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表演流派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电影教师正文 第七章 表演流派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8月26号,北电正式上班。不过上班的第一天倒也没什么事,就是做清洁,收拾办公室。

    表演系01级的办公室在表导楼2楼,房间宽敞,六张桌子分两列摆放着。张然这两天忙着写《时间囚徒》的剧本,到得比较晚,他到办公室的时候其他老师已经在里面坐着了。

    胡卫国不用说,王敬松不用介绍张然也知道,01级高职一班的班主任,很有水平的一个人,未来会成为表演学院的副院长。当然现在的王敬松才30出头,发际线还没后来那么高,显得非常年轻。

    剩下的两位,张然听李心悦介绍过,女的叫金淑英,今年二十六岁,带过一届专科班,今年做王敬松的助手;另外一个男的,叫陈海,二十五岁,是去年研究生毕业,留校的老师,是胡卫国的助手。

    台词课、形体课,以及声乐课老师有自己的办公室,跟张然他们并不在一间办公室,周正这种在读研究生则没有办公室。

    此时,陈海和胡卫国大声说着话,目光却不时瞥向李心悦,似乎想引起她的注意。只是李心悦坐在办公桌后,手里翻着一本时装杂志,仿佛两人不存在。

    李心悦见张然进来,板着的脸绽放出笑容,起身招呼道:“张老师,你来了!”

    张然点头应道:“李老师,你早!”

    李心悦冲张然笑笑,满脸笑容地向众人介绍道:“这位就是我们学校新来的老师张然。”说完,又指着王敬松等人介绍道:“这位是王敬松老师,这位是金淑英,这位是陈海,是今年留校的老师!”

    张然随着李心悦的介绍,跟王敬松等人一一打招呼。不过张然看得出来,王敬松和金淑英对他的态度并不热情,而陈海的眼神隐隐中带有一丝敌意。

    王敬松教过两届高职,成绩突出,按说这次该教本科班,不想被张然占了位置,心中对张然自然有些看法。不过他是个热爱表演的人,对张然不感冒,却对张然的所学颇有兴趣:“张然,你是美国回来的,学的是方法派的东西,给我们讲讲方法派在美国的情况。”

    李心悦也跟着插嘴道:“对啊,讲讲吧!”

    张然见大家感兴趣,也不推辞,当即介绍起来:“现在美国流行的表演训练方法有二十来种,方法派是一个统称,下面有很多分支,说起来这事有点传奇,像金庸小说里的情节。1931年几个年轻人在纽约成立了一个剧团,致力于斯坦尼体系的研究与教学。在研究的过程中,几个人对斯坦尼体系产生了不同的理解,他们都认为对方的想法不对,自己是对的。不过斯特拉斯伯格是剧团的头头,他的观点是主流,剧团始终按他的想法进行训练,其他人的观点受到了压制。

    其中有个叫斯特拉-阿德勒的女人不服,一怒之下跑去找开派祖师斯坦尼,最终她在法国找到了斯坦尼,并跟着斯坦尼学了五周。斯特拉回到美国后,把祖师爷斯坦尼的观点也带了回来,斯特拉是对的!这下斯特拉斯伯格在剧团就待不下去了,整个剧团随之分崩离析。剧团的几个人带着各自的观点创办演员训练班,按自己的想法训练演员,最终形成了不同的流派。我学的这一派叫斯特拉技术,正是斯特拉-阿德勒传下来的!”

    王敬松听到美国光是斯坦尼体系就有六七个流派,吃了一惊:“没想到美国在表演上竟然有这多流派,不过斯特拉技术还真是第一次听说。”

    张然笑着道:“我们这一派从事话剧、歌舞剧表演的比较多,名气不是很响,不过说起我们的代表人物,马龙白龙度,罗伯特德尼罗大家肯定都知道!”

    李心悦好奇地问道:“那阿尔帕西诺呢?”

    张然解释道:“阿尔帕西诺是斯特拉斯伯格的演员工作室出来的,平常说的方法派大部分是演员工作室出来的演员,他们两个虽然都属于斯坦尼体系,但属于不同的分支,两人的表演是有差异的。”

    王敬松一拍桌子:“着啊,我就说两人表演有所不同,原来两人不是一派的!”

    胡卫国见张然跟王敬松谈得起劲,目中不禁浮起一丝恼意,不阴不阳地道:“原来张老师跟罗伯特德尼罗都更扯上关系,怪不得陈院长这么器重你,看来张老师前途无量,到时候可别忘了关照我们这些同办公室的同事哦!”

    胡卫国这话表面上说得好听,实际上是在嘲讽张然拍抱罗伯特德尼罗的大腿,拍陈建峰的马屁。

    王敬松、金淑英对陈建峰和黄振宇的矛盾非常清楚,也知道胡卫国为什么针对张然,只是这种事他们没有兴趣参与,在一旁冷眼旁观。

    陈海是胡卫国的助教,清楚胡卫国的背景,有心讨好他,跟着讥讽道:“是啊,有陈院长帮忙,张老师以后肯定前途无量,到时可别忘了提携我们这些同事啊!”

    张然看了胡卫国一眼,微笑着道:“没问题,胡老师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只要不违反原则,我一定帮!”

    胡卫国没想到张然会这么说,顿时就郁闷了,妈的,你算什么东西?还帮我,不要以为抱上陈建峰的大腿就了不得了,咱们走着瞧,有你哭的时候!

    王敬松抬头看了张然一眼,脸上有了笑意,心想,这个张然不好招惹啊,这回办公室怕是要热闹了!

    当当当——

    敲门声响起,紧接着一位带着二十六七岁的走了进来。女子有秀发如云,鹅蛋脸,一双会说话的大眼,微翘的瑶鼻,微厚的嘴唇,白色衬衫加剪裁贴切的黑色窄裙,露出颈部及玉臂雪白的肌肤,看上去十分性感。

    张然不认识这女人,不过办公室其他人看到她都笑了,陈海和胡卫国更是双眼发亮:“杨美女大驾光临我们办公室,真是蓬荜生辉,快请坐。”说着,胡卫国站起帮女人搬椅子。

    “伊湄姐,你是来给我们安排任务的吧!”李心悦笑着对女子说道。

    “你这妮子,整天就知道拿我开玩笑,我又不是领导能安排什么任务,我就是一跑腿的。”女子白了李心悦一眼,笑盈盈地道。

    说话时,女子目光不由自主落在了张然身上,当她看清楚张然的面貌后,漆黑的眸子不禁亮了一亮:“这位是新来的张然老师吧?”

    “我是张然,你是杨秘书吧?早就听说咱们系的教学秘书是位大美女,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张然笑了笑,伸出自己的手。

    杨伊湄笑了起来,跟银铃似的,眼睛弯的像月牙,大方地握了握张然的手:“张老师,你好。我是我们学院的教学秘书杨伊湄,很高兴认识你。”说着,杨伊湄从文件夹中抽出一张纸递给张然:“这是你们班的课表,还有你的课程安排。”

    “伊湄啊,你这不对啊!明明是我们跟你先打招呼的,怎么先给张然发起文件来了?”王敬松敲了一下桌子,跟杨伊湄开玩笑道。

    “没办法,我喜欢看帅哥!”杨伊湄白了王敬松一眼,然后冲张然笑了笑,“张老师,有什么问题随时打电话给我,通知上面有我的电话!没事的话,也可以找我出去玩,我就喜欢跟帅哥出去玩!”

    张然翻了一下手里的课程安排,笑着道:“好的,那咱们说定了!”

    杨伊湄从文件夹中取出文件,给办公室的老师一人发了一份,转身离开。刚走到门口,她突然想起一件事:“对了,还有一件事,学校要检查教案,不知道你准备好没有?如果准备好了,请尽快交到黄院长那里。”

    “什么,检查教案?”张然听到这话一怔,只听说过初中高中检查教案,没听说过大学要检查教案的。这两天他忙着写《时间囚徒》的剧本,他只写了一份简单的教学大纲,并没有准备详细的教案。

    “是的,黄院长会亲自对教案进行评定,很严格的!”

    “教案最迟什么时候交?”张然皱了皱眉,黄振宇进行教案评定,那要是自己不拿出完整的教案来肯定会挨批,这事挺麻烦。

    “明天上午!”杨伊湄道。

    “我知道了,谢谢!我会准备好的!”张然原来打算军训的时候,把教学大纲细化一下,增添一些具体的内容。现在学校要检查教案,事情就比较麻烦了。教案要分析每一节课的上课的重难点,要描述整节课的流程,根本那么多时间来准备。

    杨伊湄朝张然笑了笑,拿着文件夹走出了办公室,她还得去通知其他老师新学期的教学安排。

    张然目送杨伊湄离去,眉头微蹙,只有一天的时间,要完成一学期的教案,这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王敬松张然沉默不语,问道:“张老师,你不会是没准备教案吧?”

    张然苦笑道:“我不知道刚开学就会检查教案,还没准备好!”

    王敬松劝道:“那你得赶紧想办法,不然黄院长会发火的,甚至可能停你的课!”

    张然知道王敬松信佛,是个心善之人,点头致意道:“谢谢王老师的提醒,我知道了!”

    胡卫国不阴不阳地道:“张老师,那你可得抓紧了。备课认识不够,备课不认真,那肯定是过不了关的。教案非常重要,需要老师归纳、整合、分析、提炼,只有做老师的心中有数,这才能教的好学生啊!”

    张然淡淡一笑:“胡老师说得对,做老师一定要有真才实学,切忌做那山中竹笋啊!”

    “你!“胡卫国差点没被噎死,这混蛋,竟然骂老子嘴尖皮厚腹中空!

    李心悦狠狠地瞪了胡卫国一眼,走到张然的身边,拉着他胳膊就往外走:“别急,我有办法!我们出去说!”

    “好!”张然看了胡卫国一眼,任由李心悦牵着,走出了办公室。

    胡卫国见李心悦对张然如此亲切,对自己却爱答不理,心里憋屈无比,一张脸阴沉无比,李心悦,你这个贱人!张然有什么好的,你倒贴个什么劲?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电影教师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电影教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电影教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电影教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