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 她是救他的女孩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第二卷 : 她是救他的女孩
来源http://www.yakuw.com雅库网    

 二人刚走出病房,原本该睡着的男人便睁开了眼睛,眼神中冷的可怕……   

  到了一间空了的病房内,凤易寒的手激动的抓着江心语的肩膀,江心语莫名其妙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你怎么了?” 

  凤易寒深吸一口气,才开口,“我问你,几年前,你是不是在一个小巷里救过一个受伤被人追杀的男人。” 

  “是啊,你怎么知道?”江心语皱眉看着他,就是因为这件事,哥哥才会被撞成植物人,她的生活也被彻底的颠覆了。 

  “语儿,真的是你!”凤易寒一脸惊喜的看着她,突然将她紧紧的搂进怀中,用力的抱紧。 

  “难道……你是那个受伤的人?不可能吧!”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 

  “那个人就是我!你救的人是我!当时我被人下了药,双目失明,所以我看不清你的长相!你穿了我的衣服去引开那些追杀我的人!你还给我留下了一管药膏,当时还有一条手链。”凤易寒激动的将她推开,讲述着当时的细节。 

  “那个人真的是你呀……我怎么不记得?我逃走的时候,当时下雨地上太滑,我从一个斜坡滚了下去,头撞到了石头,就昏过去了。”江心语还是不敢相信,原来那一年,她救的男人竟然是凤易寒。 

  “语儿!真的好感谢你!谢谢老天再次把你带到我的身边!”凤易寒再次将她抱紧,胸口的情绪剧烈的翻涌着,她真的就是那一年救他的女孩。 

  难怪,他后来再见她的时候,会有种莫名的熟悉感觉,让他总是不忍心推开她! 

  “可是,你怎么突然知道那个救了你的人是我的?”江心语比较奇怪这个问题。 

  “我刚去见了江心愿,那天她看到那条手链,说是她的,我还以为是她救了我。”凤易寒解释。 

  “手链……难怪后来那条手链不见了,原来是落在你那里了!那条手链确实是她的,但是当时是她自己弄坏了,丢给我去修的。” 

  “我还以为是她救了我,当时我问她,她说不记的了……可是我总感觉哪不对劲,今天我就故意说她救我的时候天气很好,她回答的竟然是,那天天气确实很好,她不记的怎么救我,却记的天气,所以我就知道她在撒谎了。” 

  “然后你就联想到了有可能,救你的人是我!” 

  “是!语儿,我真的好感谢老天爷,把你再带到我身边!”凤易寒捧着她的脸,开心的像个孩子。 

  “可惜你并没有好好珍惜!”江心语虽然欣慰,但是她现在还担心着受了伤的夜琛。 

  “对不起,我这次绝对不会再把你弄丢了。” 

  “我昨天跟阿琛提了分手……所以他才会出车祸的,我也想明白了,我答应了他的求婚,在明知道自己还爱着你,却依然和他在一起,这才是对他最大的伤害和不尊重。” 

  “语儿,那你……” 

  “如果你和夜琛在我面前,我宁愿伤害你,也不想伤害他……”江心语的眼圈红了红。 

  “对不起!” 

  “和夜琛分手的决定不会再变,我不能再以报恩的名义伤害他了……但是,我也不会跟你在一起。”江心语把自己的决定说了出来。 

  凤易寒的身体狠狠的一僵,“语儿……没关系,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我会等你……等你一辈子。” 

  江心语红着眼圈看着他,伸手摸了摸他的脸,说,“我该回去了。” 

  “嗯!”凤易寒虽然答应,但依然把她拉进自己的怀中,“我舍不得你怎么办?” 

  “……” 

  “对了,你有时间,我和你说一件事,是关于你身世的……还是你现在就想听,我可以马上讲给你听。”凤易寒还没把爷爷奶奶告诉他的事说给她听。 

  江心语的身体僵了一下,“我先去陪夜琛,这件事以后有机会说。” 

  …… 

  江心语回到病房的时候,夜琛已经醒了,她立刻走了过来,“阿琛,你醒了,你渴了吧,先喝点水。” 

  “你走吧,我不需要你的怜悯。”夜琛的声音中透着悲恸。 

  “你不要这么说,我怎么可能是怜悯你!我……我对你……虽然不是爱情,但是我们之间的感情也绝对不是你说的那样。”江心语强忍着难过,去倒了一杯水。 

  “来,先喝点水。”江心语几乎都要哭了,这样的夜琛,真的好让她心疼。 

  夜琛看着她几乎马上要落泪的模样,心里也痛的要命,他怎么舍得看她这么难过的样子,张开嘴,咬住了吸管喝了点水。 

  江心语就知道他嘴硬心软,她立刻破泣为笑,问,“你饿不饿,我去买点饭回来。” 

  她转身就要走,夜琛立刻抓住她的手,扯到身上的伤口,痛的他直吸气,江心语被吓了一跳,紧张的扶住他不再让他乱动,“怎么样?哪里痛,你不要乱动啊!” 

  “你别走!哪也不要去!”夜琛紧紧的握住她的手。 

  “好,我不走,我让人送些吃的过来。”江心语立刻坐了下来,紧张的看着他。 

  “嗯。”夜琛终于放下心来。 

  很快,云蜜和江炘南赶了过来,云蜜又熬了些粥。 

  “夜总,你可算醒了,你不知道,你没醒的时候,江工真的伤心死了,一步都不肯离开你。”云蜜微笑着说道。 

  夜琛狐疑的目光落在江心语的脸上,她真的像云蜜所说的那样吗? 

  看着她憔悴的脸旁,红肿的眼睛,他知道云蜜说的是真的。 

  语儿爱他,却不是男女之爱! 

  夜琛心里愈发的苦涩,可是怎么办,不管她对自己是不是男女之爱,他都不想对她放手。 

  如果早知道,自己受伤才可以让她寸步不离的守着自己发,那他宁愿这辈子一直躺在床上。 

  “以后可不许再拿自己的命开玩笑了,语儿真的被你吓坏了。”江炘南有些埋怨的看向夜琛。 

  “……” 

  夜琛的目光依然紧紧的追随着江心语,江心语接过云蜜递过来的粥碗,将床调高了一些,开始喂夜琛吃。 

  看天晚了,江心语便让云蜜和江炘南回去了。 

  晚上,江心语就睡在病房内的沙发上。 

  江心语睡着后,夜琛强忍着身体的痛坐了起来,他看着远处沙发上的身影,眼神变得柔和,如果知道自己受伤了才可以和她这样在一起,那他早就把自己弄伤。 

  夜琛前几天恢复还是很快的,第三天就可以自己下床了。 

  这几天,江心语除了出门去找医生护士,基本上就没出过病房。 

  夜琛看着她为自己忙前忙后的样子,心里一片温暖。 

  第四天的时候,吃过午饭,夜琛午睡的时候,凤易寒把江心语带走了。 

  三天没见,他却觉得像过了几十个世纪了,抱着她就不肯松手了。 

  “你来有什么事?” 

  “没事就不能来吗!我想你了!”凤易寒有些郁闷的推开她,眼神幽怨。 

  “不是……只是,我是和阿琛提了分手,可是他还没有同意,我们这样不太好。” 

  “他是要是一辈子不同意分手呢?难道我一辈子都不能碰你?” 

  江心语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凤易寒的胸口狠狠一塞,只听江心语继续说道,“我已经很对不起他了,我真的不能再做对不起他的事,那样我的良心上会受不了。” 

  “好!我不碰你就是了!你真的不着急你身世的事啊!”凤易寒咬牙问。 

  “着急也没用啊,我除了那个玉坠,什么都没有!”江心语说道。 

  “你呀……我已经帮你找到生母了!” 

  凤惜爵和凌楚楚是带着江心语的头发走的,凌楚楚回到龙国第一时间约见了芙蓉夫人,并成功的得到了芙蓉夫人的一点头发,现在鉴定结果已经出来了。 

  凤易寒之所以这几天没来医院,就是在等这份鉴定结果! 

  江心语彻底愣住了,他替她找到生母了? 

  凤易寒把一份报告拿了出来,交到她的手上,让她自己看。 

  江心语看着手上那个档案袋,抬头又看了对面的男人一眼,拆开拿了出来,上面是她和一个人的鉴定报告,显然亲子关系成立。 

  “这个人是谁?”江心语皱眉看着他,上面并没有对方的署名。 

  “龙国的,芙蓉夫人龙芙。”凤易寒把这个结果告诉了她。 

  …… 

  江心语回到病房的时候,夜琛已经醒了,帮他倒水的时候,直接把水倒到了手上,幸好水是温的,削水果的时候,直接削到了手。 

  这次血一下子流了出来,夜琛连忙拉过她的手,抽了一张纸帮她按住。 

  “你怎么了?自从回来就心不在焉的。” 

  夜琛按了叫铃,护士很快过来,他跟护士要个了创可贴。 

  帮她把受伤的地方缠好。 

  “阿琛……我大哥说我不是江家的孩子。” 

  “嗯……不管你是谁,你永远都是你!在我心里永远都不会变。”夜琛握紧她的手。 

  “我刚刚才知道我的生母是谁。”江心语说不清心里到底是什么感觉,高兴,不高兴,好像都不是。 

  “是谁?”夜琛问。 

  “你知道龙国的芙蓉夫人吗?”江心语看着他问。 

  夜琛愣了一下,随即点头,“当然知道。”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