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 有病就吃药啊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第二卷 : 有病就吃药啊
来源http://www.yakuw.com雅库网    

手指颤抖的伸向那个圆又很丑陋的疤痕上面,江心语的眼中闪过一丝冷意,“我身上的所有疤痕都在变淡,可唯独它一点都没变,每到阴天下雨还会疼,也许老天都不想让我忘记,当年你到底对我做过什么。” 

  凤易寒的手狠狠的哆嗦了一下,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狼狈,“对不起,语儿,真的对不起。” 

  “我不需要你的对不起,只要你以后别再出现在我的面前就行。”江心语背转过身,快速的穿好了衣服。 

  狭小的空间内,气氛变得沉默,江心语皱眉看着全身湿透的男人,“你也换一身衣服吧,要是你因为我生病了,我会觉得过意不去,毕竟,现在我们没有任何的关系。” 

  凤易寒的身体狠狠的震了一下,他抬起头凝视着她的小脸,摇头,“没事,我没关系,不需要换。” 

  “……” 

  气氛再次沉默下来,凤易寒靠到车座上,江心语忍不住看向他,才发现,他的脸色太白了,是那种特别不正常的白。 

  “凤易寒,你怎么样了?药呢,你的药呢?”江心语有着急的看着他,这个男人到底在死撑什么? 

  有病就吃药啊! 

  “药在前面,我不想吃。”凤易寒睁开眼睛凝视着她,轻轻的摇头。 

  “你到底多大了,药是你想吃就吃,不想吃就不吃的吗!”江心语被他气的胸口疼。 

  “可以不吃的……你亲我一下,我马上就能好。”凤易寒伸手握住她的手。 

  “你……我去帮你拿药。”江心语甩开他,探过身去找到了一个白色的药瓶。 

  她想看看是治什么的药,可是上面一个字都没有。 

  “语儿,我说真的,你亲我一下,我真的不用吃药。”凤易寒的声音有些脆弱。 

  “吃几颗?”江心语问。 

  “一颗吧。”凤易寒的眼神暗淡了下去。 

  “到底是几颗啊?你该不会连自己吃几颗药都不知道吧。”江心语很生气的看着他。 

  “吃几颗药,要看疼痛的承度,我也不知道吃几颗能好。”凤易寒解释。 

  “你到底哪里疼?”江心语拿着药瓶的手都在颤抖。 

  凤易寒拉着她的一只手,放到自己心脏的位置,“这里痛。” 

  江心语看着自己手捂着的地方,指尖都在微微的颤抖着,她抬起头看着躺在那里的男人,他的脸色是她从未见过的苍白,眼睛脆弱的好像一块玻璃,她的理智轰然坍塌,她上前搂住他,亲吻上了他的唇瓣。 

  凤易寒愣了一下,随即是欣喜,凤易寒有力的双臂紧紧的搂住了她,让她不至于摔下去,江心语手上的药瓶倾斜,白色的药粒洒的到处都是,瓶子也掉落了下去…… 

  她轻轻的吻着他,然后由着自己的感觉慢慢的加重,凤易寒慢慢的由被动主为主动…… 

  他说的对,只有她才是他的良药,在她亲吻上他那一刻,他的心痛便奇迹般的好了起来,那些药已经完全不需要了。 

  瓢泼大雨依然在下,凤易寒真的好期望这场雨永远都不要停…… 

  二人吻着吻着,凤易寒已经不再满足这简单的亲吻,他迫切的想要和她更加的亲密。 

  可是,在他想要进一步的时候,江心语突然推开了他,她不停的后退着,然后痛苦的抱住了头,眼泪疯狂的滚落。 

  “语儿。”凤易寒被她给吓了一跳,连忙安慰她,“语儿,对不起,如果你不想,我不碰你。” 

  “你什么都不要说了,你让我冷静一下!”江心语害怕的身体在不停的发抖。 

  “好好,我什么都不说,你放松……你先放松,我保证不会再强迫你。”凤易寒紧张的看着她安慰着她激动的情绪。 

  二人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可能是淋了雨,江心语回酒店后便开始发烧,她还牵挂着工程的事,简单的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便不顾身体的不适去了西亚公司。 

  她立刻和相关人员开了会,说明了错处,要求施工队尽快的把有问题的建筑拆除重建。 

  只不过这样一来,损失会很惨重。 

  但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一个工程最重要的就是它的质量。 

  强撑着开完会,江心语起身的那一刻,直接昏倒了。 

  凤易寒透过屏幕看着女子摔倒在地上,他猛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会议室。 

  凤易寒在抱住江心语的那一刻,眼中闪过浓烈的自责,该死的,她发烧了,他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发现。 

  把江心语送到医院,凤易寒一直陪在她的身边,护士替江心语扎液的时候,她不太愿意配合,手不停的乱动,凤易寒只能抓着她的手,不停的在她耳边安抚,“语儿,乖,马上就好了。” 

  可是,小护士扎了三次都没有扎准,凤易寒看着江心语手背上的三个针孔,再也忍不住,对着护士怒吼,“给我滚出去,找个技术好的过来!” 

  小护士被他给吓了一跳,白着脸跑了出去,最后还是护士长亲自给扎上的。 

  凤易寒气的恨不能拆了这家破医院。 

  江心语醒来的时候,只感觉头痛欲裂,全身无力,她慢慢的睁开眼睛,便看到凤易寒和一名医生站在病房内。 

  医生在向凤易寒解释,她的病一是因为受了风寒,还有就是优思过度,所以病情才会来势凶猛。 

  江心语不再看二人,撇过头看向窗外,眼角有泪流了下来。 

  “语儿,你醒了,先喝点水吧。”凤易寒看着她苍白的脸色,有些后悔,自己似乎逼她逼的紧了些。 

  可是,得知了她的下落,他恨不能时时刻刻都在她的身边,他是真的一刻都不想离开她。 

  “你走吧,我已经没事了。”江心语的声音有些嘶哑。 

  “你现在一个人在这我怎么放心,乖,先喝点水,我一会让人送些吃的过来。”凤易寒轻哄着她。 

  “……” 

  “她不是一个人!” 

  一道男声响起,病房的门被推开,夜琛走了进来,他的模样有些狼狈,可见为了来见江心语,受了不少的阻挠。 

  “阿琛。”江心语看到他,眼泪掉的更凶了。 

  凤易寒握着水杯的手僵住,夜琛快步走到床边,眼神贪婪的落在江心语的脸上,看着她憔悴的模样,心如刀割。 

  “谢谢凤总对我未婚妻的照顾,现在我来了,凤总可以离开了。”夜琛的目光落在凤易寒的脸上,眼神中透着冷冽。 

  “她是我妻子!”凤易寒的手紧紧的握紧那玻璃杯,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五年前,你就已经和语儿办理了离婚手续,你们的婚姻只维持了几个月,而且,没有举办任何仪式!她现在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夜琛讽刺的看着他。 

  “不,我不会走!该走的人是你!”凤易寒愤怒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就是这个男人,抢走了他的语儿。 

  “凤总,语儿已经不爱你了,你这是干什么?” 

  “她爱谁,你心理清楚!”凤易寒的声音中也透着彻骨的冷意。 

  “够了,你们别吵了,凤易寒,我谢谢你送我来医院,现在请你离开。”江心语从床上坐了起来,她的声音十分的嘶哑。 

  凤易寒的身体僵住,夜琛连忙走到她的身旁,握住了她的手,“语儿,别激动,先躺下。” 

  “啪”的一声响,凤易寒手中的玻璃杯被他生生的给捏碎了,他用力的攥着那些碎玻璃,血瞬间便从他的指缝中流了出来。 

  江心语瞪大了眼睛看着男人流血的手,叫道,“凤易寒,你疯了吗!松开!” 

  她的脑海中一片空白,冲过去就要掰开他的手,这男人是傻了吗?那些玻璃就这样攥在手上。 

  江心语一下子从床上掉了下去,夜琛和凤易寒同时来到她的身边,凤易寒手也松开了。 

  “语儿……” 

  “语儿,你怎么样?” 

  江心语强忍着去拉凤易寒手的冲动,红着眼睛看着他,“你去包扎!” 

  “语儿,我……没事的!” 

  “去啊!去,你去啊!”江心语气的推他,他到底想干什么,看着她这样,他会开心吗? 

  “好,你别激动,我去。”凤易寒见她激动的模样,不敢再刺激她,转身离开了病房。 

  夜琛将她抱回到床上,江心语紧紧的搂住他,眼泪流了出来,“阿琛,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碰到他,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江心语好不容易平静了五年的心再次乱了。 

  “乖,什么都先别想,什么事都没有你的身体重要。”夜琛的眼中闪过一丝冷意。 

  他来龙国屡次受阻,现在看来都是凤易寒在搞鬼。 

  凤易寒,你欺人太甚! 

  夜琛一直陪着在江心语身边,凤易寒包扎好伤口后便回来了,他看着躺在病上休息的女子,特意的放轻了脚步。 

  凤易寒还未靠近,夜琛便已经站了起来,低声说道,“你出来,我有话和你说。” 

  凤易寒皱眉看了一眼床上躺着的女子,跟着夜琛走出了病房,楼梯间内,两名男人对面而立……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