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和爸爸在一起吗



.org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妈妈和爸爸在一起吗
来源http://www.yakuw.com雅库网

 江心语吃过早餐后,便离开了酒店,打算打车去许老家拜访。

  在酒店门口等了很久,没有一辆出租车过来,江心语正在郁闷,一辆黑色的车子停在了她的面前。

  车窗降下,露出凤易寒那张俊脸。

  他下车,替江心语拉开后座的车门,“语儿上车吧,我保证我只送你过去。”

  “凤易寒,没有出租车是不是你搞的鬼!”江心语有些生气的瞪着他。

  “不关我的事!好像今天这里有什么出租车游行,所以他们才没空来拉客了吧。”凤易寒心里微微冒汗。

  “……”

  “上车吧,再晚就赶不到了,路也不近的。”凤易寒继续劝她。

  江心语无奈,左右看看依然没有一辆出租车,她只能上了车,凤易寒关上车门后,坐到驾驶位,发动车子离开了。

  凤易寒的眼睛时不时的就会通过观后镜看着坐在后面的女子,江心语一直坐在后座上闭目养神,凤易寒的嘴角不自觉的上扬,能这样看着她,真的好幸福。

  江心语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拿起手机看了看,是儿子的电话,她立刻接了起来,“喂。”

  “妈妈,你在干嘛?”西吾正在伺候着他们家的小公举吃东西。

  “妈妈……我有些工作要去趟郊区,你在做什么?”江心语直接说露了嘴,她紧张的看了一眼前面的男人,凤易寒也在看她,二人的目光撞在一起,她心虚的别开了眼睛。

  凤易寒的眼中满是困惑,妈妈?她这是在和谁讲电话。

  “妈妈,你是不是和爸爸在一起?”西吾敏感的察觉到了妈妈说话的不自然。

  “嗯。”江心语也不否认,她知道两个孩子都知道凤易寒的存在,她也知道两个孩子虽然没说过,但其实他们的内心是渴望父亲的。

  “妈妈和爸爸在一起吗?”西言突然激动的叫了起来,小丫头的声音非常大,江心语连忙捂住了手机。

  “我先挂了,回酒店再给你们打电话。”江心语连忙挂断了电话。

  凤易寒的眉头皱的更紧,刚刚他怎么好像听到西言的声音了?

  “语儿,刚刚是谁的电话?”凤易寒忍不住询问。

  “和你无关。”江心语冷淡的回答。

  凤易寒,“……”

  一个小时后,凤易寒的车子停了下来,江心语睁开眼睛向外看了过去,面前是一片很大的荷塘,里面长满了莲叶和荷花。

  荷塘的对面,有一幢二层的小楼,设计非常的简单,二楼有一处露台,上面放着桌椅。

  凤易寒替她打开车门,手伸了过去,“语儿,到了。”

  江心语直接无视他的手,自己下车离开了。

  凤易寒,“……”

  他连忙关上了车门,跟了过去。

  二人需穿过了条小路才能到达许老的房子,二人走到路中间的时候,突然冲出来一只大黑狗,对着二人一顿狂吠。

  江心语被吓了一跳,差点摔倒,凤易寒立刻搂住她将她护在怀中,安慰道,“别怕。”

  江心语有些尴尬的被他搂着,想推开,可是对面的狗真的好凶。

  主人走了出来,把狗给赶了回去,老人家看着抱在一起的二人,问,“你们是什么人?”

  狗被赶走了,江心语连忙从凤易寒的怀中退了出来,看着对面头发半白的老人,问好,“您好,您就是许老吧,我叫龙羽,有点事情想请您帮忙。”

  “我已经隐退了,没什么能帮上你的,你们回去吧。”许老直接赶人。

  “许老……我这次想请您帮我找一个出错的数据,您也知道建筑是个特殊的行业,如果一个数据出错,就会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和悲剧。”

  “你说的这些都和我没关系,回去吧!”许老转身就走,顺便关上了门。

  “……”江心语有些无奈的看着老的背景,一时不知该怎么办。

  “许老,怎么样您才肯帮忙呢?只要您说,我们一定照办。” 凤易寒握住了江心语的手。

  江心语想抽回,凤易寒握得更紧。

  许老回头看了二人一眼,看着凤易寒说道,“你们想让我帮这个忙也不是不可以!你们看这个荷塘,现在正是藕丰收的季节,你们要是能帮我打出五百斤藕,你们这个忙我就帮了。”

  “挖藕?”江心语转头看着身旁的荷塘,全是水,怎么挖?

  “好,我们挖!”凤易寒点头,算是成交了。

  “可是……你我都不会挖啊。”江心语轻轻的拉了拉他的衣服。

  “没关系,不会可以学,你在边上看着就行!顺便帮我记重。”凤易寒的笑容在阳光下,看起来甚至有些晃眼,江心语这才发觉,凤易寒的脸色有些太白了。

  老人把工具全都交给了二人,便坐下开始抽烟了。

  “挖藕可不是一件轻松的活,可是要用手挖的,你们要后悔想走,还来的及。”许老一边抽烟一边说。

  “您还是等着看图纸吧。”凤易寒丝毫不退缩。

  “你还是在这等我吧,别过去了。”凤易寒有些担心她。

  江心语看着凤易寒已经脱了皮鞋外套,穿上了那种大概到胸口的胶皮衣,手上也戴上了手套,她轻轻的摇了摇头,也拿过一套衣服穿上。

  这是她的工作,她怎么可能让他一个人去做,自己反倒躲在这里呢。

  “语儿,水凉,你别下水了!”凤易寒怎么舍的让她干这种活。

  “没关系的!走吧。”江心语拿了一只箩筐,先一步下了水。

  荷塘的水并不深,大概只没了膝盖,可是江心语没下过水,水里的淤泥又很滑,她差点摔倒,凤易寒连忙伸手扶了她一下。

  “语儿,听话,到岸上去吧。”

  “两个人做总比一个人快一些。”江心语固执的要帮忙,而且这本来就是她的工作,其实他根本没必要帮自己的。

  “那你就跟着我,别走远了,知道吗?”凤易寒牵住她的手,向水里走去。

  “你们啊,先用手摸准藕的位置,然后再整根的拨出来,记住要整根,给我弄坏了,你们要赔我的。”许老自己又倒了壶茶,坐在那里悠闲的喝着。

  “……”

  凤易寒弯下腰在水里摸索了一会儿,终于找到一只藕,他用力的向上拨了几下,一整根藕便被他给拨了出来。

  “哇,这么大啊,好棒啊。”江心语看着凤易寒手上那根长长的藕,一脸的惊喜。

  凤易寒看着她脸上难得的笑容,嘴角也有了笑容。

  “装到框里。”凤易寒把藕交给了江心语。

  “好。”江心语立刻接过,差点再掉到水塘里。

  “好重!”

  “我来吧。”凤易寒把藕放到框里。

  继续去摸索下一个目标了。

  江心语也试着去水下摸,突然她摸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她也不知道是什么,用力的捏了两下,然后拿了起来……

  “呱呱呱……”一只绿色的青蛙瞪着她,不满的大叫。

  “啊!”江心语尖叫一声,一下子把青蛙丢了出去,身体后退了两步,眼看着就要坐到了水塘里。

  凤易寒连忙丢下手里的藕,快速的抱住了她的腰,才让她避免了摔进水塘的厄运。

  “语儿,没事吧!”凤易寒紧张的看着她。

  江心语脸色发白的摇头,坐在岸边的许老已经笑的前仰后合了。

  “没事,许老真是恶趣味。”江心语郁闷的看了一眼远处的老头。

  “许老退休后就一个人住在这里,他妻子去世的早,膝下也没有儿女,一个人是太寂寞了。”凤易寒小声的解释。

  江心语听完,心里莫名的一酸,“你是说,许老只是想让我们陪他一下。”

  “应该是。”凤易寒不舍的放开她,继续去挖藕了。

  江心语这次再去摸的时候,可不敢再乱捏乱拿了,确定是藕就拨,可惜,没有一次成功的,被她挖断了一只,被许老狠狠的骂了一顿。

  凤易寒气的差点去跟许老拼命,江心语一直拦着他,不停的跟许老道歉,才平息了一场风波。

  等挖完藕的时候,二人已经变成了泥人,衣服上,脸上,头发上全是泥。

  “五百斤够了,您可以兑现诺言了吧。”凤易寒坐了下来问。

  “本来是可以了,但是你刚刚惹我生气了,你们一个人去采点莲子,另一个人去抓鱼!抓够一框鱼!”许老再次吩咐。

  “……”

  二人又认命的下了水。

  等二人干完活的时候,已经下午了,二人连午饭都没吃。

  许老看着那一筐鱼,还有采好的莲藕,终于满意的点了点头,“你们两个去洗洗吧,二楼有间客房,里面有间浴室。”

  凤易寒和江心语脱掉了身上的胶皮衣,凤易寒去车里拿了备用的衣服过来。

  二人一前一后进了客户,凤易寒看着江心语疲倦的模样,心疼的问道,“累了?”

  “还好。”江心语摇了摇头。

  “你先洗吧。”凤易寒进了浴室,浴室比较小,只有一个淋浴。

  江心语洗好澡出来后,凤易寒才进了浴室洗了个澡走了出来,他看着江心语湿着的头发,下楼找来了电吹风,说道,“我帮你把头发吹干。”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上一页 | 首席的独宠新娘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首席的独宠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首席的独宠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首席的独宠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