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江家的孩子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不是江家的孩子
来源http://www.yakuw.com雅库网

“那是一定的!”夜琛自豪的搂住了江心语。

  “你们两个真是够了,我现在才知道什么是老五卖瓜,自卖自夸了!”

  “哦,要是瓜都长你这么好看,我就全买回家了!”江炘南摸了摸妹妹的头,自然是怎么看都好看。

  江心语,“……”

  夜琛回去后,江炘南把江心语拉到客厅,问道,“语儿,你之前不是有个龙形的玉坠吗?你还知道在哪吗?”

  “在凤易寒那,怎么了?”江心语奇怪的看着哥哥,大哥怎么突然提起那个东西了。 

 “语儿,有件事大哥一直没有告诉你,现在你也不小了,你也有权力知道了。”江炘南拉着妹妹坐到沙发上。

  “什么事这么严重,还和玉坠有关。”江心语一脸问号的看着哥哥。

  “你我都不是江家的孩子,我们两个都是被妈妈抱回来的。”江炘南把自己心底的秘密告诉了妹妹。

  “大……大哥,你说的是真的?”江心语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江家人对她不好,妈妈对她也不好,可是她从来都没怀疑过,自己不是江家的孩子。

  “当然是真的!你被抱回来的时候,身上就戴着那枚龙形的玉坠,我觉得这块玉和你的身世有关,当时我看着喜欢就拿走了,后来我长大懂事了,知道了这块玉的重要性,又把它还给你了,我不是交待过你,一定要保管好吗?”

  “可是……”

  这个消息来的太突然了,江心语一时有些消化不了。

  “你有机会把那块玉坠要回来,我也是看你马上要和夜琛订婚了,才下定决心把你的身世告诉你。”

  “那大哥你……”

  “我也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前些年我一直在查,后来就没再查到,这几年放弃了,我只要有你就够了。”江炘南摸了摸妹妹的头。

  “大哥,谢谢你,谢谢你这些年来对我这么好。”江心语眼睛微微的湿润了,哥哥明知道自己不是他的亲妹妹,却待她比亲妹妹还亲。

  “傻瓜,我不对你好对谁好?”江炘南伸手搂住她,轻轻的抚着她的头。

  就算身在江家,他是名义上江家的大少爷,可是这些年在他心里,只有她和他才是真正可以亲近的人。

  因为他们都不姓江。

  江心语躺在床上,今天彻底的失眠了。

  从她有记忆开始的回忆一遍遍的在脑海中闪过,她只记得,家里没有人喜欢她,包括妈妈也只对哥哥好,小小的她经常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偷偷看着别人幸福的笑。

  过了午夜,江心语还是没有睡意,她拿起手机,拨通了凤易寒的号码,凤易寒几乎是秒接的,他看了看身旁两个睡熟的小家伙,慢慢的起身走出了卧室。

  “语儿,出什么事了?”凤易寒的声音中透着紧张。

  “我想问你,你拿走我的那个龙形玉坠在哪?”江心语问。

  “就在这里,怎么了?”

  “你明天把玉坠带着,我去找你拿,那个东西对我很重要。”江心语的语气有些急。

  “嗯。”凤易寒应了一声,接下来两个人谁都没有再说话。

  “那你早点睡。”江心语打算挂电话。

  “语儿,晚安。”凤易寒抢在她挂电话前说道。

  “晚安。”江心语说完,挂断了手机。

  凤易寒放下手机,便来到书房,打开保险柜将那个龙形玉坠拿了出来,同时带出来的还有一条手链。

  这是一条铂金的手链,他愣了一下,几年前那晚的记忆回归脑海。

  那一晚,他被陷害,差点丧命,是一个女孩救了他,当时他看不到她的模样,她走的时候,却把这条手链落在了自己的手里。

  他有找过那个女孩,但是当时他的行动属于秘密行动,他是在为国家效力,身上藏着一个关乎国家安全的巨大秘密。

  所以即便是找,也不能明目张胆的去大肆寻找。

  凤易寒打开台灯,把这两样东西放到桌面上。

  他的脑海中全是那晚的记忆。

  当时他眼睛虽然看不见,但是却闻到了女孩身上的香气。

  那味道……

  为什么他觉得很像语儿身上的香气呢?

  就连他和语儿的初遇,他也是因为语儿身上那让他熟悉的味道,他才没有推开她。

  如果不是因为那熟悉的香气,以他当时的性格,肯定毫不犹豫的把她扔出去。

  管她是不是被人下了药。

  ……

  第二天,江心语和凤易寒约在餐厅见面。

  江心语先一步到了,凤易寒将车停到了停车场,下车准备离开,他伸手去拿那个玉坠的时候,把那条手链也带了出来。

  他刚要弯腰去捡,一只手比他还快,将手链捡了起来。

  凤易寒皱眉看着面前的女子,二十四五岁的模样,一头长发,手上拿着自己掉了的手链。

  “心愿,怎么不走了?这条手链,不是你的吗?”周美琳吃惊的看着女儿手上的手链。

  江心愿淡淡的扬了扬唇瓣,眼睛扫过身旁高大英俊的男子,“是啊,这条手链就是我的!”

  凤易寒皱眉看着她,“你说这条手链是你的,你有什么证据!”

  “这手链的尾坠上刻着字母,这是我奶奶当年送我的生日礼物。”江心愿微笑着说道。

  “这个不会错的,这条手链确实是我们家心愿的。”周美琳笃定的说道。

  “那你还记得这条手链是怎么丢的吗?”凤易寒皱眉问。

  “不记得了,当年我磕到了头,那天发生的事都忘记了。”江心愿无辜的耸了耸肩。

  凤易寒记得当时确实是救她的女孩子,为了引开那些人,披了自己的衣服离开了。

  难道她是那个时候磕到了头?

  凤易寒的眉头皱的更紧,为什么面前这个女人让他有种熟悉的感觉!

  “先生,既然这手链是我的,那就请物归原主吧。”

  “当年这条手链的主人救了我,既然你说是你的,我肯定是要感谢你的。”凤易寒淡淡的看着她。

  “谢谢就不必了,你只需要把手链还我,这条手链对我很重要,是我奶奶留给我唯一的东西。”

  江心语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凤易寒,她着急拿玉坠便下来看看。

  她吃惊的看着许多年都不见的江心愿,愣愣在站在那里,她听不到凤易寒和江心愿说些什么,只能看到二人好像互留了电话号码。

  江心愿回过头,便看到了出了电梯的江心语,她的唇瓣微微的勾了勾,对着凤易寒说道,“凤先生,以后见了。”

  周美琳现在是恨透了江心语和江炘南这对兄妹,现在看到江心语更是恨的牙痒痒。

  “不是说死了吗?怎么又回来了,真是晦气!”周美琳自从失去了江心爱,又被江炘南赶出了江氏集团,脾气是越来越差了。

  江心语皱眉看着母女二人带着已经长大了江子阳,既然已经知道自己非江家人,这母子三人也不喜欢自己,她也不想和她们打招呼了。

  “等急了?”凤易寒快步走到江心语的面前,眼神凌厉的扫过出言不逊的周美琳。

  周美琳被吓了一跳,江心愿只是笑了笑,对着凤易寒眨了眨眼睛,“凤总,别忘了给我打电话哦。”

  “妈妈,子阳,走吧。”江心愿带着母亲和弟弟离开了。

  “她是你什么人?”凤易寒皱眉看着江心愿。

  “你怎么认识江心愿的?”江心语奇怪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哦,我不认识……之前她救过我一次。”凤易寒回答。

  “她救过你?”江心语更奇怪了,江心愿早早就出国了,怎么还救过他了?

  “不重要,走吧。”凤易寒不想让她想这些没用的事。

  二人走向电梯的时候,凤易寒又忍不住看了江心愿的背景两眼,怎么都感觉这个人的背景有些眼熟。

  凤易寒和江心语回到餐厅,凤易寒把那个龙形玉坠交给她,问,“到底出什么事了?”

  “昨天我大哥跟我说,我不是江家的孩子,是捡回来的,这玉坠应该和我身世有关。”江心语没打算瞒他。

  “你确定这玉坠和你身世有关?”凤易寒的眉头皱了起来。

  “对啊,你是不是知道这玉坠?”江心语觉得凤易寒当初看到这块玉坠的时候,就很奇怪。

  “这玉坠上面的龙形,是龙家的象征,龙国的皇室。”凤易寒眸光深沉的看着她。

  “龙家皇室?”江心语有些吃惊的看着他,爷爷和龙臻都是龙家皇室的人啊。

  只不过爷爷隐退了,龙臻年纪小,一直被爷爷带在身边,没参与到政事当中。

  “怎么会这样?”

  “这样吧,我爷爷奶奶和龙家皇室的渊源也很深,你也别着急,我去问问他们。”凤易寒的眸光深了深。

  他不是凤家的孩子,可是爷爷奶奶对他比亲孙子还好,凤易寒也一度怀疑自己和龙家有关。

  看来他身世的事,也不能再拖了,必须马上去查清楚。

  不过这件事,他暂时还不能告诉语儿,怕她会胡思乱想。

  二人吃过饭后,凤易寒和江心语驾车一前一后离开了。

  江心语回到公司的时候,云蜜不在,秘书说云蜜请假出去了。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