想到,顿了好久,才回答道:“哦哦……学长……你好,请问……有什么事?”

    凉落小心翼翼的斟酌着用词。

    她现在可不比以前,她是已婚少妇,而且,最近席靳南盯她盯得很紧。

    “我在你们部门门口,你出来就能看见我了。”

    两分钟后,凉落站在许温江面前。

    许温江没变多少,还是凉落记忆里的模样。不过比起上学时候的温文尔雅,现在的气质,更多了几分精明睿智,成熟了不少。

    能和席靳南并肩谈事的许温江,不是个一般的角色啊,凉落在心里想。

    许温江淡笑着看向她:“我打听到你在这里,所以……忍不住就想来找你了。”

    凉落笑着点点头:“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学长。”

    她把后面两个字咬得极重。

    果然,许温江皱了皱眉,但是很快又松开:“算了算,我们也有好几年没有见了。凉落,你变了很多。”

    “学长毕业后,出国深造,现在学有所成,我哪里能在你面前谈什么变化啊,毕业找工作,然后为了日复一日的生活,就是这样。”凉落说着,摊了摊手。

    “叫我温江就好,”他说,“这里不是在学校里面了。”

    凉落很快回答道:“在我心里,你永远是学长。”

    许温江无奈的笑了。

    凉落其实是有些疑惑的。虽然许温江当年曾经追求过她,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怎么还不死心,大有卷土重来的架势?

    许温江身边的接触的女生,必然有合适他的,他一直看不上吗?那他,又看上自己哪一点了?

    “凉落”这个名字,在财经大学,就是等同于“小三”“被*”的代名词。

    当年那样铺天盖地的污蔑和流言中,许温江光明正大的站出来追求她,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的。那一些或暗恋,或明恋行政管理系大才子许温江的姑娘们,更加对凉落恨之入骨。

    凉落自己当时也意想不到。于是她在许温江告白之后,简单直接的拒绝了他。许温江也没有再坚持,很快就毕业离校,直到今天,两个人才再次遇见。

    所以席靳南追问她的时候,凉落是完完全全如实回答。

    而且,像许温江这样一个有才有貌,如今又有钱有势的钻石单身男,怎么会对她念念不忘。

    跟在席靳南身边久了,凉落慢慢的摸透一个道理——天上不会掉馅饼,天底下也没有免费的午餐。

    “凉落,”许温江的语气里也带了一丝无奈,“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许温江步步逼近,凉落一时间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了。

    咬了咬牙,凉落还是把话说了出来:“学长,当年的事情,我想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当年是当年,现在是现在。”许温江平静的说,“我很清楚,你不是谣言里所说的那种女生。”

    凉落抬眼,平静的和许温江对视。

    如果她是一个普普通通又平凡的女生,在面对许温江这样的执着,和他带来的这样一份美好的爱情,她一定会感动,会珍惜,会想要拥有,会抓紧,会经营……

    但是,前提是如果。

    她现在的状况,是席靳南为刀俎,她为鱼肉。

    她已经是席靳南的妻子,这是不争的事实。所以在面对许温江的时候,她如何能够心安理得?

    凉落低头,掩去眼里的情绪,再次抬头的时候,她笑道:“你太相信我了。我就是她们说的那种女生。”

    许温江皱着眉头,脸上的笑意也消失了,他正要说什么,身后不远处的助理走了过来,递上他的私人手机:“许总,您的电话。”

    凉落眼尖,一眼就瞥到来电显示。

    是席靳南打来的电话。

    许温江接过手机,却不急着接,抬起头还想跟凉落说些什么。

    凉落主动抢过了话头:“许总您忙吧,我不耽误您的时间了。我回去上班,有时间再见。”

    说完,她转身往市场部走。

    许温江看了她的背影一眼,也转过身去,接起电话,走进了电梯。

    凉落松了一口气。

    许温江还是许温江,做什么事情有条有理,不会乱来,随心所欲,放她走了。但是……他真的,有这么喜欢自己吗?

    爱情这种东西,对凉落来说,从来都是奢侈。

    席靳南站在落地窗前,手持电话:“许总在来见我之前,顺带拐路去了席氏的部门,似乎有些不妥。毕竟,我等候已久了。”

    许温江看了一眼电梯上升的数字:“去见一个老同学而已,席总上次也见过的。”

    “叙旧的感觉怎么样?”

    “非常好。”

    席靳南转过身来:“上次周末见面发生了一点意外,十分抱歉。现在在办公室等许总的到来,席氏和许氏的合作,不能再耽误了。”

    “好,席总,见面谈。”

    席靳南坐在沙发上,透过落地窗眺望着远处。许温江来席氏,还特意先去见凉落……这情分,很不一般呐。

    有人觊觎他的妻子了,还真是有趣。

    许温江和席靳南两个人面对面坐着,整间宽敞明亮的总裁办公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贴身助理都在外面等候。

    “听说席总上个星期,出了点事。”

    “小事。”席靳南回答,“不过是有人想阻止我们的合作。”

    许温江点头笑道:“既然是小事,席总自然会处理好。”

    伤口现在还缠着纱布,不能用力,席靳南就这样轻描淡写的说是小事。

    席靳南将文件摊开放在面前的茶几上:“席氏出资十三亿,获取许氏30&的股份,这是初案。等董事会召开之后,会给出明确的回答和正式的签约合同。”

    “许氏的总资产市值上百亿,十三亿就想收购30%,席总未免有些狮子大开口了。”

    许温江瞥了一眼合同,没有伸手去拿。

    “那是以前的许氏。如今许氏,恐怕没有这么辉煌了。”席靳南淡淡的说道,“席氏是想涉足美容行业,不然,也不会找上许氏。”

    一番谈判,你来我往,唇枪舌战。

    最后许温江起身离开的时候,席靳南亲自送他走出办公室:“许总走好。下次来的话,不必去探望我的员工了。”

    “凉落是我喜欢的人,”许温江直言不讳的说,“从还在学校的时候,我就追求过她。”

    的确,许温江的身价,虽然还不及席靳南,但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许温江喜欢谁,也不必要遮遮掩掩。

    席靳南挑了挑眉,一副刚刚知道恍然大悟的模样:“原来许总是看上了她,倒是她的福气。”

    许温江一走,席靳南的脸色就沉了下来。

    她倒是魅力不小,许温江竟然这么喜欢她,好几年都没有改变。

    ——————————————————————————————————

    尹巧如匆匆的从尹家别墅里走出来,上了席锦北的车。

    “走吧。”

    席锦北往她脸上亲了一口,话语里有些试探:“巧如,你说我这来都来了,不请我进去坐坐,见见老丈人?”

    尹巧如脸色变了变,很快娇笑道:“急什么,迟早的事,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可是我们俩在一起这么久了,总这样也不好是不是,尹家……”

    “我知道,你需要尹家助你一臂之力,但是这时机没有到,也是白费。”

    席锦北搂着她,有些心急:“到底需要什么时机?”

    “哎呀,先把车开走再说,等会……”

    尹巧如的话突然戛然而止,面带惊慌的看着车外。

    尹父站在车外,脸色阴沉的盯着尹巧如和席锦北,似乎是气得不轻。

    席锦北心里一喜,总算是见着尹家主人了!虽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但是能见面熟悉,而不是被尹巧如一味的搪塞,他就满意了!

    尹巧如却在这个时候一把推开了他,急急的下了车:“爸……”

    她走到尹父面前,却结结实实挨了一个耳光。

    尹父一巴掌扇在她的脸上,恨铁不成钢,气得浑身颤抖。

    “当初靳南就跟我说过这件事,我没有找你。我想你什么时候才找我坦白,结果……结果你在家门口和他幽会,家门都不进!”

    这一巴掌直接把尹巧如打懵了。

    “爸,我不是刻意瞒着你的,我是没有想好怎么和你解释……爸!”

    尹巧如捂着被打的脸颊,哭泣着解释道。

    “够了!”尹父沉声打断她的话,“不争气的东西!”

    席锦北也被这阵势吓懵了,在一边半天说不上话。直到尹父凌厉的目光看向他,他才大梦初醒一般。

    “尹……尹伯父,我和巧如,是真心相爱的。”

    尹父转过身去,往尹家走去:“家丑不能外扬,巧如,给我滚进来!”

    尹巧如低头跟上,席锦北略一思索,也跟了进去。

    他们两个人进去的时候,尹父坐在客厅,一言不发。

    尹巧如老老实实的,把她和席锦北的事情交代了一遍。席锦北在一边也是听得火冒三丈,原来尹巧如根本没有在尹父面前,提起过她和自己的事情,他还一直以为,尹巧如在努力说服,只是尹父不愿意见他。

    尹巧如这个女人,心机好深。

    不过好在,如今终于得偿所愿了。即使是这样,现在他还需要尹巧如,不能和她撕破脸皮。

    尹父听完之后,却没有刚才那样生气了。他抬头看向席锦北:“你就是那位席家长子?”

    “是的,尹伯父。”

    虽说是席家长子,却流落在外,至今没有进席家的门。如果不是席靳南的父亲还比较看重这个私生子,席锦北根本不会被外人所熟悉。

    尹父沉吟了一下:“既然跟巧如在一起了,那就好好在一起。行了,你们该干嘛就干嘛去。”

    尹巧如和席锦北面面相觑,不知道尹父这是什么意思。

    席锦北上前一步说道:“尹父,您放心,我会好好对待巧如,不会让您老失望的。”

    尹父点了点头。

    这一点头,无异于认同了他和尹巧如之间的关系。

    席锦北简直是大喜!

    <divstyle="background-color:#f2fddb;border:1pxsolid#adcd3c;padding:1px4px;font-size:16px;">

    题外话:

    第一更送上!一万五千字!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二婚,总裁的神秘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