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二章 开机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电影教师正文 第六十二章 开机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十一月的北平,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清晨的凉风吹落枯黄的树叶,吹得人身上凉飕飕的。

    不过张然的心里却燃着一团火,以至于他的血液都在沸腾。今天《时间囚徒》就要开机了!

    拍摄的地点距离北电不远,就在花园路的一家宾馆。因为《时间囚徒》的拍摄时间很短,张然又答应给宾馆的招牌一个特写镜头,所以宾馆方面爽快的免掉了剧组的场地费。

    剧组的车辆在宾馆外面停下,各组的工作人员,将自己设备搬到了现场。

    剧组的工作人员都是专业人员,清楚剧组的工作流程。摄影组、灯光组、录音组将自己的设备开箱,然后就各自找了个位置坐下,等演员到来。

    演员不到场,各个的部门就得等着。

    因为电影拍摄是有标准流程的,按流程走才能保证电影拍摄的效率。电影的拍摄具体可以分为五步,走位、打光、排练、微调、拍摄。第一步就是走位,所谓走位就是,演员简单的把这场戏的内容粗略的演一遍,从而确定演员在表演过程中走动的位置,以及人物的动作。

    走位这一道程序至关重要,只有确定了演员的走位,摄影师才能根据演员的表演区域,确定机位、景别和运动方法,进而确定的起幅、落幅,镜头的焦距和高低位置等等;同时,灯光师才能根本表演区域确定光位,好布置灯光;美术也才能根据表演区域的位置布景。

    张然拿了两根塑料凳,跟监制郑冬天坐在一起讨论镜头。监制是一个香港特色的电影职位,一般由幕后经验丰富的老电影人担当,负责协助导演找剧本、找投资、指导拍摄等。

    不过国内剧组找监制的目的跟香江有些不同,国内绝大多数制片人对电影的认识是白痴级别的,完全不懂,害怕被导演坑,所以不得不再找一个懂电影的过来做监制。

    胡君来到片场,见两位导演在聊,赶紧过来打了个招呼,然后跟着聊了起来。

    七点二十的时候,张婧初来了。她见所有人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意识到大家都在等自己,脸一下就红了,连忙走过来道歉:“张导,郑导,对不起,我来晚了!”

    张然见张婧初神情惶恐,像一个犯了错等待老师批评的孩子,笑着安慰道:“说好七点半开工,现在才七点二十,你没有来晚。”

    郑冬天也笑着道:“我们就这这附近,没什么事做,就早早的过来了。”

    张婧初现在只是无名小卒,不敢有丝毫傲气,态度很谦卑,低头道:“导演,我明天一点早点来!”

    张然站起来,摇头道:“行了,我们先走一下位!”然后大声喊道:“各组准备好,我们开工了!”

    听到张然的喊声,灯光、摄影、美术、吊杆员都过来了,等着确定演员的表演区域。

    张然让胡君和张婧初来到宾馆的门口,让他们走了两遍戏,把表演的区域确定下来。摄影助理则根据演员的走位,在地上贴上了胶布,做好了记号,这对演员是一个提示,免得演员演着演着走到镜头外面去了。

    紧接着,胡君和张婧初被带到表演区域之外,由张然给他们详细分析角色在这场戏的动机、心理状态和表演要求等等,就是平常所说的讲戏。

    与此同时,掌机员带领摄影组按照摄影师陈庆华的要求摆放摄影机,铺排轨道,排练运动;而陈庆华自己则与灯光师合作,开始布光。

    电影布光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需要测光表测光的亮度,需要测光的色温,只有光线的各项参数准确才能拍出最好的画面来。因此布光是所有部门中最慢的,耗费的时间最多,正常状况下布置一个全景大概需要45分钟,布置一个特写镜头也要15分钟。

    在灯光师忙碌的同时,其他部门也没闲着,录音助理则开始为有台词的演员安装无线话筒;美工人员会与掌机员合作,按照摄影机的镜头所见范围清理场地,添置、整理道具;副导演则布置作为人肉背景的群众演员走位,增加真实感和气氛渲染。

    剧组要拍的一场戏是室外戏,时间是在下午,张然要求阳光必须照在演员的脸上,给人一种阳光明媚的感觉,这样能够与故事的阴森形成一种反差。

    不过现在是早上,太阳也还没出来,因此灯光师必须模拟下午的太阳,进行布光。

    等布光大致完成,副导演让演员重新回到演区,张然开始指导演员在表演区域内进行排练。

    这时的排练主要是对表演的细节进行调整,讲明演员在接下来要表演的一个场景或镜头中用何种情绪、眼神、表情、语气来表演,大部分导演会提出明确的表演要求或为演员讲述角色的真实状态,而部分演员出身的导演如姜文会不给演员太多条条框框任其自由发挥,极少数特别擅长指导演员表演的导演如李安会直接做出示范建议。

    排练对《时间囚徒》剧组来说来非常重要,因为剧组的资金有限,而电影的胶片非常贵,一卷1800,只能拍4分钟,因此必须得节约。张然可不敢像王家卫那样,一个镜头拍5,60遍,然后从其中选一个自己觉得最好的。有钱任性的人才敢这么玩,张然玩不起。

    胡君和张婧初认真进行着排练,十分专注:“你看到那盏路灯了吗?”

    “看到了,怎么了?”

    “它一直在哪儿吗?”

    “当然,它一直在哪儿!

    “停一下!”张然叫住了两人的表演,笑着道,“军哥你台词太棒了,不愧是演了十年话剧的演员,节奏、轻重、停顿都是完美无瑕,有空给我们班学生上节课,怎么样?”

    胡君赶紧摆手:“别别,你让我演戏没问题,让我讲课还是算了。我哪儿会讲啊,上了讲台估计嘴都张不开。”

    “太谦虚了!”张然笑了笑,看着张婧初说道,“婧初,你句台词重音没对。曹林问你看到路灯一直在哪儿吗,你说,当然,它一直在那儿!重音应该在‘一直’上,而不是‘它’,这是逻辑重音,强调的是时间,不是路灯。你应该这么说,当然,它一直在那儿!你重新试试!”

    “当然,它一直在那儿!”张婧初重新念了一遍,重音放在了“一直”上。

    “没错,就是这样!”张然点头。

    胡君听到张然念完这句台词,忍不住赞道:“导演,你这台词功底很厚啊,不是一两年的水平,到我们团都没问题!”

    张婧初吃了一惊,胡君可是人艺的,中国戏剧的最高舞台,陈道名、濮存欣这些大腕都是人艺的演员,张然导演的台词水平能进人艺?

    “君哥,我这点水平我自己还不知道吗?你就别夸了。”张然笑了笑,然后看着张婧初,建议道,“婧初,没事跟你胡君师兄多对对台词,让他给你把把关,他是真正的高手,不使唤白不使唤!”

    张婧初也知道自己的台词一般,认真地点头道:“我会向胡君师哥请教的。”

    经过几次排练,张然对演员的表演满意了,招了一下手,叫道:“化妆组,给演员补妆!”

    化妆师赶紧过来为张婧初和胡君补妆,整理服装,而摄影灯光部门则根据排练的结果进行微调,跟焦员也开始测量演员的距离,准备跟焦。跟焦在运动镜头中非常重要,因为人物是运动的,如果摄影机的焦点不及时对准,画面就模糊不清。

    很快,各组都准备完毕。现场开始清场,与拍摄无关的人员纷纷退出拍摄区域。

    黄坤明过来告诉张然,各组已经就位,可以进行拍摄了。

    终于要开始了!张然深吸一口气,然后对着副导演道:“既然大家都准备好了,那就开始吧!”

    “好了,各组准备!”副导演点点头,大声喊道。

    各组有序的行动,摄影机开动,录音设备开动,演员站到了摄影机面前,吊杆员将手里长长的话筒支过去,准备收音。

    场记拿着场记板走了过来,把场记板放在摄像机的面前。

    “打板!”张然喊了一声。

    “第十五场,第一镜,第一条!”场记打响打板,退出镜头。

    敲响场记板的这个动作叫打板。场记板上记录有摄影机机位、场次序号等具体信息,是为了方便后期剪辑时寻找和对应,以免在场景顺序上出现错乱。在每一个场景开始前,场记用场记板完成打板的动作,摄影机会将场记板的镜头和敲击声同时拍摄下来,后期进行声音剪辑时,音效师据此才能进行定位,方便进行剪辑。

    “开始!”张然发出了口令。

    这是张然有生以来第一次独立执导长片,从现在开始,他就真的可以说自己是一个电影导演了!张然的表情很严肃,双眼盯着监视器,内心波澜起伏,不过他知道这仅仅是个开始,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未来的路还长着呢!

    不过这第一步终究是迈出去了!

    (感谢“风云抚尘、马蒂奇、单雪雪”打赏,求收藏,求推荐!)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电影教师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电影教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电影教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电影教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