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 第六百二十九章 你也做道简单的选择题吧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身体里的家伙们最新章节 第六百二十九章 你也做道简单的选择题吧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这章是,具体说明看作品相关里。

    廢棄而漆黑一片的工廠裏。

    在一旁明滅不定的火光照映中,伴隨著權寧一語氣聽上去相當輕鬆的話音在工廠中緩緩回蕩著,鄭秀妍和鄭爸爸臉上的表情也變越來越難看了起來。

    倒是作為當事人之一的鄭媽媽,樣子看起來還算平靜,只是在安安靜靜地聽完了權寧一的話之後,她就默默地轉過頭來,眸光冷漠地看著距離自己很近的這張看似和善的微笑面容,在一旁火光照映下,她的嘴巴上依然嚴嚴實實地貼著一條黑色膠布。

    “……”

    “哦!抱歉抱歉,一下子忘了我們已經不是之前在您家裏時一起談話的情況了。”

    整個人立即很沒誠意地聳聳肩,權寧一就微笑著抬起手捏住了鄭媽媽嘴上那膠布的一角,然後直接“嘶啦”一聲將膠布給撕了下來。

    那響亮的聲音,聽得鄭秀妍和鄭爸爸眼皮一跳,望著權寧一的眼神愈發冰冷了起來。

    “那麼——”

    權寧一看著自己手裏的這條膠布一嫌棄地撇撇嘴,接著就像是扔垃圾一樣,隨手就將其扔到了地上去,而後他挑挑眉梢,看著自己眼前嘴唇周圍泛著一片紅痕的鄭媽媽,臉上又露出了那副笑眯眯的樣子,語氣悠然地說道:“伯母,現在,您能告訴我您的選擇了嗎?一,還是二?”

    “……”

    冷眼盯了一會兒權寧一臉上那副虛假的笑容,鄭媽媽就微微垂下了眼簾,聲音相當沙啞低沉地開口說道:“電話拿來。”

    “good_choice!”(明智的選擇!)

    手裏再次興奮地打了個響指,似乎對於鄭媽媽做出這樣的選擇也並不感到怎麼意外的樣子,權寧一臉上的笑容越發燦爛了起來,一邊伸出手從手下那邊拿來了一部衛星電話,一邊就笑著看著被捆綁在椅子上的鄭媽媽,語氣聽起來格外高興地說道:“伯母,您能做出這麼理智的選擇,真的是太棒了!對嘛~~這樣多好,這樣對我們兩邊都有利,我好,你們也好。”

    “……電話拿來!”

    聽著自己耳邊傳來的這道十分生硬的成熟女聲,權寧一毫不在意地又笑了笑,低頭就按下了自己手中這部已經輸入好號碼的衛星手機的撥出鍵。

    只是,在他將要拿著手機湊到鄭媽媽耳邊的時候,他手上的動作又稍稍停頓了一下,臉上笑眯眯地說道:“伯母,您應該不會耍什麼花樣吧?我想像您這麼聰明的女人心裏應該也十分清楚,就算你呼救了,不管對面信不信,首先在員警找到這裏之前,你們一家的命……可還都是捏在我手裏的。”

    一雙美麗的眸子微微一轉,鄭媽媽蹙著眉頭抬起頭來,眸光冷冷地看著權寧一的笑臉,沉默了一下之後,語氣才終於不太客氣地開口說道:“你打算繼續這麼浪費時間下去嗎?”

    “哈哈哈!”

    一看鄭媽媽的這副樣子,權寧一頓時就貌似十分開朗地笑出聲來,一邊把自己手中的手機放到了鄭媽媽的耳邊,一邊一雙細小的眼睛笑得眯在一起,嘴中有些意味深長地輕聲說道:“我就知道……即使是有一些主觀因素存在,但像伯母您這樣的人,應該也不會做什麼不明智和莽撞的事吧?嗯?”

    “……”

    蹙眉和權寧一對視了一會兒,那雙細眯成一條縫的眼睛裏,好像在隱隱閃爍著點危險的光芒,這讓鄭媽媽默然了下來,目光不再去看身邊這個讓自己感到十分嫌惡的人,而是把注意力,放到了耳邊的手機上。

    “hello,skadden……”

    電話那頭很快傳來了一道友善的聲音,鄭媽媽深吸一口氣,眼角的餘光瞄了瞄自己身邊笑容滿臉的權寧一,和在他們一家人四周,那一夥正一臉不善、虎視眈眈地注視著他們的權寧一的手下。

    乾脆,眼不見心不煩似的閉上雙眼,嘴中沉聲說道:“你好,是這樣的,我是你們律所的客戶。之前曾經拜託過你們律所一項調查的委託,不過現在情況有些變化,所以我想取消那個委託,違約費用我會照常賠付的。”

    “好的,女士,請您提供一下當時與您接洽的律師名字,我為您二位連線。”

    鄭媽媽的聲音聽起來很鎮定,並沒有什麼可疑的地方,對方也迅速回話了,語氣依舊友好,聽不出什麼異樣。

    這讓周圍那許多道彙聚在她身上的目光的主人,包括權寧一在內,都在心裏暗暗松了口氣。

    至於接下來,事情就發展得很順利了。

    鄭媽媽並沒有多說什麼其他的話,單刀直入地就說明了自己打電話的來意,而電話那頭skadden律師事務所的那名之前接受鄭媽媽委託的律師也並沒有起什麼疑心,在核對完鄭媽媽的資訊,加上再一次跟鄭媽媽確定要取消委託的意願之後,雙方就達成了一致。

    委託取消,之後,只需要鄭媽媽把違約金打到skadden的戶頭上,一切,就都結束了。

    “真的非常感謝您的配合,您幫了我一個大忙!”

    當鄭媽媽冷著一張臉,語氣略顯生硬地跟電話那頭的律師說“byebye”之後,權寧一就乾脆俐落地收走了她耳邊的手機,整個人就像是放下了心中的巨石一樣,長松了一口氣,模樣看起來倒是十分真摯地對鄭媽媽笑著說了一句。

    鄭媽媽冷眼瞧了瞧權寧一臉上貌似還挺誠懇的表情,旋即眼角的餘光就掃了一眼周圍那些權寧一的手下,眸子裏目光頓時就微不可察地一閃。

    現在關於權寧一這個臉上一直掛著笑、卻不知道自己的笑容有多麼令人作嘔的傢伙的話,鄭媽媽是一個字都不打算信的。

    但是,雖然光線暗了一些,可通過觀察權寧一那些手上臉上的表情,鄭媽媽還是敏銳地在其中一些人的臉上真的捕捉到了一點似乎是松了一口氣的神色,這讓她的心裏面不禁有了些許的猜測。

    而對於鄭媽媽的沉默,權寧一也已經習慣了一樣,他並沒有去等待或者強迫著鄭媽媽回應自己的話,而是在皺眉沉思了一會兒之後,就對一旁的一名手下吩咐道:“事情解決了,不過還是不能放鬆,你帶幾個人蹲在skadden外面,看看那個接了委託的律師有沒有異常的舉動,隨時彙報。”

    “我知道了。”這名手下立馬點點頭,然後瞧了一眼被各自綁在椅子上的鄭家人,又不由問道:“老大,那……這家人,怎麼處理?”

    這名手下說話的時候,並沒有顧忌什麼,所以當自己等人清楚地聽到他的問話之後,鄭家一家三人的臉色都忍不住變化了一下。

    倒是權寧一自己,在聽到手下的這個問題之後,反而忽然微微皺起了眉頭,神情莫名地回頭望瞭望鄭家一家人。

    準確地說,他的目光是看向了遠處那道被捆綁在椅子上的倩影,對上了對方那雙正直勾勾地注視著自己、眼神有種說不出來的複雜的眸子。

    在沉默了片刻之後,權寧一就回過頭來,沒有回答手下的這個問題,反倒是有點牛頭不對馬嘴地突然又開口問道:“蹲守在鄭家附近的人有什麼消息傳過來嗎?”

    “嗯?”這名手下聞言愣了愣,接著就迅速反應過來,雖然不太明白為什麼老大好像在避重就輕地選擇不去回答自己的問題,但嘴裏邊還是連忙回答道:“沒有,那邊二哥正帶人蹲著呢。”

    “嗯……那就好。”聽到手下的回答之後,權寧一臉上的表情似乎就更加複雜了起來,他點點頭,又淡淡地吩咐了一句:“讓那個小子給我睜大眼睛好好盯著,要是發現什麼異常的地方,比如鄭家的那些鄰居有什麼異動之類的,及時通知我們。”

    “是,知道了,等等我會打電話給二哥,跟他說一下的。”這名手下深以為然地點點頭。

    權寧一他們口中的“二哥”,就是之前老是跟在權寧一的那個年輕人。

    在早前果斷地決定要對鄭家出手的時候,權寧一就囑咐了年輕人,讓他帶人留在了鄭家別墅的附近,觀察情況,以便到時候有什麼突發情況,權寧一他們在這邊也能提前有個應對。

    沒有消息就是好消息,眼下看來,情況居然比權寧一自己當初預想的要好多了,進展得十分順利。

    不過也許還要考慮一個變數,那就是……那個叫作mark的白人老外。

    對於這個突然冒出來的神秘傢伙,權寧一併沒有遺忘或者忽略對方,同樣叫年輕人帶人盯著了。

    但說實話,即使對方的身份和勢力從始至終在自己眼裏好像都蒙上了一層迷霧一樣,顯得神神秘秘的,可權寧一還是不認為,那個叫mark的傢伙背後的勢力能和自己的背景抗衡。

    那個白人老外頂多也就是在美國本土和香港有點勢力而已,絕不可能把手伸到亞洲去,否則的話,作為認識他的鄭家又怎麼會那麼普通。

    所謂強龍不壓地頭蛇,只要一切順利,哪怕是最後對方的實力真的有點棘手,權寧一也大可以帶人轉移回亞洲,只要回了亞洲,自己的背景就可以給予自己最強力的庇護,在這點上,權寧一自己很有自信。

    他之所以防備mark,也不過就是出於謹慎的心態和為免節外生枝而已。

    想到這,權寧一倒是又想起了一件事,轉頭看向了這名手下,眼神有些捉摸不定,語氣忽然透出一絲怪異地問道:“你剛從那邊過來,聽說……道鎮哥他們在韓國栽了?”

    “嗯……”

    一提起這件事,這名手下的臉色就變得十分難看起來了,抿抿嘴就僵笑了一下,點點頭低聲回答道:“在首爾的幾個明面上的據點都被端了,像您一樣的中層幹部被抓了好幾位,就連道鎮哥他們也被抓了,現在尚希哥已經暫時去了日本避了避風頭,但那位大哥可是氣得不行呢……說將來一定要給首爾檢察廳一個好看。”

    “呵……”臉上倏地露出了一抹詭異的微笑,權寧一雙手插著兜,眨眨眼就輕聲說道:“當然了,連金道鎮那只瘋狗都被抓進去了,尚希大哥當然很生氣了……”

    聽到權寧一的這番自言自語,這名手下臉一僵,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沉默地低下了頭。

    而權寧一顯然也不在意自己的話被這麼一個小嘍啰給聽去,只是心照不宣地微微一笑,抬起手拍了拍對方的肩膀。

    緊接著,他眨眨眼,臉上的笑意漸漸褪去,回頭瞧了一眼,總算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回了眼下最為主要的那個問題上。

    鄭秀妍和家人一樣被綁在椅子上,但其實有一點不同的地方是,她身上的繩子是寬鬆了不少的,比起被完全緊縛住的父母,她至少有了點活動的餘地,甚至於把她和父母分開,由自己親自看著,也是權寧一對於她的“特殊照顧”,這樣就不會讓那些手腳不乾淨的傢伙接觸到她。

    但是……自己的這點“苦心”,她顯然是沒有體會到的。

    她就那樣坐在那裏,面色清冷地和自己對視著,一對柳葉似的彎眉之下,那雙眼神倔強的眸子,挺翹的鼻子,緊抿的嘴唇,這樣精緻美麗的面容,正是自己當初對她一見就驚為天人的原因所在,也是……自己喜歡上她的原因。

    要不是因為真的喜歡,自己又怎麼會在她身上花費那麼多的心思!

    結果沒想到,這一切都被之前那一個小小的意外給破壞得一乾二淨了……

    不知不覺中,光光是目光注視著那張美麗的小臉,權寧一心中原本那股還因為事情的順利解決而生出的喜悅好像就消去了不少,他深吸了一口氣,神情莫名地又凝視了鄭秀妍片刻,而後,忽然就開口說出了一句讓鄭家人大驚失色的一句話。

    “jess……如果我現在放了伯父伯母還有你,並且真誠地向你們一家人道歉,坦白一切,你……願不願意接受我?” 

猫扑中文 www.mpzw.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我身体里的家伙们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身体里的家伙们》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身体里的家伙们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身体里的家伙们》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